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864768个阅读者,68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 09:09
眷眷 登场,大家鼓掌。。。




----------------------------------------------
水深 情真
登记加入灌水专区水手:
http://bbs.voc.com.cn/topic-4818802-1-1.html
YY频道:64273880
快乐一生,水手友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 13:14

原帖由 淡淡的思念 于 2012-11-29 21:00 发表

小海沟的江湖好大
有山贼保镖和游侠
亦有英雄挥戈打马
护镖路上嘻嘻哈哈
到最后
不知会在谁的颈上雕血花


好久好久都不见了?退隐了不成?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 19:14
  火厂坪----山道中唯一比较宽敞的地方。早已经被红胡子用来盖上一个超大的客栈,客栈的一楼是大堂。事实上很少有人能在其他地方看见这么大的大堂,能同时容纳上千人。在客运最繁忙的时候这个大堂也没有坐满过。


  大家缓步走进。刚掀开厚重的门帘,里面纷乱的声音顿时停歇。今天这个大堂里面坐了不少的江湖豪客,默默地打量着这支小小的队伍。所到之处人人避让,就像躲避着瘟疫。

  一条草也在装不在意的观察着。门边那一群人想必是川东青城派的,个子不高。腰上别着短短的曲锋短剑,左手拿着小锤。那一定是青城的独门兵器雷公轰。青城派在川东成名已久,兵器看起来虽然小却有非凡业绩。

  南边那群人个个身着皮裘,手里的家伙五花八门。脸上却是乌七八糟,胡子和头发都连在一起。这看来就是北疆赶过来的悍匪了。他们自称是“胡子”,皆因平时犯案的时候都蓄得一把大胡子。平时进城时候才剔去,好让人不大识得。帝国北疆民风彪悍猛恶,能在北疆做胡子的人绝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最近没有听说出了什么高手,但是这股胡子进退有据。单是那份不要命的彪悍就不能小觑了。

  东面数十桌是反穿羊皮袄子的大汉,两腿略显弯曲。却是黄河上游的黄河帮。他们常年撑划羊皮筏子,以至于有些罗圈。黄河上游不能通船,尽是这些羊皮筏子大汉运货。后来有人统一了他们,成立黄河帮。这股势力也不小。

  远远靠墙整整齐齐坐了四排人,一看就是标准严格训练出来的!领头的是一个白衣少年和一个白裙少女。他们似乎并不关心现场的事情,安心的一杯杯喝酒。那些黑衣人想是他们的精干保镖了。

  长窗尽头就是本地的地头蛇,长江帮!因为靠近东海水军总署,所以长江帮并不能象黄河帮那样发展。可是毕竟是本地帮派,实力不小。草草镖局也常常和他们打交道!


  余下便是三三两两的独行客,一条草一时也分不出那么多!


  海沟懵懵懂懂的跟着,什么都不懂。四大镖头在常用的桌子旁坐了下来,自然是各占一方。海沟一看也觉得不好插进去,只好在旁边的桌子坐下了。旁边的桌子已经有了一个人,穿着一身洗的非常干净的黑衣。
  黑衣人左手握着一把刀,很平常的刀。黑色的刀鞘,苍白的手。右手正在慢慢地夹着面条在吃。海沟笑着说:“劳驾,借个坐啊。”这个黑衣人也没有理会他!依旧吃着自己的面条。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 20:14
  面对着声明赫赫草草镖局,大家都不愿意当出头鸟。草草镖局明明也就五个人在这里,硬是没有人敢先行挑衅。小二依旧来到桌子前面,眷眷拍了拍小二的肩膀。说道:“牛肉,烧鸡再来几个小菜。两坛大曲酒。”
  海沟弱弱得接了一声:“我也要牛肉,红烧鱼,还有面条,再来大盘卤蛋!”反正海沟知道,出外的食物都是镖局给钱的。
  一条草暗中苦笑“这个小子刚入行就遇到这么大事件,还得意以为多吃了些菜。但愿这次大家都能挺过去...”


  终于,黄河帮的帮主忍不住了,端着一杯酒走到桌子前。笑着说道:“在下黄河帮薄横流,有幸见到各位。在下本领低微,只是想看看宝物而已,绝无抢占之心。”这话说得漂亮,因为他是说话的第一任,不愿意独自承担这巨大的攻击。

  涟水渔夫冷笑道:“就凭你,也配站在我们面前喝酒?”

  薄横流面上涨的通红。“老夫独霸黄河两岸,属下数千好汉。今日竟当不得敬酒一杯?”

  涟水渔夫怒喊道:“与某家死开!!!”伸手就把巨斧如同一根稻草一般扔过去。一挥之威无以伦比,薄横流刚举起长杖一挡。不想连人带杖直接被斜劈成两段,巨斧一个回旋,又飞回到涟水渔夫的手中。

  飞回来的巨斧上面还挂着几米的肠子,涟水渔夫抖了抖斧子。把肠子摔了下来。大声喊道:“跑堂的,再给爷上一份酸菜炖血肠。”闻言,不少人都“哇”得吐了出来。黄河帮的帮众竟是不敢再收尸,哗啦一下跑掉了。

  眷眷掩住嘴巴说道:“亏你就这么恶心,也不知道抖远点。”

  平心而论,涟水渔夫也不是脾气暴掠残忍好杀之人。只是在这个状况下,他也不得不扮演成煞神来吓唬人。果然三三两两的散去了不少胆小看事的。

[本帖最后由 海沟 于 2013-3-2 16:32 编辑]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2 09:03
酸菜炖血肠。。。。。


味道怎么样。。。。。




----------------------------------------------
水深 情真
登记加入灌水专区水手:
http://bbs.voc.com.cn/topic-4818802-1-1.html
YY频道:64273880
快乐一生,水手友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2 20:01

原帖由 海沟 于 2012-12-1 13:14 发表

原帖由 淡淡的思念 于 2012-11-29 21:00 发表

小海沟的江湖好大
有山贼保镖和游侠
亦有英雄挥戈打马
护镖路上嘻嘻哈哈
到最后
不知会在谁的颈上雕血花


好久好久都不见了?退隐了不成?

真的是好久没见了,水区都没有熟人了




----------------------------------------------

生活怎么样,
自己放调料;
多放些快乐,
少放些烦恼;
累了就睡觉,
醒了就微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2 20:47

原帖由 淡淡的思念 于 2012-12-2 20:01 发表

原帖由 海沟 于 2012-12-1 13:14 发表

原帖由 淡淡的思念 于 2012-11-29 21:00 发表

小海沟的江湖好大
有山贼保镖和游侠
亦有英雄挥戈打马
护镖路上嘻嘻哈哈
到最后
不知会在谁的颈上雕血花


好久好久都不见了?退隐了不成?

真的是好久没见了,水区都没有熟人了

怎会,大家都在




----------------------------------------------
.╳.`°半忧半悦耳,半感半成嗔,半夏半如火,半雪半疏痕。★.....↗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2 22:12

原帖由 紋籽乖 于 2012-12-2 20:47 发表

原帖由 淡淡的思念 于 2012-12-2 20:01 发表

原帖由 海沟 于 2012-12-1 13:14 发表

原帖由 淡淡的思念 于 2012-11-29 21:00 发表

小海沟的江湖好大
有山贼保镖和游侠
亦有英雄挥戈打马
护镖路上嘻嘻哈哈
到最后
不知会在谁的颈上雕血花


好久好久都不见了?退隐了不成?

真的是好久没见了,水区都没有熟人了

怎会,大家都在

蚊子




----------------------------------------------

生活怎么样,
自己放调料;
多放些快乐,
少放些烦恼;
累了就睡觉,
醒了就微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3 09:27

原帖由 淡淡的思念 于 2012-12-2 22:12 发表

原帖由 紋籽乖 于 2012-12-2 20:47 发表

原帖由 淡淡的思念 于 2012-12-2 20:01 发表

原帖由 海沟 于 2012-12-1 13:14 发表

原帖由 淡淡的思念 于 2012-11-29 21:00 发表

小海沟的江湖好大
有山贼保镖和游侠
亦有英雄挥戈打马
护镖路上嘻嘻哈哈
到最后
不知会在谁的颈上雕血花


好久好久都不见了?退隐了不成?

真的是好久没见了,水区都没有熟人了

怎会,大家都在

蚊子

想你




----------------------------------------------
.╳.`°半忧半悦耳,半感半成嗔,半夏半如火,半雪半疏痕。★.....↗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3 22:29

原帖由 淡淡的思念 于 2012-12-2 20:01 发表

原帖由 海沟 于 2012-12-1 13:14 发表

原帖由 淡淡的思念 于 2012-11-29 21:00 发表

小海沟的江湖好大
有山贼保镖和游侠
亦有英雄挥戈打马
护镖路上嘻嘻哈哈
到最后
不知会在谁的颈上雕血花


好久好久都不见了?退隐了不成?

真的是好久没见了,水区都没有熟人了



莫难过。。。。

偶算一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4 08:46
坐等更新。。。




----------------------------------------------
水深 情真
登记加入灌水专区水手:
http://bbs.voc.com.cn/topic-4818802-1-1.html
YY频道:64273880
快乐一生,水手友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4 08:47
海沟辛苦了。。。。。




[本帖最后由 E夜情人 于 2013-2-26 17:38 编辑]




----------------------------------------------
水深 情真
登记加入灌水专区水手:
http://bbs.voc.com.cn/topic-4818802-1-1.html
YY频道:64273880
快乐一生,水手友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4 17:36
  跑堂的连忙跑过来,说:“我们这里没有东北菜,要不您换个炒猪肠子?”

  店子里的店员一起动手,把薄横流的尸体收拾了。不管是谁,死在这里都有人收尸,这也是寨里的好处。一条草暗暗想:“我想要口紫檀木的棺材!”

  一条草大声喊道:“我想要口紫檀木棺材!”

  一个手持算盘的猥琐人走过来,笑眯眯的。看着就和任何当铺是朝奉一样,脸上堆积着的笑容。就好像是个买卖人,不过他买卖的却是人命。江浙一带不管谁听到“铁算子”这个名字都免不了要头痛一阵。这位铁算子来历不明,心狠手辣。只要是和他打交道的没有不吃亏的。手里头也很硬,一个纯钢制作的算盘,数十颗算珠都可以发射出去。算得上是江南的暗器名家了。

  铁算子加过话头,笑眯眯地说:“好说好说,总镖头只要拿出红货。什么棺材都好商量,紫檀木算啥。要什么有什么。”

  一条草正眼也不看他:“你有紫檀木棺材?”

  铁算子尴尬得笑了笑:“我可以立刻就去弄来,总镖头放心。这玩意又不是很贵重,包在我身上了!现在,总镖头是不是也让我看看这批红货?”

  一条草碎碎念道:“没有就是没有,没有说个屁啊!走开些 !”


  北疆的“胡子”头大声喝道:“狗屁的紫檀木,就是消遣我们的。大家并肩子拿下他们,珠子大家分了!”说完一招手,数十个“胡子”拔刀在手,冲了过来。海沟还在大口吃着卤蛋,眷眷远远把一个花生壳扔在他头上。这是要他出手的意思。

  海沟用力吞下卤蛋,拔刀冲了上去。还没有拔出刀前就用额头撞瘪了胡子的鼻子,胡子头都摸了摸鼻子就觉得右手一轻。整个右臂已经废了出去,散开漫天花雨。单论华丽,这场大搏杀要是今天最华丽的。海沟刷刷的刀光中肢体在空中飞舞着。刀砍在肢体上的声音,砍在骨头上的声音,刺破胸膛的声。。。一切令人牙齿酸酸的声音都在宣告着血腥。没有兵器碰撞声,没有人能抵住海沟的刀。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胡子们死伤殆尽。一个胡子用剩下的一只手臂在地上拼命的爬着,随便抱着一个白衣人的腿大声喊道:“救命”。那人看也不看他,抬腿踢开。口中感叹道:“好凶的刀,好猛恶的刀法。老夫已经十几年没有在江湖上见过了。敢问总镖头,什么时候也网罗。。。不,聘请了北疆高手了。”


  这个白衣人来头不简单,江湖中称:“巫山剑客”白木,疑是武当弃徒。亦正亦邪,手中长剑有武当派的沉稳,也有崆峒派的刁钻。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剑法高到什么地步。因为想去试一试的人都已经死了。
  一条草也没有料到他也会来,只得抱拳:“这是我镖局新镖头,海沟。还请前辈多多照顾!”

  白木道长摇摇头:“谈何照顾,北疆高手,唉。贫道就不趟这趟浑水了。”说罢飘然而去。。。

  没有人想到白木居然会离去,更没有想到海沟正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呕吐着。几乎把肠子都吐了出来!看来那几个卤蛋是白吃了。没有人笑话他,大家都是老江湖了。老江湖知道这是第一次杀人容易引起的并发症。只是也暗暗惊心,第一次杀人就这般猛恶,以后呢。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5 21:00
北疆高手




----------------------------------------------
水深 情真
登记加入灌水专区水手:
http://bbs.voc.com.cn/topic-4818802-1-1.html
YY频道:64273880
快乐一生,水手友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6 16:53
  常常看一个人的一生,和幼儿时期的生活环境一定会有关系的。不知道这种关系是以何种方式来影响人生的发展。比如海沟从小生活在乡下,吃饭的时候都是端着饭碗满世界跑。东家夹个菜,西家夹个菜的。从小就没有什么人我的观念。在吃饭的桌子上大多部不分你我,这种性格是好是坏不得而知。但是......


  海沟吐完,抓起桌子上的一壶酒就猛地灌了下去。呛得他大声咳嗽起来,可那不是他的酒。是同桌那位黑衣人的酒,尽管黑衣人并不喝酒。海沟有些尴尬,用筷子夹了个卤蛋在那个人的盘子里。挤出一个笑容:“不好意思啊,来来...吃个蛋,这蛋味道还不错。还可以。”
  黑衣人冷冷得看着他。海沟更加不知所措了,想了想用一双干净的筷子又夹了一个蛋:“这筷子干净,是干净的...”黑衣人脸上轻轻展开笑容,开始很生硬。好像很久没有笑过了,转而这笑容温暖得象阳光一般能化掉任何寒冰。笑容很短暂就收起了,看得出这个黑衣人不想为大家而笑。他夹起一个卤蛋,慢慢得吃起来。


  那边又开始有人叫嚷:“我们远道而来,就是为了看一眼宝贝。如果我鸿运子有心抢占,不得好死!”这是青城派的鸿运子在说话了。鸿运子青城派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脸色铁青。个头不高,身手极为灵活。话音刚落,身旁就有人阴森森的笑道:“鸿运子这个大骗子,他不占。他的师弟们自然会占,都是老江湖了,说这些废话做什么。不如请一条草总镖头拿出红货摆在桌子上,大伙比划比划。谁功夫高,谁就拿去。这才是不折不扣的真小人。”
  鸿运子大怒,“你是什么人,敢拿我来耍?”

  一个高大的身形站起来:“我就是竹叶青,青亦竹!”青亦竹的外号叫做竹叶青。竹叶青是一种蛇,非常毒。轻轻咬上一口,很难救治。他使用的是软剑,专走偏锋。亏他是五大三粗的汉子,一身软功也非常了得。和“火赤炼”连云山是结义兄弟,人称“雪岭双蛇”。平时盘踞在湘西雪峰山附近,不想这次也被吸引出来了。
  果然,他同桌的一个红衣人站了起来:“我兄弟两就是这个意思,免得死了也见不到宝贝。阎王爷面前当冤死鬼啊!”

  青亦竹摇摇摆摆走到一条草面前,拱了拱手:“总镖头请了。人常言:虎饿极了上街卖艺,人穷疯了拦路吃人!我兄弟手头有些紧,还请总镖头你讲讲江湖义气!”他故意把那句俗话倒过来说,就是有恃无恐。说来消遣的。

  “雪岭双蛇”凶名赫赫,能平心气和的说上几句话已经很了不得了。

[本帖最后由 海沟 于 2013-3-2 16:39 编辑]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6 21:40
浆糊来了




----------------------------------------------
有时糊涂,有时浆糊,无论是糊涂熬浆糊,还是浆糊熬糊涂,一定要记得笑。

有个朋友,有个知己,有个窝,有个伴,有点钱。
忘记年龄,忘记名利,忘记怨恨,忘记烦恼。
健康第一,活得糊涂一点,活得潇洒一点,活得快乐一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6 21:59

原帖由 笑熬浆糊的9527 于 2012-12-6 21:40 发表
浆糊来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生活怎么样,
自己放调料;
多放些快乐,
少放些烦恼;
累了就睡觉,
醒了就微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6 23:03

原帖由 淡淡的思念 于 2012-12-6 21:59 发表

原帖由 笑熬浆糊的9527 于 2012-12-6 21:40 发表
浆糊来了



还有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7 17:08
  一条草一言不发的从怀中掏出锦盒,放在桌子上。打开盒子,露出十八颗珠子。珠光宝气甚是爱人。----E夜情人眼睛一跳,上层不是那用来骗人的夜明珠,却是赎国珠。总镖头这一把赌得好大啊!

  青亦竹冲着大家抱拳:“这就谢谢大家了,我雪岭双蛇不会忘了大家给的面子的。”说着向锦盒伸手,突然又停下来。花赤炼抱住他的身体,之间青亦竹双眼之间堪堪渗出一滴血珠。在座那么多人,经没有人看出这暗器是怎么发出的。一颗小小的暗器竟已取了青亦竹的性命。
  花赤炼大声说道:“是人是鬼?如此暗箭伤人不是好汉。莫非是唐门,我兄弟与唐门无冤无仇。何苦为了一批红货就取了我兄弟性命,你唐门仗势欺人,必无好报!”

  唐门,威震蜀中八百余年。提到唐门,连凶横的花赤炼也在语风中示了弱。一个华服老者缓缓说道:“唐门才能取你性命?老夫纵横江湖数十载,早就想会会唐门的暗器了。花赤炼,你看看老夫这取你二弟性命的红珠夺命针比唐门如何?”
  红珠夺命针,一针击发,只见红珠一滴血。鲁东“倪二先生”的成名暗器。“倪二先生”成名已久,在北方声名赫赫。据说早已退出江湖。这次却也被赎国珠吸引而来。他这一出手,很多人都淡了抢夺的念头。江湖人称:倪二一伸手,神仙躲着走!

  一个大胖子接口道:“倪二先生且慢!”这发话的是一个胖子,还是一个大胖子,还是方圆八百里都找不出第二个的大胖子。一边说话一边猛吃一直烧鸡还一边抹汗,他爱怜的对着烧鸡说:“就露出这么一手就想把赎国珠带走了。岂非太过简单了?”

  倪二先生道:“你是谁,你也是来夺宝的不成?”

  胖子指着自己快要陷入脸庞的鼻子说:“我就是唐红!江湖人称小红糖的!我和草草镖局无冤无仇,本来想等他们失了镖再去别人那夺回来的。可是阁下既然提到敝门,我只好出来说话了。”胖子一脸与人无害的笑容。可是谁都知道,这个“小红糖”是唐门这一代就杰出的高手。翻脸无情,不翻脸也无情。曾经为了一只肥鹅就杀了结义兄弟家三十多口!

  倪二先生不再多说,右肩一晃。红珠夺命针一大丛的激射而出,似乎唐红想要躲,但是身形太胖移动得并不灵活。一大丛中在他脸上,他唉声叹气的说:“有人说别吃太多烧鸡了,下次有人这样说我一定要告诉他。烧鸡好啊,烧鸡还救了我一条命呢!可怜的烧鸡啊,烧鸡。谁跟你那么大仇啊,用一大把针来扎你。”倪二那些银针竟然全部钉在唐红手上的烧鸡上,那红珠夺命针穿心透骨的力居然不能穿透烧鸡。
  倪二后退一小步,抱拳道:“好内力,佩服!”唐红也不去理会他,大声呼喝着跑堂的再上烧鸡和肥鸭。倪二脸上越来越红,行了一礼转身走了。毕竟别人没有乘机伤他,虽然没有面子但是好歹全身而退。这些武林世家做事,果然有分寸!

  唐红大口吃着烧鸡,说道:“一条草总镖头,等别人抢走红货我再去抢回来。贵局必然有些损伤,不如直接给我可好?”慢慢伸手。。。。。。

  眷眷缓慢拦住:“不好!”

  唐红愣住,“副总镖头,你们看来也敌不过源源不断的大盗。何不抽身而去,这个黑锅我来背了就是!”

  眷眷道:“本来是很好,但是这盒子上有毒。唐家大少爷要是中了毒,我们草草镖局可就没法和唐家老朋友交代了!”

  唐红脸上一变,反反复复得嗅着。最后叹了口气:“果然有毒,不是副总镖头提醒。唐某可就栽了。”

  一条草道:“唐家大公子也只是说笑了,我们这点毒岂在大公子眼中!”不管怎么样,江湖上的人讲究的就是一个面子。跑镖局的老江湖怎么会不知道怎么说话呢。

  唐红真是脸上一红道:“这趟唐某来得真是鲁莽了,还请草草各位见谅了。回头也别跟我们唐门的老祖宗说起啊,不然我这可怜的屁股可就找罪了。”

  E夜情人笑道:“这趟多亏大公子仗义相帮,逐走了倪二先生。草草镖局感谢还来不及呢!”

  唐红拱手而去,自然也忘不了手里抓着几个肥鸭子。一条草暗喜,如今和唐门也拉上交情了。以后再加拜访,镖局的线路还可以加上西入川中的线路。川中人多富庶,看来镖局生意还可以增加两层!
  在众多大镖头中,一条草的武功并非最高的。却是最会做生意的,他的格言就是做生意就是做人。人做好了,生意也就好了!


  唐红走的是往西的山路,正对着大门。大家眼光有意无意得看着那个胖大的身影。就不知道这么胖的人也能做到轻巧,一边爬山还能一边啃着烧鸡。远远有个黄麻衣裳的人正在往这边赶,看似不快。但是几下就离得近了。群豪惊讶的看到唐红远远就躬下身体,似乎在行礼。还讨好的举起对他来说极为珍贵的烧鸭想要献上,谁知那穿黄麻衣裳的人也不理会他。大步向着这店子走过来了。
  走进大门,群豪才仔细打量着这位剑客!身穿一身没有什么剪裁的黄麻衣裳,要带上插着一柄没有剑鞘的长剑。整个人发出的杀意远远超过那柄可怕的长剑。脸上又骄傲又自负,看他的表情能为了一句话而杀人,也能为了一句话杀死自己。
  黄衫人径直走到海沟那桌,其实是走到黑衣人面前。笔直的坐下。插起一个卤蛋,大嚼起来。黑衣人脸上似乎露出一丝丝难得的笑意。

  黄衫人道:“***,我们又有十年没有见面了。这次再试试我的剑快还是你的刀快!”

  黑衣人说:“我知道你一出现就会把我的名字叫出来的。”

  黄衫人傲然道:“你若是不想他们知道,我把他们全杀了!”

  群豪默然,他们隐隐约约知道了这是哪两位。只是唯一不见多识广的海沟年少气盛得站了起来:“谁都一样吗?包括我?”

  黄衫人转过头看着海沟:“***。是你的徒弟吗?”

  黑衣人摇摇头:“不是,但是我知道你不能杀他。因为你刚吃了他一个卤蛋!桌上的卤蛋不是我的,是他的!”言语中笑意盎然!

[本帖最后由 海沟 于 2016-1-1 21:48 编辑]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7 17:09
有奖竞猜:黄衫人和黑衣人的身份!中了的每位2金币!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4576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