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醉雨烟楼
140311个阅读者,34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1-5-8 10:08

醉雨烟楼



紫梦花开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内容简介:一个二十五岁的女子,为了完成亡夫的遗愿。只好委身于京城里最大的妓院----醉雨烟楼中。隐瞒真实姓名、真实年龄,与达官贵人、武林豪杰周旋。但是身处这样的泥潭,想要干净,那么要付出多少无尽的辛酸与痛苦,而后又爱上比自己大8岁的将军,一场错中复杂的爱恋由此展开。当相公的身世之谜被揭开时,又引起一连串的江湖恩怨。红颜多薄命,最终她情归何处?-----

第一章 初来乍到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你就是那位毛遂自荐,想来我醉雨烟楼的姑娘?”花红泪问到。林紫馨微微抬起头不卑不亢地回答道:“是的,我就是那位姑娘,我叫吴倩儿,今年22岁。”她事先已经编好了名字,又隐去了三岁。花红泪上下打量着,说道:“挺清秀的女子,为何要来我醉雨烟楼谋差事,自甘堕落呢,你的家人呢?”林紫馨叹了口气说道:“我自幼是个孤儿,20岁时曾嫁过人,但夫君于三个月之前抱暴病身亡,小女子是在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再则,我早有所闻,醉雨烟楼当家的花红泪,是位多才多艺、心地善良的不平凡之女。所以,前来拜访,一睹其风范!”呵呵,这几句简单而又明了的话,真让花红泪,对眼前的女子刮目相看。她眉清目秀中充满了神秘。花红泪呵呵一笑说道:“不简单呀,姑娘,落落大方、举止不凡呀。但话说如此,但你毕竟没做过,所以,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在这里熟悉半个月,和各位姑娘学学本事,然后,你再决定是否留在这里。我花红泪绝不强人所难,你看如何?”林紫馨说:“多谢红姨的抬爱。小女子一定多向各位姐姐学习,早日登台,为醉雨烟楼增添一道美丽的彩虹,为红姨多赚银两。”“小丫头,嘴真甜,今日,我开心,次给你一个新名字:婉灵。”“多谢红姨。”

随后,红姨唤来四位姑娘。她们是醉雨烟楼里的四大名花。春梅、夏荷、秋菊、冬芝。她们四位各有千秋。春梅,芳龄20,眉目之间透着一股女人的韵味,身着金橘色的纱衣,她谈吐时而文雅、时而粗鲁。跳起舞来,像一团火焰熊熊燃烧,燃气无数男人的欲望;夏荷,19岁,小巧玲珑,有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诉说着万种风情。她擅长各种乐器,属于小鸟依人那种委婉的小女人。秋菊,21岁,是个纤细、精致的像仙女一样美丽,远山似的黛眉,略带清愁的美眸,吹弹可破的柔嫩肌肤泛着微红。她擅长诗词,所以美得脱俗、美的让人窒息。冬芝,22岁,长相一般,气质非凡,说起话来婉转而动听,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嘴角边总是挂着笑容。“你先随春梅去吧,每人带你三天,十二日之后,你在来见我。”花红泪嘱咐道。“呵呵,有劳各位姐姐了。”婉灵说道。

深夜将至、皓月当空、繁星点点。醉雨烟楼,歌舞升平,春意盎然。春梅的房间内,屋内摆设井然有序,桌上两只红红的蜡烛,火焰忽闪忽闪的,春梅低头含笑说:“上官公子,有日没来我醉雨烟楼了,莫非另有新欢,把小女子抛到脑后了?”此话一出,面带不悦,小嘴撅了起来,但这种略带是撒娇的模样,另烛光下的她更加妩媚动人了。“呵呵,怎么会呢,我一直忙着打点家父的生意,为了生计吗?别生气呀,我自罚一杯,好吗?”说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而,春梅反倒更生气了。“你还生气呀?瞧,我给你带来了新礼物,他从怀里掏出来一盒上好的胭脂,这可是如意坊的胭脂。“上官公子,你说我在醉雨烟楼呆了四年多了,什么珍奇异宝没见过呀?我和你之间的情谊能是这些庸俗之物所代替的吗?我要的是你对我的一颗心,你可懂?”“好了,好了,对不起了,别生气了,我以后多来陪你就是了。”嘿嘿,她终于笑着说道:“下不为例,我为你跳支舞吧。”

一团火焰在上官公子眼前晃动,他忍不住站起身来,用左手抵住了他身后的墙,右手抚摸她的脸儿,随后,以飞快即轻柔的姿态,将他的唇印在她的唇上,她的唇瓣十分柔软丰润,他渴望辗转吻着她,灵活的舌划过她的贝齿,探入与她纠缠,他不仅仅要她得承受,也要她的迎合。这对于春梅来说太轻车熟路了。但有一个人真的受不了眼前这一切了,那就是躲在门外学习本事的婉灵。

此时,她的心提到嗓子眼,她不想再看下去了。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发生的扭转。春梅推开上官公子,在他耳边轻语几声,上官公子脸带不悦,但也很快恢复过来,二人走到桌前坐了下来,谈天说地,喝酒淫笑......“婉灵姑娘,你可以回去休息了。”说话的是丫鬟莲儿。

婉灵躺在床上,她真的有些后悔了,但一想到相公临死前,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她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咬咬牙,为了他的遗愿,这是唯一的出路。待真相大白时,自己宁可出家当尼姑,也不愿留在此地。

接下来的十几日,也是这么恍恍惚惚、扣人心弦的过来了。学到什么了?算了吧,有些东西是学不来的。女人千千万万,各有特色。你就是你,她就是她,我就是我,每个人的气质都有所不同。

她去会见红姨。红姨问:“还坚持留下么,这些日子悟出什么道理了么?”婉灵坚定的说:“我意志以决,愿意留下为红姨卖命,听从红姨的遣派。”然后她贴到红姨耳边说了几句话。红姨听罢,笑容满面,连连点头,并说:“妙,妙,真有你的,真是灵透智慧的奇女子呀......

本帖助威记录

季末后幻化容颜 +1
可读 赞
2014-06-30 18:14:12
淡泊如菊 +1
这是帖子?我揉揉眼
2013-11-25 19:30:42
代晨燕 +1
感谢老天,感谢神仙姐姐让我看到这么好的帖子
2013-03-17 15:36:03
739931803 +1
你炼得什么邪门武功发出这样的帖子?
2011-08-24 07:54:23
总计:魅力4点 助威4查看所有助威>>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8 10:09
第二章:初相识

夜晚,晕黄的月光洒满大地,给大地披上了淡薄的羽翼,天穹中乍现着银白般的钻石,对着世人展现着自我的价值魅力。而醉雨烟楼则是:浪漫的源泉,迷茫的向导标,绝望的安慰者,快乐的共享者,孤独的陪伴者。这里声舞歌平,醉生梦死......

今夜,是婉灵首次登台亮相。琴声响,丝丝缕缕,紫色长纱裙,飘飘如仙,鬓角插着用白玉雕成的簪子,灿烂生光。修长细眉,微微弯曲,晶亮动人的眼眸顾盼多姿,面带淡紫色的纱巾,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她带着一种飘渺如梦幻般的韵律款款舞动,长裙拖地。莲步轻移,只是一个开场白就让众人心醉不已。炫舞中忽收了水袖,露出纤纤玉手,柔若无骨地划动着,柔软的腰肢更如风摆柳,整个身子似醉似睡,犹如坠入了梦幻一般......

在跳舞的同时,婉灵。就用目光寻找今夜的客人。他要找一位既有威信又可靠的男人,她内心深处就怕第一位客人对她无礼,那样她就前功尽弃了、没有希望了。虽说她与红姨签下协议:卖艺不卖身,为期一年。但也保不准哪个大色狼趁机侮辱她。所以目光飞转、搜索目标。随着琴声停,掌声响起的瞬间。她收住了舞步,目光也锁定了一个人,那人,大约三十几岁,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他话语轩昂。气质非凡。

婉灵深深鞠了一躬,微笑着说道:“感谢各位的捧场与抬爱,小女子谢过各位大爷!”然后轻盈的走下台来。红姨领着她,给她介绍今夜的贵宾。近了,到了,终于来到那个让她心仪的男人面前。但红姨首先介绍的却是那人旁边的两位。一位是兵部尚书李大人,另一位是宋太傅。“呵呵,有劳李大人介绍一下这位大爷,生面孔哦。”红姨笑着问道。那人起身说道:“不必了,区区小人物,何足挂齿。李大人连忙说到:“此乃朝廷大功臣,刚刚打退敌人,凯旋搬师回朝的戚振远大将军。”“稀客,稀客。您的到来令醉雨烟楼图壁生辉,我和醉雨烟楼里的所有姑娘欢迎您的大驾光临。”红姨激动的说道。“小女子婉灵见过戚将军,不知今夜可否赏脸,来小女子闺房小休一下?”戚振远本想拒绝,但他从她的双眸中读到一种凄凉,一种期盼。“嗯,好的,能一睹婉灵姑娘的芳容,也是一种荣幸啊!”婉灵微笑着说:“多谢您的抬爱,我回去准备一下,等着您......”

婉灵忐忑不安,心神凝乱,一个人呆坐在闺房内。这是她第一次与陌生男子相约,一会怎么聊呢?从何入手呢,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镇定,林紫馨,你必须冷静沉着。丫鬟莲儿的声音:“婉灵姑娘,戚将军来了。”婉灵连忙去开门,把他迎进房间内。她轻声说道:“戚将军,您请坐,我已备好酒菜,你我可以边吃边聊。”戚振远端坐在那里,细细地打量着婉灵。他惊讶的发现她依旧戴着面纱,只露出那双带着几许忧伤神秘又清澈的眼睛。接下来,两个人沉默着,酒菜在桌子上如同摆设一样,任凭飘着菜香......他轻咳了几声,示意她要说话呀,可她此时,紧张的已无语,脸儿红似个大苹果,幸亏他看不到。他无奈地说道:“姑娘邀我来此,竟是如此待客吗?”“哦,我、对不起。”天啊,紧张的语无伦次了,戚振远见她如此模样,忍不住笑着说:“姑娘为何如此紧张,难道怕我吃了你?呵呵,本将军头一次来这烟花之地,不知姑娘是否也是第一次会客呢?”“啊,您真是聪明过人,小女子真的是第一次会客,而且您身份显赫,所以我才......”“哦,不必拘束,随便聊吧,想必姑娘也是无奈流落在此,必是吃尽了苦头,实在走投无路,才来到此处。”“这,这您都看出来了?您太英明神武了,真叫小女子佩服。您吃些夜宵吧,我给您斟酒?”“呵呵,我不饿。不知姑娘有何绝技,可让本将军欣赏一下?”其实在戚振远的内心里 ,何尝不紧张呢?人生头一次来这烟花之地,也不知如何与姑娘交流。但他总感觉眼前这位婉灵姑娘似曾相识,让他有种牵挂,有种怜香惜玉的感觉。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吃饭喝酒行乐当中,他想了解她,帮助她。“噢,那好吧,我差丫鬟撤席,我就献丑了,为将军大人弹一曲。”

片刻功夫,桌上已摆好古筝,她端坐在那里,十指纤纤,忘我似的弹起了曲子。委婉质朴的旋律,流畅多变的节奏,丝丝入扣的演奏,形象地描绘了月夜春江的迷人景色,尽情赞颂江南水乡的风姿异态。全曲就像一幅工笔精细、色彩柔和清理淡雅的山水长卷,引人入胜。她全身心地投入到那境界,随着曲子的结束,他还没回过神来。“呵呵,小女子在此卖弄了,希望将军海涵。”“啊,姑娘演奏的是《春江花月色》,好曲目,姑娘才艺非凡呀!”“将军大人您也懂韵律?您喜欢就好。”“噢,我只是略知一二。请问姑娘可否摘下面纱,让本将军一睹芳容呢?”“这,还是留下一丝悬念吧,一则是,小女子实在是相貌一般,怕您有所失望。二则是,留下一线美好在心中,如果还能有机会与将军大人见面,小女子定摘下面纱,以真面目与将军您畅所欲言。”“噢,有道理,不简单呀,姑娘甚是聪慧,这是在激起我下次的光临啊!”

两个人接下来又谈了些诗词歌赋,彼此间非常有默契。直到三更,戚振远才依依不舍地离去。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婉灵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即,摘去面纱并吩咐丫鬟莲儿,备水洗澡,她要为自己泡一个花瓣浴。

薄如蝉翼的纱衣退去后是一身紫色的长裙,曳地的裙摆在抖落中仿佛是綻开了一朵朵的花瓣,随着最后一件诃子的落地,她就犹如仙子般清秀淡雅。她半卧在浴盆内。闭上眼睛,让思绪去飞翔。如果将军大人能喜欢上我,该多好啊,那他就会帮我早日查出相公的身世,我就能摆脱这个地方了。咳,瞎想啥呢,才一面之缘,今生未必能见第二次了,堂堂的大将军怎么可能看上自己呢?她睁开双眸,伸手捞出几片花瓣儿,用嘴巴轻轻吹,它们又飘回了浴盆。好香啊,就让自己暂时忘掉所有的烦恼,尽情地与花瓣儿同浴吧!

戚振远回到将军府已经四更天了,看着熟睡的夫人,情不自禁的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吻,想想自己与夫人倩柔已成亲近13年,夫人持家有道,温柔体贴。自己很是满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没有生下男孩,一连生了两个女儿,这让娘亲很是不满意。咳,母亲逼自己纳妾已有10年了。不想那么多了,上床睡觉。

一位身穿绣着淡粉色的荷花抹胸,腰系百花曳地裙,手挽薄雾烟绿色拖地烟纱的女子,踏着绣着精美花纹的鞋子,隐隐地在湖边跳舞,忽然她脚下一滑,眼看跌入湖里。“紫忆,小心,我来救你了。”戚振远大喊道。身边的倩柔揉了揉眼睛问道:“镇远,你做恶梦了?瞧,你头上都冒汗了。”“嗯,没事的,在睡会吧。”说完他伸出手臂将爱妻搂进怀中......

怎么会是她?虽然看不到脸,但那舞姿的确是她!真让人匪夷所思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5-8 14:51  金钱  +10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5-8 14:51  魅力  +10   好文章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8 11:29
拜读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8 14:32
呵呵,谢谢了---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8 14:54
  一段凄婉的往事,一篇风尘女子的不易的生活经历,语言老道,情节曲徊.楼主加油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8 15:10
谢谢版主精彩的回帖,您的鼓励,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再次感谢,感激之情化作写作的动力----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8 17:30
这是第一次看到你写的小说。犹如看见早春的第一朵报春花,它带给人无限的惊喜和暖意。


小笨猪,朝着目标,一路前行。前进的道路上,我会给你设下驿站的,为你加油!





----------------------------------------------
把酒长亭说。看渊明、风流酷似,卧龙诸葛。何处飞来林间鹊?蹙踏松梢残雪。
要破帽、多添华发。剩水残山无态度,被疏梅、料理成风月。两三雁,也萧瑟。

佳人重约还轻别。怅清江、天寒不渡,水深冰合。路断车轮生四角,此地行人销骨。
问谁使、君来愁绝?铸就而今相思错,料当初、费尽人间铁。长夜笛,莫吹裂!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9 06:49
每次看到你的留言,都会让我怦然心动。话虽少,但对我来说却是那么的弥足珍贵。谢谢你了,小笨猪会不屈不挠地坚持下去----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9 12:47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9 17:29
这朵花不简单,时间关系,走马观花,感觉很棒,有空再来欣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9 18:43
谢谢了,记得有空在欣赏一下我的诗歌和散文,期待中----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14 14:34
拜读美文,期待更多精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14 18:37
呵呵,谢谢朋友的阅读与回帖,明天第三章就要与大家见面了。期待各位朋友前来欣赏与点评----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15 10:55
第三章;姐姐,请受小弟一拜

第二天初晨,朝阳初露尖尖笑脸,地上的草丛带着一连串露珠滴滴嗒嗒溅射飞散,树上的鸟儿也唱起了晨歌---

婉灵微笑着从睡梦中醒来,昨夜睡得好香,好甜。这是来到这里睡得最安稳的一觉。起床,洗漱,一切正在井然有序的进行着。突来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婉灵姑娘,红姨传你速去她房间。”莲儿隔着门说道。婉灵忙说道:“进来说话。”莲儿推门而进,说:“快点,红姨急召。”婉灵说:“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如此着急?”莲儿说:“别说了,快走吧,红姨自然会告诉你一切的。”婉灵简单的梳理了头发,随便的穿了一件淡粉色的长裙。便匆匆奔向红姨的房间。

红姨的房门是敞开的,她伫立在那里,眼中满是急切。婉灵问道:“红姨,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如此着急?”红姨说:“屋里说话,莲儿你退下吧。”

走进房间,她们坐了下来。红姨说:“婉灵,你来这里有大半个月了,我待你如何?”“呵呵,红姨对我宠爱有佳,我铭记于心。”婉灵,你一定要帮红姨呀,此事关系到整个醉雨烟楼的存亡。我们这里的金牌打手飞日,那臭小子,被情所迷,爱上了兵部尚书之女,关键那李小姐过些日子就要嫁人了,而飞日对此事耿耿于怀,整日借酒消愁,发下狠话,要与李小姐私奔。如果此事成真,想必,那李大人定会迁怒于我们!”当婉灵听到“私奔”二字时,心不由自主地颤抖着,眉头紧皱,脸色突变。红姨又说道:“一大早不见了人影,有丫鬟说见他背了个包袱,天没亮就走了,我想让你陪我去找他,并劝解他放弃此念头,安稳的过日子。”婉灵说:“我与他素不相识,他能听我的?”红姨说:“我劝也劝了,骂也骂了,打也打了。毕竟隔辈人,你们年轻人好说话,再则,你如此聪慧,善解人意,我相信你一定能办好此事。”“好吧,红姨,我随你去就是,尽我最大的努力。”

二人匆匆走出房间。两人边走边聊,红姨把飞日的一些情况简单的告诉了婉灵。两个人来到了酒馆,可不见飞日的人影。婉玲说:“我们再去别的地方找找吧。”

她们二人走在京城里最繁华的街道上,寻觅着。忽然迎面走来两女子,身后跟随两位家丁。红姨扯了一下婉玲的袖子说道:“瞧,那位红衣少女,就是李小姐。婉灵看了看李小姐,她,身着绛红的罗衣裙,裙边是五彩丝绒,绣成的蝶戏牡丹,同色丝带缠腰,腰间是缀着流苏的玉佩,外罩一件薄薄的纱衣。明眸皓齿,眉若细柳,樱桃小嘴一点红。他们与红姨婉灵擦肩而过,那李小姐飘过的瞬间,整个街道都弥漫着一种淡香的味道。红姨说:“看到那纱衣了吧,时下最受欢迎的流云拂纱,价值不菲,她所留下的淡香,是因为她用的是京城里最出名的如意坊里最名贵的胭脂。就这样一个出身高贵,身价不凡的女子,是飞日那穷小子高攀的起的吗?”婉灵说道:“看那李小姐,满面春风,笑如桃花盛开,看似很满意她的婚事,那么飞日还要一厢情愿地带她私奔?”

红姨说:“我们去小河边看看,也许飞日会在那里,二人急速奔向小河边。远远的,真的看到一个白衣黑发的少年,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漂浮,前面头发半遮着脸。“是,是飞日那傻小子。啊,他手里好像有把匕首?快,他不会是要自寻短见吧?”红姨急促地说道。婉灵说:“你别急,我先走一步。”说罢,她飞速的向那少年奔去。“住手,你疯了,居然为了一个女子,要自杀?”婉灵去夺少年手中匕首,少年说:“你是哪家的姑娘,你要干什么?”“啊,我的手呀?”婉灵大叫着,刀子划过她的左手。两人同时松手,刀子落地。这是,红姨赶来不由分说地上去给那少年一巴掌,说道:“你这臭小子,又演的哪一出?不把老娘折腾死,你誓不罢休吗?飞日,这是婉灵姑娘,也难怪你不认识,这半个多月,你整天泡在酒馆中,什么事情都不闻不问。”飞日一脸不悦地说道:“我的事情,您就别管了,我会处理好的。”婉灵说:“红姨,您先请回,我单独和飞日谈谈,可以吗?”“啊,你的手。”红姨关切的问道。“没、没事的,你就回去吧!”红姨从怀中拿出手帕,简单的给她包上,随即就走了。

婉灵问道:“你真想与那李小姐私奔,你可想过今后的日子如何过?”飞日苦笑着说道:“此事与姑娘无关,不劳您的操心,我心意已决,今生非她不娶,在她没成亲之前,我就带上她,远走高飞,过幸福的日子。”“你,就凭你,真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你拿什么给她幸福,一句浅薄的语言,一些不知所谓的豪言壮语,就能换来一生的幸福?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你知道多些,又了解多些我们的情意,你只不过是红姨派来的说客罢了。”

婉灵说:“是的,我不是你的什么人,无权干涉你,但是你口中的私奔后的“幸福生活”我是经历过的,领教过了。那种离乡背井、举目无亲、四处流浪、思念家人、身败名裂的种种滋味,我都尝试过了,想当初,我也是镇子里大户人家的小姐,从小娘亲教我琴棋书画,培养我女孩子该有的气质。爹娘一心想要我嫁个好人家,飞上枝头做凤凰。从十六岁起,提亲的人就络绎不绝,我以死抗衡,不想草草嫁人。我讨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渴望自由,盼望着有一份遥不可及又浪漫的感情。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夫君,他一无所有,也没有什么才华,但是他忠厚、朴实、坦诚,我们相爱了。然而,这一切受到我们家人的强烈反对,倔强的我还是选择了私奔这条不归路。”飞日瞪大了眼睛问道:“后来呢,你们幸福么?”婉灵眼含泪水,苦笑着说道:“真是贫苦夫妻百事衰,一年后,夫君生病,久治不愈,花光了所有积蓄,我便卖了家里所有的东西,到处打零工,赚取银两,给夫君买药。可最后还是吐血身亡了。那李小姐出身高贵,你怎么养她,就算养得起,那你又忍心让她与你四处漂泊,饱受思念家人之痛,还要落下不孝不贞之名?”婉灵已泪流满面了,这是在揭自己的伤疤呀。飞日愣在那里说道;:“原来姑娘受了那么多的苦。但是,你们误会我了,刚才我不是想自杀,只是想在这棵相思树上刻下我与她的名字。”婉灵真是哭笑不得,内心好像被人愚弄了似的,她转身要离去,只听到扑通一声,他转过身来,看到飞日单膝跪在地上说道:“姐姐,请受小弟一拜,我想认您为姐姐。”“呵呵,快起来,傻小子,男儿膝下有黄金,我答应你就是了。”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15 11:37
期待更新。




----------------------------------------------
每一个不平凡的人,都有一段平凡的过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15 12:4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15 15:40
谢谢黄小籽的阅读,并祝你早日当上版主。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15 15:44
逍遥,你是不是想把我嗮得像非洲女人一样黑,这眼看就要到夏天了,炙热的阳光不得把我烤焦了?呵呵,开个玩笑---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1 12:03
期待更新,期待更多精彩!




----------------------------------------------
无缘何生斯世,有情却累此生。
执笔直抒胸臆,释手与人无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2 10:48
第四章;心灵的重托

婉灵和衣躺在床上,清冷的月光照在她孤寂的身上。静静的屋内,只有桌上一根正在燃烧的蜡烛。她心很乱,白天,她劝飞日的那些话,又勾起她伤心的往事。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实在是没有胃口,由于心情欠佳和手受伤的原因,红姨叫她休息一晚,不必见客。

她想起大诗人李白的一首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虽然是春季,但在她心中确是寒冷的冬天。娘亲呀,女儿多么的想念您呀,已经5年没见了,您一切还好吗?爹爹呀,您还生女儿的气吗?今生我已无脸回家乡了。如果,人真的有来世,来世我一定会听你们的话,做个乖女儿,若是我还那么任性,那就让我变牛,变马,去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夫君呀,你我夫妻近五载,虽历经坎坷,但毕竟相爱一场,我一定帮你完成遗愿,让你的魂魄回归故里。泪水已打湿了枕头,心痛的犹如刀搅。

咚,咚咚,敲门声,随即传来莲儿的话语;“婉灵姑娘,红姨让我给您送来晚餐。”婉灵坐了起来,叹了口气说道:“进来说话。”莲儿推门而进,把饭菜放在桌子上,劝道:“您就吃一点吧,饿坏了身子可怎么办呀?”婉灵连着咳嗽了好几声,艰难地说道:“我真的吃不下,有劳你端下去吧。”莲儿说:“您着凉了吧,我给您熬一碗姜汤,对了,戚将军来了,他还向红姨打听您了呢。”婉灵突然来了精神问道:“红姨如何答复的?”“当然是以生病为由,拒绝了。”莲儿轻描淡写的说道。婉灵说:“莲儿,快去请将军大人,我想见他。”莲儿还想说什么,却被婉灵的话打段。“咳,莫要多言了,快去吧,无论如何也要把他请来。”婉灵急切的吩咐道。

莲儿飞奔出去。婉灵来到镜子前,简单的梳理一下头发。她笑了笑,仿佛看到了黎明的曙光。内心深处仿佛有只小兔子,咚咚的乱跳。将军大人真的来了,这么快,昨夜才相识,今夜就来看望我---她的脸儿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要兑现自己的诺言了。想到这里她更紧张了,同时又兴奋着。“婉灵姑娘,将军大人到。”莲儿隔着门说道。“啊。”她心慌意乱的啊了一声,随即,开门,请安。这一切仿佛只用了一秒钟,麻利的动作,让戚震远也没看清她的芳容。然后,她低头不语。“姑娘的手,如何受的伤,上过药没有?”他关切的问道。她轻咳了几声答道:“多谢将军的关心,一点皮肉伤,已无大碍。”“姑娘,着凉了吧,快吩咐下人熬碗姜汤,去去寒气。”婉灵眼含泪珠了,内心充满了感动。堂堂的大将军,此时并不着急欣赏她的容颜,而是真真切切的关心她。她微微抬起头来说道:“承蒙将军大人的怜爱,小女子一切皆好。”戚震远终于看清楚她的容貌了。一张瓜子脸,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带着一抹的忧郁,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微向上弯,微笑中,那甜美的酒涡中,荡起了一片片浪花。没有国色天香之容貌,却是那么文静优雅。给人一种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纤尘不染的芙蓉花。

戚震远看到桌上的饭菜说道:“听莲儿说,你已经一天没吃饭了,这怎么得了,饿坏了身子可怎么办?”正好,本将军也有些饿了,我们一起吃吧,好吗?”婉灵说:“这饭菜已凉,还没有酒,我吩咐......”“嘘,本将军不是喜酒之人,你也就别在麻烦丫鬟了,这两个小菜正合我意,无需多言,我们一同进餐,然后我想听你的故事。”婉灵眨了眨她那双略带忧伤的眼睛问道:“我的故事,您想知道?”“嗯,你的情况,花红泪已告知一二,但我想知道更详细的情况。”

难道这就是心灵的默契,难道将军就是上苍派给我的救星,婉灵心中暗想到。“不,不敢劳烦......话没说完,菜已夹到她的碗中。

用过晚餐后,莲儿撤下碗筷,又重新燃起两只红蜡烛,随后,屋内只有他们二人了。戚震远说:“姑娘,说说你的故事吧,没有哪位女子愿来这种地方的,我愿意帮助你走出困境,回归自然的生活。”“咳。”一声叹息,婉灵柳眉微蹙,朱唇微启,确实苦涩难言。戚震远说:“别怕,我没有恶意,你旦说无妨,本将军会帮助你的。”她眼含泪珠说道:“不瞒将军大人,小女子是为了完成相公的遗愿,才来到此地。相公是个孤儿,养父母去世得早,在他十六岁就撒手人寰,临死前告知并非亲生父母,所以,我夫君临死前,还惦记自己的身世之谜。所以我带着这份遗愿来到这里寻求真相。”“咳,傻丫头,上哪里打听不好,要来这里安家?”他惋惜到“将军有所不知,我曾找过算命先生算过一卦,挂上说,若想真相大白,醉雨烟楼走一遭。”“你怎么迷信一个江湖术士所言。”“不,不完全是这样,在我刚出生时,家里曾经来过一位老道,道士看了看襁褓中的我,说道,此女的生辰八字和名字都不利呀,林紫忆,忆字不好,此女长大之后会沉入烟花之地。而后,改名林紫馨。”“啊,你曾经叫紫忆?”他惊讶的说到。“是的,将军,有何不妥的吗?”“没、没什么。”怎么会这样,梦中的紫忆,难道就是眼前这位婉灵姑娘?他心中暗想道。“将军有所不知,那道士还说,我是红颜祸水,命硬克夫,凡是爱我的或我爱的男人,都是会受到灭顶之灾,现在看来一切都应验了,夫君已去世,我坠入醉雨烟楼。”“唉,傻丫头,不可迷信。”婉灵突然想起那块玉佩,她转身从首饰盒中取出一块玉佩,她双手捧着玉佩突然跪在他面前说:“将军大人,小女子求您了,一定要帮我查出相公的身世之谜,我愿为奴为婢报答您的大恩大德。”“你这是干嘛,快起来,傻丫头,以后别这样了。我戚震远一言九鼎,今日答应你就是。”戚震远说道。他接过玉佩,用手抚摸着并说道:“通透无暇两面看,温香软玉入眼来。这是一块白色的玉佩,半圆形,上面有一条鱼,直径处有锯齿,明眼人都能看的出这是半块玉,还有半块是和它一模一样的,两块合在一起才是块完美无缺的白色双鱼玉佩。婉灵问道:“将军大人可认得或知晓这块玉佩?”他答道:“咳,我一向对金银珠宝不感兴趣,所以知道的甚少,但是你放心,官道上有很多的达官贵人,我会去向他们打听的。”婉灵点头说道:“有劳将军了,那这块玉就放在您那里吧。”“呵呵,这怎么可以,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倒是有个好主意,你吩咐丫鬟拿笔墨纸张来。”他说道。片刻后,他铺好纸张,挥墨成画,把那块玉配画了下来,他画了三份,画得惟妙惟肖,他收起一份,那两份留给了婉灵,并嘱咐道:“妥善保管,以备后用。”婉灵点头答应着。他深情的凝视着她说道:“下次,我要送给你一份特别的礼物,那礼物只属于你我二人。”他皎洁的目光带着几分得意。这一次,他留给她一个悬念,这仿佛就像昨夜她留给他的一个悬念,今夜她圆了他的愿望,让他一睹芳容。然而他又把神秘礼物留在了她心中。呵呵,这就是所谓的心灵默契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5-23 20:59  金钱  +10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5-23 20:59  魅力  +10   好文章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4130 s, 10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