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28285个阅读者,10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 15:37
  孔雀桥畔的茱萸 十二 拾贰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13 16:48
 孔雀桥畔的茱萸 十二 拾贰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13 22:46
留个记号,慢慢读。应该是一部精彩的长篇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4 14:13
  孔雀桥畔的茱萸拾贰第三部
  “你好像 不喜欢地主这个称呼?”芬妮也看出来了。
  “地主的称谓就是不太好。”我说:“在新中国,地主是个贬义词。”
  “我很不喜欢你们中国人的做法,就因为人家有 钱,就要把人家批斗,就因为人

  家有钱,就要杀了人家”芬妮说。
  “这个问题很难讲。”我说:“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根据地开展打土豪、分田地、

  废除封建剥削和债务的土地革命,满足了农民的土地要求。1931年春,毛泽东总

  结土地革命的经验,制定出一条完整的土地革命路线。那就是:依靠贫农、雇农

  ,联合中农,限制富农,保护中小工商业者,消灭地主阶级,变封建半封建的土

  地所有制为农民的土地所有制。这条路线,调动了一切反封建的因素,保证了土

  地革命的胜利,丈量土地,进行分配,公开宣布分配方案,插标定界,标签上写

  明田主、丘名、地名和,面积。”
  “你上学时候成绩 一定不错吧”芬妮说。
  “你是不是说我读书读死 了吧。”我说 。
  “没有啊。”芬妮说:“我就是不 喜欢过去的中国,不 喜欢中国人的腻腻歪歪

  ,不喜欢你们的什么 委员 啊,党派啊,我觉得太复杂 ,太复杂。所以 呢,你

  的小说 ,我更喜欢那种细腻的东西,那种很小 家子气,就是那种写你喜欢什么

  植物,喜欢 什么动物,或者是喜欢什么 美女的一些小说,那些小说, 就是那种

  很朴素的东西,就是很 从自己内心的东西, 才是最 深刻的东西,对不对?”

  “我觉得也是。” 我说:“诺贝尔文学奖的授奖,也是基于人类这些 最朴实、

  真诚的感情, 无论是 川端康成,亦或是南美洲的略萨,都是表示的这个意思。

  ”
  “是吗?”芬妮说:“韦恩•约翰斯顿;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你认识吗?”
  “她们啊?”我想了想:“韦恩•约翰斯顿(WayneJohnston1958—):加拿大著

  名作家,生于加拿大纽芬兰,曾任记者,后专职写作,现居加拿大多伦多。近年

  来发表小说多部,在英语文坛颇受瞩目。他屡获重要奖项,如英联邦最佳作品奖

  ,国际都柏林文学奖,吉勒文学奖及总督文学奖提名奖。主要作品有《纽约的探

  险家》(2002)、《鲍比•欧玛莱的故事》(1985)、《神圣的莱安》(1990)、

  《梦碎之地》(1998)、《巴尔的摩大厦》(1999)等。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1939—)享有国际声誉的加拿大作家,曾经获得过多个奖项和十二个荣誉学位。

  《可以吃的女人》是她第一部长篇小说,出版于1969年。女主人公玛丽安是个受

  过高等教育的年轻女性,从表面上看,她的工作和爱情生活都很顺利,但是,她

  的内心深处却始终存在着自己是从 属于未婚夫的这么一种感觉,这种心理上的压

  力越来越严重,弄得她甚至渐渐地无法正常进食,精神上日趋崩溃;最后,她烤

  了一个女人形状的蛋糕,将这个“可以吃的女人”作为自己的替身献给她的未婚

  夫,从而与过去一刀两断,去争取独立的人格,去把握自己的将来。小说幽默而

  深刻地反映了西方社会的女性对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所处不平等地位的反抗,表现

  了作者对现代社会中妇女命运的关心和思考

  “你那么讨厌 你前妻,你对妇女运动怎么看?”芬妮忽然问起来。
  “这个?”我 想了想:“我觉得只要是 夫妻之间 的相处之道吧。”

  “你现在怎么这么难受啊?”芬妮看我气色不太好:“是不是一提到你前妻,或

  者是姓戚的女人,你心理就难受啊”
  “是啊。”我 说。
  “ 我想你就会这样。” 芬妮说:“你们当初 为什么在一起啊?”

  “最早的时候,她告诉我,她 不喜欢学校那种 桎梏的管理 方式 ;她不喜欢学

  校里议论人的那种形式,她 不喜欢那种 死气沉沉的生活。她喜欢我们那种自由

  自在的日子, 她喜欢我那种 自由自在的感觉。 她喜欢我的文采飞扬,喜欢我

  的 青春活力”

  “她比你大?”芬妮问。

  “大。”我说。

  “大几岁?”芬妮问。

  “大三岁。”我说。
  “你们中国不是有句古话。”芬妮说:“女大三,抱金砖”

  “你知道什么意思吗?”我问。
  “女大一,抱金鸡;女大二,抱金块;女大三,抱金砖;女大四,抱如意;女大

  五,赛老母;女大六,抱金豆;女大七,笑嘻嘻;女大八,注定发;女大九,样

  样有;女大十,样样值 一句吉祥话,从女大一到女大十,全都是吉祥话。中国自

  古就讲吉利,所以像婚姻这种一等一的大事,全都被喜庆、大吉大利包围着。参

  加别人的婚礼,谈论别人的婚姻,如果一不留神说了丧气话,很可能就是两家人

  反目成仇,记恨一辈子。于是,就有了各种各样的吉祥话,合辙压韵,朗朗上口

  ,好听又好记,听到什么谈到什么,顺嘴来一句,保证出不了问题”芬妮说:“

  是不是啊?”

  “可能吧。”我说。
  “你看这个文章。”芬妮让我看,加拿大华人论坛有篇文章;

  女大三,抱金砖”

  在我接触的人们中,有几对也是女比男大三的例子,而且家庭经济条件,夫妻生

  活都不错。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那,究竟有没规律或者因素呢?我个人思

  考之后得出以下几点意见:

  一,女人是具有母性的。一个男人,在外面拼搏,表现出一种大无畏的精神,可

  是,人终究是人,都有脆弱的一面,这时,女性的作用就不容忽视了。想想看,

  当一个男人回到家里,能够象孩子一般感受到关怀和依靠,那么,他才有精力和

  激情去应付白天的事业,不是吗?

  二,没有男人会刻意去喜欢比自己大的女人,也没有女人会刻意去喜欢比自己小

  的男人,甚至,当两人结合时女人做出的决定,也带有那么一丝丝的不情愿。由

  此可想而知,两人的结合是多么的艰难,想想,当彼此了解后的男人爱上女人,

  还是一个比自己大的女人,男人在追求的过程中要顶住多少压力?要付出多少努

  力?但是,当男人认为值得,这个女人值得用一生去爱,他就不怕了,男人是有

  征服欲和占有欲的。因此,如果两人最终能在一起,也差不多磨练出了男人的一

  种毅力,努力,还有一种责任感。

  三,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个优秀的女人。当这个女人真正成为男人的女

  人时,她会支持他,在他做决策的时候出主意,因为,女人比男人大的时候,男

  人会参考女人的一些建议。反之,则不然。而且,女人会督促,提醒自己的男人

  ,女人的感性思维对男人是一种互补,而只有这种来的不容易的感情,男人才会

  认真的倾听女人的意见。

  女人对男人的作用是不容忽视的,她要成为男人的妻子,母亲和姐姐,这种多角

  色的定位或许只有这种形式的感情男女才能实现



  “那毕竟是 故事。”我说。
  “那我们是什么?” 芬妮 说:“ 你还没有离婚,按照你们 中国人的说法,是

  不是,, 我就是第三者啊”

  “她已经不知道给我戴 了多少顶绿帽子了”我说。

  “那我们给她戴的是什么帽子?” 芬妮 把她的 手 搭在 我的 肩膀上问。

  “我怎么知道?”我说:“我们之间又没有发生什么?”


  芬妮笑了笑。

  “你淫笑什么?”我问。
  “什么是淫笑?” 芬妮几乎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问这个 干什么?”我觉得很恐怖:“ 你对中国的文化就这么感兴趣吗?要

  不 你到论坛上问问?”

  “对。”芬妮说 :“我就 要去问问,问 问这个淫笑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在那看加拿大的夜空, 加拿大的天空似乎真的比中国的天空要宁静很多,静谧很多,甚至静谧得可怕,连虫子的声音都似乎比中国的虫子声音小了很多。 这似乎是太恐怖了,这个遥远的国家 ,甚至比家乡宁乡还要美丽得多。虽然这里有点冷,但是这里 的味道 ,似乎少了鞭炮,少了 很多的麻将声,每家和 每家都是分开的,连噪音都有规定,似乎,素雅的同时呢,也是很 宁静美丽的感觉。

  “你在想什么?”芬妮把笔记本电脑屏幕给我看:

  “LZ你好我是淫笑,淫是淫笑的淫,笑是淫笑的笑,我叫淫笑但是我一点也不淫,我是sue久久吧的好淫我是来欢淫你的。以上是我贴吧的欢迎语句,淫笑不是一种形态而是一种生活态度。一般作为一种神态来说就是坏坏的猥琐笑意。”芬妮念了出来。


  “还真有无聊的人呢。” 我说:“拜托,我说什么你别乱发到网络上,好吗?”
  “明天你陪我去参加 一个商业谈判好不好?”芬妮说:“我想呢,你也会英语,我呢,也要为一家公司做一个 翻译,材料非常多,是英文的 ,需要翻译成中文的, 你和我一起做吧”

  “是吗?”我说:“多少?”
  “一百多万字。”芬妮说。

  “一百多万字。” 我几乎晕倒了:“芬妮,这么 大的翻译活,最起码要一 个团队啊”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1 20:06
孔雀桥畔的茱萸第三部拾贰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12 14:49
  孔雀桥畔的茱萸第三部拾贰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29 13:47
  孔雀桥畔的茱萸第三部拾贰孔雀桥畔的茱萸第三部拾贰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4 10:47
孔雀桥畔的茱萸第三部拾贰孔雀桥畔的茱萸第三部拾贰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27 18:40
  孔雀桥畔的茱萸第三部拾贰孔雀桥畔的茱萸第三部拾贰继续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1-18 22:35
  孔雀桥畔的茱萸第三部拾贰孔雀桥畔的茱萸第三部拾贰继续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2-4 23:40
  孔雀桥畔的茱萸第三部拾贰孔雀桥畔的茱萸第三部拾贰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2-6 16:00
  孔雀桥心的茱萸
  孔雀桥尾的茱萸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2-6 17:09
  孔雀桥畔的茱萸十二
  “你们搞的也太损了吧?”我看了看那个单子,“拜托,一百多万字啊,你们才给一万美元,英文翻译成中文,专业性很强的,好不好?”
  “你们要多少?对面是个大胡子,那个胡子啊,足足有两寸那么长,加上他那长长的雪茄,还有他 大大的肥耳朵,我觉得他不是那么善。

  “你说呢?”我问 芬妮。
  “两万英镑还差不多”芬妮算了算:“先生,你这些材料,全部是TXT的,我们要全部转化,您想想,我们每个人每天能翻译多少字,如果你想翻译的话,也可以找中国内地的翻译公司,他们可能能达到你们要的价格,但是我们呢,我们能出的价格呢,就只有两万英镑,这是最低价”

  “你懂中文” 大胡子又抽了口雪茄:“芬妮,你也是老翻译了,你的中文水平在这个地方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你也知道,现在中国人懂英语的也很多”

  “我知道”芬妮看了看大胡子:“但是你说那个价格,太小儿科了吧,您想啊,我现在一个月房租就是两千美元,但是你的这些材料,至少需要两三个月才能翻译完成,我就是找搭档,每天的费用都在一百二十到一百五十美元,你这又是两周内必须完成的,我要是找 四个帮手,仅仅帮手就拿走了九千美金,你想想,我是不是做慈善啊?”

  “芬妮”大胡子说:“ 一万英镑,干不干?”

  “你说呢?”芬妮看了看我。

  “做不了”我说:“我们翻译也是很费头脑的,您如果太为难的话,我想,您还是请中国内地的翻译公司吧,我这里有中国内地翻译公司的名录,可以免费给你们,你们自己复印一下,然后给我留一份”

  大胡子看了看我,我把笔记本给他们。确实,以前在上海我就是做翻译的,所以才做到了公司的高层,这里呢,积累的资料给他们,也无所谓。


  芬妮有点生气的看我一眼,但是不好说什么,她眼睁睁的看大胡子把我的笔记本拿走,一会儿,又把笔记本拿给我。

  “你是不是很有钱啊?”回到 魁北克芬妮家里的时候,芬妮终于对我生气了:“我想的是,那个大胡子,最后也会答应我们的价格”

  “你想的底价是多少?”我问 。
  “一万两千英镑” 芬妮说。

  “你这是在贱价出卖我们翻译行业。贱价扰乱我们这个翻译的市场”我气愤的说:“如果你也学中国的商人,就知道贱价的话,芬妮,干脆我们就贱价处理算了。难道,我们的信仰,我们的能力,我们几十年翻译的经验,就这么不值钱吗?就这么廉价吗?难道,你的中文就那么不值钱吗?他说的一百多万字,中文翻译的时候,你应该也清楚,有可能就变成一百多万字了,这一多,可能就是多了几十万字,你还要找帮手,你想想,一万两千英镑,你以为就够了吗?”

  “我找的是中国在本地的留学生”芬妮想了想:“她们的价格很低,只要 八十美元”

  “是吗?”我说:“你说的人是不是没有护照的?”
  芬妮点点头。

  “算了”我说:“我看还是让他们找中国内地的翻译公司吧,我现在很烦,我已经在银行给你取了一万美元,你可以先找那家调查公司调查埃舍”


  “你有很多钱吗?”芬妮生气的说:“你有很多钱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我说。
  “你为什么不接那个单子?”芬妮说:“我现在就问你,你为什么不接那个单子,为什么不接?就因为你觉得不值得吗?你知道吗?我今年这是第二个单子,我没有单子的话,我要花我爷爷的养老金”

  “我们可以卖玉啊”我说:“刚刚在 蒙特利尔看了看,魁北克市里卖玉器的店子不多,我想用我爸爸的名义在蒙特利尔买套独立的别墅,然后呢,就在这里卖玉器”

  “你知道多少钱吗?” 芬妮说:“你不怕埃舍吗?‘
  “你那么不相信加拿大的警察吗?”我问。

  “加拿大的警察和你们中国警察一样,都不怎么样。如果警察管用的话,那么加拿大为什么还允许私人拥有枪支呢?” 芬妮问。
  “那是国情不同”我说。

  “我现在想把你扔到墙上,做成标本”芬妮愤怒的说:“姓苏的,你是不是说让我从一个翻译,变成你的一个女店员?这里有很多中国移民,你随便请”
  “我没想过”我说:“我想请我的表妹。”

  “我不关心你的表妹”我只关心我的单子,芬妮愤怒的说:“你和我下一盘国际象棋,你赢了的话,我就听你的,当你的女店员,你输了的话,你就听我的,当我的翻译马仔’

  ‘好啊“我说。

  芬妮把棋盘摆了出来,她一边下,一边看我。我呢,一边打开她的电脑,看电脑里直播的《爱情公寓》;一边玩智能手机。

  “你不尊重我”她直接关掉了电脑。
  “我又没干扰你”我说:“请你开开电脑”

  “如果我说不呢?”芬妮说。
  “芬妮,对你的未婚夫要有礼貌”芬妮的爷爷过来了。

  “我不是她未婚夫?”我连忙说。
  “小伙子,不要客气”芬妮的爷爷说:“芬妮还从来没有带男孩子回家里过,还从来没有和男孩子一起在家里睡过”

  “您误会了。”我说。
  “在中国”芬妮的爷爷说:“女孩带男孩回家睡觉的,就是未婚夫”

  芬妮气呼呼的把电脑打开,我一边在网上用 P TALK,又开了一个手机,和另外一个以前在纽约的同事,用SKYPE和她聊天,问她现在的近况,说现在在加拿大,和一个叫芬妮的女孩子在一起。
  那个同事笑了笑,问我 的玉器卖得怎么样了。
  卖了十年,没卖完。
  当初叫你别买,现在后悔了?同事说。
  后悔了,涨了一百倍,我随口说。

  什么?我同事尖叫起来,芬妮看见了,我同时用PTALK和SKYPE和以前的两个同事聊,她们同时尖叫起来。

  “你太过分了”芬妮狠狠拿金色的头发甩我。
  “继续下”我平静的说。
  纽约的同事看了看芬妮,告诉我下一步怎么走。

  “你赖皮”芬妮说。
  “你没有说不能有赞助啊?”我说。
  “你作弊”芬妮说。
  “这不叫作弊”我说:“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狡兔三窟,我必须想办法,才能战胜你’

  “你的棋艺也不差啊”芬妮生气的说:“你为什么请那么多朋友,来观摩我”

  “这个妞不错”纽约同事说:“脂肪不厚,屁股挺大的,前凸后翘”
  “你满脸都是鱼尾纹,你的脸就是老树皮脸,你单眼皮,你厚嘴唇,你塌鼻子,你眼影太厚了,你满脸都是毒疙瘩”芬妮狠狠的对我的纽约同事说。

  纽约同事朝她耸了耸肩。

  “她的洞洞很大”纽约同事继续调戏芬妮。
  “你是不是喜欢纳米比亚的黑人插你?”芬妮终于愤怒了:“纳米比亚黑人的比索马里黑人的还要大”
  “小姑娘,你猜错了”纽约同事说:“我现在的男朋友是南非的”
  “南非百分之二十的人都有艾滋”芬妮说。

  “你去过南非?”纽约同事说:“你是不是有朋友得过艾滋?”

  “你得了黑猩猩登革热” 芬妮说。
  “现在魁北克比纽约冷”纽约同事说。

  芬妮终于忍不住了,把我抓了起来,放到了楼体上。

  “你干什么?”我问。
  “我说过”芬妮说:“我要把你订在墙上’

  “你放下,你还是不是女人,你这个虐待狂,你这个非洲黑狒狒,你这个非洲黑猩猩,你这个玩不过就赖皮的赖女人,你这个虐待狂““”我急了,以为芬妮会放下我。

  芬妮才不气呢,她按了一下,她的房子真的有一个空中的柜子,还有个架子,以前她放红酒的,后来呢,好久没有用了。芬妮把我放架子上,又给我一根棍子和一个望远镜。

  “现在你和我下棋吧”芬妮说:“你就用这根根子和这个望远镜和我下,不能再耍赖了,来自中国的痞子胖子”

  “你这个虐待狂,你这个非洲黑狒狒,你这个非洲黑猩猩,你这个玩不过就赖皮的赖女人,你这个虐待狂““”我急了,芬妮一点也不急。

  芬妮又把我两个手机摆下来,让我的同事看我的窘态。

  “帅哥”纽约同事说:“你现在是不是很想和她嘿咻啊”
  “我想休掉她”我说。
  “多可爱的小女孩啊”纽约同事说:“不好意思,不能帮你了,不过,我会一边和我新南非男朋友吃饭一边让他看来自中国的空中棋手”


  “你们?”我简直无语了。

  芬妮的棋呢,下得很慢。
  我呢,现在在半空中,我又有恐高症,很想认输就算了,但是想想,好不容易下了这么久了,占了点优势了,怎么可以这样呢,怎么可以这样呢?我想了很久很久,虽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我还是拼命的一边使自己稳下来,然后呢,一步一步的继续走下去。


  芬妮终于可以安静的下棋了,她忽然又接了个电话,她狠狠把电话摔了,就继续和我下。

  我虽然很担心,但是,芬妮的那个空中的不锈钢椅子,还是很安全的,我动了一下,觉得那个椅子没有危险,就不是那么害怕了。但是,就那个棍子,怎么动棋啊。

  一会儿,许茱萸来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2-6 18:14
  孔雀桥畔的茱萸上十三
  “把我放下来”我对许茱萸说。
  “不能放”芬妮说。

  “你想怎么样?”许茱萸不懂英语,她一米八的个子,但是比起芬妮一米九五个个子来说,还是低了半头。
  芬妮过来,插起了腰,要和许茱萸比试。

  许茱萸也不甘示弱,伸出手。
  芬妮点点头。

  芬妮的爷爷看了看,不说话。
  许茱萸呢,拉着芬妮,到了屋子中间,找了段网上的视频,就是网上 人掰手腕的视频,提出和芬妮比试。
  芬妮看了看,点点头。

  许茱萸的手腕呢,明显比芬妮细多了,但是芬妮呢,也是打过篮球的,所以呢,显得很有信心。两个女人就在桌子上,开始角逐臂力了。
  芬妮开始占了上风,毕竟,许茱萸的手臂,怎么也不可能比芬妮的厉害。两个女人的手腕,掰了足足十分钟,芬妮几乎就要把许茱萸扳倒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了牙齿滋滋滋的声音。

  芬妮找声音来源的时候,许茱萸猛的用劲,一下子,把芬妮扳倒了。
  芬妮很不服气,要和许茱萸继续比武,她找了段跆拳道的视频,要和许茱萸练练。

  许茱萸摇摇头,她不会。
  我对许茱萸说,问她会不会我说位置,她动棋子。许茱萸点点头,这个她会。

  芬妮看了看我,那个眼神,似乎是眼里喷火一般。

  这几幕,纽约同事在荧屏前全看到了,她尤其看到了许茱萸的身影,顿时尖叫起来,一起和她讨论的还有那个南非男朋友。

  芬妮经过刚刚的一幕,似乎很有信心。但是,她也发觉,许茱萸真的很聪明,我说几进什么,几进什么,许茱萸全部知道。她确实是个聪明的女人,不然的话,她也不会经常旷课,但是成绩呢,还是班里的十几名了。不然的话,她也不会一点作业还不做,但是呢,成绩还不错了。


  芬妮很想赢我,但是前期,那个纽约同事已经帮过忙了,再加上,我本来国际象棋还是有点水平的,她想赢我,还真的很不容易。
  我们这盘棋,下了一个半小时,走了最后一步,我叫许茱萸放我下来。

  芬妮死死的看那棋局,狠狠的摔了棋局。
  许茱萸抱我下来,得意的吻了吻我。

  芬妮也跑过来,吻了吻我。

  “你为什么吻他?” 许茱萸生气的问。
  “我喜欢”芬妮说。

  许茱萸白了她一眼,不多搭理她。
  芬妮想说什么,她电话响了,是那个大胡子打过来的,大胡子给了我们一个价格,一万五千英镑,问我们干部干。
  “这个价格怎么样?”芬妮问我。
  “定金一万英镑”我毫不客气的说。

  “好的”芬妮说:“我会打到你的账户的’
  “为什么?“”我问。
  “他们这单是英语翻译成汉语,但是我以为是英语翻译成日语”芬妮说:“所以呢,主要你做了”

  “你太损了吧?”我说。
  “我的地盘,我做主”芬妮居然懂这个。

  我几乎气糊涂了,也只好用长沙话骂她了。

  “你在骂我?”芬妮说。
  “你怎么知道?”我问。
  “我看你的表情就知道”芬妮说:“他们一会儿会送稿子过来”

  “别告诉他们我们的地址”我说:“你和他们约个地方接就可以了,然后呢,你再找两个帮手,怎么样?”

  “可以”芬妮说。

  “怀化的警察打电话过来了”许茱萸说:“怀化的警方呢,他们说他们现在在调查李贵山,李贵天,让我们回去’

  “我看看”许云娜过来。
  她仔细看了看,又找了芬妮。

  芬妮也看了看,又给她认识的一个朋友打了打电话。

  半个小时,芬妮过来了,她告诉我,打给许茱萸的电话是 香港的一个电话打过来的,是想诱使我们回去的电话。

  “什么是诱使我们回去的电话?”许茱萸问。
  “你读过书没有?” 许云娜说:“那个电话是假的,误导你的,假如我们真的现在就回去的话,李贵山,李贵天就有可能加害我们,知道吗?洗脚妹”


  “你说什么呢?”我对许云娜说。
  “我错了吗?”许云娜问。
  “当然”我生气的说:“我不允许你这么欺负我的初恋”
  “你的初恋?”许云娜说:“她就会按脚,会泰式,连推油都不会,你为什么这么喜欢一个洗脚妹,是不是经常去那里,很爽吗?‘
  “你向她道歉“我说:“她又名字”
  “我为什么向她道歉?”许云娜问。

  “你如果不向她道歉的话”我说:“你的美国护照,也就成一刨屎了”

  我回过头,真的不搭理许云娜了,她也用法语对许茱萸说了声对不起。

  我懒得搭理她,晚上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到镇上,准备买点什么。

  许云娜追了过来,她把白天买的水貂大衣给我展示了一下。

  “你不怕动物保护组织砍你吗?”我说。
  “我怕什么?”许云娜说:“我倒是担心你,你前期那么漂亮,那么性感,比我好看多了,你居然还那么玩弄她,”
  “女人漂亮不是主要的”我说。

  “是啊”许云娜说:“我们都已经被那个姓李的,还有你的前期追杀到加拿大了,我真的不知道,我们还能躲到哪里去?”
  “纽约啊”我说:“我准备在蒙特利尔买套房子,然后呢,在这里开个店,卖我的玉器,然后呢,再把长沙的房子抛了,再到纽约或者是芝加哥买套房子,然后就准备移民”

  “你怎么移民?” 许云娜问。
  “我原来的公司会聘用我的”我说:“这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也 可以和芬妮结婚啊”许云娜忽然说:“她那么喜欢你,你看她为了你,和许茱萸刚刚打架的劲,你不知道吗?你刚刚生气,出来走的时候,许茱萸和芬妮又打起来了,芬妮刚刚拉许茱萸,一起去了镇上的一个什么跆拳道馆子,许茱萸也同意了,她们估计这会儿已经打起来了”

  “你别告诉我这些,可以嘛?”我说。
  “你怎么也做出选择了” 许云娜说:“就算你不喜欢我,但是许茱萸,芬妮,你总要选一个吧,或者是桃三”

  “我的婚姻没有结束”我说:“我为什么可以随便选啊?”

  “你也可以选择我啊”许云娜说。
  “你不是快要结婚的人了吗?”我说。
  “我已经和那个大学教授退婚了”许云娜说:“他就是你前期所在学校的 一个教务处主任,我昨天已经在互联网上和他说清楚了,我告诉他,我不想和他结婚了”

  “你为什么要逼我?”我说:“你为什么要逼我?”
  “他家境不错”许云娜说:“他也很喜欢我,很迷恋我的肉体,包括我的 财富,包括我的身价。包括我出国的经历。他现在是你妻子所在大学的教务处副主任,在岳阳有一套别墅,一辆奔驰,包括所谓的 什么什么。我昨天告诉他我要退婚的时候,我说 我已经有一个外国的男朋友了,现在在加拿大,马上要到美国定居了,我在纽约和芝加哥马上要有房产了。他急了,他说他马上办护照,马上来加拿大来找我,我告诉他,你不用来了,我已经把MSN换掉了,我也不想见你了,你还是算了吧”

  “你不是找事吗?”我说。
  “我只爱你”许云娜说:“你的前妻是有眼无珠,就觉得你不够浪漫,只从外表看一个人,根本就没有想过,你是个闷骚的人,你的前史比她复杂得多,她很大多数的中国女人一样,就喜欢钱,就喜欢所谓的地位,根本就不懂事,就知道闹,闹,闹。
  你为什么娶她,也许就如同你们当初认识的那样,那个时候呢,你二十六,可是呢,她三十了,她急于嫁人,二十二岁三室两厅,二十六岁两室一厅,三十岁呢,最多是一室一厅,三十五岁呢,零室零厅,如果继续这么搞下去的话,她会越来 越不值钱,然后呢,她就匆匆忙忙嫁给你了。
  她从来没有瞧起你过,但是,她根本就没有想到,你资产早就三四千万了,你只不多不想 告诉她而已。
  她只是不停的要求你,但是,她忘了,她该付出什么“”

  “不说这些?”我头难受:“求求你了,不提莫晓戚,好吗?”

  “为什么?”许云娜问。
  “我不想提这个婊子“我说。

  “苏仙辰”许云娜问:“难道,你就真的不想回忆过去吗?你和她之间,真的没有很美好的回忆吗?‘
  “没有”我 摇摇头:“我感觉,我们之间,就是一个错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一个错误的女人, 谈了一场错误的恋爱。她所想的,不是他想。她所想要的,不是我能给的。她认为自己是个美女,认为自己会成为女王,然而呢,我就是只蛤蟆,如此而已”

  “你为什么这样?” 许云娜说:“为什么你这么没有自信了呢?为什么没有了呢?为什么?你究竟怎么了?仙辰,你还是2004年的仙辰吗?你想起了吗?想起了我们在亚马逊河的回忆了吗?想起来了吗?想起你对我说过的誓言吗?想起 我们在热带雨林的缠绵吗?想起了你对我说的什么吗?想起你给我做草戒指的故事了吗?
  你 为什么啊?”

  我真的想哭,我扑在许云娜怀里,不知道为什么,哭成了一团,在芬妮怀里,我是不会哭的,她太小,在许茱萸怀里,我也不想哭,不知道为什么,哭不出来,许茱萸所遭受的,比我更多。虽然我还不知道,她有什么故事,但是我知道,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我这颗受伤的心,也许,真的难以复原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2-8 23:29
  孔雀桥畔的茱萸上十四
  “你的这段怎么翻译的?”芬妮给我看了看,我的一段技术性词语翻译的时候,似乎翻译得不是很准。
  “怎么了?”我问。
  “这个PK人家会看不懂的。”芬妮说。
  “这是中国的网络用语”我说:“就是决斗的意思。”

  “噢” 芬妮想了想:“就是我和许茱萸昨天在跆拳道馆的比赛吗?”
  “你和她真比了?”我很诧异。
  “我赢了” 芬妮得意的说:“ 我厉害吧”

  “你厉害”我有点沮丧,许茱萸还没有回来,说真的,我没有想到,她为什么真的和芬妮去比这个该死的武呢,芬妮也真是的,和许茱萸争什么气啊,这两个女人啊,真是的。
  芬妮看我不快,问我想什么。我说没有什么。

  “你是不是想她了?”芬妮吻了吻我,忽然说。
  我点点头。
  “她去练跆拳道了”芬妮说:“那个女教练说她挺有天分的,她的协调性很好,尤其是她的力气,很大很大,她的柔韧性也特别好,说真的,她不练跆拳道,真的是亏了”
  “噢”我说。
  “你是不是会和她结婚啊?”芬妮忽然问。
  “你问这个问题干什么?”我问。
  “你为什么要带她呢?”芬妮接着说:“我看你的眼神,你眼里只有她,我看你的笔记本电脑了,你笔记本电脑里,你前妻那么好看,那么为什么分手了呢?”
  “好看能当饭吃吗?”我说。

  “你觉得我好看吗?”芬妮问。
  “一般”我说:“你呢,皮肤比她还黑点,个子呢,也太高,也太大,我才一米七多,你都一米九五了,你说你恐怖不恐怖?”

  “我是练篮球的”芬妮说。
  “那就更恐怖了”我说:“你还不一天打我一顿了?”
  “我只会天天吻你的”芬妮说。

  “吻什么?”许云娜忽然打开了门,芬妮看见她,似乎比看见许茱萸好看多了。
  许云娜给芬妮她做的早茶,她做的广东菜点特别的好吃,芬妮特别特别的喜欢。而外公不知道为什么,本来肺呢,似乎有很重的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好多了,他也不吵着去医院了,就整天和芬妮的爷爷一起出去转。

  “我收到 涂云云、徐蕾蕾发过来的光盘” 许云娜说。
  “找台电脑看看吧”我说。
  许云娜打开光盘,我们看了看,是涂云云搞来的 ,她在视频里告诉了李贵山、李贵天已经出国的消息,同时提醒我们警惕,说李贵山、李贵天在湖南呢,和桃三的父亲打起了商战,桃三的父亲呢,中了李贵天的奸计,买了辆二手拉货车,但是那辆车有一万多元的交通罚款没有交。这当然不算什么,不久,桃三的父亲呢,他也算计李贵天,但是他似乎更狠毒,直接就算计李贵天掉进坑里了,李贵天 和桃三父亲介绍的女孩认识,然后那个女孩带李贵天去赌场,让李贵天一下子输了五万。李贵天当然不干,于是桃三父亲就直接找黑社会黑李贵天,李贵天没有办法,只好出了血。现在李家,和桃家,那是肯定结仇了,不过呢,桃三的父亲对于桃三在加拿大的表现,还是很高兴的。他说很快生意不忙了,也会来加拿大的。

  “他怎么也来啊?”我顿时晕倒了。
  “他来了就麻烦了”芬妮说:“你们都来我家住啊?”
  “我会给他们另外安排房子的”我说。
  “好的”芬妮说。

  “害黄船那个人还没有抓到” 许云娜说:“是不是也是李贵天干的?”
  “这个很难说”我说:“现在连埃舍都没有调查清楚,我想我们在加拿大的麻烦也不会小,还有我的加拿大签证日期”

  “那怎么办?”许云娜说。
  “先翻译东西吧”芬妮说:“车到山前必有路”
  “你 也知道这句话吗?”我顿时呆住了。
  “不是你教我的嘛?”芬妮说:“难道你忘了吗?”

  “你真可爱”我说。
  我笑了笑,一会儿,芬妮请的两个华裔留学生也到了。我让她们尝试着翻译了一小段,她们的翻译水平还可以,都是托福考出来的,水平还真的可以。
  中午的时候,许云娜和桃三的饭都做好了,不知道为什么,许茱萸居然还没有回来,也不打个电话,我和芬妮急着翻译东西,也不好催促她。就让许云娜去那个跆拳道馆去看了看,许云娜去了一趟,一直到下午 六七点也回不来,我心里很急,但是芬妮呢,一点着急的情形也看不出来。

  “你急什么?”芬妮说:“你看你急吧,还能干成活,你急的时候,比不急的时候效率还高,我真的很很佩服你啊”
  “有那么好佩服的吗?”我说。
  “是啊”芬妮说。
  “小姐”我几乎不知道说什么了:“她们两个中国人,又在加拿大,不会有什么事吧,我们要不要报警啊?”
  “报什么警啊?”芬妮说:“我感觉,那两个中国女人都比你聪明,倒是你,像个孩子,除了脑子聪明点,可是你在玩心眼方面,就像是个三岁的孩子。你的情商,太低了”

  她说着,门开了,许云娜、许茱萸两个女孩子,笑咪咪的回来了。
  “你去哪里了?”我追着许茱萸,到了她和许云娜的房间。
  “我去练中国武术了”许茱萸说:“那个跆拳道老师介绍我认识了她的老师,那个中国老师,教的练了中国功夫”

  “拜托”我说:“我那个时候找你,找了几个月,现在把你带出国了,你又让我找你,你想累死我啊?”
  “你那么想我啊?”许茱萸站到我面前:“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芬妮一天吻你十次呢?”
  “那是外国人的礼仪”我说。
  “噢”许茱萸给我看了看她胳膊上的淤青:“这是她昨天对待我的礼仪,打了我好狠,几乎就想把我给打死似的,说只是练练,结果呢,她比 真的打比赛还认真,你现在觉得,她是想什么?”

  “我会找她说这件事情的” 我说。
  “你最好别说了”许茱萸说:“我只想问你,如果你和莫晓戚离婚,你会不会娶我呢?”
  “会的 ”我说。
  “你会帮我找我的姐姐吗?”许茱萸说。
  “会”我说。
  “我爸爸可能病逝了”许茱萸忽然说:“ 今天,我在和那个中国人学功夫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了,我爸爸似乎也会什么功夫,他 后来找妈妈的时候,似乎在院子里练过什么,我呢,就学了几招,后来才知道,他练的似乎就是今天我学习的拳术”
  “什么?”我问。
  “我也不知道那个招数叫什么?”许茱萸说:“但是我感觉,我爸爸以前似乎教过我,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忘记了”

  “噢”我点点头。
  许茱萸说到这儿,看了看我的头发,忽然冷笑。
  “你笑什么?”我问。
  “你看看你的衣服,背后?”许茱萸说。
  我脱了衣服,这才发现,芬妮呢,下午居然没有事情干,在我的衣服背后,画了几只小乌龟。

  我 和许茱萸聊了会儿,许茱萸教我了一点功夫。
  我回到芬妮的房间,她的房间有两张床,昨天我们是分开睡的,她呢,正在那里翻看我给她的首饰,还 有我的玉器手工图谱。

  “你干的好事”我把衣服脱了给她看。
  “你穿我的好了” 芬妮把她的衣服拿给我,天哪,这是我穿的衣服吗,本来就是她的衣服里,就是普通的衬衣,可是在我的衣服里,居然成了大衣,太恐怖了。

  “你不喜欢乌龟吗?”
  “乌龟在中国,是丈夫,被人家戴绿帽子。”
  “什么是绿帽子?”芬妮问。
  “就是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通奸”我说:“我就被人家戴了绿帽子了,知道吗?”
  “噢”芬妮点点头。

  “你笑什么”我看芬妮好笑。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的男朋友也给我戴绿帽子了?”芬妮忽然说:“所以呢,我就和他分手了。他给我的东西,是小乌龟,就是他要给我戴绿帽子,让我当乌龟吗?”
  “可能吧”我点点头。

  芬妮气呼呼的出去,把她养的十几只小乌龟都扔了。
  她回来,我已经睡觉了。

  “那两个中国留学生翻译怎么样?” 芬妮问。
  “还可以”我说。
  ?“
  “那太慢了”我说。
  “你怎么翻译那么快?”芬妮问。
  “我用了软件啊”我说“我只需要把需要不通顺的地方顺顺,然后呢,我经常翻译东西,把英语翻译成中文,总比把中文翻译成英语简单说了”

  芬妮笑了笑,说她遇到我这样的搭档,太幸福了,这样呢,她翻译东西的时候,难度就小多了,还有,她本来还在一些学校兼职的,现在呢,也 可以减少了。

  “你教什么?”我问。
  ‘“教中国移民英语”芬妮说。
  “当中国移民的导游?“我接着说。
  “你真聪明啊”芬妮笑我:“当然是当中国游客的导游了”

  她笑得那么灿烂,我忽然想起刚刚许茱萸和我说的,芬妮和她打架,她胳膊和身上的淤青,我忽然有种很犹豫的感觉,女人,真的那么复杂吗?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2-11 21:43
  孔雀桥畔的茱萸上十五
  我打电话问涂云云,李贵山和李贵天来加拿大了,那 莫晓戚呢?
  涂云云想了想,说她没有来。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莫晓戚失踪了,她托人找了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找到。但是她完全可以肯定的是,莫晓戚肯定不会来加拿大的,好像李贵山、李贵天也很不喜欢她,根本就不想带她来。他们所迷醉的,不过是莫晓戚的身体。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很担心的感觉。
  我赶紧给妈妈打了个电话,问家里怎么样。

  “很好啊”妈妈说:“你外公的病也好了,他就是想问你,能不能让他住加拿大,加拿大的空气比我们湖南好,所以呢,他的肺病,一到那里就好了差不多了,根本就不用去医院。他还说,加拿大的土地特别特别肥,他和芬妮的爷爷一起去散步,看农民种地,根本不用任何化肥,人家那地多得都耕不完,他现在就是和芬妮的爷爷经常一起去几块人家废弃不用的地里种我们湖南的菜苔”
  “他去种菜了?”我晕:“我说这几天白天不见他”
  “他想住加拿大”妈妈说:“我和你爸爸也想来加拿大”

  “你们等会吧”我说:“我这么也得给你们赚机票钱啊,为苏仙岭赚机票钱啊”
  “你要不芬妮在一起吧”妈妈忽然说:“ 那你就可以留在加拿大了”

  “你怎么这么说话?”我说。
  “芬妮不好吗?”妈妈说:“你外公说了,芬妮的爷爷很喜欢你”
  “芬妮的爷爷很喜欢我?”我几乎晕死了:“莫晓戚来见儿子没有?‘

  “没有啊““”妈妈说:“莫晓戚几年都没看过我们,快两年了吧,她根本就不来我们家,你们吵架那几次,她都在那里连带骂我的,说我们是乡巴佬,你怎么了,想她了?”
  “和你说不清”我说。
  “你对人家芬妮好点”妈妈忽然说:“听你外公说,芬妮为了你,都和那个修脚的女人打架了”

  “什么修脚的女人?”我说:“她是许茱萸”
  “许茱萸?”妈妈说:“你还惦记她?”
  “我喜欢她”我说。
  “你疯了?”妈妈气呼呼的说:“你怎么能喜欢她呢?她妈妈是个疯子,她姐姐也是个疯子,她们全家都有神经病遗传,你怎么喜欢一个疯子呢?你怎么了?你没有神经病吧,你是不是被莫晓戚气傻了,你真是的,你怎么可以喜欢她呢?”

  “和你说不清”我挂了电话。
  我回过头,许茱萸 在我的身后。

  “怎么了?” 许茱萸问。
  “没什么”我说。

  “这几天”许茱萸说:“我感觉,芬妮都在排斥我,有时候吃饭,她也不想叫我。我做好了饭,叫她吃的时候,她也不怎么吃”
  “要不我们搬出去吧”我想了想:“我到附近看了看,房子也不是很贵,十五万加元就可以了,这个价格我还是能买起的”

  “你疯了?”许茱萸说:“你们家里人都反对你和我交往,你居然为了我,买房子?”
  “我没有疯”我说:“许茱萸,我是真的喜欢你的,不会因为任何人,不会因为任何目的,即使我妈妈阻挠我,即使任何人阻挠我,我都是会和你在一起的”
  “我不值得你这样”许茱萸说:“你现在还在离婚阶段,一下子又拿出七十五万,你有吗?”

  “我可以借啊”我说。
  “那写谁的名字呢?”许茱萸问。
  “先写我外公名字好了”我说:“正好 我外公也在加拿大,到时候他想留在这里,就看看能不能先办他的移民”

  “你一个中国人,怎么办加拿大的移民呢?”许茱萸冷笑:“ 除非你和芬妮结婚”
  “我不会和她结婚的”我说。

  “那桃三呢?”许茱萸忽然冷笑:“ 苏仙辰,真的,我很感激你救了我,让我从那个魔窟中逃离,让我避免了那场官司,我也知道,暂时,我是报答不了你。真的,你不必为了我,再大费周张了,真的,我已经想好了,明天呢,我就去附近租个房子,开一个足疗馆,真的,我不想再依靠你了,毕竟,你为我做的已经太多了”

  “你怎么开足疗馆?”我问。
  “我就是来找你的”许茱萸说:“我干按摩和足疗那么多年,也存了十几万,所以呢,盘个店面还是可以的”
  “那好吧”我说:“我帮你”

  许茱萸笑了笑,起身,回去了。

  我回去,这几天,翻译的进度还是挺快的,尤其是芬妮,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翻译的速度那么快,她怎么也更想不到的是,那几个助手,翻译的速度也大大超过了她。我们原来以为,这个翻译多难呢,后来发觉是错误的,这是个科技的东西,那个专有名词,一旦熟悉了,就简单多了。

  芬妮看我不快,吃午饭的时候,她看我有意和许茱萸坐在一起,心里有点不快,吃完饭,她把我拽到里屋,问我为什么还理那个疯女人。

  “你为什么对许茱萸那样?”我问。
  “为什么?”芬妮气呼呼的说:“我为什么要对她好?你们来了这么多人,都 对我客客气气的,知道自己是客人,就她呢,对我横鼻子树眼,怎么看我都不惯的样子,我呢,就是和你亲近了一点点,我爷爷呢,就是和你说了几句话,你看她的表情,一副恨不得把我们都吃了的样子,什么人嘛?”

  “她是个好女人”我说。
  “好女人?” 芬妮说:“好女人就喜欢刀枪棍棒什么的?好女人就把人打伤了”
  “那是她自卫”我说。
  “自卫?” 芬妮好笑:“难道有人想**,就她那个样子,有人**都不错了,我都怀疑,她去强奸别人,别人不从,她就把人家打伤了”

  我不敢看芬妮,这是我心目中纯真的芬妮吗?这还是在我的面前,憨态可掬的芬妮吗?可是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和芬妮闹翻,我们现在是在加拿大,而不是在中国。在这里,我才是老外。

  “你怎么了?”芬妮看我不快。
  “芬妮”我笑了笑:“晚上我们去滑雪,怎么样?”
  “好啊”芬妮说:“就我们两个,带上桃三”
  “不了”我说:“就我们两个吧”

  “行”芬妮说。

  芬妮高兴的收拾东西,下午在滑雪场,芬妮的速度令人吃惊,她从高空盘旋的动作,那太吓人了,那弧度,几乎就是三百六十度,我呢,只能是慢慢的往下滑,芬妮急坏了,她看我在那里慢慢的往下滑,连五岁的小女孩都比我快的时候,芬妮气愤的把我推了下去。
  那一霎那,我几乎晕了,耳边呢,就只有呼呼的风声,那个时候,我仿佛就要倒下去的感觉。我紧紧的抓住了雪橇,在最紧张的时候,我感到手紧紧的,往右一看,是许茱萸,她不放心我们两个人来滑雪,怕我出危险,就过来救我了。果然,她看芬妮推我下来,担心我的安危,就追了过来,拉住了我。

  我们下去,芬妮很不高兴,对许茱萸说:“他本来胆子就小,你为什么不让他锻炼一下呢?这里的雪很厚,他 也穿的很厚,是没有关系的”
  “我觉得他万无一失最好”许茱萸说。
  “你这是害了他”芬妮说:“他不喜欢滑雪,他胆子越来越小,怎么办?”
  “我保护他”许茱萸说。
  “你保护他?”芬妮急急忙忙的问:“你能保护他一辈子吗?”
  “能”许茱萸说。

  芬妮似乎想说什么,忽然觉得自己说什么都不妥。我们到了滑雪场外,芬妮建议我们晚上去,去那个最陡峭的地方,一起玩个极地大冒险。
  “不了吧”我说:“芬妮,要不,我请你去唱歌吧”
  “你的破嗓子”芬妮气呼呼的说:“你的嗓子,什么歌曲都能走调,就喜欢哼那几首最普通的英文歌曲”
  “总比不会唱强”许茱萸说。
  “我们说话,你插什么嘴?”芬妮说。
  许茱萸想说什么,但是,她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要不我们回去吧”我说。
  “你想回去干什么?”芬妮问。
  “想看看我的玉器”我说:“有个人似乎想和我谈生意”

  “你为什么总是考虑钱钱钱”芬妮生气的说:“什么时候,你能不谈钱呢?我知道你很有钱,但是,你的生活太平庸,需要浪漫,你知道吗?你的太太为什么离你而去,你想过没有,你总是那么胆小沉默,你太太认为你是个宅男,知道吗?”
  “你为什么提她?”我几乎呆住了。
  芬妮的话,引起了我的遐思。我想起来了,为什么,什么时候,我和莫晓戚第一次吵架,我也想起来了,我们第一次会面的情景。

  我们第一次会面,是一个叫玫瑰之恋的婚恋中介介绍的。那个中介,也是岳阳市,唯一一家以玫瑰作为主体,宣传的所谓婚恋中介。他们的口号呢,就是借鉴所谓的玫瑰之约的模式,在湖南岳阳地区呢,搞一个大型的、专业的、上档次的、会员制的、浪漫的、纯情式的、唯一的婚恋中心。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3-30 21:46
  “什么是婚恋中心啊?”芬妮问。
  “就是婚介啊”我说。
  “什么是婚介?” 芬妮问。
  “婚介(hūn jiè):名词,是婚姻介绍或婚姻介绍机构的简称。婚姻介绍是利用人或机构自身所拥有的信息网络优势,对社会中需要需找伴侣的人有偿或无偿提供找寻异性婚姻伴侣的服务的一种行为。
  婚介的鼻祖是红娘,红娘是元代王实甫所著《西厢记》的一个虚构的艺术形象,在剧中红娘是崔莺莺的侍女,并最终促成了莺莺和张生的结合。红娘这个艺术形象的出现虽属偶然,但却是古代艺术家对于封建制度下包办婚姻的反抗情绪最终爆发的必然产物。文化传承至今,红娘逐渐成为婚姻介绍者的代名词。
  婚介前身为媒婆,即古代以说合婚姻为职业的女性。而随着社会发展,婚介逐渐由最开始作为包办婚姻代表的媒婆行业,发展成熟为崇尚自由恋爱、重视严肃性、具备完整行业道德的现代婚介行业。
  新中国成立后,经历了长时间的波折时期后,在80年代进入了经济平稳发展的时期,经济的迅速发展诱发了之前长时间积留下来的问题,大量的大龄青年面临无法解决婚姻问题的窘境,现在婚介行业的代表形态——婚姻介绍所就应运而生。
  1982年11月15日,广州市编委办财政局人事局联合下文,广州也是国内第一家婚介所———广青婚介成立(还有一个另外的说法是1986年中国第一家婚介所成立于北京)。但不管是哪种说法,中国现代婚介行业的开端起始于20世纪80年代,当时的婚介所,属于政府介入的行为。随着社会逐步的发展,婚姻介绍逐渐脱离政府成为了一个具有自身行业特性的服务产业。
  根据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婚介行业委员会提供的数据,目前全国共有2万多家传统婚介机构,从业人员20万,网络婚介机构约6000多家。


  “什么是新中国?” 芬妮继续问:“中国不就是中国吗?”
  “你现在是什么国家?”我问芬妮。
  “Canada”芬妮说。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4-25 17:11
  “加拿大怎么和中国相比呢?”我几乎晕倒:“1867年,安大略、魁北克、新斯科舍、新不伦瑞克组建加拿大自治领(英语:The Dominion of Kanada,法语:Le Dominion du Kanada),1867年,英廷承认其为独立的王国,加拿大联邦自1867年成立后就不断有新成员加入。至今,加拿大由十个省和三个地区(英语:territory,法语:territoires)组成。你们的历史只有一百五十年,可是我们,有五千年的历史”
  “是吗?”芬妮表示怀疑:“那么一个老人,和一个年轻人,谁更有生命力呢?”
  “那么请问?”我说:“一只乌龟,和一只兔子,谁活的年数长呢?中国和加拿大,能以时间长短论吗?”
  “我是在提醒你”芬妮告诉我:“你为什么总是喜欢乡下女人呢?那个女人又不好看,又野蛮,她也没有什么文化,为什么你总是把她当BABY呢,我真的不理解你们中国人,不喜欢钻石,喜欢一些泥巴。你喜欢玉器,我也很喜欢,她们和钻石一样,是世界上最精美的石头,可是,你们为什么喜欢泥巴呢?用泥巴做的泥人,难道保存的时间很长吗?你们的古城墙,都是泥巴的,保存到现在的有多少呢?你看看罗马的水渠,有了几千年的历史了,是不是呢?”
  “中国的夏代遗址,不也出土了吗?”我提醒她。
  “别告诉我夏代”芬妮急了:“我对历史不感兴趣,晚上,我朋友有个PARTY,我想请你参加,你会不会拒绝呢?”

  “我拒绝”我说。
  我说的时候,芬妮的爷爷过来了,他拍拍我的肩膀。

  “您好”我用英语对他说。
  “你不喜欢我的孙女吗?”他的英语很有苏格兰的味道。
  “不是不喜欢”我说:“我有心上人了”
  “噢”芬妮的爷爷说:“年轻人,参加聚会,和各国的朋友在一起,多么美妙,我的年轻时候,也是这样度过的”

  “是吗?”我想拒绝,但看芬妮爷爷期待的眼神,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点头同意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31 21:49
  “你在忙什么?”芬妮看我眼神不对。
  “我在想晚上穿什么?”我说。
  “你还考虑什么?”芬妮说:“我替你打扮好了”
  “可以吗?”我说:“我们什么关系?”
  “关系?”芬妮又纳闷了:“我们什么关系?关系两个字听起来怎么那么别扭啊?”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4 17:08
支持原创作品,并祝福新春快乐。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430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