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41375个阅读者,68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8 12:58
写得不错。可能跟楼主年纪差不多,想起了我的中学时光,那些女同学们,有几个我们一直保持联系。当时我们班可没有这么严重的早恋现象。我初二就看了手抄本,哈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8 13:52
  
  刘畅今天穿的是一件白底蓝色碎花连衣裙,头上卡着一个白色发夹,在阳光的映衬下整个人显得清尘脱俗,唯脸色有些苍白。

  见到我,刘畅推着车紧走了两步,“咋了,这分开不到十个小时,不会是想我了吧”。

  “不是我想你了,是我老妈想要见你”,接过车,我扶着刘畅坐了上去。

  “你妈咋想见我?要不等高考完吧,我这一点准备都没呢”。

  “准备啥,这么漂亮的儿媳妇,上哪找去啊”。

  “你就贫吧,我看你身边的女孩都挺漂亮的,我可不许你和她们也贫”,刘畅在我身上掐了一把。

  “你不是冬天生的吧”。

  刘畅显然没有明白我话的意思,“咦,你怎么知道的,我是十二月末的”。

  “我说的呢,你怎么老喜欢动(冻)手动(冻)脚的”,我大笑道。

  “去你的,你敢说我”,说着刘畅的小魔爪伸了过来,我连忙回头求饶。

  “刘畅,你鼻子”我惊呼道,一丝鲜血顺着刘畅的鼻子流了下来。

  刘畅摸了一下,从包里拿出手绢擦了擦,“没事,最近老流鼻血,我妈说可能是学习累的,出点大寒”。

  “你啊,别学的太晚,把自己搞的很累,你不心疼,我心疼”,我摸了摸刘畅的小脸。

  刘畅把脸贴了过来,“我喜欢听,我喜欢听,有你这话我知足了”。

  “礼拜天看看能出来不,让我妈看看他的儿媳妇”。

  “好”,刘畅的手紧紧的搂了过来。

  中午,胖子和麻杆来了,胖子头上缠上了纱布,前面吃饭的张平湖转过来瞅了瞅我,脸色很紧张,我起身走了出去。

  胖子见我过来,满脸堆笑,“哥们吃没”。

  “你没见我正吃呢,头怎么样,药费我给你”。

  “没事,破了个口子,包吧包吧就好了,走啊一起出去吃点”。

  剑锋也走了过来,上下的打量着两人,“城子,有事?”。

  “没事,没事,我俩找他出去吃点饭”,麻杆忙道。

  张平湖见这边事态平和,也跟了上来,在身后拽了拽我的衣角。

  胖子见到张平湖讪笑道,“小妹,不好意思啊,早上的事,哥给你赔礼啦”。

  “哼,算你明白,要不你头上还得再来一下”。

  张平湖冲我眨了下眼睛,笑道,“是不袁城”。

  “是你个头,对了人家要请你吃饭赔罪,你去不”。

  “我听你的,宰他一顿也不错”。

  我皱着眉看看了张平湖,“你啥时候这么听话呢,去也行,把晁博带着”。

  “你别说到我,就带上他,我是我,他是他,再有,他放学就走了,谁知道死哪去了”。

  “最毒妇人心”,剑锋一旁逗笑道。

  我们几个出去的时候,我回身捎了一眼,雨馨睁大个眼睛正望着张平湖,她可能没有想到昔日的同盟现在怎么就投靠了别的阵营。

  道上,又遇到了高静,没想到胖子、麻杆和高静还是一个班的。

  高静看我的眼神很是疑惑,把我叫到了一边,“你怎么和他俩走到一起了,他俩在班上可是坏透了”。

  我最烦的就是装清高的人,“坏透了?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在班上也是老师眼中最坏的学生”。

  “你不一样”,高静看出我面色不对,想要解释,我摆了摆手,没在理会高静。

  胖子和麻杆看我的眼神,羡慕中带着崇拜,“哥们,行啊,那可是咱班最冷最美的女生,你居然都能认识”。

  “快拉倒吧,我最瞧不上就是装冷,装清高的”。

  张平湖在一旁咳嗽了两声,我马上意识到话说的有些过分,连忙解释道,“你不一样,你冷,你美,你不装清高”。

  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张平湖像发了疯的母老虎一般朝我捶了过来。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6-28 19:05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6-28 21:28  金钱  +10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6-28 21:28  魅力  +1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8 19:07

原帖由 cy_suy 于 2011-6-28 12:58 发表
写得不错。可能跟楼主年纪差不多,想起了我的中学时光,那些女同学们,有几个我们一直保持联系。当时我们班可没有这么严重的早恋现象。我初二就看了手抄本,哈哈。

呵呵你这也算早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29 23:12
  我本想随便找一家街边的小吃,可胖子却把我们拉到了南市的‘鹿鸣春’,说起的‘鹿鸣春’在省城可以说是无人不晓,百年老年金字招牌,据说门上的牌匾还是道光皇帝御笔亲书。

  一进来,胖子便让服务员去找经理过来,看着富丽堂皇的大厅,我有些发蒙,“胖子,这一顿饭得多钱,要不咱换个地儿”。

  “没事,你们就可劲造吧,咱胖哥有钱”,麻杆溜道。

  “别听他放屁”,胖子踢了他一脚,转过嘿嘿笑道,“我爸是饮服公司的经理,这家饭店归我爸管,我吃饭能挂账”。

  经理来了,还没到近前眼睛就乐成了一条缝,不过笑容里透着虚伪。

  “方遒来了,走跟叔到里间”。

  经理说的里间是个小型的宴会厅,装修的古香古色,我还是第一次来这样高档的饭店,坐在那有些惴惴不安。

  “方遒,你们想吃啥,随便点”,经理让服务员给上了一壶茶。

  “叔,你看着给上点特色,今天来的是我好哥们”。

  品着服务员端来的铁观音,我想起刚才经理叫胖子的名字,“胖子,你叫方遒,是不是主席诗词中‘挥斥方遒’的那个方遒”。

  “我姓赵,赵方遒,我爸以前当兵的,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

  “真是好名字”。

  “我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建国,大气吧,建设国家社会主义”,麻杆把胸脯挺了挺。

  “你就别得瑟了,建国,你说你爸给你起的这名字,信不,我要冲大马路喊建国的名字,估计回应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菜上来了,名字听着都像是一些成语,我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土豹子进城----看啥都新鲜。

  整个一下午,张平湖居然没有着急回去上课,而是一直陪着。

  八九年,我大学辍学后,在市场摆摊遇到了麻杆建国,他在街道上班,又给我介绍去找了胖子方遒,方遒当时在区工商局工作,我有些不解,一对小混混都进了政府部门,而我却沦落到街头摆摊,不过好在这哥俩对我非常的义气。


  放学后见到刘畅,她面色看上去比早上还要苍白,摸了摸她的头,有些发烧。

  “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回去吃点药就好了,今天我不想补课了,浑身一点劲都没有,你送我回家吧”,刘畅说话很是无力。

  第二天,我一早就来到了刘畅家大院,等到七点来钟,刘波出来了,“正好,袁城,你帮我姐到学校请个假吧”

  “怎么了?”我心一下沉了起来。

  “昨天半夜,我姐发高烧,到在医大就被留下观察了,婶刚才来说让我去帮着请个假”。

  “被医院观察了?莫不是刘畅的病很严重”,我越想心越是发沉,请过假后,我没有上课直接跑去了医大。

  我也没问刘畅在那个病房,前楼后楼,楼上楼下的跑了大半个时辰,最后在后楼的一个观察室看到了刘畅。

  病房内就一张床位,刘畅半靠在病床上,一只手打着滴流,另一只手拿着本书,旁边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眉眼间和刘畅很像,不用说这是刘畅的爸爸。

  我靠在门窗看了一会,正在犹豫是否进去。刘畅像是心有灵犀,放下书抬眼朝我看来,眼里满是喜悦。

  刘畅的父亲看到女儿的变化,也侧身看了过来,我推门走了进去。

  “爸,这是我同学”,刘畅先介绍道。

  “叔,你好,听说刘畅病了,我代表同学们来看看”,我说的很自然,刘畅的爸爸没有怀疑什么。

  见刘畅爸爸走远,我近前摸着刘畅的脸,低下头亲了亲刘畅发干的嘴唇。

  “你咋来了”。

  “早上去你家碰上刘波,假我给你请好了”

  “越到这节骨眼,我还越来病了,唉”,刘畅叹了口气。

  “没事,就当是休息了,别想太多,好好养病,我妈还等着看儿媳妇呢”。

  刘畅笑了,眼睛里含着泪花。

  “看你把人家弄得,眼泪都出来了”,刘畅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滴。

  “都多大了还哭鼻子,不哭,放学我还来,我会一直陪着你,陪你好起来”,看着刘畅的眼泪,我鼻子也有些发酸。

  刘畅的病情时好时坏,不时的伴有些低烧。一个礼拜后,大夫建议去北京做下全面的检查,我知道后,心里像是在打鼓,因为当时电视上正在上演《血疑》,一种不详的预感笼在了我的心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6-30 11:13  金钱  +10   奖励
王大三   2011-6-30 11:13  魅力  +10   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6-30 11:13
  拜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 06:19
因旅游,这两天更新有缓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 16:49
快点更新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 10:27
  
  六月中,刘畅回来了,面色看上去比之前好了很多。

  还没等开口,她的眼泪先落了下来,“你瘦了,眼睛都有些凹了”。

  我捏了刘畅的鼻子一下,“人家都说我瘦了比以前更精神,倒是你,都多大了,还哭鼻子”。

  刘畅听了,扑进我的怀里反而哭的更厉害。

  “敢情,你这不是哭,是在拿我的前襟当作手绢了”,我轻轻的刮了一下刘畅的鼻子。

  “都是你惹得人家”,刘畅抬头娇怨的模样甚似动人。

  “还说呢,你走这两个礼拜,我的心就这样一直的揪了两个礼拜”,我边亲着刘畅脸上的泪痕边轻声说道。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第一次你亲我的时候,我就在你的心里系了一个同心结,你的心动我能听得见”,刘畅把脸紧贴在我的胸前。

  “对了,检查有结果了吗?”。
  “嗯,说是什么急发性贫血,在北京输了两回血,情况好多了,大夫说这病,还得多养,这不我就回来了”,刘畅说的很轻松,我忽又想起血疑中的幸子也是靠输血维持病情,心情一下又变得沉重起来。


  中午,张平湖主动帮我把饭盒捎了回来,想着刘畅,我胡乱的扒拉了两口,便把饭盒扣了起来。

  “怎么了,最近老感觉你闷闷的,像有啥心事?”,张平湖回身问道,“要是不喜欢吃你自己的,我这有排骨”,说着把饭盒直接递了过来。

  自打上次胖子方遒事件后,张平湖对我的态度像似换了一个人。

  “我真的不吃了”,我把饭盒推了回去。

  “以前,我看高三那女生老给你带排骨,今是咋了?”。

  我刚想解释,门外胖子方遒和建国来了,两人看到我,连忙招手示意让我过去。

  “怎么了”。

  “那个高静和你关系怎么样?”,方遒看了看我。

  “就是一般下棋的关系,怎么了?”。

  “一般关系那就算了,刚才有几个校外的混子把高静堵在了校门口”。

  我虽说看不上高静故装清高的样子,但更不想她被人欺负,我喊过剑锋和晁博。校门口,高静的对面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身材很高,比高静高出一头,眉眼很是英俊,在他身后围着几个混混模样的人

  见到我们过来,那男的抬头撇了一眼,也没有理会,继续和高静说着什么。

  高静回身看到我们几个显得很意外,“你们这是?”。

  “刚才看到有人拦你,是我喊的袁城”,方遒抢着回道。

  “小静,你这帮同学行啊,看起来挺仗义的”,男的笑了笑。

  “袁城,谢谢你们啊,没事,这是我哥”,方静指了指那男的。

  “我是高超,砂山的”,说着这个叫高超的男人把手伸了出来。

  “高超?你是砂山的超哥?”,看着眼前这个俊气的男人,要不是他身后的几个混混,我怎么也想不到这就是砂山地区的老大。

  “大家都这么叫我,看样子,你小子还挺仗义的,以后有什么事,大可来找我”,高超笑的很爽朗。

  “我能有什么事情找你?”,我心道。可没过多久发生的事情,让我不得不去求到超哥。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2 10:50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3 07:12
  
  周末特意绕道市场去看看大力,老远见大力的摊前围了一群人。走近才注意到大力的摊子被人砸了,干果山货散落了一地。

  大力被几个人架着胳膊,在他身前站着一人,个子不高,头发是当时最有混混特点的勒子头,嘴里正咋呼着,“马戈壁的,拿你点东西是爷我瞧的起你,你他妈也不打听打听,在这集贤市场谁是老大”。

  我转到大力身后看清此人,心不由一颤,“怎么是他?”,梳着勒子头的正是三年前严打被抓起来的大哑巴孩。

  “他怎么被放了出来,看来今后这集贤市场的业户又没有好日子过了”,我心道。

  大力怒瞪着双眼没有言语,我咬了咬牙走了上去,“大哥,有什么话都好说,先把人放了吧”。

  “你他妈谁呀,哪轮到你在这说话”。

  “我他朋友”。

  “马戈壁的,你他妈找踢是不”,大哑巴孩说着抬腿就是一脚,我没防备被踹个正着。

  旁边架着大力的有一个是之前跟着天宏混的,估计是认识我,“大哥,他是宏哥的同学”。

  “马戈壁的,那个宏哥”。

  “就是跟着你弟弟一起的天宏哥”。

  显然大哑巴因为这几年在里面,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加上天宏在他出来前就去广州,所以对天宏陌生也不为奇。

  “你他妈冲俺来,打他算不得啥”,大力吼道。

  “行,有种,我看是你嘴硬还是我手硬”,说着大哑巴孩左右两个嘴巴,血顺着大力的嘴角流了下来。

  “我把话撂这,你他妈的出一天,我砸你一天”,说完,大哑巴孩带着手下走了。

  我蹲下来帮着大力拣拾散落在地上的山货,“大力这人咱惹不起,实在不行就换个地吧”。

  “俺就不信邪了,俺倒要看看他能把俺咋滴,这天下还没他娘个王法了不成”,大力上来了倔劲。

  “要不这样吧,你明天先别出,我去找找人”,我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勇哥,而是刚结识不久的高超,超哥。

  第二天,我去了砂山,高超在砂山开了一家台球社和一家录像厅。我先去了台球社,刚巧在门口遇到了高静,见到我高静很是惊喜,“咦,你来打球?”。

  “不是,我来找你哥帮忙”我也没隐瞒。

  “找我哥无外乎就是帮忙打架,不过别人不行,你例外,但是有个前提,你得打球赢了我才行”。

  我心里暗笑,高静这是下棋不行,想在台球上找回面子。

  说道台球,我和晁博、剑锋几个,在休息时候没有少打,球技说不上高,但也不差。和高静动杆之前,我还在想要不要放水给高静,等到开杆,我才发觉自己的想法太幼稚了,还没等我摸到球,高静一杆全亮。

  看着高静,我的嘴半天没有合上,“这是人吗?简直神了”。要知道,在当时国内还没有专业的台球选手,像高静这样一杆全亮的选手别说是女的,就是在男人中也是凤毛麟角。

  “不行,不行,你那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再来”,我忘了此行的目的,完全被高静的球技吸引住了。

  十比零,不到半个小时,我又被剃了个十比零。“不打了,不打了,我就纳闷了,你这球是怎么练的”,我是彻底的心服口服。

  “这你就服了?你要是遇到我哥就知道什么才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看我把正事都忘了,快带我找你哥吧”,高静说到她哥提醒了我。

“他在录像厅呢,我带你去吧”。

高超的录像厅在砂山电影院下面,我们来的时候,高超正和几人打着麻将,口中还不住的吆喝,见到我和高静,“妹子来了,呦,小子也来了,等我一会啊,我这把要胡大牌了”,说完高超示意底下人拿来汽水招呼我。

高静上前把麻将牌呼啦到一旁,“你什么意思,一个破麻将比我朋友还重要?”,高静怒声质问道。

“哪有,我这把大四喜上听了,百年不遇啊”,高超满脸赔笑,看样子很怕这个妹妹。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3 08:45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3 15:21  金钱  +10   奖励
王大三   2011-7-3 15:21  魅力  +10   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3 15:22
  笔耕不辍,示以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4 13:18
  
  “对了,来找我什么事”,高超转向我问道。

  “我一个朋友在集贤市场摆摊,被人砸了”。

  “谁砸的”。

  “大哑巴孩”。

  高超听到大哑巴孩,眉头皱了皱,回身看了看一同打麻将的几个人,“他什么时候出来的”。

  “不到一个礼拜,听说哑巴孩回来就开始召集人手,现在身边有几十号子,能打的不多,大都是二中和一二四的学生”一个肩头上刺着下山虎的人回道。

  高超点着一根烟沉响了半天,“六子,你去一趟,就说我请他吃饭”。

  刺着下山虎的六子嗯了一声,“什么时候去?”。

  “现在,饭店就定在砂山大冷面”。

  六子出去了,我看了看高超,“那我先避一下?”。

  “不用,你跟着我,小静,你先回去吧,这场合你不适合”。

  “那袁城就交给你了”。

  临走时高静让我完事后去找她。


  沙山大冷面,哑巴孩来了,随行的是他弟弟小哑巴还有两个手下,其中一个是我二中的同学阎伟。我和阎伟虽说是同学,不过就在一起呆过半年,不是很熟,我俩相互打过招呼各自落座。

  大哑巴孩见到我,脸色有些阴沉,估计是猜出了此行的目的。

  “建党,我给你们介绍一下”,高超握了握大哑巴孩的手。

  “这是我妹夫,袁城”。

  ‘妹夫,我啥时成了高超的妹夫’,我心想许是高超想把我和他的关系拉的近一些。

  高超又冲我介绍到大哑巴孩,“这是建党,王建党,他弟弟王建伟”。

  “党哥,伟哥”。

  大哑巴孩冲我点了点头,对高超道,“超,八三年大会战,你帮过我,你的面子我得给,我也不难为你妹夫和他朋友,只要以后会来点事,我不会去为他们”。

  “还不谢谢你党哥”,高超冲我使了个眼色。

  “党哥,我敬你一杯”,我拿着啤酒给大哑巴满上了一杯,“先干为敬”。

  我干了一杯,大哑巴孩只是象征性的抿了一口,“告诉你朋友,不多,每个月给我一百,我保他平安无事”。

  六子腾的站了起来,刚要说话被高超压了下去,“建党,你刚出来,这桌酒当做是给你接风,其他的以后再说”。

  酒没喝多久就散了,我们直接去了高静在的台球社。

  “妈逼的,给他脸了,超哥”,六子骂道。

  “他是穷疯了,到处咬,咱能和疯狗一般见识吗,不过袁城你放心,这面子我一定给你找回来,我高超就是这样的人,你给我面子,我当你是朋友,你撅我面子,那就对不起了”。

  “超哥,不是我怕事,一是现在我在上学,二是我朋友摆摊禁不起他折腾”。

  “我知道,这事不会把你俩牵扯进来,我要动他有的是机会”。

  “六子,你去下长白,把疯子他们找来,让他们带上喷子”。

  长白疯子,我在勇哥那听过,一个打架不要命的主。头些年,和太原街的二铁对上过,疯子一把杀猪刀追了二铁五条街,疯子的名也是在那时打响的。


  疯子来了,身边带着十几个弟兄。

  “集贤大哑巴知道吧,我只要你废了他一条腿”,高超话说的很冷。

  我不知道高超和疯子之间是怎么样的关系,看疯子对高超很是服从。

  第二天放学回到市场,大力拽着我,“听说没,昨天晚上,那个大哑巴孩被人用火药枪把腿给打残了”。

  “真他妈的狠,说废就废,大力这些天你也小心点,别让他们知道这事和我们有关”。

  “这事你做的?,操,有种,俺他妈也想干了他,然后回家”。

  “不是我,一个朋友帮的忙,咱千万别显露出来,起码现在不能”,我嘱咐道。

  大哑巴孩被废了一条腿,很快在整个集贤地区传开了,什么样的传言都有,不过此事之后,大哑巴孩像似突然销声匿迹,几年后,大哑巴孩再次出现在市场,不过,当时天宏已经成了气候。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4 23:00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4 16:42  金钱  +10   好帖
王大三   2011-7-4 16:42  魅力  +10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4 16:43
  故事发展分叉很多,要是能始终压住主要的故事和人物会更好一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4 16:51

原帖由 王大三 于 2011-7-4 16:43 发表
  故事发展分叉很多,要是能始终压住主要的故事和人物会更好一些!


说的好,写这段也是想之后和高静之间的故事有个开端。哈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5 22:02
  临出来时,大力给我揣了一包核桃,说是山里新下来的。都说核桃补脑,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刘畅。

  高考进入倒计时,刘畅晚间的补课延时到了九点。从学校出来,刘畅走的很慢,额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我轻轻的拭了拭,刘畅很乖巧的靠了过来,“天天让你这么晚来接我,累吗?”。

  “累,都累死我”,我故意逗道。

  “那你别来了”,刘畅撅着小嘴。

  “不来不行啊,我要不来能看到这漂亮的小嘴吗”。

  “臭贫”,刘畅笑了,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红晕。

  “大力给拿了一包核桃,说是补脑,没事吃一个,活到九十九”,我从书包里拿出核桃,“等你考完试,我带你去个没人的地方,白天看天上的流云,夜晚陪你数数天上的星星”。

  “最好在有山有水,我喜欢吹着山风,听着流水的声音”。

  看着娇弱的刘畅,我的心一阵阵的发疼,“我一定要你做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孩”,我在心底呼喊道。


  七月初,也就是在高考的前两天,刘畅又住院了,眼前的她仿佛在一夜间瘦了很多,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以前那双灵动的大眼睛,深陷了进去,显得空洞无神。

  我的心抽动了几下,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一旁刘畅的父母见我落泪,也禁不住的把头扭到一旁,抽噎起来。

  “你们都是咋了,好好的哭什么”,刘畅说话无力,但声音很平。

  “妈,爸,这是我同学袁城,我最好的同学”。

  “叔,阿姨”,我抹了一把眼泪和刘畅爸妈打过招呼,两人点了点头,没有做声。

  “妈,爸,要不你们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晚点再来”。

  刘畅妈看了看刘畅,又看了看我,“也好,我和你爸先回去做点吃的,你喜欢吃啥,妈一会给你带来”,刘畅妈说着眼圈又红了。

  “妈,你俩走吧,我和他有些话要说”。

  俩人走了,我靠着床边坐了下来。

  “你老说不让我哭鼻子,怎么你也哭了”,刘畅把手放到了我的脸上轻轻的擦了擦留在上面的泪痕。

  “城,你说如果有一天,你看不到我了,你会想我吗”,刘畅把眼睛转向了窗外,偷偷的抹了一下眼角。

  “别说傻话,好好的我怎么会看不到你”。

  “我说真的,答应我,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不许哭,我希望我喜欢的人一辈子都是快快乐乐的”。

  “今天是怎么了,一个劲的说傻话”,我的鼻子一酸,眼泪又掉了下来,“你别吓唬我,什么不在了的,你不会有事的,大夫不是说了就是贫血吗”。

  “昨天我听见大夫和我爸妈说,我这是再生障碍性贫血,现在还没有解决的办法,其实上次去北京输血后我就有些预感了,我这病可能和血疑中的幸子一样,城,从昨天到现在,我一直在想,若我离开了这个世界,你会怎么样?你要难过,你要不开心怎么办”,说着刘畅眼睛湿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落了下来,“我舍不得你,舍不得我爸我妈”。

  “别哭,别哭,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你会没事的,别哭啊”,我的眼泪和刘畅的混在了一起。

  “你说过要带我去个没人的地方,就我们两个,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让你带我去哪没人的地方,我就想安安静静的呆在你的身边,做你真正的女人”。

  “放心,等你好了我就带你去,大力的老家有个水洞,风景可好了,那里有山有水,秋天还有满山的红叶”,我把刘畅抱了起来,亲亲的吻着她脸上的泪水,

  “城,答应我,你一定要带我去看看,这也许是我在这个世上最后的愿望了”。

  “不,不是的,你会活到九十九,我还要你做我的女人,畅,能认识你,是我袁城这辈子最幸运最幸福的事,答应我,为了我,你一定要好起来”,我的胸前浸满了两人的泪水。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5 22:16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6 00:27
加油!!




----------------------------------------------
每一个不平凡的人,都有一段平凡的过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6 19:43
  北方好像是到了雨季,一连几天,天空都是阴沉着,雨下的很绵很缠,刘畅的身子越来越弱,昏迷不时伴着她,行动已经不能自理。

  七月五号夜里,我被一阵莫名的心痛惊醒,雨还在下,啪啪的打在窗上,我没有再睡,一直看着窗外,直到第一道曙光升起,我飞一般的跑去了医院。

  走廊内,一阵阵哭声传来,我的心突然像似被刀剜了一般,一阵眩晕让我差点昏倒在地上,我扶着墙往前挪着脚步。

  哭声从刘畅的病房内传来,病房内,除了她的父母还有刘波,其他都是一些陌生的人。一声声哀嚎发自刘畅的父母,未到床前,阵阵的绞痛让我失去了知觉。

  醒来后,刘波把一封信交给了我,我颤抖的打开了署名袁城亲收的信封。


  城,外面不知几时下的雨,傍晚,雨滴打在窗上的声音让我从昏迷中醒来,爸妈累的在旁边睡着了。看着他俩,我把眼泪流在了心里,爸妈太累了,我让他们回去休息。夜里,窗户似乎有些没有关紧,风丝丝的吹了进来,看着窗上的雨滴,竟也好似我的泪水,我不敢在爸妈跟前哭泣,我怕他们见到我的眼泪,心里会更难受,我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让眼泪肆意的涌出。

  我的十八岁花季还没有绽开,也许就要在这个雨夜里凋零。我不甘心,却又无法去改变命运的安排。

  老天对我看似不公,却又很公平,不公的是给我一个短暂的生命,公平的是把你给了我。

  城,记得第一次见到你,刘波指着你的背影说,“姐,那是我们班上最帅又是最腼腆的男生”,你那略显稚气的面孔,却有着异常坚毅的眼神,无意中和你的目光相遇,我的心莫名的悸动起来,这一切都发生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直到那个冬天,在冰场与你相遇,这是我第一次和你说话,第一次让一个男生靠近我,你的气息让我有些窒息,我知道,我喜欢上了你,而且是不顾一切的喜欢。
  我说老天对我是公平的,让我再遇到你,学校门前,你为我和别人打架,我就对自己说,我不会放弃,我偷偷的跟踪过你,当我发现你喜欢刘波,我心好疼,我疯狂的嫉妒起她,我的妹妹。可我却不想放弃,看到你伤心的背影,我知道这也许就是老天给我的机会,我毫无顾忌的向你表示我的心意,还是那场雨,我第一次感受到亲吻的滋味,第一次感受到,爱原来可以让人的整个身心沸腾。我没有说过我爱你,是因为不需说爱,你早已是我的全部。

  我曾在梦中笑的醒来,曾在梦中和你相拥在一起,我从未担心过你会离开,直到有一天,我才发觉这一切都将变得遥远起来,我便和上天祈祷,可却无法改变这一切,看着父母一夜白了许多的头发,我不忍不甘,可我却要勇敢的面对,我不想自己所爱的人,看着我更加的难过,只有我坚强的微笑,或许会缓解你们心中的痛。

  城,病房好黑,伴着我的是丝丝的风吼和滴滴雨打在窗上的声音,从床上挪到窗前,汗水湿透了我的衣服,从窗外看去,雨在路灯的辉映下纷纷盈盈,忽有人影经过,我多希望是你来陪我。

  陪我走完这生命最后的路程,我会带着微笑,带着对你的爱,去往美丽的彼岸,等待彼岸的花开,我会在三生石上刻下我俩的名字,下辈子我还要爱你。

  城,答应我,不要哭,不要为我伤心,离去不是最后的分别,也许在下一个路口,你会遇到一个有着我一样眼睛的女孩,这是我的灵魂会附着在一个更爱你的人身上,所以,你千万不要为我悲伤,答应我,等到秋天你要带上我,去那早已约定的地方。。。”。
  

  刘畅走了,带着微笑走的,在这个下雨的晚上,她留下了三封信,一封是给父母的,一封是给我的,还有一封是留给刘波的。在留给我的信中还有一束她留下来的发丝,我明白,她是想让我带着这束发丝去那无人的地方。。。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6 20:03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7 08:41  金钱  +10   好帖
王大三   2011-7-7 08:41  魅力  +10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7 08:41
  拜读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7 18:54
  刘畅走了,我也仿佛在一夜间成了哑巴,不愿和任何人说话。虽然临近放假,我还是坚持去了学校。教室里,我坐到了最后一排靠窗户的位置,那原本是小初的座,小初走后,同学们忌讳他坐过的位置,大多时候这个座位都是空着的。

  从早到晚,我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窗外的那排杨林,叶儿依然翠绿,我却在盼着它发黄凋落,“答应我,等到秋天你要带上我,去那早已约定的地方”,不觉的眼睛又湿了。

  期间,剑锋几个过来招呼,都被我摆手拦了回去,弄的大家骂我有病,我懒得解释,正好也落得个心静。

  没几日,便有同学在下面小声低传关于刘畅的事情。中午,剑锋来了,晁博,雨馨,平湖也都坐了过来,我没有理会,眼睛依然看着窗外。没人开口说话,教室里平时几个喜欢打闹的同学也都静了下来。

  剑锋点了一根烟递了过来,我吸了几口,也不知是烟呛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都走吧,我就想一个人静静”,这是几天来我说的第一句话。没人能体会我的心痛,我也不想把自己的心情传染给别人。

  张平湖把饭盒放到我的桌前,“这几天中午你都没有吃饭,吃点吧”。

  我把饭盒推了过去,头也没回的挥了挥手。


  “大力,你老家的山上,枫叶红了吗”,放学后我去找了大力。

  “等到八月底吧,俺陪你回去看看”。

  还要等一个多月,我开始数着指头算日子。八五年的暑假到了,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二十天多没有出门。

  大力来了,“俺明天要回去一趟,现在的枫叶也快红了,你去不”。

  家人自从知道刘畅的事后,对于我的行动,没有阻拦。

  大力老家的山下是一座小型水库,从坝上过去,沿一条小路向上,是一片片原始树木,越往里越没有人迹,但越往里那叶子也越红。
  ,
  大力要陪我进去,怕我迷路,我拒绝了,我答应过刘畅,我要去的是一个只有我俩的地方。

  往上走,脚下没有了道路,偶有泉水淙淙从傍边流下,我就沿着这泉水向上前行,不知过了几个山头,前面的地势稍微平坦一些,泉水汇成的小溪在这里也宽了许多,两旁山坡上的枫树叶子在阳光的映射下红的似火。

  我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可冥冥中在梦中似曾来过,“畅,我们到了,这就是我答应带你来的地方,这就是我俩的地方”,对着四野,我放声哭道。

  我从怀里拿出刘畅留下的那束发丝,泪水啪啪的滴在了上面,“畅,你在吗,你能听的到我的心声吗,你能看到这里的一切吗,畅,我没有食言,我们来了”。

  我把头发埋在了一棵最粗最大的枫树下,我在树干上刻下了“我的爱,八月二十,一九八五”。


  九月初,也就是在我葬爱的十天后,我迎来了新的学期。学校在班主任的位置上进行了调整,一大早,老涂出现在了班级门口。

  下面小声议论不断,老涂来到黑板前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一些不知道老涂底细的学生,还在那议论着,老涂先是环视了一圈,目标突然盯准了正在小声说话的杨凯,这个平时蔫吧淘的男生还不知道危险已经来临。

  老涂走了下去,刚巧,杨凯的同桌是个空位。

  “你旁边的同学呢”。

  “不知道啊”。

  “你同桌叫什么名字”,老涂声音听出什么异样,可他的眼睛已经立了起来。

  “不知道啊”,杨凯可能认为自己的回答会招来同学们赞赏笑声。

  “你他妈的给我站起来”,老涂突然一声大吼,班里一下静了下来。

  杨凯卡了卡眼睛,有些发蒙,还没等他站起来,老涂伸手薅着他的衣领,把他拽了出来,还没等杨凯分辨,处于第三排的他被老涂一脚揣到了第一排前,除了我们几个认识老涂的,其他同学全都惊呆了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7 20:10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7 19:37  金钱  +10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7-7 19:37  魅力  +1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7 19:36
  呵呵,现在光阴故事里写学校的小说比比皆是啊,基本都是一个套路,张三李四的学校恋爱史,三角恋,学生之间学生老师之间的矛盾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7 20:11

原帖由 王大三 于 2011-7-7 19:36 发表
  呵呵,现在光阴故事里写学校的小说比比皆是啊,基本都是一个套路,张三李四的学校恋爱史,三角恋,学生之间学生老师之间的矛盾等。

呵呵多谢大三提醒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91689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