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璇惑归心
2400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2-5-17 04:51

璇惑归心



河东一中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房中的女子半倚在幔帐旁,女子紧皱眉头,脸色泛着苍白,女子用力咬着下唇,左手紧紧捂着胸口,指尖似要挖心般陷入,不多时,疼痛似已减缓,冷汗顺着女子鬓角流下,女子缓缓睁开双眼,琥珀色的眼睛泛着微光,一点点黯淡下来,恢复成了黑色……
  “都尉大人,城中又死了三人。”一身盔甲的男子半跪在地。
  “都是死于挖心?“上座男子身着白衣,左手轻柔皱起的额头,带着丝慵懒的气息。
  “……是。”男子略停顿后回答道。
  “让仵作再仔细检查一遍,还有……派人告诉夫人,今日我去璇儿那儿吃饭,让她不必等我。”男子说完双眼缓缓闭上。穿着盔甲的男子看了一眼座上的男子,起身离去……
  湖畔旁。
  “夫人,大人又不回来了,那个璇儿有什么好的,明明夫人才是大人的妻子,自打那璇儿回来,大人天天往那儿跑……”
  “别枝,别说了,璇儿是大人的表妹,多年未见,大人思亲而已。”雪嫣随手讲鱼饵撒入湖中。
  “夫人,……可这都一个月了”
  “好了,别枝,去准备吃饭吧,你累了一天,饿坏了吧。”
  “夫人……”别枝还想说什么,却被雪嫣止住,别枝默默替夫人惋惜,虽然不知夫人是从何而来,但夫人从没有过尊卑之分,夫人喜欢安静,别院也在府中的角落处,从她第一天来到她身边,夫人待她如姐妹,一同进食,一同嬉闹,论姿色,千域城内,没有什么女子比的夫人,就是那璇儿也比不上夫人,可大人这一月来,日日往璇儿那跑,仔细算算,夫人和大人也有七八日未见面了,就这样算,也是夫人等到深夜才等回的见大人一面,别枝叹了口气,转身向屋中走去……谁也未看见湖边女子的双眼泛着琥珀色的光,一瞬间又变回了黑色。女子将手中剩余的鱼饵尽数倾洒入湖中,女子的脸又泛了白,捂着隐隐作痛的心脏。
  “璇儿……”
  “千慕哥哥!”园中的女子望到门边的身影,高兴的跑过去,双手勾着男子的脖子。
  “璇儿,别闹了,有人在。”
  “师兄又不是外人,千慕哥哥来的正好,看看我们练剑吧,璇儿的武功可是整个玄虚馆里最好的呢。”
  “是吗?璇儿倒是没有小时候那么娇弱了呢。”
  “哪有,是千慕哥哥常常欺负璇儿,现在千慕哥哥还不是我的对手呢。”园中一旁的男子看着两人的举动,手中的剑又握紧了一些。
  园中,女子的剑法如行云流水,柔中带刚,男子的剑法宛如清风,轻易化解女子的剑招。
  “不玩了不玩了,师兄,你就不能让着我一些,让我在千慕哥哥面前大展一下身手嘛。”
  “哈哈,璇儿你这大话说的可真大,你丫,再练个三年五载也敌不过少侠。”
  “千慕哥哥就知道取笑我。哼,璇儿不理你了。”
  “不过,璇儿的剑法的确有进步。”
  “嘻嘻,千慕真会说话,璇儿去做好吃的奖励千慕哥哥。”璇儿转身向厨房走去。握剑的男子欲转身离去,千慕抓住男子的肩膀。
  “少侠,可否帮个忙。”
  “大人请说。”
  “玄虚观精通武学和玄法,这几日城内有不少人死于非命,想请少侠帮忙调查。”
  “家师素来不喜欢弟子沾染官务之事,恕秦之不能从命。”
  “那,就帮我保护好璇儿。”千慕从他身旁走过轻声说到,孟秦之手中的剑又握紧了一分。
  都尉府中……
  “雪嫣……”
  “千慕?”雪嫣在湖边坐了一晚,不知觉中竟以睡在这。
  “坐在着不冷吗?”
  “感觉不到,何谈冷与不冷。”
  “雪嫣,我若娶了璇儿可好?”
  “千慕,若你想娶,雪嫣阻止的了吗?”雪嫣起身背对着千慕欲要离开。
  “雪嫣,你喜欢过我吗?”男子紧咬着下唇,双手紧紧握着手心。
  “我喜欢的人……已经死了。”女子缓缓走开,那眼中又出现了琥珀之色……
  思绪万千,仿佛又回到了那年,她爱上他的那辈子……
  雪嫣还是小狐狸的时候,笨的连幻成人型也幻不好,带着一双狐耳就往人界跑,千慕那时还不是千慕,人是一样的,只是那时是千慕的前世。
  是冬,一双白色狐耳在雪地的映衬之下更显着可爱。千慕初识她的时候,虽是惊讶,但竟敢伸手去摸她的狐耳。狐族的长老说用幻术伤人是会造天谴,那她咬人总不算犯错。千慕被她咬的直喊松口,雪嫣想毕竟她这么多年狐狸不能白当的,叫她松口多没面子,千慕那年也不过是个小孩子,她咬他,他便回咬她,雪嫣疼的变回了小狐狸,一头扎进雪地,只露出一只小脑袋,一脸的幽怨加可怜,眼角处凝出了几滴泪,千慕倒也不生气了,一只手拎起她,抱入怀中,看着那被他咬出血的爪子,千慕嗤嗤的笑出声,雪嫣哼哼着吸了吸鼻子一双怒眼梨花带雨的盯着他,正欲张口再咬他,看到他那被她也咬的出了血的手,也挑衅似的笑出声来。千慕摇摇头,将她抱回去好生医治……
  其实狐狸有幻术,根本不需医治,雪嫣不知为何,却安心在那儿住下了,每日与千慕吵吵闹闹的,直至她被迫回到了狐界,也经常跑出来见他。牵牵绊绊十几年。人妖相恋,终造天谴,她与千慕已是渐渐相爱,从她可以幻化成少女,从他长成了少年,天谴一步步逼近他们,望着他一点点因病消瘦的脸,却是怎么也治不好他,那一天,雪嫣终于明白,心痛原来是这般……他跟她说,等他下辈子。她跟他说,不准你走。他笑而不语,只紧紧望着她。他终于支撑不住的那一刻,她哭着对他说,别喝孟婆汤,别忘了我……他勉强笑着对她说,好,不喝,不喝……
  思绪拉回,雪嫣的心又疼的厉害,说好不喝,他还是忘了她,说好在一起,她却不再是他的唯一。原来,她一直爱着的只是他的前世,可今世为何痛的比前世更厉害了……
  自他死后,雪嫣只会一心一意的修行,若不是那时长老让她到人界历练,这辈子,她都不知是否会重新踏入这片伤心之地。那一年桃花初开,她遇见了他,她在他眼里是无父无母,略懂武功的流浪女,而他在她眼里,是那个让她生生世世都忘不掉的人,如今却是千域城里倾倒众多女子的都尉大人。他说“嫁给我吧。”她说“好,我嫁。”她问,为何娶她?他说,因为感觉,一定要娶她……他说,要让她成为他的唯一。
  千慕说他要娶璇儿时,她终于伤心欲绝,雪嫣忍着那呕血的感觉,倚在床边就那么睡着,隐约中感觉被抱到床间,千慕轻揽着她的腰,将头抵在她的背上,轻轻说着:嫣儿,爱我一次好不好……她明明是听到了,却又是不想听到,累了,倦了,宛如黄粱美梦,梦醒,那人已不在,曾经百般眷恋她的他,不过是一场不真实的梦……
  若是两情能长久,又岂在朝朝暮暮,若是两情不能长久,注定是不能厮守的吗?
  璇儿和孟秦之搬入都尉府,雪嫣的房间本就在角落中,现在又多了一个她不想出去的理由,躲在这倒也好。
  雪嫣一身素衣独站在湖边,两声轻笑泪却已落衣裳。
  另园中,璇儿缠着千慕,吵着要去见见未来的“姐姐”千慕苦笑,这般已是他最大的容忍,更伤她,他做不到,任由璇儿如何吵闹,千慕只冷着脸淡淡说着“婚后再见。”
  ……
  桌案前千慕揉着紧锁的眉头,一月间,已有十几人死于非命,却毫无线索……
  璇儿独自在竹林中练剑,剑入青竹,立刻劈为两半,她气,气她在他心中还是没那么重要,只是试了一下他,却被他百般推辞,此刻欲将把所有怒气发泄在竹林之中,练着练着,透过小竹林后,璇儿看到雪嫣正端坐在庭中弹琴,璇儿偷偷向前走了几步,看着她的那副颜容,璇儿的剑狠狠刺入青竹之中,旋身离去。
  庭中,雪嫣的琴声因听到声音而停。是忆,她遇到他的时候,他还不会弹琴,那后来,千慕娶了她,日日教她,彼时却成了她一解思愁的物,她苦笑,起身离开……
  后来,璇儿骗千慕去那竹林,那宠溺的语气尽数落入雪嫣的耳中,一声弦断的闷声,千慕看见了竹林外她离去的身影。千慕的心中有了一丝生机,‘你终究还是在意我了’
  


这几日,雪嫣呕的厉害,胸也闷的厉害,明明是只妖,却落得如此地步,雪嫣淡淡苦笑着,千慕走进来,将那断琴放下,一只手拨动琴弦,透着悲伤的音调蔓在整个屋内。千慕说,少了一根弦,还是能弹出音律的。雪嫣说“千慕,断琴难复,即使弹得再好,还是却了一味音调。”千慕抚着琴弦说“断琴还能修好。”雪嫣说“可那根新弦代替的了旧弦,琴便不再是琴了。”千慕说“只要你说介意,我定不会娶她”雪嫣望向窗外的残月,似曾看到了前世的千慕,微笑着缓缓吐出“千慕,写休书吧”他抚琴的手突然听了下来,一手将那余下的琴弦扯断。冷笑道“不可能,这辈子你都是我千慕的妻……”千慕愤怒的转身离去。
  妻?千慕,这就是对待妻子的结果?雪嫣倚在窗边昏昏沉沉的踏入梦乡,身子被夜风吹的冰冷,若是以前,他,会揽着她,不让她感觉到这世间一丝冰冷。她,会等他,不管多久多晚,哪怕,几生几世……
  ……
  不久,千域城都知晓都尉大人要娶亲了,那几日,城中死的人愈渐愈少,城中的人都说是新夫人冲去了千域城内的晦气,不由对这位准过门的夫人尊敬起来,城中最好的布衣店老板亲自要为新夫人缝衣,千慕不曾张罗布置,但城中的百姓却早早帮他布置好。这段时间,璇儿总是被拉去看成亲细节,千慕时常去那竹林边望着雪嫣坐过的湖边亭畔,却始终见不到她。细算下,他与雪嫣已有一月未见了……
  一个在林边远望,一个在床前呆想。这段缘,是谁的错,还是她和他本来就不该相遇……
  是夜,千慕跌跌撞撞的撞进雪嫣的房门,那左手还拿着半瓶陈酿,一身的红喜服,深深刺入雪嫣心里,千慕倚着门边,大笑着对她说“哈哈哈……璇儿为我挑的喜服,可是好看。哈哈哈……”雪嫣倚在窗边,望了他一眼,便缓缓闭上双眼,缓缓说道“千慕,明日,我便离开。”千慕的笑渐渐转为了泪“你终究还是不爱我吗?”千慕的身子沿着门框滑下,嫣红的喜服摊在了地上,如血一般围绕着千慕,雪嫣缓缓睁开双眼,那眼中已是忍了很久的泪,纵是千般想碰他,如今她却是自身难保,缓抬右手,幻了个术将他移到床边。不多时,门边又多了一人,一个怒视她的人,淡黄色的衣裳染了很多血,那女子左手拿着染了血的帕子,右手拿了一把剑,望了眼千慕,又狠狠的盯着雪嫣,璇儿的剑凝上了一层淡黄色的炁,向雪嫣刺去。雪嫣缓缓闭上双眼,思绪又回到她还是小狐狸的时候,姐姐对她说,人和妖是不能相恋的。那时她不信她会陷入那种可笑的事情,如见才懂,人妖相恋,必有一方受苦,如今她还他一世,如今她甘愿受苦……
  千慕醒时,已不见雪嫣,苦笑道,她,真的走了、
  都尉府中的大红绸缎,那刺眼的颜色仿佛嘲笑他一般,正堂之中,璇儿盖着大红盖头,等着她的新郎……城中的百姓挤满了园子,千慕苍白的脸映入每个城中百姓的眼里,千慕站在璇儿面前,隔着那刺眼的红盖头,对她说“对不起”璇儿牵起一抹苦笑问“千慕哥哥,这么是什么意思?”“璇儿,千慕不配娶你。”“哪怕,她是只妖?”璇儿自己掀起了盖头,从袖中拿出一只锦盒,指尖幻了一个咒,将一只狐耳女子从锦盒中放了出来。千慕没有一丝惊讶,反倒看着那狐女满脸伤痕紧皱着眉头,城中百姓看着这两人一妖,惊得四处逃离,人群中有人指着那狐妖说“她,她是雪嫣姑娘,都尉夫人!”“一定是这妖怪吃了夫人,挖心的一定是她。”“大家别跑,这可恶的妖已被璇儿姑娘止住,咱们去杀了她替死去的人报仇!”“杀了她!杀了她……”所有的人疯了般的冲上去,谁也未能看到雪嫣一手护着腹部,千慕想冲上去救她,可竟被璇儿的结界挡在了外面,每一次冲撞,千慕就会伤的更重。
  璇儿冷冷的看着护着腹部的雪嫣,不由大笑起来。
  “停手!”人们顺着那声音看去,是璇儿的师兄孟秦之,身边另跟着一位年少的公子,人群自动散出一条通道,雪嫣发出微弱的声音念着“我的孩子,孩子……”身下流了一摊殷血。雪嫣开始嘲笑自己的天真,那么努力的想保住孩子,甚至任由璇儿毁她容颜,可如今她却是连哭也哭不出了。孟秦之将结界打开,放千慕过去,他抱着她问“为何不告诉我你怀孕了!”“千慕,你可曾说过一句爱我,为何我要爱你呢?”
  “千慕哥哥,就算她是妖,你爱的也只是她吧。”
  “我一直都知道。”千慕盯着雪嫣,那么温柔的笑着“我记得,我说过不喝孟婆汤,孟婆说,若真到刻骨铭心,喝了孟婆汤,也会记起,我相信你会回来,我相信我会记起你……雪嫣,你知道吗,我爱你,爱到刻骨铭心……”
  “师妹,你输了,放手吧。”
  “我,放手?我根本没错,错的是他们,天道轮回,他们会不得好死的,哈哈哈……”
  “你害死了师父,剜了那么多人的心,也得不到一颗完整的心。还是不懂吗,何必再执着下去。”
  “昨日,我若剜了那少年的心,这样我就可以有心,就可以千慕哥哥在一起了,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要阻止我!”璇儿指着孟秦之身后的少年……
  玄虚观中,璇儿曾被妖剜去了心,玄虚道长救了她,后来,她为了得到真正的心,延寿命,狠心暗杀了玄虚道长,剜了道长有百年道行的心,不久,那心就腐烂了,璇儿来到了千域城不断的杀人,不断的寻找完整的心,可璇儿不明白,本就是孽做出的心,又怎会长久不腐。
  “师妹,没有千慕,还有我。”他一直都知道人是她杀的,他不肯帮千慕调查,也是为了她,可她却一错再错……
  “你?好哇,若你爱我,倒是把心给我啊,你们都是骗子,哈哈哈……”
  “你想要,我给。”孟秦之抿着下唇取出匕首,若这能让她解脱,他愿意。
  后来,璇儿一直倒在她师兄旁哭,得了他的心,她在知晓所谓爱,得了他的心,她真的就不会死了……璇儿抱着她的师兄隐入山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千慕守了雪嫣三年,自那天起,她一直不醒,他感觉的到,她的心还在跳,直到三年后的那天,千慕起身开窗,腰身被熟悉的温暖抱住,那人说“千慕,我也爱你。”




----------------------------------------------
男人分两种,一种是好色,一种是十分好色;女人也分两种,一种是假装清纯,一种是假装不清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5-17 14:00
不错,有点画皮的味道。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324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