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868138个阅读者,69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17 21:28
偶会不会是那飞花摘叶之人呢?期待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18 19:54
回个贴表示看过




----------------------------------------------
.╳.`°半忧半悦耳,半感半成嗔,半夏半如火,半雪半疏痕。★.....↗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19 08:11
lz挂得早了点,沉痛哀悼中。。。
提个建议:(1)以数字标示章节或只是简单的顺序,这样看起来清楚些;
(2)lz想表达的思想应该比较多,但是叙事还是简洁些,以吸引人的故事情节来表达lz的思想是不是更合适?
PS:对于有上角色要求的(我,我,我),lz自己安排更好,毕竟我们也不知道你的故事情节。
最后:期待lz的更新,写不过金庸,怎么也古龙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0 00:03
唉,给这个裹脚布提桶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0 14:12
  倒带...兹...兹...


  在海沟歇宿的那个客栈里面,停止。再进......
  --------------------------------------------------------------------------------------------------------------------------------------------------------------------

  外院一阵喧哗。小二的话声远远传来------啊!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啊。一条草大镖头,您是要打尖还是要住店啊!------几乎可以从声音就可以听出小二的腰可能已经弯成九十度了。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打尖。上好菜。酒就不用了。等着押镖赶路呢。这是赏你的......


  海沟眼睛一亮,镖师啊!又神气,又威风。重要的是,还能有钱拿!

  -------------------------------------------------------------------------------------------------------------------------------------------------------------------


  海沟径直走进包房,把刀放在桌上。面对着他的是总镖头一条草和副总镖头E夜情人 ,这都是老江湖了。江湖中有句俗话“宁可不识货,不能不识人!”眼前的青衣少年谁都不认识,两人对望了一眼。E夜情人笑着问道:“尊驾是谁?有什么事吗?”
  作为江南数一数二大镖局的副总镖头,他这样说已经是给足面子了!

  海沟抱拳道:“在下海沟,想卖些东西给草草镖局!”

  一条草已经上下打量海沟很久:“哦,海沟。请恕在下孤陋寡闻了,不知江湖上出了这般英雄的人物。不知侠少有何物事要卖与我等呢?”江湖有句俗话---礼多人不怪!

  海沟笑道:“就问草草镖局待人真诚,今日一见果然。在下刚出道,如果总镖头说久仰,那必是敷衍了。江南镖局以草草第一,实在是名不虚传。”江湖有俗话---花花轿子人抬人。


  气氛果然融洽了许多,能不流血就最好不流血------江湖,其实是个节约的江湖。

  海沟轻轻抚摸着桌子上的刀,道:“我要卖一把刀,一个人!刀是这把刀,人是我这个人......”


  一条草和E夜情人又交换了眼神。这只怕还是明打明的劫镖。这种劫镖方式并不血腥,一般是劫镖者显露几手功夫。镖局里面的人觉得敌不过,又不愿意拼命。就会留下钱财。对方也会客气几句。说声谢谢买了这个面子,谢谢赏识这手功夫,谢谢欣赏这把刀什么的。

  E夜情人道:“少侠也请评品一下在下的功夫。”眼见他似乎并未动,一道金光飞出。射入梁上,将一只苍蝇钉在房梁。那苍蝇并没有死,只是一只翅膀被钉中。这手功夫看起来并不难,难的是不伤苍蝇的性命。
  海沟看到的更多,那只金镖射上去的时候并非直线上升的。顺带着一个螺旋还划落了另外两只苍蝇的翅膀。


  海沟抱拳道:“好功夫,副总镖头想必是食指和中指发镖,无名指和小指犹留有余力。是以镖发出还能改变方向。实在是好功夫!”


  E夜情人并不得意,只是问道:“不知少侠的刀要卖多少财物?”-----这已经是实打实的交涉:“你已经看了我的功夫,你觉得敌得过吗?是要继续劫镖,还是放弃了”

  海沟只道是在考较他,左手把桌上的茶壶碰动。茶壶离开桌面的时候他拔出刀,屋子里闪了一下刀光。之后那茶壶轻轻落在刀面上,海沟用刀接住了茶壶。


  茶壶还是那个茶壶,桌子还是那个桌子,人还是这三个人。只是盛夏时节满屋的苍蝇都已经被砍做两片躺在地上了。好快的刀。一条草背心被冷汗沁透。

  沉默,有些沉默是在抗议,有些沉默是在思考,有些沉默是在等待......现在牌已经开出来了,等待的是海沟提出条件。这趟镖是十万两银子,一条草只希望眼前这位青衣少年只拿走一部分----这不是妄想。一般这样的独行大盗是不愿意带着大批装满银两上路的。

  海沟也在沉默着,他在等待总镖头发话。刚才发出的那一刀已经卖足了功夫,现在等待招聘者的评价了......


  打破沉默的是总镖头一条草,他一直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你要多少?”

  海沟显得有点腼腆:“我听说趟子手每月是二两银子,见习镖头是六两银子,镖头是十两银子......我想我的功夫也不赖,十两银子你应该不会白花的。如果不行,我也可以...也可以从实习镖头做起的。”

  一条草和E夜情人面面相觑,脸上表情只精彩只怕没有人能够描叙。他们强自忍住激动,问道:“你是说你要应聘当草草镖局的镖头?”

  海沟懦懦道:“实习镖头也可以的......”


  E夜情人问道:“不知道你是哪位大侠门下?”既然是要招聘了,也得打听一下底细。

  海沟:“家师是“快刀”迎风流泪。”

  一条草:“那是旧时好友了,多年未见。不知道这些年他的哮喘怎么样了?”

  海沟:“家师并无哮喘。”


  --------------------------------------------------------------------------------------------------------------------------------------------------------------------

  这样,海沟就变成了草草镖局的一等镖头。月薪十二两,随总局,第一趟镖就是这次去岳阳了......

[本帖最后由 海沟 于 2012-11-20 15:06 编辑]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0 16:22
  一路上,海沟是跟在E夜情人马后。自然也不用啃冷烧饼了,一条草在镖队最后方压着阵。海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又是驱马去前道探看情况。又是回头查探队伍后边有没有人跟着......上蹿下跳的就像只大猴子。

  有他在总镖头和副总镖头也省了不少心,一个新入的镖头一般都有这样的反应。恨不得天下强人一并杀来,好让他横刀立马交代几句。最后自然是谈判破裂,不免驱马上前,连砍带杀,尸横遍地,血染官道。成就不败名声。草草镖局的镖头---海沟。


  黄昏,又是黄昏了。无数的归鸟从头上飞过,哗啦啦的。它们正赶去即将栖息的大树,也有几只比较好奇的鸟围着他们的镖队。一条草把队伍集中起来,叫大家吃点干粮。歇息一阵。海沟胡乱吃了几块牛肉。又赶马去前方探道去了!

  E夜情人轻笑道:“这小子,哈哈!我们离岳阳城还有八十里。路熟得烂了,还探什么道?”

  一条草望着夕阳,半天才回答:“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我在想你刚加入镖局第一次走镖的时候,和他一样......”



  -------------------------------------------------------------------------------------------------------------------------------------------------------------------

  这一路上,非常太平。太平到海沟觉得无聊。到岳阳交割了镖银,海沟跟着大家进入了岳阳分局。晚上自然是大吃大喝一顿,欢迎着新镖头的加入。江湖上的好汉没事都要找个因头大吃大喝一顿,何况这趟平安押送好这趟镖。还招了一位刀法极快的镖头。

  这一夜,海沟被大伙轮流灌酒。大醉了,稀里糊涂什么话都说了。连三岁还在尿床都不小心说了出来......这样也更让总镖头开心。这个小子没有太多的城府,也绝对不可能是别的镖局派来的卧底。自然也不会是别的山寨派出的暗探了。

  海沟一杯一杯都喝着,最后一杯灌下似乎是触动了身体的某个开关。乎得开始吐了,不止是口中黄箭直喷,鼻孔中也是源源不绝的流淌着酒菜。站在那里,全身抽搐了一阵。吧嗒一声倒下了......

  第二天日头到中天的时候,海沟才从床上爬起来。只觉得口中鼻子里烧着一把火。湘菜猛辣,全国第一。这吐起来,穿过喉咙和鼻腔辣过的痛苦也远非它省菜能比肩的。一个小丫鬟送来一碗醒酒汤。海沟大口喝完,半响才大叫一声:“不好,耽误事了。可耽搁走镖了?该死,该死。他们走到哪了,我赶上去...”

  那小丫头轻轻捂住嘴笑了:“哪有天天走镖的,你们昨天才来的。还得休息几天呢。”

  海沟这才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大床上,赤裸着上身。不由得觉得不好意思。。。“这个,小妹妹。你是谁啊?”



  ------------------------------------------------------------------------------------------------------------------------------------------------------------------
  一条草和E夜情人很早就起来了。本来区区十万两镖银不需要他们俩同时护送的,这趟不过是接到岳阳府尹的邀请而已。顺带着押了一趟镖,节约人力资源。这时候他们已经从岳阳府尹府中出来了,耳中还带着府尹的嘱咐“这趟希望你们草草镖局帮本府去湖广总督府接一批红货,以两万两白银做幌子。把那十八颗明珠带回来。即便银子被劫也不要紧,只要保住珠子就行。其余的就别多问了。”


  雪山飞舞在江南的岳阳城里面无意间见到一位绝色淑女,要拿家传的明珠讨得佳人一笑。这些草草镖局的人就全然不知道了 ......他们也不用知道。不管事镖头,强人,英雄,豪杰,佳人,公子。都不过是组成江湖的一个小小部件......

  江湖......江湖在运转着......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0 16:41
  准备去武汉,走镖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得花好几天准备好车马人手,粮食饮水。这些自然也有专人操持,那些人也因此得到生活。他们不必别人贵气些,也不必别人贱些。不用血溅五步也不能夜夜笙歌。看自己怎么选择了。

  海沟选择是是刀头舔血,夜里也自然难免觥筹交错了。这天晚上总镖头交代说三天后上路,还预支了好几月的银子给海沟。于是这个乡下小子也难免想要享受一下了,他去的是岳阳楼。自从范仲淹写了岳阳楼记后。岳阳很多酒楼就改成了岳阳楼。

  这座岳阳楼并不临水,所以顾客也不是很多。海沟选择在这里喝酒也是图个清静,他想回忆整理一下自己的经历,怎么突然就做到了镖头。对面一桌也只坐了一个人,锦衣华服的少年公子。正在依依呀呀的吟诵着诗词。细听好像就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海沟厌恶的瞪了一眼,此人高贵华丽。家境必定甚好。谈什么忧?还不如楼下那个乞丐,起码也是忧愁的!不过那桌子上已经放了好几个空酒壶了。一般酒鬼看酒鬼都是比较顺眼的,所以海沟看那公子也不再瞪视了。



  这个佳公子自斟自饮,又开始喃喃说道:“吾欲至南海,何如。”“便欲千金买一笑......”海沟并不知道这就是世袭的关内侯雪山飞舞,也是要把明珠运来的顾客。喝得几杯留下酒钱便走了。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0 22:27
关内侯雪山飞舞登场。。。。大家鼓掌。。。。。。




----------------------------------------------
水深 情真
登记加入灌水专区水手:
http://bbs.voc.com.cn/topic-4818802-1-1.html
YY频道:64273880
快乐一生,水手友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1 12:13

原帖由 E夜情人 于 2012-11-20 22:27 发表
关内侯雪山飞舞登场。。。。大家鼓掌。。。。。。







偶来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1 13:42
  关内侯雪山飞舞再喝得几杯酒,踉踉跄跄的走下楼去了。四周同时站起数十个黑衣人,付了酒钱。远远随着侯爷离去。关内侯祖上是开国元勋,屡屡封为东疆大将军。屡屡开疆,或率大军靖海.百余年前远征琉球,大胜。圣上封关内侯,世袭罔替!

  雪山飞舞是这一代的关内侯,却常常乐于江湖。以他的身份财力,自是府上养士无数。只是前些日子游湖的时候偶遇一佳人,神魂颠倒。急欲取家传明珠,博佳人一笑。这家传明珠却是草草镖局即将要运的红货了。


  ------------------------------------------------------------------------------------------------------------------------------------------------------------------------

  江南小巷,横横直直。夜行人在屋顶掠过如同看到一个个井字的方格子。明明暗暗的琉璃瓦,有时候还会传来一声声有气无力犬吠声。青石板路上总有些巡夜的在打更;“风高夜燥,各家各户,小心火烛。”
  海沟并未回岳阳分局,提着一坛酒坐在不知道是谁的屋顶上。慢慢的看着星星喝酒,也许只因为星光象他情人的眼睛。一直夜猫从他身边窜过。黑猫,黑得象这片夜色。



  这是黑猫似乎是听到猫王的召唤,一刻不停的穿墙过院。不多时已行了数里,这时前爪刚搭上一个小院的房檐就栽倒下来。脑门正中插了一根银针。一个老太太缓步走了过来,慢慢拔起银针。将黑猫的尸体用药粉化去.转眼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这真是个诡异的小院。

  小院的东厢阁窗子被轻轻推开,一只纤手伸出。黑暗中一只黑色的信鸽噗噗飞来,落在这只手上。纤手取下小竹管,拿出薄绢。信鸽又噗噗飞走了。半响,那女子说道:“关内侯湖上遇佳人,想取明珠博得一笑。此人出手向来豪阔,身边金银珠玉无数。此刻不能随身取出,可见并非凡物。嗯,关内侯府中明珠千百,可称宝物的只有那套“赎国明珠”了。”

  另外男子一个声音接道:“昔年第一代关内侯东伐琉球,琉球大败。曾献上明珠十八颗求和,圣上不允。遂亡之。据说这些珠子最后还是落入大内,由圣上御赐给关内侯了。”

  女声说:“那十八颗明珠既然能被琉球国王看做求和的宝物,想必倾城...”

  男声又道:“阁主可是动心了,不如属下等劫回?”

  女声笑道:“哈哈,我天机阁从来只出卖消息。从未亲自出手过。这次岳阳地界上出现的是草草镖局的一条草和E夜情人,这两大硬手同时出动只怕就是往武汉运这红货的。如果不出所料,他们不日将赶赴武汉。将这消息卖了吧,作价五万两!”

  男声:“是,阁主!”


  无数的信鸽噗噗的飞出,将消息散布到江南各大“天机阁”办事处。这就是“天机阁”的挣钱方法----从来不出手,只是收集和分析消息。 “天机阁”出品的消息,也往往是超值的。谁也想不到,天机阁主人只是一个叫“蚊子乖”的女人。







  江湖,继续运转着......江湖......江湖......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1 14:13
更新了,回家好好看




----------------------------------------------
人生,与其一鸣惊人,不如共鸣找人。与其出风头,把自己推向风口浪尖,不如远离喧嚣,找个知己,寂静相守或对望,彼此用灵魂取暖。然后,一辈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1 17:15
  岳阳北方有小山,山不高。翻山即刻见到大湖,俗称“见湖山”。山中多有小毛贼匿藏。过路商人通常结伴而行,而后西北来了一帮强人。占了见湖山,开山立柜。名为见湖寨,大掌柜的叫“我来自西安”。绰号“红胡子”!

  “红胡子”扫清了毛贼也拓宽了山道,还在半山出设置了凉亭。凉亭中有人变卖茶水,肉干。不久商人就宁愿过山道经商了,水路太贵了。何况还有水匪。

  见湖寨从不劫掠那些镖局护送的大队人马,连单身过路的行人也很少有受伤的。几年下来,过路的商队是越来越多。山寨的收入也开始慢慢上扬,也曾有别的强人打过主意。可是“我来自西安”对待同行可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天黑下来了,“我来自西安”也早早的在寨子里休息下来。他媳妇已经有了五个月身孕,他把耳朵贴在媳妇肚子上。“啊哈,在踢我啊...”媳妇假装生气的推开他。“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孩子想想啊,我可不想孩子也做山贼。”

  “山贼,山贼怎么了。不一样要把老婆喂得白白胖胖的!”我来自西安不忿道。

  “山贼终归是名声不好,人都图个长进。你也别一辈子当山贼了,男子汉大丈夫做什么不行啊?”他媳妇说。

  我来自西安闷闷不乐的倒了一杯酒,慢慢喝着。半响又说:“我不是不想转行,可是你看六十多号男人,倒有一百多妇孺。我一撂挑子,别的帮派即刻会驱逐他们。弟兄们啥也不会,去城里谋生又怎么争得过城里人?你看他们在山道上摆上凉亭卖食物不一样可以挣钱吗?要是有块地我倒是能要他们种地,可是咱没有啊。”

  他媳妇悠悠的说:“我知道你们男人在外面很难......”

  我来自西安一口狠下那杯酒:“别说了,我知道。咱们寨子快把钱还清了,估计过两年就能攒些银子了。我会去乡下买几十亩地,让大家种地为生。不再做这刀头舔血的买卖了。”他又倒了一杯酒“我想过了,孩子稍微大一点我就送他去衡山学武。那是名门大派,错不了的。”

  他媳妇说:“别了,我看还是去书社学文吧。别再进江湖了,平平安安就好了。”

  我来自西安抓了抓自己那把红胡子:“我看也行,学文就学文吧。天也不早了,别做针线了。歇着吧!”大口倒下那杯酒,他躺下去。嘴里还在喃喃得说着“明天又有几个镖队要过,草草镖局的,扬威镖局的。。。那亭子里该换些凳子了,我看凳子太旧了。老虎口那些青苔也该让二虎他们清理一下了,要是摔着那些客商...草草镖局历来豪气...”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变成了鼾声。

  他媳妇拨亮了油灯,把那袍子肩膀那面的精锻拆了下来。得换新的缎面了,当家的除了操心各种事物还得负责和镖队见面呢。见面的时候得光鲜些,这是那些弟兄们说的。当家的一直不肯买件新衣裳,得把钱攒好了......百十号弟兄们都靠着银子转行呢。

  把缎面换好,他媳妇不由得有些气喘。这个小冤家又在折腾妈妈了。这时,我来自西安在床上翻过身来。摇晃的烛火中那张脸没有清醒时的威猛和庄严,只是显得憔悴。一把胡子乱糟糟的,整个脸好像要躲进胡子里面休息。大掌柜的不好当啊,特别是这个世道。

  她吹熄油灯,缓缓躺在他身旁。用脸轻轻靠在他背脊上。她口中说不喜欢山贼,其实她知道不管是什么职业,她都会跟着他。因为她的男人是那么的优秀,有担当。是条少有的汉子。她用手轻轻钩住他的衣角,好像怕他跑了......睡吧。明天的事还多着呢!

  

[本帖最后由 海沟 于 2012-11-21 18:29 编辑]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2 08:21

原帖由 海沟 于 2012-11-17 16:41 发表

原帖由 易安 于 2012-11-13 12:45 发表
师父说过,没有什么武功秘笈。只要勤练习,什么招式都是一样的。

你要求安排什么角色啊,早定啊!

不用角色啊,我是看客。

本以为是江湖前传啊,怎么主角一出场就被灭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2 08:30
呵呵,看来生意不错,报名的挺多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2 14:00
辛苦了,小海沟




----------------------------------------------
人生,与其一鸣惊人,不如共鸣找人。与其出风头,把自己推向风口浪尖,不如远离喧嚣,找个知己,寂静相守或对望,彼此用灵魂取暖。然后,一辈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3 07:18
坐等续集。。。。




----------------------------------------------
水深 情真
登记加入灌水专区水手:
http://bbs.voc.com.cn/topic-4818802-1-1.html
YY频道:64273880
快乐一生,水手友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3 15:10

原帖由 易安 于 2012-11-22 08:21 发表

原帖由 海沟 于 2012-11-17 16:41 发表

原帖由 易安 于 2012-11-13 12:45 发表
师父说过,没有什么武功秘笈。只要勤练习,什么招式都是一样的。

你要求安排什么角色啊,早定啊!

不用角色啊,我是看客。

本以为是江湖前传啊,怎么主角一出场就被灭了

暂时安排了倒带功能!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3 15:11
来看看,就这么一点
还好我不等更新




----------------------------------------------
.╳.`°半忧半悦耳,半感半成嗔,半夏半如火,半雪半疏痕。★.....↗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3 18:10
  草草镖局的镖队,顺路压着二十万两镖银向北走去。这一路并不长,银子也不多。一条草和E夜情人很放松,难的应该是从武汉运回红货。不过那是需要集中镖局所有力量做的事情了,一条草用信鸽召回周边四省的副总镖头。

  海沟自然不会考虑这些,依然在镖队前后巡视着。如果老是跟着队伍走走就能每月拿饷银,那可多不好意思啊。

  -----------------------------------------------------------------------------------------------------------------------------------------------------------------------


  我来自西安早早的起来了,换上媳妇昨晚刚缝补好的袍子。白色的锦缎村托他那一把火红色的大胡子格外威武,他面对着的是见湖寨精壮的人手。十八条汉子,各个英武不凡。身上并没有土匪胡子那种皮袍子,一律的轻装短打。显得干练无比。
  红胡子开始训话:“这第一趟是草草镖局的队伍过路,大家客气点。总镖头亲自押镖,大家不能让别人给看扁了。草草镖局历来豪气,咱们也不能亏待他们。二虎,你叫半山亭那里换上我前一阵子从西湖带来的龙井。大彪,出山道那里常常有小落石。你找胖子说说,勤快点清理了。镖队的马多,要是在那里失了蹄子。可教我们见湖寨面子往哪里搁啊...好,其余人跟我下山!”


  ----------------------------------------------------------------------------------------------------------------------------------------------------------------------


  海沟从前队风一般的冲回来回报:“总镖头,在下伏地听得有十七骑从山上冲下来。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海沟祖上是北地骑士团,一手伏地听声是家传的。

  一条草心思并不在这上面,随意搭了一句:“哦,地听功夫很不错啊...”

  E夜情人开起了玩笑,故意严肃的说:“我也听出了,还听出了领头那个一把大胡子。红得发亮呢。”年少无知的海沟并不知道是个玩笑,心下好生佩服副总镖头。连外貌也能听出,真是匪夷所思啊!

  海沟那初入镖局的兴头,怎么可能等。大声喊道:“属下先去探探!”拍马即刻无影了。一条草刚想阻拦,那青衣少年已是翻过山坡...只得苦笑道:“这细把戏精神就是好咧!”


  海沟纵马疾驰,不到一盏茶功夫就横在我来自西安面前。果然,领头的那位一把火红的大胡子。身后并骑跟着十六骑悍匪。海沟心中极度佩服副总镖头的地听之术,手却缓缓的摸到了马刀的刀柄。大声喝道:“来者何人?”

  我来自西安笑道:“在下是见湖寨的大寨主,人称红胡子。不知少侠如何称呼?”

  债主,红胡子......这些此言无不剧烈的刺激着海沟。海沟的爷爷是北地骑士团军官,别的小孩在朗朗读到:“北冥有鱼,其名为鲲”的时候,他在大声背诵“对敌须狠,除奸务尽”!眼前就是活生生的土匪了。少年的眼角跳着,手指也在弹着。对方再说什么话,他已经完全听不清了。

  我来自西安的客套话还没有说完,那少年拔刀就冲了上来。狭路相逢勇者胜,何况这些山贼根本没有打斗的念头,甚至于没有带冰刃。再说他们根本就不会马战,这不是一场战斗。只是一场屠杀。青衣少年畅快淋漓挥舞着长刀,长刀发出欢快的喊声,血肉漫天飞舞......惨剧。


  世界终于清静下来,海沟喘息着。抖下身上的细小肉块,拍马回身。


  -------------------------------------------------------------------------------------------------------------------------------------------------------------------


  一条草和E夜情人看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人和马的尸体(如果说那还算是尸体)铺满了整条小道。小道旁边的树上,甚至于海沟身上都是猩红一片。海沟兀自大声笑着:“喝不进的杯中酒,杀不完的仇人头!”

  E夜情人四周看了看,对一条草说:“晚了,这小子下手好重啊。都没救了!”

  海沟半响才看清两位镖头的脸色苍白,慌忙从装酷的状态中转出来。抓着头说:“我...我下手重。忘了留活口了。”

  E夜情人气的说不出话来。一条草冷冷得问道:“好个杀不尽的仇人头啊,他们是你仇人?有什么仇?抢你钱了?杀你情人了?”

  海沟有些纳闷:“他们是山贼,我问过了。我们是保镖,他们是山贼。不就是仇人吗?”

  长时间的沉默,很长很长......长得海沟都觉得诡异了。



  一条草掏出酒壶,喝了一口;“他们就是一群人,打北边过来,肃清了山里的毛贼。占了这个地方,他们修路,摆茶亭,卖食物,帮马喂草料,也有小铺位给错过宿头的过客,这就是山贼就是占山为王的山贼。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你开心了?”

  一句句问话象一个个霹雳一样击中了海沟,海沟的腰杆慢慢的弯了下去。他开始觉得错了,大错了!

  话没有完,E夜情人说“见湖寨的能动手的都死了,剩下的不是老人就是妇孺了。红胡子一死,别的流寇一定会抢下这块地盘的。这些妇孺不知道以后怎么生活啊。”

  海沟大声说道;"这事情是我错了,谁要来抢下地盘就是抢我的命。我会把他们都杀了!"

  一条草怒喝:“你还在想着杀?杀了别的流寇,流寇他们的妻子儿女呢?你去养啊?你真是刀动的比脑筋要快啊!混蛋!”

  江湖历来是一个节约是江湖,但是在利益的驱动下,总归是要流血的。又会有无数的人眼红这块地盘,又会有无数的帮派为了这块地盘展开杀戮,最终会出现一个新的山寨------但,这是在留下无数鲜血之后。
  江湖经不起动荡,动荡就要流血!

  海沟拿过酒壶,恶狠狠的关了一大口:“我终于决定了,我要上山。我要当大寨主,我带着他们活下去!”夕阳照在他的脸上,那是一张年轻人的脸。真挚!“我会继续抗住别的流寇的骚扰,我会让妇孺们都活着!”

  一条草说:“你想去做山贼头?你刚杀了他们的大寨主啊,他们的情人都在上面,你瞒不了多久的。等着就是四处的冷箭吧。”

  海沟:“我没有想过要隐瞒,我会对他们说的。这事就是我做错了,我就必须承担!就算是死,我也愿意!如果我死了,你们过路的时候也照看一下见湖寨吧!”


  海沟拍马上山去,背影慢慢的模糊了。但是谁都看得出,腰杆挺得很直!




  不久以后,见湖寨大寨主海沟的名声就传开了......很多很多年后,海沟的坟埋在见湖寨的旁边。碑上写着“但愿我还清了债务”...................


  江湖,江湖。刀快,犯错也快。所以,出刀之前该好好想想......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3 18:11
  一个少年高手又走错路了,还得我来自西安也半路被杀。下面安排倒带......


  倒带......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63315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