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864768个阅读者,68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27 20:22
  寒梅继续说道:“我已经把赎国珠的秘密说了,为的是告诉你们,这珠子我们势在必得。我的脾气固然很好,但是青松就不一定了。相信我,你们不会想看到他发怒的!我们黄山三友也很久没有出手过了。动起手来,只怕剑阵一发动就很难留手。只怕是玉石俱焚了。”

  海沟年少气盛,哪有吃过这么大的亏。摸了摸耳朵里面留出的血,回答道:“是谁脾气不好?让他上来和我说话。我的脾气也不好,尤其是在我流血的时候。”

  青松的脾气果然像寒梅说的那样不好,拔出长剑指着海沟:“你可以不交出来,我可以先杀了你。自己再取珠子!”他有这个把握,眼前这个年轻人固然出手极快极猛。青松的名声也不是骗人得来的!三十年前,三人一起修炼的先天罡气就已经有小成。如今三十年的苦练,先天罡气已经可以化在剑上。长剑一挥,剑气早已超过三丈。

  三人的三才剑阵也是多年的锻炼。三十年来几人从未分离过,心意相通。剑阵一展开,只怕连傅红雪也难以攻进圈子。路小佳也说头痛。眼前的小伙子刀虽然快,但是内力修为不高。内力是没有捷径的。靠的是长年累月的积累。

  海沟站在青松的面前,几乎被气势压迫的连腰也直不起来。就像是雄狮面前的恶狼,呲着牙。咆哮着,雄狮只是懒洋洋的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来。

  一条草说:“海沟,不要乱来!”

  海沟反头望着一条草:“难道我们运的货就送给他了?”牙齿里蹦出的话语透露出的是不甘和愤怒。

  青松望着恶狼一般的海沟,心里很不舒坦。就像是屋子外面游弋着一只野兽,在门缝里往里面窥视着。虽然知道野兽进不来,可是屋里面的猎人也睡不好!也许该现在就杀了他吧。青松心里在犹豫着是不是该放开身份,一剑刺死这个年轻的野兽。面对着海沟的愤怒,他背心上居然有一丝丝凉意!

  事实证明,面对海沟的愤怒。任何人都不应该轻视,那是后话了。这时候的海沟才二十岁,江湖中人知道这个的时候已经是无数人付出了代价……


  海沟抓起桌子上的一把赎国珠,猛地扔向青松。黄山三友开始松了口气,既然是交出赎国珠那就都好。

  只是那些赎国珠被猛力扔过来。如果不接好,损坏一点点。难免影响藏宝图的完整。这是黄山三友绝对不想看到的!
  青松首当其冲,伸双手去接飞过来的赎国珠。手自然离开了剑柄。等青松双手接住四颗珠子的时候,海沟也跟着珠子冲了过来。拔刀刺进青松的胸膛。。。。。。

  青松怎么也想不到会死在这样一个年轻人手里,眼里满是疑问仿佛在问:“你就这样杀了我?你不怕我还有两个朋友?你。。。”

  海沟也恶狠狠得瞪着他,仿佛是在回答:“对,我就是这样杀了你!”青松胸口喷射出的鲜血把这位年轻的镖客染得象地狱的恶鬼。

  寒梅和孤竹对望着,严重除了震撼还有伤心。多年生死相随的好友突然就死在眼前,深深吸上一口气。海沟却狰狞的说道:“若要杀人,百无禁忌!我要看看你们三个老家伙没有了剑阵后,还能有什么花样?”

  寒梅愤然道:“对你根本就不用剑阵,我一人就足够了!”

  海沟望着倒在地上的青松笑着说:“他想必死前想的和你一样,但是现在他死了。”

  高手过招,万万不能心气浮动。黄山三友太久没有在江湖上走动了,青松死于疏忽而已。而寒梅定下心神,自信能十招之内将海沟刺杀于剑下。

  寒梅轻轻的扶住剑柄,傲然道:“我让你先拔刀,十招之内。必然要你死!”

  海沟的衣服是白色的,现在已经染上无数的鲜血。红得耀眼,果然。果然还是鲜血最红,最耀眼。不过最红的还是他的眼睛。他嘴角还是挂着血丝,鼻中甚至喘着粗气。

  寒梅一动不动如泰山之石。海沟来回巡梭着象猎食的狼。一静一动之间连一丝风都挤不进去。动不如静,时间一久海沟似乎顶不住那泰山般的压力。他动得更急躁。寒梅却冷冷的挑衅:“拔你的刀!你还在等什么?你害怕了,因为你知道。一拔刀就得死!!!”

  海沟狂躁道:“你为什么不拔剑,你等什么?”

  寒梅缓缓说道:“我一拔剑,你就得死。我不急,你着急吗?”

  着急!谁会着急去死呢。寒梅并不着急,他的剑法一向讲究的是后发制人

  寒梅一直盯住海沟的右手,此人拔刀太快了。寒梅观察得很仔细,几次海沟的右手青筋暴起---那是准备拔刀了。只是半途又消失了,是他在害怕?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在决斗中,越害怕的那一个往往也是死得越快的那一个.......

[本帖最后由 海沟 于 2012-12-27 20:33 编辑]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27 20:24

原帖由 易安 于 2012-12-23 19:44 发表
待更。

很长时间没看古龙了。
近日重看《边城浪子》。看到了手拿白杨木短棒的飞剑客,还有身穿黄衫的荆无命。

飞剑客历来也是我最喜欢的角色,而且只有在边城浪子里面。他的角色才开始完整。就像在天涯明月刀里面的傅红雪一样,那时候才完整!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28 22:22
路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31 18:33
2013来了。

元旦快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 22:44
忠少祝你节日快乐!新的一年,万事如意!




----------------------------------------------
~~~~~我怀疑自己可能是神仙~~~~~本人传授妖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6 19:09
码字辛苦。

当看客比较舒服。

坐等江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0 17:40
  海沟斜身一掠,左手指向寒梅的左肩。右手回缩,两个指头附在刀柄之上。这一招并非江湖上的招式,是北疆马上杀敌的刀法----马上旋身斩。这一招在马上使来自是威不可挡,只是在近身格斗中显得太慢了。
  旋身积蓄腰里,半旋之后斩出一刀。多半会将敌人连同战马一起斩成两片。

  海沟似乎忘了,旋身的时候他并非骑在高速向前的马上。由战马带着他冲向敌人,此刻的他---距离寒梅不过五尺。他还不用等拔出刀来,寒梅就能将他轻松刺于剑下。即时海沟能拔出刀来,刀也是挥在外围。


  看来怒火已经使得这位年轻的镖客失去判断能力了。E也情人已经暗暗摇头,这下只怕要吃大亏了。孤竹武功更高绝,早就看出形式了。寒梅最多两剑就能将海沟刺死。其余的一条草,E夜情人,眷眷,涟水渔夫等则由自己挥剑驱开。

  接下来两人拿走赎国珠,交给雇主。唉,可惜青松了。一时大意,竟然被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杀了。青松向来就太直性子了。冬天就多有野外的松树被大雪压断的,实在是太惋惜了。那厮根本就不按规矩来,哪里是个江湖人。简直是一个专门取人性命的工具。
  专门取人性命的工具!!!想到这里孤竹背心莫名的一紧,打了个寒颤。

  海沟一个半旋身,根本就不去拔刀。右手紧紧地扣住寒梅的右胸,左手穿过寒梅肩头拿住后腰。这一来的确是避开了寒梅的长剑,但是显得更加笨。整个人都挂在寒梅的身上,双足悬空无从发力。头顶心腹背心等要害无一不曝露在寒梅手前。这就是一个根本不懂武功的汉子在撕扯而已。
  这等蠢招式,寒梅十六岁闭着眼睛都可以对付。十四岁上就可以用“小擒拿手”来对付这等贴身的纠缠。现在的寒梅早已不屑于用小擒拿手了。他本身就练就先天罡气大成,等闲普通刀枪拳脚,甚至内家真气都难以伤害。何况一个赤手空拳的刀客。

  寒梅双肩一震,先天罡气发出。海沟被震得半飘了起来,就像秋天最后那片不肯随风而走的枯叶,痴痴的留恋着枝头。海沟的手也死死地扣住寒梅。一阵阵血雾飘散开去,这是来自于这个年轻的刀客。最先是裂开的虎口,而后是双臂。先天罡气是当世七大绝学之一,岂同小可。
  方圆数丈之内尽是海沟身上激出的血雾,模糊了大家的视线。连寒梅身上也沾染不少,正映得“雪中一朵红梅”。孤竹却不这样认为,本能的觉得有潜在的危险。危险的来源正挂在好友红梅的身上。就是那个年轻镖客,一只野兽。

  果然,寒梅在血雾中发出怒吼。孤竹再不迟疑,拔剑便欲冲上去。再也顾不得以大欺小,恃强凌弱,以众击寡了。草草镖局几大镖头怎能让海沟孤身挑战这两大高手,再也顾不得留手。瞬间就都将生平的绝技发出。

  眷眷当先便是右拳击出,风声夺人。赫然是武林中最刚猛的外家功夫之一,武当的“破玉拳”。左手斜掠砸出,却是北派刚猛的“大摔碑手”。谁也不知道这位以毒成名的女镖头厉害的绝技居然这么刚猛。
  涟水渔夫抛开巨斧,细密连绵的不断发出肉眼难见的银针。
  E夜情人拾起巨斧刺了过去,举重若轻。用的居然是剑法。偌大的斧头使得轻飘飘的向一柄长剑。

  即使是孤竹这位当时有数的绝顶高手也被逼迫的手忙脚乱,更无暇去看寒梅的战况。寒梅那里怒吼也不断传来,搅得孤竹心神不安。其实草草镖局的总镖头也是有苦难言,这等拼得性命发出的招式仅仅能挡住孤竹一时。久了真气可支持不住。更何况寒梅在不断发出怒吼,海沟却是悄无声息。趴在寒梅身上这么久,此时的确是不知道是死是活了。

  渐渐地,寒梅的怒吼停了下来。两人在地上不断翻滚,比暗夜小巷的两个小流氓打架更为狼狈。孤竹暗叫不好,寒梅孤傲之至。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狼狈,想是境况并不如意了。孤竹虽久练玄功,却也难以静下心来。多年好友一个暴毙,一个遇险。这等打击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在草草镖局几位镖头的练手打击下,更显手忙脚乱了。

[本帖最后由 海沟 于 2016-1-1 22:05 编辑]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0 20:20
终于看到楼主更新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0 22:23

原帖由 雪山飞舞 于 2013-1-10 20:20 发表
终于看到楼主更新了。。。。。。


同感

可惜沟哥只用个一个章节来慰藉久久等待的心灵。。。。




----------------------------------------------
水深 情真
登记加入灌水专区水手:
http://bbs.voc.com.cn/topic-4818802-1-1.html
YY频道:64273880
快乐一生,水手友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2 20:09
坐等沟哥更新。。。




----------------------------------------------
水深 情真
登记加入灌水专区水手:
http://bbs.voc.com.cn/topic-4818802-1-1.html
YY频道:64273880
快乐一生,水手友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3 17:48
  在一堆桌椅废墟中,海沟缓缓占了起来。手里抓着红梅的头发。这不世的剑客红梅脸上满是惊恐和痛楚的表情,表情凝固在他脸上。因为他已经死了。在纠缠翻滚的时候,海沟用手肘抵住红梅的剑柄。忍受着先天罡气的冲击,不断的用牙齿撕咬着红梅的脖子。
  先天罡气在强大,脖子上也顶不住不断的撕咬。红梅手上绝招各出,也甩不开嗜血的海沟。最后流血太多,居然被咬死了。



  抬眼看去,海沟也好不到哪去。站在那里已经很勉强了,一身都是血。有自己的也有红梅的。震裂的衣衫被鲜血染湿,震裂的不只是衣衫,还有海沟浑身的肌肉。肌肉崩开,露出青色的筋腱和白色的骨头茬子。
  和手脚比起来,海沟胸前的伤显得更凄凉。右胸两根肋骨被先天罡气震断,兀刺刺的扎了出来。倒像是胸前插着的两柄匕首,只是白森森的有些吓人。这伤和他肚子上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海沟的肚子当中裂开四寸长,肉眼就可以看到胃和小肠。小肠上面被撕开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往外喷着黑色的胆汁,小肠挂在腰间就像青色的腰带。


  在场的让你不说杀人无数也是手上都有几条人命了,谁都没有见过这般惨烈的伤势。孤竹更是一步步退开,嘶声喊道:“你,你居然杀死了红梅。血煞啊,血煞要重现江湖了,”孤竹本来也不是胆小之人。只是此次为了帮倭寇取得赎国珠而来,未免理不直,气不壮。被这等煞气一催,开始崩溃了。


  海沟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痛苦的表情,只是狰狞的笑着。“不错,我是杀了他。杀人的是人,不是刀。也许,也许我该接着杀了你?”明明站都快站不住的海沟却吓得孤竹一步步后退。其实他举剑一挥,海沟即刻就会变成两段。其余的镖头也难以阻止他。


  邪不胜正说的就是心里斜,胆气不足。所以面对正义往往发挥不了足够的实力。这次却是面对煞气太重的海沟手脚都软了。狭路相逢勇者胜,怯者并非无力。只是使不出而已。


  不远处坐着的的南部丛林步兵团一级统领伐伐和TULIPAO相视一眼,暗暗摇头。伐伐喃喃念道:“是人在杀人,不是刀。这小子可能理解错了。嗯,错了!这下只怕又会出一个血煞了。”
  TULIPAO接到:“未必,他未必能活下来。”


  孤竹看着海沟那扭曲的脸,奔溃了。扭头就跑,海沟等也不去追。数枚十字镖旋转着飞来,接连钉在孤竹的背上。那十字标看起来有毒,蓝色的刃。在孤竹的背上溅出的血都变成黑色。孤竹浑若不觉。往前跑得数十步,便已栽倒。

  一条草叹道:“好厉害的追魂十字镖,尝闻得倭寇毒。今日一见,果然。。。”

  脚夫群中站出两个瘦小的汉子,一个蒙着脸。腰带上挂满十字镖。一个腰带上扎着一柄很长的剑,带着弧度的长剑。明显不是中土的冰刃。蒙脸的汉子发镖击杀孤竹,虽然是出其不意和趁着敌人肝胆尽丧。功夫也算的上乘了。那个腰悬着东洋刀的武士不知深浅,想必也不好惹。只有伐伐看出,这是昔日倭国武术流派之一。真。拔刀流 的高手。自从倭国灭亡,很久不见于江湖。

  两人身后站起一个汉服男子,不理会众人。上前对着海沟深深一礼,口中道:“阁下武勇,天下少有。孤竹临阵而逃,虽吾之托。也是人人得而诛之!”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4 13:12
又见江湖,,,沟哥出山了。。。

坐等更新。




----------------------------------------------
水深 情真
登记加入灌水专区水手:
http://bbs.voc.com.cn/topic-4818802-1-1.html
YY频道:64273880
快乐一生,水手友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4 17:16
  那男子接着说道:“鄙人在天照大神之后,名曰 二点零版进三.四五点。这黄山三友是聘请来帮我等取得宝物的,可惜在阁下面前,俱是化作灰飞烟灭。最后居然想要临阵脱逃。我令属下斩之,却非是兔死狗烹。今日化外小民也算是得知中原大地,人上有人。想请贵镖局为我天皇效力!鄙人若当重临天下,必然封尔等为王!”

  一条草斩钉截铁说:“不!” 涟水渔夫笑了:“这倭寇,怎么了?到涟水来招兵?醉梦吧!” E夜情人根本就不说话,对着二点零版进三吐了一口唾沫。
  眷眷虽然是女子,大骂起来是不让须眉:“我 去尼玛个日本矮子,吃饱了。招聘,找你大爷.......”

  二点零版进三也不生气,只是望着海沟。

  海沟祖上是北疆骑兵,对于外寇观念根深蒂固。若说是杀人放火,可能不会在乎。若是勾结外寇...什么也不用说了。海沟只是用颤抖的手举起了自己的长刀。

  北疆骑士团佩刀,长五尺。刃有弧,黄铜吞口。俱是百炼精钢所铸。虽非名家独制,也是不凡。加之在北疆多饮人血,出鞘便有威。

  此刻海沟一人一刀,斜指二点零版进三。刀柄还在缓缓滴血,可惜这是主人的血。风声都已经停下,只有血滴下的声音。 嗒...嗒...

  二点零版进三严肃的对着两个手下大声呼喊了一阵,没有人知道这倭语的含义。

  蒙脸的汉子用古怪的汉语说道:“服部,阿泽参见。还请诸君指教!”未等几人回答,大群的十字镖激射而出。或直射,或螺旋,或相互撞击。轨道变幻不定。可能得到指示,并未射向海沟!
  若是平时,几人却也不惧。只是在这对抗强敌之余,真气不足,暗器不足,身上满是细小伤口的时候。去对付这中者立毙的诡异十字镖。也太过于艰难!


  各人使尽身法才避开一轮,二点零版进三大声叫好。拍着手板喊道:“诸君好身法,却是不能长久躲避了。鄙人再次诚恳的请求各位......”


  腰悬着东洋刀的武士大步走到海沟面前,深深鞠躬。道:“吾人真.拔刀流中人。 吾叫武藏.克井 请赐教!”海沟举着刀已经很吃力,也就懒得回礼了。“我叫海沟!”

  武藏.克井再次深深鞠躬:“我天照大神的子孙最适敬重不屈的武士魂,请允许我用最高礼节。用迎风一刀斩砍下阁下的头颅。这是我的最大荣幸。”

  海沟只得苦笑,这也许叫“笑纳”?

  在二点零版的连声催促下,武藏.克井高高的举起长刀。刀锋很亮,是用秘术打造的!也许砍在脖子上都不知道痛,海沟想到!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5 17:23
这一刀,沟哥的头怎么得了。。。。




----------------------------------------------
水深 情真
登记加入灌水专区水手:
http://bbs.voc.com.cn/topic-4818802-1-1.html
YY频道:64273880
快乐一生,水手友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6 17:20
  铁算子大声喊道:“我草你个倭国鬼子,想拿走珠子,先砍下我的头颅!”这已经不是保镖和劫镖的问题了,他本身就是一个准备劫镖的强人。只是倭国的人一出现,不论是强盗还是响马子都自觉的站到了某一边了。

  二点零版进三笑道:“你等中华武人,勇于私斗,怯于战阵。此刻已是强弩之末。不是我麾下两员大将的敌手。不若就将鲜血献与天照大神吧。”

  伐伐轻声道:“目标已经确定,行动!”属下那些黑衣人即刻射出手中短弩箭,随即投掷出腰间短斧。“噗噗”的声音发出。二点零版进三也是久经漂泊的亡国太子,知道是遇到军队了。武藏.克井竭力挥舞着长刀。还在格挡着源源不断的弩箭,服部,阿泽已经没有气息了---那一阵短斧就是直奔他而去的。


  武林中人算是明白了军队的可怕,统一的行动。高效的指挥,预期的方案。一出手就有效。不是几个武人能抗衡的。二点零版进三奸笑着说:“诸君,下回再见了。”往地上砸了一个圆球,乎得浓烟升起来。包裹住了他两人的身形。倭人撤退的时候常常使用这一招,相传是来自于忍术秘传。若等浓烟散去,人也都不见了。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7 10:22
刚刚连贯的看完。。。平静下心情。。。。。
期待更新。。




----------------------------------------------
水深 情真
登记加入灌水专区水手:
http://bbs.voc.com.cn/topic-4818802-1-1.html
YY频道:64273880
快乐一生,水手友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7 16:32
  伐伐面不改色。数名军士举手就投出一张巨大的网子,便将整个烟雾完全笼罩住。自然,网子一缩之下就被烟雾吞噬了。军士们接着投出火油,硝酸等物。顿时大火汹汹燃起,驱散了烟雾。露出网中的两个人。正是二点零版进三和武藏.克井。他们早已经没有镇定表情,两张熏得漆黑的脸上满是惶恐!

  年轻的南部丛林军一级统领自嘲:“说到放火,可能我们南部丛林军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了。”军士们隔着大网不断的发射着短弩箭,将两个倭寇射的和刺猬相似。最后把人拖出来斩下头颅仔细辨认。继而敷上石灰,便于保存。


  这样雷霆迅疾的手段看得大家都是浑身冷汗,一条草老江湖抢先就说道:“珠子便送与诸位军爷了。多谢军爷拔刀相助,理当重重酬谢!”这位见多识广的老江湖只怕这些人也是来劫镖的,军人劫镖之后只怕还要灭口。抢先说送出红货,好救得大家。

  即时众人没有受伤,面对这进退有序分配合理的军人团队只怕也是要落荒而逃的。

  伐伐向着大家拱拱手:“诸位请不用惊讶,我是南部军一级统领伐伐。受命诛杀在逃倭寇。珠子和我们没有关系。我这里有伤药和绷带可以提供。各位要打要杀可以继续了。”

  E夜情人愤怒得说道:“有没有搞错,你们不是军队吗?不帮手?”

  伐伐笑道:“各位是民斗,有捕头衙役来处理。倭寇伤人我们还能勉强管管,民众斗殴我们军队不好管。越权了啊。我们是国家养着的军队,所以提供伤药是可以的。”

  镖头们没有再次埋怨,是因为手脚利落的军士们迅速的开始包扎大家的伤口。包括镖头的,劫镖的。用伐伐的话来说这是在帮助平民,是军队可以做的。一条草总算放心了,把珠子都收起来。他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到底是哪里不对?他也想不明白。

  海沟也被抬到桌子上开始包扎,大声喊道:“我们镖局其实是个诱饵,对吗?我们就是用来吸引这些倭寇的诱饵?从头到尾就是一场大骗局!珠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算到那些倭寇一定会来劫镖的!我们草草镖局就是一颗棋子!可笑的弃子,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你们这么便利的对付几个倭寇诛杀手段,早已经操练过很多遍了吧。”

  全场都安静下来,安静。不是风雨欲来的安静,一股沮丧的情绪弥漫开来。

  伐伐的脸上肌肉抽动着:“我们也是棋子,我们军队就应该是棋子。但是这个计划并非我定下的...你的伤口很棘手啊。要先缝合肠子,清洗腹腔。把肠子再放进去。”

  海沟苦笑了一下,也许算是和解了:“你看还有救吗?”

  “也许吧,我也不知道。尽人事,凭天命了。”

  “你很会安慰人呢!”

  “我不是职业医生!”

  有些人只要一接触,就会莫名其妙的熟起来。这大概就是常说的倾盖如故了吧?这是海沟晕过去前,最后的想法......








  在江湖的传说中,一般受伤没有死的。在下一次就能满状态的出现。至少海沟以前就是这样想的,于是他的世界观被颠覆了。此刻他也终于在昏迷中醒来,满头大汗。这是外伤以后的必然结果-----发高烧。海沟烧到很高的温度,至少来看病的大夫是这样说的。至于还有没有救,这个医生并没有做正面的回答。

  医生是职业的医生,因为海沟已经被运回了草草镖局。住的房子比以前要大,要宽敞。午后的阳光从窗子外面照进来,暖洋洋的。屋子里面药味很重,大部分是从海沟身上散发出来的。熏得整个屋子里面连一只苍蝇也没有。服侍他的小丫头在趴在桌子上打盹。整个世界无比的清静,似乎!

  海沟艰难的用干枯的嗓子发出单一的“嗯,嗯”的声音,这声音非常小。还是惊动了那个小丫头,她先是吃了一惊。然后跳了起来。


  不久一条草总镖头快速的赶到了,

[本帖最后由 海沟 于 2013-1-18 17:26 编辑]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7 17:32
期待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8 09:07
原来是连载的,有时间从头到尾慢慢仔细看一遍,真的很精彩!




----------------------------------------------
想离开就离开吧,我没关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3 17:45
  养伤的日子是分外难过,小时候海沟从树上摔下来也曾经在床上躺过几天。那时候就觉得人生最难熬的日子就是躺在床上什么都不能做。这次伤得比上回要重得多,医生直接就是宣布最快半年。最慢...最慢也许就不用起来了。特别是前几天,人总是在发烧。烧的迷迷糊糊地,又像是睡着了。可是很累。身上总是汗腻腻的。

  熬过几天,开始饿了。钻心的饿!!!饿到想把自己的手都吃了。但是什么也不能吃,除非肠子先长好。否则是东西无疑是一个悲剧。海沟总算有很多时间考虑自己的身体了。没有东西吃,要考自己身体里面的力量先把肠子长好!流了那么多的血后,身体是不是还有那个潜力?

  这个疑问终于被一个屁解答了。到了有屁放的时候表示终于可以吃东西了。送上来的稀粥和海沟一直盼望的烧鸡很有一些差距。医生这是才肯定这条命可以保住了。


  一条草也总会抽出时间来看看海沟,回答这位新人不断的愚蠢的问题!

  “总镖头,你那有什么仙丹名药什么的。也给我来一颗吧?少林大还丹?千年人参?对,就是一吃下去,再盘着腿,打个坐。一晚就好的药!有没有?别小气,送一颗吧!”这位新出炉的镖头怎么也不肯相信江湖中经常传说的灵丹妙药就真的只是一个传说。



  江湖上的却有了传说,就是这位新人的传说。

  既然是传说,就一定会有失实的地方。传着传着就会变得匪夷所思了。最新的传说就是这位海沟“侠少”镖头力敌多位劫镖强人。最后一招杀死了名震江湖的“黄山三友”。事实上论功夫海沟一个也弄不过。草草镖局自然也不会出头解释。有这么威的镖头坐镇草草镖局,大家也都更加信任了。东西不就更加稳当了嘛!虽然这位威风八面的镖头还在床上躺着,不停地喝着粥。还有数不清的药水......镖局的生意又增加了好几倍,这倒是不争的事实!一条草也同时宣布海沟的薪水翻翻了。


  




----------------------------------------------
1.此ID系马甲
2.用户为一陀屎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7370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