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29837个阅读者,31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12 08:29
103.第二天,依然在忙“天耶”集团的这个项目。
“星星,下了班,咱们去吃火锅。”快下班了,老魏走进我的办公室,说到。
“行,到时候下了班一起走。”我漫不经心地答到。
下了班,我和老魏都没有开车,来到公司不远处的一家叫“老妈火锅”的火锅店,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点好菜,要了几瓶啤酒,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来,先干一杯。这段时间挺辛苦的,喝点酒,放松一下。”老魏提议到。
“干。”我和老魏碰了一下杯,没说什么,干了。
“这个项目,‘天耶’集团都没有招标就交给我们公司了,人家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的。不然,可没这么轻松。来,我敬你。”老魏又说。
“也不是全是我的功劳,要不是上一个项目,我们两家合作的比较成功,打下了基础,人家也不会轻易让我们做。我们公司虽然小,但是实力却有,并且工作态度很好。是吧?”我知道因为商雅的关系,我们公司拿到了这个项目,老魏心情也一直很高兴,今天是想感谢一下我。于是我便客套地说。
“呵呵,是的。别人给我们机会,但还得我们自身过硬。要让别人放心。”老魏接着说。
“这个项目难度比较大,又是城南,又是商业广场,是吧。”老魏有一搭没一搭地说。
“没问题,肯定能搞得很好的。”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呵呵,肯定要搞好,不能辜负别人的信任。以后争取多接一点‘天耶’的项目。”老魏笑着说。
“那是那是。”我随口附和到。
“来,喝酒。”我随手端起酒杯,和老魏碰了下,一饮而尽。
“‘天耶’集团的这个副总商雅,很难打交道,不过却很买你的账,以后你就多和他们公司联系,由你负责他们公司的业务了。呵呵。”老魏暧昧地笑着说。
“应该的应该的,只要是为了公司,在所不辞。”我装着做了多大牺牲一样说。老魏不知道商雅是因为温月,才对我不一样,老魏还以为我和商雅真有什么事样似的。
“最近肖盈怎么样?”我随口问到。
“还正常,就那样。”老魏说。
“不过这几天她生病了,在住院。”老魏接着说。
“哦,怎么啦?”我忙问到。
“也没什么,这几天她老是觉得肚子疼。去医院检查了,医生说还是因为上次娃娃流产后,造成的一些影响,输点液,吃点药,养一养,就没事了。”老魏说。
“哦。那你不去医院照顾她?”我问到。
“不用,她表妹正好在家也没什么事,天天闲的无聊,正好来照顾她。我有时间就去医院看看她。”老魏继续说。
“哦,你还是多去医院看看。女人嘛,这种时候需要自己的爱人多关心。”我说到。
“是的是的,有时间我都会去的,呵呵。”老魏尴尬地笑笑。
“来来,喝喝。”老魏举着酒杯又说。
又东扯西拉了一些,只有我们两个人,也没怎么多喝,差不多就结束了。
吃完火锅,我们又走回公司,各自开车离开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12 08:29
104.回到家,时间还早。洗漱了下,打开电视,看看有什么好看的节目。
中央3台正在放《幸福账单》,还挺有意思的,可以看看,权当放松。
正看着,电话响了。拿起手机一看,瘟猪打来的。
“喂。”我按了接听键,答到。
“在干嘛呢?”瘟猪问到。
“有必要告诉你吗?在泡妞。”我开玩笑地说到。
“你小子,注意身体。”瘟猪也毫不客气地和我开起玩笑。
“咱这国防身体,不用担心,呵呵。”我继续开玩笑到。
“呵呵,还是小心点好,千万别染上点什么病。”瘟猪笑嘻嘻地说。
“去去去,咒我,是吧?”我佯装不高兴地说。
“哈哈哈。”瘟猪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了。
“有事吗?”我正了正神色,问到。
“也没什么事,打个电话,吹下牛。”瘟猪说到。
听瘟猪这么说,知道这小子心情不错,这会儿肯定也挺闲的,不然不会打电话来闲扯。
“嗯,没事就好,就担心你和马玛有事。”想到前几天瘟猪和马玛闹得不愉快,我开玩笑地说。
“额,你这人,哪壶不开提哪壶。”瘟猪嘟噜到。
“现在你和马玛怎么样?”我正儿八经问到。
“还行。马玛肯定还是想结婚,我仔细想了想,也答应她了。”瘟猪平静地说。
“哦?这么快你就想通了?”我调笑到。
“一是马玛毕竟是女孩,这女孩年纪大了,心理压力就大了。二是我和马玛处的时间也不短了,也算非常了解了,没必要再了解下去。三是男人嘛,玩够了,也该成家了,有个家就稳定了。不可能一辈子不结婚嘛,迟早的事。是吧?”瘟猪振振有词地说。
看来瘟猪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那不错嘛,我也这样认为。其实马玛还是不错的。你要是能和马玛在一起,你不亏。呵呵。”我笑着说。
“呵呵。”瘟猪也笑了。
“那你们想好没,什么时候办?”我继续问到。
“还没定,可能就在近期。”瘟猪说。
“哦,那到时候可得热闹热闹。”我高兴地大声说。
“肯定的。”瘟猪笑到。
“你和方筱虹怎么样了?”瘟猪问到。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瘟猪。我和方筱虹现在相处的很奇怪,她热情如火,想和我进一步发展的时候,我不来电。等到我想和她进一步发展的时候,她又不接招。
“就那样,也没什么进展。”我无可奈何地说。
“你可要用点心。不要耽误别人,最终也耽误了自己。”瘟猪像个长辈样说教到。
“去去去,我知道。”我装着不屑一顾地对瘟猪说到。
“对了,黎水的事你知道吗?”瘟猪问到。
“什么事?不知道。”我心一紧,问到。
“也没什么,今天下午,黎水给我来过一个电话,说他和秦孜米吵架了。”瘟猪答到。
“哦。我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两口子吵架很正常嘛,有什么好稀奇的。以后,你和马玛也少不了。”我开玩笑到。
“你小子,就不能说点好听的。”瘟猪佯装生气到。
“呵呵。”我笑到。
我和瘟猪、黎水自从大学毕业,这么多年,相处还算不错。刚毕业那会,大家也没什么正事,基本都在一起胡混。现在事情多了,在一起的时间倒是少了。要不是上一次游乐园聚了一下,倒真的很长时间没和黎水两口子见了。
“要不什么时候再聚聚?”我向瘟猪提议到。
“行。我来和黎水约一下,定了时间再通知你。”瘟猪说。
“行。没什么其他事的话,那今天就先这样。”说完我便把电话挂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12 08:30
105.第二天快下班的时候,瘟猪打电话来。
“我和黎水约好了,等会去吃烧烤。就在我们以前读书的时候经常去的那家。你下了班,自己开车过去。”瘟猪通知到。
“嗯,好。”我知道瘟猪说的是哪里,于是答到。
下了班,开上我的车,便来到了久违的离我们读书时的学校不远的那个烧烤店。远远的,就看见瘟猪、黎水已经到了。还象我们读书那会一样,他们正坐在店外一张靠边的桌子边。
“你们都已经到了啊。”我走近了,和他们打招呼到。
“我下午事情不多,提前走了,来得早。”黎水说。瘟猪就不用说了,他的时间比较自由,比我和黎水都要好安排些。
“怎么?你们都没带夫人来?”我开玩笑到。
“你不是也一个人吗,正好,大家聚一聚,重新找一下读书时的感觉。”瘟猪戏弄地说。
“也是也是,呵呵。”我连忙附和到。
大家都心有灵犀,没带家属来,就我们三个大男人,酒可以放开喝了。
“来来来,先干一杯,纪念我们曾经朝气蓬勃的青春。”每个人拿了自己喜欢吃的菜,要了一件啤酒,瘟猪提议到。
“来来来,喝喝喝。自从毕业,这个地方还是第一次回来。”我举着杯子说。
“你和小米怎么回事?小米性格那么温柔,你们居然也会吵架?”喝了几杯酒,吃了几串烧烤,我向黎水问到。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家里的洗衣机坏了,我让厂家的售后服务人员上家里来看。售后服务人员看了之后,说洗衣机的控制主板坏了,不能带动洗衣机的电机转动,需要换一个新的控制主板。”黎水说。
“那就换呗,这和你们吵架有什么关系?”我疑惑地问到。
“呵呵,是的。换一个控制主板要三百多,买一个新的洗衣机也就一千多一点。当时我想反正这个洗衣机也用了十来年了,就说买一个新的算了,不修了。结果小米听了就说我不会过日子,明明能修,却非要买个新的。说我纯粹是钱多烧的慌。”黎水愤愤地继续说到。
“哦,那也没必要吵架啊?”瘟猪问到。
“是的,本来很小的一件事。不过,当时我觉得她当着别人维修师傅那样说,我觉得很没面子,就吼了她几下,把她吼哭了。”黎水不好意思地笑笑。
“呵呵,原来你搞大男子主义啊。”瘟猪调笑到。
“那洗衣机最后是修了还是换了一台新的?”我问到。
“修了。不修的话,那小米不是更生气。呵呵。”黎水说完,不好意思地笑了。
“就是嘛,女人都这样,有什么要好好说,不能太简单粗暴。我以为多大事呢,没事的,等会吃完你去给小米买点小礼物,回家再好好哄哄,就没事了。来来来,喝酒喝酒。”我于是举杯到。
“感觉你很有经验一样,不过你还是光棍一个呢。”瘟猪鄙夷地朝我笑笑。
“哈哈哈,喝酒喝酒。”我讪讪地笑笑。
“你的火锅店生意怎么样?”瘟猪自己有一个火锅店,却和我、黎水跑到这里来吃烧烤,于是我问到。
“还行,生意不是特别火爆,不过也还算满意。”瘟猪骄傲地说。
“以后如果失业了,就到你的火锅店打工。”我开玩笑地说,黎水也附和着。
“算了,我的火锅店可容不下你们两尊大佛。”瘟猪调笑到。
“你看你看,还没到那一天呢。”我故作生气地说。
“来来来,喝酒喝酒。”瘟猪端起酒杯说。
我们三人又边吃边喝边说,东扯西拉了许多,也没什么主题。最后,肚子也饱了,把一件酒喝完了,就散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12 08:31
106.和瘟猪、黎水吃完烧烤回家,还早的很。洗漱了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由于还是喝了不少酒,虽然没有醉,但还是脑袋昏沉沉的。不想这么早就去床上躺着,便边看电视边打瞌睡。
滴铃铃,电话在响。我一下子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拿过手机一看,一个陌生的号码。
对于这种陌生号码,大多都是做广告的骚扰电话。我正想着要不要直接挂了,犹豫了下,还是接了。大不了等会再挂,我心里想着,
“喂?”我接通电话到。
电话通着,电话那头没有声音。
我心一紧,难道又是----?我心里嘀咕着。
“星星,睡觉了吗?”沉寂了片刻,电话那头说话了。
果然是林韶,以前也是这样,电话通了,不说话,要过很久才说话。
“还没呢,在看电视。”我揉揉睡眼惺忪的双眼,电视还开着,正放着不知什么肥皂剧。
“有事吗?”我问到。
“也没什么事,就想给你打个电话。”林韶说。
感觉林韶应该有什么事想说,但我又不太好问。
“呵呵。最近怎么样?你把电话号码换了,想联系你都联系不上呢。怎么今天想起给我打电话,电话号码不保密了?”我调侃到。
“本来我打算这一辈子都不再和你联系的。”电话那头,林韶幽幽地说。
“呵呵。”我尴尬地笑笑。
“你最近可好?”林韶问到。
“怎么说呢,天天都那样呗。”我也不知道说我好还是不好,便敷衍到。
“上次买衣服,碰到你和你女朋友逛街,你女朋友还不错嘛。”林韶说。
“呵呵,那是别人介绍的,先认识一下,处着,还谈不上是女朋友。”我不知道林韶是什么意思,便答到。
“那你可得上点心。”林韶笑笑到。
想到几次看到林韶的老公背着林韶在外和别的女的交往的情景,我正琢磨着,是不是该给林韶透露透露。
“也没什么事,改天请你吃饭吧。”我正在犹豫,林韶说。
“好吧。哪天你方便的时候我们再联系。”林韶既然这样说,我就没有把她老公的事说出来。以后再说吧,以后有机会,心里想着。说完便把电话挂了。
看看时间,快十二点了,算了,睡觉了,明天还要忙呢。

107.韩星星和林韶吃饭
107.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突然想到了黎水,心里想着还是关心一下黎水两口子,和好没有。
“喂,黎水,怎么样了?没和小米生气了吧?”我拨通黎水的电话问到。
“呵呵,没事了。昨天吃完烧烤之后,我去屈臣氏买了一只口红,回家后又哄了哄小米,就没事了。本来又没多大矛盾。”黎水笑笑说。
“没事就好。你们两口子吵架,昨天又和好了,晚上动静一定不小。没有吵到邻居吧?”我调笑到。
“韩星星,你怎么这么坏啊。再怎么说,家里有老年人,这点还是要注意的。”黎水急忙申辩到。
“哈哈,开个玩笑。没事了就好,就问问。”说完便挂了电话。
又忙了会,老魏过来了。最近他和肖盈两个人都还正常,没听说他们之间有什么事。
前几天,老魏从肖盈那里接到一个广告订单,也是要做一个销售方案。看来我们公司干脆都做销售订单算了,反正我们在这方面有心得,有经验。有时候我暗暗想。
老魏过来和我交流了下那个项目的情况。“天耶”公司的那个项目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现在老魏又从肖盈那里接了这个案子,由于我们公司人招的不多,所以一下子感到有点忙乱了。
“你主要负责把‘天耶’的那个项目搞好,商雅那里可不好对付。我接的这个项目,你把初步方案拿出来后,我再和王文亿搞后续的工作。”老魏也不想影响“天耶”的项目的进度,对我说到。
“嗯,没问题。”我说到。老魏和我简单说了说那个项目的一些细节,就走了。
搞广告设计就是费脑子,杂七杂八的事情特别多,还要考虑详细、周全,挺费神的。忙了一天,终于快下班了。伸伸懒腰,打算还有一点弄完,今天就暂时到这里,明天继续。
正忙着,电话又响了。拿起一看,林韶的。
“喂,林韶。”我按下接听键到。
“下了班,我请你吃饭吧。”林韶很平静地说。
“行,哪里?还是我请你吧,怎么好意思让女士请我。”我笑嘻嘻地说。
“看来你还蛮有绅士风度。就在那家‘小肥羊火锅店’吧。”林韶说。
“行,等会见。”说完我便把电话挂了。
“小肥羊火锅”起源于内蒙古包头市,以经营小肥羊特色火锅及特许经营为主。锅底料采用几十种上乘滋补调味品,羊肉精选来自纯天然、无污染的锡林郭勒大草原六月龄“乌珠穆沁羊”,形成了“肉品鲜嫩、香辣适口、回味悠长、久涮汤不淡、肉不老”具有浓厚的蒙古民族餐饮文化特色的小肥羊火锅品牌。正是很受吃货们的喜欢,在全国很多城市都开有分店。
下了班,我便来到了“小肥羊火锅店”。刚进门,就看到林韶已经在靠窗的一个位置坐着,火锅正腾腾地冒着热气,桌子上放着不少菜。看来林韶已经来了有一会了。
“林韶。”我朝着林韶坐的桌子走过去,喊到。
“你来了。坐。我已经点了不少,你再看看,看你喜欢什么,再点一点。”林韶见我来了,忙说。
我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我点也是点那些,就说:“挺好,先吃吧,等会不够再点就是。”
我在林韶对面坐下来。两个人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禁陷入沉默的尴尬。
“怎么样,最近工作忙吗?”我打破沉默到。
“还行。你呢?”林韶答到。
“比较忙,最近有两个项目同时在搞,感觉挺费神的。”我摸了摸额头,说。
“那等会多吃点,补一下,免得把身体搞垮了。”林韶开玩笑到。
“呵呵。”我讪讪笑到。
羊肉在锅里翻滚,一会儿就可以吃了。我和林韶开动起来,都觉得味道不错。
“今天怎么这么有空?”我感觉今天肯定不仅仅吃火锅这么简单,今天林韶肯定有什么事情要说。
林韶又在锅里夹了一块烫好的羊肉放到面前的调味碟里,沉默了一会,然后说:“我老公一直在出轨,结婚前就不老实,结婚后还不老实”。
我呆呆地望着林韶,心里还想着什么时候把她老公的事给她说呢,免得她被蒙在鼓里,感情她什么都知道啊。
“怎么,很吃惊吗?”林韶看我愣愣的样子,说。
“哦,也不是。我知道。”我有点语无伦次地说。
“什么?你说你知道?你知道我老公的事?”林韶诧异地问。
于是我把上次在三环路遇到她老公何蔚聪以及在电影院遇到她老公的事简单给她说了。
“那你不告诉我?”林韶嗔怪地看着我。
“我本来一直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你的,这不还没来得及呢。另外,我之前也一直没有你的电话。”我连忙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唉,这难道是人的命。”林韶落寞地叹到。
我不知道林韶何出此言,也不好说什么,只得苦笑了下。吃了几口羊肉,两个人都没说话。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我还是想打破沉默,于是问到。
“我和何蔚聪从小就认识。”林韶回答。
“哦?”我疑惑地望着林韶,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们两家算是世交,我爸爸和他爸爸是生意上的伙伴,两家关系也不错。但是我和他以前只是认识,彼此都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一类,所以彼此也没有什么想法。何蔚聪比较喜欢玩,没什么追求,反正自己老爸挣的钱多,整天在外花天酒地的。”林韶喝了口豆奶,继续说。
“何蔚聪的妈妈一直想让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免得何蔚聪老在外面瞎晃荡,另外,我们两个在一起,两家会更近一点,以后生意上更好做。何蔚聪的妈妈向我老爸说过好多次,我老爸也向我说过好多次。不过,我都没同意。”林韶继续说。
“后来,后来我还是答应了。”虽然林韶没说答应的原因,我也没有多问。但我知道,一定是那一年圣诞节,林韶在咖啡馆看到我和温月,造成误会后发生了很多事,后来才答应的。
“这么说,你对何蔚聪应该很了解喽?”我问到。
“当然。”林韶平静地答到。
“我知道何蔚聪比较散漫,在外面女人不少,本来我以为结婚了,他会收一下心的。现在看来,我错了。”林韶叹口气到。
“那你打算怎么办?”沉默了一会,我问到。
“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呗。”林韶把桌子上的菜全部放到锅里面,说。
自从意外碰到林韶的老公,一直以为林韶被蒙在鼓里,一直想找机会给她说一下,没想到她什么都清楚,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摇摇了头。
“你什么意思?摇头晃脑的,很可笑吗?”林韶怒气冲冲地瞪着我。
“不是不是,你不要误会。我是说我一直想找机会给你说一下,没想到你什么都清楚。我还担心万一我给你说了,会不会影响你们夫妻感情,看来我多虑了。”我连忙解释到。
“这还差不多,不准取笑我。”林韶故作生气地说到。
“哪敢哪敢。”我连忙附和到。
“来来来,快吃,都煮糊了。”我用勺子在锅里搅了搅,趁势转移话题到。
说了这么些沉重的话题,两个人其实心里都很不是味儿,只是表面上看不出来。
“说说你女朋友吧,上次碰到你们,感觉还可以啊。”林韶也不想再说她的事了,岔开话题到。
“昨天电话里就给你说了,还算不上是我女朋友。别人介绍的,现在也还只是处处。”我说到。当然,怎么认识方筱虹的以及方筱虹和商雅、温月的关系我都没有说,说不清楚,也觉得没必要说。
“你们认识多久了?”林韶问。
“时间倒是比较长了。”具体有多长了,我都记不清了。
“怎么一直没进展?是不是你不上心啊?女孩子是要靠哄的。”林韶哈哈地笑到。
“也说不好,可能缘分还没到吧,呵呵。”难得林韶这么开心,我随口敷衍到。
两个人又扯了些没边的话题,吃完了,然后就散了。本来我说送林韶回去,结果她说打个的还方便些,也不想勉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12 08:32
108.第二天,快下班了。想到几天都没和方筱虹联系了,这几天方筱虹也没打电话过来。于是拨通了方筱虹的电话。
“这几天在忙什么呢?”我问到。
“也没忙什么,我们单位今年年初就选了一些主题,我平时一直在搜集相关的素材,写稿件的时候有用。”只听方筱虹很平静地答到。
“哦。”我好像才恍然大悟的样子说,
“有事吗?马上就是饭点了,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是要请我吃饭吗?哈哈。”方筱虹笑到。
“呵呵,聪明。就是问你在忙什么,然后一起吃个饭啥的。”我顺口说到。
“改天吧,我正在写一些比较关键的东西,思维需要集中,不想分心。另外,我还约了一个大学的教授,等会晚上要去她家里做一个采访,在我写的东西里面作为素材要用。所以今天还真不方便。”方筱虹在电话中说着,抱歉地笑了笑。
“哦,这样啊,没关系的,改天嘛。”我连忙说。
“那就改天吧。”方筱虹说到。
“行,慢慢忙。”说完我把电话挂了。没想到方筱虹干起工作来还蛮拼的,刚开始我还以为她是一个无业游民呢,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下了班,随便吃了点,便回家了。
自己一个人住,屋子很少打扫,有点脏,看着也挺乱的,换的脏衣服还丢在墙角没洗。正好今天晚上没事,把这些家务活都干了,边想着边开始干起来。还别说,扫地、搞卫生这些活,看着轻松,真干起来还挺累。忙了一个小时左右,终于把屋子整理了一下,地扫了,家具上的灰都擦了,乱七八糟的东西重新摆了一下,感觉屋子宽敞多了。有洗衣机,那些换下来的脏衣服倒不是很费事,丢在洗衣机里搅起来。环视了一下屋子,觉得没什么要干的了,但总觉得屋子里缺点什么,感觉怪怪的,也说不上来。后来,还是想明白了,这个屋子里面缺少生气,每天下班回来,就我自己一个人在这屋子里晃悠,冷冷清清的。以前和侯晓禾住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吵吵嚷嚷的,当时觉得烦,但不觉得屋子里没生气。以后有个女主人,屋子里应该会好点吧,我默默地想到。
搞了卫生,身上比较脏,又出了不少汗,洗了个澡,终于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电视机的遥控都快被我按坏了,电视节目被我搜索了个遍,也没觉得有什么好看的。随便选了个综艺节目,看起来,就当打发时间。
正在百无聊赖之际,电话响了。拿起手机一看,林韶的。
“喂,林韶。”昨天才和她去吃了火锅,有什么事呢?我心里想着,接了电话。
“星星,在干嘛?”林韶问。
“刚把家里的卫生搞了一下,现在在看电视,没干什么。”我说到。
“是吗?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家庭妇男啊。”林韶呵呵地笑着说。
“这不是没办法吗,谁叫我一个人住呢,又不想动不动就去请个保洁回来。”我笑着说。
“有事吗?”我继续问到。
“没什么事,就想和你说会话。”林韶说到。
我们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什么。
“昨天和你吃了火锅后,回家之后,我老公在洗澡。他的手机一个劲地滴滴在响。”沉默了一会,林韶说。
“哦,有什么问题吗?”我问到,心想手机响也用不着大惊小怪吧。
“我一般也不碰他的手机的,昨天我确实是好奇,他的手机老在那滴滴地响,我就随手拿起看了一下,却发现是一个女的用微信发的信息来的,说的内容很暧昧。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林韶说。
“哦,然后呢?”我继续问到。
“我老公洗完澡出来,看到我在看他的手机,一把夺过他的手机,并且暴怒地说我没有公德心,看他的隐私。”林韶苦笑着说。
“哦,这样啊。那你们不是吵了一架?”我问到。
“肯定的。大吵了一架之后,他就走了,到现在都还没有音信。”林韶叹口气到。
“不用担心,一个大男人,没事的。”我以为林韶在担心她老公,便安慰到。
“呵呵,我才没有担心他,他肯定是到哪个情人那里去了嘛。我只是觉得很憋屈,当初为什么要结婚嘛。”林韶幽幽地说。
“呵呵。”我不好说什么,只好轻轻笑了笑。
“本来我和他就没什么感情基础,虽然从小就认识,不过互相并不喜欢。只是之前发生了太多事,两家大人又极力撮合。现在想想,当初决定在一起,真是草率。”只听林韶叹了口气。
我知道林韶说的之前发生了很多事,是指的与我有关的事,我知道她一定一直耿耿于怀。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劝她,拿着手机,愣在那,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打搅你了,挂了。”林韶说完,便把电话挂了,留下我在那拿着个手机,不知所措。
我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林韶现在这样,又何尝不是我造成的。用我们男人的观点来看,本来林韶有一个成功的老爸罩着,应该会混的比较轻松,过的比较好。可是阴差阳错发生了那么多事,听到林韶过得并不好,我的心一阵一阵痉挛。
我一直呆呆坐着,眼睛望着电视,脑子里却放电影一样想着过去和林韶的点点滴滴。最后也没理出个头绪来,关了电视,上床睡觉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12 08:32
109.“天耶”集团的那个项目,在商雅的关注下,我们做的销售方案已经被商雅改了三次了,还没定下来。我坐在办公桌后,琢磨着,怎么再改一下。电话滴铃铃又响了。拿起电话一看,商雅的。肯定又是来问方案改的怎样了,我想。
“喂,商总,正在弄你们这个项目的方案呢。”没等商雅开口,我便先说到。
“嗯,好的。不过我现在打电话不是和你说这个方案的事。”商雅说到。
“哦,什么事?”我问到。
“中午有空吗?”商雅问到。
“有啊,怎么啦?”我不知道商雅什么意思,问到。
“温月回来了,她说她想请你吃顿饭。”商雅说到。
“是吗?今天中午?在哪里?”我兴奋地问到。
“就在那家菌子汤锅,我们去过的,还有印象吧?”商雅感觉到了我情绪高昂,不动声色地说。
“当然记得。”我笑着说。
“你中午下了班自己过去,等会我和温月两个先过去,我们三个人,聚一下。”商雅说。
“好的好的。”说完,商雅挂了电话。
一上午剩下的时间我都没有心思再安心工作了,这么多年的等待,等会吃饭,终于可以一诉衷肠了,我不禁百感交集。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下班,驱车直达那个菌子汤锅,一会儿就到了。走进菌子汤锅大厅,中午吃饭的人比较少,大厅里空荡荡的,但没有看到商雅和温月的影子,她们肯定还没来。
我拿出电话,给商雅拨了个电话。
“喂,你们在哪儿呢?还没到吗?”我问到。
“马上到门口了,你先去找个包间,清静点,我们一会就到。”只听商雅说。
我要了一个包间,用微信告诉商雅包间的名字,就坐下来,拿着菜单,心里充满期待地等起来。
果然,几分钟的时间,商雅和温月推门进来了。
“你来的倒挺快,不会还没到下班时间就跑来了吧?呵呵。”商雅开玩笑地说。
我挠挠头,尴尬地笑笑,也没有争辩。
今天温月居然穿着一套小西服,头发盘在脑后,很有职业女性的味道。以前每次见到温月,温月都是穿的休闲装,要么短衫,要么裙子,最夸张的也是羽绒服。第一次看到温月这种打扮,一时还真适应不了。不过,人还是那个人,变化不大,可能经历的事情多了,显得稍微成熟了点,我心里暗暗想到。
“来,快坐。商雅、温月,来,坐,坐。”我连忙站起来,激动地说。
“点菜了吗?”商雅、温月坐下后,商雅问到。
“我也刚到,还没呢。”我连忙说到。
“那就点吧。来,温月,你点。”商雅把菜单递到温月面前。
进来有一会了,温月除了刚进门和我打了声招呼,还一句话也没说。
“你点吧,你点吧,你要更熟悉些。”温月推辞到。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商雅很快便点好了菜。把菜单交给服务员,让他们准备去了。
“温月,最近在忙什么呢?你还好吧?听说你到香港去了,很少回内地的,这次回来有事吗?”千言万语,不知从哪里说起,我于是问到。
“是的,我平时基本上都在香港,这次回来,是来参观、考察这里的一家化妆品生产企业的。”温月答到。
“温月现在在做化妆品生意,在香港有一家店。”商雅见我疑惑的目光,便解释到。
“哦哦。”我点点头,没说什么。
一会儿工夫,服务员便把我们刚才点的菜用餐车推来了。餐车里放着很多盘子,层层叠叠的,还不少。服务员帮我们放了一些菜到汤锅里煮起来。
“先放这么多,剩下的等会我们自己放。”我对服务员说。于是服务员答应了一声,便出了包间。
菌子汤锅,对于女性来说,真的是难得的佳品。平常吃的火锅,经常吃很容易上火,弄得脸上一会来个坑,一会又来个包,反正就是痘痘常在,青春之花不开。但是,想让人戒掉火锅那又不大可能,怎么才能解决这个令人纠结的问题捏?吃菌子汤锅!菌子汤锅,不但味道很鲜美,淡淡的汤底,比较纯,比较鲜。一大堆菌子放到面前,看着都舒服。锅里头的菌子煮得翻滚滚的,口水都要流出来。另外,吃菌子汤锅,既饱了口福,还可以美容。吃完了菌子,喝完了汤,还可以来一点里面的主食小笼包什么的,是菌馅的,一点腻的感觉都不会有。
我们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扯了些闲话,一会儿工夫,我们点的菜也煮的差不多可以吃了。
“他们这里牛肝菌不错,每次我都要点几盘。”商雅边吃边说。
“另外,他们这里甲鱼菌子汤锅也不错,不过,今天咱们没点,改天可以来尝尝。”商雅好像很懂行地继续说。
“呵呵,各种菌子基本都有,你可要多吃点。”我开玩笑到。
“那是那是。”商雅笑着说。
看着商雅的样子,和蔼可亲,纯粹就是一个邻家小女孩,哪里会想到她工作起来会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强人。
“温月,吃这个。”商雅给温月烫了一块草原绿色毛肚,夹到温月的油碟里。
“在吃呢,别客气,别客气,你自己吃,我自己来。”温月连忙说。
进来这么久,温月话不多,我虽然有很多话想对温月说,但一时不知从哪里说起。
吃了一会,滴铃铃,电话的声音,是商雅的。
“喂,妈,什么事啊?”商雅拿起电话,说到。
“什么,我爸被人撞了?严不严重?”只听商雅大声和她妈妈说着。我和温月都知道商雅的爸爸出车祸了,都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紧张地看着商雅。
“哦,那我还是得过去看一下,不然我不放心。”商雅的妈妈应该给她简单说了一下事情经过。
“我爸被人撞了,还好不严重,但是腿破皮了,出血了,现在弄到医院去了,我得过去看看。你们慢慢吃,不陪你们了啊。”说完,商雅就走了。
“好好,快去快去,伯父身体要紧。”我和温月几乎异口同声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12 08:32
110.“怎么样,你还好吧?”商雅走了,包间里只剩下我和温月了,气氛有点压抑,沉默了一会,我还是问到。
“呵呵,谈不上好还是不好,就那样呗。”温月叹口气说到。
“我现在在做化妆品生意,平时事情还挺多的。”温月继续说。
“哦,什么化妆品?”终于找到了话题,我于是问到。
“我代理了很多品牌的化妆品,现在市面上市场占有率比较大的品牌,我基本上都在做,主要做销售。”温月说到。
“哦?那你不是要很多城市跑来跑去的,经常出差?”我还是不是很明白,便问到。
“也不是,呵呵。我在中环那里开了一个店子,专营各种化妆品。几个比较大的品牌的化妆品在我那里都有销售。刚开始时和各个品牌的主管见过面,都谈好了的。现在就通过电话就可以搞定了,根本不用出差。”温月说。
“哦。”我大致明白了,点着头说到。
汤锅里的汤不停地翻滚着,冒着热气。我和温月一时陷入沉默。
“温月,这么多年,你怎么不和我联系?你可知道,我是多么想你。”我终于忍不住,说到。
“星星,我知道,我都知道。有什么事,商雅一直都会告诉我。”温月满含温情地说。
“你和商雅早就认识吗?”我问到,这也是我心中的一直有的疑问。
“商雅她们公司以前和我老公公司有业务往来,一来二去,我和她便认识了。因为都是女人吧,感兴趣的共同话题比较多,经常交流,我们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和商雅的关系,比起她和我老公的关系,倒是铁的多。”温月慢条斯理地说。
“哦,这样啊。”我恍然大悟到。
“那她知道你老公的情况?”我问到。
“知道。”温月说到。
“那我们之间的事她也知道?”我急切地问到。
“所有的事情我都给她讲过。”温月答到。
“你放心,商雅是一个可靠的人,不会乱讲的。”温月见我担心的神色,知道我在想什么,便说到。
“呵呵。”我尴尬地笑笑。
锅里的汤不停翻腾着,一下子又陷入沉默。
“我在香港中环的那个店面,是我老公他们家族的产业。本来是一家药店在那儿经营,后来租期到期了,那个药店搬走了,没有续约。本来打算再租出去的,我想,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还不如我拿来干点什么。随便我干什么,又不用交租金,没什么压力。”温月继续说。
我点点头,望着温月,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后来,我仔细斟酌了一下,做化妆品生意好像挺好,店面有两百平米的样子,大小也足够了。四面墙上全部放上化妆品,可以放不少。在店面中间,我还安放了六个按摩椅,有客人来,可以在那里按摩下,同时试用一下我们的化妆品。”温月继续说。
“哦。生意怎么样?”我问到。
“做了几年了,生意还不错。”温月说。
“那还好。”我说到。
“这次回来,我是来看一下这里的一家化妆品生产企业的产品,准备在我的店面里销售。”温月说到。
“谈的怎么样?”我问到。
“已经谈好了,先发一点货过去,销售看看,看市场反应怎么样。”温月说。
“哦。挺好。”我说到。
“吃菌子嘛,边吃边说。”我见温月光顾说都没有动筷子,便说。
温月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星星,你不是很想知道这些年,我一直不和你联系的原因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沉默了一会,温月说。
“哦?”我充满疑虑地望着温月,期待她继续说下去。
“当初我们两个人被方子麓抓起来,关在那间屋子里。后来你又被他们送到市区,轻轻松松就放了,什么事都没有,你不觉得奇怪吗?”温月说。
“肯定奇怪啊,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我说。
“我去和方子麓谈判,方子麓说,要把你悄悄做了。我当时吓坏了,只得说这辈子都不再和你联系,求他放过你。他还不肯答应,我又答应他,跟他回香港,以后都待在香港,同时,在他父母面前保持我们婚姻关系很正常的假象,以保证他对家族产业的首位继承权。后来,他终于答应了。”温月说。
“哦。”我长舒了一口气,说到。
“所以我这么多年,都不敢和你联系,也不能再和你联系。我们注定不会有什么结果,我怕害了你,也不想耽误你。”温月黯然伤神,声音低沉地说。
“温月。”我不知说什么好,便喊了她一下,没有说什么。
“后来,开了那家化妆品店,方子麓说派了一个信得过的兄弟过来帮忙,顺便可以帮我开车,随时听候我调遣。其实,我心里明白的很,这是方子麓在我这儿安插了一条狗呢。”温月苦笑到。
“呵呵。”我摇摇头,也苦笑到。
“方子麓他们家族也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人,方子麓害怕我出去给他戴绿帽子,到时候他们家族难堪,便暗示我,实在想找男人,可以和他那个兄弟发生点什么。他说,他那个兄弟非常可靠,同时,肉烂在锅里,他也能接受。不过,我对方子麓的一条狗,没什么兴趣,倒是从那以后,无论做什么事,都要考虑考虑,有什么他这个兄弟都会很快给方子麓汇报的。”温月摇摇头,无可奈何地说。
“那这次你回来,他这个兄弟来没?”我连忙问到。
“能不来吗,美其名曰来帮我拿一下东西,顺便当一下保镖。”温月说。
“那我们在这里吃饭,他岂不是要报告给方子麓?”我担心地说。
“呵呵,没事。现在是中午,等会下午四点钟的飞机。我给他说了,中午我要和商雅吃顿饭,顺便可能买点东西。他不会寸步不离地跟着我的。”温月笑着说。
“哦。”我放下心,说到。
“星星,事已至此,你还是找一个人,好好过日子吧。我本来打算这辈子都不再和你联系的,前段时间我委托商雅,帮你找一个,看样子,好像也没有成功。所以我觉得还是当面和你谈一下好点,免得你继续耽误下去。”温月喝了一口汤碗里的菌子汤,说。
方筱虹就是在商雅撮合下认识的,她想进一步发展的时候,我不来电,我想进一步发展的时候,她又不接招,现在也没什么进展。
“来来来,不说那些不愉快的了,吃菌子。看,汤都快烧干了。”温月见我若有所思,并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只以为我有点尴尬,便说。
我让服务员加了一点汤进去,把剩下的菜全部倒进了汤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12 08:33
111. 吃完汤锅,纵有千言万语,万般不甘,暂时也只能这样了。我和温月分手,她打了个车,回酒店去了,我也回单位了。
一下午,我都在回想中午温月的话,看来我们真的是没有什么希望了。根本没什么心思做事情,在那儿东想西想。突然,想起该关心下商雅父亲的事。
“商总,伯伯怎么样了?”电话通了,我问到。我还是习惯称呼商雅为商总,总觉得直接喊名字不太合适。
“还好,虚惊一场,都检查了,都是皮外伤、擦伤,问题不大,马上都可以出院了。”商雅说。
“那就好,那就好。”我忙不迭地说,又简单交代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看了看时间,都下午四点半了,想起中午温月说她们四点的飞机,我想她们此刻应该正在飞机上吧。
也没有心思继续在办公室呆了,以身体欠佳为由给老魏说了声,就离开了办公室。回家也没什么事干,干什么事也提不起精神,睡觉吧,于是,天都还亮着就爬上床休息了。
温月回香港,一晃就是几个月过去了。这段时间我慢慢平复下来,慢慢接受了现实。我和温月本来就是不同世界的人,何必强扭在一起呢。温月如果和我在一起,恐怕我很难给她带来物质上的保证,我经常这样安慰自己。
这段时间,参加各种乱七八糟的社交活动也不多。期间,和瘟猪、黎水吃了一次烧烤;和林韶通了几回电话,没见过面;和方筱虹倒是见过几次面,但每次都不咸不淡的没什么进展。和方筱虹交往,总觉得怪怪的,每次都是可能有比较深入发展时,我眼前老是会出现温月或者林韶的影子,使我下不了手。要不就是双方老不对卯,不是她不接招就是我不来电,一直就那样。
“天耶”集团城南的项目已经开始施工了,开盘可能要一年之后了,但是我们公司负责的销售方案却必须马上拿出来,这个可不能耽误。还好,我和老魏、王文亿齐心协力做出的初步方案经商雅修改了几次后,总算初步通过了,就看销售成果怎么样了。“天耶”集团的项目暂时告一段落,根据销售情况后续可能还要再调整,这个往后再说。老魏从肖盈那里接过来的业务也在按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这天,我正在办公室忙着,电话响了,一看是林韶打来的
“喂,林韶。”我按下接听键,说到。
“晚上下班了有没有空?我请你喝酒。”林韶的声音平静而急促,一听就是有情况。
“有时间。哪里?”我问到。
“等会下班了我打个车来接上你,你不用开车。地点还不知道,等会再定吧”林韶说。
“嗯,好,等会再联系。”不让开车,什么意思?这是要喝醉的节奏啊?虽然心中充满疑虑,但我还是答到。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下班,我在我们单位楼下等着。一会儿,林韶坐着一辆绿色的出租车来了,接上了我。
“咱们去吃烧烤吧。”我一上车,林韶便说道。
我看了看林韶,要知道,吃烧烤,要边吃边喝很多啤酒才有意思,我和林韶两个人显然不合适,但我还是给出租车司机说了吃烧烤的地址。
到了地方,在一张空桌子边我们坐了下来。拿了一些自己经常吃的菜,让老板烤起来。
“我离婚了。”短暂的沉默之后,林韶说。
“哦,什么时候的事?”我问到,心里想着难怪。
“昨天办的手续。”林韶回答到。
虽然我有点诧异,但想想这也许是必然的结果。林韶和她老公那种情况,林韶又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结局是显而易见的。
“具体怎么个情况?”我还是很好奇地问到。
“也很简单,本来我们两个就没什么感情基础,当初在一起,也是双方家长强力撮合的结果。我们分手也算是和平分手,协议离婚。”林韶很平淡地说。
“哦。”我也不好说什么。
一会儿工夫,我们点的菜都烤上来了,又要了几瓶啤酒,就开始吃起来。
“来,干一杯,庆祝我离婚。”林韶说。
本来我以为林韶会比较难受、会比较郁闷,但此刻林韶的情绪倒很高兴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刚离婚。
“呵呵,来,喝。”我和林韶碰了一下,干了。林韶也干了。
“慢点喝,慢点喝。”我见林韶喝的这样急,连忙劝到。
“没事,姐几瓶啤酒还是喝的下去的。”林韶开玩笑地说。
“呵呵。”我也跟着呵呵笑了。
林韶从国外回来后,修养了一段时间,还是回“创盟”上班了,毕竟那里有更好的发展空间。再加上我的缘故,她一个女孩子,在那种情况下,也实在没有必要再硬撑着。
我和林韶边吃边喝,她离婚的事没有再谈起了,说了些工作上的事情,说了下她在“创盟”的情况。
本来以为林韶会喝多的,吃完的时候,林韶还很清醒。看来离婚的事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影响,也许离婚对她来说,是一个解脱,确实值得庆贺吧,我暗暗想到。
林韶没有要我送她回家,自己打了个车走了。我也打了个车回家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12 08:33
112.回到家,洗漱了下,看看时间,还早,看会电视。
正坐在沙发上,看中央3台的黄金100秒,还挺搞笑的。手机滴铃铃地响了,拿起手机一看,林韶的。不是才吃了烧烤的嘛,我心里嘀咕着。
“喂,林韶。”我按下接听键,说到。
“星星,睡了吗?”林韶问到。
“还没呢,还早,在看电视。”我答到。
“哦。我也刚洗漱了,准备睡觉了。睡觉之前想问你点事。”林韶说。
“哦?什么事?”我问到。
“嗯,就是那个,那个啥,我刚才要问啥来着?”林韶支支吾吾地说。
我知道林韶在故意装腔,便说:“林韶,你在调戏我啊?”
“呵呵,星星,这么多年,你还不结婚,是不是觉得对不起我,所以还不结婚啊?”林韶开玩笑地说到。
我不知道林韶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一时语塞,没有回答。
“你不会是在等我吧?”林韶继续问。
这个林韶,今天怎么啦?我心里想着,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哈哈哈,你看你,把你问住了吧。”林韶哈哈大笑到。
原来林韶在开玩笑,我的心终于放下来。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正儿八经地问你一个问题。”只听林韶清了清嗓子,说。
“问吧,什么事?”我说。
“你那个女朋友,上次你告诉我说是别人介绍认识的,才开始交往。也就是说,这几年你一直没有女朋友,那么为什么呢?你还和那个女的有联系吗?你知道我在说谁。”林韶一本正经地问。
我当然知道她在说谁,当初就是因为林韶看到我和温月在咖啡馆,才造成了误会,才会有后来的那么多事情。
“这几年和她基本没什么联系,最后一次联系是在几个月前。”我顺便把我和温月之间的事选重点、可以说的简单说了一下,然后又重点说了一下几个月前和温月的谈话内容。
“这么说,这几年,你果然是在等她,呵呵。现在,你终于不用等她了,是吧?”林韶开玩笑的口吻说。
“呵呵。”我不置可否。
“你现在终于可以一心一意和你那个女朋友交往了,是吧?”林韶问到。
怎么说呢,每次我和方筱虹在一起,要有进一步发展的时候,都会想到温月,要不就是林韶。我一直觉得有点对不起方筱虹,虽然我也没干什么对不起方筱虹的事,但我知道这不公平。
我被林韶问的脑子里面有点乱,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林韶。
“好了好了,我就随便问问。”林韶呵呵笑着说。
“呵呵。”我尴尬地笑笑。
“好啦,早点休息吧,拜拜。”林韶说完,便把电话挂了。
我和方筱虹究竟是算在处朋友呢还是普通朋友呢?我自己都说不清。说在处朋友吧,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个说法。说是普通朋友吧,又确实比普通朋友要近很多。总之,怪怪的。
林韶挂了电话后,我胡思乱想了一会,上床睡觉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12 08:33
113.下了班,找了家烧菜馆,来了份粉蒸排骨,再来了份爆炒油菜苔,吃了碗大米饭。吃的很简单,但感觉很香。最近,经过一段时间辛苦劳作,终于把“天耶”集团的项目和老魏从肖盈那里接来的项目都圆满完成了,心里一下子很放松。
满足地擦擦嘴,出了饭馆,来到横穿城市的河边,漫无目的地走着。天气不错,微风吹过,倒觉得还算惬意。吃完饭的人们沿着河边散步,河边石凳上坐着很多情侣,横跨河流的桥上,有个老爷爷居然在放风筝。
和方筱虹好几天都没有联系了,还是打个电话,看她最近在忙什么。
“喂,星星,下班了吗?”电话那边方筱虹道。
“是的,刚吃了饭,在河边走走,给你打个电话,也没什么事。”我说到。
“好哇,吃饭都不请我。”只听方筱虹娇嗔地说。
“呵呵,那好,我请你吃烧烤。”我笑着说。
“切,和你开玩笑呢,我也刚吃了,然后出来散散步,逛逛街,顺便减一下肥。”方筱虹说到。
“你身材那么好,减什么肥哦。”我笑到。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方筱虹开玩笑到。
“哈哈,是的是的。”我大笑着说。
“你在哪儿逛呢?”我继续问到。
“万达广场这儿,人挺多的,热闹。”方筱虹说。
我想了想方筱虹说的地方,离我这儿其实只隔一条街,挺近的,于是说:“我在河边,空气还挺好的,在电视塔对面,要不过来坐坐?”我对方筱虹说。
“行,你等会,我这就过去。”方筱虹说完挂了电话。
找了个石凳,坐下来。十多分钟,远远就看见方筱虹走过来了。我站起来,朝方筱虹挥挥手,方筱虹也看见了我。
“怎么,闲的无聊?也来逛街散步,该去泡妞啊,这么好的时光。”方筱虹走近我的身边后,开玩笑到。
“呵呵,看你说的。难道在你心里,我就只会搞那些?”我也开玩笑地说到。
“哈哈。”方筱虹没说什么,笑了。
“最近在忙什么?”我问到。
“这半年来,我一直在做一个论题,调研了很多资料,采访了很多人,总算快完成了。”方筱虹如释重负地说。
“哦。”我夸张地望着方筱虹,心里想着,没想到这小妮子还在干大事。
“哦什么哦,你以为我每天就在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啊?”方筱虹见我不相信的表情,嗔怪到。
“没有没有。”我尴尬地笑笑,其实我心里还真是那样想的。
“天气不错,又有点风,吹着人挺舒服的,所以到河边来走走,感觉挺惬意的。”我说。
“没想到你也懂享受生活,呵呵。”方筱虹继续开玩笑到。
我和方筱虹沿着河边走着,三三两两散步的行人从身边擦身而过。有一搭没一搭地,我和方筱虹也没什么主题,东扯西拉聊着。
“星星,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好吗?”方筱虹神情严肃地望着我。
“说吧。”我心一紧,不知道她要问什么。
“你心中一直忘不了温月,对吧?还有那个林韶,对吧?”方筱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
怎么说呢,我一时语塞,尴尬地笑笑。
既然方筱虹都问到了,我也不想瞒着她,便把我和温月、林韶之间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她。讲完,我嘴巴都干了。
方筱虹听完,一直默默不语,沉思良久,说:“既然你和温月不可能了,你也没必要在心中老是纠结了。林韶现在的情况,和你倒是蛮有希望的,你应该更勇敢点,好好把握一下。”方筱虹说。
“这真是你的心中话?”我望着方筱虹,问到。
“你以为呢?你认为我是一个胡搅蛮缠的女人吗?”方筱虹叹口气,说到。
也是,方筱虹说的没错。当初我和方筱虹认识,也是商雅撮合的结果。虽然没成,也算认识了,成了朋友。后来接触了很多次,我和方筱虹这样若即若离,这么长时间,我倒觉得方筱虹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只是可能我们没缘吧,一直走不近。
“呵呵,谢谢你。”我朝方筱虹说到。
“谢我?谢我什么?”方筱虹不解地问到。
“谢谢理解,呵呵。”我笑笑说。
“切。到时候你和林韶有什么结果的时候,一定记得请我就是了。”方筱虹装着无所谓地说。
“呵呵,一定一定。”我尴尬地笑笑说。
沿着河边又走了一段路,说了这么久,也有点晚了。
“我还是先回去了。今天走这么久,减肥的任务算是超额完成了。”方筱虹笑着说。
“呵呵,好吧。有空再联系。拜拜。”说完,方筱虹打了一个车走了。我也打了一个车,回家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12 08:34
114.回到家,洗漱了之后,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虽然给方筱虹说的很清楚、很明白了,方筱虹也表现的非常大度,一点都没有生气,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我还是觉得挺对不起方筱虹的。
翻来覆去了一会,想想这个事情还是给瘟猪说一下吧,毕竟马玛和方筱虹关系不错,给他们说清楚,免得造成什么误会。
“星星,什么事?”我拨通了瘟猪的电话,听着瘟猪含糊不清的声音,知道这家伙今天一定睡觉了。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有点事想给你聊聊。”我和瘟猪不用绕什么弯子,直截了当地说。
“什么事啊?”瘟猪问到。
于是我把今天和方筱虹聊天的事情给瘟猪详细说了,同时也说了下温月和林韶的事。
“这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瘟猪应该听明白了,说到。
“哦?怎么讲?”我听瘟猪说的这么轻描淡写,一下子来了兴趣,问到。
“两个人嘛,随缘,什么事情都不能勉强。是吧?”瘟猪说。
“呵呵,是的。不过我还是觉得很对不起方筱虹的。”我说到。
“你也不用有太多的内疚感。前一段时间,我还和马玛开玩笑说着玩呢,马玛她们单位有一个同事,学历、长相、身高等等综合素质和方筱虹挺般配的,要不然,我让马玛来撮合他们。”瘟猪笑着说。
“你小子,背着我原来早就想拆我的台了啊。”我故作生气地说。
“哎,可不能这么说。要是方筱虹是你的菜,我绝不会介绍他们认识。如果你对别人方筱虹没有什么打算,那我这是在帮你呢。”瘟猪大声地说。
“呵呵,是的是的,和你开玩笑呢。”我连忙笑笑,说。
“那改天,我让马玛约个时间,撮合一下方筱虹和她那个同事,不过成不成还得看他们自己。”瘟猪说。
“那当然。”我随口附和到。
“这么说,你是打算和林韶有点什么喽?”瘟猪调侃地说。
“什么叫有点什么?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等温月,本来以为温月会和我在一起的。不过就像你刚才说的,两个人在一起,要随缘,不能强求。以前因为老是想着温月,所以没有仔细考虑林韶。现在想想,其实林韶才是最适合我的人。既然和温月不会有什么结果,林韶现在又是这种状况,不是机会难得吗?你说呢?”我说到。
“你能这样想就对了,免得把别人方筱虹耽误了。你以前把别人林韶耽误得够呛,这回可得好好把握机会。”瘟猪说。
“是的是的。”我连连说。
“那先这样吧。空了我给马玛说下,让她撮合下方筱虹和她那个同事,有什么事再说吧。”说完瘟猪便把电话挂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4-12 08:34
115.转眼又是周末了,早晨起床,天气晴朗,心情也不错。把昨天买的面包吃了,牛奶喝了,早餐就算解决了。
电话响了,瘟猪打来的。
“这么早,什么事啊?”我问到。
“我和马玛出去玩了,到马尔代夫。”瘟猪说。
“哦,跑那么远。”我惊奇地问。
“上个星期,我和马玛把结婚证领了,打算出去旅行结婚。”瘟猪说。
“哦,这样啊。那好好玩,玩高兴点。”我高兴地说。
“等会我们就出发了,也没什么事,就是和你说一下。”说完,瘟猪挂了电话。
想想瘟猪、黎水、我,从学校刚毕业那阵,天天在一起胡混。现在,黎水早就结婚了,娃娃都快会打酱油了,瘟猪也结婚了,自己还一个人悬着,不禁摇了摇头。
今天是周末,天气又好,可以把林韶约出来,到哪里去玩一下嘛。心里想着,便拨通了林韶的电话。
“喂,林韶,在干嘛呢?今天没什么安排吧?要不我们出去玩?”接通电话,我对林韶说。
“可以啊,我们去哪里玩呢?”林韶答应着,自言自语到。
“先出来嘛,到哪里玩,见了面再商量吧。”我说。
“要不我们去爬山吧,桃花山。”林韶兴奋地说。
“可以啊,不过现在不是花期,没有花可看。”我有点犹豫地说。
“没关系,就当锻炼身体。”林韶兴致很高。
“对对,走吧,就当减肥,呵呵。”我附和到。
“你要减肥?哈哈,我可不减肥哈,我觉得我身材挺好。”林韶开玩笑到。
“呵呵,不瞎扯了,我来接你。”说完我便挂了电话,开车出发了。
接上林韶,便往桃花山开去。虽然是周末,但因为不是花期,路上车并不多,一会儿工夫,就到了桃花山脚下。
以前,我们还在一个公司的时候,一起来桃花山看桃花的情景历历在目,中途还碰见了侯晓禾。
那一年春节大年初一的时候,我还和温月两个人来爬过山,现在我又和林韶两个人来爬山,物是人非,不禁感慨沧海桑田、时光流逝。
“想什么呢?”林韶见我走神的样子,问到。
“我突然想到以前我们公司组织来爬山看花的情景,呵呵。”我忙掩饰地说。
“就是,好多年了,不过以前的情景现在回忆起来,依然很清晰。”林韶也陷入回忆。
“不想了,走吧。”我拉着林韶出发了。
一会儿,我们便爬到了半山腰。树上没有花,甚至连树叶都没有,到处光秃秃的,不过无遮无挡,正好可以观摩一下这座山的全貌。
浑身汗淋淋的,爬了一会儿了,有点累了,我们便坐下休息下。
“林韶,有时间,我们经常来爬一下,可以放松心情,陶冶情操。”我对林韶说。
“耶,想不到木头人还蛮浪漫的嘛,行,以后有时间,多来爬爬。”林韶调侃到。
“林韶,愿不愿意嫁给我,以后我们经常来爬,到老了爬不动了为止。”我看着林韶说。
“你这是在求婚吗?”林韶笑着说。
“是的。”我抓过林韶的手说。
“那可不行,求婚可不能这么便宜你,至少你要跪在地上,把戒指给我戴上,然后大声说:林韶,我爱你,这辈子我都会对你好的。哈哈哈”林韶在我的胳膊上掐了一下,笑着爬起来跑了。
“没问题。”我哈哈笑着向林韶追去。
“林韶,问你一个问题。”我追上林韶,说到。
“什么问题?”林韶问到。
“当初传言,你同时和三个人处对象,是真的吗?”我看着林韶,做着怪相,问到。
林韶以为我要问什么正经问题,没想到我在调戏她,狠狠地在我的胳膊上掐了一下,说:“你觉得呢?你以为我有那么厉害吗?”
“哈哈哈。”我大笑着向山上走去。



(全文完)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10914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