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9761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3-2-18 10:40

清朝纪晓岚的著作[注意]



cuizhilong 发表在 《up向日葵》杂志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350-1.html


作者简介

  纪昀,字晓岚,直隶献县人(今河北献县)。乾隆十九年进士,由编修、翰林院学士累迁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少保。与和珅同朝为官,是多部影视剧的主角,为国人家喻户晓。《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晓岚晚年写成的笔记,自乾隆五十四年至嘉庆三年陆续写成,是作者所见所闻的记录。另外他倾注一生心血所撰的《四库全书总目题要》,为研究国学者必读之作。



【译文】




 雍正十年六月的一个夜里下大雷雨,献县城西有一个村民被雷打死。县令明晟去查看了现场,命令把尸体装入棺材埋掉。半个多月后,县令忽然抓来一个人问:“你买火药是何用意?”这人说:“打鸟。”县令反驳道:“用枪打鸟,火药少不过用几钱,至多也不过一两就能用一天,你买二三十斤干什么?”这人说:“准备用许多天。”县令又说:“你买药不到一月,算算用过的不过一二斤,其余的都放在哪里?”这人答不上来了。经过审问,他交待了奸杀的罪状,于是和奸妇一起伏法。有人问:“怎么知道凶手是他?”县令说:“火药非几十斤不能装配成雷管。配药必用硫璜。如今正是盛夏,不是年末放爆竹之时,没几个人买硫磺。我暗中派人到市场,查问谁买得最多,回答说是某匠人。又暗查某匠人把药卖给了什么人,都说是某人,这个人就是他。”又问:“怎么知道雷打是假?”县令说:“雷击人,从上而下,地不裂。雷打屋也自上而下。本案苫草、屋梁都飞了起来,土炕也揭了起来,可知火是从下面起来的。另外,这儿离城五六里,雷电应该一样,那天夜里雷电虽然很厉害,但都在云层中盘绕,没有下击,因此知道是伪造了现场。那时,死者的妻子已先回娘家难以审问。所以一定要先捉到这个人,然盾才能审讯那女人。”这个县令可谓明察秋毫的清官。



太仆寺卿戈仙舟说:乾隆十三年,河间西门外桥上,雷打死了一个人。这人死后仍端正地跪着不倒,手里还擎着一个纸包,没有被雷火烧着。查看都是砒霜,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一会儿他的妻子听到消息来了,见了并不哭,说:“早知道有今天,只恨他死得晚了!这人曾经辱骂老母,昨天忽然萌生恶念,要想买砒霜毒死母亲,我哭着劝谏了一夜也不肯听从。”



农夫陈四,夏夜在草棚里守瓜田,远远望见柳树下,隐隐约约有几个人影。他以为是偷瓜的,便假装睡觉听着。一个人说:“不知陈四睡了没有?”另一个人说:“陈四用不了几天,便和我们在一起了,怕他什么?昨天我去土神祠值班,看见城隍的牒文了。”又一个人说:“你不知道么?陈四延寿了。”大家问怎么回事。这人说:某家丢了二千文钱,婢女挨了几百鞭子也不承认是她偷的。婢女的父亲很生气,说:“生了这样的女儿,不如没有。如果是她偷的,非勒死她不可。,婢女说:”我承认也是死,不承认也是死。,呼天抢地地哭。陈四的母亲同情她,偷偷地把衣服当了,换来二千文钱,还给主人说:“我这老婆子糊涂,一时见利偷了钱,以为主人钱多,未必能马上发觉。不料牵连了这个婢女,心中实在惶恐。钱还未用,我冒死自首,以免结下来生的冤恨。我也没脸住在这儿了,从此将到别的地方去。”婢女于是得救。土神称赞她不顾糟塌自己而救人,报告给城隍,城隍报告了东岳。东岳查阅名册,发现这老妇该晚年丧子,冻饿而死。因有这个功德,判陈四借来生的寿命,以使他在今生抚养母亲。你昨天值完班走了,不知道。陈四心中正愤恨母亲因偷钱被赶走,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过了九年,母亲去逝。葬事结束后,陈四没什么病,也去逝了。



乌鲁木齐虎峰书院曾有个流放犯人的妻子吊死在窗棂上。院长陈执礼一天夜里点灯看书,听见窗棚上有索索声。抬头一看,发现有两个女子的小脚,从纸缝里慢慢垂下来,先露出膝盖,接着露出大腿。陈执礼知道内情,厉声道:“你因奸情败露,含羞而死,你想害我么?我又不是你仇人,你要媚我么?可我一生不干风流事,你也不能迷诱我。你敢下来,我就用木条打你。”于是,棚上的女人又慢慢地把腿收了上去,之后听见轻轻的叹息声。不一会儿,她又从纸缝中露出脸来往下看,长相好漂亮。陈执礼仰脸唾骂:“你死了还无羞耻么?”于是女鬼退回去了。陈执礼吹灭灯火就寝,手握利刃等女鬼来,却没有下来。第二天,仙游的陈题桥来访,说及这件事时,听见棚上有声音象是撕布的声音,此后女鬼再没出现。但陈执礼的仆人住在外屋,夜里常说梦话,时间一长得了痨病。临死时,陈执礼因他相随到了两万里之外的地方,哭得很悲伤。仆从挥手说:“有个漂亮女人,曾偷偷地来追求我,现在招我做丈夫,我去了很快活,不要悲伤。”陈执礼顿足说:“我自信有胆量,没有迁居别处,却给你带来祸害,我本想虚张声势,不料竟坏了事!”后来,同年杨逢源代任院长,不再住在这间屋子里,他说:“孟子说过,不站在危墙之下。”



佃户张天锡,曾经在野田里看见一个骷髅头,开玩笑撒尿在它的口中。骷髅头忽然跳起来发出声音说:“人和鬼不同的路,为什么欺侮我?而且我是一个女人,你作为男子汉,竟然无礼的污辱我,这更加不可以。”渐跳渐高,一直碰到他的脸面。天锡惊惶地奔逃回来,鬼竟跟随着到了他家,夜里就在墙头屋檐间责骂不已。天锡于是大发寒热,神志昏乱,连人也认不出来。全家跪拜祷告,女鬼的怒气好像稍稍缓解一些。有人询问她生前的姓名、乡里,居处,鬼一一自己道来。众人叩头说:“这样说起来,应当是高祖母了,为什么要害子孙呢?”鬼像是悲凉地呜咽着说:“这里原是我的家吗?几时搬迁到这里?你们都是我的什么人?”众人讲了事情的始末,鬼不胜叹息说:“我本来无意来到这里,众鬼要想借这件事寻求食物,怂恿我来罢了。他们有几个在病人的房里,有几个在门外。可以准备一瓢浆水,等我好好地打发他们。大凡鬼经常苦于饥饿,如果是无缘无故地兴祸作灾,又恐怕神责备。所以遇到事情,就生出事端,要求祭祀酬谢。你们以后见到这种情况,要谨慎回避,不要中他们的机关。”众人照她说的办了。鬼说:“他们已经散去了。我口中的污秽之气不可忍耐,可以到原处寻找我的骨头,洗净而后埋葬掉。”于是呜咽了几声,就沉寂了。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866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