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一头猪的幸福
5231个阅读者,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2-4-6 04:29

一头猪的幸福



三十一岁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或许是小说
  你是否也曾想过变成一只幸福的猪。
  ——嗨,我不是题记。
  壹我是一个人
  像以前一样随心所欲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有时候无缘无故就成了最近在眼前的奢侈。——“以前,随心所欲,自己喜欢。”这样的词,仅仅一个就都已是比奢侈更奢侈。如果你不是猪,就不要天真地渴望简单的幸福。连猪都说了,天真,在错误的语境里比虚伪更无耻。
  我是一个人,可能你可以叫我小红或者小明,然后叫我阿红或者阿明,最后又叫我老红或者老明。但请不要怀疑我精神的正常,虽然我知道我的作息像晒干了被随意抛在风中的稻杆一样找不到所谓的规律,这个知道也令我无比苦恼。今天,我在迷茫中醒来的时候,睁开的眼睛看到窗外的太阳下山了,暮色四合。我看到阳台下的街道华灯初上,卖栗子玉米的商贩推着装好炭炉的车在狭窄陈旧的老街上重复着一声声吆喝。我突然感到耳鸣,像一架波音直冲进脑海里,挑战我早已虚弱的脑神经。我突然听不到那仿佛噪杂了几十年的吆喝,它像一只认路的困兽一直伺机袭击我的睡眠,这一刻,终于被尖锐的嗡嗡声打败。
  楼下街角传来烧烤摊惹人厌恶的独特焦味,浓浓的油烟路过我的屋子路过我的鼻子路过我最终都飘散在了上天的路上,完全没有征求我的同意。我下意识地皱了皱被污染的鼻子,天色仿佛在一瞬间彻底沉了下来,并且还带走了我的耳鸣。我伸手触摸突然没有了嗡嗡声的耳朵,小心翼翼充满惊奇。仿佛,就在华灯初上的刚才,它们曾被深深地满葬在地底五万里。
  我终于无比清醒,静静地盯着墙上的卡片。我想到了舅舅家的孩子曾和我说三只小猪的故事,茅草屋,平房,公寓。我笑了,笑这孩子傻气,猪怎么会住房子?猪是那么地有个性。只是,不知道猪会不会也失眠,即使是幸福地失眠。现在,我只想做一头幸福的猪,想吃就吃,想睡就睡。头脑简单胃口好,能吃得下睡得着,唯一的烦恼不过是哪天哪天又长了区区几两膘。皮肤粉嫩五脏健全,最主要是不会长出讨厌的黑眼圈。偶尔心情舒畅,还可以假装锻炼身体跳跳栏与主人瞎抬杠。没事小跑出去晒太阳,反正现世安稳不怕突然冒出个大灰狼。脑筋虽然没几根,却可以每天保持着缓慢的匀速直转,定点休息,按时吃饭。语言简便,要求简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岁月静好,惬意到老。其实,谁都不想做一头猪,可是很多时候我都在嫉妒作为一头猪独特的幸福。所以,我在墙上写:我只想做一头幸福的猪。忘记所有烦恼。忘记,所有不幸。
  楼下对街的大婶来送蜂窝煤,搬放好后极其拘谨地站在门口等我付钱,她的手很瘦,但是因为生计必须出卖着力气,她的指甲缝里塞满了污黑细碎的煤渣,也许有一些已经陷进肉里。我突然想到已经很多年不见的大伯母。也是这般黑瘦,一直看着墙壁的饱经沧桑的眼里除了苦涩还有善良淳朴。
  我知道外面的风很冷。我也知道,对面街区就是所谓的贫民区。我更知道,我并不能帮助她什么。因为,我们,都不适合怜悯。
  可不知为什么,我把口袋里本来准备好的蜂窝煤的钱放了回去:“大婶,今天不好意思了,早先忘了备好钱,您先进里屋来坐坐,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的,您喝口热茶,我这就给您拿钱去。”
  我看到她眼里的笑意,带着谦卑的怯意和淳朴的友善。或许,还有我转身的那一刻,刻意错过了的了然和……怜悯。那一天,是我长久以来和一个陌生人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
  我看到杯子上有小心避免却不慎留下的黑色的煤印,像黑色的残眉,今天没有太阳,可我竟莫名地觉得这间屋子已经好久没那么温暖过。
  贰我是一只猪
  想吃的时候可以吃,想睡的时候可以睡。
  不知道猪是不是真的没有思想。如果猪有头脑那会不会也这么想,我想做一个人。——即使是一个疲惫茫然甚至不幸的人。
  我是一头猪,我当然没有名字。因为我不是八戒,没有遇到师傅。我不知道别的猪是不是有思想,因为我是一只独来独往的猪,从来不去亲近哪怕是与我共住一栏的同伴。我总是呆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静静地思考,思考一种叫做烦恼的东西。终于有一天,我的大脑告诉我烦恼来自于渴望,那些得不到的渴望。
  我缩在角落里兴奋地沾沾自喜。烦恼,渴望。或许,我的前世就是一个人,一个木匠,一个教师,甚至……是一个思想家。我大胆地想。然后我就会莫名自豪向往着外面的世界,因为,我也有属于一头猪的渴望。我想做一个人。——即使是一个疲惫茫然甚至不幸的人。那样就可以不用永远四肢着地,生活不能自理。
  每一天我都会看到前来给我们喂食的主人。这是我见过的最勤劳的人,事实上我也只见过她一个人,可我就是认定她是勤劳的。她很黑,很瘦,手上仿佛永远印着黑色的煤球印。她可以一大早就把乱七八糟的猪栏打理得干干净净,也把我洗的干干净净。可是,我依然能清晰地辨别出猪栏难闻的气味,还混杂着煤的气味。这是我异常排斥的现实。因为它时刻提醒着我我依然是一只猪。
  我总是凝神细听着主人踏上阶梯的脚步声,一步一声地充满了让我心动的节奏感。我也想走一走那一级一级的阶梯。我听说,对面的阁楼上住着一个人,主人自言自语说他(她)的双腿残废,声调里泄露出明显的惋惜。主人是善良淳朴的,所以会轻易怜悯,或许这样,我才得以一直都住在猪栏里,偶尔还可以听听她带回来的属于外面的声音。我的同伴们,或许已是被盖上了鲜艳可怕的大印,横躺在叫人害怕的屠宰场里。我真羡慕那个阁楼里住着的人,即使我知道有一种命运叫做不幸。
  可是,至少可以曾经走过阶梯。至少可以曾经站立。甚至至少可以呆在属于自己的屋子里。或许,还会是一个美丽的人,还可以画美丽的画。还可以看美丽的街景。甚至还可以想念美丽的曾经。可是我呢?我的过去,除了木栏和稻草就只剩下主人了。
  我突然有些沮丧。为什么,我偏偏是一只有思想的猪。我往日里莫名的自豪在这一瞬间变成了伤悲。主人老了,我在角落里孤单地打量着她更加斑白的头发和越发枯瘦颤抖的手。我知道,总有一天,她不会再出现。也许,就是今天。也许,就是明天。
  老,死。我是知道的。这并不是因为我是一只会思考的猪,而是因为我是拥有生命的活物。我突然开始想念那个阁楼里的人。不知道,那个不幸的人过的怎么样了。
  我每日里静静地等着,等着主人不再来的那一天。我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忘记食物的。等我记起来的时候我已经饿的没有动弹的力气了。
  我最后闭上眼睛的时候,木栏外的太阳下山了,暮色四合。我看到阳台下的街道华灯初上,卖栗子玉米的商贩推着装好炭炉的车在狭窄陈旧的老街上重复着一声声吆喝。楼下街角烧烤摊有惹人厌恶的独特焦味,我感觉轻飘飘的身体随着浓浓的油烟路过他(她)的屋子路过他(她)的鼻子路过他(她)最终都飘散在了上天的路上,意识涣散的时候,我看到他(她)下意识地皱了皱被污染的鼻子,天色仿佛在一瞬间彻底沉了下来,我在意识涣散的最后一刻终是看到了那个占据了我无数思维的陌生的阁楼里的人。我看不清他(她)的脸,因为。我的灵魂仿佛被钉在了那面墙的那一张卡片上。——“还可以画美丽的画。”我想到了很久以前的臆测。
  那张卡片上,我看到了我。三个我。三只小猪。不不,我总是独来独往的,那不是我,或许,那是我的同伴。
  我看到了他(她)写在墙上的渴望:我只想做一只幸福的猪。我只想做一只幸福的猪,一只幸福的猪。前尘翻覆,凌乱纠绞。而我的烦恼终于突然在这一刻随着灵魂灰飞烟灭。
  幸福的猪渴望成为一个不幸的人,不幸的人渴望成为一只幸福的猪。所以他们隔着旧街隔着楼阁一起烦恼。
  那个阁楼里的人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渴望成为一只幸福的猪的他(她)的旁边曾路过一只那么有个性却渴望成为一个即便是不幸的人的猪。如果他(她)知道了,那么,也许就不会再不幸福了罢。也许,也许……只是,幸与不幸,旁人又怎会真的明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6 11:31
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文章了




----------------------------------------------
我和我父亲的相似之处是不同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6 15:30
喝彩,真是一篇好文章




----------------------------------------------
不以风骚惊天下,就以yin。dang动世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6 19:29
很有感触的一篇文章啊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00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