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疏帘淡月 试杀
7151个阅读者,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1-8-7 17:55

疏帘淡月 试杀



win3820 发表在 凭栏试剑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358-1.html


很多年了,很多人已经忘记了无量山绝情谷的冷血。山花开了一年又一年,有些故事在延续,有些过往却如尘土般被抛入草芥,永不浮现。我要说的是一段尘封了很久的故事,故事中的主人公今世依然历历在目,只在奈何桥那碗孟婆汤淹没了前尘。


(引子)

飞花入梦。书上说,这是一种吉兆。
久居绝情谷的冷血早已不思儿女情长,任楼外弦歌轻扬,落花飞舞。冷了心的人,只信理智。三年,冷血只出了二次门,却又都只是去拜了上上谷的智川先生。水若川,慧为智,浑圆大成。冷血要学的,便是这样大成的智理、易数和预见。
年轻的冷血并不知道,纵然算得出世间万物的纠葛轮回,依然有些宿命是注定的。而那些能够被准确预见却永远无法改变的未来,才是世界上最残酷的东西。
在上上谷智川先生那里留宿的最后一个晚上,冷血还是在意外之意外之中,梦见了飞花,是秋飒的时候,在高空中落落洒洒飘舞的菊,大团大团粉红,粉黄,粉紫,粉白,或簇拥,或疏离。随风一起飞舞,冷香盈盈。
清华其外,澹泊其中。菊花当道,贤能出世。冷血在嗅到了花香的刹那,闻出了使命的味道。凭着简约的数理计算,他知道,在他生命之中,一个故事即将铺展。


(一)

槛菊,后为尊称为槛女侠。十七岁的槛菊跟着江老鱼在宋家班卖艺,江老鱼鼓瑟,槛菊舞剑。在冷血梦见飞花的那个旖旎的夜晚,槛菊的梦中顺水行舟。情窦初开的槛菊有一个简单而美好的愿望:嫁给江老鱼。守着她的江老鱼,渔牧樵子,千帆过尽,恩恩爱爱,一生一世。
很多年后,身背泣露剑,坐骑赤兔马的槛菊来到黄河渡口,放飞一双缱绻的蝴蝶时,不禁感慨造化弄人。岁月静好的背后却是尘土飞扬。
毫无预兆的,江老鱼在一个秋高雨绵的夜晚悄悄的走了。在给槛菊留下片片纸纸的深情厚意和无尽的相思苦涩后,千山万水,海角天涯,就像晨昏的一抹云霞,七彩锦锻,绮丽逶迤,倏然隐淡。
渔牧樵子,鼓瑟曲艺,原是贤林堂的御用文人,一书奇案,惹祸缠身!

槛菊的命运也便在那一夜,发生了天崩海啸的逆转。她给自己的名字又加了三个字:亦天际。纵使追到天边,天际,也要把她的心上人儿江老鱼找回来。
“我等的人依然错过。故事的结局,一场雨灭了前尘,篱畔谁家,黄花尽湿。 ”
她不再甘心只做围墙内的菊花,更不甘心受绌于命运的摆弄。

寻人,尚且寻的是一个被朝廷通缉的政治要犯,单靠一己之力,何谈容易。聪明的槛菊首先想到了借助官府之力。
跟着宋家班的红黄满东,从小,槛菊学的就不是女红女诫,而是儒家六艺中的礼、乐、射、御、书、数。扎实的童子功,练就了纯熟的十八般武艺和义薄云天的君子之道。
凭着过人的胆识,高超的武艺,槛菊轻而易举地担任了著名的知音国灌水园刑部尚书一职。刑部主司,但凡冤假错案,一经她手,真相大白,水落石出。因为才智过人,断案如神,很快她赢得了“菊青天”的美名。有人说,她是仙人转世,只要她走过的地方,就有菊香盈袖,但凡身有案底,浊物不清之人,一闻到她的体香,立时遁回原形,自首昭白。有人说,她是阎王钩差,天下百姓,拍手称快,魑魅魍魉,闻风丧胆。
可她终究是女子。暗夜里,那一抹柔情轻轻掀起,霎时就能够把她打得花枝零落,泪眼迷离。搜遍了整个知音国,江老鱼依然杳无音信。


(二)

思念江老鱼的心没有停止过。槛菊行走江湖的脚步就不会停止。
这天,她又一次来到了贤林堂的诗词榭坊。这是江老鱼曾经驻留过最多的地方。也是槛菊自信满满,定能够找到突破口的地方。
她原以为,只要说出江老鱼的名字,就会有人坐下来,与她侃侃而谈。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不管是赞美,还是诅咒。事实却给了她迎击一捧,没有絮叨,没有侧目。波澜不惊,落寂无声。

这天,依然和往常一样,她和诗坊的坊主打了声招呼,要了一杯茶,就安静的坐在角落里,用心凭看每一个进出来往的人。
这里一定会有和江老鱼过往甚密的人,笃定!那么不露声色究竟说明了什么呢?

茶自是好茶。茶色明翠如玉。槛菊听说过,这种茶的名字叫做青山绿水。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可那日思苦等要相逢的人儿啊,你在哪里?
槛菊的眼睛越过窗棂,外面不知何时已细细密密地下起了小雨。秋雨绵连愁断肠。秋,又是秋了。她记起江老鱼走的那个夜晚,也是这样的秋,也有这样的细雨。就在他离开之前的不久,他还曾无限怜爱的抚着她乌黑飘逸的长发说:“遇到任何事情都不要怕,不要慌。相信我,有我在,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无那!恨薄情一去无个!
“骗子,骗子,骗子!”槛菊在内心里暗暗的喊着,眼泪已不知觉中哗哗落下。
话音犹在耳畔,人已万里云杳!

瘦马,断桥,昏鸦,老树。
冷血的衣衫早已被秋雨打透。智川教过他避谷,避险,避恶,避风,避雨。纵然有倾盆大雨,冷血也可不沾半点水渍。不容置疑!是的,轻而易举。
冷血从智川那里学过无数法门。凭着勤奋刻苦,早已谙熟于心。但他始终没有悟透,这些法门对他来说到底有什么意义!便如此时,他任着那雨水的浇著。他始终勘不透,避与不避到底有怎样的区别。

XX国是冷血从上上谷到绝情谷的必经之路,也是冷血最不愿意去的地方。断肠人犹在天涯。逝去情怀,抚昔难忘!每一次经过知音国,冷血的心都像被血滴子打漏的筛子。触目惊心!滴滴点点流淌的血水都蔓延着疼痛!
这时候,他希望自己骑的不是马,而是一枝可以和风的速度相媲美的飞镖。手启镖落时,人已落到另一境土。或许如此,那感怀的心思就可以无足轻重不疼不痒地湮没在记忆繁深的幽幽溟海之中。不扯不痛?

除了菊,繁花已落了秋的败相。萧瑟,零乱,枯黄。腐烂枝叶夹杂着经过雨水冲刷过的清新纯美味道分外刺激。几乎有了回光返照的亮色了,隐透着挣扎的强挤的绿,诱人眩惑。亦梦亦幻!
经过三天三夜穿云涉水的跋涉,冷血走得有些累了。看时光,渐近中饷,不觉饥肠辘辘。便欲寻求一家饭舍小憩。
正张望处,快若光阴,去若游云,一朵飞花摇摇坠坠地向他飘来。“不好!”他扯嗓嘶哑雷霆般的大喝一声!说时迟,那时快,那花已飘到了距他鼻梁只有一寸的距离。用手阻挡顾然不成,似乎也只有后仰躲避的份儿了。偏那花并不直击,而是转尔倏忽散成了几份,兜头盖身的砸去。
冷血虽然闭关自修,几年不出江湖,但是对这门暗器却熟悉得很。这是飞仙门的大弟子纷飞的独门暗器。冷血知道,暗器到了,人,也就自然在不远处。
冷血不慌不忙的以冰山雪水相抵。这冰山雪水,也是一门煞厉害的暗器。虽然字是落在“水”上,实际却是一颗颗如铁箭般坚挺的冰棱。形似水珠!
繁花、流水,本是人间至为美景。这一厢,光影绰绰,刀剑如梦,却要以此相对了。花碎水零落。亦似寥寥心绪,寂寂感喟!
纷飞似乎并不想就此罢休。扬扬洒洒,第二朵飘花遂到。接着是第三朵,第四朵,第五朵……冷血依势化解。他心里暗暗的数着。到第九朵吧。第九朵,我用我的命还她!他闭上了眼睛,人在江湖走,总是要还的。我命休矣,此方此时,便亦至此吧!
“嗖~~~~~~~嗖嗖~~~~~~嗖!”
“梭~~~~~~~梭梭~~~~~~梭!”
就在冷血以为即将穿越生死线的一霎那,他听到了江湖盛传已久的泣露剑的声音。泣露在,正义在。天地玄然,一柄泣露,仰指日月精华!世间纵有刀剑万千,却唯有这泣露剑既可以大搏大,又可以大搏小。因为铸造时,汲取了天地精华,所以剑身带有神气,挥洒之间,速度可与光阴相较!要的只是使剑者的功夫。功夫俊秀,炉火纯青,瞬息之间就可化解万千暗器,不落一绌!而世上能把这柄泣露剑使得出神入化的人,当时,也只是这一人--槛菊亦天际!唯其独尊,莫相与违!
“为什么不躲?”果然,风声,剑声,花声落毕之后,就是槛菊娇柔却又不失严厉的喝吼!
冷血无言。面色如青白的月光一般惨淡!
三个人均衣衫湿透,怀揣着各自心中纷飞的雨水。
问世间情为何物?一物降一物。
如同一梦!

那纷飞不知何时遁去。却也无踪!只用隔山传音的功夫,如风花坠谷般远远飘来一声:哼!臭小子,等着,我一定还会回来的!




----------------------------------------------
相信有爱,即使艰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8 08:43
这个长啊




----------------------------------------------
如果说爱是一枚良药,
那么仇恨就是一场瘟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8 09:36
look




----------------------------------------------
干得比驴累,吃得比猪差,起得比鸡早,下班比小姐晚,装得比孙子乖,看上去比谁都好,五年后比谁都老。QQ:80126330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0 10:40
偶又败家了,早知道再少发点啊。。。其实还木完,还有差不多一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0 15:10

原帖由 疏帘淡月 于 2011-8-10 10:40 发表
偶又败家了,早知道再少发点啊。。。其实还木完,还有差不多一半


这话咋这么像西泠月的口气啊




----------------------------------------------
喜静不喜动,懒猫一只:)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8957 s, 8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