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32525个阅读者,31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2-11-28 01:14

[原创]致命偷腥后传:《致命救赎》



知名头星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致命偷腥后传:致命救赎


  文/知名头星


  1.

  光棍节那天,瘟猪给我打电话,祝我“节日快乐”,然后照例把我狠狠地损了一顿,再“依旧”搬出温月往我心口捅上一刀:“怎么,还在等你那个虚无缥缈的温月?”
  四年来,这样的话我已经听了无数遍,耳朵都快磨出茧子来了,所以也不以为意。想想时间过得也真够快的,不知不觉,都已经过去四年了,也就是说,温月已经走了四年了。四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是谁能知道,在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我过着怎样猪狗不如的生活!
  我依然记得温月临走时强颜欢笑对我说的那句话:“没事,不用为我担心,我会尽快处理完一切,然后尽快回来的!”
  “尽快”?尽快有多快?一天?两天?一年?两年?都不是,四年过去了,温月还是音信全无。早知如此,我当初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温月跟着方子麓走的,哪怕当时我们的境况再危险,哪怕温月说的理由再充分,我都不会撒手。然而,谁也没有先知先觉的能力,所以温月到底还是与方子麓一道走了。
  其实这四年里,我也没少到处打听温月,可是始终没有一点讯息。温月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音讯。

  四年光景,这座城市的面貌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身边的人与物,也早已大别昔日。黎水和秦孜米“有情人终成眷属”,已于两年前完婚,如今正戒烟戒酒着手准备“造人”。瘟猪的设计工作室做得风生水起,头两年便赚了不少钱,但是这厮还不满足,头脑一热又进军餐饮业,与几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火锅店,没想到生意居然也火得不行,如今他是设计餐饮两头赚,整天开着他那辆奥迪TT,携着他那个叫马玛的记者女友满大街乱转,问他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他总摇头晃脑,说:“不知道,或许两年后,或许三年后,总之,等玩够了再说吧!”虽然他那个记者女友很会处事,人也长得漂亮,但我总觉得她的名字有点怪怪的,马玛,马玛,叫起来好像是叫“妈妈”一样,太不爽了,所以平时我们还是叫她“小马”。与他们两个相比,我的生活幸福指数就低得多了,甚至还无法与“幸福”挂上钩,且不说这些年我一直在等着温月,孤家寡人一个,缺少爱情的滋润,就连事业和生活,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去年初和两个朋友一起弄了家广告公司,虽然暂时结束了替人打工的生涯,但是这两年广告也不好做,业务不多,而且收款费劲,公司并无多大起色,只能勉强支撑。另外,我前年底凑钱在三环边按揭了一套房子,现在每月都要还贷两千多,加上业务需要又买了辆车代步,所以日子过得有点紧巴。因此,每每瘟猪在我这里和他的女友秀恩爱的时候,我总觉得心里泛酸。你说都是人,为何别人混得那么好,我却混得这么惨!
  还有一个人,始终是我心头的一个痛,那就是……林韶。虽然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但是每当我想起林韶,想起曾经和她在一起的那些往事,我的心就莫名地痛,有时甚至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唉,要不是因为我,她怎么可能遭遇那种罪?她怎么可能一直不肯见我?后来据老黄说,林韶终究还是没有和区志远在一起,但是却因为长期抑郁,后来不得不去看心理医生,还接受了将近一年的药物治疗。那段时间,我无数次去找她,试图和她好好谈谈,可她一次都没有见过。只有一次,我远远地看到她呆呆地站在她们家的阳台上,羸弱娇小的身躯在夕阳里显得格外的落寞与凄清,看得我的心都碎了。再后来,林韶被她父亲送出了国,从此一去不返,无音无信。很多个不眠之夜,我都对自己说:星星,是你毁了林韶,你罪不可恕。

  有人说,人一辈子,要遇上三个人:一个你爱的人,一个爱你的人,一个和你度过一生的人。只是有的人比较幸运,遇到的这“三个人”是同一个人,而有的人不那么幸运,三个人都是不同的人,所以他就得经历更多的不幸。
  就我而言,我这辈子要遇上的“三个人”应该不是同一个人了。那个爱我的林韶已经为我所伤远在他国,而我最爱的人那个人温月,至今依然不知所踪,谁知道还有没有可能和我“共度一生”?瘟猪不止一次地劝我忘了温月,另外再找一个,他说,这样毫无结局的等待,无疑是一种浪费青春浪费“荷尔蒙”,没有半点意义。就连黎水也这样对我说:“星星,你都等着这么多年了,也算对得起她了,可是这样等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也许你们俩注定了有缘无分,还是算了吧!”
  还有那些不了解情况的人看到我一直没谈女朋友,都觉得很奇怪:星星,你为什么不交个女朋友呀?难道你不觉得寂寞?难道你就不想拥有爱情拥有一个知冷知热的人在身边和你一起度过漫漫长夜?
  过去的四年里,也有好几个女孩或明或暗地向我表示,要和我“处朋友”,但都无一例外地被我给婉拒了,为此还有人怀疑我是同性恋呢。
  其实,我也知道,他们说得有道理,可是在心里,一直没有泯灭对温月的期待。我相信,温月不会让我一直这么等下去,总有一天,她还会出现在我面前,回到我的生活里来。所以,我不能背叛我们的感情,背叛等待她的承诺。哪怕是再等四年,再等十年,我还是无怨无悔。
  

本帖助威记录

闪烁滴梦幻 +1
此帖让人眼前一亮,读完神清气爽,豁然开朗!腰不酸了,腿不痛了。真带劲!
2013-10-20 15:49:00
总计:魅力1点 助威1查看所有助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8 01:20
  时隔四年,再续前文。其中滋味,千言万语不能表。只想对千千万万曾经关注过《致命偷腥》、关注过韩星星、温月、林韶等人命运并期待后续的朋友们说一声: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
  在此,星星郑重承诺:用心作文,以报大家的支持与多年的期待!
  也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星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8 20:07

原帖由 知名头星 于 2012-11-28 01:20 发表
  时隔四年,再续前文。其中滋味,千言万语不能表。只想对千千万万曾经关注过《致命偷腥》、关注过韩星星、温月、林韶等人命运并期待后续的朋友们说一声: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
  在此,星星郑重承诺:用心作文,以报大家的支持与多年的期待!
  也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星星!!


有时间,我会去看看这部小说的,也期待楼主更多的佳作。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8 21:51
谢谢紫梦花开 !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8 21:52
  2.

  和瘟猪的通话才结束,我办公室的门便被策划员小赵敲开了。小赵探了个脑袋进来,说:“韩总监,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吧?”
  我抬腕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过五分,与天耶集团约的三点半差不了多少了,于是点点头,对小赵说:“好,你把东西都带好,叫上小陈,我马上就来!”
  简单收拾之后,我先到老魏的办公室,告诉他我们准备去天耶集团那边。老魏冲我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又挥挥手,说:“去吧!”
  老魏本名魏泽先,三十多岁,是公司最大的股东,我们手头上的业务基本上都是他的关系,因此,他挂的是总经理的职位。而我负责策划创意这一块,挂了个“策划总监”,另一个股东王文亿是做平面设计出身的,则挂“设计总监”。由于我们尚在创业阶段,业务又不多,所以公司规模很小,除了我们三个人之外,也就只有策划小赵、设计小陈、财务林姐、行政小周,一共七个人而已。
  天耶集团是我们一个比较重要的客户,我们现在主要负责他们正在开发的一个楼盘的广告。其实这单业务接下来也不过才一个多月,只是按计划楼盘项目将于下个月中旬开盘,所以这段时间要做的事情很多。这一次我和小赵就是要过去见他们的营销副总,确定一下开盘的方案以及相关的一些平面设计稿。
  上了电梯,我从小赵手里拿过打印的设计稿浏览了一下,说:“修改之后感觉好多了嘛!”
  小赵说:“韩总监,我总觉得天耶那个商总有点……”
  我抬眼看着小赵:“有点什么?”
  小赵撇着嘴,想了想,微微摇头,说:“怎么说呢,有点怪怪的,不太好沟通!”
  我笑了笑,说:“你也别太敏感,你想嘛,人家那么年轻,那么漂亮,又那么能干,肯定就有点高傲,不太容易接近,这都是很正常的!”我回头看了小陈一下,又说:“你说是不是,小陈?”
  小陈点点头,说:“没错,我要是有她那么好的条件,肯定也很高傲!”
  小赵用鼻子轻轻哼了一声,说:“你们这些女的,就是……”
  小陈未等他说完,便打断道:“哎,哎,你怎么又来了,你是不是见不得女人能干呀?”
  小赵还想辩说,正好电梯已经到了负一楼,我于是说道:“好了,都别说了,走吧!”

  小赵说得没错,天耶集团的营销副总商雅确实不好对付,就连老魏那么圆滑老练能说会道的人,也没少在她那里吃到苦头。有次在会上,她还戗得老魏差点下不来台,过后老魏很是愤愤不已,私下恨恨地对我说:“有机会一定把这小娘子给办了,看她在老子的身子下面还能有多嚣张!”
  但是不知为何,商雅对我还算比较客气。无论是会上还是私底下,都没有让我难受。这一点很让老魏和王文亿感到不平,王文亿困惑地说:“如果要说长得帅的话,那星星你肯定没法和我比了,可是为什么商雅那娘们就独独对你比较好呢?真是让人想不通嘛!”我唯有摊开双手,耸耸肩道:“那只能说明韩某人比较随和,没有你们那么油滑与张扬,所以她犯不着和我过不去嘛!再说了,我所做的,所说的,也没有哪里不对,激不起矛盾呀!”王文亿摇摇头,若有所思地说:“不对!我看问题的关键在于,你还是光棍一条,不像我们,要么已经结婚,要么也是有女朋友的!我估计呀,这小娘们八成是看上你了,准备把你给吃了呢!”我笑着反问他:“你觉得可能吗?人家那么好的条件,凭什么看上我?正如你所说的,我长得又不帅,又没钱!”王文亿说:“那可不一定,谁规定了白富美就不能喜欢穷小子!”王文亿的话让我忽然间想起了温月,我没有再辩解下去,而是选择了沉默。
  不过,纵是如此,老魏和王文亿那天都“郑重”表态:今后天耶集团那边,确切地说,是商雅那里,“所有事务全权交给我”,他们能不去就不去!
  结果一个多星期以来,他们还真的就不再去见商雅了。有什么事情全让我出面,实在需要的话,就让我带上小赵和小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9 19:03
加油。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29 22:02
  街上充斥着“光棍节”的浓重味道。到处都是“光棍节活动”、“脱光宣言”之类的大幅广告,很多店铺橱窗上也纷纷打出各种“光棍节大酬宾”的优惠海报。我甚是感叹,这年头连光棍都过上了自己的“节”,真不知是悲哀还是什么!
  来到商雅的办公室,发现她今天穿得有点味道,白色的休闲衬衣,套上时尚简约的黑色皮式小西装,端庄之余又透着性感。尤其是她将一头长发盘起,露出精致的耳环和白皙的颈更显得风姿绰约。
  还未落座,小陈便说了一句:“商总今天穿得可真漂亮!”也不知她这是恭维还是由衷之言,反正商雅听了很高兴,笑道:“谢谢!今天是周末,加班,不用穿得太正式!再说了,过节了嘛!”
  小陈说:“哟,商总,你也过节呀?”
  商雅用手掩着嘴哈哈笑了两声,反问道:“怎么?不可以吗?”接着,她指着墙边的沙发,说道:“坐,坐,你们坐!”
  我们依次坐下,商雅也从大班台后面走过来,坐到我们留给她的单人沙发上,面带微笑地说:“今天是周末,还让你们跑过来,真是不好意思了!”
  我连忙说:“没关系,对我们来说,加班是再正常不过了!”
  方案讨论结束、该定的稿都定之后,我正想提出告辞,商雅却说还有点事要跟我说,让小陈和小赵先走。我只好对小赵说:“那你们就先打车回去吧!”
  小陈和小赵走后,我们重新坐好。我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问道:“不知商总还有什么事?”
  商雅轻轻咳了一下,盯着我道:“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他们公司准备做一本宣传画册,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
  “哦,原来这样呀,”我忽然觉得有点失落,本以为她要跟我说什么重要的事呢,没想到却是这事,不过我嘴上还是带着笑道:“没问题,没问题!”
  商雅点点头,道:“好,既然这样,我们一会过去看看,行不行?”
  我连声说:“行,行,行!”
  商雅说:“那你等我一下,我先打个电话!”
  说着,商雅拿起手机,走到窗边打了个电话。
  我漫不经心地看着商雅转身而去的背影。说实话,商雅长得真是漂亮,身材又好,尤其是今天这一身装束,更展现了她那两条性感美丽的长腿以及婀娜的身姿。我下意识地想起王文亿说过的那些话,不由暗自觉得好笑。
  商雅打完电话,又走回我跟前,道:“好了,我们走吧!”

  我和商雅并肩走着,隐隐可闻她身上散发出阵阵淡淡的香气。这气味让我不由得想起了温月。虽然这种香气和温月身上的气息并不相同,但是呼吸着这种香气,仍让我有种恍若梦中的感觉。
  或许可以这样说,商雅和温月是同一种类型的人,和商雅靠近,似乎隐隐可以使我找到一点点和温月在一起的那种感觉。
  在我印象中,我还是第一次和商雅距离这样近。
  到了负一楼,走出电梯,商雅忽然问我:“韩总监,你女朋友是干什么的呢?”
  我一愣,不知道她此话有何意味。但我还是很快就摇摇头,笑着说:“我,我没有女朋友!”
  “哦?真的假的?”商雅停下脚步,俏皮地冲我扬扬眉头,表现得非常乖巧。
  我目瞪口呆,想不到平日看起来高傲冷艳的商雅居然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商雅又玩味地轻咬着下嘴唇,说道:“那意思就是说,我们今天可以一起过节咯?”
  我怔了,但随即想到商雅毕竟是我们重要的客户,况且她现在又准备给我们介绍业务,没理由逆她的意,于是故作轻松地抽抽鼻子,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当然没意见!”
  “OK!就这么定了!”商雅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一副邻家女孩的顽皮模样。
  可我却被她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吓得不轻。到底什么情况?怎么商雅突然像换了个人似的?不过,说来也奇怪,我心里也莫名地涌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2-11-30 16:08  金钱  +15   好文章
王大三   2012-11-30 16:08  魅力  +1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1-30 16:09
  又见头星兄的好文来临,不胜欣喜,拜读不及,实属兴奋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 00:26
等待更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3 22:40
谢谢大三兄加精!谢谢fnjier 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3 22:41
  4

  我正要去找自己的车,却听到商雅说:“你坐我的车一起走吧!”
  我点点头。心想这样也好,否则开着我那破车,我还真不好意思跟在她后面呢。虽然我还不知道商雅开的什么车,不过想想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果然,商雅拿出钥匙摁了一下,只听到前头一辆奥迪Q5应声而响。
  我立刻感觉矮了她三分。适才心里刚涌起的那种异样感觉瞬间荡然无存。
  商雅笑着对我说:“要不你来开吧?”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我半开玩笑地说:“算了,还是你开吧。这么好的车,我还没摸过呢,生怕一不小心开到沟里去,那可就麻烦大了!”
  商雅吃吃笑道:“哪有那么夸张,车子嘛,都一样!不过你不想开就算了。”说着,她自己坐到驾驶座上了。
  坐在商雅的旁边,我不由想起了当年坐在温月车上的情景。真是见鬼了,今天和商雅在一起,我居然频频想起温月。想到痛处,我忍不住长叹一声。
  “怎么啦?”商雅侧过脸看了我一眼,问道:“好端端地怎么叹起气来了?”
  我苦笑着说:“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
  商雅笑着问道:“想起你的女朋友了吧?”
  我笑了笑,不置对否。
  商雅又说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是有女朋友的,只不过你们可能吵架了,对不对?”
  我用手捂着嘴巴,又叹了一下,顿了顿,说道:“如果我们能有机会在一起吵架就好了!”
  “哦?怎么啦?”
  我无奈地摇着头,说:“我都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唉,都已经四年了,她还是一点音信都没有!”
  “是吗?怎么回事呢?”商雅好奇地问道。
  我双眼泛潮,好半天才说:“一言难尽呀!算了,不说了,还是说说你吧!”
  “说我?!”
  “哦,对不起,”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恍惚间失言了,连忙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
  看到我如此局促不安,商雅却笑了。她说:“你别紧张,我知道你没别的意思,话说回来,其实说说我的事也没什么嘛!”她抽了抽鼻子,换了一种更为轻快的语调说道:“怎么说呢,唉,我也用不着瞒你,我以前结过婚,不过已经离了,现在是一个人!”
  我愈加不安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商雅说:“怎么,不相信?”
  我略感尴尬,只好说道:“也不是,只是觉得你这么年轻,不像结过婚的,再说了,你条件这么好,我看那个人是瞎了眼了,居然还会跟你离婚!”
  商雅咯咯笑道:“想不到你还挺会说的!好,我爱听!”
  我稍稍舒了口气,说:“商总,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商雅说:“不过,有个事情,我想跟你说说,就是在这种场合,能不能别叫我商总?听起来感觉挺见外的。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或者像我朋友一样,叫我小雅!”
  我看着她,想了想,说:“那我就叫你……小雅吧!”
  “小雅就小雅,什么小雅吧,听起来像是小哑巴一样!”商雅白了我一眼。
  我忍不住笑了,连连点头,说:“好好好,不是小哑巴,是小雅,小雅!”
  商雅甜甜一笑:“这就对了嘛!”
  接着,她又说:“那我也不叫你韩总监了,叫你星星,可以吗?”
  “可以,可以!”我一边说着,一边多看了商雅两眼。我真没想到,这个商雅,竟然有如此一面,和平时在办公室里的那个商雅简直是判若两人。

  不知不觉中,车子已经开到了城西一个新修好的商业广场。商雅将车停在商业广场旁的露天停车场上,然后对我说:“一会见了我那朋友,你先别着急问她画册的事,今天大家也就见见面,一起吃个饭!记住,千万别问,她那人很怪,你要是主动问了反而不好!”
  我暗觉奇怪,却也不好多问,只得点点头。
  商雅又俏皮地用食指指着我,说:“还有呀,先前你可是答应了今天陪我过节的啊,不许反悔!一会吃完饭以后你得挺我的安排!”
  “行,没问题!”我回答得很干脆。我心想,过就过呗,难道我还怕你把我吃了不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6 02:54
  5

  这个商业广场虽然才建成开张不久,但是进驻了很多品牌商家,包括百货、电器、餐饮、休闲、娱乐等。这里也成了一个新的时尚阵地,人气非常旺。特别是像瘟猪这种有俩钱的小烧包,更是一天到晚喜欢猫在这种地方,购物喝咖啡看电影什么的,好像只有置身于此才能契合他小资的身份。前些天他也曾在楼上的一家颇具特色的中餐馆请我和黎水吃饭。巧的是,商雅正好带我去瘟猪请我们吃饭的那家餐馆。
  商雅将我带到一间包房,一进门我便看到包房里坐着一个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女子。不但长得漂亮,而且穿着打扮非常华贵,从上到下皆是名牌。
  “你们来啦?”她起身笑吟吟地对我们说道。
  商雅一边将外套脱下来,挂到衣服架子上,一边对女子说:“等久了吧?”
  女子说:“没有,我也刚到。”
  商雅说:“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叶烟,树叶的叶,香烟的烟,平时我们都叫她叶子!”又指着我说:“这就是我先前跟你说过的,韩星星!”
  我和叶烟相互点头致意,并礼节性握了一下手。然后分别坐下。

  这家餐馆的菜做得很精致,叶烟点了很多菜,每一道都做得很有特色,摆在桌子上,更像是艺术品。味道也挺好的。只是这样的场合,我多少感到有些拘束。本来我和商雅也不是太熟,更何况又多了一个叶烟,气氛显得更沉闷了。而且我们只是随意聊些无关痒痛的话题,多说一句少说一句也没多大关系,更多的时候我只是充当听众,听着她们说。当然,我也没敢提及画册那档子事,毕竟先前商雅特意嘱咐过的。
  大约吃了半个多小时,叶烟接了一个电话之后,便说有事得先走了,遂起身匆匆离去。
  商雅对我耸耸肩,吐吐舌头,说:“她这人就这样,什么事都是风风火火的,由她去吧,没关系,我们吃我们的!”
  我说:“其实我也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商雅说:“不是吧,你一个大男人,饭量这么小?是不是在我们面前不好意思呀?”
  我说:“没有啦,我本来就吃不了多少,这两年饭量急剧下降,已非当年可比。想当年,我可是名副其实的‘饭扫光’,一个人能吃半桌子菜呢!”
  商雅呵呵笑道:“饭扫光这个称谓好,可惜现在不能目睹你当年的风采了!”
  我也笑了,说:“算了,还是不见为妙,那架势,完全是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模样,要多丢人有多丢人!”
  正说着,我的电话忽然响了,拿出手机一看,是瘟猪打来的。我下意识地瞟了商雅一言,接通电话,低声说道:“喂,什么事?”
  “你在哪呢?快过来,给你介绍一妞,陪你过节!”瘟猪的嗓门很大,声音透过手机,连坐在旁边的商雅也能听得到。我感到有点窘迫,忙说:“我正吃饭呢,你要没什么事我先挂了!”说着,我立马挂机。
  我将手机放在饭桌上,然后像做贼一般略感心虚地微微抬头看商雅。却发现她正一脸坏笑地看着我。我不好意思地说:“没事,没事,是我一哥们,就爱跟我开玩笑!”
  商雅终于忍不住咯咯地笑起来,说:“你脸红什么呀?”
  我摸摸脸颊,果然有点烫,嘴里却说:“有吗?我脸红了吗?”
  商雅笑得愈加厉害了,说:“星星,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这么逗!”
  我岔开话题,道:“哎,对了,你那朋友,叶烟,她到底什么来头?”
  商雅故意干咳一声,说道:“怎么,看上她了?”
  “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呢!”我拼命摇头:“我什么层次,她什么层次!给人家拎包还不够格呢!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商雅笑笑,道:“你也用不着这么自卑,其实她也没有那么高不可攀,虽然有时候脾气怪了点,但总的来说还是挺不错的。而且我告诉你吧,她还没有男朋友呢!怎么样,动心没有?要不要我帮你?”
  我连忙摆手:“行啦,你别开我的玩笑了!”
  商雅止住笑,拿起筷子夹了一根菜送到嘴里,慢慢咀嚼,直到咽下肚子,这才慢慢抬起眼眸,轻声问我:“对了,能说说你女朋友的事吗?为什么你说你几年都没有她的音信呢?”
  听到她提起温月,我的心莫名地疼了一下。那一天的事,仿佛电影一般,又从我眼前飘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6 23:52
  6

  那天,我正和温月说着话,忽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而且越来越近。我心里有些紧张,我不知道方子麓将会怎么对付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是否还能活着走出这扇门,但我心里没有丝毫恐惧,有的只是一丝淡淡的忧伤与不甘。我握着温月温暖而柔软的小手,吸了口气,不无酸楚地说:“温月,你还记得那首《假如真的再有约会》吗?”
  温月轻轻点头。
  我说:“假如可以,我一定会再认认真真地再看一遍《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再多听几遍那首歌!”
  温月嘴角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但是,不容我们再继续享受这种心碎的柔情蜜意,门便豁然洞开。接着,便听到方子麓那难听的粤式普通话响起:“狗男女,竟然在这里又搞起来啦!”
  我放开温月的手,向方子麓迎了上去:“我要跟你谈谈!”
  “跟我谈?”方子麓冷笑不已,鄙夷地看着我,脸上的肌肉一纵一纵的,说:“你算老几?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
  “我跟你谈!”温月走上来,与我并肩面对方子麓。
  方子麓瞳孔骤然收缩,盯着温月,忽然,他仰天大笑起来。
  我甚为诧异,不知方子麓为何而笑。
  但闻方子麓敛住笑,冷哼一声,阴测测地说:“温月,你跟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难道你觉得我足够仁慈,还会容忍你们两个再勾搭下去吗?”
  温月摇摇头,说:“不,我很了解你,我知道你的手段!但是,我更知道什么对你才是最重要的!你可以将我们两个全都做掉,也可以将那些人一并做掉,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倘若你真这样做,你的日子也绝不会好过!”
  “你威胁我?”方子麓冷冷地说道。
  “我威胁得了你吗?”温月轻轻哼了一下,道:“落在你手里,我还敢威胁你吗?只是你别忘了,倘若我失踪了,对你绝不会有什么好处的,别的不说,到时候你老头追问起来,你怎么说?你觉得他会不会查下去?你说,以他的智慧和能力,会查到些什么呢?万一,你的那些好事传到他耳朵里,他还会不会将你列为第一继承人呢?你说……”
  方子麓脸色瞬间三变,连忙做了个手势打断温月:“你不用再说了!”
  想了想,他又说道:“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跟你谈谈!”
  温月笑了笑,说:“好,那走吧。”
  方子麓目光转向我,脸上又现怒色,恶狠狠地对我说:“你小子给我等着!回头再跟你算账!”
  说着,他转身走了出去。
  温月轻轻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道:“放心,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你稍安勿躁,我很快回来!”
  我点点头,反手握住温月的小手,苦笑着说:“对不起,为了我,让你受苦了!”
  温月没再说什么,只是对我微微一笑,便缓缓走出去,临出门前,她又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的心忽然空了,彷佛温月一旦踏出这个门,就再也回不来了似的。
  我在焦虑中等待着,每过去一个分钟,我的心便沉重一分。如许等了约莫四五个小时,仍不见温月返回。我心里生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忍不住对着门外大声喊:“有人吗?有人吗?”
  很快,先前将我绑来的那个络腮胡子进来了。
  “你叫什么呢?活得不耐烦啦?!”络腮胡子瞪大眼睛,凶神恶煞地喝道。
  我全无惧色,大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温月还不回来?!”
  络腮胡子瞪着我,不耐烦地说:“我怎么知道!我告诉你,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地呆着,否则有你好受的!”
  我想想也是,这家伙只不过是一个为钱卖命的小卒而已,问他也是白搭。
  我颓然地坐到地上,无奈地继续等下去。
  过了很长时间,才听到有人把络腮胡子叫去。又过一会,络腮胡子回来了,让我跟着他走。一开始我并不依他,想等到温月一起。可是他根本不给我机会,将我双手反剪,用绳子绑上,又拿眼罩蒙上我的双眼,然后和另外一个人连推带踢地把我弄上一辆车,再送回市区。停车后,络腮大汉恶狠狠地对我说说:“你小子最好老实点,别捅什么篓子,否则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心有不甘,问道:“温月呢?到底怎么样了?”
  络腮大汉一边给我解开绳子,一边说:“我不知道,你自己等着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7 00:06
时隔一年看见了,还是那么的熟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8 02:04
谢谢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8 17:33
  7

  可我没想到,我一直等了四年,也没有温月的消息。有时候我甚至想,难道温月已经遭遇不测了吗?那个方子麓到底没有放过她吗?可是,如果温月真出什么事,为什么方子麓没来找我的麻烦?依照他的脾气,不可能饶了我呀!毕竟我曾听说,那个当初另我万分头疼的无耻的马植,后来离奇的“失踪”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当然,和他一道“失踪”的,还有蓝天奇一干人等。虽然我不敢断定他们的“失踪”和方子麓有关,但是确实有这种可能,而且是太有可能了!
  想到这些,我不由喟然长叹。
  “怎么啦?想起伤心的往事了?”商雅问道:“需不需要来瓶酒呀?”
  我摇摇头,说:“算了,不必了。再说了,你还要开车,不能喝酒,我一个人喝肯定会觉得更郁闷!”
  商雅嘟着小嘴,说:“你要是觉得一个人喝着闷,我也可以陪你喝呀,大不了叫人代驾嘛!”
  我略带感激地盯着她,说:“还是不要了。”说实话,以前没单独和商雅在一起呆过,所以对她也不了解,不过今天相处下来,我觉得她还挺善解人意的,也没有先前那种“高傲”、“冷艳”的感觉了。
  “不喝就不喝吧,不过你能说说你和她的事吗?我挺好奇的!”商雅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可我实在不想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沉思片刻,轻轻摇头,说:“对不起,我不想提这事,至少现在不想。”
  商雅一脸失望,说:“唉,那我也不勉强你!不过,”她面色一改,眉毛扬起,说道:“你觉得这么等下去有意义吗?或者说,你觉得你会等到她吗?”
  我叹息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回来,还能不能回来,只是,只是……我……怎么说呢,我就是不愿意相信,她回不来了,我最终还是失去她了……你不知道,我们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好不容易终于有机会在一起了,可是……唉!”
  我痛苦地闭上眼睛,半晌,才又慢慢睁开,接着说道:“这四年对于我来说,每一天都是痛苦的煎熬,我深深体会到思念一个人的揪心滋味,最重要的是,你根本不知道自己这种思念何时是个头!我也曾试图劝自己忘掉她,重新去找一个人,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可是,可是我真的做不到!不管怎么样,我不能违背我们当初的约定,我说的,我会等她的,而且她也说过,她会回来的!”
  商雅听了直摇头,说:“星星,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痴情!不过我还是要劝你,人生苦短,你不应该再这么无休无止地蹉跎岁月,你想想看,你已经等了她四年,也算对得起她,对得起你们当初的约定了!你总不可能傻等一辈子吧!再说了,就算你能等,你的父母,你的家人,他们愿意看到你这么一直单着,不结婚,不生孩子?”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身边的朋友都这样劝我,而且这两年我父母确实也希望我能找个人结婚,毕竟我也是年近三十的人了!就连我的弟弟,现在都已经准备结婚了!所以……唉,可我就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其实你真不该活得这么累,这么压抑!真的,你只要看得远一点,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你就会发现,前面还有很多美丽的风景,而你的人生是不应该错过这些风景的!”
  “可我现在哪有心情再去欣赏那些风景?”
  “没错呀,你现在之所以没有心情,是因为你还活在一个尘封的世界里,你不愿意打开你心灵的窗口,所以你根本无意去发现,去欣赏窗外的风景!”
  我默然了,没有再辩白下去。
  “好了,你也不要多想了!”商雅说道:“这么吧,反正今天说好了你陪我过节,一会我们找个地方唱歌怎么样?把内心的所有不快都吼出来,唱出来!”
  我想了想,默默地点点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紫梦花开   2012-12-8 19:47  金钱  +10   好文章
紫梦花开   2012-12-8 19:47  魅力  +1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8 19:47
欣赏,支持,期待后续的精彩。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9 15:22
谢谢,谢谢紫梦花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9 15:23
  8

  走出商业广场,看到天色尚早,商雅便对我说:“现在还早,要不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去看看一个人吧!”
  我说:“好啊!”却暗自嘀咕:商雅会带我去见谁呢?
  上车之后,商雅径直往西郊驶去。东拐西弯,走了很多条小巷,终于到了一个老旧的小区。商雅将车开进小区里,然后在一栋年代很久远的老楼面前停了下来。
  “下车吧,还愣着干嘛?”商雅说着,自己先下车了。
  我心里满是疑惑:商雅怎么会带我到这种地方?这地方能有什么人值得带我来见?我却也不好多问,只得跟在她的后面。
  商雅将后备厢打开,然后对我说:“来,帮忙把这箱东西抱上!”
  我走上前去,看到后备厢里放着一个封好的纸箱子,忍不住问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呀?”
  “就一些生活用品!”商雅说道:“不是很重!”
  我只好探着身体去抱出纸箱子。箱子不沉,而且体积也不大,所以没怎么费劲。

  商雅将我领到三楼一户人家门口,示意我先把箱子放下,这才轻轻敲了两下门。
  “谁呀?”房子里面传来一个老太婆的声音。
  “张婆,是我,小雅!”商雅应道。
  门打开了,一个满脸皱纹、弓着身子的老太婆出现在我们面前。她一见到商雅,立刻笑开了颜,拉着商雅的手,说道:“小雅,是你呀,怎么今天有时间来看看我这个老太婆呢?”
  商雅指着放在地上的纸箱子,说:“张婆,我给您带了点东西!”
  张婆故意板着脸,说:“嘿,来就来嘛,还带什么东西!”
  “也没什么值钱的,就是一些日常生活用品,你老人家用得着!”
  “快,快进来吧!”
  我弯腰将箱子抱起来,随她们进屋,然后将箱子放在张婆所指的一张高凳子上面。
  “小雅,这是你男朋友吧?小伙子长得挺精神的!”张婆打量着我,问道。
  商雅笑了笑,说:“怎么样,您老人家给我把把关,要是觉得不行,我立刻把他休了!”
  张婆用她那双干枯的手拉住我的手,说道:“咳,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呢!我觉得这小伙子挺不错的,一看就是个厚道人,你和他交往呀,张婆放心!”
  我甚感尴尬,却不知该如何解释。但闻商雅扑哧一笑,说:“张婆,我跟你开玩笑呢,他不是我男朋友,我现在还单着呢,他只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
  张婆砸砸嘴,说:“又哄我老太婆寻开心!坐吧!你们快坐!”
  我依言坐到一个磨得黑亮的小凳子上,然后快速地扫视了一下四周。这是一个极其简陋的一居室,客厅很小,摆设也十分简单陈旧,只有一台二十六吋的液晶电视看起来相对要新一点、好一点,不过却显得和屋子里其他的物件格格不入。
  看得出来,商雅时常到这里来,而且在那张放电视的老桌子上居然还摆放着一张她和张婆合影的照片。我忍不住走上前去,拿起照片细细地看。照片应该是几年前照的,照片里的张婆没现在这么老,而商雅则比现在要年轻一些,两人依偎在一起,显得十分亲昵。
  商雅和张婆手拉手聊着天,虽是些芝麻小事,却聊得很热烈很高兴,不时发出阵阵笑声。我不清楚状况,也不好答话,只偶尔附和地笑笑。
  她们聊了约莫一个小时,商雅这才提出要走。张婆很是不舍,却也不劝我们再多呆一会,只叫我们路上小心。然后又把我们送到门外,待我们走到二楼,才听见她关门的声音。
  下楼后,才发现天已经黑透。小区里的路灯十分昏暗,气氛显得有些幽暗而阴郁。我紧束衣服,抬眼朝张婆的房子望了一下。不想这一望,脚下忽然踩空,差点摔倒在地,所幸商雅眼疾手快将我拉住。手足慌乱之间,我竟不小心碰到了商雅的酥胸,不由耳朵发热,心跳加速。不过看商雅表情,却像没事一样。我暗自舒气,眼看脚下,不敢再东张西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0 00:05
头星兄的文采真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运用的运作自如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2480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