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49583个阅读者,68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4 17:13
  
  两人刚走,四喜就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沓照片。没了那份责任,随意的翻看了几张,蓦的,相片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男人,怎么是他?我仔细的翻看了起来。相片上,有几张是王岚拥着那个女人,看王岚满脸得意之色,不过女人却面无表情,按理说傍上一个大款,女人说不上眉飞色舞起码也要喜上眉梢才是,这种表情不应啊。

  ‘莫非他俩早就认识?’,我心下犯疑。

  “喜子,再帮我打听打听,这女人是干啥的,越详细越好”。

  “怎么?你对她有意思?”,四喜一笑,“其实我早就想问你,看她年纪最少也要比你大上个十来岁,兄弟你不会喜欢这口吧”。

  “扯淡!我是对她身边这个男人有兴趣”。

  “啊!不是吧!”,四喜身子往后一跳。

  “操,想啥呢,我是说她身边的男人我认识”,捶了四喜一拳,自己跟着也笑了。


  老转回来了,在他身后没见貂婵的人影,“人呢?”,看了下表,两人出去还不到一个小时,这饭吃的也太快了吧!

  “在路上,她遇到一个同事,饭还没吃呢,两人就走了”,老转唉了一声,大概还在回味着和貂婵一起时的感觉,眼睛里流露出不舍之态。

  听老转一说,我心敞亮了不少。

  “袁老板,那刁小姐是做什么的”。

  “大夫”。

  “有时间能否帮我约出来吃吃饭啦”,老转近乎道。

  “你不会是真的中意上我这个师母了吧,不过我可得先说明,人家可是有夫之妇,而且我那个老师还狠厉害”。

  “无所谓啦,有老公的也可以离婚的”,老转倒满不在乎。

  “得,打住,这缺德事我可做不了,要做你自己去做”,我是打心眼里瞧不起像老转这样的南方人,有些钱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袁老板,袁老弟,这事要帮成了老哥,我那服装城所有的床位就全权交给你打理,如何?”,老转一出口就是一百多个床位的经营权,要说不动心那纯属脑里进水了,不过这拉皮条的活实在为人不齿,我心里虽然像开了锅一般,脸上却没有流露出来。

  “谢老板,这是什么话,就是你不把经营权交给我,你老哥的事,我一定会尽力的,不过这事靠的是个缘分,成不成的不在我”,我没把话说死,老转却喜出望外,一个劲的作揖称谢。

  想着刚才四喜带来的相片,我问道,“谢老哥,那个王老板你很熟吗?”。

  老转没想到我会突然问他这个,愣了一下道,“说很熟还谈不上吧,不过认识也有了一段时间了,怎么?”。

  “没啥,我就是随便问问,像王老板这样一出手就是几千万的,我估计在香港那也是很有名望的老板吧”。

  “那当然,高地街的大老板们没有不认识王老板的,人家那个气派不是我能比得啊”,老转羡慕道。

  “那他具体是做什么,他那公司叫什么?”

  “好像是叫‘荣基’,很大的一家集团,在香港可以排进前十位!”。我没有再问,看得出老转对王岚的了解也是在模棱之间。

  送走老转,我去找了大勇。

  “来的正好,我还想去找你呢”,刚一迈进店门,大勇便招呼道。

  “啥事?”。

  “你现在手里有多少”,勇哥捻着手指做着数钱的姿势。

  “上完货差不多还有二十来个,怎么你要用?”。

  “嗯,要是没啥急用,先都借我”。

  “别和我说你想用这些钱去买床子?”,我蹙了蹙眉头。

  “没错,我现在一共张罗到一百八十万,加你这二十万,正好凑够贰佰万!”,大勇兴奋道。

  “啥!一百八十万,勇哥,你这是把身家老本都押进去了”,我惊道。

  “我老本哪有这些,借了八十万”,勇哥满不在乎道。

  “勇哥,你先听我说,那个王岚我觉得不咋地道,这人有问题,你这钱最好先别动”。

  “有啥问题,你也太多虑了,这服装城虽然是他投资的,你没想想是以谁的名头,市政府,知道吗,市政府啊,即使他王岚有什么问题,不还有市政府担着吗,我说小弟,你就别操这个心了,听哥的,大胆干,你投得多赚得也多,实不相瞒,我已经交给了王岚一百万,买了四十个床位,等这一百万再交给他,他说了一共给我一百个床位,你知道这些床子,等我一倒手能赚多少吗?”,勇哥翻了一下手掌,“最少要一番啊”。

  “勇哥,你等我再查查行吗?”,勇哥整个人已经被欲望所淹没,我明白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

  “查什么查,你知道现在王岚的门槛都要被人踏破了,这要是等你查明白,黄瓜菜都凉了”。

  无奈我把二十万的存折交到了大勇手中,钱没了事小,兄弟间的感情不能没了。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1-14 17:50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1-15 08:59  金钱  +5   奖励
王大三   2011-11-15 08:59  魅力  +5   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5 09:00
  支持积极更新,期待精彩继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5 19:34
  
  “呦,做买卖的不看生意经,居然看上马克思主义哲学了”,孟菲菲翻弄着款台上的一本书道。

  这还是从六处出来,她第一次登门。

  我抬头看了一眼,书是前阵子一个大学生落在这的,平时被我放在款台上也权当是失物招领了。

  我怎么会听不出菲菲话里的冷嘲之意,本来服装城的事情就弄得我是一肚子烦躁,便没好气道,“说的也是,咱这没文化的小商小贩怎比得上你这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呢,装装门面总行了吧”。

  菲菲也没接话,在店里巡视了一圈,“你那女朋友呢”。

  “什么女朋友?你说的是那天接我的那个女孩吧,她是这家店的老板,我的生意伙伴”。

  “谁信啊,哪有生意伙伴一见面就又搂又抱的”。

  我故意提了一下鼻子,“诶,你闻到没有”。

  “什么?”。

  “哪来的酸味呢?”。

  “酸味?”。

  看着菲菲一脸天真的样子,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呸,呸,少臭美了”,菲菲才明白过来,自己也跟着乐了。

  “晚上有空没”。

  “有事?”。

  “家里有个聚会,你能来吗”,话里带着期盼,菲菲却把脸扭向了门口。

  “你家里聚会,我去干嘛,再说我一个小市民去你家算哪门子菜呢”,这倒是实话,毕竟官面不同于黑道。

  “别废话,上次的事,我爸说一直想见见你,今天也算是赶上了,就这么说定了,晚上我来接你”,菲菲撂下话,也没等我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市委书记的家宴要请我,也不知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对着穿衣镜我照了照,从外貌上,在外这一年多时间,让自己看上去比同龄人成熟上很多,不过一想到对方的身份,心下有些忐忑。
  不到七点,一辆大红旗停在了门口,菲菲走了下来,白色的连衣裙在腰间系着一条丝带,脸上好像略施了一点薄粉,唇上还涂了淡淡的口红,看上去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我还没来得及品头论足就被她拽到了车上。


  车子开进了市委别墅区,在一处树木葱郁的小院门前停了下来,虽然穿着淑女的装束却没有淑女的仪容,还没下车,菲菲就把头探到车外冲着门里大声呼喝道,“爸,妈,我回来了”。

  门开了,一位五十多岁头发有些斑白的男人走了出来,菲菲跳下车搂住男人的大脖亲道,“爸,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袁城”。

  菲菲的爸爸长得有点像电影演员达式常,虽然满脸笑容却让人在这笑容里感受到一种肃然。

  “小袁同志,欢迎你来做客”,菲菲的爸爸先伸出手来。这让我多少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鞠了一个半躬,叫了声叔好。

  迈进院门,通往别墅的是一条青石小路,两侧满是葡萄藤架。一个仪态雍柔,皮肤白皙的妇人站在别墅门前。不用问,这一定是菲菲的妈妈,两人的眉眼很像。果然菲菲跑了上去,拉着妇人的胳膊转了一圈,样子极其顽皮。妇人和菲菲说了两句,笑着迎了过来。

  不愧是市委书记的家,仅吃饭的餐厅就要比我家的整个面积还要大上一些。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见到其他的客人,‘不是说聚会吗?怎么只有我一个外人’,站在那我有些不知所措。

  “小袁啊,到这你就和在自己家一样,可别有什么拘束啊”,菲菲爸爸招呼我坐了下来。

  “我不知道菲菲和你说了没有,今天是她二十一的生日,也是她警校毕业,正是成为一名人民警察的日子”

  我瞥了一眼身边的菲菲,心下好不尴尬,这么大的一个日子,我居然是双手空空。

  菲菲大咧的一笑,“别怪我事先没和你说啊”。

  “菲菲老在我面前提起你,老卜也说过,上次工艺美术的失窃案,全是你的功劳,小伙子,不简单!一会陪叔好好喝上两杯!”,堂堂的市委书记在我肩头拍了拍,我激动的站了起来,刚想要客气几句,门铃响了。不一会,在保姆身后,王岚挂着一阵笑声走了进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华京雷   2011-11-19 19:47  金钱  +10   好文章
华京雷   2011-11-19 19:47  魅力  +1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5 19:39
“呦,做买卖的不看生意经,居然看上马克思主义哲学了”,孟菲菲翻弄着款台上的一本书道。

  这还是从六处出来,她第一次登门。

  我抬头看了一眼,书是前阵子一个大学生落在这的,平时被我放在款台上也权当是失物招领了。

  我怎么会听不出菲菲话里的冷嘲之意,本来服装城的事情就弄得我是一肚子烦躁,便没好气道,“说的也是,咱这没文化的小商小贩怎比得上你这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呢,装装门面总行了吧”。

  菲菲也没接话,在店里巡视了一圈,“你那女朋友呢”。

  “什么女朋友?你说的是那天接我的那个女孩吧,她是这家店的老板,我的生意伙伴”。

  “谁信啊,哪有生意伙伴一见面就又搂又抱的”。

  我故意提了一下鼻子,“诶,你闻到没有”。

  “什么?”。

  “哪来的酸味呢?”。

  “酸味?”。

  看着菲菲一脸天真的样子,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呸,呸,少臭美了”,菲菲才明白过来,自己也跟着乐了。

  “晚上有空没”。

  “有事?”。

  “家里有个聚会,你能来吗”,话里带着期盼,菲菲却把脸扭向了门口。

  “你家里聚会,我去干嘛,再说我一个小市民去你家算哪门子菜呢”,这倒是实话,毕竟官面不同于黑道。

  “别废话,上次的事,我爸说一直想见见你,今天也算是赶上了,就这么说定了,晚上我来接你”,菲菲撂下话,也没等我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市委书记的家宴要请我,也不知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对着穿衣镜我照了照,从外貌上,在外这一年多时间,让自己看上去比同龄人成熟上很多,不过一想到对方的身份,心下有些忐忑。
  不到七点,一辆大红旗停在了门口,菲菲走了下来,白色的连衣裙在腰间系着一条丝带,脸上好像略施了一点薄粉,唇上还涂了淡淡的口红,看上去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我还没来得及品头论足就被她拽到了车上。


  车子开进了市委别墅区,在一处树木葱郁的小院门前停了下来,虽然穿着淑女的装束却没有淑女的仪容,还没下车,菲菲就把头探到车外冲着门里大声呼喝道,“爸,妈,我回来了”。

  门开了,一位五十多岁头发有些斑白的男人走了出来,菲菲跳下车搂住男人的大脖亲道,“爸,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袁城”。

  菲菲的爸爸长得有点像电影演员达式常,虽然满脸笑容却让人在这笑容里感受到一种肃然。

  “小袁同志,欢迎你来做客”,菲菲的爸爸先伸出手来。这让我多少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鞠了一个半躬,叫了声叔好。

  迈进院门,通往别墅的是一条青石小路,两侧满是葡萄藤架。一个仪态雍柔,皮肤白皙的妇人站在别墅门前。不用问,这一定是菲菲的妈妈,两人的眉眼很像。果然菲菲跑了上去,拉着妇人的胳膊转了一圈,样子极其顽皮。妇人和菲菲说了两句,笑着迎了过来。

  不愧是市委书记的家,仅吃饭的餐厅就要比我家的整个面积还要大上一些。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见到其他的客人,‘不是说聚会吗?怎么只有我一个外人’,站在那我有些不知所措。

  “小袁啊,到这你就和在自己家一样,可别有什么拘束啊”,菲菲爸爸招呼我坐了下来。

  “我不知道菲菲和你说了没有,今天是她二十一岁的生日,也是她警校毕业,正式成为一名人民警察的日子”

  我瞥了一眼身边的菲菲,心下好不尴尬,这么重要的一个日子,我居然是双手空空。

  菲菲大咧的一笑,“别怪我事先没和你说啊”。

  “菲菲老在我面前提起你,老卜也说过,上次工艺美术的失窃案,全是你的功劳,小伙子,不简单!一会陪叔好好喝上两杯!”,堂堂的市委书记在我肩头拍了拍,我激动的站了起来,刚想要客气几句,门铃响了。不一会,在保姆身后,王岚挂着一阵笑声走了进来。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1-15 23:10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华京雷   2011-11-19 19:49  金钱  +10   好文章
华京雷   2011-11-19 19:49  魅力  +1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5 23:55
兵临兄好文采啊,情节构思丝丝入扣。期待下文。
还是写小说好,不牵扯敏感话题,就没有论斗。不像那个喊抗美援朝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6 11:11
记号




----------------------------------------------
我总以为自己隐身,别人就找不到我了
但是没有用的
像我这样拉风的男人-----
无论在什么地方
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
那么的鲜明,那么的出众
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渣子
神乎其神的语言表达方式
和那杯Dry Martine
都深深的出卖了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6 19:08
  客厅和餐厅之间有一道月亮门,王岚进来后并没有注意到我。看情景应该不是第一次来菲菲的家,王岚也不见外,一屁股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吩咐着身边的保姆,“快把我这龙井沏上,老孟啊,南方的朋友带过来两盒极品雨前,好东西我是第一个想到你啦”。

  菲菲的爸爸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不过很快便笑着走了过去,虽然这丝不悦仅在转瞬之间,仍没有逃过我的眼睛。两人在客厅聊了几句,菲菲的爸爸就回来了。

  “走了?”,菲菲妈妈问道。

  “走了,来来,开饭了,小袁啊,来个客人不好意思怠慢了”。

  “哪的话,我这做小辈的哪能劳您长辈的如此”。

  “小袁啊,这么拘束干啥,快坐下,对了能喝点不”。

  “很少喝,很少喝”。

  “这哪行,北方的汉子不能喝酒咋行,她阿姨,去把我那瓶茅台取来”。

  不一会,保姆拿过来一瓶茅台,看瓶子和普通的茅台没有什么区别,瓶盖启开,一股浓郁的酒香飘了出来,“叔啊,您这酒看来最少是二十年的陈酿”,我赞道。

  “好小子,还说不会喝酒,不过你说少了,这瓶茅台是五十年的陈酿”,菲菲爸爸笑着要过来给我斟酒,我连忙站起来接过酒瓶,先给菲菲爸爸斟了上,又要给菲菲妈妈斟上。

  “我不喝酒的,你俩喝吧”,菲菲妈妈摆了摆手笑道。

  菲菲的家人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的好,丝毫没有做官的架子,几杯酒下去,我话也多了起来,不自觉的把话题转到了王岚身上。

  “叔,刚才那个客人,您很熟吗?”。

  “你说王老板吗,谈不上很熟,香港来的投资商人,打过几回交道,平时都是市政府方面接待的,听说我喜欢喝茶,这不刚才给我送来两盒茶叶,怎么小子你也认识他”,菲菲爸爸把对我的称呼改作小子,听起来亲热多了。

  “我也是,打过两回交道,不过这人....”,我迟疑了一下,想说我对这人有怀疑,一想初次登门,还没有弄清菲菲爸爸和他的关系,说出来恐怕不妥。

  “不过什么,我可不喜欢吞吞吐吐的人啊,有什么就直说出来”。

  “叔,我想说的是我的直觉,这人来这说是要投资服装城又说要投资五星级大酒店,可我总感觉这里有些问题”。

  菲菲爸爸眼睛一亮,“有什么问题,但说无妨”。

  “我和他吃过饭,先不说他行为有些张扬,就说他这五千万的投资吧,我算了一下,开明服装城以面积计算,包括最后他的回报,这五千万连一半他都回不来,叔,你说,一个商人若无利可图,那他为了啥?”。

  菲菲爸爸沉吟了片刻,“你这利润是怎么计算的”。

  “按床位的面积计算,服装城最多能容纳下一千到一千二百个床位,虽然有的床位现在售价超过五万,可小一点的还不到两万,综合下来,我想总收入不超过三千万,因为管理费用交给了市里,他王岚他赚得是啥?”。

  “小子这问题,有人和我反映过,不过介绍他来投资的人是中央的,我们只负责合作事宜,我说这你就能明白了”。

  “好了, 好了,你们一老一小的,别老提这些,吃饭,吃饭”,菲菲妈止住了话题,饭吃的很快,菲菲被她妈叫到了楼上。

  我陪着菲菲的爸爸在客厅坐了下来。

  “叔,开明床位的出售权在咱们市里,还是王岚个人?”。

  “当然是市里了,我们是按床号统一出售的”。

  “可据我知道,王岚已经在私下售出不少的床子”。

  “有这事?你可有证据”,菲菲爸放下手中茶杯正色道。

  “有,所以我就在怀疑,问题也就出在这里,他可以随便的出售,哪怕是没有的床号,这里的数额没人能够知道,还有,他说的那五千万投资,钱到账了吗?”,我一连串抛出自己的怀疑,菲菲爸爸脸色越发凝重起来,起身走到电话机旁。

  “爸,你俩说完话没有,妈让他上来”,菲菲在楼梯口喊道。

  “上去吧,我正好打个电话”。

  
楼上,菲菲妈妈微笑道,“菲菲,你先出去一下,我和小袁唠唠”。

  “真是的有啥我不能听的”,菲菲嘟囔着在外面把门关了上。

  一脸笑容的菲菲妈看上去很慈祥,先问了一些我家里的情况,后把话题一转,“小袁啊,有女朋友吗”。

  “没有,我这还年轻,都说男人先以事业为重,所以对象这事我还不急”,我没有搞清她的意思,谨慎的回道。

  “好,好,男人就该以事业为重,我和菲菲说过,像你们这个年纪,先不要谈什么对象,把工作和事业做好了,再谈也不迟”,菲菲妈妈脸上一直带着微笑,可话里的意思,我哪能听不出。说的好听是以工作事业为重,说白了就是,你们还不能谈对象。

  “阿姨说的对,其实我早就给自己定了个目标,三十岁之前是不会考虑这些的”,我笑道,那意思在告诉菲菲的妈妈,放心,您的女儿我是不会有啥企盼的。

  门开了,菲菲走了进来,脸色有些难看,“没想到你这目标还挺长远呢”。

  “啊,男人嘛,当然要把目光放的长远了”。

  “菲菲,你得多和人家小袁学学”。

  “妈,你啥意思啊”,菲菲小嘴一撅。

  “那啥,阿姨,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啦”,我起身告了辞。

  楼下,菲菲爸爸的电话也打完了,见我要走,又给司机去了一个电话。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1-16 19:17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7 07:25
兵临兄,期待每次多更新些。写的棒极了。就是小说名字似乎需要改一下,就叫“兵临城下”就挺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7 09:28

原帖由 888wto888 于 2011-11-17 07:25 发表
兵临兄,期待每次多更新些。写的棒极了。就是小说名字似乎需要改一下,就叫“兵临城下”就挺好!

小说的名字是 那些年 那些事---老涂的话儿是第一卷。第二卷的名字还没有想好。谢谢关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8 13:06
  


  在凤翔楼旁有一处闲置了很久的二层门市,前些日子有人租下这里,开了一家叫‘蓝宝石’的美容院。这两天老转像似嗅到什么了,每天都要过去一两趟。美容院在当时省城不超过三五家,都说是给女人做护理的地方,一个大老爷们去那能做什么呢?虽有些好奇,不过老转对貂婵的事却是闭口不再提了,省了份烦心,我也懒得多问。

  下午老转从美容院回来了,身边还带着一个女人,看模样三十左右,白白胖胖的,身上穿的是一件紧身低胸的连衣裙,胸口处的乳沟若隐若现。原来我以为他是对貂婵有兴趣,现在看来,他是对与貂婵一样有着白胖身材的女人感兴趣。

  “随便选啦,所有的消费都算我的啦”,老转拉着广东人特有的长音,在店里用手指划拉了一圈道。

  白胖女人笑着没有说话,先是扫了扫货架,后把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你就是这的老板?”,别看女人长得白胖,声音倒很好听,眼神却有些不可置信。

  “怎么?不像吗”,我笑道。

  “请问贵姓?”。

  “免贵姓袁”,我纳闷道,买衣服你就买衣服吧,哪还有问人家姓啥的。

  白胖女人咯咯笑道,“没啥,没啥,听我朋友说港海的老板是了不起的人物,刚才谢老板去我那,说带我过来看看衣服,衣服我是不买的,来看看你才是真的,没想到袁老板这么年轻”,白胖女人眨了眨眼,像似在挑逗道。

  “这是谁啊,闲着没事拿我解闷”。

  我话音刚落,门口有人故意嗯了两声,“我可没有拿你解闷啊,再说了,谁敢说我弟弟不是了不起的人物”。

  见到来人,我的脸腾的红了,那张漂亮的令人窒息的面孔,把个边上的老转看的两眼发呆,哈喇子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红姐,你就臊我吧,今天还没到礼拜天呢”。

  “姗姗,你家老二来了,看她那样子好像挺急的,快回去吧”,红姐冲白胖女人说道。

  “红红你们聊着,回见了,袁老板,谢老板”。

  “一起回去吧,饭店还有几桌客人没走呢”,两人转身要走。老转急忙道,“洪老板的饭店在哪”,听我叫红姐,他可能以为红姐姓洪,那着急的样子让人忍俊不住。

  “呶,我们俩是邻居”,红姐搂着白胖女人的肩头道。

  “好啊,好啊,我和袁老板正想要去吃饭呢”,老转拉着我跟了上去。

  ‘蓝宝石’美容院,一个女人正在门口张望,见到我们一行,这女人连忙摆手,白胖女人姗姗紧走两步拉着她进了店里。

  真是巧了,这女人竟然是在舞厅和老涂,也就是我让四喜调查的那个。来前还有些不大情愿,这下我简直是喜出望外,听红姐刚才话里的意思,她和这个女人应该是认识的。

  我和老转在楼下找了一个散台,红姐拿过菜牌,“这顿饭我请”,说着红姐也坐了下来。

  老转抹不开道,“让老板请客,怎么好意思啦,还是我好了”。

  “好了,好了,谢老板远来是客,你俩谁也别争,让旁人笑话了,还是我来”,我哪有心听两人为了顿便饭争论,趁着上菜的功夫,我试探着问道,“红姐,那个美容院老板是你朋友?还是刚认识的”。

  “她叫陈姗,以前是市委宣传部的,算是我的同事吧,这不学着我也下海做起了买卖”。

  “刚才那个找她的女人,你认识吗”。

  “那是她二妹陈清,怎么你想起问这个?她这妹妹可不是个一般人啊”,红姐白了我一眼。

  “是啊,我瞅她那模样还真挺一般的”,我装作不屑道。

  “我说的不一般不是说她的模样,这陈清原本是咱们重型的工人,二十岁结婚,不到一年就离了,八一年独自一人去了广东,在那里认识了一个比她大十来岁的当地人又结婚了,我听姗姗说,这个男人犯事跑去了香港,陈清是前年回来的,班也不上,工作也不找,可人家就是不缺钱花,你说一般不一般吧”。

  “要这么说,她还真就不是一般人,红姐,她广东的男人犯的啥事要跑路啊”,我继续探问道。

  “袁老板啊,那是人家的隐私,不要问的好啦”,老转的眼睛好像长在了红姐身上,见我俩唠的热闹,忍不住打断了我的问话。

  “谢老板说的对,小弟,喝酒,喝酒”。

  “红红,你来一下”,陈姗在门口招呼道,看面色有些凝重。

  过了半响,红姐回来了,“这么大的人了,自己连个主见都没有”,红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抱怨道。

  “啥事,看样子事还挺大呢”。

  “我看你啊还真是做侦探的料,啥事都爱刨根问底,不过告诉你也无妨,陈清广东的老公来了,现在买卖做的挺大,这次来说想带她去香港”。

  “好事啊,那陈清还犹豫啥”。

  “我也这么说,可姗姗说,她那老公以前是因为骗了人家一笔钱跑去的香港,现在回来,谁知道准称不准称呢”。

  “这男人姓啥”,我心一动,保不齐这事和王岚是不是有关呢?。

  “那到没问”。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1-18 13:13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8 14:56
继续支持




----------------------------------------------
明月星空作画 清风漫舞天涯 悠悠碧草摇曳 映醉多少梨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9 18:36
  席间,老转的两眼一直没有离开过红姐身上,不过红姐压根就没正眼瞅过他。是人都能看出他脸上那种,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向沟渠的失落表情。从凤翔楼出来,老转说自己有些喝多了,想去休息,跟着一头扎进了‘蓝宝石’。休息是假,在陈姗那找些慰藉是真,看着老转,心里不觉的想到了闻艳。

  回去后给闻艳去了电话,电话那端,闻艳一听是我,没有我想象中的兴奋,而是略有迟疑,“城子,你咋来电话了,是不是店里出啥事了”。

  “没,刚和老转吃晚饭,有些想你了”。

  “对了城子,和你说件事啊,有个中山的老板想跟我合伙开个服装加工厂,你不知道,现在的广州全是从外地来上货的,所有大大小小的宾馆招待所全都爆满,高第这是你有钱拿不到现货,最少的也要等上十天半拉月,我寻思开个服装加工,光咱省城的活就够用了”。

  “好事啊,艳子,不过我手里没有现钱了,都给勇哥拿去买开明的床子了”,关于服装加工这块,我也想过,其实不一定非要去广州,拿过版样在本地加工也是一样。因为钱都给了大勇,闻艳提到开厂,我多少有些愧疚。

  “这事我知道,钱不是问题,中山的老板出大头,我这加上货款宽绰的呢,城子先不聊了,我这正忙着呢”。

  “喂,喂”。

  ‘嘟嘟’电话里传来盲音,真这么忙吗,忙的连说句亲热话的功夫都没有,放下了电话。越想越不是个滋味,按说我很少给闻艳去电话,不过每次接到电话,她都要缠我半天,今是咋了,才聊两句就把我电话撂了,心下不免失落,和店里的女孩交代了几句,我低头走了出来。

  刚一出门,我的头就碰到了一团软绵绵还很有弹性的东西上,没等抬头,我就知道这是碰到了别人的胸上。

  “你啊,走路也不抬个头”。

  “师母啊...”,见是貂婵我脸腾的红了。

  见我的窘样,貂婵笑着揉了揉胸部,又往店里瞅了瞅,“谢老板不在吗?”。

  “去看朋友了”,我没敢说老转去了美容院,“师母,您找他有事吗”。

  “没事,上次出去吃饭,我有事走的挺匆忙,这不来和他说声,你这是要出去啊”。

  “店里不忙,我刚想出去转转,这不就碰到您了”。

  “嗯,你这碰得地方还真巧”,貂婵可能误解了我说碰的意思,故意打趣道。

  “那还不是因为师母您胸怀宽广吗”,见貂婵说话随意,我也放松了不少,说话也没在乎。

  “你小子啊,是不是做生意做的,油嘴滑舌的,正好,我也没事,陪你走会吧”。

  顺着门前的马路我和貂婵走了下来。

  “师母,你交代我的事,你还想查吗?”。

  “其实上次我来就想说这事,那天你走后,我就在想,事情调查明白又能如何,难道要我和他离婚吗,我都马上奔四的人了,再找一个也不容易,更别说找个对我好的男人,不过话说回来了,你涂老师要逼着我离婚,我也不能赖着吧,小城,你看那个谢老板人怎么样”。

  “有些话,我也不知当不当说”,看的出貂婵说的是心里话,我也忍不住想掏一掏心窝子。

  “就我俩,有啥不能说的”,貂婵把身子往我这边靠了靠。

  “我总觉得南方人靠不住,今天他看上你的姿色,保不准明天又盯上了别人,到时候你可咋办”,我没有直说,老转现在又盯上蓝宝石的陈姗。

  “这些问题早就考虑过,我现在的工作即使离了婚,养活自己也足够了,可你不知道,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在单位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我要是真的离了婚,单位我是绝对不会在呆下了,也许去个陌生的环境会好一些”。

  无助亦或是无奈,貂婵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师母,你说涂老师要是回心转意了,你会怎么样”。

  “那当然好,毕竟我俩十几年的夫妻,其实我提那谢老板也是无奈啊”,貂婵的手使劲的攥了下我的胳膊又松了开,“我也知道你这是在宽慰我,放心,我不是小孩子,这些事情还是能承受的”。


  “师母,你说女人吸引男人的地方是哪?”。

  ‘嘣’的一声,貂婵伸手弹了我一下,“说啥呢,你这小脑袋想啥歪事了”。

  “我这可不是歪事,你也不想想,男人为什么在外面找女人”,我揉了揉脑袋委屈道。

  “还用说吗,都说家花没有野花香,你们男人不就是图个刺激和新鲜吗”,一竿子打翻所有男人,我也没有争辩。

  “说的不错,男人是喜欢新鲜刺激,所以你也可以在这方面下些功夫才是”。

  “怎么下,我都人老珠黄了,比不上人家年轻貌美的小姑娘”,貂婵撅起的小嘴还蛮楚楚可怜的。

  “别动,你就保持这个样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见犹怜’,你绝对有这个资本,别的不说,看到谢老板见到你的眼神没,你应该相信自己”。

  “是吗”,貂婵双手捧了捧脸,又挺了挺胸,在我身前转了一圈,然后在我耳边小声道,“你的意思要我在家里勾引勾引他?”。

  说者轻松,那口中的热气喷在耳朵上,却让我心里一漾,马上有了反应。

  嘎嘎,貂婵乜了我身下一眼笑道,“还别说,你这招真好使,我回去就试试”。

  一路说笑,我带着貂婵拐进了凤翔楼的胡同。“蓝宝石美容院”,貂婵口中念叨着在门口停了下来。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1-19 20:04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华京雷   2011-11-19 19:50  金钱  +10   好文章
华京雷   2011-11-19 19:50  魅力  +1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9 19:52
  人物和环境的个性化、典型性无不闪烁着现实主义的光芒和时代特色。
  对小说艺术性的追求,是我们大家致力追求的方向。
  正如莫言所说:
  “作家的魅力在于张扬小说的艺术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20 17:42
  女人天性爱美,貂婵更不列外,见到美容院便有些挪不动步了。

  “要不,咱进去看看”。我窃喜道,若是让貂婵在这遇到老转,也许会让她死了这份心,我也好落得个安省。

  “算了,这地我可消费不起,听说,做一次皮肤护理少说也要个百八的”,貂婵拉着我就要离开。

  “别介,有什么消费不起的,我请客好了”。

  “那怎么能行,这都挺不好意思的,再让你请客,得”,貂婵嘴上客气,看那不舍的眼神,心还是动了。

  “这是啥话,论辈分你是我师母,可我一直把你当做是自己的姐姐,哪有姐姐和弟弟客气的”。

  “好吧,那就进去看看,不过先说好了,要是太贵我可不做”,见我把两人的关系定位在姐弟上,貂婵虽有些不好意思,但看的出来她非常开心。

  正对大门是美容院的前台,一个女孩见有客人进来,连忙迎了出来。趁女孩给貂婵介绍的功夫,我扫视了一下,靠近右侧是通往二楼的楼梯,在前台右侧还有一个角门,上面有帘子挡着,看不见里面的环境,在前台左侧还有一圈是给客人候时坐的沙发。

  没有见到陈姗和老转,我有些失望,貂婵在一旁拽了下我,小声道,“走吧,这太贵了,最便宜的也要一百二,好一些的要四五百呢”。

  “没事,只要做的好,多钱都行”。

  “这位小姐,您要是包月或是包年,我们这还有优惠”,女孩很会说话。

  “你们美容室在楼上?”,我问道。

  “不都是,楼上是贵宾间”,女孩指了一下角门,“一楼还有普通间”。

  “啥区别”。

  “普通间,是多个床位在一起的,贵宾间是单独一个人一间的,不过每次消费要在五百以上”,女孩很客气的介绍道。

  不用问老转一定是在楼上了,我给貂婵要了贵宾间。


  “陈小姐,要是有空一起出去喝喝茶啦”,还没等我俩上去,楼梯处,老转揉着惺忪的睡眼边回头说话走了下来,在身后是陈姗。

  “还有生意,下次的吧”,陈姗显然是见过世面的,很客气的回道。

  “呦,袁老板来了”,陈姗抬头看见我热情的招呼道。

  老转也注意到我和貂婵,微有尴尬,“刁小姐,好巧啊”。

  “谢老板怎么也在这?”,貂婵顿了一下又疑惑看了看我。

  “我们南方人的习惯,洗洗面啦,刁小姐来是?”。

  “你们男人能来洗面,我们女人是不是更得来护理护理,不是吗?”,貂婵话里带话,瞅了瞅老转又斜了眼陈姗。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陈小姐,刁小姐在这里做美容的费用都算我的啦”,老转一边回头和陈姗说话一边打开夹包取出几沓钞票。

  貂婵刚想要回绝,我连忙拉了一下,大声道,“难得谢老板有这个诚意,那我先替刁小姐谢啦”。

  “这种人,你不宰他宰谁啊”,我和貂婵耳语道。

  陈姗也听明白了我的意思,笑着把钱接了过去,“刁小姐,上楼吧”。

  “袁老板,你怎么把刁小姐带来啦”见俩人上了楼,老转把我拽道一旁。

  “哪是我带她来的,我是正好在门口碰上的,师母说这里美容做的好,特意过来的,我拦都拦不住啊”。

  “我就说袁老板不是不讲义气的人啦,你在这等着,我走先啦,两个女人在一起不好弄啦”,老转说完捋了捋头型走了。

  安排好貂婵,陈姗下来就点了点我,笑道,“谢老板是被害苦了”。

  “怎么,姗姐要是心疼了,这钱我出好了”,我故意绷着脸道。

  “不开玩笑了,那女人和你什么关系啊”。

  “我师母,也是我姐”。

  “是不是谢老板也看上她了,你这是故意来演一出三堂会啊”。

  “知我者,珊姐,不过我看的出,你是不会看上老转的,要不我也不会带她过来”。

  “你还挺自信那,年纪不大,眼力却很老到,不错,你的那个什么老转,色迷迷的,我看着都烦,不过人家是财神爷,你说咱这做买卖的哪有把财神爷赶跑的”,陈姗呵呵笑着把我拉到了沙发上。

  “和你说个事啊”,陈姗往我身边凑了凑。

  “啥事”。

  “我有个妹妹,头些年嫁了一个广东佬,后又离婚了,最近这个广东佬好像是发了大财,想让我妹妹跟他回去,这不下午她来找我,让我给拿个主意”。

  “好事,老公有钱了,回来找老婆,这有情有义的还犹豫啥,跟着回去啊”。

  陈姗说到她妹妹,我心就是一动。

  “你不知道,她这个男人,不是正道上的,坑蒙拐骗什么都干过,之前我妹妹不知道,被他骗了,直到他犯事后才知道他的为人,你说这样一个人,就是发财了,咱能信吗”。

  “也是,那你找我能做些什么呢”。

  “晚上,她那男人要请客吃饭,我身边也没个男人撑撑场面,这不正好看到你了,要不你陪我一起过去啊”,陈姗攥着我的胳膊,目光殷切道,那感觉像认识了很久似的。

  “我!!,不好吧,我俩这也不搭啊”,我蹙眉道。

  “怎么不搭了,是模样啊还是年纪啊”,陈姗一梗脖子道。

  “珊姐模样没得说,我是说我俩....”。

  “年纪咋了,人家都说我是永远的二十五,你没照镜子瞅瞅你,二十来岁长得倒像三十,没准人家还得说我是你妹妹呢”,陈姗哼道。

  我鸡皮疙瘩差点掉了下来,‘二十五,我怎么看着和我妈差不多呢’,我心里暗道。

  “那..那你要觉得我行,我就去”,嘴上不情愿,其实我还真想探个究竟,这陈清的老公到底何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1-21 11:33  金钱  +10   好帖
王大三   2011-11-21 11:33  魅力  +10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21 11:33
  继续阅读并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21 11:35
记号




----------------------------------------------
我总以为自己隐身,别人就找不到我了
但是没有用的
像我这样拉风的男人-----
无论在什么地方
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
那么的鲜明,那么的出众
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渣子
神乎其神的语言表达方式
和那杯Dry Martine
都深深的出卖了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22 17:33
  

  送走貂婵,天色也已不早,陈姗看看表,“走吧”。

  出得门来,我招手喊来一辆出租。陈姗冲司机摆了摆手,“不好意思啊,我们不用车”。

  “不是去吃饭吗”。

  “吃饭也用不着打车啊”。

  “有病!”司机一脚油门,回头还骂了一句。

  “走吧,还傻愣在这干嘛”,陈姗进了隔壁的凤翔楼,怪不得说不用打车。我刚要跟进去,打马路对面过来一人,竟然是四喜。

  我停了一下,四喜也看见了我,手里晃着一个像似奖状的东西走了过来。

  “墨迹什么呢,是不是丑媳妇怕见公婆啊”,陈姗在里面喊道。

  我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卖店,示意四喜在那等我一会。


  “姗姗,二零一,菜我都帮你点完了,呦,小弟也来了”,红姐看到跟在陈姗身后的我惊讶道。

  “红红,我这新男朋友怎么样?”,陈姗把手挎在了我的胳膊上。

  “拉倒吧,你可别祸害好人了,他可是有女朋友的”,红姐啧了啧嘴似有不满。

  “我这是被临时抓了壮丁,混个饭局”。

  “咋,有我这样的女朋友还屈了你啊”,陈姗哈哈笑道。

  “哪的话,你们先上楼,我去买包烟”,借个由子,我又出了饭店。

  “喜子,有事啊”。

  “嗯,你先看看这个”,四喜递过来一张红皮厚纸的证书。

  “什么东西”,我接过证书,打开一看,原来这是一张结婚证书。

  ‘王有德(男)一九四五年出生,陈清(女)一九五八年出生,兹.....’。

  结婚证上只有出生年月和姓名,没有相片,这王有德又是谁?难道是我怀疑错了?

  “这东西藏在那女人家的箱子底,我寻思对你可能有些用处,就给顺出来了”。

  “那你没有找找,有没有这女人和别人在一起的老照片”。

  “那我到没有注意,要不我这就回去再找找”。

  “算了喜子,这事就到这吧”,反正答案马上就要揭晓,我把结婚证递还给了四喜,“把它在原封不动的放回去,改天兄弟请你喝酒”。

  八点整,陈清来了,不出意料,在她身旁的果然是王岚。

  王岚,王有德,果然是同一个人,我在心里冷笑道‘他要是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为什么要更换名字’,这更加确定了我的怀疑。

  我坐在陈姗的里面,两人一进来,陈姗就站起来迎了过去,王岚也没有注意到我,直到坐下来,王岚才瞥见我,先是一愣,连忙站了起来,满脸堆笑把手伸了过来,“人生何处不相逢,袁老板,我们又见面啦”。

  “你俩认识?”,陈家姐俩看的有些发懵,陈姗指了指我,又看了看王岚。

  “认识,我们还在一起喝过酒呢,不过人家王老板可是香港来的大老板,咱们攀不上啊”,握着王岚的手,使劲摇了摇,“王老板,开明的床位您还得多关照关照老弟呦”。

  听我提到开明,陈清眉头微锁偷偷瞅了一眼王岚。

  “忘给你们介绍了,他是我男朋友,这是我妹夫,王...”。

  “我和袁老板是老朋友,现在关系就更近了,什么事情都好说啦”,王岚打断了陈姗的话。

  这顿酒虽然喝的有些尴尬,一提到投资的事情,王岚就在闪烁其词,陈姗似乎也不知道她这个妹夫来省城究竟是做什么的,而我所担心的事情却越来越浮出了水面。

  “勇哥,开明那边怎么样”,吃过饭后,我直接到在了大勇的住处。

  “还行,卖了十多个,赚了不到二十万,现在手里还压着八十多个,怎么了”,见我面带忧色,大勇笑道,“是不是还是上次那事,别担心了,我心里有数”。

  “我去过市委孟书记的家,王岚给你床位没有市里正规的收据,这个一旦他要跑了,没人会承认的”。

  “那么大的老板,人家跑什么,再说,不是还有老转在那吗”。

  “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这个王岚是个假名,以前在广东犯过事”。

  “啥!”,大勇面色一变。

  我把陈姗说的,还有从四喜那偷到的结婚证事情讲了出来。

  “妈的,看来这事还真不好办了”,大勇的脑门渗出了一层冷汗,“是不是得找人先看着他点”。

  “嗯,最好你先把手头上的床子先处理了,越快越好,哪怕赔钱也中,我再去找找孟书记”。

  “要是让我知道他是在骗我这二百万,我他妈的宰了他!”,勇哥没有说他买床子的二百万里,除了我的二十万,其中有近百十万是向别人抵押借来的。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1-22 17:47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1-22 18:05  金钱  +10   奖励
王大三   2011-11-22 18:05  魅力  +10   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22 18:05
  拜读,城下兄继续加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23 07:46
好文章,给人的感觉是一气呵成,情节流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23 20:18
  八一公园东侧的省城迎宾馆,是一家专门接待外事活动的宾馆,一般你有钱也不见得能住进来。其风格也是仿照北京的钓鱼台,里面清一色的二层小楼,青砖红瓦飞檐雕栋在葱葱绿树掩映当中甚是漂亮。

  王岚一来就被市里安排在了九号贵宾楼。大勇为买床位的事宜去过两回,门口守卫很严,每次都必须先经过和里面的电话核查,确认之后才能进去。

  进不去宾馆,大勇派来的人只能守在八一公园的门口,监视里外进出的情况。据回来人讲,王岚这两天根本没有露头,莫不是有了什么察觉?心下忧忡,我找到了孟菲菲。

  “来的正好,我还想过去找你呢”,没等我开口菲菲先道。

  “什么事?”。

  “就是上次你和我爸说的那事,他们派人去查过,王岚的荣基公司的确在香港有注册过,注册资金过千万,而且王岚的护照还是澳大利亚的,可以说他是一个澳籍华人,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放心?那我也说说我查到的吧,这个王岚真名叫王有德,广东顺德人,八一年娶了一个咱省城的女人,后因诈骗跑路了”,对于官面调查的结果,我不敢确定,菲菲的爸爸也说过,介绍王岚来投资的是中央的人,能和中央的人打上交道,王岚在自己的身份上事先肯定是做足了功夫。

  “你说的可是真的?有证据吗”,听我说完,菲菲眼中闪过一片疑云,却还有些不信道。

  “我可真服你们了,你要是个骗子,难道不会在自己的身份上做些手脚吗,是不是真的,你们和广东的警方查一查,让他们再把王有德的照片发过来,不就可以确认了吗”,我急道。

  “你也别急,我晚上回去再和我爸爸说说”。

  “我不急,要是你家人把钱给了骗子,你急不急,二百来万呐,你说我急不!”。

  “那,那我这就给我爸去电话,等一有结果我就通知你”,见我发怒,菲菲安慰了两句,跑了回去。


  警方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当天晚上,菲菲就捎来了消息,顺德警方说,八二年初,的确有一宗诈骗案,当事人王有德利用虚假钢材供货单,骗取外地十多个部门,五百多万的货款,然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还等什么,赶紧抓人呐!”,听菲菲讲完我释然了不少,不过心情却更加的急迫。

  “不是不抓,广东那边的照片还没有到,不过你放心,六处卜叔那边已经派人在监视他了”。

  一直隐身在宾馆的王岚终于有了动静,就在第二天中午,大勇的手下打来电话,王岚那辆白色的伏尔加出了宾馆,有人打车在跟着。

  半个小时后,又有电话过来,是跟踪王岚的人打来的,地点在东塔机场。

  “他去东塔机场干嘛?”,我困惑道,东塔机场是军用机场,除了战斗机和一些轻便的小飞机,这里根本就不停航班。

  电话里,大勇告诉手下务必拦住王岚。

  “拦不了,勇哥,他身边有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我们根本近不了前,对了,刚才有辆警车过去了,也被人家给拦回来了”。

  “小弟,你说这老小子是不是早就给自己算计好了退路”,此时的大勇已经认识到事态的严重,天气不是很热,汗却如雨点一般落了下来。

  骗子就是骗子,这王岚肯定是利用中央方面的人,早就联系好了军方这条路子。我心如明镜,嘴上却不能说,“勇哥,没事,菲菲说六处的人跟上了,军方的飞机最多也就是到在北京,等警方确认了,也许在那能把他截住”。
  “去它妈的,要是指着他们,老母猪都能上树了”,大勇来回踱着脚步。

  “你怎么说话呢”,菲菲来了,一进门就听到勇哥在破口大骂警察无能。

  “我怎么说话,干你屁事,你们警察要是有用,能让我们这些老百姓被人家骗吗,要不是你们把他捧做上宾,我们会受骗吗,我,我去你妈的吧”,大勇激怒之下口不择言。

  “城子,你出来,我不想在这听他废话”,菲菲通红着小脸,把我拉了出去。

  “广东的照片到了,现在已经可以确认这个王岚是个骗子,今天中午,他坐着军方的飞机去了北京,卜叔的人回来说,他手上有军委的特令,我们现在已经上报了部里,希望能把他截下来”。

  “我是真搞不明白你们这里的关系,又是中央,又是军委,一个骗子能他妈的一手遮天了不成”。

  “有些事情我们也是无奈,我爸说了,介绍他来的人是军委首长的公子,什么人我不说,你想想,这样的身份我们能怀疑吗”。

  早在石狮那会就听说过,首长的公子用军舰来走私彩电,现在看来,这种人为了个人利益做些出卖国家和百姓利益的事情,也实属正常,虽然心里憋着口气,可又能如何?“勇哥啊,勇哥,若是你不贪婪也不会如此”,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1-23 22:45 编辑]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76245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