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原创]惑
77259个阅读者,10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 10:47
  三十三
  丽蓉感觉到有点冷,蹒跚地找到遥控器,打开了空调,二哥张了张嘴,声音还没出来,就被丽蓉凌厉的眼神制住了,嘴唇嚅了嚅,没敢动。田宇低着头,两手托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田宇,我大哥马上就回来,什么事都等他回来再说,不急在这一两个小时。你先歇一下。”丽蓉拿条被子,披在他身上,田宇还是没动。
  “二哥,客房里有电水壶,你帮我烧一壶开水,让我和田宇洗把脸。”二哥看了丽蓉一眼,没动,丽蓉忙给他使眼色,二哥这才不情愿地出去了。
  丽蓉坐到田宇身边,轻轻揽住田宇,头倚着田宇的肩,蓬乱的发在田宇脸边摩挲。田宇用手推她的头,没推动,又继续发呆。“田宇,都怪二哥不好,他的话不是我的意思。我二哥你也知道,从来没正形,胡搅蛮缠的,不要理他。等我大哥回来,我们一起收拾他。”
  “那是你家的事,我管不了,我只想跟你离婚。”田宇的泪在眼眶里打转,声音发哽,闷闷地。
  “好,等我大哥回来,要杀要剐,我随便你,是我对不起你,我没有怨言;我保证以后好好跟你过日子,我不出去打牌,在家帮爸妈烧饭。”这时的丽蓉,只要田宇不提离婚,当牛做马也是愿的,她不想离开这个家。
  “等你大哥回来再说吧,我没兴趣跟你谈这些。”田宇转身仄倒在床上,和衣而卧,眼睛还是闭着。
  “我去看看水开了没有?”丽蓉见田宇不理她,就到客房看水开了没有。
  一会儿丽蓉端着脸盆,放到茶几上,把毛巾浸湿,拧干,拿着热气腾腾的毛巾,走到床边:“田宇,把脸揩一下,大哥回来,看到我们这样,不好的。”
  田宇仄过脸来,还是闭着眼,脸上古波不兴,没有什么生气。丽蓉手中的毛巾在田宇的脸上慢慢地摩挲,擦干他眼角的泪痕,抹尽额头上汗渍。田宇脸上的皮肤已经没有年轻时那么平滑、滋润,开始有点粗糙,细小的皮肤的裂纹时隐时现。丽蓉心中一阵酸楚,一阵自责,要是这十几年来,能帮田宇分担生活的重负,要是自己的不游手好闲,有空就陪陪田宇,田宇不至于如此地苦。毛巾轻轻的在田宇脸上挪动,仿佛要抹去田宇这么多年来,所遭受的苦难和痛楚。
  田宇的嘴唇有点干裂,上面的皮肤,变白,起翘,像鸟的半个翅膀,摸上去毛糙糙的,丽蓉把毛巾放在上面捂了捂。拿开毛巾,田宇的嘴唇软软的,淡红色,丽蓉有点心旌摇动,忍不住弯下腰来,想俯上去,双唇即将接触的时候,缩回了头,她怕田宇鄙视她,事情才出了没多久,就这样,犯贱。
  田宇还是闭着眼,任丽蓉给他擦脸。这时,丽蓉的手机响了,是大哥的电话。丽蓉的心有点松弛了,如久在黑暗中的人,看到东方的晨曦。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2-1-12 12:58  金钱  +10   好文章
王大三   2012-1-12 12:58  魅力  +10   好文章



----------------------------------------------
说自己想说的话,写自己想表达的意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 10:56

原帖由 紫梦花开 于 2012-1-12 09:45 发表

原帖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2-1-12 06:53 发表
应该继续前几章田宇的来,这两章看着就一带而过了。楼主加油


同意城下的看法,相对而言,这两章比之前逊色了很多,关于学生早恋,千篇一律,没什么看点,还是着重写写成年人的婚姻事业的故事吧。支持你,加油,相信你会写的更精彩。



行!本来我是第一次写小说,练练笔的。情节的编排,人物的展示,主题的呈现,还都在摸索中。这样,我把那个早恋的故事,用一个章节收尾,除了田宇的故事外,再增加个人物,再写一个与田宇不同的,中年人的婚姻事业家庭的故事。




----------------------------------------------
说自己想说的话,写自己想表达的意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 12:59
  同意大家的意见,在爱情故事上太过于老套了,希望有所创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 14:04
  三十四
  “丽蓉,我马上到你家了,田宇和你二哥都在吗?”“在,在,大哥。”“你下来开门,我到门口了。”丽蓉赶紧抹了一把脸,把头发捋了捋,拉了拉衣角,把脸揉了揉,急步下去开门了。
  凌晨时分,应该是气温最低的时候,丽蓉打了个寒颤,急忙拉开门。花白地头上带着顶毛茸茸的帽子,裹着黄绿色军大衣,系着围巾,鼻孔里呼着白气,丽蓉大哥就站在门口。丽蓉一阵歉疚,慌忙把大哥往里拉。
  进来房间,大哥摘下帽子,田宇从床上抝起上身:“大哥。”大哥连忙上前:“田宇,你先睡,不要怕,一切事情有我。”一丝笑意从田宇脸上倏忽而过,他又躺下。
  大哥看着零乱的房间,衣衫不整,脸色青紫的妹妹,眉宇间的“川”成了一团,找个椅子坐下来:“丽蓉,给我倒点茶。”自己这年把只顾帮儿子打点生意,很长时间没过问妹妹和弟弟了,嗨,搞得一团糟。看样子自己这个大哥的责任还不能放下,他们一个三十几,一个四十几,老不能成人,让人放心不下。大哥思绪万千。
  “好,我来。”丽蓉赶忙倒茶。“你二哥哪?”“在那边房间里。”“哦,你告诉他,一会儿你们跟我去一趟老家。”丽蓉忐忑起来,没什么大事,大哥不会带他们回老家,原来父母住的,现在二哥住着的地方。
  端着茶杯,大哥坐到床边:“田宇,事情的大概我知道了,都怪我管教不严,这事不怪你,一会儿,我带他们出去一趟,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你相信我吗?”田宇又要起身:“我就信大哥你。”“这样,离天亮也不远了,你还要上班,再睡一会,我先走,到时候我给你电话。”大哥按住田宇。田宇又闭眼养神。
  丽蓉想跟田宇说几句,大哥摇头。一会儿,兄妹三人离开了田宇家。
  迷迷糊糊中,田宇恍恍惚惚,身体轻飘飘的,他掠过河旁的青草地,草儿清幽,这是晶娴学步,一家三口洒满笑语的地方;他掠过堤岸边的小树林,树叶轻舞,那是饭后散步,他们耳鬓厮磨的地方;他掠过小桥旁的蔬菜地,青菜碧绿,那是闲暇劳作,他们逗乐嬉笑的地方……。
  一阵狂风吹过,田宇的身子往下沉,似从高崖上掉下,堕入万丈深渊;耳边的风声呼呼,眼边的树木不断闪过,田宇想抓住什么,只是不断地下沉,什么也抓不着。
  一阵闹铃,田宇醒了,一身的汗。




----------------------------------------------
说自己想说的话,写自己想表达的意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 14:31
  三十五
  田宇抬起昏昏的头,想起来了,今天是他坐班,简单洗漱后,他就往外走。
  路过客厅时,他妈让他吃早饭,他似乎没听到,也没骑车,走出了门外。背后的父母,忧心忡忡地看着他,一夜的动静,换了谁都应该知道有什么事发生的。他们摇着头,叹着气,去收拾碗筷。
  半路上,田宇接到一个电话,是徐倩兰爷爷的电话。
  说起徐倩兰,田宇眼前浮现出那个文静、高挑、苗条、清秀的女孩子模样。女孩很独特,喧嚣声中,她是一片净土,嬉戏玩闹中,她是一方波澜不兴的池水。她如空谷中一株幽兰,在清风的吟哦中弥散一丝幽香,温馨清雅,娴静妍丽,独秀于山谷之中。
  倩兰柔滑的脸颊上,带总着一副微红的眼镜,映出了小女儿的娇艳、含羞。她见到老师,总是含笑,低头,轻唔一声,转身逃走,如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此时总能让人记起李清照的词,“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倩兰是去年到田宇班上的,是他带的又一届学生。田宇记得她是女生中的第一名,就让她做女生班长。班长是要管事的,学生中的犯规违纪,在她身边翻来覆去,耀武扬威,她想制止,蚊子一样的声音,根本就弹压不了,往往是急得眼噙热泪,调皮的小伙伴们还是嬉皮笑脸,气得她伏在桌子上,肩膀上下耸动,溅了一地的泪水。
  倩兰的字像她的人,秀气,清爽。自从丢掉了班长的职位后,人也轻松多了。不过,田宇是不给她轻松的机会,把出黑板报,教室美化的事情交给了她。田宇的要求跟人不一样,一周出一期黑板报,内容要详尽,像时事、班级琐事、秀字、英语ABC等内容全要包容进去。不仅是内容,版面的设计也有详细的要求,要求实用,美观,简洁。田宇的话,听得兰儿一愣一愣的,眼睛半天不动。其实,这些要求对一个七年级的学生来说,还是有点苛刻的,不过压力大点,有利于学生的进步,田宇有意打磨她,练练她的胆子。之后的几天里,一下课就看见她带着几个人,请他写字,向你约稿,让她剪纸,逼你画画,忙乱了一头秀发,湿透了一张红扑扑的脸。规定的日子里,有模有样的,别出心裁的黑板报,让同学们耳目一新,连学校也组织学生来参观。兰儿面带笑靥,异常的灿烂。
  倩兰的聪慧、勤奋、不懈,她的成绩一直优秀,但也有走麦城的时候。那是七年级下学期期中考试,成绩出来,田宇一惊,兰儿的数学不及格,太不可思议了。田宇找学生了解情况,原来是在考场上,兰儿受到了男生的骚扰。那是一个粗壮的,愣头愣脑的半大小子,是子虚班上的,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那段时间,看到兰儿,就跟在后面,用他那刚发育不久的秃秃的喉咙,大声的嚷,猪、猪、猪。恶劣的是,每次开考前,就在考场喊,兰儿,猪,兰儿,猪。可怜的兰儿,骂不过,打不过,急得直哭,这样的心情,考试是肯定考不好的。
  兰儿不敢骑自行车上学,只要骑车,车胎就会被人戳破了。田宇知道,肯定是那个愣头青使的怀,一查果然如此。这事过后,田宇让倩兰骑车上学,这次倩兰的爷爷来,不知道也是为了什么,不要还是自行车胎的事吧。
  田宇急急的朝学校走去。




----------------------------------------------
说自己想说的话,写自己想表达的意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 16:33
又有新角色上场了,希望楼主别着急,慢慢构思。我一直看好你这部小说,支持你,加油。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 23:36
  三十六
  在校门口,田宇遇到了倩兰和她爷爷,倩兰爷爷是一个个子不高,慈眉善目的老人,七十左右,身体看上去还硬朗。和善地跟田宇打着招呼,田宇嘴里答应着,一边询问情况。
  果不其然,又是那个二愣小子使的坏,看样子要跟子虚沟通一下了。一个电话过去,子虚说国定的儿子出事了,人在望州,到八点多才能回来,让田宇把这事儿处理一下。
  教室里的学生已经在三三两两地读书了,值班的老师们也到齐了,在教室里巡视着,田宇进教室交代了一下班长,让他坐到前面,带大家读书。然后问倩兰,那个混小子叫什么名字,“他叫金世裘。”倩兰小声说道。
  田宇走到子虚带的班级门口,查点值班老师,金世裘来了没有。“他啊,不迟到二十分钟,他不会来的。”值班老师一脸的无奈。“那我们等等吧,到办公室去坐坐,倩兰,你去读书。”田宇招呼着倩兰爷爷。
  田宇站在教室门口,看着下面的路。这时,晨曦占据整个校园,香樟树叶摇动着碎金般的阳光,学校大道上空荡荡的,白溜溜的。不远处,一个拖着书包,一步一移的,长得圆滚滚的半大小子,出现在学校大道上,这就是金世裘。
  田宇等金世裘踏上楼梯,到了二楼过道的时候,迎了上去,看到他一手拎着书包,一手抓着个黄橙橙的东西,走近一看是个铜香炉。“金世裘,拿个铜香炉干什么?”“路上拾的,能卖几十块。”
  田宇知道,这里的商家有初一月半敬香的习惯,肯定又是哪家商户放在门口的香炉,被他顺来的。田宇没有说破,说道:“金世裘,我找你有点事。”“我没空,要读书。”金世裘瓮声瓮气。
  “是你任老师让我找你的。”田宇忍着气。金世裘才拖着腿子,往办公室里走。“金世裘,你又把徐倩兰的气嘴拔了吧。”田宇盯着金世裘。“那个放屁的?不是我。”金世裘直着喉咙,“叫他来给我作证。”
  在田宇旁边的倩兰的爷爷看不下去:“是我孙女自己看到的,你这孩子怎么做了不敢承认。”“我知道你孙女是哪个?叫她站出来,看我不扁她。”金世裘拎着书包,站在那里,一只脚晃着,毫不在乎。
  老人家有点上火了,站起来:“我孙女是徐倩兰,说,你今年拔了她多少次气嘴了。”田宇赶紧把老人家拖住,按他坐下:“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我就拔了,怎么啦?谁叫她不理我,我要跟她交朋友,她不睬我,我就拔!”金世裘撇着嘴,手乱舞。老人家站起来,去拉他:“找你们校长去!”金世裘不动,老人气急了,上去搡了他一把,他一个不稳,朗朗跄跄地坐在地上。
  金世裘站起来,揉揉屁股,咧开嘴:“打人啦,教师打人拉,老头子打人啦。”向外就冲,“老头子,姓田的,我回去喊我爸,你们等着,一个也跑不了。”
  田宇想去追,金世裘已经窜出去老远,下了楼梯,出现在大道上。不要看他上学慢慢走,回家比兔子蹦得还快。田宇摇摇头,看着倩兰爷爷,老人家倒也硬气:“田老师,我还不走了,看他爸爸来了能怎样,小的蛮不讲理,大的应该懂道理吧。”




----------------------------------------------
说自己想说的话,写自己想表达的意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 23:36
三十七
田宇给老人家倒了杯茶,自己到教室,一边看学生读书,一边改作业,没多久,也就下了早读课了。
回到办公室,田宇给自己倒了杯茶,把自己的第一节课跟别的老师调了一下,今天田宇没什么好心情,调到明天上。边改作业,边跟倩兰爷爷谈倩兰的情况。他劝了几次,劝老人家回去,老人家很固执。
“哪个老畜生打我儿子的,他在哪,给我出来。”楼下传来吼声,随之传来,“通通”的脚步声。一个脖子上挂着粗粗的黄色索子,敞着衣服,一脸黄黑的肉下垂到下巴,一对肉眼发出凶光的中年男子,冲了进来。他儿子金世裘,像个尾巴一样,跟在后面,指着老人:“就是他打我的!”中年男子一把就把老人从凳子上揪起来。
田宇看情况不好,赶紧站起来,“老金,你听我说。”“听你说个屁,我儿子被这老畜生打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帮。还光荣的人民教师呢,就知道吃家长的,拿家长的。”转手就是两个耳光打在老人脸上。
老人急了: “你讲不讲理,你儿子惹我孙女的啊。”“跟我讲理,欠揍。”又是一拳,老人弯下了腰。
一切在仓促之中,出乎田宇的预料,田宇从没有见到这样不讲理的家长,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他可打的是老人啊,这个中年人才是真正的畜生。难怪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有其父必有其子。
田宇不能看着老人被打,跨过去就要拉。金世裘指着田宇:“他打了我两个巴掌。”田宇一愣,颠倒黑白的小畜生,仗着老子给他撑腰,满嘴胡说。中年男子回过头来:“回头收拾他。”对着老人又是一脚。
这样打下去,不出人命才怪了,田宇没有停留,上去就要抱住那个男子,同一个办公室的是个女教师,早就吓得去喊校长去了。老人躺在地上,高喊救命。
中年男子见田宇过来拉他,以为田宇要打他,嚷道:“我正要收拾你,还送上门来,好。”从后腰拔出一根铁棍,对着田宇就是一下,田宇见一个黑乎乎东西抽过来,赶紧一让,铁棍狠狠地敲在膀子上,膀子立刻没了知觉,人就蹲下来了。那男子的狂劲上来了,对着田宇的头就是一棍。田宇只顾抓住自己的膀子,这一下重击,他向前俯倒,趴在老人身边,一动不动,血从他头部涌出。
老人大呼:“救命啊,出人命了。”那男子见势不妙,拔腿就跑,把刚进来的校长撞得老远。校长一看倒地的两人,脸色死灰,对外面大叫:“抓住他!打110,打110。”那男子跑到围墙边,翻墙出去了。
学校像开了锅一样,沸腾起来了。




----------------------------------------------
说自己想说的话,写自己想表达的意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 23:37
  三十八
  银灰色的北京现代驶进乡间小路。东方的天色已经开始发白。
  “老二,你这狗窝有多长时间没回来了。”大哥开着车看着前方。
  “经常回来。”二哥唯唯诺诺。
  “经常回来?那你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到丽蓉家?你是有钱不过宿的主,今天晚上又是在哪个女人的床上,被人家老公赶跑的?”大哥知道自己弟弟的德行,平时说过很多次,就是改不掉游手好闲的恶习。
  “大哥,你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妹子还在旁边。”二哥有点不好意思。
  “还知道妹子在啊,你给妹子做榜样了?看你妹子都跟你学成什么样子!男人逢场作戏,偶尔为之,还说得过去;女人行吗?”丽蓉躲在后座上不敢看大哥,脸蹭地红起来。
  到了老家,停下车,打开门,进屋。桌子上,凳子上,全是灰,坐的地方也没有。丽蓉赶紧找块抹布,收拾地方,给大哥做,自己和二哥站着。
  “今天我们兄妹三个一起,没有外人,有些话我就不藏着掖着,我直话直说。”大哥掖了掖大衣。“老二,你前几天跟田宇妈拿了一万五对吧,你不要狡辩。我说过多少次,田宇日子过得难,孩子有病,你妹子屁事不管,就是打牌,他过得不容易啊。他没跟我叫过一声苦,没责怪过你妹子一声,难得的忠厚人啊,丽蓉跟他,是丽蓉的福分。你自己不务正业,还去拖累田宇,他孩子看病,你不去帮他,你也是孩子的二舅,你怎么忍心去跟他要钱。”
  “他今天把丽蓉打惨了,我看丽蓉跟他离婚算了,丽蓉的事儿包在我身上。”二哥想转移话题。
  “放屁,离婚两个字是你说的?你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还想把你妹妹也拖下水?丽蓉今天挨打是活该。”大哥看着丽蓉,丽蓉羞涩地点头。大哥还是看着二哥:“你今年四十几了吧,看你这个破家,房子还是爸妈留下来的,你添过什么没有?整天东漂西游。想丽蓉离婚是不是,你不是为丽蓉吧,你是想从中捞几个。老二,就你那点花花肠子,屁股一撅,屙什么屎,我都知道。”丽蓉赶紧捂住了嘴,没敢笑。
  “老二,我这次回来,还有个事,就是带你走。你侄子的场子多起来,外人看我不放心,你给我去看着,省得你在家让我担心。”大哥跟二哥没有商量的余地。“我不去。”二哥小声地咕哝。
  “你敢,你不去在家拖累田宇啊。再说借人家的钱是要还的,去给我打工还债。”二哥泄了气,低着头不言语。“等这件事解决了我就带你走。”




----------------------------------------------
说自己想说的话,写自己想表达的意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 23:38
  三十九
  丽蓉知道,大哥训完二哥就轮到她了。她从小就敬畏大哥,有点怕他。“我去烧点茶。”转身想进厨房。
  “回来。这大冷天,我不是回来喝茶的,你什么时候才不让我操心,看被打成这样。我自小就没碰过你一巴掌,虽然你是自作自受,不怪田宇,这小子下手也太狠了点。不过难怪啊,是男人都有脾气,泥人还有个土脾气呢。”
  “丽蓉你今年三十六了吧?晶娴也十四了吧?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田宇宠着你,他爸妈服侍着你,你还不知足。田宇有什么不好?你不要羡慕那些做老板的,人前光鲜,身后不知道背了多少债,我也是做生意的,我知道这些。就是有几个钱,也是在外面花天酒地,老婆在家独守空房。哪像你有个老公守着。”
  “你三十几了,已经不是大姑娘了,人家玩你,说你漂亮你还当个真的,人要有自知之明。你不要听你二哥胡说,离婚没什么好处的。你离婚了就有好日子过了?我看不见得。不是人家死了老婆,离了婚找你做填房;就是光棍汉找不到老婆,找你做老婆。你说日子能好过吗?”
  “田宇人老实,又是教师,有素质,你还配不上他呢。今天回去后,好好过日子,把牌戒了,帮家里做点事,担点担子。田宇那边我来处理,这点面子,相信他还是给我的,不过你的态度要好。”
  丽蓉哪想跟田宇离婚啊,大哥主动帮他,她由衷地高兴,头点得像捣蒜似的。
  说话间,不知不觉地,天已大亮了。丽蓉的手机响起来,丽蓉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她以为谁打错了,没接。不一会,手机又响起来,还是那号码,丽蓉接电话,脸色陡然变了,哭腔也出来了:“大哥不好了,田宇在学校被人打了,生死不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紫梦花开   2012-1-13 07:37  金钱  +10   好文章
紫梦花开   2012-1-13 07:37  魅力  +10   好文章



----------------------------------------------
说自己想说的话,写自己想表达的意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3 07:38
写的真不错,欣赏,学习了。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3 12:33
  跟着读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3 23:20
  本来这篇小说想写三个人物:任子虚,弟弟跟人私奔,弟媳也丢下儿子给任子虚的父母,加上父母体弱有病,他们总是拖累任子虚,子虚很是压抑;项国定小日子还可以,可是儿子招是惹非,难得安宁;田宇是个悲情人物,老婆不检点,女儿有病,债务缠身,自己在学校被家长打伤,生死难料。以此来反映中年人的艰难和困惑。
  不过,文章写到这里,我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暂停更新。我不知道怎样来吧任子虚弟弟的那段以前发生荒唐事插进来,也不知道让项国定在纷繁复杂的麻烦中理出一点头绪,同时,我也在想,要不要让田宇醒过来,该给他什么样的结局呢?。
  各位可以根据的我的想法,给我提提建议,我有点困惑,头脑有点乱了,拜托!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叠翠蝶舞   2012-1-14 15:44  金钱  +5   好文章
叠翠蝶舞   2012-1-14 15:44  魅力  +5   好文章



----------------------------------------------
说自己想说的话,写自己想表达的意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4 07:31
别着急,休息两天,放松一下心情也是蛮好的,待灵感来了,自然而然就能找到突破口了。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4 12:16
写得真不错,赞哦




----------------------------------------------
喜欢下雨的夜晚,撑一把伞,独自走在长长的街道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4 12:59
  要大胆,敢于想象,敢于突破,不要一下拘束在了别人写作的框框里去,要展现自己独特的个性,等待你的精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4 15:43
摸索着,成长着,期待破茧成蝶的一天!
继续加油!




----------------------------------------------
我打江南走过,那长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5 15:49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3-4 07:55
  四十
  丽蓉大哥没等老二关好门,拖着丽蓉就上了车。
  丽蓉脸色灰灰,脸颊僵僵的,皮肤紧绷着,头皮发凉,寒凉的汗从头发根向外渗,头发粘成了一绺绺。她一手抓着手机,一手粘着靠椅,眼睛虚空的看着前方的路,身体似乎如寒风中的窗户纸,瑟瑟地抖动,嘴唇失去了好看的红色,淡淡的紫色的嘴唇,上上下下的颤抖着。
  车在乡间的路上,就是一艘海浪中涌动的小舟,急速地颠簸着。丽蓉大哥铁青着脸,如一尊像,只是双手在动,车里一片死寂。
  途中,丽蓉慌慌地给任子虚打了个电话,任子虚在望州,丽蓉失望地低下了头,闭上眼,一股咸涩的水流到了嘴角,苦苦的。
  车到学校的时候,有学校的老师已经在学校门口,告诉他们,田宇已经被送到镇卫生院了,车又向卫生院窜去。
  丽蓉跌跌绊绊地冲到田宇病房的时候,屋子里满是人,校长脸色苍白,站在那看着医生在田宇身边翻检着;护士在田宇身边忙碌着,走动着;田宇爸呆坐在病床边上,拉着儿子的上,满脸戚容;田宇妈伏在病床边上,压着声音在号哭。还有一些帮忙的同事们在紧张的打着电话。
  丽蓉分开众人,撞到田宇面前,哆嗦着,叫喊着,抚摸着,泪流着。田宇的头发被剪得一绺一绺的,空白处罩着白白的纱布,一朵朵刺目的红梅耀眼的在上面开放,让人目眩,心惊。双眼闭成两道缝,凸起的颧骨使得面部有点瘦削,惨白的日光灯下田宇的脸皮上,隐隐约约地分布着斑斑点点。微微上翘的鼻孔里爬进两根细小的白色小管,从田宇干涩,水一样白的嘴唇上,丑陋地向下扭去。一根根黑黝黝的,硬扎扎地胡茬,胡七八糟地点缀在下巴上。
  丽蓉急切地转过头,看着校长,校长摇摇头,眼神朝向医生;医生只顾看着各种仪器,无暇搭理丽蓉,丽蓉看向大哥,大哥只是抓着田宇的手,眼光盯着田宇。
  “你滚!”一声号哭,划破病房的短暂的沉寂。田宇妈如同一只憋闷得滚圆的球,被针扎破了一个眼,气一下子从眼中喷出。“都是你,我家田宇就是你害的,他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拼命。”田宇妈抓住丽蓉一搡。丽蓉一下子仰面倒下,手来不及撑着,头“笃”的一下撞到对面铁床上,随即滚倒。
  丽蓉滚了一身泥,满眼迷离,糟糟懂懂地看着田宇妈,没吱声。丽蓉大哥,赶紧拉住田宇妈,“不要急,一切有我。”田宇妈继续抽泣着。
  丽蓉大哥转身拉出了校长和医生,一番商量之后,决定立刻送望州人民医院。丽蓉呆呆地,只是听大哥安排,田宇爸妈也是毫无注意,听从大哥安排




----------------------------------------------
说自己想说的话,写自己想表达的意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3-4 07:56
  四十一
  病房里一阵忙碌。
  校长嘶哑着声音,含混不清地安排车辆,还不时地询问报案的情况。丽蓉小心地给田宇整理着衣服,如呵护一件瓷器。田宇爸妈只是站在一边,搓着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忧郁之情现于脸上。田宇大哥在门外大声地打着电话,托朋友安排田宇到望州的事宜,来来回回的脚步如穿梭的蚂蚁。转眼瞥见老二在那无所事事,吼道:“没长眼睛啊,去帮忙啊!”
  丽蓉二哥的电话这时正好响起来,老二讪讪道:“我接个电话,马上来。”
  电话是林凤杰的,林凤杰就在医院大门外,他约丽蓉二哥出来。丽蓉二哥跟林凤杰是牌友,老一起吃吃喝喝,两人气味相投。
  卫生院灰白斑驳的牌子旁,黑瘦脸颊,灰黄脸色的林凤杰,从黑框眼镜中,透出一丝丝目光,如洞中伺机而动的鼠,不时张望着,身子如冬日田野里的狗尾巴草一样在瑟瑟地寒风中抖动。看到丽蓉二哥东张西望地从大门里探出头来,赶忙招手。
  两人一阵寒暄,相互一阵哈哈,林凤杰步入正题。“二哥,田宇现在怎么样,伤得不严重吧。”“那家伙还没醒了,实在不醒,我妹子反而能找个好人家。”
  “哈哈,也是。我们是老朋友了,有个事情你得帮我。”林凤杰两手插在口袋里,看着丽蓉二哥。
  “没说的,只要你说,我们是什么交情。”丽蓉二哥搓着手,肩膀畏缩着。
  “是这样的,打田宇的是我的表妹夫,一天到晚无所事事,穷得叮当响。派出所的人说,只要田宇不追究,就不会抓他了。我估计田宇也不会有什么事的,就是被根棍子敲了一下,没什么了不得的,息几天就好了。这是田宇也有责任,不是他班上的学生,他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林凤杰两手比划着,脸上的灰色在上下波动。
  “田宇还没醒呢。”二哥咕哝着。
  “马上会醒的,没什么了不得。这样,二哥你帮个忙,跟田宇家里说说,跟我妹夫私下里解决,我让他拿个三五百块把这个事情解决了,就这点钱还是我说干了吐沫,那家伙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林凤杰用手拍着二哥的肩头。
  “太少了吧,人都这样了,就这点?”二哥道。
  “二哥,我们什么交情。这事情过了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我们谁跟谁啊。”林凤杰搂着二哥的肩头。
  “这样,我试试看,这事情光我一个人说是不行的,你找找他的好朋友任子虚,让他也帮帮忙吧。”二哥不敢再耽搁,回头走进医院。




----------------------------------------------
说自己想说的话,写自己想表达的意思。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67484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