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939665个阅读者,72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7-26 09:52
联想到的成语,运斤如风,香象渡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2 20:45
来看看海兄的江湖记




----------------------------------------------
做我自己
相信自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9-4 20:29
  大红袍右拳还未全击出,拳风已经震得海沟衣带斜斜飞起。观战的法王中有几个站得有些近的感到一股寒风,一阵燥热两种完全相同的感觉,连忙退开好几步。连他们都觉得不好受,场中的海沟就更难过了,他觉得自己被九泉之下的寒冰裹着放在九天之上的烈日中灼烧着。若不是他内力已成大家,只是第一拳的拳风就扛不住。尽管海沟内力也是寒火憋通任督二脉而来,可在天哭地泣断魄拳风之中居然连出刀的机会都没有。

  《大悲赋》中武功果然超凡绝伦,海沟在拳风中就像一只布袋里面的耗子窜来窜去,完全摆脱不了拳风笼罩。廊厅之中进退的轻功并非他的强项,躲闪之际已经是危态百出,拳风固然不能对他造成巨大伤害可是那个硕大的拳头本身就是收割生命的死神,海沟断定那拳头只要击打在身上,没有人能生存下去。传闻中的裂体而亡绝非玩笑。

  大红袍看着这个已经落入拳风中的海沟不禁有些惋惜,小伙子年轻武功又这么好内力又极为强劲,如果是圣教中的人物该多好,不管是当法王还是护法圣教的实力都可以大增。单以武功而论,江湖上能与此子比肩的寥寥无几了。除去那些退隐的绝顶高人,比如说阿飞,叶开,傅红雪,能借助大红袍二十招的在江湖中只有不超过七个。在场的法王包括教主,能接住十五招的几乎没有。而眼前这个小伙子,已经狼狈地躲过了七十多招了......一道寒意从大红袍背脊升起来。这位魔教的长老数十年来已经极少和人动手,值得他出手的人确实太少太少了。即便是出手,也仅仅是在三五招就已经取了对手性命。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雁荡大侠也不过五招就被击毙在拳下,这位长老早已经忘记了自己的魔功发动,如果没有在一定招数内杀死对手魔功会反噬。

  微微一走神,战局中的海沟立刻拔刀......可是这柄从未被击落的战刀被大红袍的拳头击打得飞了出去,“扑”得落在地上。一柄没有把握住的刀,再锋利也是废物。大红袍攻得更急切,意欲在短时间内结果对手,才能避免魔功反噬。海沟闪避得越来越艰难,大红袍眼前一片红雾,想必是快要开始反噬了。大长老突然觉得脖子有些痒痒,左手一摸,居然是鲜血......海沟出手那一刀并非无功,已经划破了大红袍的颈动脉。在内力激荡血脉鼓动中,小口子变成了大口子,喷出的血液像红雾一样。大红袍一阵眩晕,退后两步,盘腿坐在地上,就此死去。


  海沟也未见的好到哪里去,一张脸比白纸还要白,没有一丝丝血色。鼻孔中缓慢的流着黑色的血,常常用来握刀的右手无力的垂着,在天哭地泣断魄拳风之中扛了这么久,他也受了内伤。

  魔教中教主和法王们都深深地瞪着他,没有人说话。局势太微妙了,面对强弩之末的海沟,魔教剩下的两派都在考虑如何处理。

[本帖最后由 海沟 于 2017-9-4 20:37 编辑]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9-5 02:2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喷血了~~? 挂了~~! 好可怕~~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9-7 00:31
  教主阿修罗轻轻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一块晶莹的玉牌郑重得放在大堂的桌子上。悲哀的说道:“从现在起,我不再是圣教教主阿修罗,圣教教主由帝释天接任,我走了......”言罢飘然而去。

  帝释天缓缓走过去,从桌子上拿起玉牌,猛然举起:“圣教不败,圣教辉煌!”

  余下的法王有的不甘,有的兴高采烈,都跟着大呼:“圣教不败,圣教辉煌!”有亲近的法王正准备带头行礼,却听见海沟冷冷地笑道:“先杀了我,你们再慢慢乱也不迟。”

  众人怒视着海沟,帝释天举起手来制止了大家,独自问道:“你认为你一人能活着出去吗?”

  此刻的海沟身上已经有严重的内伤,没有人看不出来。白纸颜色的脸庞和鼻孔中缓缓流出的黑血可以证明,他虽然没有直接被天哭地泣断魄拳击中,可是在这种拳风中也受了极重的伤害。还能站立多久,还能活几刻,帝释天不知道,海沟不知道,甚至没有人知道。

  海沟现在脸色苍白如纸,带的却是狰狞的笑容,眉尾扬起,嘴角一上翘一下垂,眼睛里面赤红一片......他的护体真气一直是来自于达摩笈多所翻译的《金刚经》,如今刚被大红袍的拳风所破,那压制杀心的佛家内力也暂时失去压制的作用......

  海沟赤手空拳站在大堂,喊道:“我这一次来就是要解决所用的问题,不管是谁,不管我之前杀了谁,我一定要在今天做一个了断,你们要为了那个伏牛山的强盗出头?你们不准我为了镖师报仇?你们天天追逐着我,要我的头颅,你们来呀。你们都来,我不怕你们......衡山派的人,我要杀光你们...官府的爪牙,来呀,来拿走我的头呀,追逐悬赏的江湖客,你们来呀。我们看看是谁能砍下谁的头,来呀,魔教的教主,法王们,就是现在。你们一起来呀,你们尽可一起来啊......”

  此时海沟口中也开始涌出黑血,开始是一丝丝,后来是一股股的,他也开始摇摇摆摆冲着天空大声吼叫:“你们尽可打断我的肋骨,撕开我的胸膛,扯开我的肠子...你们来啊。”他一把扯掉上身的衣服,身上的伤口多得无法想象。很难想象一个人在受了这么多重创之后还能活下来。

  海沟接着吼叫着:“你们都来啊,我不跑了,你们就是杀了我,我也不怕,就是把我全身砍成肉酱,我也不怕...”声音到了最后,已经变成哭号。“你们尽可带走了我老婆,我都不怕......”

  退开的帝释天和法王们远远看着这个疯子,心中居然起了怜悯之意。没有想到这个血腥名动江湖的人,也是满怀心事。海沟终于垂下头:“就是你,老天爷,你杀了她。”

  喊声变成了哭泣,海沟猛地一扬手,就像用刀劈向天空......可是他忘了,他手中并没有刀。可是一刀劲风从他手中发出,劈向大梁。魔教众人急退,刚推出大堂,就看见那座极为结实的四梁八柱的大堂崩塌下来,海沟全然忘了躲闪,被埋在里面......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9-10 19:48
四梁八柱上有刀划字迹
海沟到此一游




----------------------------------------------
扫地扫地扫心地,心地不扫空扫地。

  人人都把心地扫,世上无处不净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9-15 21:30
江湖水深,淹不了这楼。




----------------------------------------------
小事很马虎,大事不清楚.没事常迷糊,遇事犯糊涂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9-17 19:48
  



  江北,陆府。

  陆家是江北的一个大世家,虽然人丁不是很兴旺,可是财运确实是很旺。因为就靠在长江边上,水运非常发达,可谓财如滚滚长江水了。陆家的实力也是非常大的,上百年来并没有人敢去触动陆家的利益。

  这一代的家主是陆佐,年轻,在江湖上也有不小的名头,练的是一手飞刀,很少失手。这一天,他回家了。他好像受过伤,但是没有人敢于与问他......

  有一天喝醉酒,他吐露了真相,他被海沟打败了。这高傲的世家公子不屑于说假话,所以坦然承认自己的失败。可是还是引起江湖上的赞誉,因为和海沟交手而没有死的人并不多见......




  沃尔夫大将军的主力和赤云飞的前锋在怀来县汇合了,前锋的游骑得到了不少情报,有近卫军俘虏的口头情报,也有战隼捕获信鸽带来的情报。近卫军俘虏并不多,都是受了重伤的,他们陆陆续续说出了很多情报,这并不能怪他们口头不紧,而是这次行动中下级军官和士兵完全都摸不着头脑,甚至有下级军官这样说“太子殿下身边有刺客,我们近卫奉命保护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被新晋的卫士掳劫,近卫军正飞速护驾。”林林总总,不一而足。猎宫遇险,千里追逃......


  赤云飞没有一点疲倦的样子,精神奕奕的跑来中军混大将军营地的伙食,是营地的伙食而不是大将军本人的食物。因为谁都知道,大将军的食物是几十个医生会诊制定的,营养健康而平淡无味。同时跑来大营的还有秦泰中将,当然他们并不是为了午饭而来,可是也不耽误他们一边吃饭一边讨论军情。午葵中将望着大将军碗里的粥和手里的饼子摇头,一面说道:“雷蒙,看你的粥,哦,我是说于志坚和何志国这两个小子现在又没有饭吃,我们派谁去救他们,还有太子。”

  大将军咬了一口饼子,细细地咀嚼着。大家都知道大将军在思考,连赤云飞这样嚣张的人也没有开口抢夺任务。半响,大将军咽下了那口饼,喝了一口粥:“于志坚和何志国,他们还在逃亡中...秦泰,你带上八千人马,顺着追兵的线路,把他们救回来。嗯,不要多杀人,都是我国的优秀年轻人。杀光他们是我们军队的军队巨大损失。而我们会在猎宫等你们回来汇合。”

  赤云飞中将不解:“大将军,我们还去猎宫干什么?”

  大将军道:“这两个小子一路带着火红大麾的太子逃了,我觉得有问题。要解决问题,就要挖掘事件的根本,这件事的根,就发生在猎宫,我想去看看。四四四团的于志坚他在玩什么。”





  于志坚在北疆军中算不得什么大人物,所在的团是个问题团。这个团军纪混乱,上至团长下至小兵没有一个有优秀的军容风纪,甚至连制式武器都难以统一,比如说有个巨大的士兵邢瑞在别的团因为武器是独脚铜人而不能纳入阵列,而在这个团就可以。而放飞刀的,用狼牙棒的,甚至还有两个喜欢用鱼叉的,这个团都是允许的。实际上“只要战力够强大,你就是挥舞着花裤衩子上阵,也是可以的。”好几届团长的原话。

  这个团是新晋的团,直属大将军本人调遣。实际上,除了大将军没有什么指挥官喜欢这个团。别的将军都认为大将军之所以没有撤销这个团,是因为他本人在这个团服役过,而且取得重大战果。大多数人认为,大将军不管在哪个团服役,都可以带领团取得胜利。这也许是个偏见,也许是正确的。

  于志坚军衔是少校,在四四四团第一营担任营长。大热门接替现任团长而接任团长职务的人。后因为被派去帝都保护保护太子而转任近卫,晋升中校。

  于志坚在大将军念叨他的时候并没有打喷嚏,他身边是另外一个同样级别何志国中校,七一一团一营营长。作为一个一步步履历上面都打着优秀烙印的中级军官,他成长经历几乎是完美的。从小就在少年军校,从军一年就被选进七一一团,而后稳步上升,被认为是荣誉团的接班人。

  何志国和于志坚这个油条军官几乎是两个世界的人,阴差阳错被派到一起执行任务,相互都不大习惯。除了公务以外几乎不会交流一言,可是在最近几天的逃亡中他们相互发现了对方的闪光点。带着不到六百人的队伍在逃亡中居然还数次对近两万的近卫军发起冲击,夜袭,伏击,投毒,暗杀。有一次还把队伍分成几路散开追兵的注意力,后来又再次合拢。稍微有空隙的时候安排各种陷阱,让追兵觉得头痛......

  可是这也就是这群人能做到的极限了,近两万的追兵不仅不能抵挡,而且不能被包围,各种花招正招都玩干净的时候,他们终于被堵住了。丰宁县,可能就是他们最后的葬身之地了......

  两个指挥官都分别作为战斗员投身前线作战,也分别被抬了下来。这支北疆的困兽化身为庞大的绞肉机,不断的消耗着追杀他们的近卫军。在规模和效率上还远远超过“独脚铜人”邢瑞那个小阵,肖和平询问副官伤亡的时候都吓了一跳。六千四百名近卫军折损在这条追杀之路上,而且这堵住这群困兽之后伤亡明显开始提高了。到底要投入多少兵力才能歼灭这群困兽,这群困兽守卫在石堡中已经有整整一天了,每次投入整个营编制的近卫战士很少有活着回来的。

  身受重伤的何志国和于志坚肩并肩躺着,老油条开始变得啰嗦:“志国啊,可惜你的大好前程了。大家都看好你会成为北疆最年轻的将军,年轻有为啊。可惜也要陪着老于死在这里了。”

  何志国躺着的姿势都是端端正正的:“我能不能当将军我们说了也不算,唉。都要死了,说句实话,当将军确实是我的梦想。你呢,于志坚中校”

  于志坚叹了口气:“老于嘛,无所谓啦。如果当将军要变得你那样规规矩矩的,我宁可不当。”

  何志国触动了伤口,深深吸了一口气:“于志坚中校,你现在也是王牌团的第一营长,将军的位置并不远。这次立下大功,只要能活着回北疆,估计马上要晋升一级的。”

  于志坚笑道:“你就叫我外号老于吧,我们团成立以来就没有出过第二个将军,只是我们团出过大将军这样的人,哈哈,哎呦。”很明显的笑得伤口痛了。

  石堡外的砍杀声,都影响不了这两位伤员闲扯,于志坚的笑声越来越小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扫地的   2017-9-20 00:18  魅力  +20   最后一句,要交党费了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9-22 18:42
听到大将军的马蹄声 , 于志坚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9-24 22:03
  “看。”于志坚的眼光看着天际。顺着他的目光,何志国望过去,一道黑色的影子在翱翔,自由翱翔着,那是北疆战隼。

  何志国喊道:“是我们的战隼,我们的战隼。”于志坚没有回答他。这位距离晋升将军最近的军官艰难的转过头,看见于志坚脸上有着婴儿一般纯洁的笑容,混不似平日里的嬉皮笑脸。这笑容永远凝固在他的脸上,也凝固在何志国心中......

  这石堡中仅剩的七十几个北疆战士都看到了战隼,士气大振,居然一鼓作气把近卫军逼迫了回去。当肖河群看到天边有黑色的旗帜逼近的时候,就知道这次任务是失败了。眼前这石堡不能短时间攻击下来,太子还在严密的保护中。

  秦泰中将一路追逐过来,近卫军的游哨失去信鸽无法通知主力,导致几乎一瞬间近卫军就被击溃。肖河群也被俘虏。

  秦泰没有功夫去管这些战俘,直接冲进石堡。

  石堡中已经没有能站立的北疆战士了,惨烈的修罗场。四散的躯干和头颅,抬伤员的军医不止一次在血泊里面打滑。指挥官何志国也倒在地上,已经陷入深度昏迷,他失去的是一整只左手,胸膛上多了三个洞。于志坚斜斜躺着,脸上的笑容依然没有褪去,他的状况比何志国要惨烈的多,一条小腿没有了,胸膛上插着不下十几支箭,小腹处软甲裂缝中看得到从腹腔中流出的肠子。

  属下的战士们就更加惨烈了,连秦泰都不大愿意看下去。这时候肖河群被带来,秦泰望着这近卫副统领,久久没有开口,眼中精光四射时而又平息下来,这是他在竭力的克制自己心中的杀意。一开始他并不是单单想杀了肖河群一个人,而是屠杀所有战俘。完全靠着大将军交代的话,这保住了近卫军这位副统领和上万军人的性命。

  肖河群大声说道:“要杀就杀,肖某身负圣意,又何惧。可惜天不佑我,只要再给我半天功夫,我军就是死尽也能完成”

  秦泰还是久久望着他,突然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这时候火红大麾的太子走过来,退开头盔上的面罩......




  黑旗军的本队来到了猎宫,皇亲卫并未阻挡他们。皇亲卫副统领萧贤在猎宫事变中自尽,直接导致这些人在心里暗暗记恨着近卫军,而肖河群也没有时间来指派他们,他们就在猎宫中散漫着。

  “报,大将军。在正殿后墙上发现一个大洞,属下判断太子殿下他们就是最早从这里逃亡出去的。”有游骑回来报道。

  大将军大步走向殿后,看到了“独脚铜人”邢瑞摆开小阵的痕迹,那些尤未干透的血迹,一堆一堆的尸体,还有离去人马的足迹。

  赤云飞说道:“老大,我们顺着足迹去吧。”

  大将军摇摇头,指着墙边那一堆石头,这堆石头就是墙上开洞的时候倒下的石头。猎宫大乱,自然没有人来维修处理墙上这个洞,石头自然也没有人去管。

  赤云飞脑子也转得飞快,一挥手:“把石头都搬开,小心点那底下可能有大坑,太子殿下可能就在下面。”

  沃尔夫站在北疆兵的尸体边,耳畔略听到一点声音,这也就是他内力已经趋极限才听到的,这堆尸体中还有人没有死透。真是没有死透,不能说还是活着。大将军摘下头盔,双手平伸,那具最大的尸体缓缓升起来。那是缺了一只右手的邢瑞,他身体强横居然还有一丝呼吸和心跳。而大将军这一手隔空取物的擒龙功已经是独步古今,能不触碰邢瑞的任何伤口而把他缓缓抬起来。大将军周围不乏武功能力高深者,明白这缓缓抬起远比急速抬起要艰难千倍以上。

  一股内力隔空由邢瑞的大椎穴透入,游走在他百骸。血水立刻止住了,心跳也加强了些。邢瑞甚至猛地吸了一口气,血水在他喉咙中堵住了。大将军左手微微转动另外一股内力运转,马上将血水引导着从大块头口中挤出。邢瑞就这样悬浮在离地三尺的地方,似乎是恢复了一些意识,仅剩的左手四处摸索着兵器。而他的左眼早已经被射瞎,右眼也因为本人失血过多而不在有视觉。

  大将军开口轻轻说道:“你,现在安全了,我们来了。”大将军身边的卫士无不诧异,在长时间运着擒龙功的时候还能说话,完全不怕吐气会真气外泄。都知道他内力外功天下无双,却没有人知道一个人会有如此之强。

  邢瑞缓缓说道:“来了?你是谁?”他完全靠着大将军渡入的内力发声。

  沃尔夫还是双手平伸着,宛若隔空抱着邢瑞这个巨大的婴儿。他用母亲哄孩子一般温柔的声音回答:“我就是雷蒙,沃尔夫将军,你们的指挥官,我来了。你们干的真不错,你叫什么?”

  邢瑞激动起来,全身都在发抖:“我叫做邢瑞,我是个大个子,用的是独脚铜人,是四四四团的兵。您是大将军,我团长说过,要是我这一次完成任务,他下次带着我能远远看你一眼。您知道吗,早先我说您身高一丈五尺。还有人说不对呢,可惜我现在瞎了。”

  大将军道:“我有办法。”拉起邢瑞谨慎的左手,那只沾满血污泥浆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让他触摸着。就让那血污和泥泞涂满一脸。

  这一刻,没有人说话,没有任何人发出声音。大将军并不是神仙,这种极重的外伤加上重度失血可能神仙也治不好。仅仅靠着他不停渡入的强大内力,邢瑞能出声就是个奇迹了。这个大个子最后笑着说:“我,我好高兴,我是对的,贺峰还说您只有一丈二尺,嘿嘿.......”还没有笑完,心脏再也支持不住。可是这笑容一直留在他脸上,即使他已经死亡。


  太子果然在那一堆乱石下,其实也不能说埋在乱石下,因为那底下早在先期太子到猎宫的时候就让两位荣誉团的队长指挥着挖了一个地窖。本来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想到真遇到了猎宫事变这样的事件。所以两位队长在事变的时候安排身材矮小的贺峰陪着太子躲在地窖。而两位队长带队引开这些近卫军,其中自然有战士穿着太子的火红大麾,骑着红色的骏马。为了让追兵相信逃走的就是太子,留下邢瑞小队阻击。越难得到的越是好的,这在用兵的心理学上,也是成立的。果然,在遇到邢瑞强力阻击之下,肖河群没有怀疑得把所有注意力放在逃兵身上了......

  太子和贺峰一直躲在地窖中,地窖的入口被细心的何志国用乱石堆上了。他们两个一直在听着外面的声音,贺峰绑着太子,怕太子哭出声来,连口中也绑上。可是贺峰自己也咬住布条,特别是听到上面在唱那首悼歌“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扫地的   2017-9-25 00:06  魅力  +20   向蝴蝶有喜致哀:(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9-25 13:43
没帮上忙

[本帖最后由 蝴蝶有喜 于 2017-9-25 13:49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9-25 14:50
能力有限,直接放弃。。。。。

[本帖最后由 蝴蝶有喜 于 2017-9-25 14:55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10 21:11
来了不白来,踩一脚留个👣




----------------------------------------------
一千万英尺的距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11 21:37
  太子和贺峰被小心的搀扶出来,脸色苍白的是太子。太子哪里见过这般惨烈的场景,强行扭过头去。可是遍地的尸体竟然没有可以地方能让他停住目光,大将军开口说道:“太子殿下,你必须看着这一切。殿下以后便是天下之主,你的臣民不是那些数字,而是一个个鲜活的人。他们有自己的个性,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追求和梦想。而殿下平日的一言一词都将决定他们的生死。”

  大将军缓了缓,又叹了口气,终于说道:“或许这才是最残酷的......”目光射到天边又转回来,或许是自己想起了什么。

  贺峰一步一摇的走到大个子邢瑞尸体前,仰起头不让眼泪落下,转而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啊,啊 啊哈...啊哈。”这笑声远比哭声要悲凉,听到这笑声的北疆军几乎要捂住耳朵了。而北疆军的四四四混混团长孙谷草也在大将军身边,他担心的走过去,把笑得比哭得还要难听的贺峰搂在怀里,像抱着一个孩子:“小峰子,别笑了,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了。”最为一个经常在生死线上的团长,孙谷草明白。战友在身边战死固然令人难过,可是知道战友在身边和敌人性命相搏,自己却不能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听着)战友战死。这样可能更让人心碎。

  贺峰轻轻推开了他尊敬的团长:“团长,这是我和邢瑞的约定,看见对方尸体的时候一定不能哭,要哈哈大笑。因为我们都认为死都不愿意见到对方的哭泣。”他缓缓擦着邢瑞身上那几乎擦不干的血迹污泥,一边大笑着,大笑终于变成了哀鸣。他努力想把这个大个子的尸体翻过去,可是在血泥泞里面一个打滑。溜倒在旁边的血浆坑里面,一时间居然爬不起来。贺峰像个孩子一样用手捶打着地面,终于开始哭起来:“就算我飞刀再快又有什么用,就算我能当上连长有什么用,我就是一无是处的人......”

  大将军叹了口气,使了个眼色。副官食指轻轻一弹,一股劲风射向两丈之外贺峰的昏睡穴。这位伤心过度的军官瞬间就睡了过去,他实在是不宜在哭下去了,这样身体会受到很大伤害。悲泣在北疆是常事了,过久的哭泣会让人受伤。大将军的副官这一手弹指神通,在江湖上已经算得上超一流好手了,在大将军身边却并未引起注意,因为身边武功高手实在是太多太猛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扫地的   2017-12-11 22:53  魅力  +20   猛将如云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12 14:16
更新了哇




----------------------------------------------
一千万英尺的距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14 22:21
  一位亲兵远远做了一个不起眼的手势,副官立刻对沃尔夫说:“大将军,大殿已经清空整理好了。您是否要用?”

  大将军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地上。

  副官马上回答:“是,属下马上安排收殓好弟兄们的遗体。”

  附近的亲兵立刻有两人跑上前搀扶太子走进大殿。大将军走了两步,又一次回头看了看北疆战士的遗体。终于咬咬牙,昂首走进大殿,再不回顾。

  而此时的太子。持。正处于几乎人生最低谷,身边近乎没有一个近卫侍从,有的都是北疆的军人。而在身份上,几天前有圣旨宣布废除他太子的地位。他此时的想法无法推测。

  太子和大将军都已经坐下,而先开口的是太子:“师尊,今天我也别无所求。求生而已,愿为北疆一卒,平安此生。”

  大将军摇摇头:“不可。”

  太子几乎绝望:“师尊,我不想就死。有办法让我活着吗?您位高权重,替我恳请父皇,饶我性命即可。爵位俸禄都是浮云,都可舍弃。”

  大将军眼睛微微眯了眯:“太子殿下不可放弃身上的责任,君临天下。”

  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圣旨赐孤死,师尊可有办法?”

  大将军缓缓道:“若是皇上赐太子死,必然传旨于我。臣太子太师也。”

  持吃惊:“师尊意思是这并非父皇意思,乃是伪旨?”

  大将军叹了口气:“对方居然这么大胆,只怕圣上已经驾。。。”有些话就连这种位高权重的他也不敢说明白了。

  太子也是聪明人:“师尊,那我们如何是好?”

  大将军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任何人在他脸上都看不出表情。半响,眼睛猛然睁开:“三日后,东门进京。入奉天门,请太子登基。”

  这番话当世或者后世再也没有别人敢说。万一同乐并未驾崩,这句话就形同造反了。更不用说送着太子直接登基这种行为的惊世骇俗的行为了。

  黑旗军中军官唐风顺中将,在大战中一直不如别的将军那么耀眼夺目,可是北疆黑旗军里面又怎么会有无用的庸才将军?谁也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说服了皇亲卫的几位少将统领。在带队的皇亲卫副统领萧贤自尽以后,五千在猎宫的皇亲卫的指挥权就在他们手里。

  而这三位统领少将,齐齐向太子扣头宣誓效忠。

  请走太子后,大将军的指挥中枢系统又开始紧张的忙碌起来。数个命令从大将军口中发出,变成文字,从文字又变成暗码,暗码又被参谋们仔细的审核,最后又回到大将军那张临时的大案上。即便是极为老练的参谋们,也不敢有一丝懈怠,这种信息哪怕有一个字的偏差,也会带来上万人的死亡。

  大将军在每一张薄绢上都盖上了大印,这时参谋们仔细将薄绢折叠起来,盖上火漆印封装。再交给大帐外的通讯军官们,这些干练的军官小心翼翼的查看火漆,再把这些薄绢绑在信鸽的腿上-----当然,是北疆那种和战隼一起长大的,贵过一匹战马的信鸽。

  这些信鸽忽的冲上蓝天,分别向南面和东面飞去。

  大将军缓缓走出大帐,看着那些信鸽远去。他的眼力分外好,看得到那些信鸽飞过北疆战隼旁的时候,相互还绕着飞了几圈----这些信鸽是隼窝里长大的,和战隼就像兄弟见面打了个招呼一样----而后,信鸽再次加速,很快就飞得连大将军也看不到了。

  大将军这里忙完了,下面的各级将军们还在忙于筹划和准备进京的细节。大将军突然问旁边的一名卫士:“范瑶,你说这世界上最残酷血腥的词是什么?”

  范瑶在数百名卫士中并不出众,尽管他刀法可以在江湖中排名在前数十名。他当大将军的亲卫已经快六个年头,有时候大将军空闲的时候还亲自指点亲卫们刀法或者剑法又或者是轻功内力什么的----充分反映出大将军的深不可测。

  所有的卫士对于大将军是崇敬绝对大于畏惧,所以范瑶很自然的结果问题:“最残酷血腥的词?我想应该是“屠杀”这个词吧?”

  大将军叹了口气,摇摇头:“不是。你帮我偷偷去赤云飞或者谁那里要一壶酒来好吗?”

  偷偷去这三个字。有点像一个笑话,大将军身前身后足足有上百个亲兵,个个武功高强内力深湛这几句话声音再小十倍,只怕每个人都听得见。

  果然,所有亲兵的眼光由警戒外围而转向,个个都盯在范瑶的脸上。军医翻翻覆覆叮嘱过,喝酒伤身,亲卫们更要保护好大将军的身体。连太咸太酸的食物都不给大将军提供的军医,更加望着酒就生气。恨不得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酒”这种东西存在。

  可是,这些亲卫们每天看着大将军端着淡而无味肉糜粥,银耳粥,嚼着蒸饼的样子----那种无奈还真是让这些亲卫心痛。这真是说不清的矛盾,如果能让大将军开心一点,这些亲卫们可以毫不犹豫把自己的血放出来给他喝下去。可是,酒。这个,军医反复强调的毒药一般的东西。。。。。。

  范瑶被自己人的眼光聚集着(当然没有人敢于去盯着大将军的眼睛),口中重复着军医的话:“酒能伤身,饮酒下去。。。。。。”

  大将军的眼光望着天边:“我知道,你能帮我的。”

  范瑶在语音中听出的不仅有渴求,甚至还有一点点悲伤。悲伤?上一次听出一点点悲伤的时候,那还是......范瑶禁止自己回忆。

  无疑,包括四十丈外的亲卫也能听清大将军的话。所有人的心都颤抖了一下,开始妥协了。具体的表现就是包目光散开,不再集中在范瑶脸上。还有几个的视线笔直射向中军伙房----这时候几名军医一定在检查大将军那可怜的白粥。。。。。。

  所谓偷偷地,就是避开军医而已。范瑶很轻易就在前锋大帐的赤云飞那里拿到一壶好酒。赤云飞把最好的酒装满了最大的壶,导致范瑶都不大好把这么大的壶放进怀里。走出赤云飞大帐的时候,听见这个北疆猛将冲自己的亲卫嚷嚷:“我肚子里面好不舒服,你去把中军大帐的军医请过来治治我的病。哎呀,好痛。”范瑶大惊,猛地回头。却看到赤云飞手里一个烤鸡腿大嚼着。。。。。。

  范瑶忍住笑,飞身跑向中军大帐。这调虎离山的办法,中将来用还真就顺手啊。今晚估计没有什么紧急的事件,让大将军美美的喝上一壶吧。他身体那么好,内力那么强,军医那些唧唧歪歪的只怕有水分。

  这位几乎算是没有什么“原则”了的亲卫,满心欢喜得走进中军帅帐,看到的大将军手撑着下巴,在大椅上----已经进入梦乡。疲惫的脸上写着悲哀。。。。。。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15 18:18
今朝有酒今朝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15 19:46
"......酒能伤身....."

酒---喝---不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16 22:02
  北疆三只一组的信鸽,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了。当武汉东海水军总署情报通讯军官看到这一只只北疆信鸽不断骄傲的降落在大院中的时候,他们明白了,这个世界可能有很大很大的事情要发生。当看到信鸽腿上的薄绢上盖有火漆,他们当即通知情报总管焦宇少将。

  焦宇少将天生就是一副冷冰冰的脸,做事喜怒不形于色。同僚在背后说的笑话“焦少将哪怕是老婆刚给他生了双胞胎,也是死了老爹的样子。”

  当然,这笑话没有人敢当面说。情报官员的身份地位在军队里面一般都不低,这位面冷的少将更是让人害怕。不过又反过来说明,情报官员本身在军队里面是不讨人喜欢的。

  也有例外,就是北疆的午葵中将,可是那是他一步步从带兵的军官,砍杀着无数的敌人头颅走上去的。同僚不仅对他的能力信任有加,而且战友之情也让它们轻易迈过心理上的槛。认为有午葵担任情报官对大家来说更加安全。

  可惜焦宇少将走不了前辈午葵那条路。

  帝国除了北疆经常发生大规模战争外,其他连战斗都不多了。多年前诛灭东瀛那时候可能是东海水军的最荣耀时刻。杨帆千里,一战灭国,押别国君主回午门献俘,这种荣耀就连北疆也从未有过。可惜之后的海域是越来越太平,水匪海盗慢慢被赶尽杀绝了。数十年后东海水军慢慢变成贸易船队,南部丛林军爷慢慢沦为船队的船上护卫队。

  直到属国高句丽宣布独立,东海水军南部丛林军联手出战,结果差点把远征部队全部葬送在那个半岛上。。。。。。

  直到那支当时并不以善战出名的北疆军用一支仅仅四万人的军队就把这个闹独立的小属国杀得尸横遍野,从死亡中被救回来的东海水军与南部丛林兵意识到自己与这支善战部队的差距。于是在加强训练之余,每年都派出自己军队里面的年轻军官到北疆军那里培训。逐渐的,北疆军的战力精神慢慢传递到这两支军队。

  可是,东海水军和南部丛林兵没有什么敌人可以练手,也常常是问题。没有敌人,也就没有战功,焦宇少将也不过在南洋杀过几个海盗而已。

  焦宇那张冷冰冰的脸突然有了改变,在拆开薄绢之后。下属看着这位冷酷的上司紧张得手上的青筋都蹦了起来。少将发出一连串指令:即刻通知东海军大统领盖了大印的紧急信件,即刻通知东海军参谋部少将以上军人,马上飞鸽联系南部军是否收到北疆军信鸽,马上拿出甲三号密码本。

  他属下可能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可是他太清楚了。精通各个密码的少将扫一眼就看出薄绢上所写文字意义,可是他还是担心自己错了。还叫属下取出密码本对照一次又一次,短短时间内他确信自己没有翻译错。急匆匆纵马奔东海军参谋部而去,那些亲卫还被远远甩在后面。

  他冲进参谋部的时候,右肩几乎把门框撞得飞了起来。顾不上揉一下剧痛的肩膀,他四面环顾。看见了这一届的靖海侯也同时是这一届东海水军大统领 雪山飞舞中将也在,很明显他不是得到消息才来的,而是刚巧在这里巡视。年轻的大统领中将甚至笑眯眯得开着玩笑:“焦宇,你撞坏的门哦,参谋部索赔起来不要找我,直接从你们情报部经费中扣除好了。”

  焦宇哪有心情开玩笑,径直把手上的薄绢递了过去:“北疆三只一组信鸽传过来的,来了三组。”

  大统领一眼就看到上面盖有大将军印章,不由也重视起来:“乱字码?翻译过来是什么?”

  焦宇在大统领耳边说了一句话,这位年轻的大统领立刻眼睛都圆了:“密码没错吗?可有核实?”

  如果在平时,这样的语言是万万不能说的。这无疑是在质疑情报主管焦宇的能力,可是这个信息让他太震惊了。

  焦宇完全能理解大统领现在的心情:“是的,是我亲自核实过的。还对照密码本核实了十次。”

  大统领在大堂里面慢慢的走了三圈,大声喊道:“用最快速度通知所有能赶到的将军,开会。”

  参谋部历来就属于高级别保密处所,他的亲兵只能在外面等候。大声命令之后,亲兵在外间大声回答,然后一阵喧嚣,数十匹骏马的奔腾声急速远去。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17 13:23
会议的重要性,与参加会议的人数成反比




----------------------------------------------
扫地扫地扫心地,心地不扫空扫地。

  人人都把心地扫,世上无处不净地。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68353 s, 10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