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30384个阅读者,31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0 15:48
期待更精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0 17:40
欢迎星头携好小说回到文苑。请小说版置顶!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0 19:37

原帖由 叶香 于 2012-12-10 17:40 发表
欢迎星头携好小说回到文苑。请小说版置顶!


收到,好久不见超版啦,有空,请多多指教。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0 20:30
谢谢fnjier 支持!
谢谢紫梦花开置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0 20:31
谢谢叶香超版提携!
谢谢尼玛 关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0 20:32
  9


  上车后,我问商雅:“那台电视机是你送给她的吧?”商雅点点头,说:“是,张婆年纪大了,平时也不怎么出门,看电视就成了她唯一的爱好。她以前有一台老电视机,很小,十四吋吧,旧货市场淘来的,都快放不出图像了,还舍不得丢,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想给她买台新的,可她死活不要,后来我实在没法了,就从旧货市场弄了这么一台,还故意说成是自己淘汰的,没用了,她这才收下!”
  商雅叹了一声,接着说道:“张婆是一个很命苦的女人,她老伴死得早,撇下她和一个智障儿子,可是后来他儿子趁她不在家时偷偷跑出去玩,不小心摔到河里淹死了。所以,这二十多年来,她一直是一个人生活。不过,你可别小看她,她其实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她以前靠给人家打零工、捡破烂挣钱,自己非常节俭,不舍得吃,不舍得穿,但是却把辛辛苦苦攒了一辈子的十多万块钱一下子全捐给了灾区!我就是在一次慈善活动中认识她的,我还记得那次活动主办方特意邀请她为嘉宾,想请她上台讲话,可她怎么也不肯上去,只说自己略尽微薄之力而已,并没有什么可讲的。后来我从主办方那里了解到她的情况,很为她的义举所感动,所以这些年一有时间就会来看看她,和她聊聊天。”
  我震惊了,想不到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老太婆,竟然有着很多人难以企及的精神高度和境界。我问道:“她现在多少岁了呢?”
  “八十三了,上个月我才给她过的生日!”
  “那她现在靠什么生活?她怎么不去养老院?”
  “她属于孤寡老人,可以领低保,基本生活保障没什么问题。至于养老院,我也曾经劝过她很多次,可她死活不愿去,还说就算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家里!”
  我不胜唏嘘。
  商雅沉默了片刻,忽然问我:“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看她吗?”
  我微微一愣,摇了摇头。
  “本来我昨天就想再来看她了,只是临时有事没来成。”商雅盯着我,缓缓说道:“刚才吃饭的时候看你有点郁闷,所以想想何不带你来看看她,或许,你看到张婆这样的生活状况以后,心里会有些感触,能让你尽快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
  我心中一震,继而感到一种很舒服很惬意的温暖。我对着商雅点了一下头,由衷地说:“谢谢你!”
  商雅微笑着问我:“怎么样,现在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我点点头。
  商雅说:“怎么说呢,人这一生,肯定会经历很多不顺心的事情,所以一定得看得开一点,看得远一点,不能总是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也不能把自己的生活过得苦兮兮的,想想呀,人生一世,不过百八十岁,过一天便少一天,何苦给自己找那些莫须有的不快乐的理由呢,是不是?我觉得吧,最重要是过好每一天!这样,等到像张婆这样的年纪时,才不会有遗憾!还有呀,平时还是多在外面走走看看,多结交些不同层次的朋友,多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哪怕我们的帮助对他们来说多么微不足道,可是也会让自己感到一种满足和快乐!真的,每一次我到张婆这里来,都会感到特别开心,虽然我们只是随便聊些家长理短,虽然我能带给她的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但是看到张婆会心地笑着的样子,我就觉得自己没白来。而且,快乐都是相互的,是可以感染的,在张婆这里,平时工作中的那些压力,生活中的那些不痛快,都统统烟消云散了,只剩下快乐,简单而单纯的快乐。”
  我心里被她说得暖洋洋的,此前我真没想到商雅还有如此善良细腻的一面,我说:“商雅,你真的和我平时接触的那些女孩子不太一样!”
  商雅眨眨眼,嘴角微翘,笑道:“怎么不一样了?”
  我搔搔头,说:“你若要我细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是觉得你比现在的很多女孩更善解人意,感情更细腻!还有,我说句实话,你可别不爱听啊!”
  “你说吧!”
  “我以前觉得吧,你聪明干练,工作中有一股子狠劲,是属于女强人的那种,不过,还有点高傲,有时还有点咄咄逼人的感觉,不太容易接近。但是今天,你给了我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商雅嘿嘿笑道:“你说得没错,工作中我可能有点不近人情,但是没办法呀,如果我不是那副做派,我怎么可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你是不知道,我这位子,多少人眼红着呢!”
  “对,对,你说得也对!”
  “可是,”商雅启动了车子,“说实话,别说你们,就是我自己,也不喜欢我工作中那副样子!不过,我那也是被逼无奈嘛,所以你们得理解理解!”
  “嗯,我理解!”不管怎么说,我此时对商雅,已经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和信任感。
  车开出小区后,商雅问我:“现在,唱歌去吧?”
  我想了想,说:“要不还是算了吧,只有我们两个人,唱歌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找个地方我请你喝咖啡吧!”
  于是我们去了市中心一家星巴克,一边喝咖啡一边闲聊。一直坐到十点过。后来,商雅把我送回她们公司地下车库,这才驾车离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1 22:43
  10


  一大早,王文亿便跑到我的办公室,挤眉弄眼地问我:“昨晚过得怎么样?爽翻了吧?”
  我瞪着他,故做茫然状,问道:“你说的什么呀?我怎么不明白呢?”
  王文亿吐吐舌头,做了个鄙视我的手势,说:“装,装,你小子继续装呀!我告诉你吧,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昨天晚上商雅和你在一起了!”
  我故意摇头否认。
  “切!”王文亿朝我竖起中指:“还想骗我!小陈都告诉我了,说商雅想找个人过节,还说商雅特意把你单独留下了,对不对?嘿嘿,怎么过的节,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不说我也猜得出来!”
  我说:“不是,商雅叫我留下是因为她有个朋友的公司要做画册,所以……”
  “画册?好啊,那画册呢?怎么做?什么时候做?”王文亿不依不饶地问。
  我语塞。确实,在画册的问题上我难以自圆其说。毕竟昨晚吃饭的时候商雅那个叫叶烟的朋友压根就没提起过,所以我也怀疑这只是商雅的一个借口罢了。
  “没话了吧?我靠,你小子怎么这么不厚道呢!上了就上了嘛,还故意找这个低级的借口!我跟你说吧,哥们不是嫉妒你,是为你感到高兴,再说了,你把那娘们上了,我看她今后还敢不敢对我们人五人六!”王文亿手舞足蹈,唾液纷飞。
  我知道再怎么解释都没用了,反正现在已经是越描越黑了,索性闭上嘴,不发一言。
  接下来,王文亿又在我面前兴致勃勃口若悬河地说了将近二十分钟,不时还加点夸张的动作。我暗觉好笑,却也不说话,就像看表演一样静静看着他,任由他一个人在那里疯癫。
  不可思议的是,王文亿说完出去没几分钟,老魏又跑过来了,一进门便直说恭喜我,恭喜我,接着他还绕过桌子,拉住我的手紧紧握着,说道:“我就说嘛,商雅早就看上你了,否则怎么一直对你格外客气呢,对不对?嘿,这下可好了,再也不用担心这个客户丢了。哈哈哈,真好啊,你小子为公司立下大功了!”
  我哭笑不得,他妈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我苦笑着对老魏说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事情不像你们想的那样,我和她根本没什么事!”
  老魏半信半疑地说:“哦,是吗?那为什么王文亿说得有板有眼的呢?”
  我说:“他的话什么时候能信?你还不了解他呀,满嘴跑火车!唯恐天下不乱!”
  老魏拍拍我的肩膀,不无惋惜地说:“唉,害我白高兴一场!还以为你把她搞定了,给我们业务上了保险呢!看来呀,你还得继续努力,争取早日把她拿下!”
  说着,老魏连叹三声,转身走了。我摇头苦笑不已,这都是些什么人呀!

  下班后,我正要收拾东西回家,商雅的电话忽然打了进来,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可不可以陪她去参加一个聚会。“只是朋友间的小聚会,不是那种重要的正式派对,你不用紧张!”她说。
  我心里有点犯迷糊,朋友间的聚会?我去合适吗?我该以什么身份出现呢?我迟疑地说:“晚上我倒没什么安排,只是你们朋友聚会,我去会不会……”
  商雅笑着打断我的话:“你别多想,我也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让你多认识一些朋友,这样你也许就不会那么闷了!”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只好答应她。
  “好,那你要不要先回去换身衣服?”商雅问道。
  “不用。”
  “那好,你直接到我们公司地下车库等我,到了给我电话!”
  打完电话,我走出办公室,正好看到老魏走过来。他问我:“晚上有事没?我老婆不在,我们找个地方喝几杯?”
  我说:“哦,晚上和别人约好了,改天吧!”
  老魏露出一副若有所悟的样子:“约的商雅吧?”
  我笑笑,没说话。
  老魏指着我阴笑道:“小子,跟我来这一套,还说没事,嘿嘿!行啦,去吧,我再另外找别人喝酒就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2 16:09
  11


  到了地方我才知道,原来所谓的聚会其实也就几个人,不过都是清一色的年轻女孩子。商雅一一给我介绍,我也一一点头致意,说来真是丢人,面对这么多美女,我还真有点晕,介绍到最后我居然没能记住一个名字。就因为这个,喝酒的时候我没少被她们灌。她们的台词都基本一样:“记住我叫什么没有?没有!那先罚一杯!”结果一轮下来,罚酒加敬酒,我已经快趴下了。
  而且我发现,商雅好像有意让她们灌我酒似的,她就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不劝不拦,任由她们轮番攻击我。而她则以开车为由,只喝饮料,滴酒不沾。本来一开始我也说要开车不想喝,可是商雅居然率先发话:“喝吧,我送你回去就是!”有了她这话,她那些如狼似虎的朋友焉能放过我?
  喝至兴处,其中一人又出馊主意,说要玩什么“唐伯虎点秋香”的游戏,让我蒙上双眼,听声音辨别她们谁是谁,如果回答不对,还得罚酒!我闻言哭笑不得,莫说此刻我已经有了几分醉意,就算清醒的时候,也未必能做到“辩声认人”呀!我向商雅抛去求援的目光,可是她光笑着,也不替我解围。我暗暗苦笑,还未及再做其他反应,早有人跑过来用手捂住我的眼睛,大声喊:“游戏开始!”
  可怜呀,这一轮下来,我只猜对了其中一人,惨遭罚酒四杯。

  我摇摇晃晃地奔向洗手间。才到洗手台,便感觉胃极难受,吐了个稀里哗啦。吐完之后,用冷水冲洗了一下脸,方觉得略为清醒。我不停地喘着粗气,心想,今天算是被这些小娘们整惨了。我摸出手机,想让瘟猪来救救场,可是再想想又觉得不妥,只好把手机放回裤兜里。
  我对着镜子,看到自己满脸通红、头发凌乱的样子,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我越来越觉得今天这个所谓的聚会是商雅故意给我设的局,想把我灌翻。但是她到底什么目的呢?我一时半会又说不清楚。
  走出洗手间,意外地看到那个叫方筱虹的女孩站在外边等我。一看见我,她立刻上来搀扶,还笑着问我:“没事吧?”
  我叹息,道:“还能没事吗,都被你们灌成这样了!”
  方筱虹吃吃地笑起来,在我脑门上戳了一指头,道:“你真是够笨的,也不知道找借口躲酒!”
  我苦笑道:“问题是我躲得了吗?!”
  方筱虹说:“那你不会装醉呀?”她话语中带着几分娇嗔,而且眼波如烟,似乎藏着某种意味。更要命的是,她此刻正半扶半抱着我,丰满的胸部紧贴我的身体,阵阵幽香袭来,几乎让我意乱情迷!我不由一怔!然后故意甩开她的手臂,说:“没事!你看我,不还好好的吗?用不着扶!”
  说着,我赶紧大步朝包间走去。方筱虹在背后连“哎”了几声,见我没理她,遂快步追了上来。
  回到包间,名为许靓的女孩立刻起哄道:“哎,哎,你们两个跑哪里恩爱去了?不行啊,这样可不行,罚酒,必须罚酒,姐妹们,你们说呢?”
  其他人自然高声附和。
  我双手作揖,求饶地说:“各位,你们能不能放过我,我实在是喝不下去了!再说了,我也就上个洗手间,哪有什么……”
  “哎,你的话我不信,”许靓指着方筱虹,道:“我问筱虹,筱虹,你自己说,你跟他到哪去了?”
  方筱虹扮了个鬼脸,说:“我不告诉你,你自己想吧!”
  方筱虹这话简直像火上浇油,许靓她们更炸开了锅,一个个在那里高声大叫:“喝!喝!必须喝!”
  于是,我又遭到了新的一轮“轰炸”。
  终于,我再也扛不住了,在众美女的杯盏交错中意识渐渐模糊,直至像烂泥一般瘫在桌子底下……

  次日早上,我幽幽醒来,感觉头痛欲裂,正想起身去倒杯水喝,不料睁眼一看,感觉没对:我这是在哪呀?
  而且,我发现自己居然裸着上半身,下身也仅仅穿着一条内裤!我差点没惊叫出来!是谁把我送到这里?又是谁将我衣服脱去?
  惊吓之下,我一跃而起。
  然后,我听到了方筱虹的声音:“你起来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3 19:15
准备码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3 22:29
  12


  我循着方筱虹的声音望去,看到她从窗边的一张椅子上站起来,笑容可掬地面对我。
  我一下子便懵了。什么情况?难道……
  我又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情不自禁地嗷叫一声,四处找寻自己的衣服。
  方筱虹说道:“别找了,你昨晚吐得一塌糊涂,衣服全都脏了,我只好让服务员拿去洗了,恐怕这会还没干呢!”
  我赶紧拿起一床被子包裹住身体,然后使劲拍拍脑袋,拼命地想,可是没用,已经完全断片了,我实在想不起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是怎么来到这里,方筱虹又怎么和我在一起?
  我越想越乱,既惊且恼,末了,我反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真他妈的无厘头,这种电视剧里早已烂俗至极的桥段如今居然在我身上发生了!
  方筱虹显然对我忽然爆发的大笑感到莫名其妙,她一脸迷惑地问我:“你笑什么呢?”
  我一边大笑,一边不停地摇头。停下来之后,我用一种戏谑的语气对方筱虹说:“不用说,这里肯定是酒店了,更不用说,昨天晚上我酒后乱性已经和你那个了,对不对?”
  方筱虹白了我一眼:“神经病!谁和你那个了?”
  “哦?”我微觉意外,怎么和电视剧里的剧情有出入呢?不过却稍觉心安:“这么说,我们没有那个?”
  方筱虹正色道:“当然没有!我才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子呢!”她眼珠一转,又换了一种嘲笑的口吻说:“再说了,你昨晚醉得像一滩烂泥一样,你以为你还能干坏事?”
  我坐到床沿上,闭上眼睛再试图回想昨晚之事,可是依然没用,我只记得自己在包间里一杯一杯地被她们灌,再往后就全都想不起来了。
  我咬着嘴唇叹息不已。酒这东西真是害人,能把好端端一个人给废了呀!
  “我想不起来了,”我看着方筱虹,问道:“你怎么把我带到这里来了?”
  方筱虹冷哼一声,道:“那你觉得我应该把你带到哪里去呢?我们又不知道你住在什么地方!”
  “那商雅呢?为什么她没来?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
  方筱虹一听我这话,立刻急了,一跺脚,又气又恼地说:“你这个**!”
  看她这反应,我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那话问得有多**。可我也不想就着这思路往下顺,于是岔开话,问她:“现在几点了?”
  方筱虹没好气地说:“不知道!你自己不会看呀!”
  我暗暗叹息,得,现在的女孩子,都不是省油的灯!惹不起,真是惹不起!不过还好,我手机就放在床头的小柜子上。我于是走过去,拿起手机一看,天,居然九点过十分了!再想想,今天上午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便给老魏打电话,说我现在有点事要办,得晚一点才能去公司。真怀疑老魏那鼻子是狗鼻子,居然嗅出了我的话外之意,他笑嘻嘻地说:“你小子一定还在酒店里吧?嘿嘿,明白,明白,你忙你的!”说着就挂了电话。我心说,你明白个什么蛋呀!老子在这边头都大了!
  放下手机,我瞟了方筱虹一眼,没想到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于是心一邪,有意要逗一下她:“哎,我说,你昨晚把我衣服脱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借机非礼我?”
  方筱虹脸都羞红了,啐了我一口:“我呸!你以为你是刘德华呀?”
  我故意“哦”了一声,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你喜欢老男人呀?”
  “哼,不理你了!”方筱虹将头扭到另一边。
  我哈哈大笑,双手束紧身上的被子,走到她面前,盯着她,继续问:“哎,我还想问一下,昨晚你到底睡哪里呀?是不是就猫在我怀里呀?”
  方筱虹嘤咛一声,两只小手不停地捶打在我的肩膀、后背上,嘴里狠狠地说:“你可真坏呀你!你这个坏蛋!”
  我再度开怀大笑。
  方筱虹气笃笃地说:“我走了,不理你了,你这个坏人!”说着她真的就朝门口大步走去了。
  “哎……那我的衣服呢?”
  “哎个屁!你自己慢慢等吧,会有人给你送来的!”方筱虹回头说道:“对了,房间是商雅订的,你走的时候自己到前台退房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紫梦花开   2012-12-14 08:14  金钱  +15   好文章
紫梦花开   2012-12-14 08:14  魅力  +1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4 08:14
写的真是不错,欣赏,学习。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4 22:09
谢谢紫梦花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4 22:09
  13


  方筱虹走后,我便给商雅打电话,问她到底什么意思?怎么让方筱虹留在酒店里呢?商雅反问我,那你想留下谁呀?我说,我没想留下谁呀!我是觉得这样影响很不好嘛!商雅说,有什么呢?你们一个未婚,一个未嫁,担心什么呀?再说了,人家方筱虹挺好的,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最重要的是,她对你印象还是挺不错的!
  我叹息道:“商雅,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是说方筱虹不好,我只是觉得你这么做……有点过分,真的,我不知道你到底操哪门子心?为什么非得撮合我们?还有,我觉得你昨晚把我叫去,完全是一个预谋!你别嫌我说得难听,我实在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过了好一阵,电话里才传来商雅略带无奈的声音:星星,相信我,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
  “可是,我看不出来,你这样做,我好在哪里?”我说:“我告诉你吧,现在我一想起方筱虹的样子,脑袋就生疼!”
  商雅扑哧一笑,问道:“怎么,昨晚上你们真做了那事?”
  我没好气地说:“做个屁!我是那种人吗?不过她做没做我就不知道,反正我已经醉得不省人事!”
  商雅说:“行了,你也别抱怨了,总之我觉得方筱虹挺不错的,你不妨和她处处看!”
  “可我没那意思呀!”我说:“我心里还想着……”
  “好了,回头再说吧,我还有个会,得过去了。另外,你们那边的工作得抓紧点哈,别到关键的时候给我掉链子!”商雅说完就挂了,也不容我再说什么。
  我将手机丢到床头柜上,然后给自己倒了杯水。我坐在方筱虹坐过的那张椅子上,回头再想想昨天晚上的事。我越想越不明白,这事情变化得也太快了,快得已经超乎了我的想象。说实话,在昨晚之前,我也曾以为商雅对我有点意思,可是谁知转眼之间,她便着急忙慌地给我张罗女朋友,还不惜让人将我灌醉,再让方筱虹借机接近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将近十一点,服务员才将我的衣服送过来。我赶紧穿戴整齐,去前台退房。商雅先前交了一千块钱押金,除掉房费和洗衣费,还剩下三百多。我打电话给商雅,告诉她房已经退了,想把钱给她送过去,她说不必了,这点小钱不值一提,改天请她吃饭就是。
  回到公司,屁股刚挨着椅子,老魏就过来了。他搓搓手,笑眯眯地问道:“怎么样,兄弟,这回妥了?”
  我无语了。我真佩服老魏这种专注精神,一旦盯上一件事,必定全程跟进,不弄个水落石出绝不罢休。
  老魏见我闷不作声,按捺不住了,又问道:“你倒是给句话呀,情况如何?”
  我深深吸了口气,说:“复杂了。”
  “啊?”老魏一愣:“什么复杂了?”
  “一言难尽呀!”
  “那就慢慢道来,我有的是耐心!”
  我笑了,说:“老魏,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爱打听起别人的隐私来了?”
  老魏不好意思地笑笑,说:“这不是关心你嘛,再说了,你和商雅的事,不仅仅是私事,还关系到公司的利益呢,对不对?”
  我说:“那好,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和商雅根本就没有什么事!”
  “什么叫没什么事?你不是说你们都到酒店开房去了吗?”
  “哎哎哎,我什么时候说我和她去开房了?”
  “意思都一样嘛!今天早上我在电话里问你是不是在酒店里时,你不是已经默认了吗?”
  “好了,你别瞎猜了。我再声明一次,我,韩星星,确实和商雅,天耶的商雅没有什么关系,OK?”我说:“这事就到此为止吧,老大,算我求你了,别再问了,好不好?”
  “唉,”老魏面露苦相,道:“星星,你也别嫌我烦,实话告诉你吧,对于天耶这个客户,我一直心里没底,当初能签这个项目,我挺意外的,按说以我们的实力根本就接不下来的,毕竟参与竞标的还有两三个大公司,而且报价跟我们也不相上下!可就算接下来了我还是不踏实,总担心他们什么时候就把我们给甩了,尤其是那个商雅,一直对我和王文亿横挑鼻子竖挑眼,我就更悬得慌了!你也知道,我们现在业务本来就不多,如果再失去这个项目,那就更艰难了!”
  我说:“我知道,理解!不过,我觉得你大可放心,虽然我和商雅没那关系,但我想她也不会从中作梗的!”
  老魏叹息,道:“唉,但愿如此吧!”接着,他又兀自摇头,说:“搞不懂你们这些人,就那点事,有多复杂呀,开个房上个床就完事了,非得整得云里雾里的,啥也看不清楚!好,不说了,我走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5 14:11
感觉商雅和温月有联系啊。。。。星星会不会朝这个方向写呢?
还有,星星怎么不去天涯更新跑这来了?
等了几年,才等到这部后传,真受不了一天只有一小段,我决定过个几天来看一次,看个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5 16:29
星星,我再问一个问题,前面男主角和商雅吃饭,男主角只是回忆了温月,并没有讲述之前的故事,商雅却说你已经等了四年了。这是个BUG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6 15:01
呵呵,terry_12344321 你说得对。商雅其实是温月的闺蜜。商雅将在韩星星和温月之间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将会在后文中交代。。。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6 15:16
  14


  晚上我正准备上床睡觉,手机忽然响起短信提示音。拿过来一看,是方筱虹发的:“你睡了吗?”
  我本想给她回道“正准备睡呢”,可再一想想,还是把信息删了,没有回复。
  我上床躺下后,不自觉地又翻出方筱虹的那条短信,然后瞎琢磨起她的用意来。我想,这个方筱虹估计是对我有点意思了,否则,她怎么可能在洗手间外边等我?怎么可能留在酒店里照顾我?怎么可能半夜三更给我发短信?平心而论,方筱虹确实不错,正如商雅所说的“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 肤白貌美,前凸后翘,该大的地方大,该细的地方细,完全符合“美女”的标准。像她这样的,随便往那里一站,很多男人都为趋之若鹜,争相讨好。按说她若对我有意,真可谓天赐艳福,我应当感激涕零,怜之爱之。可是,我心里已经被温月装得满满当当的,再也容不下其他的女人了。
  我还在胡思乱想,忽然电话响了起来。夜深人静,而且手机就在我手上,所以显得声音特别大,惊得我差点没跳起来。
  我瞥了一眼手机屏幕,是方筱虹。我叹了一声,不由有点后悔上午在酒店的时候把号码告诉她了。
  我接通电话:“喂?”
  “你怎么不回短信?”方筱虹幽幽地说。
  “哦,我睡了,没注意。”
  “你骗人,我知道你还没睡!”
  “没有,我真的睡了,”我说:“这么晚打电话,有事吗?”
  “没事,我,我就是睡不着。”方筱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哀怨。
  我故意开玩笑地说:“睡不着呀,好办,我告诉你一个方法,数绵羊吧,你从一数到一千,保证很快就睡着了!”
  “没用,”方筱虹说:“这个方法对我来说不管用。”
  “那,我再给你讲个办法吧……”
  “不用了,我只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电话那边沉默了将近半分钟,才传来方筱虹低沉的声音:“温月是谁?”
  “温月?!”我几乎跳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温月?”
  “昨晚在酒店里,你喝醉了,好几次都叫这个名字!”
  “啊?真的?”
  “她到底是谁呀?”方筱虹的话里分明含着一股醋味。
  我一想,这样也好,既然方筱虹已经知道温月,不妨直接跟她说清楚,免得她还东想西想的瞎耽误工夫。我于是说:“哦……她是,是我女朋友!”
  “啊?”方筱虹惊叫起来:“真是你女朋友呀?”
  “嗯!”
  “不对呀,商雅不是说你没有女朋友吗?”
  “商雅真跟你这么说的?”
  “对呀!她告诉我,你没有女朋友,还让我……你说,这……唉!”方筱虹似乎很失望的样子。
  “那是商雅不知道,我没跟她说!”我说:“你还有什么事吗?”
  “没,没啦!”方筱虹呐呐地说,“拜拜!”
  放下手机,我如释重负。不管怎么说,能让方筱虹死心,不再无事起事,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否则指不定今后还会惹些什么麻烦来呢。
  我侧了个身,正想美美地睡上一觉,不料电话又响了。我不厌其烦,心想,这个方筱虹是不是脑袋里缺根筋呀,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怎么还没完没了的打电话呢?
  我漫不经心地拿起手机,一看,哎,不是方筱虹,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谁呀?”我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段却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响。
  “谁呀?说话呀!”
  还是没动静。
  我火了:“有病是吧?大半夜的打电话又不说话,想干嘛呢?”
  对方依然没吭声。
  “神经病!”我骂了一句,然后将电话挂了。挂机之后,我再一想,不对呀,一般人不可能这么晚了骚扰我的,莫非是方筱虹气不过来,又换了个号码故意来整我?不行,得跟她说清楚,否则她这么不依不饶的,那不就更麻烦了吗?我于是想回拨过去,谁知电话却又响了,那个号码又打过来了!
  我心说,好!这样还省了我电话费!
  我接通电话后,先压住心头的火,很有礼貌地说道:“喂,你好,请问是哪一位呀?”
  这回,对方终于说话了:“韩星星,是我!”
  声音略带沙哑,不过我一听到那声音便忍不住惊叫起来——是林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7 21:07
  15.

  很久以来,林韶就像我心里的一根刺,一旦触碰,便刺出淋淋鲜血。其中疼痛,无以言表。这几年我甚至多次做了一个同样的梦,梦见她孤零零地站在无边无际的狂野里,眼泪汪汪地望着我,脸上满是凄楚之情,可是当我一喊她,她便转身飞奔而去,然后……义无反顾地朝无底深渊纵身一跃!
  林韶出国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只是事后才从别人嘴里得知。屈指算来,她出国已经两年多了,也不知道她在国外过得怎么样?抑郁症是否已经痊愈或有所好转?
  自从那件事情之后,林韶一直对我不理不睬,尽管我也曾多次去找过她,可她总是不愿意见我,我知道,她心里有太多的委屈与怨恨,不肯原谅我,而我也从来没有奢望能得到她的原谅,毕竟是因为我,她才变成这样的。我甚至以为,也许这一辈子,林韶都不会再搭理我了。可是我真没想到,就在今夜,她,林韶,居然还会给我打电话!
  在听到林韶声音的刹那,我无可控制地惊叫了一声,接着,情不自禁地,泪水潸然而下。是激动?还是惊喜?我已经分不清楚。我的心里,早已如翻江倒海一般了!
  “林,林韶,”我的声音有点颤抖:“你,你还好……还好吗?”
  “你觉得呢?”
  林韶的反问让我感到有些惊惶无措,我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呐然无语。
  “你现在有时间吗?”林韶说:“我想见见你!”
  啊?!林韶要见我?林韶主动要见我?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既惊又喜,继而感到不安,深深的不安。
  “好,好啊!”我说,“在哪里?”
  “就以前我们一起看过电影的那家影城门口吧!”
  “好,我这就过去!一会见!”

  午夜时分,一个人驾车穿过城市清冷的街巷,心里别是一番滋味。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这几年除了上班和应酬,我一直深居简出,极少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游荡。看着那些一闪而过的街灯,吹着阴冷的夜风,我甚是感慨。我忽然想,倘若当初我不是三心二意,只和林韶一个人好,现在我们是不是已经结婚了?甚至,已经有了一子半女?我们的生活会不会很幸福?可惜,现实中有太多的变故,走错一步,结果便完全不一样了。
  我愁肠百结,长叹不已。
  再想到即将和林韶见面,我便有种难言的纠结感觉。林韶现在会是什么样呢?她什么时候回的国?她还记恨我吗?见了面她将如何对我?她会不会故意给我难堪?……一连串的问题,在我脑子里盘旋着,像一群嗡嗡直叫的蜜蜂,挥之不去。
  终于到了那家影城,车子经过门口的时候,我没看到林韶。我也不敢给她打电话,索性先将车停到影城的地下车库里去。我再到影城门口时,林韶还是没到。我只好站在影城的海报栏下等着,身边偶尔经过一两对看午夜场电影的情侣。等了大约十多分钟,等得我手脚冰凉,依然未看到林韶的影子。我开始有点等不及了,心想,该不会被她放鸽子了吧?我拿出手机,犹豫再三,还是没敢拨出去。左右是等,我干脆看起海报栏里的影片资讯。
  过了一会,我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略沙哑的声音:“韩星星!”
  我不由打了个激灵,连忙回头。

  在这初冬的季节,在这寂寥清冷的夜晚,在这曾经留下过美好回忆的影城门口,我终于,终于又见到了多年来一直心存愧疚无法释怀的林韶!
  我面对林韶,早已心如澎湃,我恨不得立刻冲上去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可是我的脚下却像生了根一样,一动也无法再动。我的喉咙间似乎有一股气息,又像有很多唾液,可是我艰难地咽着,却咽不到任何东西。
  林韶也只是静静地,静静地站在我的面前,她明显比以前清癯许多,也多了些沧桑,可见这两三年她过得并不好。在灯光的照射下,她的脸色格外惨白,她的眼睛散淡无神,她的头发也长了很多。这分明就是我记忆中的林韶,又似乎不是。这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竟让我在瞬间感到心口生疼。
  “林韶!”我终于还是喊出了口。这两个字,几年来一直藏在我的心底最隐秘的地方,如今终于像重见天日一般从我心里穿过,爬过喉咙,绕上舌尖,终从唇齿间滑落出去。
  听到我这一叫,林韶娇躯微微一震。但她很快回复平静,只淡淡说道:“陪我看午夜场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8 12:43
星哥 ,更新快点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18 12:44
星哥 我希望能看到 林韶和星星的幸福生活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2852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