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078264个阅读者,79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17 23:12
  除了有几支舰队少将指挥官外,大部分的东海军的将军都急速赶到了,参谋部大堂将星云集。这些将军的亲卫在大院外足足可以编成一个加强营,甚至还多于参谋部本身的巡逻警卫。

  年轻的大统领在大堂中间缓缓走来走去,好像不知道怎么开口。将军们也不敢出声,相互用眼神交换着意见。

  他的脚步终于停下来:“我想大家还记得六十七年前的战事,我们和南部兵远征高句丽。风暴阻止我们的舰队,我们像死狗一样被困在仁川地区。直到北疆军用四万残部数千里外赶来把我们救出,于是我们非常感激北疆军,如果是一个人,我们就认他做大哥。如果是一支军队,那么这支军队永远是东海水军的大哥。”

  将军们相互看着,都不断点头。内河舰队总指挥方宏少将试探着问:“大统领,是不是北疆军大哥有事情?”

  大统领还没有回答,远洋舰队总指挥吴宇少将就叫嚷出来:“北疆军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大嗓门吴宇少将的话得到了大家的支持,纷纷点头附和着。不少将军在还是小小少尉军官的时候还被选中,派到北疆进修学习过,无疑,他们身心上都有北疆的烙印。

  大统领摆摆手,大家安静下来了。于是他继续说:“我是在七年前接任大统领职务的,前任大统领和我说了一个故事。是每一任大统领必须对接任者讲的一个故事。六十七年前的故事,也发生在仁川。。。”

  “当时我们水军和南部兵的惨烈就不用多说了,没有食物没有药物。被堵在那个该死的破地方。突然有一天,那一支战袍破破烂烂的军队冲出来,解救了我们,那是谁?”

  将军们轰然笑道:“那是北疆大哥,那时候他们补给不足。”

  大统领没有笑:“是的,是自己补给都不足的北疆大哥。可是他们送来了食物,救了我们。当时有位我们东军的中校,分到的是两块狗肉干,可是他是不吃狗肉的,于是他想和身边的一位北疆大哥军官换一块肉干来吃。很奇怪的,那位北疆大哥不愿意换。于是我们的中校就很奇怪了。。。。。。”

  年轻的大统领很有讲故事的天赋,大家随着他的声音,几乎走进了六十七年前的仁川港区。

  十几万人得到了解救还得到了食物,第一件事就是啃肉干。一位中校拿着手里的狗肉干想找身边也在肯肉的北疆军官换一块,瘦瘦的北疆军官摇着头,只是一小点一小点地啃着自己手里的肉干。当然,北疆军官不换也没事,中校和另外一位东海军换了一块猪肉干吃。等他把一块猪肉干都吃完了,那位北疆军官还在啃一小点自己的肉干,每次啃一小点,就会把肉收进怀里。老半天才又拿出来啃一小口,比最吝啬的人还要吝啬。

  于是那位中校就问了:“大口吃肉啊,肉要大口吃了才香。”

  北疆军官转过干瘦的脸说:“我不敢大口吃,怕吐出来。”

  中校伸手拿过北疆军怀里的肉块,吓得扔了出去----那不是普通的肉干,那是一只人手,烤熟的人手。

  北疆军官连忙从地上捡起那只手,揣进怀里。

  中校瞪着这个吃人的军官,问道:“你怎么能吃人呢?”

  在场的将军们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听到吃人都觉得太恶心了。他们都是军人中的佼佼者,杀人什么的可以眉头都不邹一下,可是吃人这个行为可就太骇人了。
  “你怎么能吃人呢?你怎么能吃人呢?”大统领反复了好几次吃人,仿佛要加深大家的印象“那位北疆军官半天才回答了一句话。食物不够,我们吃人,你们吃肉,先让你们吃饱。”

  “没错,那一仗,北疆军仅剩的一位将军战殒大家都知道,可是大家不知道,那次为了把不多的征收的食物送到我们口中,他们吃的都是高句丽人的尸体。这事情只有极少人知道,因为我们怕传出去会有失北疆军的颜面。”

  将军们都在沉默着,有些人眼中还有泪花闪动。

  大统领结束了故事:“今天我们收到北疆军最紧急飞鸽传书,上面的乱码翻译出来是这样的。四月七日北疆黑旗军将卫太子入东门经奉天门入大殿登基。”

  再做的将军们猛地吸了一口气,这个消息太重大了。直接扶持太子登基,那皇上怎么办?这和造反基本没有区别啊。北疆黑旗军,当世无双的强横力量。四月七日,还差两天,具体的话就差二十八个时辰,远在武汉的将军们能做些什么?

  舰船制造总监裴正刚少将开口说道:“这简直和造反没有什么区别了,我们不能跟着他们,何况我们也做不了什么?”

  吴宇少将向来就和京城派过来的这位技术官僚不合,拍着桌子大声骂道:“什么叫造反,你说清楚。你TM诬陷大将军,我现在就搞死你。”

  裴正刚还没有回话,陆战队总监李迪云和副总监秦牧两位少将就接口了:“老吴,别生气,开会嘛,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的。”“是啊,就我们里面说说而已,别生气。”

  陆战队总监和副总监管理着十几万精锐的战斗力量,他们俩一发言登时没有别人出声反对了。

  东海水军副统领,彭启友少将同时也是铜山候的他四年前才调来东海水军,可以说基本上是监军的位置。他见到陆战队正副总监都似乎要求慎重对待,也有了底气:“我看,李迪云将军和秦牧将军很对。这种事情说大很大了,几乎形同造反了。我建议不能拿东军数十万弟兄的性命冒险。”

  沉默,将军们相互瞪着。不是相互,是大多数将军瞪着这集团内部四名不同意见的将军。

  吴宇少将几乎要跳起来:“秦牧,你和我在北疆进修的时候怎么说的?不是永远支持北疆吗?李迪云,你呢,每次北疆军胜利战报,你总是抢得最开心。”

  李迪云少将轻声道:“看来,这个会议,我们四个人都不适合出现在这里。”对着秦牧使个眼色,他们俩拉着舰船制造总监裴正刚少将,东海水军副统领彭启友少将站起身来,径直走向大门。他们俩是战斗员出身,身手极好,走在后面,想是在殿后。裴正刚和彭启友走在前面,他们急于和自己的亲卫汇合。

  “呲”的一声,其实是两声。走在前面的两位少将被假装是盟友的陆战队正副总监用短剑刺死,刺的是心脏。

  “没有不同声音了,大统领,看来我们还算是挺干净的,也不用怎么清洗,可是帝都东门守备,南大营,近卫军,五城兵马司,那么多地方,我看,还有得大清洗。”李迪云说道。

  两位陆战队总监老谋深算,引诱出了不同意见者,反手就刺杀了。

  将军们哗然了:“你们俩真会演。”“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投敌了。”“靠,装熊挺像啊。”“陆战队净出些装逼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扫地的   2017-12-18 14:59  魅力  +20   两脚羊,米肉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19 20:24
肉要有酒吃才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21 17:46
我就试试水,我不说话




----------------------------------------------
好则好矣~~ 终究是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2-22 01:11

原帖由 代晨燕 于 2017-12-12 14:16 发表
更新了哇

嘿嘿嘿嘿




----------------------------------------------
好则好矣~~ 终究是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3 22:21
  许旺是个老兵,当了五年兵了,可是在东海水军才做了一年。家里穷,他是家里长子,当兵其实就是为了挣钱。可是一开始东军并没有选择他,许旺在山东军区警备队里面服役,薪水并不很高。他看着身边的东军那种富得流油的花钱方式,眼睛里充满着渴求。他知道东军的财富来自于贸易,远洋的贸易大部分上缴给军部了,可是留下的零头也足以让一个东军和南部兵们过上富豪的生活。

  其实军部也知道有部分钱财没有上缴,可是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闻不问。毕竟是一支王牌军队,而这支有钱的军队暗中送去军部的秘密不上账的银子,也让军部每个人领到了额外的津贴。不断有御史弹劾东军南军,可是每次被军部顶了下来。最大一次是有十六个御史联名弹劾东军南军贪污,终于将事件推到内阁和皇帝面前。内阁始终不能统一意见,这是当然的。东军南军存在这么多年,里面帝国贵族林立,自然也有些贵族在内阁中。

  最后这事皇帝拍板做的决定,继续不闻不问。那道回复御史们的圣旨也很含糊:“流放不过三千里,父母在,不远游,万里航程,不易。”实际上也就是说了,在帝国犯了罪,最远也不过流放三千里,而帝国文化是父母在不远游,这些东军南军为了帝国的威严和利益,经常要远航万里以上,真不容易,别找他们的麻烦了。至此东军南军就可以大摇大摆的有钱了。

  许旺每天都刻苦的锻炼自己的战技术,渴望着有一天被东军看中。但是一年年过去了,东军南军他还是进不去,可是因为他的战技术好在多次演习中表现优异,却被山东军区将军彭启友看中,调到这位将军身边当警卫兵。薪水倒是涨了些,可是比东军南军还是不如。就在他放弃希望的时候,他要警卫的对象彭启友调去东军当了东军的副统领,顺带着他也成为了东军的一员。这让他的津贴大幅上涨,寄回家的钱也翻了几个倍。家里的房子也新盖了,几个弟弟妹妹也成婚了,最近他也想成婚,可是军队里面结婚很是麻烦。

  还干三年就是足足八年了,可以退役了,那时候一定积攒了更多的银子。反正要找个比村口的翠兰更漂亮的女人结婚,有了钱什么没有?许旺能大白天瞎想,是因为他的将军在东军参谋部里面开会,用不着他守卫。这么多将军在里面,将军们的警卫都在院子里面挤成一团了。这时候,一个少校军官大院子门口大喊:“将军们的警卫注意了,你们轮流吃饭,叫到的去食堂吃饭,吃完就回来警卫,没有叫到的继续在这里守卫。下面彭启友将军的警卫出来列队,跟我走。。。。。。”

  许旺连忙回答:“是的,长官”一路小跑和将军的其他警卫快速列队跟上了这名少校。这位少校走得很快,警卫们差不多要小跑才能跟上他的脚步。崔浩也是将军的警卫,他一入伍就在东军。可是并不是战斗部队,是守仓库。丰厚的津贴照样没有放过他,他即便再锻炼也被吃得像一头大黑熊一样胖。可能是能够在战场上能多挡几刀或者几箭,他的体型被新上任的彭启友将军看中,加入了这位将军编制还不足的警卫编队。崔浩可是费了老大的劲儿才追上少校的步伐,毕竟是个大胖子了。好在少校很快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单独的房屋,房屋很大,有几张长桌伤摆了四十份饭菜。饭菜都是分好的,按人数来分的,不像食堂那种桌上几大盆菜,每桌十个人那种。
  不管怎么样,许旺,崔浩他们还是很整齐的坐在桌子旁等候军官下命令吃饭。这名少校迟迟没有下达命令吃饭,这四十个兵只得闻着饭菜的香味干等着。少校走来走去的,许旺只觉得这个军官令人生畏,不,也不到令人生畏的程度。反正觉得这个军官不算是平易近人那种。

  好在没有过多久,一个宪兵上尉跑了进来,递给少校一张纸。少校看了看,念了出来:“崔浩,铜喜,游志军,姜溪间,彭志荣......”一口气念了十三个人的名字,“出列,你们跟这个上尉走。其他的人,可以就餐了。”

  剩下的人开始大口吃饭了,许旺吃饭是很慢的,想着这些人会被带去哪里。东海远洋舰队曾经有人去到很远的国家,那边的风俗习惯和天朝大不相同,认为十三四很不吉利的数字,这么十三个人会被叫去哪里呢?


  崔浩等十三个人跟着宪兵上尉又走了好一会,然后被带进一个院子。这些人在东军时间更久,更加明白十三数字在远方的一个国度是不吉利的。果然,一进院子每个人就被四个宪兵卸下武装。宪兵们动作麻利得很,又是四个招呼一个,很迅速就绑好了这十三个人。

  这名上尉在这群被绑的结结实实的人面前瞪视了一会,才挥挥手。那群宪兵迅速的把这十三个人抬走了。

  许旺吃饭慢,又在考虑事情。突然觉得鼻子里面湿湿的,一抹,一手的血。又是一阵眩晕袭来,他吃惊的看了看四周。身边一起吃饭的战友个个都趴在桌子上了,桌子上还有血迹。他们也流鼻血了?难道是火气太旺盛了?许旺体内的毒已经混乱了他的思想,他鼻子出血越来越多,不知不觉中他也趴在桌子上了。

  “我要在当三年兵,回家娶老婆......”这是他脑海中最后一个念头。

  在他的尸体被清理抬走的时候,那名少校正在参谋大院里面喊道:“将军们的警卫注意了,你们轮流吃饭,叫到的去食堂吃饭,吃完就回来警卫,没有叫到的继续在这里守卫。下面裴正刚将军的警卫出来列队,跟我走。。。。。。”......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4 16:00
分批送回老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4 20:36

原帖由 小棒撬墙角 于 2018-1-4 16:00 发表
分批送回老家

也有没死的吧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4 21:14
海老大出书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3 22:20
  裴正刚将军和彭启友将军的亲卫一一甄别过了,只要是他们自原有不对跟过来的亲卫统统毒死,而原本就在东海水军的士兵和军官被监禁起来。东海水军的效率极高,这一日军志上面记录着:两名少将,一名上校,五名中校,三名少校,及四百五十五人死于海外传来的瘟疫,尸体极其危险,即刻被火化。



  邱波今年二十六岁,在南疆军中已经服役了六年,眼看再过两年就可以退役了。他已经在服役的第三年就已经结婚了,老婆被安置在南昌买的房子里。只要有假期,他就积极回家探亲。现在他儿子邱宝也已经两岁了,正是牙牙学语的时候。而这位老兵有个弟弟,在一年前也好运气的进入了南军。其实,这事还是邱波花了两年的军饷才托关系让弟弟邱涛进到南军的。即便是在富有的南军,这也是一大笔钱了。

  邱波邱涛家里父母死的早,大哥邱波守着父亲临终前的一句话,照顾好弟弟一生一世。邱波从小也是很懂事的,跟着哥哥忍饥挨饿的。哥哥在街上当挑夫,他也总能帮着再提一些杂物。直到有一天,邱波帮一名南军军官挑行李。那名军官看他肌肉发达动作又灵活,随手把他拉进了征兵站,也就拉进了南军这个富有的大圈子。这样一来,邱波用丰厚的军饷把弟弟养到成年。而弟弟秋涛也执意要进南军,秋涛的身体甚至比哥哥更好,加上大笔金钱开路,弟弟也进入了南军服役。

  邱波站在大树下,点点滴滴的回忆着艰苦的过去。一只麻雀在他眼前飞过,打断了他的回忆。他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一下身体。不再回想,反正弟弟在南军服役一年了,证明是合格的南疆军了,那老实的弟弟也不会闯祸的。安安分分在南军服役下去很快就可以置办房产结婚什么的。至于退役的时候,那一笔巨大的安置费也足可以做点生意。即便是像弟弟秋涛这种很老实的人不会做生意也不会亏本的。哪怕是在这里卖大饼,也是南军退役老兵的大饼,不会没有军人来照顾生意的。而自己...自己算是完成了父亲临终时候的嘱托了。不不.还没有,自己还要照看弟弟一辈子。看着他娶妻生子,两兄弟开枝散叶。邱波自己的儿子健康又好玩,邱波开始微笑。

  “班长,傻笑什么呢?在哪嘎达藏了个女人没让嫂子知道啊?”他的一个班兵跑了过来,开着玩笑。这个也是个老兵了,两人同袍情谊极深,在马六甲剿匪那次战斗,还是他把秋涛从尸体堆里面捡出来的。

  “胡说,赵静,你就一点也不安静。你说你一口官话里面怎么就非出点东北腔呢。”邱波接道。

  赵静哈哈笑道“别琢磨我这官话了,连长叫所有的班长去连部开会呢。”

  赵静是个比邱波高出两个头的东北大汉,五大三粗的。胸毛,络腮胡子一样都不缺,尤其在马六甲剿匪那次还在脸上留下一个可怕的刀疤,一看上去特别显得彪悍。

  这个刀疤放在北疆军的混混团可能算个战斗记录,可是在南疆军,却是个教训。因为马六甲天气太热,他就取下了面罩,算是违规了。本来是小事,可是那一仗他全身上下没有受到一点伤害,除了脸上。所以他就沦为教育典型了,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混到班长职务。

  其实他也并不遗憾,本来他是在三山浦码头扛大包的,一次被东海水军看中他这熊瞎子一般的身材。拉着他入了伍了,已经训练发现他除了饭量顶三个人外,战斗力也顶三个战士,于是就给他授了衔。

  出了新兵营,到了新连队了,在海训的时候连长才发现这个兵怎么也学不会游泳。尽管这条东北大汉日夜在水里面扑腾,游泳的姿势标准又完美,可是他还是止不住下沉......

  打骂教拉,陆地上面反复练习动作要领,连长甚至请来了别的团的泅渡教练来训练。一切都没有作用,动作完美,可是就是游不动,还下沉。

  要劝退吗?连长看着这个笨笨的东北汉子放弃任何休息在水里扑腾着,实在是说不出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扫地的   2018-1-25 01:57  魅力  +20   ✔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5 02:10
赵旱龙可以装死尸。如果死尸身上没带重物,说会漂浮着,是仰尸,则胸露出水面,是俯尸,则背露出水面,因为肺的比重最小。
如果肺里全是水,那,那是真死了

[本帖最后由 扫地的 于 2018-2-2 09:36 编辑]




----------------------------------------------
不靠转帖奔向大彻大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5 21:11

原帖由 ─条草 于 2018-1-25 02:10 发表
赵旱龙可以装死尸。如果死尸身上没带重物,接说会漂浮着,是仰尸,则胸露出水面,是俯尸,则背露出水面,因为肺的比重最小。
如果肺里全是水,那,那是真死了

男人淹死的都是俯尸,女人相反。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6 21:26
  赵静也像是明白了,如果不学会游泳可能会被踢出东海水军。东军有句话“哪怕在外面东军的仓库里面,不会水的老鼠都不要想存在。”常常一边在水里扑腾,一边嗷嗷的哭起来。吃过几个月东军食堂那极其丰盛的饭菜后,他是在不想回去扛大包,啃冷窝头了。

  很快团长也知道了这个除了不会游泳,其他方面都很优秀的兵。可是规定就是规定,不会游泳的确不能呆在东军。

  东军团长在酒楼请南军的一个团长喝酒,末了坚决不付账。这个南军团长叫做曹阳杰,觉得非常奇怪。就凭两人任何一个的钱袋子都随随便便能付账。

  曹阳杰掏出一把银子付了账,眼神像是在询问。东军团长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那是军队常用来装个人资料的---把信封扔进曹阳杰怀里:“我就拿这个好兵抵账了,很优秀的。”

  第二天,曹阳杰就跑到东军中把这个不会水的大个子兵领回了南军了。这两支军队的关系在数十年前就铁打的油盐罐子一般,友谊甚至还久过和北疆军的时间。从对方部队里面转个人过来,手续简单得像到菜市场买块肉。

  所以赵静即刻由东军变成了南军,好在南军薪水津贴丝毫不比东军差。差一点要被迫脱下军装的东北大汉总是战战兢兢的,好在遇到了班长邱波。班长也是靠着服役脱离贫困的,倒是很和这个比他高两个头的大个子谈得来。赵静虽然身材高大,在邱波面前一直温顺得像只小猫,他把班长当成大哥了。这并不奇怪,这甚至是军队里面的传统。可是赵静这方面似乎要更强烈些,谁要是和邱波说话大声一点,这东北汉子都会握紧自己那巨大的拳头。

  赵静看着邱波一路小跑去参加连部回忆,一脸的崇拜。。。。。。

  邱波一边跑一边在想着这个特殊的小弟,班兵赵静大个子,和自己的亲弟弟倒也差不多了。

  连部并不远,邱波赶到的时候大多数班长,排长都到了。连长徐世熙冷着一张脸,等着所有人赶到才开始说话:“我们是特勤团的一连,标杆。有行动,你们要保证每个兵都迅速服从命令。不能服从的兵,就地处决。一刻钟后操场四分之三武装集合。散会。”

  四分之三武装,除了备用衣服铺盖水壶。几乎所有的战斗用具都要带上,这是临战吗?

  徐世熙连长冷酷,干脆,寡言少语,这个大家都习惯了。就地处决?难道不经过军事法庭吗?邱波有些奇怪,可是他也没有胆子去问连长。带着疑问的念头,他集合了全部班兵恶狠狠的教训了一下服从命令的重要性---然后领着班兵冲向操场。
  

[本帖最后由 海沟 于 2018-1-27 21:59 编辑]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7 12:49
暗送邱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30 23:47
  少剑波为于急于了解情况,所以决定不忙于解释老人对自己党的误解,因此用一种同情的声调道:“老大爷说下去,这个恶鬼哪里去了?”

  “这两天那个男的软一会儿,硬一会儿,不知向那个女的要什么东西。那个女的一直是愁眉苦脸地说:‘找不着他!什么也不能给你。’说得模模糊糊的,也弄不清是啥东西。今天半夜大风雪停下来,那个男的就逼俺老两口起来给他煮肉温酒,说他吃了要走。

  “那女的刚穿好衣服,就大骂起来,说什么东西被男的偷去了,变脸变态地向他要。那个男的却洋洋得意地说:‘没拿。’两个人就厮打气来。最后那个女的说:‘你不给我,我告诉定河师傅!’那个男的听到这话最初一愣,可是立即又变得那么凶,朝着女人脸上狠狠揍了一个耳光,还破口大骂:‘臭娘儿们!不识抬举,不给你个黑的,你不知我的厉害。’骂着,一把抓住了女人的乱发,拖了出去。那女的在屋里时还挣扎,可是一到门外,便高呼:‘救命!救命……’我们老两口便跑上去解劝,还没等我开口,被那男的一脚把我踢倒,直骂我:‘老杂种,多管闲事!’等我爬起来,他已去远了。停了不多时,那男的满脸杀起地返回来,那女的可不见了。他回来端起酒碗,一连喝了三大碗,就在这时,外面狗咬,他像一条惊枪的凶狼,拉着大衣奔出门去,朝正北望了片刻,撒腿就往南跑了。”

  “多长时间了?”少剑波急问。

  “和你们脚前脚后,不差两袋烟。”

  刘勋苍把拳头一握,“骑马追吧!”

  少剑波没言语,眉头一皱,走出门来,此时天已微明,地上的两趟脚印,顿时使少剑波脸上浮出微笑,嘴里嘟噜了一句:“这个笨蛋……”

  这两趟脚印,不在一个方向,一朝正南,一朝西北,翻过一个小山丘,进入密密的灌木丛。后者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扭打拖拉的痕迹。

  “快点吧!二○三,追上去吧!”刘勋苍和几个战士更显得急躁。

  少剑波没理睬,望着正西那溜扭打的脚印道:“白茹!小高!这里有人命,快去看一下。”

  “我也去!”刘勋苍跟在白茹和高波的后面,向西北的小山包奔去。

  少剑波瞅着正南那个脚印,向杨子荣微笑道:“这个笨蛋,给咱们留下了蹄子,我们这位雪朋友真够帮忙的。”

  “够朋友!”杨子荣咧嘴笑道。

  “现在只有你去我最放心,杨子荣同志。”剑波以深思的眼光看着杨子荣,“为了利用这个笨蛋,多向匪巢领咱们一程,所以还不要马上捉住他。但是有一条原则,不能弄丢了,所以你要根据气候,根据情况,具体决定。”说着他和杨子荣仰头看着暂时还没有落雪的低压的云层。

  “是!二○三首长,我明白了您的意思。可以走了吗?”

  “你的助手是孙达得,他的腿长,又熟识林间气候。”

  杨子荣、孙达得披好伪装服,踏着匪徒留下的脚印,向着茫茫的雪原追踪而去。

  白茹等三人,撵着西北脚印,翻过了山丘,在没膝深的大雪里,不时地摔着跟头。在一片浓密的灌木丛中,发现了一具女尸。她一只腿长伸,一只腿扁蜷着,一只手盖在胸部,紧紧揪着棉袍,另一只手紧抓着粘满雪粉的头发。脸向一边侧着,半边埋在雪里。一只被血染成黑紫色的手套,扔在尸体的一边。

  白茹急步跑上去,探了一下那尸体的脉搏,“还有救!快!先抬回去!”

  刘勋苍把大肚匣子往身后一插,一只胳臂端着女尸的脖子,另一只胳臂端着她的腿弯,像抱一个沉睡了的小孩一样,抱回老夫妇的茅屋。

  高波取回了那只染满了血的手套,这手套和小分队每个战士戴的军用手套一模一样,都是人民解放军的军用手套。

  尸体放在炕上,老夫妇被吓呆了,把脸避向灰黑的墙角,不敢看。

  白茹熟练地注射了强心剂,洗涤并包扎着伤口,发现三处刀伤,前胸一刀,喉咙旁一刀,后身脊梁上一刀。“幸亏这个凶手的刀短,还没伤到致命的深度。”她一面嘟噜,一面又实行轻缓的人工呼吸。再向她口里灌了一点盐水。在白茹熟练的急救后,那尸体恢复了微弱的呼吸,并发出一丝几乎听不见的哼吁声。

  “不要紧了!”白茹扭回头向剑波微笑了一下。“胸前胸后的刀伤都没到致命的深度,喉咙这一刀刺偏了!”

  救活了这么一个不明身分的女人,大家都放心地松了一口气,茅屋的紧张空气,顿时松缓下来。

  少剑波命令倒干粮袋煮饭,并用老夫妇的草垛,搭了个临时草篷,铺着茅草。战士们拥挤地躺在铺上,进入疲劳后的酣睡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31 00:01
节选于《林海雪原》第十回《雪地追踪》



尸字,最早意思,就是指失、失气的,没呼吸的,那,就是死了的。
尸,还是姓氏,还有名人,百家中有《尸子》。
以尸为姓,不可思议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31 00:50

原帖由 海沟 于 2018-1-25 21:11 发表

原帖由 ─条草 于 2018-1-25 02:10 发表
赵旱龙可以装死尸。如果死尸身上没带重物,接说会漂浮着,是仰尸,则胸露出水面,是俯尸,则背露出水面,因为肺的比重最小。
如果肺里全是水,那,那是真死了

男人淹死的都是俯尸,女人相反。

见过淹死的人妖没?




----------------------------------------------
不靠转帖奔向大彻大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10 01:21
我没读过《战争与和平》,看过评文,据评,书中没有贯穿全书的主角,是个“群像图”,写的是整个俄罗斯。

海沟这架式,也是想搞个群像图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18 20:17
进来支持一下,待有时间慢慢祥读!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1 00:05
  徐世熙连跟着一个中校,小跑着。只有徐连长认识这个满脸笑容的中校,这是直属南军情报部的一名军官秦平安。徐世熙跟着这位满面笑容的中校完成过几次任务,知道这笑容之下有着更深的东西。比徐连长本人那冷酷的脸要可怕得多了。

  南疆军后勤保卫队,这是后勤的名字,也是后勤中最具有战斗力的部门。因为兵法中每每有“断人粮道,劫人粮饷”等计策。所以后勤部门中也专门为此定制了一支比较精锐的力量,足以和战力强大的前锋部队抗衡。但是这支部队并不大,在南疆军这么大的王牌军中这支部队满员也不过一个加强团,不到一万人。目前这支部队的主官是蔡志军上校。

  蔡志军中校刚三十出头,他除了有刚毅的性格个出色的指挥能力外还有着显赫的出身。他的父亲是当今吏部侍郎蔡正茂。蔡正茂本人于十年前就拜在杨清门下,目前杨清官居吏部尚书,还兼任内阁首辅。可谓是文官之中第一人,除了皇长子派系的次辅黎海明,当朝已经没有对手。所以多方猜测蔡正茂最终会进入内阁。而吏部侍郎蔡正茂的长子就自己的努力下,也在父亲的帮助下,以三十出头的年纪当上了南疆军后勤保卫队的指挥官。

  蔡志军中校下午是惯例要巡营的,这是他多年的习惯。今天刚带着卫队走出指挥部,就被秦平安中校拦住了,而且看着中校身后带着的一连战士,这一定有事发生。

  秦平安中校笑眯眯的递上一张指令,指令是南疆军情报总部焦宇少将亲手签发的。要求蔡志军即刻去情报总部协助一起情报。蔡志军中校眼睛都眯了起来,这张指令并不是南疆军后勤部直接上司发过来的,按照军方那死板板的规定是可以不遵守的,他的直属上司是南疆军后勤部。他父亲的恩师在朝中向来是铁杆中立派,遇事不偏不倚,方方正正做事。这种行事方法也直接影响着蔡志军。

  中规中矩的蔡志军也带着微笑回答:“呀,这不是后勤部的直接指令呀。秦平安中校,你可能没有搞通我们后勤的程式,我这里是要南疆后勤部的指令才行哦。”

  徐世熙带着他那彪悍的一连人站在秦平安中校身后,这位连长看到的是秦平安的背影。这中校脖子背后似乎有青筋跳动了一下,转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秦平安中校依旧是笑容可掬:“蔡志军中校,这事情比较紧急啊,那些官僚的程序咱们以后补上就是了,眼下快跟我走吧。”他得到的指令是控制住并非南疆东海嫡系的军官蔡志军,根本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完成那么多程序。何况,何况南疆军后勤部的指挥官黄诗群少将是皇长子派系的。按照计划,可能已经被处决或者在执行处决的行动。

  蔡志军也在思考着是不是该得罪情报部的军官,思考了半天。决定还是采取最中立的做法:“中校,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即刻赶去后勤部,把指令换成后勤的指令,再随你去情报部可好。您可以在我这里喝喝好茶,最好的雨前龙井哦。”

  本来是官场里面最平凡的推手,还兼顾人情面子。可是秦平安中校听在耳朵里面却是危机四伏,他仅仅带了一个连的特勤兵来。这周围有着后勤部保卫队整整一个加强团的战士,战力并非后勤部那些普通战士那么弱小的一个加强团。如果自己被扣留在这里,如果对方带着这一个团的战士加入到反清洗的队伍,如果他们在联合起来,这一场清洗可就太大了。虽然南疆嫡系不会失败,可是一场大厮杀下来,死亡的士兵可就太多了:“好好好,那么我今天也就试试著名的雨前龙井的味道。”

  徐世熙看见秦平安中校放在身后的右手连续挥动了两下,立刻喝道:“攻击!”特勤连的战士迅速的拔出刀砍杀着后勤部中校的亲卫。事情来得如此突然,蔡志军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亲卫拖入身后。第一次攻击之后,后勤保卫队亲卫足足倒下了一个排。可是他们并没有惊慌失措,迅速的组成了一个圆阵把指挥官保护在里面。接下来开始吹着那难听的口哨求援“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秦平安中校终于失去了笑容:“急速突击,在援兵赶来前消灭他们。”

  邱波带着他的班组成一个小小的鱼鳞阵,再和其他的班连成一个较大的鱼鳞阵。开始冲击剩下不多的后勤部亲卫,就像一个个大浪扑过去,再退散开来。双方的战士不断倒下,邱波的班兵战斗力很强几乎每次扑上去都能收割对方几个头颅。可是接下来就没有这么好运气了,敌阵中有人横着举起一面大盾。抵挡着挥舞的军刀。邱波带着班兵再次冲击过去,用自己的盾恶狠狠的敲击对方那面大盾。果然,对面那张可恶的大盾偏斜了,可是大盾的底下一把短刀刺了出来,直刺邱波的小腹,这一刀很险,已经没有办法避免,应该是特勤团的绝招,怎么流落到后勤部了?待死的邱波眼中的世界慢了下来,那一柄刀缓缓刺了过来。周边穿着同样铠甲的战士相互搏杀着,鲜血飞散着就像一串串美丽的珊瑚......战斗真是美丽啊。自己身后突然伸出一柄战刀,斜斜嗑在对面即将刺进自己小腹的短刀上。这短刀随即被磕飞,长刀没有更多动作,猛地直刺入对方胸膛。

  “得救了,一定是赵静这小子帮手。”他并没有想错,赵静大声喝骂着:“你们这帮鳖孙,别想动我大哥。。。”

  这场战斗进行得很快,后勤部援兵赶来之前,蔡志军中校和他两个排的亲卫都已经战死。赶过来的陆陆续续的队伍被秦平安中校用各种谎言赶走了:“蔡志军通敌,现在被处决,现在大家各自会自己的营地等待调查。”

  邱波扶着血淋淋的赵静,这位大个子兵几乎接住了所有砍向邱波的刀,以至于身上伤口大大小小几十处。好在伤口都不深,不用很久就能痊愈。邱波突然冒出一句:“小子,你真像是我亲弟弟一样。”

  憨憨的赵静还没有说话,一缕灵光在邱波的心头闪过......他猛然跑到后勤亲卫尸体堆里面,翻出了那名差点杀死自己的敌人......用颤抖的手抚摸着那具尸体的面罩,咬咬牙,他终于掀开了面罩,他想的没有错,面罩下面是他亲弟弟秋涛的脸庞。那一招正是自己亲手教给弟弟的,难怪那么难以抵挡......

  赵静一瘸一拐走过来,邱波看着这位一直忠于自己的大个子战士,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了......邱波晕了过去......


  南疆军内部更为复杂,盘踞着各种势力。有各大家族的,也有皇长子派系的,盘根错节,很难一下子鉴别出来。所以清洗的时候有些不对把握不准确,直接导致内斗。死亡人数超过一万六千人。

  后世历史学家指出,南军的这次清洗不算十分成功。有一部分中立派系军官及其属下也遭到清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扫地的   2018-2-22 14:22  魅力  +20   ☆☆☆☆☆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1 16:08
煮豆燃豆萁




----------------------------------------------
不靠转帖奔向大彻大悟~!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111141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