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阿呆和他的猫
5288个阅读者,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2-4-7 22:13

阿呆和他的猫



夏夜妤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躲在阳台哭泣的是阿呆的猫儿,长长地睫毛上面,凌乱的被泪珠沾湿。
1.呆呆
湖南的天气没有寒意的风吹过,这里是春天的天堂。
坐在电脑前面,抽着芙蓉王牌子的香烟,吞吐着香烟淡淡的的雾气,静静的,没有波澜的看着电脑的屏幕里无聊的宅女与闷骚男在群里瞎侃。
群里发来一个女孩子的照片,没有娇媚的容颜,亦没有可爱的笑脸。
“这是谁啊,这么丑!”呆呆扬起邪邪嘴角的坏笑着,把烟叼在嘴里面打下这几个字按了Enter键发出去。
“无所谓,我来这里是学习写作的,不是来选美的,既然这里没有我想得到的东西,我先走了。”
呆呆吐着烟圈静静的看着这一句话砰然的出现在刷频速度超快的群聊天记录,心里颤抖了一下,觉得自己话说得有点重,伤了那个女孩子的心。
呆呆握住鼠标加了那个女孩子的好友。
黑夜里,隐身着,只为了和她聊着天,看着她发过来的写下的散文《吞噬》,细细品味。
那是个怎样子的女孩子,过着什么样子黑暗的生活。
呆呆再次点燃一根香烟,记起曾经的自己,她对自己的回复带着点点的排斥,显示了她没有丝毫的安全感与落寞。打开她的照片,再一次认真的审视她的容颜,不完美的面孔里有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如同一沽源泉,清澈的没有丝毫的杂质,透出点点的淡雅的忧伤,一点点的吞噬了阿呆的心。
2.珍儿
济南的天气变幻不定,珍儿蜷缩在阳台,拔掉自己全身的刺,舔舐自己的伤口。
假期终于来临,珍儿空白的脑袋写不出任何一个字。四月的风吹起珍儿的头发,拍打在后背传来声声悦耳的歌声。
打开群搜索,加入多个文学写作的群。
“新人,发照片,改群名片。”
珍儿无奈的摇摇头,在心里抱怨这个群的破规定,都说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即便是讨厌,珍儿还是在自己的相册找了一张自认为最完美的照片发过去。
“这是谁啊,这么丑!”这个女孩子震惊了,自尊心在那一刻全部被击垮。
“无所谓,我来这里是学习写作的,不是来选美的,既然这里没有我想得到的东西,我先走了。”颤抖着双手打下几行字,丢出这句话,珍儿屏蔽了群,再也不想进去看到那个极其讨厌的人。
“咳咳——”传来加好友的声音,珍儿有点好奇,自己隐身谁还会知道自己在线加上自己呢?
难道那个人打击的自己还不够啊,非要私下里再来打击自己。
小心翼翼的聊着天,不想过多的袒露自己。
原来这个最讨厌的人就如同镜子里面的自己,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把自己的散文发给了他,心里焕发出隐隐约约的疼痛,灼烧了自己小小的心。
珍儿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如白纸般任他描绘勾勒。
3.呆呆和珍儿
“我不喜欢记住别人手机号,你记下我的吧,1876612··”一上线,看到她留的言。
清晨六点多,呆呆拿出手机给那个女孩子发出短信,等待,回复。
清晨七点多,再次拿起手机,发出短信,等待,回复。
点燃香烟,看着窗外绚烂的桃花,记起那双迷人的眼睛。手里的手机震动,欣喜的打开。
原来感情如同磁铁,也是相互吸引的,呆呆笑着,告诉电话另一边的她一会忙完工作打电话给她。
看着迷人眼睛的主人回复的内容,呆呆有些失落,长长的睫毛遮住黑色的眸子,慢慢的透出忧伤。
上线,陪着那个小小的孩子聊天,心里小小的悸动。
他想要见到她。迫切的想要见到。
第一次有了想要为一个人疯狂的冲动,只因为那个镜子里面的自己,那个和自己极其相似的女性的自己?
“阿呆,阿呆,你是阿呆。我想念烟草的味道,不要丢开你的另一个自己,阿呆。”
就这么简短的话,已经是打乱了呆呆的心扉,是的是的,当自己对自己有了哀求的时候,谁会真正的忍心让自己难受与痛疼。
淡淡的烟草的味道拂过呆呆的脸颊,迷离了他的双眼,他可以想象屏幕的另一边有一个怎么样子的孩子蜷缩在自己小小的角落,无助的哭泣,然后零乱的泪珠沾湿她长长的睫毛。
“我这辈子,有着两个奢侈的愿望。在泉城路有一家小七礼品店,里面有最大号的狗熊布娃娃,纯白的颜色,我幻想着爱我的人抱着它对我求婚,那样子我会义无返顾的嫁给他。”呆呆看着屏幕上的字,露出温暖的笑,如同四月的桃花般灿烂。
“很浪漫。”掐掉香烟,打下三个字,发过去。
“我喜欢海,我幻想着当自己头发花白到走不动的时候,和心爱的他蹒跚在海边,然后在他的怀里面闭上眼睛睡一辈子。”
呆呆出神的望着那几行淡绿色的字迹。
“珍儿,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带你去看海,会的,一定会的。”那个女孩子,抱住自己的膝盖,梨花带雨点愁容。
“你是否知道,我总是在等待,一旦背上等待这个字眼,所有的一切对我而言都成为绝望。”呆呆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回答。
“阿呆,阿呆,我不想听你的声音,因为我希望我闭上眼睛就可以幻想着你抽烟的样子,全部只出现在我的脑海。”
珍儿闭上眼睛,试图想象芙蓉王牌子的香烟的模样,驽起鼻子想努力的嗅到他的味道。
“湖南的烟草的味道在武汉,来武汉吧,我们去看长江。”
珍儿怔怔的看着,她知道呆呆冲动了,面对突如其来的邀请珍儿有了不知所措的感觉,用手托住下巴出了神,迷茫的眸子。
4.阿呆和猫咪
珍儿看着窗外的车辆疾驶而过,让黑夜全部的包围自己。
手指在键盘上不停的忙碌,白色的文档被黑色的字填的满满当当,二十三点,二十四点。珍儿的手机一次次的响起,全部是来自阿呆的短信。然后一条条的回复,认真的,微笑的。
一点,两点,手机不在响起。珍儿qq下了线,不想在群里继续的侃大山。坐在床头的一角,握住自己冰凉的脚丫,一点点的暖热。把头埋在膝盖之间,望着窗外的黑色。
“阿呆,阿呆,天很黑了。”柔软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巧的跳跃,按了发送。
静坐,等待,没有回复。
珍儿,再一次建立崭新的文档,开始在屏幕上抒发着自己的所有情感。舍友磨牙的声音传到她的耳朵,然后记起了前些日子看过的鬼故事,心里有了小小的恐惧。轻微的哭泣声嘤嘤的从喉咙发出,屋子外的细雨附和着拍打着阳台的玻璃,奏出一首婉转的哀歌。
三点,四点,时间没有因为谁的害怕而停留一分一秒。珍儿关掉记事本,终于写完,凉意从脚趾传到内心。开始疯狂地想念香烟的味道,五点,拿出手机。
“阿呆,阿呆,我想念烟草的淡淡清香。”头发垂下,遮住珍儿的脸颊。起身,关掉笔记本,躺下,闭上眼睛,泪水终是滑落。
十点。拿出手机,未接电话两个,短信两条,彩信一条。一条条打开,那是湖南早上初开的桃花,姣颜欲滴,透着粉嫩的色彩,俏立在枝头。果然,电话都不是来自阿呆,说好的,不会倾听彼此的声音。
“你昨晚一直没有睡觉?想象你的模样,我怎么会无动于衷,真的想见我吗?”
回复短信,完毕,继续睡觉。电话响起,珍儿没有看直接按了接听键。“喂——珍儿”急忙挂断电话,看着来电信息。
“你为什么会和他有一样的声音,为什么你们会用相同的口吻呼喊我的名字。你告诉我,你告诉我!”躲在被子里面,轻声的抽泣。
“我不是他。若是把我看做他的替代品,对不起,我不去了。”
“我从来没有把你看做他的替代品。只是不想听到你的声音,若不是想念,我又怎么会躲在被子里哭。”
“别哭了,这么丑还爱哭。吃饱饭再慢慢哭。顺便想想怎么招待我。以后就叫你猫猫吧。”mediapad1999元
“我在伤害你的时候也伤害了自己。我该死该死,惩罚我吧、不要来了,就让我煎熬在对香烟的思恋里面吧,惩罚我吧。”
“我不要你这样,我要快乐的猫儿。你要快乐的迎接我,让泪水化作彩虹。这样子才会更可爱,好吗?现在自己深呼吸三次,你就不哭。”
坐起身,看着手机在身旁震动,一遍遍的都是阿呆的电话,不想接,只是静静的看着手机在那里打着转的震动。滑下的泪水,在脸颊横亘出两道痕迹,弯曲着。
“求求你,不要来,不要来,求求你。我不要见你,不要,阿呆,不要来。”颤抖的手打下几个熟悉的字,按下发送。
“票,我已经退了。我不勉强你。”
珍儿,望着窗外,感觉到烟草的味道一点点的远离,带着从来没有温度的唇的柔软远离,没有泪水,没有悲伤,只有心底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
结局:那是谁家的猫?游荡在屋顶,回过头,满是孤独的日落,斜斜的猫的身影扑落在砖瓦上,被夕阳拉的好长好长……




----------------------------------------------
挣钱像吃。屎,花钱如拉。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8 03:28
喝彩,真是一篇好文章




----------------------------------------------
男人分两种,一种是好色,一种是十分好色;女人也分两种,一种是假装清纯,一种是假装不清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8 08:39
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文章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8 13:51
很有感触的一篇文章啊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816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