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彼岸落地花开
4655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2-3-29 16:24

彼岸落地花开



草莓刨冰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樱花年十月,琉璃儿转过一个街角,细碎的发凌散的降在肩边,鸟儿自遥远的地方飞来,阳光温婉。
  院子里的落地英在一瞬间突兀地开起狭长的花瓣。风吹过来有淡雅的清香。琉璃儿靠着墙角坐下来,左手雪色绷带略微有些脏,落地英翠绿的枝叶攀爬上来,纠缠着,纠缠着,而后突然断裂,碎成一朵艳红的花。琉璃儿笑了笑,下意识地望向漆红的大门,门外兀长的巷口有身着棉衣的老人聚在一起谈笑,操着好听而奇怪的语调,笑容温详。琉璃儿略微侧过头细细地听,老人们说,已经是新的年头了,春天又一次如约降临,已经不会再寒冷了。确实如此,记得刚刚来此,世间还是一片萧条,风吹过来有让人昏眩的力量,天空时常会莫名地降下雪色的花辨,踩在脚下会发出脆弱的呻吟,孩子们用它来玩耍,也可以捏造纯净的娃娃。然而不出几个月,花瓣消融,天地以风样的速度退却残悴的雪白,天空幻化为新生的翼在游荡,地面裂出翠绿与花朵。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琉璃儿猝防不及,她以惊诧的面容注视着眼前褪变的世界,以为自己又再一次堕入魔法的国度。那时琉璃儿还什么都不知道,她只是恐惧着,颤抖着,隔着墙壁偷偷的听老人们的谈话。很久以后,她才顿然醒悟,原来,此处有名为春夏秋冬四季之说,天空飞翔的翼叫鸟儿,会在冬天远移春季归来,白色的是云朵,相互碰撞会产生闪电,雷雨或是冰暴雪花。而那时不小心被她遗落的落地英花种在此处陌生的土地上,竟也绽出如此美妙的花朵,一如落地英园里的任何一朵。想着想着,琉璃儿没来由地感到神圣,就好似看到孕育的胎儿渐次成形,后逐渐长大成为美好的孩子。这是琉璃儿不曾经历过的,如此的宁静安详,如此的平和美好,如此的琉璃儿。
  人是会随着周围环境变化而变化的生物。就像许英说的,站在阳光中的人就连瞳孔也会变得明亮,无论它的颜色原本有着什么样的漆黑。
  想起许英,琉璃儿便觉温暖,那个有着墨绿色瞳孔的少年,脸上总是洋溢玩世不恭的笑意,喜欢阳光和游玩。他是唯一知道她秘密的人,那天他看着她从天空垂垂而至,遍体鳞伤还有残破的手指,睁开眼眸的时候,恍惚间他的微笑就那样晃晃的落下,跌在她的眼里,一片辉华。
  那日后他时常便来看她,有一次用一瓶神奇的药水将她坚硬的藏蓝色短发变成黑色,他说,这样你就可以过随意的生活,像这里的每一个人一样。还未等她道谢,他便又抢先说道,如果想道谢的话,那就多露出点笑容吧,否则我可是不会满意的哦。
  面对他,琉璃儿是无可奈何的,她所能做的只是无奈的点头应许。他总是有太多令人瞠目结舌的想法,永远像个不羁的孩子一样精力充沛。有时琉璃儿感觉他就像她的一个如影相随的的弟弟,让她有不得不疼爱的冲动。他们一起看落地英绽放,一起走过阳光温婉的街道,一起吃某家店里糯香清甜的小吃,一起微笑和玩耍。时日在这样漫漫的过程中一点一滴的抽离。夏日的最后一场细雨,琉璃儿终于可以再次点亮指尖冷峻的焰火,此时,她的头发已经细碎的长至肩边,星星点点的藏蓝色渗透出来,阳光温婉如同女子的微笑。琉璃儿面对许英,留下最后一个洁净的微笑。
  “许英,你应觉幸福,唯你,是第一次见我微笑的男子。谢谢你,许英。”
  “琉璃儿,你已经决定什么了吗?”
  “是的,我的魔力已经恢复。”
  “然后呢,你到这里,究竟是在寻找什么?”
  “不,一切都还没有开始。现在,我才是要去寻找。”
  结局,我想要寻找的,只是一个结局。
  
  许英,你看,即使是在阳光下,人类也始终要背负沉重的阴影,我们都必须要带着阴影行走,一直一直,直至死去。
  
  樱花年三月,此时的枫城应是正沉浸在一片血色的腥甜中,樱花年,又一个樱花年,时间陷回永无止境的轮回中,院落里的落地英在这一年开得异常丰茂,枝叶互相纠结,爆裂后就是落地英花朵绽放之时,娇艳的红,如同一抹血液,然而数秒后,即会灰飞烟灭。花瓣碎成粉末,散出溺人的腥甜。这是夜如枫最爱的花。琉璃儿记得,那个男子永远面无表情的脸孔,所到之处尸首遍布。从不会疼痛,亦不懂得哭泣,必生以采集血液为使任。
  初次见他,她还只是个离家出走的孩子,留及膝的长发,腰间佩带五彩的稠带。那**饥饿采摘果实,不慎误食毒果,翻天覆地之时,夜如枫如期而至,黑色风衣下一抹鲜艳的红,待她还未看清,转瞬间,一座城池就在她眼前支离破碎,她永远也忘不掉,那时那刻,他是以怎样决绝的资态旋转,又是以怎样绚烂的魔法,轻易间摧毁整座城镇,悄无声息,悄无声息,她的家,就在她眼前,随着城池瓦解,灰飞烟灭。
  对于他,她是怀有怨恨的。
  于是在那一个樱花年三月,她换下薄沙长衫,将长发反复削至颈口,在一片血色腥甜中与他如影相随。夜如枫瘦削的背影将距离恰到好处的拉长,黑色风衣下一的一点红,彷佛点缀般盛放。很久以后,琉璃儿偶然接近,才得知那只是一枚孤傲的落地英,诡异的红,娇艳而醒目。然而那时,却已是樱花年六月,所有落地英早已颓然败下,唯有夜如枫衣下一株,依旧妖娆。不禁诧异。
  他们走过一座又一座城镇,似乎一对年轻的情侣,正在进行一场漫漫无期而又毫无目地的旅程,只是彼此沉默,脚步匆匆。渐渐的,琉璃儿也终于被人认知,常走在街上,人们畏惧的眼光投过来,像一把凌厉的剑。但她却已不再在意这些,她知道,从那一年开始,她所有的行动都只是为了一个信念,复仇。她削短长发,身着素衣,面容也丝毫不带丁点女子般的柔弱,连女儿身都可以如此轻易的舍去,而名誉,又算得了什么呢?
  如此这般,不是没有改变。
  她悄悄地学会了他的许多魔法。站在如流的血液中看夜如枫伸出手指将血液聚集,低糜的夜里,夜如枫用血液浇灌即将干涸的落地英,而那衰败了的花儿,竟也在一瞬间,有如初绽般艳红。每到此时,夜如枫都会吹奏一首哀婉的乐,琉璃儿在不远处,倾听曲调,虽看不清他的面容,但却突感悲伤,这样的乐曲,有让人潸然泪下的力量。待到落地英再次衰败之时,夜如枫便停下行程,舞蹈般洒下毁灭的焰火。人们没有呻吟的死去,妇女,老人,甚至还未能长大的孩子。寂静的,就像一场盛大的哑剧,而剧中唯一男主角一身华贵,墨绿色瞳孔隐在银灰色长发下,越过尸首,面颜不带杀意。时间久了,就连琉璃儿自己,也已不再动容。
  可以没有疼痛的死去,也算是一种幸福吧。
  只是琉璃儿不明白,为何,他背负着所有残忍的罪名,为的却只是衣下一株血红的落地英,而又为何,如他这般杀人不动一指的男子,在那样深邃的夜晚,唇间可以奏出如此哀伤婉转的曲调。她不明白,正如她不知道为何那年他没有伤害她一样,那一年他指间优美地浮在她头顶上空,一切因毒果带来的疼痛悄然不见,取代而之的,是更深重的悲伤。
  失去一切的痛,岂是常人可想?如不是他,现在,她也将成为一个笑容甜美的女子吧。虽不会有太强盛的魔力,但是,凭借美好的噪音,便已是家喻户晓。而今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他,想到此,琉璃儿不禁觉得悲哀,那么多的恨全部涌上来,她站在远处冷冷地盯凝夜如枫,嘴角渐次扯出一抹狡猾的微笑。想要除去他,其实也并非难事,夜如枫虽身手敏锐,魔力之高也决非常人可及,但是,唯有那株落地英是却是其弱点所在,只需找对时机,自然不攻自破。
  樱花年十月,那已是一个轮回。
  几月间琉璃儿渐次拉近与夜如枫的距离,虽然背影依旧冷漠,但也已是近在直尺。琉璃儿不觉心中欣喜。那**故作疲惫,摇摇欲坠间,夜如枫果然转身查看,琉璃儿乘机侧过身体,手臂恰好落在夜如枫黑色衣间,落地英就那样悠然而下,花瓣碎落,不经意擦过琉璃儿左手无名指。
  刹时,天昏地暗。她只觉左手处一阵恍若雷击的剧痛。再睁开眼时,左手无名指间一道十字伤口,触目惊心的红,艳丽如血。
  那日后她永久地被罩上了黑暗的名字,左手缠绕厚重的绷带,凌乱的线条,一如她内心一样锐利冷漠。夜如枫的风衣在萧瑟的月光下翻飞,银灰色长发扑盖在脸上,指尖带血,掩在脸上,却怎也隐不住绝望。
  
  夜如枫,琉璃儿轻轻抚摸那一道伤口,指尖滑过,疼痛依然尖锐地漫延开来。身边那株稍显颓废的落地英已渐渐淡却色彩,琉璃儿喃喃,夜如枫,是到了该寻找血液的时候了吧。
  琉璃儿对许英说,你知道吗,那日我为他哭泣,不是因为他死去。事实上,事到如今,我仍旧不能够原谅他的杀戮。只是在那时,我得知他至死都深爱着一个女子,那时我才知道,我的爱早已凌驾于恨之上,那样根深蒂固。所以,我丰印了他的灵魂,未完成的旅程,由我来完结。
  
  樱花年十月,夜如枫仍旧在行走,不知目的,漫漫无期。彷佛又回到很久以前,久到再也找不到那时曾存在过的痕记。有记忆起,他似乎就那样存活着,行走,不知目的,漫漫无期。直到遇到她。
  那是个温柔安婉的女子,微笑起来艳丽如妖娆的落地英,她总是悄悄跟在他身后,待他转过头来,突然会低下头去无声的笑起来。她告诉过他,落地英是她最钟爱的花朵。他们曾一同行走至很多地方,她时常会如雀跃的燕,奔跑在他的身前身后,他记得她说过,枫,就算我死了,也要廷续这样的生活,我希望我会在你的无所不在,枫,好不好,好不好?那时他没有回答,只是安静的端详她微微泛红的脸庞。他是不太善言表的男子,有些感情在心里,不说也许就这样埋藏一辈子。面对她的时候也是如此,他一直无端的坚信她会了知他的一切,沉默,微笑,以及爱。
  只有在那些时候他才能够感知自己生命的存在,他仰起头可以看到灿烂的阳光,一切都因为她的存在而变得美好起来,虽都是不变的生活,但是这样两个人的行走,让他突然再也感觉不到寂寞。
  就这样一恍五年时光,她的死去来得那样突然,忽的一夜之间,老套的病重,然后垂垂睡去。真实得如同梦幻。
  那以后他再也不曾微笑,爱也一并舍去。他穷尽所有魔力将她的魂魄丰印在一株落地英内,以血液为养料,然后,继续行走,就好像她还在的样子。他深深的记得她的话,那时她曾说,即使死去也要将这样的生活廷续下去。他记得她说,我要在你的无处不在。
  然而任何愿望的实现都需要相应的代价,夜如枫知道,当花瓣破碎之时,他也必将堕入粉碎。
  遇到琉璃儿本是在预料之外,她是那场死亡的唯一幸存者,看到她的时候她的脸正因为痛苦而微微扭区,纯净的眸子深而醒目的印在他的心底,就是那一秒的犹豫让他动了恻隐之心,本以为就此相安无事,却不曾想她竟悄悄跟随,有些时候他会不经易的看到她东躲西藏的小小身影,恍惚间以为是时光倒退,但也只是一瞬而已。过去的,毕竟就只会越逝越远。对于这个小姑娘,他不忍伤害,因为她与她,是那样的相似。
  只是他不曾想到,自己那毫无来由的恻隐之情竟会成为葬送掉生命的最终武器。当花瓣顺着琉璃儿的手指滑落之时,他恍然间看到琉璃儿的眼泪,就那样从那双不愿妥协的眼里落下,那一刻,他宛若看到天使降临,渐次冷却的身体竟感觉到久违的温暖。
  于是,他用尽生命的最后余力展开魔法,将她送入安详宁静的异世界。
  他唯一的希望,是她能在余下的生命里,平淡幸福
  然而他还是输了。
  
  时光转为今日,琉璃儿采下最后一朵落地英,渐行渐远。




----------------------------------------------
<li>浏览器类型:<br> Mozilla/4.0 (compatible; MSIE 6.0; Windows NT 5.2; SV1; Maxthon; .NET CLR 1.1.4322; .NET CLR 2.0.50727) <br><br></li>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3-29 22:52
写的不错,楼主文笔很好哈哈




----------------------------------------------
爱情的投入和产出从来不成比例,一厢情愿的牺牲到头来感动的往往是自己!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20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