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41354个阅读者,68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0 15:12
  生动有味儿,继续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0 21:55
谢谢大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1 16:58
  “呦,对不起啊”,张平湖把刘畅带了个趔趄。

  “没事,没事,谁都有没长眼的时候”,刘畅表现的明显比她几个成熟的很多,一句话就把几个暗骂了一番。

  “你..你”,雨馨几个也听出刘畅话里带刺,刚要张嘴还上两句,见我出来,甩身悻悻的走了。

  “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刘畅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直盯盯瞅着我。

  “竟说傻话,别人不行,你还不行吗”。

  “这几天,路上老有不三不四的人,拦堵我们同学,你晚上送我回家吧”。

  “几点”。

  “补完课大概七点半左右”。

  “我先回家打个招呼,晚上等你”。


  和家里打过招呼后,我又在腰里缠上一把连锁,早早的走了出来。

  路过市场,遇到正在卖山货的大力,“兄弟,干啥去啊”。

  “去接个同学”。

  “不会是女同学吧”。

  “不假,真的是女同学,她补课,放学晚点,最近道上老有些撩闲的,我这不放心”,我停了下来。

  “那你等俺一会,忙活完,俺陪你去”。

  帮大力忙活了一阵,出来时,大力在道边捡了两块半拉砖头,放到了胸前的书包里。

  “行啊,大力,看样你这也是个老手了”,我有些惊讶,看起来憨憨的大力,居然还是个打架的老手。

  “嘿嘿,在俺那噶的,还没人敢惹俺”,大力憨憨的笑道。

  本来我还有些担心,现在有大力陪着,心踏实了很多。


  看到刘畅的第一眼,大力的眼睛直了,口水流了下来,“兄弟,这,这就是你女朋友啊,比,比大戏里的穆桂英漂亮多了”。

  刘畅捂着小嘴乐道,“袁城,你这朋友也太逗了”。

  “俺说的是真,真的,长这么大,俺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样漂亮的女生,兄弟,俺佩服死你了,要是要俺娶到这样的老婆,俺就是死了也心甘”。

  “行了大力,你可别再捧她唠了,一会要飞天拉”。

  “俺说的是真的”,大力红着脸道。我赶紧上去把手捂在了大力的嘴上,“行了兄弟,打住吧”。

  “刘畅,我这个兄弟,你别看长的憨乎乎的,人老好了,不放心我一个人送你,非要来”,我连忙解释道。

  刘畅笑的很开心,她对大力还是蛮接受的。

  我骑车驮着刘畅,大力自己一辆,一路上大力讲着乡下的一些趣事,很是快乐。。。


  北二马路,说是马路,道路很窄,一侧是医大的院墙,两旁的街灯在夜色下透着无力的昏黄。猛然间打旁边一条胡同里匆匆跑出两个人来,两个人也没抬头,其中一个被我车撞了个正着,我把车刹了下来,刚想开口,这两人也没理会被撞,反倒是回身慌张的向胡同里看了看,然后低着头向前跑去。

  看两人慌张的神色,我第一感觉,这俩人肯定不是善类,再有,胡同里肯定有事发生,“大力你跟上这两个,千万别让他俩跑了,我进去看看”,说完我驮着刘畅进了胡同。

  不远的一颗大树后,地上半跪着一个女生,头发非常的凌乱,因胡同里的路灯很少,看不清身上的状况,走近前,这女生正耸着肩头抽噎,地上散乱的是书包和被撕裂的衣服。

  不用问,也明白是什么情况,“刘畅,你照顾一下,等她缓过些就去前面的八经报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1 17:02
  我在八纬路附近追上了大力,刚才从胡同跑走的两人,有一个倒在旁边的地上,估计是被大力给拍的,另一个拿着一把弹簧刀正在和大力比划着,大力的夹克上有着斑斑的血迹。

  “畜生,我操你们妈”,我大吼着,扔下自行车,从腰间取出连锁,劈头砸了过去。拿刀的那个向上搪的时候,大力装着砖头的书包也到了,一个满脸开花,拿刀那人,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我上去夺下弹簧刀,顺势一刀扎在了那人的手上,“大力,找找有什么东西能把他俩捆上,这两个畜生”,我根本没理会地上哀嚎的那人。

  旁边倒着的那个缓了过来,刚要爬起来,“**的,你还敢起来”,说完,我跟着一脚踢在了他的裆部。

  两个人的哀嚎引来几个路人上前询问。

  “操他两妈的,这两个畜生,流氓女学生”。


  “城,你过来一下”,刘畅也跟了上来。

  “报警了吗?”。

  “没有”,刘畅指了指身边的女生,“她不想报警”。

  “怎么回事,为啥啊”,我看看了刘畅,才注意到她身上只剩了件衬衫,我把夹克脱了下来递了过去。

  女生身上穿的是刘畅的外衣,头发也不再凌乱,“我,我,就当是我倒霉吧,我不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女孩哭道。

  “我操了”,我明白女生的想法,“其实报警也没啥,和警察好好说说,不把你的事情公开,你要不报警,这俩畜生指不定害的祸害多少人呢,你,你好好想吧”。

  “能吗?”,女生抹了一把眼泪。

  “小姑娘,警察会保护你的隐私,这两人真的不能放过啊”,旁边的路人答道。

  派出所里,女孩的家人来了,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搂着女生哭道,“孩子都是爸不好,爸应该去接你的”。

  做完笔录已经九点多了,女孩父亲再三的谢谢,我记得当时很幼稚,“叔,没啥,学雷锋做好事,我们应该的”。

  两天后,我被叫到了教导处,一进来,就见一张大红纸放在了主任的办公桌上。

  主任卡了卡眼镜,笑道,“你小子行啊,做好事还藏着,人家警察同志把感谢信送来了,咱们学校才知道”。

  我心道,要是我在学校得色,那女生怎么办。

  “主任,警察叔叔,这事还是别宣传了,咱得为那被害女生想想是不”。

  “这是一个宣传好人好事的机会,也好让同学们都来学习学习”,说着主任把大红的感谢信拿了起来。

  “主任,这事不是让大家来学的,你们领导怎么不想想,咱学生为啥能受欺负,要是宣传能解决这个问题,我啥也不说了”,我说的很坚决,主任没在坚持。

  在警察口中得知,两个强奸犯都是医大的在校学生,据两人交代,之所以强奸是受了当时一本禁书《少女之心》的影响,虽说一本黄书能影响到一个人的一生,但当年社会上多发的强奸案,更多反映的是一种社会的落后,社会对性的禁锢,加之学校对男女之间性的教育少之可怜,冲动好奇对性的渴望成了最大的祸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6-21 22:33  金钱  +15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6-21 22:33  魅力  +1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1 22:33
  好文提上来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2 12:55
兵临兄,好文章,我可是一天上来好几次查看你有没更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2 13:40
谢谢,每天基本保证一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2 20:13
  
  周末晚上发生的事情,我没有一丝因所谓的见义勇为而得意,相反更多的是心中愤恨和愧疚,如果我早到几分钟,这个女孩的清白可能就保住了。我没对任何人讲起,甚至连那个女生的姓名也没问过。

  中午,刘畅拿着饭盒来了。看到刘畅,坐在我前面吃饭的雨馨,把饭盒使劲的一扣,起身去了张平湖那。刘畅也没理会,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来,张嘴,慰劳一下咱的大英雄”,刘畅从饭盒里夹了一块排骨往我嘴里塞了过来。

  我被弄的满脸通红,连忙把排骨夹了下来。

  “什么大英雄,城子你啥时候成英雄拉”,一旁的剑锋用手肘拐了一下我。

  “你们还不知道啊,前天晚上,他...”,我没等刘畅把下面的话出来,连忙将手中那块排骨塞到了她的嘴里。

  “呜 ..呜 ”,刘畅一边嚼着排骨一边含糊道,“干嘛,不让人家说话”。

  我递了一个眼色过去,故意把声音拔高了一些“别听她瞎说,前天晚上路上有劫道的,我帮着给打跑了”。

  一听这话,四周聚过来的目光又都撤了回去。

  “就这啊,对城子来说,还不如我饭盒里的菜呢”,剑锋往嘴里塞着饭,也没再理会刘畅这个话头。

  “幸好,幸好你没说出来,吓死我了”送刘畅出来,我怕拍了拍胸口道。

  “咋啦”,刘畅眨着大眼睛。

  “早上我被叫到教导处,警察送了感谢信,主任要全校通报表扬,我没同意,这事要是宣扬出去,你想过对那个女生的影响没?”。


  “怪我,怪我,看我这嘴,差点就说漏了”,刘畅攥着我的胳膊,“你生气拉”。

  “没有,你也别多想”,我笑了笑。

  “那晚上你还送我吗”。

  “送,我可怕...”

  “怕啥?”,刘畅故意问道。

  “我怕...”,我伏在刘畅的耳边轻声道,“我可不想自己的老婆第一次给了别人”。

  “找打啊你”,一阵小粉拳擂了过来。。。

  送走刘畅,我没回教室,直接去了三楼的围棋活动室,因为加课,主任特意给我配了一把钥匙。


  “诶,诶,那小子站住”,刚上到三楼,身后追上来一人。

  我回过身,上来的是上次和高静一起的付彩婷,我白了一眼没加理会。

  “说你呢,下围棋的那小子,你没听见啊”,付彩婷跑到了我的前面。

  “你不会在家和你妈也叫‘诶’,和你爸也叫那小子吧”,我没有客气。

  “怎么说话呢,你也不是我爸”,付彩婷怒道。

  “你也知道生气啊,记着,以后和别人说话客气点,躲开别挡着我”,我上前把付彩婷拨到了一边。

  “你,你这人咋这样呢,我不是不知道你叫啥吗,看你上来,我在后面追的着急才这样叫的”,付彩婷像似受了很大的委屈,眼泪差点掉了下来。

  “好了好了,是我错了还不行吗”,我最见不得女孩的眼泪。

  “有事吗?”。

  “高静让我找你,一会你要有时间,她想和你下棋”。

  “正好,我要去活动室,你让她来吧”。


  这是我第一次注意眼前下棋的这个女孩;齐齐的刘海,眼睛不是很大,但睫毛很长,忽闪忽闪的很是灵动,鼻梁很高很翘,皮肤也很白,算是一个美人坯子。

  “不下棋,你一个劲瞅我干嘛”,高静拿棋子敲了敲桌子。

  “我再想,想万一把你赢哭了,会是什么样呢”。

  “谁哭还不一定呢”,高静哼道。

  女孩娇哼的模样很是撩人,我再想该不该放她一马,别让她输的太惨。论棋力,高静与我还是有一定的距离,上次若不是大意,她根本不会有任何机会。

  “有的人啊,我看就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嘴上厉害是没用的”,付彩婷在一旁溜着小话。

  “说的好,说的好,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让你看看咱马王爷到底是几只眼”,原先那点仁慈之心收了起来,我的棋开始锋利起来,能不让活的,我毫不留情。高静的棋面越来越难看,满盘都是在狼狈的奔逃做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6-23 13:54  金钱  +10   奖励
王大三   2011-6-23 13:54  魅力  +10   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3 13:55
  再提再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3 15:21
  看到高静越来越凝重的神情,我翘起了二郎腿,冲付彩婷笑道,“现在知道谁才是银样镴枪头吧,嘴上厉害那真的是没用”。

  “你,你这人,真是的”,付彩婷气哼哼道,“一点风度都没有”。

  “可拉倒吧,就你那小嘴,我可是领教了,我这要有风度,棋再输了,你不得埋汰死我”。

  “这盘我认输了,再来”,高静也没抬头,直接把棋子捡了起来。

  “你俩下午不上课了?还下”。

  “没事,下午自习”。

  “那,高静,你俩下吧,我回去了”,付彩婷走了,到在门口把门还带了上。

  活动室只剩下我和高静,高静的棋下的很慢,本不该思考的棋都要停留上一会。

  “那..那个咱能快些不,一会可真的要下不完了”,我感觉高静在故意放慢下棋的速度,又不知道什么原因。

  “你,你陪我多下一会不行吗”,高静说话很轻。

  我挠了挠头没有做声,屋子里一片寂静。



  “咋不说话了”,高静盯着我。

  “我很少和女生单独一起,不知道说啥好了”。

  “骗鬼吧,谁信啊”。

  要命了,高静撅起来的小嘴,厚厚的,让人有想咬上一口的冲动,我咽了一下唾沫,“我不骗鬼,你比那鬼可好看多了”。

  “这还行,老实交代,你这嘴骗过多少女孩了”,高静捂着小嘴笑了。

  “就骗了你一个”,我顺嘴出溜来一句,说完才注意到自己的口误,“不对,我啥时候骗人了,你咋拿话绕的我呢”,我急忙辩解道。

  “我可不听你解释,也许有人就爱听你骗她”。

  “你..我.我可...可..不会..会骗人”,我一紧张就磕巴的毛病又犯了。

  “我就喜欢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真好玩”,高静拄着下巴呆呆的笑道。

  “好玩,你当我是玩具啊,你在这样,我可要,要”。

  “你要怎样?难不成还要咬我?”,高静居然把撅起的小嘴凑了过来。

  “你以为我不敢啊”,说着我把头伸了过去,作势要咬的样子。


  “你俩,你俩在干什么呢!”,门被突然踹了开。


  我被吓了一跳,进来的是团委书记小赵。看到小赵气汹汹的样子,我明白他这是一直记恨着上次的事情,说话也没有客气。“干啥,你看不到?难不成我俩下棋还要和你老人家汇报汇报”。

  “你俩下棋,我在门外看了半天了,你俩这是下棋吗,我看就是在搞对象,走跟我到教导处去一趟”。

  “这门关着,你老怎么看着的,莫不是你老有偷窥的爱好?”,我歪着头斜楞这小赵。

  “老师,你把话说清楚,我俩光明正大的下棋,怎么就搞对象了”,高静站了起来,面色很冷。

  “我不和你俩在这说,走去教导处”,小赵卡么卡么小眼睛,故装声厉,但明显已见心虚。

  “好啊,我正要去教导处呢,不过,她不能去,我跟你去就行了”。

  教导处内,主任见到我就乐了,“正好,还想找你呢”,说着看到从门外进来的小赵,主任卡了一下眼镜,“赵老师,有事啊”。

  “这不,他和一个女生在活动室搞对象,被我抓到了”。

  “怎么回事,袁城”,主任瞅了瞅我。

  “我不说有些老师的思想有些问题,想公报私仇就明说,你哪个眼睛看我在搞对象,我在教同学下棋,怎么到在你赵老师口中就走了样,你这样想过别人的感受没,想过女同学的名声没有,这要出点什么事,你能负责的起吗”,我一连串的责问,小赵嘎巴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那个,赵老师,你先回去吧,我来了解一下”,主任也看出小赵的尴尬,给找了个台阶。

  “就这也配做老师”,看小赵出去,我扔了一句。

  “你小子说话也别太得理不饶人,对了,今天那个受害女生的家长来了,想要当面谢你”。

  “主任啊,你老可千万别,我这人属狗肉的上不了台面”。

  “臭小子,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我替你接受了人家的感谢”。

  “那没啥事,我回去了”。

  “嗯,对了,最近有老师反映,你和一个高三女同学走的很近,你小子可得给我注意点影响”。

  “知..道...啦....”,对主任,我没把他当做一个老师来看,更多像是自己的一个长辈,一个朋友。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6-23 16:36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4 08:50
  支持更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4 15:07
  从教导处出来,我没有想到高静会一直等在楼梯口。

  “没事吧”。

  “没事,那个小赵就是故意在找我茬”。

  “那我上去了,袁城”。

  “嗯,啊!你怎么知道我名字,我记得没和你说过啊”。

  高静蹬蹬向上跑了几步,回头嫣然笑道,“不告诉你”。

  我呆呆的看着消失在拐角的高静,脑子里还在回味刚才她转身说话的样子,娇羞的高静相比刘畅又是一种妩媚。

  ‘龌龊’,我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心中骂道,“袁城啊,袁城,你已经有了刘畅,怎么还能对其他女生有想法”。

  我一口气跑到了四楼,迎面和走过来的刘畅撞了个满怀,我把刘畅拉到了背角处。

  “刘畅,你不会离开我吧”,我紧攥着刘畅的双手。

  “你咋啦,突然跑来,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没什么,我就想听听,你说了我好放心”。

  “完了这孩子八成不是得啥病了吧”,刘畅撤出手放到我的额前,“也不发烧啊,这是咋地了”。

  “别气我,你才是孩子呢”,我把刘畅的手拿了下来放到胸前。“听,这里都是想你的声音”。

  四下没人,刘畅抬起头在我唇边亲了一下,“我听到了,晚上别忘了接我”。


  学校门口,一个魁梧的北方汉子在向里张望。

  “叔,你找啥呢”,我迎了上去。

  “好小子,总算等到你了,对了喊上你那个同学,上叔那儿”,他可能以为大力是我的同学。

  “叔,那个不是我同学,他是集贤市场卖山货的,我朋友”。

  “走,去找他,叔要是不谢谢你俩,叔这心老是觉得不得劲”。

  “叔,你这和我们客气个啥”。

  “别说了,你小子再这样,就是看不起叔”。


  见到我俩,大力很是意外,“你,你们这是”。

  “别,你,你的,叔要请我俩去他家吃饭”。

  “那等下,俺收拾收拾”。

  大力出来又到在小卖铺买了两包烟和两瓶酒,“叔,俺也不知道您喝不喝酒,头次串门,您别介意”。

  “你这孩子,叔请你俩,咋还客气上了”,叔口上说着,很高兴的收下了大力的酒,到底是北方汉子没有半点的做作。

  叔家在二经街市劳动局后身,我们到的时候,那女生正在家忙活着。

  “小媛,我把两个小兄弟请来了”。

  “对了,叔还不知道你俩叫啥呢,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程,在重型上班,你俩叫我程叔就行,我女儿,程丽媛,三十九中的,今年高三”。

  ‘程叔,我叫袁城,他叫荣大力”。

  “好,好,咱们开饭,也没做啥,都是小媛自己忙活的,那个晓城上学呢,酒我就不劝你了,大力得喝点”

  “嗯,程叔,你们就别忙乎了,你看我俩能帮点什么不”,我这还是头一次登别人的门吃饭,真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俩帮我喝酒就行”。

  大力和程叔很投脾气,席间两人的话也最多。让我有些没有想到的是,本以为受了屈辱的丽媛会神色萎靡,不想丽媛相当的平静,还不时的给我们夹菜。

  大力不知发了什么邪风,在席间论起了我们三个的年纪,丽媛早上学一年,比我大一岁,大力可能是晚上学或是留了级,比丽媛还要大上半岁。

  “俺有个想法”大力呷了一口杯中的白酒,“俺们几个结拜怎么样”。

  “大力你没搞错吧,丽媛是女孩,怎么结拜,你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多了”,大力的想法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有啥不行,丽媛做俺妹子,今后要有人欺负她,看俺揍不死那狗日的,还有,丽媛做了你姐,你能看着你姐被人欺负啊”。

  “好啊,好啊,我老程今天有了两个干儿子,干!”,程叔激动的一口干掉了整杯的白酒。

  “我也敬我的兄弟一杯”,丽媛把酒杯端了起来,眼含热泪,“你俩要是不嫌我,这就是我们的结识酒”,说完丽媛一口干下了手中混着泪水的酒。

  “我妈走的早,现在好了,我有伴了”,丽媛哭了。

  怪不得没有看到丽媛的妈妈,我的心一阵发酸,眼泪不自觉的掉了下来,大力也跟着抹了一把眼泪,一旁的程叔唏嘘不已。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6-24 22:19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4 20:42
  平淡的对话太多了点,小说的亮点就是要出故事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4 21:40

原帖由 王大三 于 2011-6-24 20:42 发表
  平淡的对话太多了点,小说的亮点就是要出故事啊。


哈哈,关于这女生,还真有其事,,对话我会注意,多谢大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5 15:33
  程叔和大力谈的很来,一瓶白酒见底了,程叔又启开了一瓶。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程叔可能是看到我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拍了我一下,“我说晓城,你这酒也不喝,老看这钟干啥”。

  大力一旁道,“叔,他去接女朋友”。

  “那赶快去吧,别耽误了,大力你留下接着喝”。



  见还有时间,我把自行车留给了大力,步行去了学校。


  傍晚的风还有些凉意,我蜷了蜷肩膀,加快了脚步。拐过青年大街,不远就是刘畅家的大院。

  从傍边的车道上传来一阵铃声,我抬眼看去,迎上的是一道曾经让我朝思暮想的目光。

  “袁城你..你怎么在这”,刘波先开口道。

  “刚从朋友那出来,真..真巧啊”,我还以微笑道。

  刘波跳下车来,“你不会是去我姐家了吧?”。

  “不,不是,她还没放学呢,我这就是去接她,对了你怎么也才放学”。

  “学校要搞艺术节,我们排练节目,回来晚点”。

   看着刘波,我的心又有了以往那种一见到她的悸动,“你还好吧”,我脱口说道。

  “还行”。

  “还跟那个男生?”。

  “我真的没有男朋友,你看到真的是个误会”,刘波急道。

  “其实我那天是去..”,我忍不住想说其实我那天是去找你。

  “去什么”,刘波盯盯的注视着我。

  我不敢去正视刘波的眼睛,那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我梦中的眼睛,我怕这眼睛会让我再次的迷惘。


  “没,没什么,我是去买,买烤地瓜”,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说道。

  “真的吗,我还以为你是来看我”,刘波眼中似乎含着眼泪,幽幽道,“其实第一次来我们学校,我是在上课前才知道的,别人告诉我,说我同学在门口,我就猜到是你。可等我出去时候,你已经走远了,也许你是真的去买烤地瓜”。

  “我...我”,看着刘波含怨的模样,我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你,你什么啊,我以为你是来看我,我生气你为什么不多等一会,第二天,同学告诉我你又来了,在那买烤地瓜,难道那地瓜真的就那么好吃,正好我同学约我出去,我是故意让他挎了我的胳膊,我想看看你会怎么样,看着你低头走了,我想喊住你,可碍着人多,我想过和你解释...,不想放学看到你和我姐在一起,我心像被刀割似的”,说着刘波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刘波的话像是一把尖刀刻着我的心,我没想到,原来在她的心中也会有我,上天弄人。

  “其实那天我来就是想告诉你,有个女孩老出现在我的梦里,直到我再遇到她,我想和她说,我喜欢她”,我第一次敢直视着刘波的眼神,说话也不再结巴。

  “看你,看你,说的这么文绉绉的,不是琼瑶看多了吧,现在这些都已经过去了,你可千万别让我姐知道,好好对她,我把心里话讲出来,现在好受多了”,刘波说说又笑了,“都怪你,惹的人家又哭又笑的”。

  我到在学校,刘畅推着车子迎了上来,“等久了吧,对不起,对不起”。

  接过自行车,刘畅很自觉的把脸贴在了我后背,手搂着我的腰,“你说,要是我上大学去了外地,你会想我吗”。

  “你想去外地?”。

  “我是说万一我要考到了外地,你会想我吗”。

  “你要是真的去了外地,就不怕我被人拐跑了啊”。

  “敢,你是我私有财产”,刘畅在我后背咬了一口。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6-25 21:44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6-25 15:52  金钱  +10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6-25 15:52  魅力  +1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5 15:53
  拜读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5 22:2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6-25 22:26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6 17:27
  

  我腾出一只手来,握着刘畅搂过来的小手,柔柔的滑滑的,我忍不住低下头,把刘畅的小手放在了唇边。

  “好好骑车,别溜号”,刘畅刚要把手撤了回来,就听‘咣当’,‘哎呦’一声,咣当的是自行车摔倒的声音,哎呦的是刘畅的叫声。

  我没留意到前面的一个路坑,刘畅提醒已经来不及了。

  “快扶我起来,你要摔死我啊”。

  我连忙爬了起来,刘畅在那正揉着屁股,看来是摔的不轻,我把刘畅拉在了怀里,手放到了她的屁股上,揉了两下。

  “轻点,疼”。

  “还说呢,你要不说话,能摔吗,让我看看屁股开花没”,我把手又向下揉了揉,酥酥的似一阵电流传来,刘畅突然紧绷了起来。

  “哎,你那弄的像块铁似的,我还怎么给你揉”。

  “真怪啊,刚才还软软的,这会硬的像块铁,刘畅,你练过功夫啊”,我低下头瞅了瞅怀里的刘畅,在路灯的映衬下,刘畅的脸带着脖子都红了。

  说实话,当时我真的不知道屁股是女孩的敏感地带,我傻傻的问道,“不会是脖子也摔坏了,咱去医院吧”。

  “你脖子才摔了呢”。

  “那你怎么还脸红脖子粗的”。

  “还问,还不是你弄的,你要不往下摸人家,会这样吗”,刘畅用小拳擂了我一下。

  “怪了,小时候过家家,我经常做大夫,咱部队大院的女孩,没少让我给屁股打针,咋没见谁像你这样呢”。

  “流氓,色狼,还说呢,你今后要是在给谁打针,我准先把你屁股给打烂了”。

  “哎呦,说就说呗,你拧我干啥”。。。

  好在车子摔的不是太狠,到在刘畅家的大院,天已经大黑,大院里没有园灯,照明靠的都是一些人家窗户透过来的灯光,进了楼栋,有些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刘畅在书包里拿出小手电,回身晃了晃我,“回去吧”说完转身向上走去。

  我紧跟了两步,上去把刘畅刘畅揽了过来,“给我两分钟”,没等刘畅说话,我把嘴压了过去。


  到在家,我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衣服也没有脱就倒在了床上,我添了添嘴唇,上面还留着刘畅唇上的味道,很甜。

  想着刚才和刘畅的亲吻,本来很甜的心里不知怎么忽又泛起了一丝酸楚,眼前是刘波含怨的眼神,“我只是气你,为什么不在多等我一会”,刘波的声音像针一般刺了过来,我把头扎在了枕头里。

  有两个声音同时在我耳边响起,“袁城,你是要刘波,还是要刘畅,要真实,还是要梦幻”。挣扎了一会,我对自己说,刘畅是真实的,我喜欢刘畅,刘波是我梦想的对象,我情愿她一辈子出现在我的梦境当中。

  “二子,吃饭没”,老妈在门口问道。

  “吃了”。

  “二子,你最近咋老早出晚归的,学校补课啊”,老妈端了碗面条走了进来。我躺在床上也没爱动弹。

  “没有,送同学回家,她补课”。

  “哦,女的?”。

  “嗯,啊,妈你这套我话呢,是女同学,最近路上不太平,我就是送一下,没啥”,我赶紧解释道。

  “是没啥,处朋友,妈到不反对,那天你把这女孩带家来,让妈看看”。

  “妈,这是你说的?”,我跳了起来,前后左右的打量着老妈。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6-26 19:16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7 19:32
  自打哥上大学走后,家里对我管的也比较松,大多事情都顺着我。没想这回老妈在交女朋友方面还能接受,无形中给了我很大的动力。


  晨起的阳光透过街道两旁的树梢照在脸上,感觉很清爽。我嘴里嚼着临出门在桌上拿的油条,不时的微眯起眼睛去瞄那树梢外的阳光,脚步也显得格外的轻松。


  ‘铃铃’,身后传来两声车铃声,我没有理会。

  车在我身边发着刺耳的刹车声停了下来,我下意思的朝马路牙子跳了上去。

  “袁城,早啊”,说话的是张平湖。

  “你有毛病吧,大清早的你整这动静,要吓死谁啊”,我没好气道。

  “你才有病呢,一个大男的,胆咋那么小呢”。

  “你家谁胆子再大也扛不住你这突然袭击啊”。

  “哼,好心没好报,还想捎上你一段呢,看你这个德性”,张平湖一扭头登上车走了。

  刚过体育场,前面,两个高年级模样的学生拦在了张平湖的车前,两人长的很有特点,胖的特胖,瘦的那个和麻杆似的。胖的那个拽着张平湖的车把,张平湖使劲向后拽了两下,也没有甩开胖子拽着车把的手。

  “你们想干什么”。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丫头惊慌的样子,心里有点幸灾乐祸。

  “怎么样,你把人撞了,就想这样走啊”,胖子一脸的痞子相。

  “也没啥,撞了人赔钱”,旁边的麻杆凑道。

  敢情张平湖遇到的是两个无赖,我在道边拾起一块砖头备到了身后。

  “你俩想要赔多少”,我走了上去。

  张平湖像是见到了救星,连忙靠了过来,“他俩是故意找茬,我根本就没有撞到他俩”。

  “小逼崽子,你哪的”,胖子放下张平湖的车把,反手就是一拳,我没有提防,胖子的拳打在了我的嘴角,我舔了舔嘴角,‘啪 ’一口带着血丝的唾液吐到了胖子的脸上,我身后拿着的砖头砸在了胖子的头上,血顺着胖子的脸颊流了下来,旁边的麻杆吓的愣在了当场。

  “说,你想要多少”。我没有理会麻杆,一把薅住胖子的头发。

  “哥们,误会,我们是开玩的”,麻杆颤声道。

  我用手指抿了一下嘴角残留的血迹,“谁他妈是你哥们,还有你”,我使劲拽了一下胖子的头发,“你手挺狠啊,那个学校的”。

  “三十八的”。

  “哪个学校?”我以为自己没有听清。

  “三十八,高二的”,胖子重复道。

  “妈的,别告诉我,你俩是新来的”。

  “我俩真的是刚借读过来的,我以前是一三四的”。

  “一三四,王星炎认识不?”,我想起炎子毕业后去的就是一三四。

  “认识,认识”,还没等胖子开口,旁边麻杆连忙接道,“炎子还帮我们打过架呢”。

  我松开了胖子,“今天这事就算了,炎子是我朋友,还有,你要不服就来找我,我也是三十八的,高一三班袁城”。

  “操,你就是袁城啊,我来的时候,炎子他说,到了三十八,要是有事就找你,妈的,看这事整的”。

  “不打不相识”,我摸了摸胖子受伤的头。

  胖子苦笑道,“赔大了,哥们一个电炮换来一砖头”。

  胖子和麻杆走了,估计是找地方包扎去了。

  “袁城,谢谢你啊”,张平湖拉着我的胳膊小声道。

  “你没吃饭吗,说什么我听不见”,我故意气道。

  “我..说...谢..谢...你”,张平湖对着我耳边一字一顿的喊道。

  我揉了揉耳朵,“你是吃菠菜了,还是喝酱油了,这么大声干啥”。

  “你才吃菠菜和酱油了,你才是是大力水手呢”,张平湖又恢复到平时泼辣的模样。

  “算了,不说了,我这着急呢”,我拔腿要跑。

  “着急还不上车”。

  我左右看了看,道上的行人不多,我犹豫了一下,跨了上去。


  到在北二马路,我跳了下来。

  “你屁股长刺了,下来干什么”。张平湖把车也停了下来。

  “我是屁股长刺,你可是嘴上长刺了”,一边说着,我撒腿朝刘畅家方向跑去。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6-28 08:32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6-27 21:36  金钱  +15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6-27 21:36  魅力  +1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7 21:36
  写的好啊!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1244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