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922640个阅读者,70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17 23:12
  除了有几支舰队少将指挥官外,大部分的东海军的将军都急速赶到了,参谋部大堂将星云集。这些将军的亲卫在大院外足足可以编成一个加强营,甚至还多于参谋部本身的巡逻警卫。

  年轻的大统领在大堂中间缓缓走来走去,好像不知道怎么开口。将军们也不敢出声,相互用眼神交换着意见。

  他的脚步终于停下来:“我想大家还记得六十七年前的战事,我们和南部兵远征高句丽。风暴阻止我们的舰队,我们像死狗一样被困在仁川地区。直到北疆军用四万残部数千里外赶来把我们救出,于是我们非常感激北疆军,如果是一个人,我们就认他做大哥。如果是一支军队,那么这支军队永远是东海水军的大哥。”

  将军们相互看着,都不断点头。内河舰队总指挥方宏少将试探着问:“大统领,是不是北疆军大哥有事情?”

  大统领还没有回答,远洋舰队总指挥吴宇少将就叫嚷出来:“北疆军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大嗓门吴宇少将的话得到了大家的支持,纷纷点头附和着。不少将军在还是小小少尉军官的时候还被选中,派到北疆进修学习过,无疑,他们身心上都有北疆的烙印。

  大统领摆摆手,大家安静下来了。于是他继续说:“我是在七年前接任大统领职务的,前任大统领和我说了一个故事。是每一任大统领必须对接任者讲的一个故事。六十七年前的故事,也发生在仁川。。。”

  “当时我们水军和南部兵的惨烈就不用多说了,没有食物没有药物。被堵在那个该死的破地方。突然有一天,那一支战袍破破烂烂的军队冲出来,解救了我们,那是谁?”

  将军们轰然笑道:“那是北疆大哥,那时候他们补给不足。”

  大统领没有笑:“是的,是自己补给都不足的北疆大哥。可是他们送来了食物,救了我们。当时有位我们东军的中校,分到的是两块狗肉干,可是他是不吃狗肉的,于是他想和身边的一位北疆大哥军官换一块肉干来吃。很奇怪的,那位北疆大哥不愿意换。于是我们的中校就很奇怪了。。。。。。”

  年轻的大统领很有讲故事的天赋,大家随着他的声音,几乎走进了六十七年前的仁川港区。

  十几万人得到了解救还得到了食物,第一件事就是啃肉干。一位中校拿着手里的狗肉干想找身边也在肯肉的北疆军官换一块,瘦瘦的北疆军官摇着头,只是一小点一小点地啃着自己手里的肉干。当然,北疆军官不换也没事,中校和另外一位东海军换了一块猪肉干吃。等他把一块猪肉干都吃完了,那位北疆军官还在啃一小点自己的肉干,每次啃一小点,就会把肉收进怀里。老半天才又拿出来啃一小口,比最吝啬的人还要吝啬。

  于是那位中校就问了:“大口吃肉啊,肉要大口吃了才香。”

  北疆军官转过干瘦的脸说:“我不敢大口吃,怕吐出来。”

  中校伸手拿过北疆军怀里的肉块,吓得扔了出去----那不是普通的肉干,那是一只人手,烤熟的人手。

  北疆军官连忙从地上捡起那只手,揣进怀里。

  中校瞪着这个吃人的军官,问道:“你怎么能吃人呢?”

  在场的将军们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听到吃人都觉得太恶心了。他们都是军人中的佼佼者,杀人什么的可以眉头都不邹一下,可是吃人这个行为可就太骇人了。
  “你怎么能吃人呢?你怎么能吃人呢?”大统领反复了好几次吃人,仿佛要加深大家的印象“那位北疆军官半天才回答了一句话。食物不够,我们吃人,你们吃肉,先让你们吃饱。”

  “没错,那一仗,北疆军仅剩的一位将军战殒大家都知道,可是大家不知道,那次为了把不多的征收的食物送到我们口中,他们吃的都是高句丽人的尸体。这事情只有极少人知道,因为我们怕传出去会有失北疆军的颜面。”

  将军们都在沉默着,有些人眼中还有泪花闪动。

  大统领结束了故事:“今天我们收到北疆军最紧急飞鸽传书,上面的乱码翻译出来是这样的。四月七日北疆黑旗军将卫太子入东门经奉天门入大殿登基。”

  再做的将军们猛地吸了一口气,这个消息太重大了。直接扶持太子登基,那皇上怎么办?这和造反基本没有区别啊。北疆黑旗军,当世无双的强横力量。四月七日,还差两天,具体的话就差二十八个时辰,远在武汉的将军们能做些什么?

  舰船制造总监裴正刚少将开口说道:“这简直和造反没有什么区别了,我们不能跟着他们,何况我们也做不了什么?”

  吴宇少将向来就和京城派过来的这位技术官僚不合,拍着桌子大声骂道:“什么叫造反,你说清楚。你TM诬陷大将军,我现在就搞死你。”

  裴正刚还没有回话,陆战队总监李迪云和副总监秦牧两位少将就接口了:“老吴,别生气,开会嘛,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的。”“是啊,就我们里面说说而已,别生气。”

  陆战队总监和副总监管理着十几万精锐的战斗力量,他们俩一发言登时没有别人出声反对了。

  东海水军副统领,彭启友少将同时也是铜山候的他四年前才调来东海水军,可以说基本上是监军的位置。他见到陆战队正副总监都似乎要求慎重对待,也有了底气:“我看,李迪云将军和秦牧将军很对。这种事情说大很大了,几乎形同造反了。我建议不能拿东军数十万弟兄的性命冒险。”

  沉默,将军们相互瞪着。不是相互,是大多数将军瞪着这集团内部四名不同意见的将军。

  吴宇少将几乎要跳起来:“秦牧,你和我在北疆进修的时候怎么说的?不是永远支持北疆吗?李迪云,你呢,每次北疆军胜利战报,你总是抢得最开心。”

  李迪云少将轻声道:“看来,这个会议,我们四个人都不适合出现在这里。”对着秦牧使个眼色,他们俩拉着舰船制造总监裴正刚少将,东海水军副统领彭启友少将站起身来,径直走向大门。他们俩是战斗员出身,身手极好,走在后面,想是在殿后。裴正刚和彭启友走在前面,他们急于和自己的亲卫汇合。

  “呲”的一声,其实是两声。走在前面的两位少将被假装是盟友的陆战队正副总监用短剑刺死,刺的是心脏。

  “没有不同声音了,大统领,看来我们还算是挺干净的,也不用怎么清洗,可是帝都东门守备,南大营,近卫军,五城兵马司,那么多地方,我看,还有得大清洗。”李迪云说道。

  两位陆战队总监老谋深算,引诱出了不同意见者,反手就刺杀了。

  将军们哗然了:“你们俩真会演。”“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投敌了。”“靠,装熊挺像啊。”“陆战队净出些装逼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扫地的   2017-12-18 14:59  魅力  +20   两脚羊,米肉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19 20:24
肉要有酒吃才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21 17:46
我就试试水,我不说话




----------------------------------------------
好则好矣~~ 终究是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22 01:11

原帖由 代晨燕 于 2017-12-12 14:16 发表
更新了哇

嘿嘿嘿嘿




----------------------------------------------
好则好矣~~ 终究是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3 22:21
  许旺是个老兵,当了五年兵了,可是在东海水军才做了一年。家里穷,他是家里长子,当兵其实就是为了挣钱。可是一开始东军并没有选择他,许旺在山东军区警备队里面服役,薪水并不很高。他看着身边的东军那种富得流油的花钱方式,眼睛里充满着渴求。他知道东军的财富来自于贸易,远洋的贸易大部分上缴给军部了,可是留下的零头也足以让一个东军和南部兵们过上富豪的生活。

  其实军部也知道有部分钱财没有上缴,可是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闻不问。毕竟是一支王牌军队,而这支有钱的军队暗中送去军部的秘密不上账的银子,也让军部每个人领到了额外的津贴。不断有御史弹劾东军南军,可是每次被军部顶了下来。最大一次是有十六个御史联名弹劾东军南军贪污,终于将事件推到内阁和皇帝面前。内阁始终不能统一意见,这是当然的。东军南军存在这么多年,里面帝国贵族林立,自然也有些贵族在内阁中。

  最后这事皇帝拍板做的决定,继续不闻不问。那道回复御史们的圣旨也很含糊:“流放不过三千里,父母在,不远游,万里航程,不易。”实际上也就是说了,在帝国犯了罪,最远也不过流放三千里,而帝国文化是父母在不远游,这些东军南军为了帝国的威严和利益,经常要远航万里以上,真不容易,别找他们的麻烦了。至此东军南军就可以大摇大摆的有钱了。

  许旺每天都刻苦的锻炼自己的战技术,渴望着有一天被东军看中。但是一年年过去了,东军南军他还是进不去,可是因为他的战技术好在多次演习中表现优异,却被山东军区将军彭启友看中,调到这位将军身边当警卫兵。薪水倒是涨了些,可是比东军南军还是不如。就在他放弃希望的时候,他要警卫的对象彭启友调去东军当了东军的副统领,顺带着他也成为了东军的一员。这让他的津贴大幅上涨,寄回家的钱也翻了几个倍。家里的房子也新盖了,几个弟弟妹妹也成婚了,最近他也想成婚,可是军队里面结婚很是麻烦。

  还干三年就是足足八年了,可以退役了,那时候一定积攒了更多的银子。反正要找个比村口的翠兰更漂亮的女人结婚,有了钱什么没有?许旺能大白天瞎想,是因为他的将军在东军参谋部里面开会,用不着他守卫。这么多将军在里面,将军们的警卫都在院子里面挤成一团了。这时候,一个少校军官大院子门口大喊:“将军们的警卫注意了,你们轮流吃饭,叫到的去食堂吃饭,吃完就回来警卫,没有叫到的继续在这里守卫。下面彭启友将军的警卫出来列队,跟我走。。。。。。”

  许旺连忙回答:“是的,长官”一路小跑和将军的其他警卫快速列队跟上了这名少校。这位少校走得很快,警卫们差不多要小跑才能跟上他的脚步。崔浩也是将军的警卫,他一入伍就在东军。可是并不是战斗部队,是守仓库。丰厚的津贴照样没有放过他,他即便再锻炼也被吃得像一头大黑熊一样胖。可能是能够在战场上能多挡几刀或者几箭,他的体型被新上任的彭启友将军看中,加入了这位将军编制还不足的警卫编队。崔浩可是费了老大的劲儿才追上少校的步伐,毕竟是个大胖子了。好在少校很快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单独的房屋,房屋很大,有几张长桌伤摆了四十份饭菜。饭菜都是分好的,按人数来分的,不像食堂那种桌上几大盆菜,每桌十个人那种。
  不管怎么样,许旺,崔浩他们还是很整齐的坐在桌子旁等候军官下命令吃饭。这名少校迟迟没有下达命令吃饭,这四十个兵只得闻着饭菜的香味干等着。少校走来走去的,许旺只觉得这个军官令人生畏,不,也不到令人生畏的程度。反正觉得这个军官不算是平易近人那种。

  好在没有过多久,一个宪兵上尉跑了进来,递给少校一张纸。少校看了看,念了出来:“崔浩,铜喜,游志军,姜溪间,彭志荣......”一口气念了十三个人的名字,“出列,你们跟这个上尉走。其他的人,可以就餐了。”

  剩下的人开始大口吃饭了,许旺吃饭是很慢的,想着这些人会被带去哪里。东海远洋舰队曾经有人去到很远的国家,那边的风俗习惯和天朝大不相同,认为十三四很不吉利的数字,这么十三个人会被叫去哪里呢?


  崔浩等十三个人跟着宪兵上尉又走了好一会,然后被带进一个院子。这些人在东军时间更久,更加明白十三数字在远方的一个国度是不吉利的。果然,一进院子每个人就被四个宪兵卸下武装。宪兵们动作麻利得很,又是四个招呼一个,很迅速就绑好了这十三个人。

  这名上尉在这群被绑的结结实实的人面前瞪视了一会,才挥挥手。那群宪兵迅速的把这十三个人抬走了。

  许旺吃饭慢,又在考虑事情。突然觉得鼻子里面湿湿的,一抹,一手的血。又是一阵眩晕袭来,他吃惊的看了看四周。身边一起吃饭的战友个个都趴在桌子上了,桌子上还有血迹。他们也流鼻血了?难道是火气太旺盛了?许旺体内的毒已经混乱了他的思想,他鼻子出血越来越多,不知不觉中他也趴在桌子上了。

  “我要在当三年兵,回家娶老婆......”这是他脑海中最后一个念头。

  在他的尸体被清理抬走的时候,那名少校正在参谋大院里面喊道:“将军们的警卫注意了,你们轮流吃饭,叫到的去食堂吃饭,吃完就回来警卫,没有叫到的继续在这里守卫。下面裴正刚将军的警卫出来列队,跟我走。。。。。。”......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4 16:00
分批送回老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4 20:36

原帖由 小棒撬墙角 于 2018-1-4 16:00 发表
分批送回老家

也有没死的吧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4 21:14
海老大出书吧!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5867 s, 10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