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前世今生
4132个阅读者,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2-3-8 04:44

前世今生



四海手足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前世)
  苏宵瑾的长发一直飘在风里,清秀的面容近乎绝望的表情。她像离弦的箭向身后的悬崖边退去,裙摆不停的向我挥手,我打出的双掌停在半空,那一刻我发誓,无论隔世多久,她变成了什么样子,我都要找到她,补偿我这一世对她的亏欠。
  “宋子阳,你杀了宵瑾,我要给她报仇。”季索然用手点指我,双目充血,“算了吧,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说完我扶袖离开,身后冷风袭来,季索然带着杀气的剑已到近前,我低头转身,一个翻腕将他手中的长剑打落,风骤起,他转身疯了似的向崖边奔去,转而纵身跃下,我伸手去拉他,只有扯断的后袍余在手里。“苏宵瑾,我来陪你了......”他拼尽全力声丝力竭的喊声,在崖底盘旋,久久不绝。
  (今生)
  我是一只带着前世记忆的小狗,来到这个世界上寻找一个叫苏宵瑾的女子,孰我前世对她的亏欠。佛说我与这个女子的情缘已尽,若我非要执迷与她纠缠,只能作一只带着前世记忆的小狗。如果可以守在她身边,作什么又何妨。我跪在佛面前,双手合十,请求他成全我的心愿。佛摇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啊”我仍虔诚的跪着不动,“请成全我吧,我意已决。”
  我被关在笼子里,身旁放了好多狗,它们有温顺的,凶猛的,漂亮的,乖巧的。各式的毛色:灰的,白的,黑的,花的,棕红的......我正忙着熟悉周围的环境,迎面一只大黑贝朝我龇牙咧嘴的吼个不停。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曾经握剑的手,现在变成了一只毛绒绒的小爪子。个头小的能被那只大黑贝一口吞下去,我只好安静的趴下来,苏宵瑾你在哪里啊?怎么还不出现啊!等待像烧焦的气味,弥漫开来,让人浮躁。终于一个妙龄女子停在我面前,她穿着一双乳白色的凉鞋,一身淡粉色的连衣裙,漂亮的小腿裸露在处。我惊喜的抬头是宵瑾,她一脸亲切的笑,头发烫了棕色的爆米花卷,宠爱的抱起我,不,她不是苏宵瑾,是宋婉弦。她的前世是宋王府的公主,是我的妻子。而我对这个女子有感激,有尊敬,有亏疚,有恨,唯独没有爱。我爱苏宵瑾,就像她爱我,就像季索然爱她,就像宋婉弦爱我。深入骨髓,隔世不绝。
  宋婉弦把我带回家,她家又干净又漂亮,大大的落地窗子,粉红色的沙帘泻满了阳光,她把我安置在阳台的一角,备足了食物和水,还给我买了一个别致的小窝。周围是一盆盆开得正茂的菊花,宋婉弦喜欢菊花,她把我放下来,转身朝里面喊:老公,我买了一只小狗。“一个男人穿着睡衣从卧室走出来,浓密蓬松的短发,俊朗的脸,笑起来干干净净的。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惊叹命运错落的安排。前世我们爱着同一个女子,而今他又出现在了这里-——季索然。他看了看我,目光淡淡的,那是一种轻视和讨厌的眼神,原来无论隔世多久,我们之间的纠怨永无止境。“它好像不会叫”他对她说。“它太小了,以后慢慢就会叫了,老公,你给它取个名字吧。”宋婉弦宠爱的抱起我,让他给我取名字,“算了吧,还是你自己取吧”说着他转身回了房间,把我和宋婉弦丢在了阳台上。她摸了摸我的小脑袋,安慰似的说:“这里阳光这样好,我以后就叫你阳阳吧。”
  (前世)
  我没有爹娘,有记忆开始就在街上流浪。讨饭,哀饿,受冻,被人欺负。九岁时的一天,我饿昏在庙门口,宋王爷带着女儿宋婉弦出行,把我救回王府。从此以后,我与宋婉弦一同识字练功。宋王爷收我为义子,取名宋子阳。二十岁,我已一身绝技,一把青龙剑天下无敌,熟读诗词歌赋,满腹经纶。十九岁的宋婉弦更是出落得牡丹般惊艳,能歌擅武,琴棋书画,一把双凤刀使得更是出神入画。宋婉弦对我格外的好,远远超越了兄妹之情。我心里明白,对她和宋王爷尽是感激。一日夜里,宋王爷唤我到书房,要我娶公主为妻,他说娶宋婉弦为妻是对他多年养育之恩的最好报答,没有理由拒绝,我作了驸马。
  宋王爷要训练一批高手为他所用,招集天下武林侠士报效朝廷。告示贴出后,应征者络绎不绝。宋王爷命我选人,凡能接过我三招之人,方可有资格入选。一时间江湖动荡不休,各路高手齐聚王府,苏宵瑾就是在那时出现的,她一身素白长裙,风姿绰约,眉清目秀,手握一尾枣红鞭,正义凛然,她拱手向我施礼,说话落落大方。她迎上我的目光,发觉我在打量她,羞涩满面。她轻松接过我的招式,顺利过关,然后收鞭拱手,道过:承让。转身欣喜的看向季索然,那一刻,我对这个男人突然产生了莫明的敌意。
  宋王爷第一次安排我们出去执行任务,苏宵瑾受了重伤,有人用暗器偷袭我,她为我挡了一镖。飞镖从她后心扎入,染了剧毒。我把她带回王府时她已经不醒人世,宋王爷请来太医为她诊治,一连数**都昏迷不醒。每日夜深我都要到她房里坐一会儿,第七日夜里,宋婉弦已经沉沉睡去,我起身去看苏宵瑾,刚到院内,我发现她房内有灯光,隐隐听到有人在讲话,“王爷,您要是喜欢这小女子,就纳她为妃好了,何必这么费周折呢?”“你懂什么,本王是抢男霸女的恶棍吗?”“是,是,是,王爷是想让她心甘情愿者的从了您”宋王爷和管家一唱一喝从苏宵瑾房内走出来,我隐在暗处,听到这一番话,一直把宋王爷当成父亲般敬重,可是他现在却在打苏宵瑾的主意,我该怎么办?
  月光照进房间,苏宵瑾静静的躺在那,样子很美,我一个人自言自语:“快点醒过来吧,然后离开这个事非之地。”“你是想赶我走吗?”不知什么时候她醒了,甜甜的笑着问我。我稳稳心绪说:“你醒了,伤口还疼吗?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恩,是有个地方不太舒服?”她有点难过的说,“是哪里,我马上去叫太医过来。”她忽闪着大眼睛呵呵的笑起来,“干嘛这么紧张我,我只是想说,睡得太久,我的肚子饿了”我都没注意到自己会这么紧张她,忙收回刚才的慌乱,恢复到平时严肃的样子说:“我去叫人给你弄吃的。”
  (今生)
  早上宋婉弦出门前,给我添了水,发了食物。“阳阳要乖乖在家等我回来。”她的鞋子发出清脆的响声,门被结结实实的关上了。我无法在这里安逸的呆下去,我趁季索然不注意钻到了他的手提袋里。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把我放下来,然后开始劈砺啪啦的敲东西,我想从袋子里钻出来,透透气,可是袋子封的太紧了,正这时,有人推门进来,坐在了我的旁边,季索然说:“怎么了,休息没出去逛逛吗?”“睡得太久,我的肚子饿了,你请我吃饭吧!”听到这个声音,我像被刺了一剑,仿佛久远的年代就有个女子和我讲过这样的话,是苏宵瑾,我在袋子里不安的动起来。:、“你的办公室有老鼠吗?”“怎么会,这里又不是食堂。你先陪我去修键盘,然后我请你吃饭。”“好啊,好啊”她欢天喜地的跟在他身后,提着袋子里的我,“傻丫头,想吃什么?”季索然问,语气像宋婉弦宠爱我一样。“我想让你背我,可以吗?”说着她向上一跳,一下子把我撞到了什么上,我的头嗡嗡的响,不是被撞的,季索然已经娶了宋婉弦,那么他与苏宵瑾?难道前世的纠结又在宋婉弦,季索然和苏宵瑾之间开始了吗?我的退场并没有让他们拥有想要的幸福,命运又在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吗?
  季索然打开袋子,看到我时脸色铁青,愤怒的一把抓住我的耳朵,“你这该死的小狗,干嘛跑到我的袋子里?”她在旁边呵呵的笑,我从季索然手里挣脱出来,转身就跑,他现在的样子恨不得一拳打死我。苏宵瑾从后边追上来一把抱起我,我乖乖的不再乱动,“是你老婆养的小狗吧?”她抚着我的背,手掌好温暖好温暖,季索然没作声,我却分明看到他无奈的别过脸去。
  (前世)
  春日的林边,偶有鸟鸣,溪水哗哗的从山涧流下来,我拔出青龙剑,上下挥武,惊得鸟雀纷飞,忽听身后冷风骤起,一根绳状的利器缠住了我的剑柄,我手腕用力,抽剑抓住绳端,急速转身,看清对方时,由于用力过猛惯性促使她直接撞进我怀里,淡淡的花香扑了我一面。她没有推开我,反而展开双臂环住我的颈。侧脸贴近我耳旁说:“宋子阳,你是故意的吗?”我一把推开她,“苏宵瑾,请你不要胡闹。”她愣愣的站在那,欣喜的面容顿时蒙上一层水雾察觉自己有些失礼,伤到了她,“我有妻室,别因我误了幸福。”说完我提剑离开,她哭得更厉害了,林子里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听着那哭声我一阵心痛,竟莫明的转身冲过去,一把抱住她。她无助的样子,让我狠不下心。也顾不得此刻的心软会酿成怎样的悲剧。
  
  当你爱上一个人时,也许连你自己都不清楚,你看她时的目光会比别人久。而发现这个秘密的人,往往她的目光在你身上停留的时间也会多过旁人。宋婉弦从未这样冷淡的和我讲过话,她说:“你已经爱上苏宵瑾了吗?”我没抬头,怕眼睛会出卖自己。“为什以这样问?”“她应该也喜欢你,她看你的时候眼里有幸福。”这般冰雪聪明的女子,我该如何瞒她,她继续说:“一个女子爱上一个男人时,眼神会变温柔,当她的爱得到回应时,眼里会有幸福。”她的声音有些哑,眼里充了泪,我沉默扶袖转身离开。
  
  (今生) 
  季索然被我彻底的惹怒了,他狠狠的将我丢在阳台上,然后将门重重的关上,我痛的发不出声音,月亮升起的时候,宋婉弦才回来。隐约听到屋子里传出两个人的对话:  
  “明天把那只该死的小狗送走吧,它快把我气死了。” 
  “我知道你不喜欢小狗,我一个人照顾它就好了。” 
  “这不是谁照顾的问题,你知道它今天钻到我的手提袋里,弄得我遭透了。”  
  “好吧,我明天会关好阳台的门,如果它再犯错,我再考虑送走。” 
  我趴在小窝里,看着天上的星星分布在夜里,像苏宵瑾的大眼睛,忽闪着,我想前世的事,她一定一点儿也不记得了,那些痛苦的事不记得也好。我忽然想起佛说的话: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现在处在苦海里的不是我,是苏宵瑾,爱上有家世的男子,这是她的宿命吗?命运一定要这样安排她的爱情吗?我毫无睡意,百思不解,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着。 
  醒来时,屋子里很安静。我想他们都出去了。宋婉弦还是细心为我准备了食物和水。我却没有一点儿味口,阳台四壁对我而言像高耸的城墙,任凭我爬,跳怎么也出不去。我施展轻功,却只跳到菊花的高度。折腾的筋疲力尽。伤感也一点点袭上来,我病了,三天不吃不睡。宋婉弦把我抱在怀里,轻抚我的背,她说:“阳阳要乖,吃东西才会长大,壮壮的才不会被其它的小狗欺负。”我抬头看着她,她温柔的笑“阳阳是太闷了吧?我带你去外面散步好吗?不过你要乖,不可以乱哟。”
  宋婉弦把我放在地上,她坐到旁边的石凳上,这个有点像王府花园的地方,好多小狗在草地上玩,宋婉弦鼓励的拍拍我的背,“去玩吧。”她说。我突然有点舍不得她,她对我还是这么的好,无欲无求的好。可是我想苏宵瑾,我不愿在那个阳台上再呆下去,我回头看了看她,然后钻进了旁边的树丛里,“不要跑远。”她的叮嘱对我毫无意义。我使劲的跑,离那个石凳越来越远,到花园门口时,我看见一个中年妇人牵着一只大黑贝,它拼命朝我吼,那个妇人快拉不住它了,我跑得更快了,忽然眼前出现一个带轮子的大盒子,差一点儿就撞到我,这些被称作车的大盒子到处跑,速度非常快,是我未曾见过的,轻功再好的人也赶不上,我想这就是后人研制的新的追捕工具吧。突然身后传来大黑贝的残叫声,回头我看到它倒在了车轮下的血堆里,我继续向前跑,不忍回头再看下去。 
  离开宋婉弦,我又恢复前世最初流浪的生活,我到处走,希望哪天能遇到苏宵瑾,她也能像前世的宋婉弦一样把我带回家,让我陪在她身边。  
  (前世)
  这世上最可怕的应该就是恨和嫉妒吧,它会让一个好好的人变得失去理智,甚至会做出让人难已想象的事。宋婉弦有了身孕,我却丝毫欣喜不起来。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可是事情的发展不容我有多时的考虑,该发生的还是来了。宋婉弦约苏宵瑾在后山的悬崖边见面,她们要以剑客的方式解决我们三人之间的问题。我赶到时她们已经动起手来,枣红鞭与双凤刀交织在一起,宋婉弦明显处于劣势,我大声段喝:住手。可是她们好像没听到似的,我挥掌冲到她们中间,苏宵瑾的长鞭绕过我,直抽向宋婉弦。一道血口印上她的右臂,我怒气上升,挥掌打向苏宵瑾,她没有想到我会出手伤她,目光呆呆的看着我,面容绝望,像离弦的箭,一直向后退去,身后就是万丈深渊,其实她完全有能力用她的长鞭救自己。可是我这一掌,击碎了她的心,让她放弃之了求生的念头。
  季索然随后也一起跳下了悬崖,崖边的风吹过来,盛夏时节,我却一直在发抖。原来这个世上最可怕的是,不是失去生命,而是那个最爱最爱的人把你一个人留在了这个世界上。死是那么的容易,最难熬的是还要活下去。我把宋婉弦抱回王府,不久大病不起,因为我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宋婉弦在苏宵瑾的茶里下了迷药,害她被宋王爷羞辱,并巧妙的安排了这场比武,让我亲手杀了自己最爱的女子。原来苏宵瑾早就抱着必死之心,我无法在王府里呆下去,不能替苏宵瑾报仇。我不能原谅宋王爷,对这人怀了我骨肉的女子也无法原谅。我离开时,宋婉弦骑马在后面追赶我,在一个山岗的缓片处从马背上摔下来,我没有回头,只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喊声:“报应啊,老天你这是在惩罚我吗?” 
  (今生)  
  我终于等来了苏宵瑾,那天,天色特别暗,乌云压得很低,一场大雨马上就要来了。我在路边看着那些车子一遍一遍跑来跑去,一股股莫明的怪味钻进鼻子里,有时那些车子停下来,有人从上面下来,有人又上去。我想我应该找个地方避避雨。正这时眼前出现一个女子,我不由自主的抬头看了看她的脸。“宵瑾”我惊喜的叫她,嗓子里却发出“汪汪”的叫声。她根本没有理会我。满脸的泪,哭得好伤心。她闭上眼睛,向路中间走去,那些车子从她身边穿过,我害怕极了,我想起了倒在血泊里的大黑贝,她不想活了吗?“宵瑾,苏宵瑾……”我朝她使劲的喊,却只能发出“汪汪汪”的叫声。我冲过去挡在了她的面前,一道刺眼的光,我被撵在车轮下面,一阵剧痛,我努力的最后看了她一眼,苏宵瑾睁开了眼睛。 
  再次醒来,我恢复了前世的样子。苏宵瑾站在我的旁边,佛出现了,他说:“其实你真正亏欠的人是宋婉弦,这一切的恩怨都是因你而起,是你的不忠和冷漠害了所有人。包括你们未出世的孩子。”旁边的大黑贝朝我大声的吼,我终于知道它为什么这么愤恨我了。佛继续说:“这一世他本该为人你却让它作了狗,你也害了你爱的女子,苏宵瑾亏欠的是季索然,前世她辜负了他的爱,这一世是为补偿而来,是你又一次让她陷入不堪的境地。其实前世今生的轮回就是为赎罪而来。苏宵瑾,你看”佛用手掌打开了一扇门,“你去吧。”她朝门走去,突然门又被关上了,佛说:“宋子阳,这扇门其实并不是为你而开。”说着佛挥手打开了所有的门,“剩下的你走哪一个都可以”苏宵瑾离开了,我看到在那个路口,一个俊朗的男子朝她温暖的笑:“过马路也这么的不小心,遇要拉我的衣襟吗?”她点头,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宋子阳,下一个轮回你会爱上那个该爱的人,但她却并不一定会爱你,你愿意去赎罪吗?”我点头,牵过那只大黑贝,所有开着的门都关上了,最先关上的门打开了,我无憾的走过去。(完)




----------------------------------------------
每当和一个人分手,我就养一头猪,于是现在我成了养猪专业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3-8 09:31
  看是看了,貌似没大看懂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3-8 11:48
很有感触的一篇文章啊




----------------------------------------------
如果你的妻子让你失望,请你不要责怪她,正因为她不优秀,所以才只好找了个不优秀的丈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3-8 11:50
这样的情事轮回真是永远也理不清呀,期待下回精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3-8 15:47
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文章了




----------------------------------------------
A:visited { color: maroon }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3-8 19:47
喝彩,真是一篇好文章




----------------------------------------------
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9-3 09:10
我的好朋友也叫宋婉,,,,,嘿嘿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054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