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50020个阅读者,7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3-1-14 10:13

评论长篇小说《木阁楼情人》



午菲 发表在 不拍不快|杂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8-1.html


  经验之上与意识之下
  ——从谭蕾形象看午菲小说《木阁楼情人》
  李建民

  附:本文作者李建民为中国作协会员。该评论发表在李建民的文学评论集《点击文坛》(作家出版社、2010年10月版)此为转贴。


  午菲新近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了一部长篇小说《木阁楼情人》,书的封面有这么一行提要式的话:一个美貌的、天生丽质的女人,先后在和三个不同身份、不同年龄和不同性格的男人之间游弋。“游弋”两字,泛指在水中游动,古多作“游奕”。从字面上看,有这么两方面的意思:一为无目标地兜游,一为监视某些可能发生的事情。而在此书则是情感上的不定和寻觅。这个人物就是该书上的女主人公谭蕾——一个“天生丽质”的中年女性,一个原本质朴但最终没能固守丽质的女人。这是一个处于激烈社会问题漩涡之中的女性性格的剧变,一个由保守到放荡,由闭塞到开放,由平静到激荡人生转变的情不自禁的女性形象。应该说,这是一个颇有争议的女性,对她的叙述也就牵涉到对作者心目中的女性观的关注,和对一种自然与意识化写作的关注。其实,也牵涉到一个当代文学关于女性思潮的走向与判断的问题。同时,“娜拉出走”有不仅是一个单纯的女性问题,它牵涉到的社会其它问题的深沉是我们每一个读者都必须加以关注和思考的。
  女性文学走到了今天,已不是一个“第二性别”的从属地位问题,也不是一个所谓的“反封建”问题,它涉及的政治社会层面业已进入女性的主体性意识、女性社会性别身份从边缘走向中心,以及对女性自身精神、意识的独立自觉和理性反思。《木阁楼情人》中的谭蕾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女性形象,我们也从小说提供的她与三个不同身份男人的纠缠中去剖析她。第一个男人就是宁石县的县长吕轴方,这个威震一方的县太爷在宁石县可谓一手遮天。他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前乃至八、九十年代,尚存于某一个地方、某一部门的一种政治生态。一县之长,一县的宝物在他的意识里自然是非他独占不可。他在自己的县长办公室大白天的公然调戏谭蕾这样一个“美人儿”,而他的理由是“谁叫你爹妈会把你生得这样楚楚动人!”这种“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的思维,沿袭的是封建社会的唯我独尊,唯我所欲的非人权的对女性的肆意掠夺和占有意识。这是一个比较扁平化的人物,是昔日官场文化中的反面类型化人物,作者在小说中对他的着墨不多,但其在谭蕾人物命运的转折中起到了一种规避和引诱的暗示性作用。如果不是为了躲避这双魔掌,谭蕾夫妇不用离开那个为之奋斗和生活了18年的宁石县回到青佛县,也许就能够避开以后所发生的一切。而如果没有那一次吕县长的调戏,也许谭蕾也不会那么快地投入另一个人的怀抱,以至于后来的一发不可收拾。这不是定数,这是一种人为的陷阱,她看似无形却是形成一种必然地牵着人物的命运走向,所以一切的事物皆有因果、可然和必然!在深入人性的弱点历史来看,一切皆有可能。经验之上与意识之下就这样于有形与无形蜕变为人类生活乃至性意识之中,规整着人类命运的发生与发展。所以看似未果的吕县长,是应该成为后来一切因果的元凶!其实在现实生活中,类似或更甚于这一切的恶行比比皆是,只是我们很少这样去剖析和放大而已。
  谭蕾的第二个男人是一个被前任县委书记赏识准备提拔为副县长的工商局长孟水贵,这个被后任县委书记一上任就看成前任县委书记突击提拔对象而受到牵连的工商局长,命运不济被改任到离县城最远的桃阳镇任镇长。谭蕾和她那“直板、办事缺乏艺术性不老道、逢事不懂得拐弯抹角、老是用在部队那一套来处理地方上的问题”的转业干部陈传书的到来,自然成了这个偏僻乡镇干部聚集的对象。书上写道:1983年的乡镇,养情人、玩女人在青佛县乡镇干部是一种时髦。这是1983年改革开放初期青佛县的一种自然政治生态,有人追逐金钱,有人追求美人,到处充斥着港台流行音乐、卡拉ok喧嚣刺激和酒色的声音,这是事实不用讳忌。社会是这样一种状态,家庭又是那样一种状况,不要说不合时宜什么的,就那外界的无孔不入的诱惑与偏僻乡镇的无限寂寥就足以叫一切不甘寂寞的灵魂出窍!孟水贵这个不算最为腐败的乡镇书记,在男女那点事上也算是轻车熟路的。他既不像一般的干部毛手毛脚地在牌桌下摸蹭一下谭蕾的脚或腿,他以黄段调情,暗送秋波,情书不舍,胁迫把陈传书工作调动种种来围追截堵。深陷这种生活情态的谭蕾,陷入只是一种时间性的早晚问题,而以其陷入陷入浑噩,不如为丈夫的前途命运做笔交易,这就是当时谭蕾无奈中的想法和抉择。她与孟水贵的那一段婚外情可谓是无奈中的半推半就,的确孟水贵为她写过那么多的情书,而最终打动谭蕾的却是孟水贵的一句:“我只想你做我的情人,让我在这四周面山的桃阳有个知我疼我的女人,我就心满意足了。别的,我不敢多想。”这个舍得丢掉镇长帽子也要爱她的男人不仅人生的遭遇值得同情,他的才情,他的用心乃至让谭蕾“仿佛感到第一回做了个真正的女人”的性体验,无论如何都比在工作与人生都早已“蔫了”的丈夫陈传书来得真实与丰足。这种“蔫”不仅是政治仕途的,经济社会的,还是私人生活的,尤其对于一个健康、正常的女性,婚姻生活不能不说是一种最基本的要求!而丈夫那种“没有前奏,缺乏节奏,又无持久性的呆板、,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早泄,回想对比之下,不能不让谭蕾对陈传书产生一种天然的排斥,看似不合情理却是一种觉醒。因计生问题被处理到乡镇税务所工作的县税务局原征税股股长叶保,他与谭蕾因老乡关系而认识,最终又因彼此同属天涯沦落人的遭遇而走到了一起。作者在写到谭蕾与叶保这段婚外情的时候,特地设计了叶保的12年无爱的婚姻生活和因计生而被下放的不幸遭遇,辅助性的笔墨还有比谭蕾小两岁的年龄。作者尤其呵护叶保,似乎在为其婚外情寻找一种理由与解脱。其实,就是这样一个叶保除了他的值得同情的人生遭遇之外,别无优秀,他与谭蕾的情感除了一个不幸,一个性之外,并没有什么共同的担当。叶保除了那种胆量,其实谈不上什么可取,但情人眼中出西施,在那窘迫、偏僻,无有作为的环境,我们还能要求他们去做些什么,追求什么?!
  可恶是孟水贵那个驾驶员关新众,这是一个典型的惹不起、躲不了的人物,是个地痞加流氓,政客加奸细的人物。他因镇长孟水贵的驾驶员位置,为主子充当刮财敛财、耳目打手的角色。孟水贵视他如己出,他却背着孟水贵调戏、奸淫谭蕾,他把自己掌握的谭蕾与孟水贵的奸情作为要挟谭蕾的杀手锏。在孟水贵还没有下台就强奸了谭蕾,在孟水贵下台以后又想长期占有谭蕾,当他发现谭蕾另有恋情之后,他竟然联合谭蕾的丈夫陈传书要去抓奸情。无耻之徒与无用之人捣在一起,竟出现了这样一段对话——陈传书:“人家说我窝囊废和无能,而你比我更窝囊和无能!好端端一个女人交到你手上,可你才接管不到三年就弄丢了,你还有脸跑到我面前向我叙说。你怪谁呀?当务之急你要去弄清谭蕾新交的情人是谁。”表面上陈传书恨勾引走自己妻子的孟水贵超过关新众,他视关新众为孟水贵的顶缸者;实际上陈传书与关新众的最后同归于尽,更能看出陈传书内心的窝火!情迫于无奈也就有所忍,情无再有牵挂,也就玉石同焚。
  从小说的整体性看,作者是在一场场情欲混战之中揭示其背后的罪恶之源和更为丑恶之人,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当权者”,连看似没什么的镇长的司机,方向盘上的那一点权利也足以让他在这么一个偏僻的乡镇为所欲为。看似写情写欲,暗度陈仓写深藏不露的当下社会问题,这才是作者的真正用意。三个前后勾引谭蕾的人物其实各自都只是一个方面的代表,而最能概括这种典型社会形态下的腐败性人物则是那个徐徐出场的县政法委书记谭同岩。这个黑白通吃,权倾公检法三家,网络黑社会势力,集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于一身的人物,强奸迫死了谭蕾的女儿,最后却在陈传书的炸药包下死无葬身之地。所以说,这是一部被辱者、底层者悲剧的小说,但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一部弱小者对强权的反抗、牺牲,对我们现实世界愤起呼唤的小说!经验之上孰不可睹,意识之下忍无可忍。小说过分的情欲场面似当更为捏制,粗糙的行为之后当有更为深处的人物历史履历!

  

[本帖最后由 午菲 于 2013-1-14 10:14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紫梦花开   2013-1-14 17:48  金钱  +20   好帖
紫梦花开   2013-1-14 17:48  魅力  +20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4 17:49
点评的非常到位,欣赏,支持。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6 15:48
该评论有其独到的地方,把它贴出,意在让读者对拙作加深了解。
谢关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1 20:42

原帖由 紫梦花开 于 2013-1-14 17:49 发表
点评的非常到位,欣赏,支持。

给我华声文苑版提个小小建议:要倡导对一些较有“读劲”的作品,多跟贴,多发表一些评论。
哪怕这些评论会有伤作品和作者,但我们不要怕,越是有见地,越能使我们的版页活跃和更具人气。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3 14:19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3-1-21 20:42 发表

原帖由 紫梦花开 于 2013-1-14 17:49 发表
点评的非常到位,欣赏,支持。

给我华声文苑版提个小小建议:要倡导对一些较有“读劲”的作品,多跟贴,多发表一些评论。
哪怕这些评论会有伤作品和作者,但我们不要怕,越是有见地,越能使我们的版页活跃和更具人气。


只可惜看小说的人少,回帖的人就更少了,我也希望小说版能活跃起来,大家共同努力吧。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2-5 19:08
  
原帖由 紫梦花开 于 2013-1-23 14:19 发表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3-1-21 20:42 发表
  
原帖由 紫梦花开 于 2013-1-14 17:49 发表
  点评的非常到位,欣赏,支持。

  给我华声文苑版提个小小建议:要倡导对一些较有“读劲”的作品,多跟贴,多发表一些评论。
  哪怕这些评论会有伤作品和作者,但我们不要怕,越是有见地,越能使我们的版页活跃和更具人气。


  只可惜看小说的人少,回帖的人就更少了,我也希望小说版能活跃起来,大家共同努力吧。



  确实如此。近年文学逐渐的边缘化,使阅读小说的读者越来越少。不过,华声本版的小说读者比起其它文学网站要多。这是较令人欣慰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2-19 09:54
华声文苑应该有个文学评论版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2-23 17:10
好厉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3-9 09:32
  
  砸个砖就更厉害,我更欢迎。
  谢关注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3-22 09:55
  真正好的文字不会过时,
  不会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消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5-1 08:52
  敬告华声读者和网友:有读者给我发纸条说,发表在我华声网上的本作不是完整版。因为他们在网上查到本作是23章,而不是现在已发的20章,问我为什么不发全文。在此特别感谢这位留心的读者!并也向大家做一点解释:本作发在纸媒上确实是23章,但因本作发表三年来遭遇到多次被盗版,其第6章节还被无耻之徒进行阉割、剽窃和抄袭。这个问题我在华声网发表本作时多次提到(有本网页可查寻)。迫于无奈,本作者才在此作已发表三年半后,在华声——光阴故事版上重新发表。目的只有一个:打击盗版、谴责声讨剽窃。为防止再次被盗版,作者在发表时特意留下该作最后三章(即大结局)。这是没办法的办法,敬请读者给予谅解。
  现在本作已和某知名网络数字新媒体公司签订手机电子版,以有偿阅读方式向全国手机用户推出。值此,本作者认为,在适宜的情况下,我有必要把该作最后三章在我华声本网版页全文发表,使该作趋于完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6-9 09:21
  本篇评论,原是发在“光阴故事版”,后版主移至杂文版。
  真让我没想到,该文仍有许多读者点读,足见“不拍不快”的读者群还是非常有审读作品的眼光的。
  在此感谢读者和网友们的厚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17 16:55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3-6-9 09:21 发表
  本篇评论,原是发在“光阴故事版”,后版主移至杂文版。
  真让我没想到,该文仍有许多读者点读,足见“不拍不快”的读者群还是非常有审读作品的眼光的。
  在此感谢读者和网友们的厚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9 16:41
  该作全文发在“光阴故事·小说版”,
  贴文发到今日是十个月零六天,读者点击率已过5万。
  如读者有兴趣可去一阅,相信不会让你太失望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5 11:47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3-5-1 08:52 发表
  敬告华声读者和网友:有读者给我发纸条说,发表在我华声网上的本作不是完整版。因为他们在网上查到本作是23章,而不是现在已发的20章,问我为什么不发全文。在此特别感谢这位留心的读者!并也向大家做一点解释:本作发在纸媒上确实是23章,但因本作发表三年来遭遇到多次被盗版,其第6章节还被无耻之徒进行阉割、剽窃和抄袭。这个问题我在华声网发表本作时多次提到(有本网页可查寻)。迫于无奈,本作者才在此作已发表三年半后,在华声——光阴故事版上重新发表。目的只有一个:打击盗版、谴责声讨剽窃。为防止再次被盗版,作者在发表时特意留下该作最后三章(即大结局)。这是没办法的办法,敬请读者给予谅解。
  现在本作已和某知名网络数字新媒体公司签订手机电子版,以有偿阅读方式向全国手机用户推出。值此,本作者认为,在适宜的情况下,我有必要把该作最后三章在我华声本网版页全文发表,使该作趋于完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8 21:23
又见午菲,问好。




----------------------------------------------
长沙青蛙的新浪博客:blog.sina.com.cn/m/cswyl
QQ:67227148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14 10:40
  
原帖由 长沙青蛙 于 2013-11-8 21:23 发表
  又见午菲,问好。



  是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相会了。
  有时仍会想起那段与您和网友们在一起的日子,
  人能有几位相知的文友,是很可值得珍惜的。
  青蛙兄近期一定好吧!
  欢迎您能常来,在这里我们常相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19 22:34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3-11-14 10:40 发表
  
原帖由 长沙青蛙 于 2013-11-8 21:23 发表
  又见午菲,问好。



  是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相会了。
  有时仍会想起那段与您和网友们在一起的日子,
  人能有几位相知的文友,是很可值得珍惜的。
  青蛙兄近期一定好吧!
  欢迎您能常来,在这里我们常相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27 12:18
  刚参加在南昌举办的武汉、长沙、南昌“三江笔会”回来。
  网友如有兴趣可到红网看看一个图文并茂的贴子“三江笔会亲历组图”。
  作为搞文学的,会有一定的收获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2 13:32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3-11-27 12:18 发表
  刚参加在南昌举办的武汉、长沙、南昌“三江笔会”回来。
  网友如有兴趣可到红网看看一个图文并茂的贴子“三江笔会亲历组图”。
  作为搞文学的,会有一定的收获的。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5063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