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48696个阅读者,68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3 23:39

原帖由 涵昕 于 2011-5-23 15:17 发表
读了两个多小时,终于看完了,期待楼主的下文。
不过这楼主逃花运可真是不少,真是真是……




----------------------------------------------
每一个不平凡的人,都有一段平凡的过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4 14:05
  
  从学校出来,剑锋回身用胳膊拐了我一下,“城子,那个女的来了”。

  我走到前面,马路斜对面的电线杆子下,左娜挎着一个小包,蛤蟆镜几乎掩盖了她的半张小脸,左娜冲我挥挥手,我没有急着过去,而是回头四下望了一望,幸好除了剑锋,没有旁的熟人。

  “你找啥呢?”,左娜走了上来。

  “我在看老涂有没有出来”,我顺嘴把老涂带了出来,其实我是怕被班上一些好事的女生们看见。

  “怎么,老涂也调到你们学校了?”。

  “就这么巧,我们学校高中和一零一合并了,老涂就调了过来,这世道,你越不想谁,谁还偏的就和你一起”,我笑了笑,“不过还好,他现在不教我”。

  “算了,别提那个老王八犊子了,听到他,我就烦”,左娜拽过我的胳膊,“走啊,我请你吃饭去”。

  “请我?,不带上晁博啊,对了张雨馨和刘凤兰也都在这”,剑锋和赵玉霞都是在左娜走后转来的,我没有提他俩。

  “其他人,我没有兴趣,也不想见”,左娜见我还要说什么,连忙用小手挡在了我的嘴上,“今天就想和你唠唠”,说完挎着我的胳膊就朝中华路那边走去。

  从中华路往西去就是太原街了,在太原街左邻的是开明胡同,这里可以说是省城最早的小吃街。左娜对这里很熟悉,直接把我领到了一家‘三千里烤肉馆’。

  “娜娜来了,今天是要烤肉还是拌菜”。一个老板模样的男人迎了上来,看来左娜是这里的常客。

  “城子,你想吃什么”。

  “随便点几个拌菜吧,我这也不会喝酒。就别烤肉了”。

  “那也行,老板,上一个你们这里的特色,生伴牛肉,墨斗,还有半斤带皮的狗肉,再来个花菜”,左娜又把菜牌递给了我,“城子,你再看看,喜欢什么就点”。

  “行了,就我俩,够了”,我连忙菜牌递给了老板。

  “老板再来两大杯凉啤”。

  左娜要的着凉啤就是我们现在扎啤的前身,也就是经过冷冻的散装啤酒,可以论斤卖,在当时最为风行。


  一杯凉啤大约有二斤左右,我这半杯还没下去,左娜那边已经见底了,左娜又唤过服务员要了两杯,我看她兴致正浓,也没在阻拦。

  酒下的快,话也就多了,“娜娜,谢谢你啊”,我把对左娜的称呼也改了。

  “谢我啥”。

  “谢你上学那会,老给我好吃的,还别说,你妈做的那个板栗鸡,我现在还老想着呢”。

  “那好办,哪天我带你去我家,让我妈做给你”。

  “嘿嘿”,我盯着左娜傻笑了两声。

  “你笑啥呢”,左娜被我笑了有些发毛。

  “我才发现,娜娜,你真好看”。

  “我说你眼瘸,现在承认了吧,城子,你说,我比刘波咋样”,许是酒精上头,左娜的脸上一片潮红。

  “刘波,我都想不起来长啥样了”,我就怕有人用刘波做比较,以前雨馨也曾问过,看来女生之间的嫉妒心理较男生犹甚。

  “想不起来啥样?城子,你可得了吧,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上学那会,你看人家的眼神都不对,我不过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我咋眼神不对了,我不过是见到女生就脸红”。

  “哎呦,我不是女生吗,你天天见我,怎么没看到你脸红过呢”。

  “嘿嘿,你不是哥们吗”,我连忙解释道。

  “什么哥们,我不要,我只知道,我喜欢一个叫袁城的男生,可人家却对我不理不睬的”。我没想到左娜说的这么直白,脸红了起来。其实我哪能体会不到左娜喜欢我。只是当时我的心,的确在刘波身上。

  左娜说这话时,眼睛里像似含着泪珠,我把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小脸,“娜娜,坐过来吧,以前是我不懂事,现在我大了,也明白了,很多事是我不知道珍惜”。

  左娜的眼泪簌簌的落了下来,“你这个傻子,现在说这话有啥用,晚了”。

  左娜的话让我心里一阵揪躇。

  “城子,我也不想瞒你,我现在有人了,这次能遇到你,我是对自己不死心,还抱着一丝的幻想,也是想给自己一个交代”。

  “娜娜,什么叫有人了,莫非你现在有对象了”,我的大脑是一片空白,我被左娜的话造蒙了。

  “我的服装屋,就是用我自己的身体换来的,你骂我也好,可我要生活,你知道我爸妈早就离婚了,妈妈带着我很不容易”。

  左娜摸了一把眼泪又道,“我总欢喜欢幻想,幻想有一天,自己喜欢的人,能把我带走,带离这个让我一辈子也不愿意呆的地方,可你还是学生,根本就无能为力,我也只有在做梦的时候,想想而已”。

  我想着安慰左娜几句,门外突然混乱了起来。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5-24 14:07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5-25 08:58  金钱  +10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5-25 08:58  魅力  +1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5 08:59
  好文章要提上来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5 12:04
  
  “你他妈的瞎啊,破逼倒骑驴敢刮摩托”,我做的位置正好冲在门外,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多岁,混混模样的青年,在他身边立着一辆摩托,车上还有一人,带着一个大的雷朋镜,脸上全是青春痘留下的坑痕,因为带着眼镜,年纪到看不出来。在他俩身前是一个推倒骑驴收废品的老头,看样子是推倒骑驴的向后倒的时候,挂上了正在往里来的摩托。

  说话的是那个混混模样的青年,正指着老头的鼻子大骂。

  左娜也把头转了过去,又马上把头扭了过来,脸色明显的难看起来。

  “真他妈的操蛋,两个大老爷们欺负人家一个收破烂的老头”,我小声的嘀咕道。

  “城子,别说话,别给自己找麻烦”。左娜的脸色有些紧张。

  “娜娜,那俩人你认识”。显然左娜是看到俩人后出现的不安。

  饭店的老板不知道从哪出来的,迎着俩人说道,“呦,铁哥,你是来找娜娜的”,看老板年纪没有四十也有个三十七、八的模样居然叫俩人‘哥’。

  “娜娜在这?”,说话的是摩托上的坑子。

  左娜起身,“城子,你先坐会,我出去一下”。

  “你们哥俩真有出息,和个收破烂的牛逼的很啊”,门外左娜指着俩人说道。

  “呦,嫂子也在呀”,说话的是那个青年。

  “你啥时候来的”,坑子抬头看了看左娜,脸色有些阴沉。

  “我请一个同学在里面吃饭,这不就见你俩在这耍威风呢”。

  “同学?什么样的同学,走小健,进去看看”,说话间,坑子撇下推倒骑驴的老头,走了进来。

  “小子,长的还挺精神呢,你俩啥时候挂上的”,坑子说着话,把雷朋镜摘了下来,右眼眉间赫然竖着一道很深的刀疤。

  “你别说的那么难听,什么叫挂上了,和老同学遇到,吃点饭不行吗?”,左娜抢了上前,拦我和坑子的中间。
  ,


  “妈的,还没人敢和我马子单独吃饭呢,老板上十个凉啤过来”,坑子把老板招了来。

  “小子,知道我谁吗?”。

  我瞄了坑子一眼,“不知道”,心想是福不是祸,人到啥时也不能没了骨头。

  “我操,小子说话还有点带种,今天想在我铁强底下走人,也行,把这十个凉啤干了”,这个自称铁强的坑子大力的拍了我一下,我的肩上一阵的巨疼,咬着牙挺了过去。

  “铁强,我都说了他是我的同学,你要是故意难为他,我他妈就死给你看你”,左娜急了。

  “左娜,没事,不就几杯啤酒吗,不算个啥”,我站了起来,拿起一杯凉啤一口气干了下去,接着又端起了第二杯。

  旁边一只大手把我端起的杯子按了下去,“这酒我替你喝了”。

  说着来人一扬脖把我手中的啤酒干了。“勇哥,你啥时候来的”,我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勇哥,勇哥怎么进来的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你干啤酒那会,我进来的”。勇哥说完转向了坑子铁强,“铁哥,您可以说是我潘勇的前辈,我潘勇在太原街混的时候,您就已经做了一方的老大,我潘勇尊重你,叫你一声铁哥,今天我刚来不知道你们之间的缘由”,勇哥说着拍着我的肩膀又道,“这是我弟弟,他有什么得罪您的地方,我刚才那杯酒就算是道歉了”。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5-25 15:33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5 14:53
桃花运吧,变桃花劫了




----------------------------------------------
笑看人间百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6 11:09
  
  “我说这小子胆子够肥呢,原来有你大勇罩着呢”,坑子铁强不是好笑道。

  “我弟弟是正经的学生,谈不上什么罩不罩的,今天这事,我是后来的,前面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不过一个老大在这为难一个学生,传出去,我想铁老大面子也不会好看的”,勇哥说话,我在心里挑起大拇指,软中带刚。

  “面子?面子多少钱一斤,我他妈就知道,谁敢挂我马子,我就要他走不出太原街”。

  “谁挂我了,我都说了他是我同学,遇到了,我请他吃顿饭,你发什么神经”,左娜哭道。

  “铁老大,好歹我潘勇在这还有点人面,我今天把话搁这,如果我这兄弟要走不出太原街,我潘勇他妈的算是白混了,你要划下道来,我潘勇应着”,说话间勇哥把衬衣托了下来,露出浑身的腱子肉。

  “我操,都说你仗着手下有一帮能打的兄弟,把我们这些老人全都不放在眼里,今天我他妈就要花了你”,说着坑子从裤袋里掏出了一把弹簧刀,‘啪’的一声按开了绷簧。

  “面子已经给你,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勇哥急了,蹭的从后腰间拔出了一把三棱刮刀。

  场面已经是箭在弦上,我在四下学没着家伙。

  “你们要打,先把我捅了”,左娜站在了两人中间。


  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铁建出来打了圆场,“大哥,看来这里真的是有些误会,我看小娜真的就是随便出来吃点饭,是吧小娜”。

  左娜抽噎着没有回话。

  “大勇啊,当初你出道,我哥们也帮过你吧,现在怎地,还真想要动刀啊”。

  勇哥把刀收了回去,铁建又冲他哥说道,“大哥,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勇他爸还和咱爸是一个厂子的,算了”。

  铁强也把弹簧刀收了起来,“大勇,看在我俩的爸都是一个厂子的,今天这事我就算了,还有你小子”,铁强又指了指我,“离我马子远点,别他妈让我在看到你,小心我废了你”。

  “城子,走吧”。

  身后的左娜大哭,“城子,对不起。。。”

  我心又是一阵抽搐,“娜娜,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是我无能,不能带你走,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脱离这个坑子”,我在心里默念着,脚步越来越沉。


  “城子,你喜欢那个女孩?”,勇哥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

  “勇哥,我俩在初中时候就很好,不过没有那种关系,再看到她,我才发现,我心很疼”。

  “算了,别说是你,我现在也不能轻易和二铁兄弟正面冲突,最多是井水不犯河水”。

  “人不可能老走强,也不可能永远都势弱,我早晚有一天把这哥俩踩下去”,我恨恨道。

  勇哥看到我眼中露出的凶光,把他也吓了一跳,“我操,这不像是你说的话了,记住了,不能用你的身体和他们做无谓的牺牲,报复有多种,不过你现在首要的是忘记那个女孩”,勇哥又笑了笑,“城子,你看吧,不出三,五年,我定要把二铁打出太原街”。

  勇哥这话没有失言,八八年末,太原街的格局发生了变化,勇哥先是在买卖上挤兑二铁兄弟,最后在南五马路,摆开了阵势,一举把二铁赶出了太原街。

  我没有再见到左娜,她以前店里的人说,和我分开后不久,左娜就去了广州。

  十年后的一次聚会上,天宏说在深圳见到了左娜,不过已经认不出来, 左娜吸毒吸的很厉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6 17:08
唉,可怜的女人啊,跟错了人吧,吸毒害死了她啊。




----------------------------------------------
笑看人间百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6 17:08
我可不可以给楼主评点分分啊?




----------------------------------------------
笑看人间百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7 10:34
还没有更新呢,我在期待着。




----------------------------------------------
笑看人间百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7 12:56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都是无精打采的。中午晁博端着饭盒走了过来,“城子,不对啊”。

  “什么不对”。

  “我观察你两三天了,你眼睛老直勾勾的,肯定是有啥心事”。

  “我能有啥心事,这两天没有休息好”,我扒拉了一口饭,“得了,别老整的跟个神探亨特似的,你那边怎么样了”。

  “我哪边?”。

  “装什么傻,高楠啊”,我拿着饭匙敲了一下晁博,这小子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的,“我和高楠咋了”。

  “和我装傻是不,你天天绕着道陪送,你敢说你没有意思,操”。我没有注意到,同桌的‘辉’在盯着晁博。

  晁博脸腾的红了起来,“操,那不是想和你们一道,多个伴吗”。

  我很少见到晁博脸红,眯起眼睛我上下又看了一番。

  “你看我干啥,我他妈的也不是大姑娘”,晁博被我看的有些发毛。

  ‘嗯,嗯’,一旁的辉,站了起来,拿着饭盒走了出去。

  “我说城子,你他妈的是不是故意的”,晁博见辉出去了,搥了我一下道。

  “我故意什么”,我被晁博问楞了。

  “我这两天,天天送董辉回家,你在她面前说我追高楠,这不是成心呕我吗”。

  “你啥时候又追上董辉拉,这么大事也不和哥们说声,你到怪上我了”。

  “算了,诶,你说,她和高楠谁好看”,晁博居然厚着脸皮让我给她俩做个品评。

  “一个是小鼻子小眼的,单拿出来,没有一样赶得上高楠的,不过组合到一起,到也不差”。

  晁博乐了,“我就知道你这眼光绝对的这个”,说着晁博把大拇指竖起来做个第一的手势。

  “行了,陪哥们去外面你转转”,我没心和她闲扯。在门口又遇上刚回来的剑锋和树东,“向后转,陪哥们到外面转转”。

  后面树东偷偷拉着晁博问道,“城子是不是有啥事啊”。

  “我也感觉是出了什么事,这小子不说,我估计可能是失恋了”。

  “别放屁了”,我回身骂了一句,“我这还没有恋呢”。

  “那左娜呢,我看她对你不错啊”,剑锋跟了一句。

  “别在我面前提这两字,我把话放前头,谁再提,我和谁急”,几人见我真的有些急眼,没再提及这个话题。

  “城子你这是要去哪啊”。

  “陪我到大门口去看看风景”,我打了一个前进的手势。

  所谓的看风景,就是在校对面的墙根底下欣赏进出的女同学。

  我们到在校门口时,对面的大墙下有几个学生不学生,混子不混子模样的人正在向这边张望,时不时的还上打几声口哨。

  “那个就是臭鱼头”,剑锋指着中间一个烫着爆炸头的人说道,“这小子是对面三十九中,初三的,其实比咱们还大一岁,留级留的,至今还没有毕业,现在听说是他们学校的头”。

  “别管他什么头不头的,惹到咱们,照干不误”,晁博把脖子一扬说道。

  “过去”,我把手一挥,走了过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7 16:57
  “有烟没”,剑锋朝树东的口袋摸去。

  “炮台”,没等剑锋的手过去,树东从兜里把烟拿了出来。

  “城子,你也来一根”,原本我是不抽烟的,看到他三都把烟点上了,加上我这两天的确是心烦,“行,来根”。

  刚裹上两口,就被呛的咳嗽了起来,“这什么烟,也太冲了”。

  “别看这炮台才两毛,一般喜欢有劲的都抽这个,你还得练啊!”,哥几个在那笑道。

  “袁城,你怎么也吸烟了”,一个脆灵的女声从侧面传来,声音中略带了一些责怪。

  我朝声音方向看去,“咦,怎么是你啊,你、你也转到我们学校了”,我惊讶的看着走到面前的女生。

  “你忘了,咱们两个学校合并了,原先校区只留下高二的部分,咱们高三的全都搬了过来”,说话的是刘波的表姐,‘大白梨’刘畅。

  “你也是的,学啥不好,干嘛要学着吸烟啊,看把你咳嗽的”,大白梨把烟从我手中拿了去,又给踩在了地上。

  晁博是认识大白梨的,见到我烟被她拿了去,也连忙的把烟扔到了地上,“咱姐说的对,学啥不好,这烟,我以后也不抽了”。


  “我操,这马子还挺厉害啊”,不远处臭鱼头的人堆里,不知是谁撩闲道。

  “**的,刚才是谁逼扯的”,我立起身子,朝臭鱼头他们走了过去,几天来的怒火,这下终于有了发泄的目标。

  “袁城,袁城,你回来,搭理那些臭流氓干啥”,大白梨上来拽住了我的胳膊。

  “不行,他们骂别人我不管,骂你,给他们脸了”。

  “别过去,他们人比你们多,吃亏咋办”,大白梨抓着我胳膊的手很紧,可声音却温柔了很多。

  “没事,几个**而已”,我话音未落,晁博和剑锋已经从旁边找到砖头,嗷嗷的冲了过去。

  “刘畅,快放下我”。

  臭鱼头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们几个如此的生猛。还没等砖头拍过去,这些人早就四下而逃。

  “这就是传说中的三十九老大?,我去他妈的,纯包子一个”,晁博冲着逃走的臭鱼等人骂过之后,转身又对大白梨说道,“姐,有人要是欺负你,你吱一声,我第一个就去废了他”。

  “袁城,你们可别再说打就造了,吓死我了”,大白梨一边拍着胸口说道,“我听刘波说你可老实了,平时连话都很少,可我这怎么看也不像啊”。

  “老实受人欺,没听说过这句名言吗”,看着大白梨紧张的模样,我笑道。

  “你还笑呢,我这刚才差点都哭了”,说着使劲掐了一下我的胳膊,我这是才注意到,敢情大白梨的手一直都攥着我的胳膊呢。

  我伏在大白梨的耳边小声道,“人家那边也没说错,你真的很厉害,我这胳膊都紫了”。

  大白梨也注意到一直在攥着我的胳膊,脸上一红,手连忙松了开。

  “你们也都回去吧,别一会他们再过来找事”。

  楼梯口,我们和大白梨道了再见,大白梨向上走了几阶,好像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对了你们的涂老师现在教我呢”。

  “那可是一只狼,一只色狼,你可得留意些”,我连忙嘱咐道。

  “嘿嘿,忘告诉你了,我是打猎的出身,在凶狠的野兽也得怕我”,大白梨笑的很灿烂,眯起的眼睛很像刘波,又比刘波亲热了很多。我心里一荡,几日来的郁闷都消散在了这一笑之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5-27 20:33  金钱  +10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5-27 20:33  魅力  +1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7 20:33
  拜读并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8 12:51
  

  回头,正遇到晁博直勾勾的眼神,“别瞅了,人都没影了”。

  晁博正过神来,抽冷子来了一句,“屁股真圆啊”。

  “操,敢情你就盯着人家的屁股了”,我上去就是一脚。

  “晁博抹了一把嘴丫上的口水,“能挂上她做马子,我宁可天天给她端洗脚水”。

  “那董辉你还追不了?”。

  “追,谁说不追了,大白梨是我的梦想,董辉是我的现实”。

  “就你个熊样,还整上理想和现实了”,旁边剑锋搂着晁博道,“我看你啊,也就配喝洗脚水”。

  哥几个一阵哄笑进了教室。


  上课前,任晓初从外面走了进来,“听说没,三十九的臭鱼头被咱校的给打了”。

  “那个包子,跑的比兔子还快,操他妈的,我砖头还没拍过去呢,人没了”,晁博接道。

  任晓初瞪大个眼睛,有些不相信道,“臭鱼头是你打的?”。

  “你问问城子和剑锋他们,中午就是被咱们几个拍的”。

  “行啊,算是灭了那小子的威风,不过你们也得加点小心,我来的时候,一个三十九的朋友还和我打听呢,可能是臭鱼头要在放学后堵你们”。

  “妈个比的,没找他就不错了,还他妈的敢来堵我们”。晁博满是不在乎道。

  “城子,你去找找勇哥吧”,剑锋搥了搥我。

  “咱要想站脚,也别老指靠着别人,刚才虎子说的没错,谁来就干谁”。

  班级里好事的基本都齐了,我回身说道,“想要狠,就得心齐,有加入的,放学后都拎上个家伙,不愿意的也不强求,不过话说回来,凡加进来的哥们,以后谁有事,咱都会出手”。


  我接口又道,“咱不欺负别人,但谁他妈的也别欺负咱们”,我这话看来颇具煽动力。


  “干,,干,,”,一时间群情激奋。

  “你们都起什么哄啊,袁城我告诉你,要是有谁出了事,我看你咋办”,雨馨把我拉到了座位上。

  “出什么事,咱也不是主动的去惹事,难道就等着人家把咱们打了,袄,这就没事了?”,剑锋跟了一句。

  “此屁有理”,晁博拍了拍剑锋笑道。

  “你说的才是屁话呢”,两人闹在了一起。

  第二节自习,趁桂云出去的功夫,董辉轻轻的捅了一下我,“袁城,没看出来,你蛮有领导的风范”,我俩虽说同桌快一个月了,可说的话实在是少的可怜,主要是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什么风范不风范的,谁挨欺负了,咱还能坐着不理啊”。

  “我听雨馨她们说过你,初中时候学习可好了,老实巴交的,现在像似变了个人”,辉说话时的眼神很是崇拜。

  “我是武侠小说看多了,想做那个什么大侠”我故意板着脸说道。

  “你要是遇到啥地痞流氓的,我也会第一个出来保护你的”。

  “真的,不许骗我啊”,这丫头一脸的天真。

  我想笑,又怕恼了这丫头,“我说的话掉到地上那就是个钉子”。

  “拉钩”。

  “拉钩?都多大,还拉钩”。

  “我不管,你说的话必须要兑现”,说着辉真的把手指伸了过来。

  我开始有些后悔了,没想到辉单纯到如此,我把辉小指勾了过来。

  “你俩嘀咕什么呢?”,雨馨把头扭了过来。

  “没什么,我在给她讲讲人生”,我连忙撤回了手指。

  “我也想听听,你给我也讲讲呗”。

  “海燕啊,在海面上高傲的飞翔、、、、”,我故意把高尔基的诗,用老涂的湖南口音念了出来,心下不住的好乐。

  “停,打住,你俩去谈海燕吧,我可不听了”。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5-28 23:20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9 21:57
  楼梯口,遇到正往上来的大白梨。

  “袁城,你们先别出去”,大白梨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

  “看把你急的,怎么了,你慢点说”。

  “中午那些家伙,带着一帮人,堵在门口呢”。

  “正好,我还找他呢,自己送上门了,没事”,我冲大白梨笑着摆了摆手,回身又来个战前动员,“是哥儿们的,把家伙拿好,有得瑟的现在赶快退出”。

  “干、、干他妈的,谁得瑟谁他妈的是孙子”,呼啦抄,涌上来不下二十来个男生,除了几个平时老实巴交的,个个都仿佛是在磨刀霍霍向猪羊。

  “咱们出去时候千万别散,动上手,盯准一个打趴下再说”。

  “他们万一找来的都是社会上的地赖,动上刀子咋办?”,大白梨挡在了大伙的前面。

  “哥儿们,有动刀的,咱就专盯他打”,说这话,我也明白,学生之间打群架,没有几个敢动刀的,大多都是仗着人多壮胆声势。

  王民走了上来,“我去联络其他班的,这臭鱼头没有少欺负咱们校的”。

  “袁城,这架要是非打不可,那我也去!”,大白梨面色很坚决。

  “你起什么幺蛾子,哪有打架还带个女的”,我把挡在身前的大白梨拨到了一旁。

  “万一你们有受伤的,我在后面也能照应下”,大白梨幽幽的样子,让我的心又是一动。

  “袁城,我们也去”,人群外,雨馨和凤兰走了进来,“刘畅姐,我们几个在后面照顾他们”。

  “你们成心捣乱是不”,我说不出是生气还是高兴,这事要是传了出去,架还没有开打,我们这就已经出名了。

  大伙见有女生加入,人是越聚越多,很多是外班叫不上名字的同学,人手都拿着拖布把或是板凳条子。

  一个长的有些像猩猩的男生走了上来,“打臭鱼头,带咱一个,妈个比的”。


  到在校门前,我回头看了一下,跟出来的没有一百,也得有八十,场面煞似壮观。

  校门外的臭鱼头,做梦也没有料到我们会是这样的阵势,他们一伙看起来不到二十来人,都呆楞在原地。

  我冲臭鱼头勾了勾手,“你。。过来”。

  臭鱼头看看他身后的人,居然没有一个做声的,这小子一咬牙走了上来,不过很慢,像是一步步的挪了过来。

  臭鱼头的面上已显惧意,我心想别把事情搞的太大,能起到威慑作用也算是达到了目的。

  “今天别说我人多欺负你人少,打群架,我想你带来的都得躺着出去,我给你个单磕的机会,你把我打服了,再遇到你,我他妈就绕着走,要是我把你打服了,今后遇到我们学校的,你知道该咋做吧”。

  虽然臭鱼头个子比我略高一些,但打仗首先讲求的是一个气势,臭鱼头在这点就已经输了,他现在的心理基本处在崩溃边缘。

  臭鱼头的人群里不知谁喊了一句,“鱼哥,干他”。臭鱼头听罢也有了些精神,毕竟不能让自己的人笑话,这小子看来还是有些打架的经验,趁我不防,抡起手中的书包砸了过来,书包里应该是装了砖头石块之类的硬物,抡起来时还挂着风声。

  我身子微撤,手中的链锁迎了上去,臭鱼头可能是抡的太猛,向前一个踉跄,连锁正好打在了他的手腕上。

  “哎呦,别打了,我手腕折了”,这小子捂着手腕蹲在了地上。

  我知道自己出手的轻重,他那手腕顶多是肿了,“别他妈的装怂”,跟着又是一脚。臭鱼头仰面躺在了马路上,身后一片的叫喊,“踢他,踢他、、、”。

  “住手,快点住手”,身后的人群自动闪开了一个过道,“袁城,你、、你、、”。

  “沈、沈老师,你咋来了”,我想过在校门口打架,可能会有老师出来阻拦,但没有想到,上来的居然会是沈老师。

  “袁城,你、你看你都成什么样了,先是和你们老师顶撞,接着又把同学打了,现在居然又跑到校外打架,你、你太让我失望了”,沈老师拭了一下眼角,那美丽的眼睛有些红了。

  我没敢正视她的眼睛,转身冲臭鱼头骂道,“快给我滚远点”,对面能上来几个臭鱼头的同伙,把他架了回去。

  “滚吧,滚吧。。。”,大哄声中,臭鱼头一伙灰头土脸的溜了。

  “你们别起哄了,都回家吧”,沈老师哄散了围聚的人群。

  “袁城,你别走,我要找你谈谈”,沈老师叫住正要转身离去的我。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5-30 13:30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30 16:20
  

  沈老师在旁边推过自行车,“说说吧,你这段时间是怎么了”。

  我没有正面回她的话,“沈老师,你教我这么久,你认为我是那种蛮不讲理,到处惹事生非的人吗?”。

  “不是,可你现在的所做所为,怎么解释?”。

  “想听解释吗?我就先说说王桂云,她那讲课水平,我不说你也知道,有几次我在课堂上指出她的发音不对,估计这就是我俩之间的祸根,我更没想到,她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不问青红皂白,抬手就打,张口就骂,你让我怎么做”。

  “那你也不能和老师动手啊”,沈老师的语气缓和了很多。

  “我敢动手吗,不过是夺了她打我的鞭子,那个团委书记小赵,上来就骂娘,我推他那也是为了防卫”,越说我的火越大。

  “就这样的配做老师吗?我去他妈的吧”。

  “那今天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能在校外和人大打出手呢,你可以找学校,找老师解决啊,”。


  “我的沈老师,你也忒天真了吧,这些学校要能解决,那社会上就没有地痞和流氓了”,我被沈老师天真的回答给气乐了。

  “今天这帮癞子,中午先是调戏咱们学校的女生,被我们几个同学给制止了,放学他们又找人要打咱们,你让去找学校,也许可以把今天躲过去了,可明天,后天,大后天呢?学校能派人天天保护我们吗?”。

  沈老师一时被我问的无语了,沉默了半天才说道,“万一你们受伤了可咋办,你的家长和我们能不担心吗”。

  “沈老师,什么革命不是流血换来的,想要不被人家欺负,就要做到比别人更厉害”,讲到这些,十个沈老师也不是我的对手,我故意把话题引到我的思维当中。

  果然沈老师张了两下嘴,把后面想教育我的话咽了回去,“你那歪理都哪来的”,沈老师在我后背轻拍了一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啥歪理啊,这都是毛主席说过的话,我的沈老师,看来你还得重新学学主席的语录啊”,我顺嘴把这些都归纳到主席的语录里了,其实主席到底有没有这些语录,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沈老师也和我一样。



  中华路交通岗,一阵车铃在身后响了起来,“沈老师,袁城”。

  回头看去,竟然是赵玉霞,不知怎么,看到她,我总觉得有些愧疚,自打进了学校,我俩还没有说过话,有好几次远远看到她过来,我像似做贼一样躲了开,毕竟人家曾在我怀里躺过,我却像个没事人似的。

  “我去躺联营,你俩走吧”,沈老师把车右拐,朝联营方向去了。

  见沈老师走远了,赵玉霞咬着嘴唇道,“袁城,你是不是在故意躲着我”

  “傻丫头就爱说傻话,我躲你干啥”。

  “那有几次,我看到你见我,都转到了别的地方,还说不是躲我”。

  “你们女生真的,就是爱瞎想,我那不是有人喊,再就是有其他的事情,我这还想找个机会和你聊聊呢”。

  “好啊,那你送我回家吧”,这女孩情绪变化的真快,刚才还阴云密布,这会又是满面春风。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5-30 16:26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30 17:03
期待着呢,楼主赶快更新。




----------------------------------------------
笑看人间百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31 15:52
好看,我喜欢!严重支持,期待持续更新!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31 16:54
  

  “是我驮你,还是你驮我?”。

  “还用说,当然是你驮我了”,说着赵玉霞把车往我身上一靠。

  “好嘞,上车”。

  一上来,赵玉霞就把头贴在了我的后背,小手很自觉的搂了过来,电影院的感觉又来了,我把身子挺的倍儿直。

  过了中华岗,我把车拐到了和平大街方向,这是我平时常走的路线。

  刚过马路湾的环路车站,我被人叫住了。侧过头,原来是先前离去的一些同学,除了晁博,剑锋他们一些男生,雨馨和大白梨竟然也在。

  赵玉霞先跳了下来,“我先走了”,也没等我说话,这丫头也没和大伙打个招呼,接过车走了。

  “你俩怎么在一起,沈老师呢?”,雨馨一脸的问号,再看大白梨,也是同样表情。


  “沈老师去了联营,正好遇到了赵玉霞,我搭个顺风车”。

  “对了你们怎么都在这呢?”,我才想起来这些人平时也不是同路啊。

  剑锋走了上来,“我和他们说的,你老在这等车,大伙都不放心你,就一直在这等着”。

  “城子,没事吧,沈老师说啥没有”。

  “没事”,我挨个和大家打过招呼。

  “你那个老师,不会和学校反映,在给你弄个什么处分吧”。

  不知怎么,看到大白梨关心的样子,我心里很是受用,“不会,沈老师是自己人”。


  大伙唠了一会,都各自散了去,我想送大白梨,一看雨馨那怪怪的样子,我这想法又消灭在了萌芽之中。

  教训过臭鱼头之后,我在同学中的威望也大增,走到哪都有上来打招呼的,虚荣心得到空前的满足,不觉中,连走路都有种飘飘然的感觉。可不知为什么,我又觉得在背后老有一双阴冷的目光盯着我。

  十月中旬,高中三个年组举办首届作文大赛,时间定在礼拜三下午的两节自习。

  当作文题目写在黑板上时,我乐了。

  出题的老师不知道是那根弦短路了,居然以‘反思’为题。

  要说这次作文还真的感谢一人,就是被我们打的一班同学‘苏学杰’。我以苏学杰被打为主题思想,先从幼儿时代开始反思;没有经历过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我反思自己,因为没有上过山下过乡,没有接受过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导致我对农民兄弟的阶级感情不够。其中我举例;在农村串门的时候,我趁一个老大爷茅厕之际,往粪坑里扔了一个大麻雷子,结果导致老大爷掉进了粪坑,害的亲戚被人堵在家门口骂了三天。

  刚入学那会,正赶上打到四人帮,我反思自己,没有参加过批林批孔,导致我骨子里对阶级斗争认识不够。因受邻居的挑拨,我把左邻骂右居的话传了过去,结果被父母吊在了房梁上一顿的皮带炖肉,最主要的是养伤期间,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去世了,因此错过了给主席他老人家默哀的机会。我反思自己只会唱‘我爱北京天安门’,却不能感受他老人家才是我们的红太阳。

  二、三年级我反思自己,掏过鸟窝,堵过烟筒,就差上房揭瓦了,忽略了基础教育,直接导致今天的我没有能考入重点学校。

  四、五年纪我反思自己,挖过坑,埋过地雷(咱那时的地雷绝对是又臭又硬的那种),厕所后面砸过石头,曾经把一个女老师崩的呜呜直哭,我反思自己没有尊师重德,导致今天的我对老师感恩不够。

  初中时期,我反思青春的萌动,偷看别人搞对象,梦到过和女生手拉手,不过这只限于我的幻想,没有付出实际行动,但这些都不足以让我感到真正错误所在,真正需要反思的就是前一阶段,一时激愤打过自己的同学,我真的对不起小苏同学,都说同学友谊比天长比地久,可我正是因为从小忽略了阶级感情,导致今天的我,狠心出手对待一个自己的手足,我要感谢学校给我这个反思的机会,让我彻底的明白只有友谊才会地久天长。

  结尾我用了一首当时很流行的歌曲,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那时的祖国该有多么美,山也美,水也美,啊这一切都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我的作文一出,立刻引起语文组所有老师重视,虽写的直白,但也是环环扣题,本来已经被评定为一等奖,无奈身为语文组长的老涂,做了如下批语:该同学文章中多见诙谐之处,这是一种对文学极不负责任的态度。

  结果我得了个二等奖,奖品32K塑料包装的日记本,保留至今。

  我现在有些怀疑,是不是老涂当时在我文字中看出了些什么门道,知道今天的我能为他特书一笔呢?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5-31 22:51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1 14:58
加油,我天天来看更新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1 19:08
  周一,刚迈进教室,就见最后的一排围了一圈人,挤了进去,把我吓了一跳,剑锋烫头了。

  头顶蓬蓬松松的,前额的头发还探伸到了眉前,别说,配上剑锋俊朗的外形,活脱脱的一个少年队形象。

  “行啊,那烫的”,我摆弄了一下剑锋的头发。

  “别碰,小心别把我的头型弄乱了,怎么样,咱这头型正不,小上海发屋弄的”。

  “真不错,跟个爆米花似的”,旁边哄笑。

  “你们先别笑,我保证你们去过还想去”,剑锋得意道,“那小上海是姐俩开的,南方人,长的贼透”。

  也是剑锋平时吹牛习惯了,大家也没往心里去。中午吃过饭后,剑锋把我拉了出来,“城子,你这头型是不是该换换了,别老梳个四六,哥们请客,给你也烫个少年队”。

  “我操,请我不是别有目的吧?”,剑锋的心思,不说我也明白,他肯定是看上了发屋的姐俩,想拉着我做个引子。


  小上海发屋位于医大校区的西门对面。我俩来的时候,发屋内还有一个顾客正在洗头。


  “老大,来活了,我哥们要烫头”,剑锋冲着正在给顾客洗头的女孩招呼道,看来应该是姐姐。

  “侬那个先等一会下”,姐姐说话南方口音很重,但还能听的明白。

  “唔先把伊弄完,要不,先让唔妹帮烫下”。


  发屋不大,只有三张简易的椅子,妹妹把我让到靠近门口的椅子。

  “侬想怎么做下”,妹妹的声音很轻很柔,看来这南方的女孩和北方女孩真的区别很大。

  我指了指剑锋,“和他一样就行”。

  “袁城,李剑锋”,刚才洗头的顾客,边用毛巾搽头边叫着我俩的名字。

  “涂、、、涂老师,真巧啊,您也来这剪头啊”,我和剑锋哪会想到在这也能遇到老涂,临来时候的喜悦心情顿时凉到了脚底。

  “ 我这来洗下头发,你俩也别太晚了,剪完头就回去吧,别耽误了上课”,我楞了,老涂除了找我们家长办事的时候,还真的没见过他说话这么客气过?

  “姑娘,多少钱”。

  “不剪啦?那侬洗头就不要钱啦”,姐姐把老涂准备掏钱的手推了过去。

  “那怎么好意思”,老涂欲做掏钱的姿态。

  “涂老师,我们这剪完头一起算,您先走吧”,剑锋也帮着拦住老涂要拿钱的手,其实一个洗头最多也不超过一块钱,剑锋还是很会做人情的。

  老涂没在推辞,临走了又交代了两句。

  “侬还烫头吗?”,姐姐见老涂走了问道。

  “烫,连着把刚才那个洗头钱一起算上”,剑锋抢着说道。


  妹妹直接给我卷上了杠子,我连价钱都没有问,反正都是剑锋消费。

  “拿那个老师经常光顾阿拉这里”,妹妹一边卷着杠子说道。

  “你俩可要留意些,咱这个老师,很色的”,我笑着逗道。

  “侬说的太对了,侬的老师真的很色啊,阿拉这开业不到一个月,伊基本是天天来洗头,眼睛老是盯着喔姐姐身上看,还要姐姐拉给伊按摩”。不用问,老涂是看上姐姐了,又要使出当年对付貂婵的招数。

  姐姐笑着碰了妹妹一下,“侬别瞎说”,说完和一边的剑锋搭起话来。

  趁着上杠子的空闲,我仔细看看了这姐俩;姐姐年纪应该和大白梨差不多,不过看起来要成熟很多,个子大约在一六零到一六三之间,模样算不上很的漂亮,但很耐看,对开襟的小白花衬衫,一对蓓蕾用现在话来讲很是惹火,可能是先入为主,在我看来怎么也赶不上大白梨。

  妹妹年纪和我们仿佛,个子比姐姐还要稍高一些,身材却差了很多,可能是还没有发育起来的原因,不过长的不差,可以媲美当初班上的五朵金花。

  我用眼睛瞟了一下剑锋,撇了撇嘴,意思说,这两人没有他说的那么透,不过是比一般稍强而已。

  剑锋装作没有看到我的表情,咳嗽了一下,“老二,没没骗你吧,今天给你带来的可是我们学校最帅,最牛逼的”。

  “马相是很帅啊”,妹妹捂着小嘴笑道。

  “啥叫马相,你姐俩能不能说些普通话啊”,我有些一头雾水,马还能很帅?

  “这都是阿拉的上海话,阿拉,就是我们的意思,伊就是他,侬就是你,唔就是我,马相就是外表的意思”,姐姐在一旁一字一句的解释道。

  说话间,门外进来两人,看模样应该是旁边医大的学生,其中一个头上摸着发蜡的冲着姐姐说道,“小妹,能干洗不”。

  语气透着一丝的轻浮,让我打心里有些不舒服。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6-1 19:35 编辑]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80691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