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糖果纪年
4472个阅读者,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2-5-4 11:57

糖果纪年



孤独不败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我紧紧蜷在卿泽怀里,身上,心上,满满是他的味道,他轻轻的环着我,还保持着疼惜又小心的姿势。身体的疼痛让头脑那么清醒,听着他的呼吸望着窗外天光渐亮。
  转个身紧紧搂住他,把身体贴上,用肌肤记忆他身体的轮廓,微湿的身体,心那么近,随着鼻息感受他身体的颤动。突然有些舍不得。
  卿泽,我们这样可不可以两讫了。
  也许根本就不存在两讫,我承认这是又一场的算计,虽然我很乏了,但是很多年的习惯,我还是不想输。所以我就算放手,也要让你永不释怀的记得。
  生活不是肥皂剧,根本没有柏拉图的完美恋爱。连真正的爱情存不存在,都飘渺得看不太清。三年的恋爱,回想起来却像是我和阿翘的一场心理试验,玩得太投入都不太介意自己都是小白鼠。
  
  阿翘,这个名字在我心底温暖了那么多年。
  眼角明媚,面容姣好的阿翘,悠然地吐着烟圈,神色骄傲笑容妖娆。那么多的阿翘堵在脑海里,鱼雷也炸不飞。
  可惜那些温暖都变了颜色,蒙上灰黑。拨也拨不开的阴霾。
  卿泽的爱,的确对我的虚荣非常解渴。他医科大高材生的光环足够我在人前人后招摇的人模狗样。我承认我的虚荣,我的贪婪,及人性的一切劣根。我是爱卿泽,但除开他的光环爱必定会打折。人的社会性要求了虚荣,我不信除开了一个人骄傲的所有资本,还有人爱他到地老天荒。
  阿翘说,把自己看得通透才能把别人看明了。世界上要当婊子要树牌坊的人太多,我的通透让她爱得要死。我说彼此彼此。
  
  卿泽。
  
  我的爱情,我投入十二万分的热情经营得活色生香,为人艳羡。
  高中的卿泽,有太好的成绩和好看的眉眼,但冷漠又尖刻。人缘差得匪夷所思,换了若多个同桌后,被我这千年老妖收了,一坐三年,作为同桌得天独厚的近水楼台。
  卿泽的尖刻,可能源于他骨子里深藏的自卑,需要那么极端的保护自己,一米七八的男生心底敏感又脆弱,优异的成绩也撑不起他的自信。
  我和阿翘蜷在她家的宜家布艺沙发里,磕着瓜子,嘬着米酒,把卿泽的心拆成几大块来分析。自卑就会敏感,敏感就易怒,易怒就刻薄。冷漠则是一种逃避。最后,阿翘醉眼朦胧地说:“这种极品,折腾死你丫的。”
  
  和卿泽的感情开始,是阿翘对我能力的践踏,跺疼了我的自尊心,于是一场苦心孤诣的算计开始。小白鼠是我和卿泽,设计者是我和阿翘。
  没有太好的成绩,但也不至于像阿翘一样不堪入目。成绩不能成为我的拖累,卿泽不一定非常自私,但如果要妄想用成绩崇拜来拉近关系,很危险。本来就是在众人艳羡,老师宠爱的骄子,这样只会让他觉得俗不可耐,连打发都会觉得很累。
  看透他,才会接受他,才能疼惜他。这是相处的口诀,而喜欢需要彼此真心欣赏外加荷尔蒙的催化。我没有像阿翘一样美到她的声乐老师都想吃豆腐的容颜,也没有文采光华,才女盛名。什么都是一般一般一般般,正如阿翘所说,我唯一的优点也是缺点就是不偏科,对谁都可以有唬人的半刷子。
  
  对别人有好感的前提一定是你先觉得他对你有好感。
  阿翘说,卖人情,最怕假。对谁都一样,当初阿翘花了七年才确定才决定和我交出心做朋友的,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
  对卿泽卖人情很难,他似乎什么都不在乎,又什么都在乎,时而敏感易怒,时而冷漠得让人想抽他耳光。而对他太关注又会很被动。这门功课比课业来得刺激。
  说喜欢卿泽的睫毛和手指,班上没有人惊讶,因为我也宣传过迷恋地理老师的眼睛和班长大人的笑容,就算不喜欢,也要在宣扬出来前变喜欢。不虚伪,就没有破绽。
  卿泽对我小闹腾,显得无奈,但我知道他心底也有小小的惊喜,没有人不喜欢赞美。我也喜欢别人说我亲切可爱又自然。虽然阿翘说每回听到别人这样说都有想吐的冲动。
  
  我帮卿泽打抱不平,当众摔了班长杜翔的杯子,为他看不惯卿泽来故意找茬显得很过分,我很不想承认这种傻蛋在追我,但是一定要是他我才能做的大胆又利索。
  卿泽很不屑我的帮忙,当场甩了我难堪。阿翘早料在先,拍案而起。配合我对卿泽发了脾气,台词排练了若干遍。摆脱了喜欢他的嫌疑,取得主动权。也不至让杜翔非常难堪。
  沉默了一星期之后,卿泽主动找我说话,我给他无比灿烂的笑容,冰释前嫌和好如初,显得单纯又善良。顺利进阶成卿泽在这里的好朋友。
  
  杜翔生日买了大大的蛋糕,派对开得热闹非凡,我说:杜翔你必须请卿泽,因为是你不对在先,不看僧面看佛面。在KTV里,卿泽沉默在沙发上,蹙眉看几十人喝了酒耍疯。我喝了酒,我看着杜翔笑得花枝乱颤,杜翔醉了,说,把你送给我做礼物吧。我吓得绊到沙发跌倒,阿翘冲过来拉住杜翔,道:你们两个耍什么酒疯啊!
  
  当众宣布我醉了,责令卿泽送我回去,我不肯坐车,在马路上拉着卿泽蹦蹦跳跳。牵着卿泽的手,嘻嘻哈哈。
  呀,牵到我最喜欢的手指了耶。卿泽说我醉了,我也当自己醉了。
  走到街心花园,我瘫坐到椅子上,卿泽拉我不起,他坐在旁边问我,你就喜欢杜翔那种型的。我转个身很认真地看着卿泽的眼睛,说,不喜欢,他像个小孩什么都不懂。然后望着他,就笑了。我醉得很成功,卿泽背着我哼哼地走了好久,我说了很多话,也许包括了喜欢他。
  但酒醒以后,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记忆停留在和杜翔喝酒的时候,没有人怀疑,阿翘为我宣传的酒品就是这样。仍旧没心没肺的做着卿泽的好朋友,但是我知道卿泽不能,他是我心头的心肝宝贝。可惜我丝毫没有喜欢他的苗头,让他大为失望。暧昧是谁都会耍,现在就看谁耐得住而已。
  
  第二年的冬季,卿泽带着我翘课去了另一个城市的公墓区。我见看那位脸庞清丽的妇人就那么静谧地看着卿泽微笑,他父母的故事像个笑话充溢着整个城市,迫使他远走他乡。看着哭泣的卿泽,我心疼的无以复加。夕阳西下,卿泽在路旁的小茶馆里,说了喜欢我。
  我勾勾他的手,心底对阿翘说,我赢了。
  
  阿翘蹬着小皮靴,哐啷哐啷地奔上楼来,气急败坏。大婶,你不要被同情蒙住了眼看不看爱情!我搽着指甲油,神色悠然,我承认我的母性迸发,但我不放弃年级第一女朋友的虚名。
  在阿翘看来这种极品,不在我的能力之内的。
  我也知道自己的力不从心,我巨大虚荣的满足掩盖不了卿泽的坏脾气,每况愈下的成绩,扑面而来的高考让我无比沮丧。我躲到顶楼和阿翘一起抽烟,呛得我泪流满面,那段日子的眼泪真的很不值钱。
  
  阿翘抱着我,轻轻拍着我的背,任眼泪在她肩头泛滥。温暖得我都止不住眼泪。
  而卿泽在大堆的习题里沉浮,不知秦汉,无论魏晋。坐在卿泽身侧,看他微翘的睫毛,握笔的泛白骨节,专注的神态,偶尔转头看我,吃惊地说眼圈怎么红了,满是疼惜让我心头一软,而后蹙着眉头满脸不悦,怎么满身都是烟味儿。恶嫌地摇摇头又沉入题海。
  女人是很记仇的,至少我是。我发誓,我辈子都要记住卿泽那个表情,每想一次就报复一次。
  阿翘说,“两人要长久的在一起,那么必然是长久的互补。牟易一,你要是对卿泽什么好处都没有,你丫的凭什么要他把你揣在兜里,含在嘴里啊。”阿翘说这话的时候,我浸泡在肥皂剧里较劲儿。巴巴地说,满足他挫败杜翔的虚荣还不够么!思维短路得比二百五还二百五。
  阿翘始终像个孜孜不倦的女斗士,她踩着高跟鞋踱来踱去,蹂躏着我家可怜的老地板。我蜷在藤椅上默不作声,看着阿翘觉得好新奇,在我和卿泽纠结不清时她已经出落成美艳不可方物的****了。
  
  是呢,我凭什么呢?
  虚荣的惊喜会消散,它终不是不能长久地维系情感。这般委屈的闹腾,就算被甩都赚不到同情,谁让你在人生大选的节骨眼上闹小儿女情长。所以暂且把卿泽从生活中剥开才是上选。
  为了庆祝我终于顿悟,阿翘带我出席了她的狂欢派对。阿翘的夜生活我是第一次看到,妖娆的,美丽的阿翘,在舞池里极尽妖娆。
  敬酒的人不知来路,接踵而至,阿翘一一笑纳。微醉的阿翘,眯着眼看着我笑得花枝乱颤。
  我扛着阿翘回她的公寓,齐齐摔倒在大门口。头撞在门上眼冒金星,阿翘的唇突然印到我的唇上。舌,湿湿的,甜甜的,像极喜之郎的果冻,那么自然又突兀地滑进来。吓得我忘了呼吸,头脑一片空白。
  回神即刻抡了阿翘一巴掌,“阿翘!你她妈个变态!”
  我冲到时代广场,橘黄的灯光映得我像个流离失所的鬼,蜷在长椅上哭得一塌糊涂。拿纸巾拼命地擦,可是擦不掉残留的甜味儿。
  不停歇拨着卿泽的电话,在看到卿泽那瞬间,我像看到了汪洋里的浮木,那么亲切那么温暖。我抱着卿泽哭得很厉害,隔着卿泽的薄衬衫,第一次触摸到他身体的轮廓,听到他澎湃的心跳。
  他抱着我,似乎要嵌入他的身体。这么温暖的拥抱也许和心疼无关,却一定和荷尔蒙有关。爱情,本来是场互娱,没有任何理由要让一方无休止地取悦另一方。它不是婚姻,没有一纸契约。不开心,说散了散了。
  那么多的郁结,都是自己在做作自己。卿泽,你有什么错呢?我环住他的颈,笨拙地吻他,努力驱逐阿翘的味道,卿泽有些吃惊,笨笨地回应着我。碰到卿泽的舌头,咸的,然后牙齿碰到了牙齿。
  我们相视而笑,笑得搂在一起。卿泽牵着我的手回家,在小巷昏黄的路灯下,卿泽笑得腼腆又好看,他郑重地说,我的初吻。我踮起脚尖吻了他的耳朵,说,我也是。我微笑,心里酸成一片。
  
  和卿泽的感情突然峰回路转,变得顺风顺水,主导爱情的激素是多巴胺,主导性的激素是催产素,多巴胺加上催产素的威力真是不容小觑。
  阿翘整日卑躬屈膝地求乞原谅她的酒后乱性,我摆了半个月的臭脸,然后原谅了她,但始终心有余悸不能完全释怀。
  卿泽以绝对高分留在那个城市最牛的大学最牛的系,享受奖学金和一如既往的宠爱。我对他的互补性顿然消逝,刚进入大学的大批缺爱女生让我从未有过的惊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5-4 17:52
欣赏,问候。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5-4 19:36
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文章了




----------------------------------------------
王子都是喜欢公主的,青蛙王子也一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5-5 11:51
写的不错,楼主文笔很好哈哈




----------------------------------------------
男人分两种,一种是好色,一种是十分好色;女人也分两种,一种是假装清纯,一种是假装不清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185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