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29878个阅读者,31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7 00:14
  42.

  林韶的话语,仿佛五月的暖风,吹得我耳朵痒痒,我不由打了个激灵。林韶像蛇一般缠住我的脖子,她身上的气息,一阵阵向我袭来,让我瞬间酥软了。但是,我心里尚存着一丝理智,我吐出一口气,说道:“林韶,对不起,你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我,我不能……”
  “不,今晚我是你的女人,只属于你,星星,星星……”林韶在我耳畔仿若春燕呢喃,尤其是那声声轻唤,更是叩响我的心门。我的心在胸腔剧烈的跳动着,仿佛一不小心就要跳出胸膛。
  我来不及多想,林韶已然用她的双唇将我的嘴唇封住。这哪是嘴唇呀,分明就是两团火,顷刻便将我内心的欲望点燃了。这一刻,我再也无暇顾忌什么,我忘记了以往所有的不快与不安,这一刻,我只知道,我们深爱着对方,我们是成年男女……我开始回应她,并迅速报以更热烈更深切的热吻。
  林韶在我的热吻下身体开始如风中的谷糠一般颤动,但她将我搂得更紧,紧得我感受得到她内心燃烧的激情,而她不经意间发出的猫一般的叫声和喘息声,更让我情欲失控。我的左手搂着她的腰,右手在她的身上游走,将她剩下的衣衫尽数除去。而她也一边娇喘一边帮我宽衣解带……终于,我们都不着半寸丝缕,缠在一起。
  面对林韶美丽的胴体,我却迟疑了。这光滑如脂白皙如雪的胴体,当年曾让我浮想联翩并多次想拥有,可是却无一次遂意,不想过了多年之后,它终于还是呈现在我面前。但我却不忍心去造次,我生怕自己亵渎了如此圣洁的身体。
  我还在胡思乱想,却听到林韶梦呓般地呼唤我的名字:“星星,星星……”
  这叫声如同春药一般,再度蓬勃了我的欲望。更让我无法承受的是,林韶已用她的玉手轻轻抚摸着我那玩意儿。此时此刻,我再强大的心理防线,也敌不过她的一双柔荑!我感觉气血噌噌往头上涌,再也无法控制,一把将林韶压在身下。
  当我进入林韶身体的刹那,林韶“哎哟”的轻叫了一声,我附在她耳旁,轻声问道:“疼吗?”林韶娇羞地摇头,眼睛里满是柔情蜜意。我心旌摇曳,与她十指交扣,极尽缠绵。

  云雨过后,林韶依然卷缩在我怀里,平静而均匀地呼吸着,脸上的红潮也渐渐褪去。我搂着她,痴痴地斜视着她。我多么希望时间能在此刻凝固,不再流逝,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这般温存相偎。
  然而,现实始终是残酷的。不多时,林韶起身了,拿起散落于地的衣服开始穿上。我双手枕头,看着她,说道:“你要走了吗?”
  林韶点点头。
  “能不走吗?”我说,“留下来陪陪我吧!”
  林韶摇头,说:“不行,我要是不回去,我妈会担心的!”
  我说:“你打个电话跟她说不就完了?”
  林韶说:“那更不行!”
  很快,林韶穿好了衣服。她又凑过来,在我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环顾四周,叹了一声,转过脸来对我着无比惆怅地说道:“星星,我走了!”
  我心里有着千般不甘,万般不舍,我说:“林韶,你真的不能改变主意了吗?”
  林韶脸上现出悲戚一笑,说:“星星,你还是忘了我吧!”
  说完,林韶便夺门而去。关门的声音,如同一把铁锤,擂在我的心坎上。我忽然感到无比的悲哀,无比的讽刺。眼看着自己心疼的怜爱的女人就要嫁给别人,我却无能为力,什么也改变不了!这是何等的悲哀!何等的残忍呀!
  我的心里满是悲痛落寞之感,我情不自禁地喃喃念道:“你走了,我的姑娘!你可知道,你带走的,是我一颗流泪的心!床上还有你的余温,空气里尚残留你的气息,可你却要带着我对你的爱,嫁作他人妇!你走吧,我的姑娘!如果我的放弃能成全你的幸福,所有的伤痛就让我独自承受!你只需幸福,你也必须幸福!……”
  念着念着,我的视线渐渐模糊了。
  电话忽然响了。是林韶打来的。她说:“星星,你忘了我吧!既然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那就彼此相忘吧!虽然这很残忍,但是我们必须这样做!你不用再有什么心理压力,另外找一个人,找一个你爱的和爱你的人,好好地生活!知道吗?……星星,星星,你多保重!请记得一定要幸福!千万千万记得!”
  林韶的后半截话是哽咽着说的,但总算是说完了。我也想说,我想对她说祝你幸福诸如此类的,但是我一句都说不出来。我不停地抹泪,我拼命地克制自己,不让哭声发出来。不过当林韶挂上电话后,我终于再也无法控制,像个孩子一样地嚎啕大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7 00:47
星星就这么和林韶结束了?太伤心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7 23:32
  43.

  整个上午,老魏一直没来公司,我很是放心不下,却又不敢给他打电话,生怕骚扰到他。中饭过后,我实在忍不住了,便叫小周给他打个电话,试探一下。不料小周说上午已经给老魏打过几次电话了,但无一打通,全是提醒不在服务区。小周还问我老魏去哪了,会不会有什么事?我看到她一副好奇狐疑的样子,故作轻松地说:能有什么事?估计是到哪个客户那里去了。小周又神神秘秘地问我,老魏是不是和天耶的肖经理……我一听到“肖经理”几个字惊得不小,心想,这事怎么这么快就传开了?不过我还是佯装不知,反问她是听谁说的?小周皱着眉头,说:“你真不知道?反正现在大家现在都这么说!”
  “哪个大家?我怎么不知道?”我继续装蒙。
  小周给了我一个鄙夷的眼神,说:“你少来,要是连你都不知道,那这个地球上就没人清楚了!”
  我说:“我是真不知道,不过我奉劝你们哈,最后不要东传西传,要是让魏总知道了,有你们好果子吃!听到没有!”
  小周撇撇嘴,没有说话,埋下头继续忙着她的事。

  直到下午将近三点,老魏才来到公司。当时我正和小赵围在小陈的电脑前讨论设计稿,看到老魏一脸阴郁地直接走进办公室,然后把门关上。小赵和小陈都看着我,似乎想从我这里找到一些什么,我不动声色地说:“别看我,继续!”
  讨论完设计稿,我又安排了小赵和小陈各自的工作,然后才走到老魏办公室门前,轻轻敲了两下,说:“老魏,是我!”
  老魏打开门,让我进去,又反手将门关上。我看他脸色非常不好,忙问道:“到底怎么啦?”
  老魏头靠着座椅,看着窗外,长叹短吁,半晌郁郁地才说:“我要净身出户了!”
  “什么?”我瞪大眼睛:“你意思是你们要……离婚?”
  “不但离婚,而且是净身出户!”老魏说:“房子、车子都给廖秋眉!”
  “怎么会这样?”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老魏双手一摊,说:“我也没办法了。”
  “那其他的呢,比如你的存款?”
  “除了房子、车子,我还得给她三十万!”
  “三十万?”
  “对!跟你说实话吧,我所有的存款加起来也不过才三十多万,也就是说,我现在基本上已经被掏空了!”
  “这不是欺人太甚嘛!”我愤愤地说:“怎么可以这样?这是谁的主意?廖秋眉?还是她老头?”
  老魏摇头:“都不是,是那个老太婆!”
  “你是说她妈?”
  老魏点了点头。
  “这……你这丈母娘也忒狠了吧?!怎么能这样呢?太狠了!我跟你说,老魏,你绝不能同意,你要是同意你可就瓜了!再说了,婚姻法也没这样的规定呀!打官司!我建议你还是打官司!”
  老魏从座椅上站起来,苦笑着说:“打什么官司呀?这种事情好意思大张旗鼓吗?而且归根结底错在于我,我是过错方,所以……”
  我的目光在老魏脸上梭巡:“你这意思是……你已经同意了?”
  老魏长叹道:“不同意又能怎样?!”
  我暗自摇头叹息。
  老魏走到窗前,打开窗,怔怔地望着远方。
  我走到老魏跟前,试探地问他道:“你们……非得离吗?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估计是没有了!”
  “你不是说廖秋眉只是怀疑吗?应该还不至于走到这一步吧?”
  老魏转过脸来,露出悲戚的神色,道:“对,先前我以为她只是怀疑而已,所以还抱着侥幸心理,打死也不承认!可是现在没用了,人家有证据了!你猜,他们昨晚上给我拿出什么东西来了?”
  我摇摇头:“猜不着。”
  老魏哼了一声,道:“他们拿出了我和肖盈在一起的照片,就是前几天我们在外地的一个酒店里的!”
  “啊?!”我惊骇万分:“他们怎么搞到的?”
  老魏苦笑道:“你觉得现在要弄这些很困难吗?只要给钱,甭说是我的,就是总统的艳照也有人帮你弄到!这瓜婆娘的老头是个什么角色?我告诉你吧,凶着呢!我现在还能全手全脚地站在你面前,已经算是万幸!”
  我看着老魏,默然无语。是啊,事已至此,我还能说什么呀?我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所以呀,!还是俗话说得好呀,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出来混的,迟早都要还的!千万千万别心存侥幸呀,否则到最后你怎么死都不知道!”老魏再三摇头,感叹不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8 15:52
 第43节有一处笔误,“天耶的肖经理”应为“朗城的肖经理”。在此致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0 00:14
  44.

  老魏坐回座椅上,目光深邃,满脸憔悴,胡子拉渣,似乎一下子便老了十岁。我不由心生感慨,想想以往老魏是多么干练阳光的一个人,如今却萎靡不振,如若斗败的公鸡一般。
  我给他倒了杯茶,又问道:“那你们什么时候去办理离婚手续?”
  老魏咬着嘴唇,许久才说道:“不知道,这得看廖秋眉了。她说现在感觉很乱,也许还得等几天吧!不过我现在也没法再回去了,得在外边先找个房子住下!”
  我同情地看着老魏,说:“你要是不介意,先到我那里暂住些日子吧!”
  “谢谢!”老魏一副感激的样子:“不过不用了,我刚才已经在中介所找了个单间,条件虽然不怎么样,但对付一下是没问题了,回头我再另外找个合适的房子!哦,还有,这事你不要传出去,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太他妈丢人了!”
  我点点头。忽然想起中午时小周说过的那些话,一时没忍住,便说道:“对了,你和肖盈的事也不晓得是谁说出去的,好像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老魏眉头一紧,但很快又舒展开来:“唉,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知道就知道了,反正现在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我只是觉得奇怪,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有些事情瞒是瞒不住的,就像一开始我还以为只要自己不承认,廖秋眉就奈何不了我一样,哪知人家神通广大,早就掌握了我的行踪!”
  “你要不说,我还真看不出来廖秋眉这么厉害!那天在咖啡馆,她还……”
  “不说这些了!”老魏摆摆手打断我的话:“越说我越觉得心烦!”
  正说着,忽然有人敲门。
  “谁呀?”老魏高声问道。
  “魏总,是我!”门外传来小周的声音:“有份文件需要你签字,我可以进来吗?”
  老魏向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去开门。
  开门后,小周看到是我,偷偷扮了个鬼脸。我故意瞪了她一眼,回头对老魏说:“那我先过去了。”
  我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小周就跑过来了,神秘兮兮地问我道:“哎,魏总的脖子上怎么有一处伤口,是不是被谁咬了?”
  “有吗?”我甚感惊奇,心想,我刚才怎么没注意到呢?
  小周点点头:“真的,我看得很清楚!不信你自己去看看!”小周又眨眨眼,露出一副调皮的神情,笑着问我:“你说,到底是肖经理还是他老婆咬的?”
  我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故意板着脸对她说:“滚!这么八卦,怎么不去做娱记!”
  小周笑嘻嘻地走了。
  我心里有些好奇,所以又跑到老魏办公室里去了。我走到老魏跟前,直接翻开他的衣领看,老魏左挡右推,一面问我干什么?我不理会,强行查看,果然在他的颈项左边发现一处牙印状的伤口。
  我退出两三步之外,感叹地对老魏说道:“还是女人心细眼睛毒呀!要不是小周告诉我,我还真没注意你脖子上被咬了!”
  老魏拉拉衣领,遮住伤口,然后不自然地笑笑,有些尴尬地说:“那婆娘下口狠呀,当时真是疼得要命!唉,女人一旦发起狠来,比狼还可怕!惹不起,真惹不起!”
  我忽然想起方筱虹来,依这女子之性情,若是发狠,恐怕比廖秋眉有过之而无不及!想到此,我顿感寒意,头皮发麻,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鉴于老魏的遭遇,我更不想招惹方筱虹,也非常害怕她再来纠缠,甚至每次听到电话响都如临大敌,生怕是她打来的。谁知,一连数日,方筱虹既没有给我来电,更没找上门来。如此一来,反而让我心里愈加不安了,这丫头到底搞啥名堂呀?莫非正酝酿什么鬼点子,准备给我来场“大”的、“high”的?不过,纵然有这种担心,我也只能坐等暴风雨的到来了。至于林韶,那天晚上之后,她的电话再也打不通,再度销声匿迹。我虽然心有不甘,却也不便再打搅她的生活,毕竟人家已经铁了心要结婚了,我总不能再做讨人嫌的无赖吧?所以想想也就算了。
  与我较为平静的生活相比,老魏的日子过得就不太平了。廖秋眉到底没有咽下胸中那口恶气,毅然决然地和老魏办理了离婚手续,不过她最终并没有做得太绝情,不仅没要老魏的车子,也没要那三十万,只要了他们的那套房子而已。对此,老魏反而有点过意不去,觉得自己亏欠了廖秋眉,因而愧疚不已。离婚当晚,我陪了老魏一宿。我们在我家里,喝酒谈心,直至酩酊大醉。在未醉之前,微醺之时,我曾经问过老魏,有没有可能和肖盈结婚,老魏想了很久,才说,不会,因为他的心已经死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1 22:43
  45.

  很快便到了天耶项目开盘的日子,一大早我们便赶往销售中心帮忙。商雅打扮得格外靓丽,王文亿眼睛都看直了,悄悄对我说,我要是有机会可以上商雅而主动放弃,那就是天下第一大傻瓜。我啐了他一口,让他滚得远远的。
  准备工作安排妥当,商雅将我拉至一旁,低声问我和方筱虹到哪一步了?我心说,不是吧,方筱虹居然没有和你说?我嘴上却故意没正经地说:“那你希望我们到哪一步了?”
  商雅看不惯我这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嗤了一声,说:“爱说不说,我还不想听了呢!”说着就走开了。我盯着她渐去渐远的翘起的屁股,不免有几分得意,心想,一向都是你整我,从现在起,我也要戏弄戏弄你!看谁能玩死谁!嘿嘿!
  我正得意,王文亿过来在我腰间捶了一下,阴阳怪气地问我:“哎,商雅和你嘀咕什么呢?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呀?”
  我有意要戏弄他,假装眼皮也不抬便很干脆地说:“那当然!”
  “什么事呀?能不能告诉我?”王文亿笑嘻嘻地问道。
  我眼睛一转,反问他:“我真想知道?”
  王文亿搂住我的肩膀,说:“嗯,说嘛!”
  我说:“商雅跟我说,王文亿一双老鼠一样的眼睛老盯着我的胸脯,是个下贱的小淫贼!”
  王文亿这才反应过来,嗷叫一声,想要打我,可我早已哈哈大笑地跑开了。

  虽然受各方面因素影响,如今市场大环境不是很好,但天耶项目的开盘还算成功,人气很旺,现场气氛十分热烈,首批次推出的三百余套房源,当天便销售了一百八十多套,销售率超过60%,因此商雅很高兴,还说回头等空了请我们几个吃饭。我开玩笑地说,还不如直接给我们发点奖金,这样更实惠!商雅说,你就知足吧,有饭吃就不错了!老魏从旁打圆场:那是,那是,不过要吃饭,还是我们请你吧,哪好意思让你破费呢!商雅向老魏竖起大拇指,然后对我说,你看人家魏总多会说话,一句话让人心里暖洋洋的!
  从销售中心出来后,老魏长舒了一口气,说:“总算放下心头一块大石头!唉,你们不知道呀,我这几天心里一直绷得多难受,生怕卖得不好,惹得他们不高兴,然后一不小心就被他们给踢了!”
  我在老魏的肩膀上拍了两下,说:“现在放心了吧!说,准备带弟兄们去哪里庆祝一下呢?”
  老魏回头看了看大伙,说:“也是,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那就找个地方,吃喝玩乐?”
  小陈他们几个立刻欢呼起来。小周说:“魏总,要不还是老规矩,先吃火锅,后唱歌?”
  老魏笑道:“没问题!”
  小周兴奋地说:“好,那我带你们去一家新开张的火锅店,现在不仅菜品可以打六八折,还免费喝啤酒,巨划算!”
  老魏道:“行!”
  于是在小周的带路下,我们驱车直奔火锅店。
  小周说的这家火锅店位于西门火锅较为集中的一条街上,灯火通明,门口拉着开业酬宾打折的横幅,生意确实很火爆,三层楼的堂子,几乎都快坐满了。
  我们本想找个包间,但包间已经全部坐满了,只好坐大厅。服务员将我们安排在三楼一个靠里的位子。老魏将菜单递给小周,大声说道:“你们点吧,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自从老魏离婚以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般情绪高涨。见他这样,我心里也挺高兴。
  吃火锅的时候,我和王文亿都以开车为由,没有喝酒。但老魏异常亢奋,叮嘱林姐一会帮他开车,便频频举杯,而且还立下规矩,凡碰必干,喝得小赵、小周、小陈他们三个看到他举杯就纷纷躲开。老魏哈哈大笑,一副独孤求败的模样。到后来,老魏觉得他们三个弱爆了,不是对手,便硬要拉我陪他喝酒,我推说我要开车,他瞪起通红的大眼睛,满嘴酒气地说:“开了鸟呀?又不是没有代驾的!先喝了再说!”
  我理解他这些天憋坏了,好不容易才彻底发泄一番,于是只得依他之意,陪他喝酒。
  老魏看我干完一杯,哈哈大笑,用力地拍着我的肩膀,说:“这就对啦,这才是兄弟嘛!”
  接下来,老魏喝得更欢了,一杯接一杯地和我们干。虽然他的酒量不错,但也架不住这般狂饮,不多时,他便醉意大发,谁要是不干,他必定瞪眼大吼,不依不饶。由于他们都还不知道老魏离婚的事,体会不到他的心情,因此看到他如此发飙,都吓得不惊。只苦了我一个人,既要拉老魏,又要劝其他人,两头忙得团团转。
  后来,老魏终于喝麻了,趴在桌旁睡着了,这才消停下来。
  王文亿偷偷问我:“老魏到底怎么啦?”
  我说:“高兴呀,今儿天耶卖得这么好,他高兴,所以就这样啦!”
  说完,我便起身去洗手间。穿过四五桌后,我忽然发现前面一桌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那女的不是别人,正是多日没跟我联系的方筱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2 23:14
  46.

  若是平时,我很可能就假装没看见或者故意绕开了,但此时我偏偏已经喝得有了几分酒意,径直走上去,对着方筱虹招手道:“嗨!方筱虹!”
  方筱虹听到叫声,不由抬起头来,看到是我,她颇为惊讶。随即,她脸上现出一丝尴尬的笑容:“哦,是……是你呀!”
  我扭头看看坐在方筱虹对面的那名男子,是个年轻的小伙,长得还挺帅。
  “筱虹,这是谁呀?”小伙问道。
  我听到他称方筱虹为“筱虹”,而且叫得自然而亲昵,忽然生出几分莫名醋意。我拉开旁边一张空椅子,坐下,故意问方筱虹:“方筱虹,这人谁呀?我怎么没见过?”
  方筱虹向我使眼色,又低声说:“你先走好吗,我回头跟你解释!”
  我看看方筱虹,又看看小伙子,已经猜出他们关系不一般。我心里无名火起,这方筱虹也太过分了吧,你若是和人家处了,干吗来还招惹我呢?难不成你还想脚踩两只船!
  只听到小伙又抬高音量问方筱虹:“筱虹,这人到底是谁呀?”
  方筱虹忙对小伙说:“哦,他是我一个朋友。”
  我转脸看着小伙,皮笑肉不笑地说:“对,对,方筱虹说得没错,我就是她的一个朋友,一个普普通通的朋友!不是男朋友,所以呀,帅哥,你可千万别误会,哈!”
  小伙满腹狐疑地看了我一下,又看看方筱虹:“是吗?”
  我乜了小伙一眼,阴阳怪气地说:“当然啦!这还能有假吗?对不对呀,方筱虹?”
  方筱虹此时早已脸比猪肝红,恼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意味深长地再盯着方筱虹看了将近十秒钟,这才站起来说:“好了,我不打搅你们过二人世界了,好好吃吧,多吃点,走啦,拜拜!”

  我解完手,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对镜子看着自己。我忽然觉得自己这张通红而略显浮肿的脸有点陌生,有点狰狞。其实,捉弄完方筱虹之后,我并没有感到兴奋,反而有一种失落感。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我不知道,这种失落因何而生。按理说,我本不想和方筱虹交往,如今看到她和别人在一起,应该释然甚至高兴才对,可是为什么我偏偏感到失落呢?
  我正欲出去,却看到和方筱虹一道的那个小伙子进来了,他走到我跟前,面色铁青地问我:“哥们,你到底什么意思?你和方筱虹到底什么关系?”
  我说:“刚才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和方筱虹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小伙冷笑道:“你骗谁呢?普通朋友你会像刚才那样?”
  我说:“对不起,是我喝多了,所以脑子有点不好使,你千万别见怪!”
  小伙哼了一声,很不客气地说:“看在方筱虹的面子上,我不和你计较,不过你最好给我小心点!”
  看来我酒确实喝得有点到位了,一听这话就立刻觉得火冒三丈,我翻起眼睛,不甘示弱地说道:“哎,你要是这样说,我可觉得不爽了,你什么意思?威胁我吗?”
  小伙脾气也上来了,推了我一下:“咋的?你不服是不是?我告诉你,她是我马子,你敢动她,我非废了你不可!”
  我心里本来就憋着气,被他这么一推,更是气急败坏,我向他伸出脑袋,大声道:“来,你废一个看看!”
  正在这时,小赵进来了,看到此状,忙拉着我,问道:“咋了?发生了什么事?”
  小伙看到我来了帮手,而且小赵长得比他高大许多,顿时识相地缩进里间,一边说:“没事,没事!”
  我对小赵说:“没什么,酒喝多了,不小心撞了一下。你进去吧!”
  我出了洗手间,走到方筱虹桌前的时候,方筱虹还想把头扭到一边。我冷笑着对她说:“你男朋友火气不小,刚才在洗手间里还差点要废了我!”
  方筱虹脸色酱红,表情极为难看,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买完单,小周问我还要不要去唱歌?
  我看看仍趴着的老魏,又扫视了大家一眼,看到大家都早被老魏闹得没了心情,自己也因方筱虹而堵心,便说道:“算了吧,你看魏总都喝成这样了,再去唱歌说不定还得闹,不如散了吧,改天再去吧!”
  大伙都点头表示附和。我于是从老魏衣服口袋掏出车钥匙给林姐,让她和王文亿开车分别送一下其他人,还说我负责送老魏。众人散去后,我又踮起脚尖向方筱虹坐的那个桌子望去,已不见两人踪影。我暗自叹了一声,摸出手机给代驾公司打电话。
  我把老魏带回他租住的房子,安顿他睡下,然后才回家。洗澡完后,我脑子清醒了许多,翻出方筱虹送的手表,躺在沙发上细细看着,又将在火锅店里碰到她的经过想了一遍。我心里充满了问题:方筱虹是什么时候认识这厮的呢?是才认识还是早就认识?是因为和这厮在一起才和我断了联系还是一直都和这厮在一起?
  我正寻思是否给方筱虹打个电话,不料,电话忽然响了,看看来电,正是她的号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2 23:55
写的真好,有起伏悬念,期待更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3 22:55
谢谢fnjier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3 22:56
  47.

  方筱虹在电话里说:“韩星星,你明天有时间吗?我想见见你,有些话想跟我说。”
  我说:“何必等到明天呢,你现在就可以说。”
  “这……”方筱虹迟疑地说:“还是见面说吧,有些话在电话里说不清楚。”
  我说:“好啊,那你定个时间吧,反正明天是周日,不用上班。”
  “那好,我明天上午给你打电话,到时候再定个地方!”方筱虹说:“那就先这样吧,明天见!”
  “等等!”我听到方筱虹要挂电话,忙说道:“有个问题我还是想先问问你,要不然我今晚睡不踏实!”
  “好,你问吧!”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窗台边,眺望着远处的闪烁霓虹,不紧不慢地问道:“方筱虹,你既然有男朋友,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呢?”
  方筱虹沉默了好一阵,才说道:“对不起,这个问题我还是明天回答你吧!”
  “哎,那可不行……”我还没说完,电话里已经传来“嘟嘟嘟嘟”的声音,——方筱虹把电话挂了。
  我叹了一声,算了,明天说就明天说吧,我也不想再多想了!

  第二天上午,我还在睡觉,方筱虹就打来电话了,说她已经到了我们小区大门口。
  “那你就上来吧!”我说:“反正你也知道我住在哪里!”
  “不了,我还是不上去了,就在门口等你吧!”方筱虹说。
  “那行,我一会就下去!”
  我从床上起来,心里有些纳闷,这个方筱虹,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但说话的语气变了,而且做事风格也变了,难道就因为我撞见了她和男朋友在一起,让她觉得难堪了吗?
  我尽快穿衣穿鞋,刷牙洗脸,然后准备下楼去。走到门口突然想起方筱虹送我的那块表,于是返回卧室把它带上,细细又看了个遍,然后放在上衣的内口袋里。
  下楼后,远远地看到方筱虹在大门口徘徊着,不时地朝小区里张望。我于是加快步伐,向她走去。
  我来到方筱虹面前,对她说:“怎么样,要不要找个地方喝点早茶呀什么的?”
  方筱虹淡淡地说:“不用了,我没这习惯。”她指着我们小区外面的那一片绿化广场,又说道:“那里环境挺好,又很安静,就去那里坐坐吧!”
  说着,她便朝绿化广场走去了。我只好跟在她后面。
  由于是上午,绿化广场上也没什么人,很是清静。方筱虹在一条花间小径旁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又指指旁边,示意我坐下。她的表情一直都很淡然,没了往日的热情,这让我多少觉得有点不自在。
  方筱虹将双手夹在两膝之间,低头想了许久,才抬起头来,问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无聊?或者说,很可耻?”
  我看着她,微微摇头,说:“没有,只是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方筱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芒,嘴角微微一扬,但很快她回复平静,又问我:“能告诉我,在你眼中,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吗?”
  听到“女孩”二字,我脑子瞬间有了一个小小的邪恶念头,我笑着反问她:“你还是女孩吗?”
  方筱虹先是一愣,但她很快便明白我说的意思,脸上飞起两朵红云,嗔道:“你怎么这么没正经!”
  不过经此小小一闹,原本紧张别扭的气氛却得以缓和了。
  我起身走到方筱虹面前,与她面对面站着。我说:“我昨晚问你的问题,你现在可以回答了吗?”
  方筱虹忽然笑了,脸上现出往日的那种调皮表情,她歪着脑袋问我:“怎么,你吃醋了?看到我有男朋友,你吃醋了?”
  “哈,你觉得我会吗?”我打哈哈道:“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是你哭着喊着追上来的,我烦都快烦死了,怎么可能为你吃醋呢!”
  “切,那你昨晚干吗要那样?还差点和他打起来?”方筱虹撇撇嘴。
  我说:“当时不是酒喝多了嘛!再说了,都是那家伙自己来招惹我的,我是看他不顺眼,所以想教训教训他!要不是我们同事恰好来了,指不定他被揍成什么样呢!”
  方筱虹鄙夷地哼了一声,说:“就凭你?切!你就吹吧!”
  我用拇指李小龙式擦了一下鼻子,说:“你是没见过我厉害的时候,嘿嘿,改天回头我再收拾收拾那厮,让你也见识见识!”
  方筱虹皱起眉头:“不吹牛你会死呀?!”
  我说:“行,咱不说这个!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怎么个意思?自己有男朋友还要来追我,是不是想脚踏两只船呀?还是觉得你男朋友不行,所以骑驴找马,想换个新的?”
  这话大概戳到方筱虹的软肋了,她听后噎了半天也没开口。
  看到她这样子,我越发得意了,滔滔不绝地说道:“叫我怎么说你好呢?唉,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你说你怎么能这样呢!你看现在事情败露了吧,你两边都不讨好了,对吧?我敢说,那小子肯定也没给你好脸色!而且我一看就知道那家伙不是个好东西,除了脸蛋长得好点,你说他哪一点让人看得顺眼?再说了,男人,一个男人,光长得帅有个屁用!除非他想当小白脸!哎,他是不是在你这当小白脸呢?你是不是倒贴着往他身上花钱呢?”
  “够了!”方筱虹涨红了脸,再也忍不住了,猛地站起来,气呼呼地指着我的鼻子大声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呀你!我告诉你吧,你别自以为是了,我压根就没看上你过!要不是因为商雅,王八蛋才拿正眼瞧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4 23:04
  48.

  我呆住了。我没想到方筱虹会忽然爆发,还爆发得这么激烈。而且,她的话像锥子一样锥在我的心口上。我嗫嚅道:“你,你,你……真的从来没、没喜欢过我?”
  方筱虹怒气未消,道:“是,从来都没喜欢过!”
  我沮丧地坐下。虽然我也知道方筱虹是因为受到商雅的唆使才来追我,可是我心里一直以为方筱虹还是对我有点意思的,尤其是那次接吻之后,我更觉得她心里有我,要不然她也不会送我那么名贵的手表,可是,如今她却矢口否认喜欢过我,这不免让我感到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或许这就是很多男人的通病吧,明明不喜欢某个女人,但一确认她也不喜欢自己时,心里有点失落。
  我缓缓地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方筱虹送我的那块手表,一边递给她一边说:“既然这样,请把表拿回去吧!”
  方筱虹看着手表,微微一愣,然后摇摇头,说:“不,表你还是留着吧!”
  我苦笑道:“我已经知道了,根本就不是A货,这么贵的表,我可不敢收下。”
  方筱虹那是没有接,她眼睛望向别处,轻声道:“我也不能要。”
  “为什么?”我感到有些奇怪。
  “这……”方筱虹说:“你要是实在不想收下,那就还给商雅吧!”
  我越发惊奇了:“还给商雅?难道……”
  方筱虹转过脸来,点点头,道:“对,这表是商雅的,只不过……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似乎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当下感到无名恼怒,这个商雅,到底什么意思?有这样玩的吗?!我盯着方筱虹,说道:“事到如今,我希望你能够讲清楚!”
  方筱虹看着我,叹了口气,然后慢慢地坐到我的身旁,犹豫了半天,才说道:“好吧,既然已经这样,那我干脆就全告诉你吧,否则这些事情老是憋在心里,也确实难受!”
  我的心似乎被提到了半空中,竖起耳朵聆听方筱虹的每一句话。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一起吃饭的那天晚上吗?”方筱虹问道。
  我点头。
  方筱虹接着说道:“其实那天商雅将我们叫出来,就是想让我们见见你,看有没有人愿意和你谈朋友。遗憾的是,其他人都没有这个意思。当时我正和男朋友闹分手,所以一赌气就同意了。所以还和你一起去了酒店……不瞒你说,我当时想,如果那天晚上我们要是那个了的话,我就彻底把他忘了,和你在一起。不过,那晚你醉得不省人事,所以也没发生什么事。后来,商雅一直鼓动我,希望我能和你处处,她还承诺,只要我们俩能成,她便给我五万块钱作为奖励……”
  “啊?”我颇感意外:“商雅真的承诺给你五万块?为什么呀?”
  “是,她真这么说。她说你是个好男人,她真心希望我们能在一起!”
  “我还是不明白,”我迷惑地摇头,道:“那她也没必要给你什么钱呀?”
  “对,我一开始也觉得很奇怪,总觉得是个圈套,不过我看你似乎对我并不感兴趣,再怎么着,我也不会吃什么亏,所以后来就同意了,我想或许是她担心我不和你交往,所以想用钱来刺激我吧。”
  “她怎么可以这样?!”我很是气愤:“你这样做不仅侮辱了我,也侮辱了你!”
  方筱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说实话,这钱对我还真起了作用,要不是看在这钱的份上,那次被你气跑之后,我根本不可能再去找你了!”
  听到方筱虹这话,我心里颇不是滋味,对商雅的作为更反感了。我气咻咻地说:“不行,我得打个电话问问商雅,她到底什么意思!她为什么非要如此处心积虑地撮合我们!”
  “等等!”方筱虹连忙劝阻我:“先别慌!”
  “怎么啦?”
  方筱虹解释道:“你不能这么直接问她,否则她肯定恨死我了!”
  我想想也是,但如果不向商雅问明情况,我又怎么能够甘心?我想了想,说道:“好吧,那我现在先不问她,不过这事不弄明白,我绝不罢休!”
  方筱虹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举着手中的表:“所以这表也是她给你,再让你送给我的,对不对?”
  方筱虹轻轻点头。
  我真恨不得把表摔到地上,但我还是强压怒火,把它放回了衣服内袋。我尽量抑制自己澎湃如潮的心情,使其慢慢平静下来。
  “对不起,”方筱虹略带愧疚地说:“说到底这事我也有很大的错,我要是不答应,商雅也不会逼我的,都怪我,我不应该为了钱死乞白赖地纠缠着你……”
  “唉!”我叹息,自嘲地说:“我说呢,像我这副熊样,你怎么会这么上赶地倒追,原来……唉,算了,不说了!”
  方筱虹表情愈加不自在了,支支吾吾地说道:“星星,还,还有个情况,我,我……”
  “什么情况?”
  “我觉得商雅这么做,很可能是为了,为了你那个……温月!”
  “温月?!”我心中一震。
  方筱虹舔舔嘴唇,说道:“我……我觉得,商、商雅应该认识温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4 23:16
每天过来瞧瞧,快成习惯了。。。星星写的不错,加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5 23:30
谢谢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5 23:30
  49.

  “啊?!”我惊得跳了起来:“你说商雅认识温月?”
  方筱虹骤然掩口,似乎方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但我岂肯无视这惊人消息,急切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商雅真认识温月?你怎么知道的?!”
  方筱虹揉揉眼睛,说道:“你别激动,我也不敢肯定,只是猜测而已!”
  “猜测?”我半信半疑。
  方筱虹说:“好吧,我也不瞒你了,我记得有一次商雅跟我说,温月不可能回来了,你和她之间彻底没戏了,所以她才鼓动我,让我接近你!”
  我坐下,左手肘顶在左大腿上托着额头,右手放在右膝盖上,回想着商雅和我谈及温月时说过的那些话以及说话时的神态。虽然每一次她都跟我说得很含糊,但如今想来,却也有可疑之处,再结合方筱虹适才所说的,商雅是应该认识温月、了解温月的情况,而且很可能受温月所托,这样,她的那些举动和言语也就合情合理,解释得通了。
  “星星,麻烦你见到商雅的时候,帮我把这个也还给她!”
  我抬起头,只见方筱虹将那块浪琴女表递了过来。我接下了,说:“好吧,我一并还给她!”
  方筱虹叹息道:“要是商雅知道是我告诉了你这些,她一定恨不得揭下我的皮!唉,我现在是没脸再去见她了!”
  我说:“没那么严重,你们不是朋友吗?这点事算什么呀!”
  “朋友?”方筱虹苦笑道:“你真以为她是我朋友吗?实话告诉你吧,我跟她其实也不怎么熟。我是通过许靓认识她的,许靓你还记得吗,就是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灌你酒灌得特别凶的那个女孩!”
  我点点头:“有点印象。”
  方筱虹继续说道:“在那天晚上之前,我只见过商雅几次,根本谈不上朋友,要不是因为你,估计我和她也不会有什么利益交集,不会私下来往。她和我们不同,她条件那么好,而且很傲气,并不容易相处……”
  方筱虹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但这些我已经不再关心了。不过我还是耐着性子听她把话说完,然后才问她道:“除了刚才你说的,商雅还和你谈起温月别的没有?”
  “没有!”方筱虹很肯定地回答:“她也就跟我说过一次,就是刚才我跟你说的那些。我想,或许是她不想让我知道得太多,怕我说漏嘴了吧!”
  “好吧,不管怎么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站起来,道:“时间不早了,我请你吃中午饭吧!”
  方筱虹说:“不用了吧,怎么好意思?”
  “这有什么呀,不管怎么说吧,你都照顾了我两次,我理应表示感谢!对不对?话说回来,就算我们做不成恋人,也做朋友嘛!好啦,走吧,千万别跟我客气!”
  我们就近找了个小饭馆坐下,然后随便点几道家常菜。我发现方筱虹变得客气起来,跟以往大为不同,这反而让我觉得有点别扭。匆匆吃过饭之后,她便说下午还有事,得先走了,还说谢谢我请她吃饭。出得饭馆门,分别之时,我忍不住又问道:“有一事我还想问问你,你是什么时候和你男朋友和好的?”见她脸色倏变,我又说:“你要是不想回答,那就算了!”
  方筱虹露出淡淡的笑容,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可以告诉你,就是我们上次吃火锅后的第二天!”
  “好,我知道了!”我说:“那你路上慢点,拜拜!”
  方筱虹走后,我立刻给商雅打电话,我用不容置疑地口气对她说:“你在哪里?我要见你!立刻!马上!”

  我在天耶项目的销售中心外面见到了商雅。她问我:“这么火急火燎地要见我,到底什么事?”
  我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尽量使得说话的语气淡然一些:“还是找个地方坐下好好聊聊吧!”
  商雅回头看了销售中心一眼,有点为难地说:“可是,我这边还有点事呢!”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我说,“你先去忙吧,我就在这里等着。”
  “你表情怎么这么凝重?是不是和方筱虹吵架了?”商雅笑着问道。
  不提方筱虹还好,一提我心里就来气,但我还是抑制住了,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商雅说:“那好吧,我先忙去了,你要是觉得无聊,也可以先到售楼部里坐坐!”
  我说:“不用了,我就在外边呆着!”
  商雅不再说什么,转身返回销售中心。等了大约半个小时,才又见她出来,手里还拎着小坤包。
  我们开着各自的车回到市中区,寻了个咖啡馆坐下。待服务生端来所点咖啡之后,我抿了一小口,然后才慢慢将那对浪琴情侣表拿出来,放到商雅的面前。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7 00:02
好了,应该是摊牌,还是由一个悬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7 22:52
  50.

  商雅看着面前那对情侣表,脸色瞬间三变,但很快又恢复如常。只见她露出一丝笑容,淡淡地说:“看来她什么都跟你说了!”
  “我只想问你,”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商雅:“你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商雅说道:“你觉得是什么意思?我这么做,说到底还不是希望你们俩能好!”
  “有这个必要吗?”我望向坐在我们左前方不远的两个女孩,瞧她们腻在一起的亲密样,简直让人不由得怀疑她们的取向。我收回目光,又对商雅说道:“据说,好像你还准备了五万块钱,作为方筱虹和我在一起的奖励?我知道你有钱,五万块钱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可我就不明白了,我值得你花这冤枉钱吗?好吧,我们今天就开诚布公地谈谈,好不好?我就想问你,这么着急忙慌地撮合我和方筱虹,到底是你的意思,还是温月的意思?”
  “你说什么?温月?”商雅面现惊讶之色。
  我说:“你可别不承认你认识温月,要是这样,不仅侮辱我的智商,更让人怀疑你的品行!”
  商雅无奈地说:“你说得没错,我认识温月。”
  “真的?你真的认识温月?”听到商雅承认自己认识温月,我一时间惊喜交加,情不自禁地抓住她的手,激动不已地问道:“告诉我,温月现在在哪里?她还好吗?她为什么还不回来?!”
  商雅苦笑着摇头,说:“你别激动,你把我抓疼了!”
  “哦,对不起!”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慌忙松开她,“不过请你告诉我关于温月的所有一切,好吗?”
  “不好意思,我先上个洗手间!”商雅说着,站了起来,转身朝洗手间走去。
  “你……能快点吗?”我冲着商雅的背影喊道。

  从方筱虹说出商雅可能认识温月的那一刻起,我便相信,商雅和温月不但认识,而且关系应该非同一般。尽管有此心里准备,但当我亲耳听到商雅说认识温月,内心的激动仍是无以复加的。不错,我之前还故意在商雅面前控制情绪,装出一副随意淡然的样子,但是此时此刻,我怎可能再“绷”得住?想想,我日思夜念苦苦追寻了四年却一直无果的温月,居然和我身边熟知的人有所关联,有所联系,如何不能我喜出望外,激动万分?
  所以,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商雅早点上完洗手间,早点回来跟我说说关于温月的事情。其实我也知道,商雅上洗手间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的意图是给温月打电话,向她汇报情况。
  商雅去得有点久,等了十多分钟仍不见回来,我心急如焚,于是给她打电话,结果发现她果然在通话中。左前方那两个女孩依旧在亲密无间地窃窃私语,不时发出阵阵怪笑,看得我愈发毛焦火烂,心头不爽,我真想冲上去,给她们一人一嘴巴。不过实际上,哪怕她们再过分我也不能把她俩怎么样,就像商雅不回来,我也只能耐着性子继续等下去。
  又过了大约十分钟,商雅才慢悠悠地从洗手间那边走过来。待到她坐下,我便急不可耐地问道:“怎么样,现在可以说了吧?”
  商雅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没有说话,只是用搅拌勺慢慢地搅拌咖啡,再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放下咖啡杯后,她才轻声说道:“温月让我转告你,她不会再回来了,你也别再等她了!”
  “不可能!”我情绪失控地叫道,“她一定会回来的!”
  我的声音惊动了左前方那两个女孩,她们都吃惊地朝我看过来。我立刻朝她们吼道:“看什么看?!”
  “神经病!”我听到有个女孩嘟囔道。我还想站起来,却被商雅拉住了:“哎,你冷静点,别激动!”
  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软了,头靠在椅子上,长叹不已。
  “韩星星,你还想知道温月的情况吗?”商雅满脸肃容:“你要是想知道,就老老实实地听着,不许胡闹!”
  “好,你说吧。”我端坐好,等着商雅说话。
  商雅说道:“我实话告诉你吧,我不仅认识温月,还是她最好的闺中密友。我几年前来到这座城市,也是因为她叫我来的,你们的事,我全都知道!说了你别不高兴,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劝温月,让她不要和你来往,只是她太过于感情用事,不肯听我的话,否则哪会弄到现在这步田地!像方子麓这种不阴不阳的人,骨子里就比较变态,一旦狠起来,绝对不会轻易罢休。所以,你应该想象得到,温月跟他回去后会遭多少罪!”
  方子麓的狠毒,我当年已经领教过了。当时要不是迫于情势,我绝不会让温月走。我喃喃地说道:“我,我能想象得到……”
  商雅眼睛里泛着泪光:“你知道吗?不光你,就连我也四年没有见过温月了!我也想她,我也想见到她!不过,估计我们再想见她,并不是那么容易了。我跟你说吧,温月离不了婚,她老公也不让她再到这里来了!你应该知道的,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最后一句,商雅说得咬牙切齿,也让我羞惭得无地自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紫梦花开   2013-1-28 07:18  金钱  +15   奖励
紫梦花开   2013-1-28 07:18  魅力  +15   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8 07:20
起伏悬念把握的很好,值得一读的小说。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9 23:05
谢谢紫梦花开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9 23:05
 51.

  咖啡已冷,顺喉而下,微苦而冰凉。这些年,我想的只是温月何时能回到我的身边,但对她可能遭的罪,则想得很少,或者说根本不愿意去想。那仿似我的一个心灵禁区,我总有意避之。而今听闻商雅说起,我既感到羞惭,又心痛不已。商雅说得没错,要不是因为我,温月不会受这些罪,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闻商雅继续说道:“说到这里,我不妨全都告诉你,虽然温月不能回来,可她仍然牵挂着你,也一直在暗中默默地关注着你。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开始变得纠结起来,一方面她仍离不了婚,另一方面你又在等她,所以她越来越不安,越来越内疚,便嘱咐我,希望能通过我找机会补偿你,还让我劝你早点忘了她,早点开始新的恋情。不瞒你说,我们公司的这个项目本来不可能给你们做的,不过看在温月的情面上,我还是极力促成了和你们之间的合作。而且我也想通过业务往来和你接近,以便实施温月的托付……”
  我到现在才明白,原来我们公司和天耶的合作,竟然有着这样的内情!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一开始商雅看老魏和王文亿都不顺眼,独独对我却特别好!这一切,都是因为温月的缘故!
  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过。不是因为温月让商雅为我做这些而难过,而是因为我知道我已经彻底失去了温月!多年的等待,换来的却是悲哀的绝望,如何不让人肝肠寸断!
  我的拳头捏得很紧,指甲都快插到肉里了,但是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因为我的心里已经满是痛楚。肉体上的疼痛与心灵上的痛楚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有几分钟,我大脑轰鸣,根本听不到商雅在说什么,只看到她的嘴巴不停地在那里张张合合,看得我目眩头晕,胸闷气短。我只得用双手使劲捂住眼脸,大口地喘着气。可是仍不管用,我依然难受得很。我只好对商雅说:“对不起,我得去趟洗手间!”
  在洗手台前,我把脸伸到水龙头下面,打开冷水哗啦哗啦地冲自己的眼部。然后我用手抹去水珠,对着镜子看自己那张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忽然,我感觉鼻子发酸,接着眼泪就情不自禁地簌簌而下。为了不让别人看到这副模样,我赶紧躲进洗手间里,关上门,抱着头失声痛哭起来。

  我才坐回座位上,商雅便问道:“怎么去这么久?咦,你眼睛好红哦,怎么,你哭过了?”
  我咬着嘴唇,没有回答。
  商雅叹了口气,说:“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吧,为什么当初我劝你别等温月,为什么我要撮合你和方筱虹!其实,这些都是温月的意思!你,你应该理解温月的良苦用心吧?”
  我将杯子里剩下的冷咖啡一饮而尽,然后问商雅:“你能告诉我温月现在到底在哪里吗?还有,她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商雅惊愕地说:“怎么,都到这份上了,你还不死心?”
  我看着远处,说道:“对!我不会轻易放弃的!不管怎么样,一切等我见到温月再说!”
  “可现在的问题是,你根本就不可能见到温月!”商雅有点生气了:“你以为是温月不想见你吗?不是!是方子麓不放过她,不让你们相见,你明白吗?”
  “对呀!”我将视线转移到温月脸上,“正因为是这样,所以我更加得等到温月回来的那一天!”
  商雅直摇头,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我看你就是一疯子,没药可救了!”
  我说:“对,我就是疯子,我就愿意做这样的疯子!”
  “好,那我再也不管你的事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你早就应该这样!你说这种事情,你掺和在里面,算什么回事嘛!我郑重地警告你,不,请求你,别再搞出类似方筱虹这样的事来,也别动不动就整什么名表呀金钱之类的,这样容易把你整俗了!你想呀,你这么一大美女,有事业有身份,何必呢,对不对?!”
  “哼!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商雅冷哼一声:“要不是受温月所托,你以为谁愿意为你做这档子事!到头来还不落好,我怨不怨呀!”
  “好啦,我知道你也是一片好心,行了吧?我现在对你说声对不起,再说声谢谢,你满意了吧!”我说:“如果你觉得好受一点了,就拜托你把温月的电话告诉我,好吗?”
  “不行!”商雅一副不容商量的口吻:“我已经答应过温月,绝不把她的联系方式告诉你,我不能食言!”
  我还不死心,舔着脸继续问:“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没有!”商雅回答得斩钉截铁。
  不过,商雅似乎不忍看到我伤心失望的样子,很快又说:“但是,我可以把你的要求转告给她,至于结果如何,那就看你造化了!还有,我想提醒你一下,你最好别抱什么希望,现如今已不比当年,要是她离不了婚,肯定不会回来见你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31 20:16
  知名的文字耐读,期待后续精彩~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77178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