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3195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1-11-22 11:29

[求助]我村惊现“最牛”村支部书记



zjj1183122 发表在 张家界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7-1.html


土溪村支部书记吴忠志强行挖断灌溉水沟,致使农民颗粒无收
大家好:
我是张家界市慈利县金岩土家族乡土溪村王木垭组村民,在2011年10月30号参加村里召开组长、党员会时,组长胡兴初,被村支部书记吴忠志当着全村组长和党员的面三次打倒在地,并扬言;把支部书记皮子脱了,走到哪里,他就打到哪里,还要做死人。并警告受害人,无论告到乡、县都没用,土溪村的书记照样还是他吴忠志的!造成组长胡兴初人权受到村支部书记吴忠志侵犯的原因很简单:我村2011年的一事一议工程不执行代表决议、强行挖断灌溉水沟致使我组水稻颗粒无收、一事一议工程款有一大半被吴忠志贪污了。而胡兴初作为王木垭组的组长维护我组和全村群众的利益时,却遭到我们的党员干部的如此“礼遇”!
2010年国家财政在我村落实的一事一议公路连通工程项目,据我们所知国家财政2010年给我村的该一事一议工程的工程款一共为6万元,到目前为止只用23850元(含挖土机工资18000元、爆破器材5000元及请民工工资850元),还有36150元被村支书吴忠志贪污了。
该项目途径王木垭、胡家庄、聂家三个组,事先分别开了这三个组的群众会,确定了线路,规定了开工日期,并且都盖了手印。动工时他和胡家庄组村民胡金云两人擅自篡改会议决定,改变了线路,在所有群众的阻拦下,强性挖断了我组堰塘的两条灌溉水沟,导致王木垭组今年的水稻颗粒无收,我们组28亩水稻还没有打包就被活活**!让我门全组37人今年没有饭吃,这不是把我们全组人往死里逼吗?不但让我们感受不到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惠农政策,反而让我们的日子倒退到解放前,这就是我们党的“好干部”带给我们的实惠!
由于如果长此下去,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这个地方将再也产不出一粒稻谷,我们一组人眼看着要被活活饿死!从去年以来,我们全组多次要求恢复被强行挖断的灌溉水沟,但村支书吴忠志一直置之不理。
2011年2月20日,王木垭全组农户,趁村里开代表会的机会,强烈要求全村所有代表到现场看一下。到现场后,组长的话还没说完,村支部书记吴忠志说:你俺王木垭的田得金子儿的,我没给你俺搞哒!你就告我的状去,告到中央去也办不了我的什么罪!书记照当!吴忠志发了一通脾气就走了。而乡干部朱小松却因组长胡兴初提了不该提的问题打了他3次,有全村代表和群众作证!
2011年8月31号我村三个组(王木垭、胡家庄、聂家)的群众一起将此问题反映到市政社信访局后的结果是:1.威胁—8月31号的下午村支部书记吴忠志说:“错了就门错下去!以后哪个纠缠就做死哪个”;2.推卸责任—9月2号的下午,土溪村的党员朱新阶,因王木垭组被强行挖断的灌溉水沟找到金岩乡党委书记朱建章。朱新阶说:“我村三个组到市里反映情况后,秦局长(市政府信访局)给你打了电话,你什么时候到土溪去处理?”金岩乡党委书记朱建章说:“错了就门搞起!组道与村无关!村里没的责任。今年天干,你俺告的状不起任何作用。”3.漠视—9月5号乡信访办主任杨年清、分管信访领导钟国平、包村干部朱小松三人到切断两条堰塘现场的答复是:1、6万块钱的问题,原因乡党委书记朱建章说过土溪村一事一议项目款,我朱建章是同意的,钱用到哪里都可以;2、吴忠志打人一事,吴忠志说只推了几下,虽推到地下去了,但没拿凶器打。试问一下王主任了解情况时是否有问过我们村的组长、党员或群众,得到的答复是:“我了解的情况是你们村书记吴忠志和乡党委书记朱建章说的”。原来纪委的办案原则是嫌疑人自证无罪即可,而且不需任何物证,只需要自己言语证明即可!试想按这样的办案逻辑,能尽到国家赋予的监管责任吗?
为了让大家对我们这位“艺高胆大”的村支部书记有个全面的认识,是如何把国家和群众的资产据为己有,是如何让我们这个贫困村的群众更加赤贫!我略举几个小列:
一、大家即我家,土溪村的家就是村支书吴忠志的家,土溪村的钱就是村支书吴忠志的钱。上一届吴忠志任土溪村的村支部书记兼村主任,三年任期没接过一次帐,更别说村务公开,直到今年换届时在全体村民的强烈要求下,才勉强粗略大概的公布了一下,可怎么看都是一盘糊涂帐。大概略提几笔:
1、一事一议公路接通项目财政奖补资金36150元缺口去哪儿了?
2、2009年土溪村水泥路面硬化捐款金额是多少?去哪儿了;
3、2010年给茶坪村板溪沟532米长的水泥路面硬化时,全村集资约3万元,集资名册在哪儿?金额多少?支出多少?
4、农网改造时施工队给村补了2000元伙食费,但施工队伙食费由村里另外支出了,但账务却没看到2000元的收入。伙食费开支,完全由吴忠志的老婆说了算,坚决贯彻“大家的钱也是我老婆的钱”的原则!
5、在村里欠债的前提下,却报销了村支书吴忠志个人三年函授的学费,每年1600元,共4800元。
6、利用贫困村的共用资金,为了个人利益到处送礼,奉行的原则是“人情是我吴忠志的,帐是土溪村的”,至于送给谁?送的什么?从来都对村委会成员保密。
二、全村代表的决定都是浮云,村支书吴忠志个人的决定才是王道!2010年由我组承担茶坪村何垭公路护肩任务,由村里支付3100元工资给具体承包人。在全村代表会上决定,包给我村何家湾向楚青。但第二天他一人做主,擅自改变会议决定,以2000元包给了茶坪村朱明星,剩余1100元被他个人贪污。致使这个路段至今还没有完成公路护肩任务。
三、百分百的“孝顺儿”,母亲的心气顺比他村民的死活更重要!2006年胡家庄组胡九章与向腊香因林地界址,两人打了架,当时(上届)村支部书记杜浓妹(现任村支部书记吴忠志的母亲)处理不公,不按依据处理。当场的向腊香说了一句话:“你处理问题要站到中间说话。你当书记我们没选你,你是上头任命的。”就因为这样一句“实在话”,使得我们书记大人的母亲当时气不顺,当然向腊香也就永远不在我们村书记吴忠志的庇护之下咯!现在向腊香的生活可以说是惨不忍睹,69岁的老太太,丈夫98年被电给打死了,大女儿出嫁到双中村是个寡妇,小女儿是个哑巴嫁到永定区杨家溪村,2006年房屋被电火烧的一干二净,到现在还是个木棚屋,还是篱笆围的棚,晴天太阳晒到床上,雨天雨下到床上,冬天寒风刺骨。可到现在为止她什么救助对象都不是!不是五包户,不是低保户,不是计划生育补助对象。每年在村代表会上全村组长多次要求给他一个低保户名额,上报时村支书吴忠志就把她(向腊香)的名字划掉了!
为了来年有饭吃,为了我们能活下去,我们走遍了国家给我们开辟的所有通道,村代表会、乡政府、市信访办、县纪委,可每一个机构的官员都官官相护,不管我们全组的饭碗,也不顾我们的性命,实属无奈,只能将我们的遭遇发到网上,希望相关部门的领导能体谅我们百姓的疾苦,能让我们感受到社会的温暖与正义。以上所说句句属实。
2011年11月23日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727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