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62951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3-2-4 08:24

满腔热情读潇湘[推荐]



潇水北去 发表在 名人访谈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342-1.html


满腔热情读潇湘
——访永州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秘书长蔡自新


【人物简介】蔡自新,文学硕士,研究员,省作协会员,曾经在政府机关工作三十余年。永州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秘书长;中国柳宗元研究会秘书长,永州市柳宗元研究学会会长;湖南省舜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湖南省城市学会常务理事;湖南省古代文学学会常务理事;永州市作协副主席。发表论文提出舜文化是中华民族道德文明之源的理念,被《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中国人民大学报刊复印资料》等权威杂志转载,反响强烈。2002年、2010年先后在永州两次举办了国际柳宗元学术研讨会。成立永州历史文化研究会,担任研究会秘书长负责对外联络,上下联系,协调事务,已形成吸纳、凝聚地方文化研究人才的强大磁场,逐步彰显其效应。个人已有专著4部,编著20余部,在核心期刊发表研究论文30余篇。2006年著作“潇湘文化系列丛书(一辑六种)”获湖南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论文《舜文化是中华民族道德文明之源》获省三等奖,“柳宗元与永州的旅游开发研究”获2007年度永州市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2011年参与编著《永州三色》大型图片画册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2012年策划本土大型电视文化栏目“潇湘讲坛”在永州广播电视台播出。
记 者:蔡自新先生,您好!首先请问一下,您认为我们永州的历史文化资源有哪些特色和优势?
蔡自新:我以为,永州历史文化资源是老祖宗给我们留下来的宝贵财富,这个财富,如果用一个夸耀的词语来表述,可以说是独步天下。
我曾经在《潇湘讲坛》开播节目《知我永州》中提出一个理念,现代考古发现表明,中华民族文明起源并非一元,而是多元,位于永州的潇湘流域,就是多元中的南岭文明的发祥地。这里既有新旧石器交替时代遗迹零陵黄田铺石棚文化,更有近些年考古发现的道县玉蟾岩稻作文化、陶作文化,还有巡狩江南崩葬于九疑的舜帝,即华夏民族道德文明始祖舜文化。永州历史文化资源的这些独到之处,是其它地方无可比拟的。再加上闻名遐迩的柳文化、瑶文化、碑刻文化、理学文化、女书文化等等,琳琅满目,丰富多彩,这就是永州历史文化的资源优势。它就像一本内容十分丰富的书,值得我们每个人倾情去品读。
记 者:您刚才提到了诸多文化,这让我忽然想起您还是我们永州柳宗元研究会的会长和中国柳宗元研究会的秘书长,您本人对柳宗元的研究也很深。请问,您怎么评价柳宗元这个人?有人说他是伟大的思想家、文学家、政治家,甚至还有人说他是书法家、美食家,您认为这样的评价是否客观妥当?
蔡自新:关于对柳宗元的评价,我只用三个字来说:了不起!柳宗元是中国了不起的伟大历史人物。这个了不起有着丰富的内涵,就是如何评价柳宗元在中国的历史地位,我们可以用改革家、思想家、文学家这样三个“家”来概括。
作为改革家,柳宗元面临的是一个改革时代。唐代是中国封建王朝的巅峰时期。到了中唐,大唐气象被安史之乱(755—763)浩劫搅得分崩离析。国家由盛转衰,是柳宗元(773—819)生活的重要时代背景,人们希冀变革,也成为中唐时代政治新主张。柳宗元站在时代前列,参加了唐顺宗一朝的永贞革新。他21岁进士及第,出仕后追随王叔文集团,年仅31岁就从监察御史里行被提升为礼部员外郎,这是中书省礼部的属官,正六品,掌管礼仪、享祭、贡举之政。他作为唐王朝政坛的高层人员,以热情昂扬、凌厉风发的气概,积极参与永贞革新,施展“辅时及物”、“利安元元”的抱负;以其杰出的文才,负责诏命章奏起草,参与谋议,采听外事,收集各方面情况。柳宗元作为早负高名的青年朝官,联络内外、引导舆论,以卓越的理论水平和政治才干,参与朝廷的谋议决策。永贞革新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当中,由于唐顺宗病重退位,柳宗元所追随的王叔文集团,没有站在以太子身份继位的唐宪宗李纯一边,使得改革的操持者在皇帝更迭的政治恩怨中全面落败。唐宪宗虽然在政治上驱逐了王叔文集团,但在行动上却继续了革新路线。削藩是永贞革新最重要的改革措施。唐宪宗采取强硬措施逼迫各路节度使重新向中央缴纳赋税,接受朝廷任免官吏,重新在形式上统一了唐王朝。元和中兴的回光返照,使唐宪宗成为中晚唐皇帝的一个亮点。实质上也是成就了一番没有柳宗元们参与的革新事业。
作为思想家,柳宗元在中国思想史上有着杰出的理论建树。当代哲学大师,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已故的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任继愈先生,在其撰著的《中国哲学史》大学教科书中,唐代思想发展为柳宗元辟有专门章节加以论述,看做是唐代哲学发展的里程碑。柳宗元在永州(805—815),其职务全衔是“永州司马员外置同正员”。永州是中州,司马的官位还是六品上,“员外置”就是编制之外的官员,也就是个“闲员”。我以为,在京城长安与偏远永州的巨大落差面前,柳宗元上天入地,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他的永州十年并非沉沦的十年,而是思想不断绽放火花、成就光芒四射的十年。他的本原自然,积极用世的自然哲学,将前人的智慧结晶在新的层面予以淋漓尽致的弥合与创建,从而奠定了其在唐代哲学思想独领风骚的地位。他的“利安元元为务”的民本廉政思想,官吏是“民之役”,历代都作为资政的借鉴,至今有着巨大实践意义和有重大理论价值。他的“势”的社会发展观念,集中体现在《封建论》中,提出“封建非圣人意也,势也”的鲜明观点,开拓了通向历史唯物论的道路。他的统合儒释的宗教观,丰富了人们对宗教的认识。他的“文者以明道”的文学思想,与韩愈共同掀起了影响中国上千年的文学革命——古文运动,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他的“顺乎天性”的教育思想,阐扬了教育的本质规律。他首倡“观游”是“为政之具”的旅游思想,奠定了其旅游之父的地位。他的“利民”、“民自利”的伦理经济思想,辨析了道德政治与经济社会有机统一的关系。
作为文学家,“韩柳文章李杜诗”,这是宋人对唐代文学的高度概括;明人提出唐宋八大家,散文成就最高者除了宋代欧阳修、王安石、三苏父子、曾巩等六人,唐代就是韩愈与柳宗元,古人历来的评价明确奠定了柳宗元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崇高地位。柳宗元的论说文,集中体现了他对哲学、政治、社会、人生等问题的思考,具有很强的思辨和理论艺术。柳宗元是唐代古文运动领袖之一,山水游记及寓言到他的手里才成为独立文体。他创立了以永州八记为代表的游记文。几乎每篇都生动表达了人对自然美的崭新感受,从而丰富了人们描绘自然山水的艺术手法,开拓了古典散文反映生活的新领域,确立了山水游记作为独立的文学体裁的历史地位。柳宗元在游记文中融入自身的主观情感,让游记文从此不再是简单的“模山范水”,而是在描绘自然美的“流连光景”中,更为丰富地表现人的情感,更为广阔地塑造鲜明、生动的自然山水形象,更为完美地开发升华文学创作的表现艺术,从而推动了游记文一体的创作滥觞。“永州八记”是柳宗元游记文的代表作。所谓“永州八记”,是指柳宗元在永州所写的《始得西山宴游记》、《钴潭记》、《钴潭西小丘记》、《至小丘西小石潭记》、《小石城山记》、《袁家渴记》、《石渠记》和《石涧记》等八篇游记。它们各有一个侧重的描写对象,但各篇之间又相互连贯,犹如画家笔下的的八幅山水画屏。它所写的对象可分为两大类,即山和水。山又有山、丘、石之分;水也有渴、渠、涧和潭之别。写山常衬以绿水、嘉木和花卉美竹;写水也常由石、树、花草相映衬。八篇游记各有侧重,每一篇自有“主人翁”,但又具有共性,山水相互得彰。即使同是写潭,着眼点也有所不同。《钴鉧潭记》着眼于冉水“颠委势峻”,溪水荡击溪崖所造成的“旁广而中深,潭水流沫成轮,然后徐行”之貌;而《小石潭记》则着眼于石奇水清的奇观,但两者都有泉声和绿树环绕。前者境界开阔动人,有令人“见天之高,气之迥”的舒畅之感,后者景色秀丽,但境界悄怆幽邃,寂寥清寒。写山也如此。如《钴鉧潭西小丘记》侧重述小丘怪石“突怒偃蹇”,着眼于开发后呈现出高山、浮云、嘉木、溪流以及飞鸟云集小丘回巧献技的奇景。至于《小石城山记》则着重勾勒石奇如堡坞,“无土壤而生嘉树美箭”的情趣。另如渠、涧虽然都有短流细水,但写《石渠记》着眼描绘渠水曲折,流水时伏时现和风动草木,声震崖谷的奇状;而《石涧记》却是着眼于底石堂屋,坐石上如进殿堂,芳草翠树荫郁,流纹如织,水声如琴之美。八篇游记确如八幅彩色山水画图,构图、色彩、意境、风韵各有个性。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柳宗元所写的八处胜景,都处于潇水沿岸,西山一带。它们以冉水为轴,将作者游览的行踪线路构成有机的整体,生动地表现了永州山水的美丽风光。在柳宗元的笔下,自然山水是那么纯净,那么奇特,那么多彩多姿,那么富有灵性!正如宋人汪藻所云:“零陵一泉一石一草木,经先生品题者,莫不为后世所慕,想见其风流”(《永州柳先生祠堂记》)。柳宗元笔下的永州山水奇观可得千百载而传,这是只有精湛的语言艺术大师才能做到的。寓言也是柳宗元弘扬的一种新文体。就内容来看,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类,寓个人的理想、愿望于故事之中,表达自己高洁的志趣和美好情操。如《牛赋》、《愚溪对》。第二类,讽刺和批判当时社会不良的人情风尚,用语犀利清隽、幽默而略带风趣,有《三戒》、《罴说》、《鞭贾》、《哀溺文》、《招海贾文》等。第三类,勾划了高官显宦的丑恶嘴脸,抨击了那些阴险卑劣的政敌。如《憎王孙文》《骂尸虫文》《鞭贾》《设渔者对智伯》《谪龙说》等。柳宗元的诗歌不仅篇幅量大,而且艺术价值高,是其文学创作的亮点。可以分为饮酒参禅诗、山水田园诗、感时怀乡诗、交游赠答诗等四个方面,《江雪》、《渔翁》、《田家三首》等都是脍炙人口。还有辞赋。柳宗元的辞赋根据《柳河东全集》的记载有“九赋”“十骚”,若加上《吊屈原文》、《起对答》、《答问》等变骚体文章,那就将近那就将近有三十篇。学者给予了柳宗元辞赋很高的评价,认为“他在辞赋方面的成就更是唐三百年间首屈一指的”(马积高《赋史》)。柳宗元在永州十年,风雨漫漫路,文章铸辉煌,“成长为代表一代思想学术和文学创作的伟人”(孙昌武语)。
记 者:您认为柳宗元对我们永州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与本土同时期的另一个杰出人物大书法家怀素相比,他们对永州历史文化的影响有哪些差异?
蔡自新:柳宗元对永州产生的影响,我也用上一句话,柳宗元是我们永州最伟大的广告师。因为,柳宗元来永州生活尽管仅仅十年,他却为我们永州打了上千年的广告。
怀素(725-785)与柳宗元,可以从三个方面来比较,一是两人都是唐代历史人物,几乎同时,但怀素年龄比柳宗元大了接近50岁。所以他们未能在永州谋面。二是两人成就都很大,但发展方向并不一样。怀素是书法家,幼年出家为僧,是书法史上领一代风骚的草书家,他的草书称为“狂草”,用笔圆劲有力,使转如环,奔放流畅,一气呵成,与唐代另一草书家张旭齐名,人称“张颠素狂”或“颠张醉素”。柳宗元的书法也很好,但至今未见真迹,据说柳州、连州当地有,无法得到考认,柳宗元也不可能因此而成为书法家,他的成就应该是唐代改革家、思想家、文学家。三是两人都是永州的大功臣,为永州历史文化做出了重大贡献。有人查了中国书法史,古代书法家榜上有名的不到一百四十人,而永州就有唐代怀素、清代何绍基两人,占了差不多七十分之一,这很不简单。他们两人对永州历史文化的影响各有不同。怀素独创“狂草”,对中国书法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也让世人知道了永州是培育草圣的家乡。曾经有人问什么是柳子文化,我的回答,山水文章。没有永州山水,就没有千古流传的柳子文章;相仿,没有柳子文章,也就没有名扬天下的永州山水。
记 者:有人说,除了柳宗元,另一个外来者元结对永州历史文化的影响也很大,您认为呢?
蔡自新:元结(719~772年)字次山,是比柳宗元更早的一位唐代文学家。34岁进士及第后,正遇上安史之乱,曾经招募义兵抗击史思明叛军,立有战功。后来出任道州刺史时,在永州大地留下了不少的足迹。他的主要业绩,一是为官清廉开明,爱护百姓,包括他的诗歌都注重反映政治现实和人民疾苦,《舂陵行》、《贼退示官吏》等,就是他在道州刺史任上所作,备受杜甫推崇,也是唐诗中的传诵之作。二是发掘了永州的山水之美。他在乘船溯流来道州任职途中,祁阳浯溪、零陵朝阳岩、道州右溪以及江华秦岩等,都是他最先写下诗文赞许。特别是浯溪、峿台、吾庼的三吾胜景,他曾经有意在此安家终老。他与颜真卿合作的摩崖石刻《大唐中兴颂》成为国之瑰宝,乃至后来的浯溪露天碑林,一句话,没有当年的元结,就没有今日浯溪传颂于世。他的《右溪记》写了道州城西边的一条小溪,写得有景、有情、有意,可以看作柳宗元描写愚溪的先声。马积高先生说:柳宗元“堪称第一个多方面描写永州的作家,更是永州的自然山水美的第一个发现者和最杰出的表现者”。我以为,元结也是永州山水之美最早的一位发现者。
记 者:圈内人士都知道,您和您的夫人翟满桂教授都十分热衷于永州历史文化的研究,是我们永州历史文化发展的重要推手,请问您们夫妻之间平时就学术问题是怎么交流的?有没有产生分歧的时候?在产生分歧时最后又是怎么处理的?
蔡自新:我夫人翟满桂的学问比我强,她在本世纪初年就评上了教授,又是文学博士,从事本土柳文化研究多年,现在是中国柳宗元研究会副会长,而我还只是这个研究会的秘书长,办事人员。当然,我们的研究范围不只是柳文化,比方说,2001年我们的研究论文《舜文化是中华民族道德文明之源》一经发表,立刻被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中国人民大学报刊复印资料看中并同时转载,在学术理论界产生了较大反响。说到对问题的看法不同有分歧,这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一般会这样来处理,看法归看法,争论哪怕面红耳赤也不影响,求同存异呗!
记 者:部分人有些疑问,潇湘究竟是指永州还是指湖南?请您就“潇湘”这个词跟永州和湖南的关系谈一下您的见解。
蔡自新:我在“潇湘讲坛”节目《知我永州》中曾经就“三湘”的问题做了一个评点,漓湘、潇湘、烝湘都在古零陵郡的范围。潇湘是一个复合名词,最初是偏正结构的词组,“潇”的含义是水清深状貌,是形容词。大约成书于战国到汉初的《山海经》,其《海内南经第十》:“兕在舜葬东,湘水南”。这个时候的湘水是泛指,没有将潇水单列为河流名称。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对于湘水河流的考查,在源头的上游只说到了湘水与漓水的关系。接下来,在湘水流动的过程中,依次出现了数十条相连接的支流,有越城峤水,洮水,营水,冯水,都溪水,泠水,应水,馀溪水,宜溪水,舂水,武水,华水,浏水,沩水,上鼻水,高水,涢水,锡水,玉水,东湖水,合门水,三溪水口,三津泾,汨水,纯水,微水,等等。湘水能有这样数十条支流注入,是其成为内陆大河的自然现象,这并不奇怪。问题是,在这些支流中,也还没有以“潇”来命名的河流。大致上也就是约莫从汉唐时代开始,先前说的泠水、舂水、营水、冯水等等,逐渐被归纳整合为潇水,潇也就成为河流名称。潇水汇入湘水,组成了潇湘,这时候成为并列词组。这是就词的发展演变来说的。唐宋以后的许多著名诗句有,“帝子潇湘去不还,空余秋草洞庭间”(李白《游洞庭》其五);“秋月照潇湘,月明闻荡桨”(刘长卿《湘中纪行十首.浮石濑》);“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蘋花不自由”(柳宗元《酬曹侍御过象县见寄》);“非是白蘋洲畔客,还将远意问潇湘”(柳宗元《得卢衡州书因以诗寄》);“令人忽忆潇湘渚,回唱迎神三两声”(刘禹锡《浪淘沙词》其九);“吴山楚泽行遍,只欠到潇湘”(张孝祥《水调歌头.泛湘江》)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陆游《偶读旧稿有感》)。到了这个时候,文人们使用潇湘这个词讲的基本上都是永州。由于这个词太美了,而且前后两个字的读音也都是舌面音,读起来都有一种曼妙的乐感,所以被人们使用的频率越来越高。潇湘不仅是永州的地域代名词,也扩大泛指以湘为湖南代称的雅号,还是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红楼梦》主人公贾宝玉居室“潇湘馆”,以及许许多多的美好事物的名称。我以为这是一件大好事,我们不必去争论这个名称的专有权,这恰好是永州深厚文化底蕴给湖南、中国乃至于全世界的贡献。何况,潇湘的名头越响亮,永州的知名度也会越高。要寻找潇湘之源,最终离不开我们的永州呗。
记 者:您多次呼吁市里在蘋岛上建一座潇湘阁,为什么?
蔡自新:我记得原来市里的一位老领导说过,在没有考虑成熟的时候,对永州文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保护。我的理解,这是因为丰厚的永州历史文化底蕴赋予人们的责任重大,不能随随便便搞开发。特别是蘋岛地处潇湘二水汇合之处。什么是潇湘之源,蘋岛就是。这个地方是湖南乃至中国,甚至于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地理、风光、文化的节点。如果现在要开发,就要好好研究,反复论证,大家都可以来发表意见。正是由于对家乡的热爱,对蘋岛的情有独钟,我经过反复思考、学习请教,提出了在蘋岛规划建设潇湘阁的设想建议,基于三个方面的理由:第一,按照省委省政府将湘江打造成东方莱茵河的目标,启航的文化地标就在潇湘之源的蘋岛;第二,蘋岛自古以来就是文化圣地,《山海经》载:“帝之二女居之,是常游于江渊。澧沅之风,交潇湘之渊”。这个神话传说记载了舜帝与二妃的美丽爱情故事。唐代革新家、思想家、文学家柳宗元在永州时常登蘋岛,写下多篇诗文。据考岛上有湘口馆、潇湘祠等文化遗迹。第三,从堪舆学来看蘋岛聚水、聚气、聚才(财),为永州第一风水宝地,是在永州建设江南第四大名楼的不二选择。我曾经为此多方奔走呼吁,最近与蘋岛的投资开发商多次接触,初步形成了融合的共识。
记 者:1月19日召开的永州历史文化研究会年会非常成功,请问永州历史文化研究会是哪一年成立的?当初为什么要成立这样一个民间组织?
蔡自新:永州历史文化研究会成立于2009年。得益于永州乡望秦光荣先生的点拨,时任市长龚武生、常务副市长唐松成等人的直接指导。成立这样一个社团组织的目的,在于把永州的文化人尽可能地团结起来,一方面丰富永州的社会文化生活,更重要的一方面就是挖掘、整理、弘扬永州丰厚的历史文化。
记 者:永州历史文化研究会的经费从哪里来?平时怎么运作的?
蔡自新:一靠自主活动,二靠各方资助。
记 者:永州历史文化研究会成立以来,主要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哪些成绩?
蔡自新:2010年筹办了中国·永州第五届柳宗元国际学术研讨会,2011年编纂出版了大型画册《永州三色》,2012年与永州广播电视台开设了大型电视文化栏目《潇湘讲坛》,同时还团结兄弟协会为丰富人们的社会文化生活、推介永州做了一些工作。
记 者: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呢?
蔡自新:一是继续办好《潇湘讲坛》电视文化栏目;二是创办永州历史文化网,让永州文化人在网上安个家;三是发动组织《爱上永州的99个理由》评选推介活动,让知永州、爱家乡进入千家万户;四是办好潇湘国学院,让国学进校园、进企业、进幼儿园。
记 者:本次年会,又吸纳了一些其它民间组织的精英,请问永州历史文化研究会与永州柳宗元研究会、永州市摄影家协会等组织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平时有哪些交流?
蔡自新:我们这次开年会,主要是让各方面的人员汇聚起来,畅谈商讨弘扬永州文化的事情,同时以潇湘文化精神为契合,给创发城酒店软装修提供思路,帮助其打造具有本土文化亮色的潇湘酒店。
记 者:请问我们怎样做才能让历史文化进入千家万户,由此惠及民生?
蔡自新:党的十八大报告确立了文化强国的战略部署。市委市政府结合永州实际,提出了建设文化强市的工作目标。这一切表明,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春天已经到来。对于每一个热衷于自己家乡文化的人来说,我们生逢其时,大有作为。一是要自身坚持努力再努力,二是要团结更多的同仁一道为之奋斗,让永州厚重的历史文化成为融入当今社会生活、提升人们文明素质、助推经济发展的加力器。
记 者:听了您的一席话,让人获益匪浅。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记者手记】我跟蔡会长是十多年的朋友了,记得我在外面漂泊时就与他联系,那时候他还在政府机关工作,却十分热衷于文化事业。不仅是他,连他的夫人也是如此。在永州文化圈内,大家都说他们夫妻是永州文化事业发展的助推器,也是我们学习的楷模。永州要想实现文化强市的战略,必须要培养和扶植一大批热心文化事业的人。只有热心文化的人多了,才能成就一番文化事业。我十分钦佩蔡会长的热情和毅力,也为有他这样的领军人感到欣慰和振奋,但愿永州文化界的人士多交流多合作勤拼搏,为弘扬永州的历史文化而奋力。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584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