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019个阅读者,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2-5-13 16:14

给你一片会哭的天空



木木人衣晨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一)
那年他还是个大学生,而她却是个鞋店的老板。
他们是因为买鞋认识的。当时他看中了一双帆布鞋,正打算试穿。她为他取出了一双新鞋,因为摆在鞋架上的鞋相对他的脚,小了些。
他接过她拿来的鞋盒,打开来,取出鞋子。新鞋子的鞋带是还没有穿在鞋子上的,于是他就拿起一只鞋,打算将鞋带穿上去。
因为是夏天的中午,炎热的天气让客流显得稀疏。待她送走除他之外的客人后,来到他身边,蹲下身来取另一只鞋子,帮着把鞋带穿上。
当时鞋子在他的脚下,他坐在换鞋的凳子上,视线朝着鞋上的鞋带孔,刚好是俯视。
这让他看到了她的乳沟,以及雪白的胸脯,在她蹲下取鞋的刹那。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可也没有要遮掩的意思,只是对他浅浅一笑,站了起来,一切都显的十分自然。
他毕竟还只是未经社会的学生,难免有些羞怯。好在手中仍有鞋子叫自己摆弄,也就不太尴尬了。
把鞋带穿好时,另一只鞋还在她的手中。
不愧是卖鞋子的人,穿鞋带就是比我专业。
在听到他的夸奖,她将专注在鞋子上的眼神移向了他,甜甜一笑,却是不语。
喜欢这类的情感产生,似乎就是同感觉息息相关。当她甜甜地笑望着自己时,那副可爱地脸蛋,含蓄一笑地唯美,有别与学生妹的娇羞,更为淡定,更具诱惑的气质,那种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欢。或者他未能很好的将当时的她形象的形象深动地描绘出来,总之,他是被迷住了,一种感觉,她是很美的。可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美,却真也是说不清楚。
她将穿好鞋带的鞋子递了过来,穿穿看吧!
她的语气柔和,神情自然,举止大方,在他还沉浸在她的微笑里时。
哦,好!要不你将这只鞋也重新穿下吧,我觉得你穿的鞋带特别有美感。
望着她的杰作,他总忍不住要夸上一夸。
嗯,好。
(二)
他们就是这样相遇的,算不上多少浪漫,多少传奇。
回来后,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想起她,内容大致如她究竟会大自己几岁,是否有男朋友等等一些关于她的琐事。
这些事情叫外人想来定是十分无聊无趣,却能让他为之发呆上好一阵子,并且心里总是美滋滋的!
心里老记挂着一个人总是不太舒服,他却不敢将牵挂同好友倾诉,多半是害怕得不到朋友的支持。
他自己想着要再去鞋店看看,又怕被她发现了自己的心思,更担心自己的心爱地姑娘会因为自己的拖拉被人抢了去。
好不容易熬上一个星期,终于可以鼓起勇气跑到鞋店去。
那天他还穿了条新裤子,这样可以让他更有自信。
鞋店不是很大,也就十平方米左右的样子,因为里面原先站了三个客人,加上自己,场面就显的有些拥挤。
要看看鞋吗?依旧是那浅浅地笑。
嗯,对!
她不是那种很有激情的姑娘,事实上,她总是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她从不主动替客人导购,总是站在一旁诺有所思的样子。满脸的忧郁气质,让人恨不得要怜爱一番。
他会借着看鞋,故意用眼角的目光去窥视这个女人。可惜他的眼睛不是很好,但又不愿带眼镜。这让她在他的视线里难免有些模糊不清。
(三)
客人来了一批,又去了一批。在折腾了有足足二十来分钟后,他似乎感觉到了不妥,并出了鞋店,去买瓶饮料,站在离鞋店不远处的树阴下,望着鞋店,时不时的看一次手表上的时间,再喝口手中的饮料。
大概十分钟后,他又踏进了鞋店,她当时坐在凳子上,有些疲惫地样子,眼神迷离,不知在看着什么,想些什么。
在意识到有客人来时,她又站了起来,看到是他,笑着一手自然下垂,一手摆弄着刘海。其姿态妩媚动人,很难用言语来形容清楚。
你应该是九零后吧?
对呀,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看你的小花裤,应该是九零后的风格才是。
呵呵,做服装的就是厉害,一眼就能鉴定出来!
她又是对着他浅笑着。
对了,你一个人看店累吗?
不累,习惯就好了。她只低下头来,若有所思的样子。
……
这是他们第一次不以鞋为话题的交谈,交谈的方式虽然有些客套,但这仍旧让他非常开心。
(四)
那次他又从她店里买了一双鞋子,是她的建议,你可以试试这款高邦的帆布鞋,应该很配你的裤子。
鞋店离他的学校不远,鞋店边上又有好多饭店。每次经过鞋店,他总是转过头朝着鞋店的场景。她是很少会将目光投在门外,只是有一次外面下了一场很大的雨,伴着滴滴哒哒地雨水声,她习惯用右手撑着下巴,专注着雨幕下的一切。
出校门时还不见有雨,可现在却是瓢泼大雨。即便他尽量躲着雨走,也免还不了弄的自己全身湿。
南方的房子有个特点,那就是二楼层长度都是会比一楼的凸出一米多的样子来,目的就是为了让人避雨。
一条长长地步行街道,他就是躲在遮雨的长道上踏着一淌淌积水小跑前进。
他以为她不会注意门外,在跑到鞋店门口,他习惯性地望了进去。
他们的目光恰好相接触,她回过神来又是一笑,似乎笑就是她与人打招呼的方式。
他则向她招招手,笑着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喂,你要伞吗?
她从店里出来,向他喊道。
他转过头来,一股暖意涌向心头。
被打湿的头发还在不停的沿着脸的轮廓渗出水珠来。他自然地抬其手来擦去几欲流进眼眶的水珠,并且笑对着她。
她拿出了伞,交在他手里。
我等下就给你把伞送过来。
你不用马上给我送来,我有两把伞。她边说边从纸巾盒内抽出几张纸,塞给他,赶紧擦擦吧,都湿了。
谢谢!
……
(五)
那天天气阴凉,他来还伞,还带了好多的零食。
鞋店生意非常,她是忙的闲不下来,也就没有顾的上他。他将伞与零食搁在角落,自顾招待起了买客。
……
也不知道忙了多久,客人终于没那么多了。她拿着两瓶矿泉水,递了一瓶坐在凳子上的他,自己也坐在了他身边,喝了一小口水,说道,今天谢谢你,不然我一个人还真是会忙不过来。
呵呵,没关系。你不是也帮了我吗?上次要没你的伞,我恐怕是要成落汤鸡了。
你还说呢,怎么都不看天气预报呀!夏天天气变的快,所以我的包里总会装把伞。
还是姐姐细心,可要我天天带伞,还不如让我被淋成落汤鸡痛快。
你不怕感冒呀?
不会的,我小时候经常趁着雨天出来淋雨,只要不打雷,我就不怕。
那么说,你也很喜欢雨喽?
嗯,只是现在的雨不像从前那么干净了,要不然,我还真想张开嘴,接雨水喝个饱呢!
一个男孩子还有这样的爱好,真是个怪人。
姐姐,你又是为什么喜欢雨呢?
呵呵,因为它是天空的眼泪呀!
她在说这话时,流露出的神情,带着隐隐哀怨。
(六)
从那天以后,他开始鼓起勇气,并且试图要进入她的生活。
可是有一天,当他路过鞋店,他看到的,竟然是她依偎在一个男人的怀抱的画面。顿时一股强烈地醋意涌上心头,他难以接受,这些天的相处,他以为她没有男朋友,更不可能会有家事。她还是单身,她的幸福不是还在等待着自己的出现吗?
他是这么想的,在他还没有看到这一幕之前。


让幻想破灭?这显然不是他的本意,他不是那么坚强,那般理性的人,不是,不是。
他只偷偷躲在不远处的树阴下,望着鞋店,直到那个男人出来。见着那个男人朝这边走来,他却不由自主地要逃开。随后瞧那中年男子的神情泰然,从口袋里掏出了把车钥匙,上了一辆奔驰车。
这无疑是对他最大的打击,残酷的现实,身份上的差距!
这个社会有种职业,名为“小三”。她们同样为了生存,可出卖的却不是知识或是劳动,而是情感与肉体。
她会不会是?不,不可能,她不是那样地姑娘!可,可是……对了,定是那个男的,是他欺骗了她的感情,是了,就是这样的,没错。
他这样想,舒服多了。随后,他又跑到了店里。再看到她时,她正收拾着包。
姐!他开口叫道。
嗯,你来啦。她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且眼角有哭过的痕迹。
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他嘴里这么问,可心里想着,定是那个男人把姐姐欺负了,那个混蛋,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没,我很好。只是我有点事,恐怕今天要关店门,你回去吧。
他再没多问,出了店,躲在角落,等着她出来,跟在她身后。倒不是他想知道些什么,他只怕她会想不开,或是会出其他意外。
(七)
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他随后也拦下了一辆,匆忙进去,说道,师傅,麻烦跟着前面的出租车,谢谢!
出租车行了一段路,停了下来。她出了出租车,进了一家医院!
他没多想,直接跟了上去。因为医院比较大,他又不能离着她太近,很快他就跟丢了她。
四下见不着她,他气愤地锤着自己的脑袋,心里不停地骂着自己是傻B,或是更难听地东西。
进厕所洗了一把脸,望着镜子里滴着水珠的自己的脸,他一拳打在了镜面上,多少无奈涌上心来。
出了厕所,他只是漫无目的地四下乱蹿。
她来医院干嘛呢?他这样问自己,也许是家人住院了,或是自己不舒服!
显然这两种可能都未能说服自己,他最最担心,最最害怕地莫过于她也许是来做人流?
他不敢去想,可脑袋里总是浮现出她依偎在那个男人肩膀上的一幕。
想到此处,他便用手疯狂地挠着脑袋,弄得头发凌乱,也不去理会经过的旁人的眼光。
喂,你来医院干嘛呢?
一个熟悉地声音从身后传来。
他转过身,知道是她在身后。望着她略显苍白的脸颊,他有些想哭出来的冲动,但仍是强忍着。
她一步一步朝他走来,他只是强言欢笑,笑地连自己都感觉到不自然。
她比他矮了一个头,站在他跟前,只到他肩过。
姐。
嗯。
你还好吧!
我很好呀!
姐!他一把抱住了她,眼泪终于不争气的流了满脸都是。
她对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有些意外,竟然僵在了原地,任他抱着自己痛哭。
(八)
待他情绪稍平静,她只温柔的将他推开。他不敢看她,只不停地用手抹着眼泪。
你怎么了,今天感觉怪怪的。
我没事,只是你还好吧?
这回该轮到她哭了,当听到他的关心,她也就不再那么坚强地要强留自己的眼泪在眼眶里,而一股脑地涌了出来。
见到她哭,他赶忙拿出了纸巾来交在她手里,怒骂道,都是那个臭男人,我去砍了他。
不要,不行!她一边哭着,一边拉住了本欲离开的他的手,并且一头靠在了他怀里,小粉拳砸着他的胸膛。
……
他带她去了一家粥铺,为她要了一碗莲子粥。
她只是喝了几口,就停下了手中的勺子。
望着一脸病态地她,他的心仿佛被针扎了一般在一股股地淌着血。
好些了没!
嗯,好多了。
虽然她的回答平静,可这样依旧不能减少他对她的忧虑。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看到了。
哎,本来还不想让你知道,可还是瞒不过你。
其实你应该跟我说的,两个人承受总比一个人承受要强。
对不起,我以为我一个人能行的。
……
那天,他要送她回去。她怕麻烦他,坚持要自己一个人回去。
见她这般坚持,他也就同意了,但他仍旧是跟在她身后,在看着她到家,方才转身回学校。
对了,她住的地方是本市最豪华的生态湿地别墅。一间房子的价格都是要过上千万的。
(九)
他要努力把那件事情忘掉,在他心里,她始终是一个不可亵渎地仙女,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同样是。
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肉丸店,听说很好吃。他并买了两碗,提着想去同她一起吃。
来到鞋店,却又见到了先前那个男人。
那不是关键,最最让他恼火地是她的脸色苍白的让人心疼。
他当及拿起装在塑料碗里的肉丸,推开门,一碗扣在了那个男人的头上,愤愤吼道,以后不准再来见她,否则我弄死你。
他突然的举动,叫那个男人一下子不知所以。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他?
她急忙取来纸巾,为那个男人擦去身上的汤汁。
他都这么对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护着他?这样的男人值得你这么为他付出吗?
他怒吼着,又是一拳砸在了那个男人的脸上,将他放倒在地。
我警告你,以后不准在来打扰我姐。
你发什么疯呀,他是我爸爸。
……
原来这个男人是她养父,在她还只有五岁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地灾难带去了她年轻地父母的生命。当时他还是个小职工,见孩子可怜,便收养了她。
……
(十)
叔,实在对不住,你看我,太冲动了,都没弄清楚状况,就……哎,对不起,对不起!
她的爸爸是个极聚修养地男人,所以对于年轻人的错误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大夏天被一碗肉丸泼了全身,实在有些不舒服,就匆匆离开了鞋店。
她坐在凳子上,双手放在腿上,两眼盯着他,说道,你难道不应该给我解释一下?
此时的他,感情应该是很复杂的,尴尬,惭愧,无措,但最最强烈的还是喜悦。
姐,对不起!是我一时冲动,弄得叔叔一身的肉汁,下次我一定会好好再向他道歉。
那不重要,因为我爸不会怪你。只是,你把我当成是什么人了?
开始我以为姐姐是,可现在我完全弄明白了,知道姐姐不是。我就知道姐姐不是那样的人。都怪我胡乱猜想,姐姐不要怪我好不好?


什么是不是的,我怎么没弄明白?
好啦好啦,姐姐肚子饿不饿,我给你再重新去买碗肉丸来。这是前面刚开的肉丸店买的,吃的人特多,也不知道合不合姐的胃口。
都被你气饱了,哪里还有心思吃呀。对了,我还要去趟医院,今天又不能开店了!
呀,姐姐去医院干嘛呢?
你不是知道了吗?
我,我好像不太确定,但总之,我要跟你一起去。
见她又是甜甜地一笑,他也就放心了。
(十一)
来到医院,在一个骨髓捐助室内,一位护士正在用仪器从她身上提取一定量的造血干细胞,用来救助一个患白血病的女孩。
那个女孩此时就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正等着要她的造血干细胞用来救命。
她的脸色苍白,却仍微笑着望着他。他则抚着她的脸,心疼地不知要说些什么才好。
她似乎看出了他的忧虑,用脸依偎在他的手上,娇羞的望着他,一脸坚定地神情,是想要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懦弱地女孩。
大概过了有三个小时左右,采集工作结束。
扶我起来吧,我想去看看那个姑娘。
他搀扶她起来,带着她来到手术室外,迎来的是病人家属的感激。
望着被送进手术室的小姑娘,见她一脸欣慰地笑,笑的像个孩子,特别灿烂!
听说向前原本是另一个男人要替患者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可他却突然变卦了。
后来医院通过血库配比,发现了她的血型同样适合患者。
那天她本是来看望患者,见小姑娘可怜,才有先前那一幕误会发生。
自那时以后,他们并开始了交往!
在她的家乡,流传有那么一个说法:女人要是嫁给比自己小的男人,她是会给那个男人带来不幸。比如她的亲生父母,老人们说是她母亲为她父亲带去了不幸,结果出了车祸双双死去。
他完全不在意,他说,傻丫头,别多想了,没有你,才是我人生最大的不幸。
不知道你看上了我哪点好的,硬是要赖上一个比你大很多的姑娘。
你又是觉得我哪点好的,肯跟着我这么一个穷书生。
记得小时候,妈妈对我说,会在你面前哭的男孩是真正爱你的!
他怀抱着她,她转过头来,一支手抚着他英俊的脸庞,四目相对。
……
养父几次三番来找她,是希望她能回公司帮自己照看生意。说是如此,可她比谁都清楚,那是养父怕她一个人在外面是会吃苦的;还有,对于养父的财产,她是不该有所贪图。
(十二)
这些天,她总是重复做着同一个噩梦:一个下雨的天,他拿着伞,她在另一头等着他来。他对着她笑,并且要穿过马路去接她,突然一辆飞驰而过的轿车,砰的一声,他倒在了水泊之上,一动不动,再也没起来过!
她发疯似得吼叫,之后就梦醒了。一身地冷汗,噩梦叫她疲惫不堪,她给他打电话,告诉了他那个梦,并且哭地凄惨,她说,不准你丢下我,如果你还有良心的话。
他在电话里笑,他说,傻孩子,我不是还好好的在跟你说话吗?放心吧,我们还没有白头偕老,我怎么会忍心留你一个人在世上孤单!
她要见他,在鞋店,她还嚷着要他为自己带好多好吃的,他答应了。
那天又是雨天,雨下的好大,她撑着伞,雨水打在伞面上咚咚作响,仿佛伞马上就重了三四斤的样子。
她是怕他出事,才出来站在店外的。
果然他还是没带雨伞,怀里护着为她买的零食,正狼狈不堪地朝她跑来。
他对她笑,如同梦境。她害怕了,害怕自己所想之事会成现实,她向他喊着,别跑啦,别跑啦,我过去,我过去接你!说着,她也跑了过去。
一辆轿车飞驰而过,可是同梦境不同的是,倒在地上的却是她自己……
雨声淹没了他的悲鸣,后来就围满了人,再后来就是救护车的声响了。
……
(十三)
五年之后的一个清明节,他同往年一样,早早的来到她的坟前。
墓碑已经被人擦洗过,因为他看不到有灰尘,也许是她的养父母已经来过,他这么想。
他点了跟烟,深深吸了几口,再叹出气来,并且用拇指轻击了几下烟嘴,烟灰因为震动,抖落一地,然后就是风一刮,消失不见了踪影。
他本不吸烟,在她还没出事之前。
现在他恋上了烟,如同曾经恋上她一般难以割舍。他同她说了好多,都是些好事,比如自己又升职了,哪个好友结婚了,哪个好友做爸爸了……
最后免不了要向她倾诉自己深深地思念。
他原本就不爱多说话,在她死后,竟然变了另一个人。
他抚着她的相片,笑着凝视,似乎永远也看不够的样子。
姐,给你一片会哭的天空吧,让你自己的我悲伤,让你体会我的思念!
说着说着,眼眶也就湿润了。他强笑着,并且用衣袖抹去欲要壮大的泪珠。
姐,倘若有来生,我并要等你轮回,我欠了你一片会哭的天空,而你却欠了我此生幸福!
……
(十四)
南国三月,相比六月,更是一张爱哭的脸。
只一下子,天空并开始稀稀沥沥的落下雨点来。
他收拾了下情绪,漫步在雨中。烟瘾又上来了,他习惯性的掏出烟来,却怎么也点不着,后来他才拍着自己的脑袋明白过来,哪有在雨中可以吸烟的?
喂,姐,你是在叫我不要抽烟吗?
他朝着天空喊着,自己也笑了,笑的好似无奈。
一把伞为他挡住了雨水,他转过身来,是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姑娘,对他浅浅的笑着。
这样的笑好迷人,好有亲切感,似乎在哪里见过,就是记不起来。
你是来看姐姐的,对吗?
……




----------------------------------------------
一个人愿意等待。另一个人才愿意出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5-14 00:52
当我们看淡的时候就好了




----------------------------------------------
系统居然怀疑我灌水,我身边又没有水龙头。哦…明白了,身上有一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5-14 06:04
人生啊,就是这样子,呵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5-14 06:30
凄婉的爱情。

[本帖最后由 精彩数码影像 于 2012-9-15 13:59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5-14 11:28
心事了无痕,安安静静,平平淡淡




----------------------------------------------
美女喜欢称赞其他女人的衣服漂亮,有钱的男人喜欢吹捧别的男人收入高,最后的结果是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9-3 16:06
看开一点。日子总是要继续过下去的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569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