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086个阅读者,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2-3-3 19:01

真情三章之 星 [原创]



李凤山你好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真情三章之

文/李凤山(安徽)

看到这幅画.或许你会感到诧异;湛蓝湛蓝的天边.抹着几缕彩云.一望无际的草地上.开着千朵万朵满天星,万花丛中,一个天使般的孩子正朝你奔来。红扑扑的圆脸,漾着笑意。水灵灵的大眼,迸着火星。那长长的睫毛,似乎在不住地忽闪着,像有无限的欢乐,要与你一块分享。
这幅面,不是出自哪位名家的手笔,它的作者.就是我这个行医数十年的外科医生。一看到这幅画,就使我想起了许多年
前的一段生活,想起一个叫做小星星的孩子。
那是许多年前的一个冬天。
高热烧得我不能入睡。一闭上眼.就听到他们厉声吼叫:“狗特务,杀人犯,再不招供,往死里整你!”我仿佛感到,他们手中高高举起的水火棍,又劈头盖脸地朝我打来。猛然惊起,一身冷汗。
下半夜,热更大了,眼前朦膝胧胧的。尽是些金苍蝇飞来飞去。嘴里.鼻孔里,直朝外冒火,恨不能将屋外檐下的冰凌.一口全吞下肚去。浑身痛楚,想挪动一下身子.手脚却一点也动弹不得。
猛然,地下的铺草簌簌响了几下,朦朦胧胧的视野里,出现了两颗闪闪的星星。我定神一看,那是一双孩子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扑簌簌的闪动着。好明亮的眼睛啊.仿佛是一湖碧蓝碧蓝的水。这双湖水般的眼睛.正扒着牛棚的缝隙,向我张望。孩子见我向他点了点头.便侧着身子挤了进来。
这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胖乎乎的小脸.冻得红扑扑的.像刚刚成熟的苹果。一身小棉衣已经很破旧了。看来.可能是拾
了哥哥或姐蛆不能再穿的衣服。只是系在腰间的一条很窄的**帆布带,染上了时下流行的风气。
“你冷吗?”
我摇了摇头。
他像个小大人似的,摸了摸铺草,又把手伸进我冰冷的被窝.不以为然地撇撇嘴:“你骗人!”
我艰难地欠起身,把他那冻得通红的小手握在手上:“不骗你,我不冷,我热,热得很哪。”
也许是我发热烧红的皮肤.烫了他的小手,他眨着湖水般的眼睛,嘴里喃喃地说:“不冷.不冷。”
直到这时,我才看清,孩子的小棉帽上,沾着几根草屑.在他身边放着一小捆干草。
好像那干草也具有辐射热量的能力,我猛地感到浑身上下都在冒火。喉咙眼里,仿佛有几十吨硫磺在燃烧,又热、又辣,连呼出的空气,都混有一股焦苦的味道。
“水、水……”一句话还没讲完.我眼前一黑.又倒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响起了一个童稚的声音:“伯伯、伯伯,水来了。”迷迷糊糊地,好像三伏天里突然发现了一股清泉,我大口大口地“咕咚“起来。也许是喝得太猛了些,一口水呛进气管.引起一阵剧烈地咳嗽。咳得真厉害呀,模模糊糊的眼睛,进出了泪水.胸口一阵阵地剧痛,脑袋胀得嗡嗡乱晌,好像要裂开似的。呛咳以后.大口大口地吐着带血的痰。
在我呛咳的当口,孩子一直守在旁边.惊惶地睁大了眼睛。两只手捧着水碗,也不知放在哪里才好。见我缓过气来了,他才返身从芦席缝中钻了出去。
不多一会.孩子又钻了进来.靠在地铺旁边,红通通的小手举着一件东西,递到我的面前:“吃吧伯伯,吃了就会好的。“
“这是什么?”
“药.爸爸犯病的时候,吃的就是这药。吃吧伯伯,你病啦,吃了就会好的。”
接过孩子递来的药瓶,我把它 紧紧地握在手上,鼻子一酸.泪珠一串串地滚落下来。这是一瓶本地分装的“十滴水”。行医四十年,经由我的手,治愈过数以万计的病人,我当然知道.这瓶小小的“十滴水”,对于我所患的大叶性肺炎,丝毫没有作用。但是,在这监狱一般的“牛棚”里,一个孩子送来的这瓶无用的药品,却比平时的一千只盘尼西林还要珍贵。
几个月来,抄家、批斗、关“牛棚”,搞得我精疲力竭。每一次审讯归来,我总要增添一层烦恼。坐飞机,跪铁板,拳脚,棍棒,只能给我的肉体带来痛苦,我还能熬住;只是.为什么我出国留过学,就成了“特务”? 给人治过病,竟成了“杀人犯’?为什么?究竟为什么?
我想不通,我死也想不通!
孩子在一旁一眼不眨地看着我,轻轻问道:“你疼吗?”
“不疼”。
“不疼?不疼你怎么哭啦?爸爸说。勇敢的人是不哭的。”
我撩起被角,揩了揩眼睛。多好的孩子呀.圆圆的小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尽管衣着并不整齐,在我看来,却像安徒生童话里的小天使一般美好。
“你叫什么名字?”
“星星。“
“几岁啦?”
“六岁“
“怎么钻到这里来啦?”
“黄叔叔家的萍萍在墙上画画,他们说**,幼儿园的阿姨让他们给抓走啦。爸爸来上班.我就跟来啦。”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知道.是学校。。
“这是‘牛棚’,小孩子是不能来的。”
“你骗我,这不是牛棚.这几没有牛。”
“不是关牛的牛棚,是关‘牛鬼蛇神’的‘牛棚’。牛鬼蛇神.就是坏蛋.你懂吗?”
一想到泼到头上的这些污水.我顿时感到有说不出的愤慨。
”不,你说的不对。爸爸说,打人.害人,抢东西的,才是坏蛋。你是医生。是救人的.是好人。”
是好人? 还有人知道我是好人?几个月来,‘狗特务”、“杀人犯“的罪名像迷迷茫茫的雾障,憋得我透不过气来。今天,这个天真烂漫的孩子,竟给我来了一束阳光。一时间.浑身的病痛也好像,减轻了许多。
“你知道我是医生?”
“知道。爸爸说.要不是你.他早就死了。”
“你爸爸,他叫什么?”
“郑直。”
“在哪上班?”
“就在这里,扫地。”
什么时候.曾经救活过这个叫郑直的勤杂工.我确实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眼下,这个勤杂工的孩子,却给了我极大的安慰。真想和小星星多扯一会,但估计看管人员快要来了,我只得催促
小星星快点离开。临走之前.小星星凑近身来,趴在我的耳边.轻声细语地说:“爸爸说的.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这以后,或是清晨.或是晚上.只要值勤的不在.小星星差不多每天都来。送点茶水,带点药品,零零星星地讲一点’牛棚’外边的事情给我听。
大约两个星期之后,小星星一连几天没有露面,可把我焦急得什么似的。大叶性肺炎,已经到了恢复期。不再有多大的痛苦。只是这个孩子的下落.却让人焦心!可别出什么事啊!
这几夜,我睡得很不好.尽做恶梦。一天清晨.我忽然听到.地铺旁边又响起了那熟悉的簌簌的声音。我赶紧欠起身来,可不,芦席缝间,又出现了小星星湖水般的眼睛。见我起来了,他赶紧
侧着身子,挤了进来,一步紧似一步地扑到我的跟前。
“你好了吗?”
“好啦。“
小星星伸过左手,摸了摸我长满胡须的脸颊:“真好啦,不烫手啦。”
我伸手把小星星搂在怀里:“几天没来啦,想伯伯投有?”
“可想啦.爸爸老是叨叨.怕你的病又犯了。“
我心里猛的一热,捧起星星的小脸蛋亲了很久:“告诉你爸爸,伯伯的病,不会犯的。”
也许我接得太紧了.小星星失声叫了起来。
“伯伯的胡子扎了脸啦?” 我一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星星的小脸,一边带着歉意问道。
“不是。“
“那为什么?”
小星星嗫曘着,没有回答。
这时我才注意到.从进屋以后。小星星无论干什么.用的都是左手。
“把那只手伸出来。”
星星不自愿地伸出了右手。手背上擦伤了好几处,自腕关节以上.肿得透明。再向上边,了了草草地缠了儿道绷带。顺着手背向上查去,好厉害,尺骨、桡骨都有骨折!这是哪个蹩脚的医生.竟连夹板固定都不知道做。我仔细地给星星做了复位.从地铺边竹笆子上取下三根竹片,用手上刚刚解下的绷带给他固定起来。
星星真是好样的,给他复位时疼得掉下泪来,他只叫了几声。
“怎么搞的?”
“爬树摔的。”
“爬树?大冷天爬树干嘛?”
“捉麻雀。爸爸说,冬天麻雀都在树上,可好捉啦.一捉一大窝。”
星星可真够淘气的.为着掏麻雀,竟摔成这样。我故意板起面孔,对他训斥道:“以后还掏不掏?”
“掏,掏多啦,烧一锅肉给你吃。”
星星的话,使我沉思了好久。我让星星坐在铺上,给他讲了卓娅和舒拉的故事。星星睁大眼睛听着。故事讲完之后.我抚摸着星星圆圆的脑袋.告诉他说:“像卓娅和舒拉那样,才叫勇敢.以后可不能再爬树啦。明天再来.我教你唱歌。胳膊好了,教你写字。”
星星笑着点点头,凑到我的耳边,轻声细语地说:“伯伯,你真好。”
想不到,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这批“牛鬼蛇神”就被转移了。出了“牛棚”,我的眼睛不住地四外寻找,希望能够再看到星星。
牛棚四周空荡荡的,满天的彤云.紧压着几排破烂不堪的校舍。呼呼的寒风,把校舍山墙上五花八门的大字报,撕成一点点、一缕缕、一条条的碎片,在空中飞舞,在地上打旋。有几条长长的纸片,扯在白杨树光秃秃的枝条上,发出单调的“扑哒、扑哒”的声响。
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清晨,这样突忽其来的决定,星星是不会来了。星星是不会知道的。迎着扑面吹来的夹着沙尘的朔风.心底直往上冒冷气,我不自主地矗起棉衣的领口,下意识地把头颈缩短了许多。
刚刚走出校门,我们这般牛鬼蛇神的队伍,突然乱了起来。一个瘦小的孩子在人群中飞快地穿过,径直地朝我奔来。到了近前,我才看清,来者竟是星星!
天是这样的冷,孩子的小棉袄只扣了一半的钮扣,小脸蛋红红的,鼻尖上沁出了一层汗珠,口鼻中不住地朝外喷着白气。星星一把扯过我的右手.把一个纸包塞进了我的手中.刚要和我讲些什么.一根水火棍无情地横到了我们中间,硬是把他给撵走了。
路上,我打开手中的纸包,里面是一块烤山芋。山芋烤得真透啊。软软的,像是受了热的饴糖.山芋的两头.淋出了一道道糖稀一样的胶皮。包着山芋的,是一张皱皱巴巴的白纸,纸上.用蜡笔歪歪扭扭地画了一株满天星。不用说.这是小星星的手笔。
走出老远,我回头看去,小星星还站在路旁,一边向我招手,一边抹着眼泪。
回去吧,小星星,外面天冷啊。快回去吧.好孩子,你的心意伯伯全明白了,我们还会再见的!
手中的山芋很快就凉透了。我却觉得它像火球一样地热。这热流.从手上直传入心中,很快地传遍了全身。仿佛每一组肌肉都注入了能量.每一根神经都恢复了功能。
我抬起头颅,挺直了腰杆.一步一步艰难地,却又是坚定地走着。头上,顶着满天的彤云,仰面,迎着刺骨的寒风……
这以后,历经了逮捕、监禁、押送回乡、监督劳动,整整十年,我再也没有见到星星.但是.我却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他。这孩子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
劳动之余,我暗暗地凑集了几样颜料,偷偷地画了这幅<满天星>图。一看到这幅图画,就使我想到了星星,想到了星星的爸爸——那个从未晤过面的勤杂工.想到了千千万万和星星父子一样的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这幅画.使我的精神有了寄托,在冷风凄雨之中,冰刀霜剑之下.坚定了我生存下来的信念:是功是罪,历史终会做出公正的评价;是善是恶.人民心中,清清楚楚。这就像天上的星星,浓云迷雾可以遮蔽他们于一时,但是,从乌云的缝隙射出的星光,却向人们宣告:在乌云的上面.星星依然是晶莹透亮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紫梦花开   2012-3-4 06:50  金钱  +12   好文章
紫梦花开   2012-3-4 06:50  魅力  +12   好文章
王大三   2012-3-4 01:17  金钱  +10   好帖
王大三   2012-3-4 01:17  魅力  +10   好帖



----------------------------------------------
李凤山,蚌埠市7、9、10、11届政协委员,市临床医学专业委员会会长,市抗癫痫协会副会长,市福康中医工作室专家首席。电话:0552-3061098 13956361935 信箱:lds770623@163.com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3-4 01:17
  本是一篇不错的短篇啊,可惜在最后一使用了历史啊,人民啊的显得一下政治化了,真是有些遗憾。这种在文学中过于明显的政治痕迹一下就冲淡了原本不错的让人能荡然回味的文学气氛了,令人愕然了。一己之见,未必正确,请恕直言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3-4 06:51
很感人的一篇文章,欣赏,支持了。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3-4 12:52
这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胖乎乎的小脸.冻得红扑扑的.像刚刚成熟的苹果。一身小棉衣已经很破旧了。看来.可能是拾
了哥哥或姐蛆不能再穿的衣服。只是系在腰间的一条很窄的**帆布带,染上了时下流行的风气。

文章别处都很感人,这段胖乎乎的小脸…… 跟后面这段有点矛盾。历史造就的磨砺,令人记忆深刻。

刚刚走出校门,我们这般牛鬼蛇神的队伍,突然乱了起来。一个瘦小的孩子在人群中飞快地穿过,径直地朝我奔来。到了近前,我才看清,来者竟是星星!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4868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