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32191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3-5-10 09:36

怀化被指滥挖煤炭致留下400多米深"人造天坑"[注意]



美如西施 发表在 常德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0-1.html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人民网长沙5月8日电(实习记者 欧峰)近日,本网记者收到一份来自湖南怀化市中方县火马塘村委会的报告,报告称,中方县花桥镇、泸阳镇、聂家村乡等地开办了20多家页岩矿,由于无序开采,导致当地山林破坏,水土流失,给当地村民的生活生产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请求怀化市人民政府立即取缔关闭在该村开采的页岩矿。

  怀化当地煤炭部门负责人称,这些所谓的页岩矿,其实就是露天煤矿,而煤矿的审批有一套严格的程序,当地国土部门就打“擦边球”以页岩矿的名义滥批采矿权,这些获得采矿权的“页岩矿”和一些没有任何手续的非法矿,都挂羊头卖狗肉以开采页岩矿的名义,肆无忌惮地乱采滥挖煤碳。

  这种为了地方和部门利益的滥批和乱采,不仅违背了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煤资源,同时也给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露天“煤”被挖后,留下一个400多米深的“人造天坑”

  4月底,记者在知情人的带领下,三天时间里走遍了中方县数十个已经被开采得遍体鳞伤的山头,暗访了数十家碳质页岩矿,远远望去,连片的山体沟壑纵横,山头被挖成乌黑的深坑比比皆是,当地村民戏称其为“人造天坑”。

  “人造天坑”边裸露出来的都是黑色的煤,昔日披上绿衣的山坡在无序无休止的私挖滥采中,变得“满目疮痍”,开采后的碎石又堆砌成新的小山,整个场景惨不忍睹,

  目前,在中方县境内,由于私挖滥采,山体破坏非常严重,涉及面积达数千亩。

  专业人士介绍,炭质页岩是一种含大量分散的炭化有机质的页岩,能污手,但含灰分高,不易燃烧,与煤层共生。

  聂家村乡的一处炭质页岩矿,几座大山山头被劈掉了一大半,山上的树木全部被砍伐殆尽,混合煤炭的黑水和泥浆水就直接排入了山边的小溪,溪水也被染黑,在记者目测不到一千米的距离,已经出现了七八家炭质页岩矿场。远距离观察,山包已经被削平。

  泸阳镇新店坪村山宝田炭质页岩矿的几座大山,已经被挖了一个形如漏斗的大坑,大坑约占地500多亩,深度达400多米。在记者所站位置对面的山上,一台挖掘机正在轰轰隆隆作业。几座山头都被铲平,原本山上的植物都已经被黑色的煤和黄土覆盖。

  山宝田炭质页岩矿的办公楼前,停了十来台大型挖机和货车,知情人告诉记者,这些都是用来开采露天煤炭的工具。

  山宝田炭质页岩矿一位管理人员告诉记者,根据煤炭质量的不同,这里的煤有不同的燃烧值,最低的有几百卡,最高的达三四千卡,这些煤都是运往怀化境内不同的20多家砖厂。

  管理人员介绍,如果天气好,有时候一天可以挖出几百车(每车40吨)的煤,最低每天都可以出100多车。最低的一车煤800元,最高的卡位煤要2000块钱一车。

  记者粗略估算了一下,按燃烧值最低的一车煤的价格800块钱,按每天最低出产100吨煤,矿老板每天就可以获利80000多元钱,一个月就是2400000元。利润令人瞠目结舌。

  这位管理人员还告诉记者,国家对于煤矿审批有着严格的程序,办理煤矿证件的程序繁琐、花了钱还不一定办得下来,办理炭质页岩矿的手续则简单得多,只要县国土资源部门发个证就可以了。

    挂羊头卖狗肉,炭质页岩矿变露天煤矿

  中方县花桥镇塘现湾炭质页岩矿股东彭老板告诉记者,这里出产的煤好的有三四千大卡,差的也有近一千大卡。该矿去年挖了两个月,已经卖出500多万块钱了,现在存了大量的煤还没有卖掉。

  彭老板说道: “开采露天煤的时候,只要挖机挖掉了隔土层,下面就是煤炭了,这些煤就可以直接装上车卖掉,跟运土一样的方便快捷,效益好的吓人,可以运出100多车,现在办的这些炭质页岩矿其实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办理的是碳质页岩矿的证“实际上就是在采露天煤。”

  彭老板告诉记者,办理炭质页岩矿选址非常重要,而且是有窍门的,大量的炭质页岩矿的位置就是在一些煤矿的上方或者附近,这样才能确保挖出露天煤,但是,在煤炭外运的时候,当地政府会收取税费,为了逃避税费,就说是炭质页岩,在外面不要说是煤,这样就不需要交税费。

  记者调查了解到,在中方县有六家炭质页岩矿获得了县国土资源局的审批,还有一大批是属于无证的非法矿。

    中方县国土资源局“指鹿为马”滥批采矿权?

  据了解,在怀化地区境内,开办炭质页岩矿只需要县国土资源部门与环保、水利等非煤部门审批就可以发证,而开办煤矿则需要另外加上煤炭部门审批,而且审批的尺度非常严格。

  一些没有办证的炭质页岩矿老板明确表示:“有些人关系好,搞点钱,就可以继续挖了”。中方县国土资源局监察大队大队长的回答似乎印证了这一说法:“这个怎么说呢?非法开采是个动态的,抓了并不等于不反弹,就像违法犯罪,你抓一次不可能完全杜绝!”。

  办理了炭质页岩矿证件的矿场现在照样在继续开采煤炭。当记者质疑,一家炭质页岩矿场怎么能够私自进行采煤活动?中方县国土资源局监察大队大队长李明表示,办证的六家炭质页岩矿场所采的都是炭质页岩矿,并不是矿老板所说的煤。这些炭质页岩矿开采出来的矿石究竟是不是煤?李明表示:“必须要由煤炭部门进行认定。”

  记者随后来到了中方县煤炭局。煤炭局党组书记陈贵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陈贵生一针见血的指出:“现在的炭质页岩矿开采的就是煤炭”。他列举了四个标准。

  根据《地质辞典》上关于煤和炭质页岩的定义来说是相同的:煤是化石燃料的一种。又称“煤炭”。燃烧后,矿物质的大部分成为灰分。一般认为,灰分产率小于40%者称煤,大于40%者则为炭质页岩;从成分上来说,煤炭和炭质页岩是相同的;从开采的层位来看,炭质页岩和煤炭是相同的;从用途来说,炭质页岩和煤都是用来作为燃料的。

  陈贵生指出:“现在炭质页岩矿就是在开采煤炭,县国土局是在变相审批开办煤矿”。

    合法煤矿遭遇安全威胁,煤炭市场受到严重冲击

  对于国土资源局变相审批开办煤矿,中方县煤炭局甚是“恼火”,因为这种露天开采很容易造成煤矿的重大安全事故,对合法矿造成了巨大的安全隐患,而一旦煤矿出现安全事故,承担责任的就是煤炭部门,而并不是负责审批开办炭质页岩矿的国土资源部门。

  根据煤炭部门的调查,其中有几起安全事故都不是煤矿本身造成的,而是由于炭质页岩矿私挖滥采导致的结果。

  陈贵生介绍,山宝田炭质页岩矿的下方就是中方县牛栏处煤矿,后者是一个有正规手续的合法煤矿。山宝田炭质页岩矿的70%的水都流到了牛栏处煤矿的矿洞内,去年7月9号,就造成了牛栏处煤矿淹井,井内的积水可以淹到人的脖子,老板跑到煤炭局哭诉,最后不了了之,现在,牛栏处煤矿还处于淹井状态,一直在停产。

  中方县宏图田煤矿年开采量达六万多吨,位于花桥镇车坪村,而一山之隔的黄鸡坨村就开办了一个炭质页岩矿砖厂,记者在该炭质页岩矿砖厂发现,开采现场就在宏图田煤矿的矿洞顶部,煤矿老板邓运求表示,“现在该炭质页岩砖厂已经快挖到了宏图田煤矿的红线范围内了。“这种露天采矿对现有煤矿的顶板造成严重的危险,极易发生冒顶等安全事故。”煤矿老板邓运求反映。

  陈贵生介绍,正规合法的煤矿采取井工开采,成本远远高于露天开采煤炭的炭质页岩矿,而另一方面,炭质页岩矿开采的煤炭产量往往是正规合法煤矿的几倍,而且价格较低,严重冲击了煤炭市场,怀化地区的用煤大户——砖厂,基本上都会倾向于价格低廉而且燃烧值不低的露天煤,不少正规合法煤矿的煤都积存在煤坪里。

  陈贵生告诉记者:“去年中方县正规煤矿积压了三万多吨煤炭,到现在还卖不出去。”

  在宏图田煤矿,记者发现,煤坪里积压了不少的煤。邓运求无奈的说道,“煤坪里已经积存了一万多吨煤,时间已经长达8个多月。”仅此一项,煤矿去年就亏损200多万元。

  邓运求表示,如果任由炭质页岩矿非法采煤肆虐,他打算将煤矿停产或者低价转让,因为这两年已经亏了两千多万元。

    炭质页岩矿泛滥成灾,谁为“人造天坑”埋单?

  中方县煤炭局一工作人员指出:现在的炭质页岩矿就是在非法开采煤炭,因为煤炭部门只是负责管理有证的煤矿,这些炭质页岩矿的管辖权则在国土资源部门,该工作人员认为,县国土局在乱搞,要不就是管理不到位,要不就是纵容。

  中方县煤炭局党组书记陈贵生做过初步统计,该县境内合法矿场和非法矿场加起来已经有二十多家了,现在已经泛滥成灾。

  2012年,国土资源部的卫星遥感技术拍摄了中方县地表严重被破坏的图片,发到了中方县国土资源局进行督查。中方县国土资源局对此也进行了回复解释。当记者问及,这些地表破坏是不是由于炭质页岩矿违法开采造成的时,中方县国土资源局监察大队大队长李明表示,他们无法定性,“这个定性的话,也要国土资源部定。”

  对于村民戏称的“人造天坑”,中方县煤炭局党组书记陈贵生形容像火山口一样,简直是触目惊心。

  当地村民非常担心严重损坏的地表怎么恢复,植被怎么复原,水土流失后有可能引发的大规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当地居民赖以生存的农田怎么复耕等,这些“人造天坑”衍生出的一系列的问题,在最近几十年内都无法解决。

  中方县火马塘村民告诉记者:“我们村现在到处都是“人造天坑”,以前我们这边可以说是山清水秀,自从这边开办了炭质页岩矿后,山上破烂不堪,惨不忍睹,现在我们村到处都是大坑。

  “以前我们主要收入靠水稻和油茶、松树,现在这些都被破坏得差不多了,我们村的农田都毁坏了70多亩。”另一位村民说。

  记者在现场也看到,火马塘村炭质页岩矿的开采山体被劈开,山体完全暴露,地表植被严重破坏,导致水土流失,一旦遭受强降雨,极易形成山体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已经严重危及矿区周边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面对记者提出的这些问题,中方县国土资源局没有做出正面回答。

  炭质页岩矿为什么会在怀化中方县“泛滥成灾”?一些非法矿为什么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那些所谓的合法矿的手续是否齐全?出让采矿权的程序是否合法?本网将继续关注。




----------------------------------------------
爱在心中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757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