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3-5-22 09:01

娱乐圈离奇死亡的明星很多,我也818命中注定离奇死亡的真事!



焚香墨染 发表在 娱乐八卦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64-1.html


  刚看了一个8明星离奇死亡的帖子,觉得我这个值得单开818。真人真事哦!

  大约20年前,我父亲工厂里发生的真事事故。

  那是一座化工厂,全国龙头企业,几个轻工上夜班时间赌博,后来工厂查赌很严,参与赌博的就因为赌债工人一般都用筹码算钱,每夜结束以后互相写借条,每隔一段时间就三三两两的在工厂后面废弃的垃圾堆附近互相清还赌债。

  话说那天两个工人,就叫他们A和B吧,两个人都是退伍兵,全参加过对越反击战的那种真正的兵哦!约好去清债,在数钱的时候,据说也就是10几块钱,20年前啊,都是碎票子,他们也是背着老婆赌的,所以都是零花钱。数钱的时候,到底是A还是B不好说,手欠,把一个烟头扔到了旁边一个化工品包装罐里,注意啊,是包装罐,这个罐子是英国进口的一种原料,包装是一个圆钢桶焊了一圈底那种,就是说,这个罐子只有两块钢制成的。大约有一个灭火器大小。

  烟头扔到罐子里的时候,A在数钱,B突然发现罐子冒烟了,他们也是在化工厂工作很久的人了,知道这个罐子会爆炸,所以B喊了一声:“不好,A,快跑!”

  俩人分别向两个方向跑了出去,事后有人说,俩人都当过兵,竟然不知道炸弹要爆炸的时候应该卧倒,也许他们退伍时间太长了吧。反正就是跑出去了。

  谁想这个罐子炸成了三片:一片是底,炸到地面下面将近一米的地方,罐体一片追着B去了,把B的右臂其根切了下去,但B必经捡了一条命,A可就没那么幸运了,第三片碎片追上了A,把A头部凡是有头发的区域整个切了下去,而且带着半拉脑袋飞了300多米,飞到了职工食堂的门口,当时正好是午饭时间,这半拉脑袋正飞到一个女工眼前。“PIA”的一声,据说那个女工看清这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当时就疯了!

  因为那是20年前,又是国营企业,后来B被工厂养了起来,A赔了不少钱,大概4万吧。女工不知道怎么样了,当任厂长被革职。

  最命中注定和离奇的部分是,事后调查这个杀人的罐子时,很多人都知道这个罐子。因为据说好多次收废品的到厂里垃圾站收废品都觉得那个纯不锈钢的罐子挺好看的,要拉走,但是从垃圾站管理员,到厂长都觉得这个罐子很漂亮,卖了可惜,所以摆在哪里大概有一年多,谁成想最后成了厂长下岗的工具。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多年以后,我也在一家化工厂工作,但是和我的父辈不一样。

  我供职的是一家世界五百强的外资化工企业。

  当年我作为公司中层管理是坐办公室出身,直到工厂建成我们才搬到工厂内办公的。

  工厂分为:生产区,办公区,库区。绝对的禁烟单位。

  不好意思,我就不上传图片了,用文字8吧,让大家更有想象空间。

  先说说我们的办公区吧,上下两层销售部门在一楼,二楼是开放式办公室。就是一个大厅300㎡左右,所有部门都在这个大厅里工作,一个部门就是一排办公隔断,正对这这排隔断是一个20㎡左右的小屋,是这个部门经理的办公室。就是说部门经理们成一排小屋排列。

  偌大一个办公室,除了各部门经理以外基本是女孩子的天下,在办公区只有三个男人,包括我,做主管的。

  大厅的一个边是休息区,有男女卫生间和茶水间。茶水间里有饮水机和咖啡机,还有一个展示柜式的冰柜,公司免费提供可乐,雪碧,瓶装矿泉水,甚至巧克力等零食。

  我们大部分人都在公司里喝腻了饮料,多数时间我自己煮星巴克的咖啡或者泡茶。公司里,我是比较讲究生活情趣的那种人,所以,小妹妹们都喜欢喝我泡的咖啡。

  办公楼建成是在1月份。正式的投产和开业典礼是7月份,就是说在工厂正式开工前,我们就已经进驻办公区了。那时,全厂只有我们20多个人。

  从4月份开始,北方进入雨季,新盖好的办公楼就开始漏雨,最早是从各个窗户漏,后来发展到从房顶就往下滴水。

  再后来我们发现,敢情不光是漏雨,还漏水!因为化工厂要搞好防火工作,所以,所有地方都有喷淋防火设备。

  这些水管就不停的漏啊漏啊。

  当时建筑单位还没有撤离,所以我们就不停地找承包商修理这修理那,简直感觉就是修不完,永远都在漏,修了一处另外一处就出水。

  在5月的时候,发生了一次大的事故。

  前面说了,那个经理们是一排小屋,就是从那个小屋的楼上一排水管同时爆裂,据说上面防火水箱里存水是超过30吨的,所以,所有经理的屋子全被水从上方冲了下来,大家可以想象一下,看过《泰坦尼克号》吧?就是那个感觉的。

  所有经理的笔记本电脑一起报废。

  因为那是工厂开工之前哦。建筑承包商赔了很多钱,从新修整的防水设备。

  那次之后,就没再出过这种事。(其实不是没出过事故,是我不知道而已,当然后来知道了,后面慢慢讲啊)



  工厂运营两年以后,一天,我照常给办公区的同事煮咖啡。(说着说着我自己的汗毛就立起来了)突然,脖子后面一热,不是一凉,是一热。我摸了一下,是水。我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好么,又一大片湿迹,上面又漏水了!怎么是热水?

  这时建设单位早已撤出工厂了,找厂里的机修部门来查,机修部门的伙计告诉我,这上面是供两个卫生间热水用的热水器,连接热水器的那个管子松扣了,没事,紧紧就好了。

  下午,管子修好了,换了一块天花板。

  第二天,我煮咖啡的时候,又有水滴了下来,比前一天还厉害,就是说滴答的频率更高了些。而且,天花板是白的,有一点水渍都能看出来。

  继续找机修,修理!换天花板!

  第三天,还是漏水!修理,换天花板!

  第四天,照旧。

  第五天,连公司老总都生气了:弄个管子都修不好,这次不着机修的工人了,让机修经理带着整个部门都上来,看看他们干的是什么活儿!

  机修经理带着他下属两个机修工过来了,一直修理水管的伙计信誓旦旦地告诉我们,我干得绝对没问题啊!

  机修经理到底是经理,很会处理问题,他说会不会是压力太大把水管压开了?伙计说:“我们都换过水管了,就是以前用料不好,现在也不应该出现这种问题啊。”

  最后机修经理亲自督阵跟伙计们一起修水管换天花板,那天机修部门忙活到办公区下班也没解决问题。

  第六天,我早上神经质的看了看咖啡机上方的天花板,还好,没有水渍,终于修好了,煮咖啡! 一壶咖啡煮好只要5,6分钟,等办公区飘逸着咖啡香气的时候,我兴冲冲地拿着杯子要去倒咖啡。

  一抬头,妈的,又漏水了,抄起手机就给机修经理打电话:“你们干得是什么活儿啊?连经理督战都治不了漏水?”机修经理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就跑了上来。

  当他看到天花板上的水渍时,脸色煞白,真的是我从没见过这么恐惧的表情了。嘴唇都是白的!机修经理结结巴巴地小声告诉我:“大,大哥,这楼闹鬼!我昨天把上面的管线已经拆了,不信你去卫生间试试,热水管没水的!这上面根本就没管线!”

  到现在,我敲这些字的时候后脊梁都阵阵冒寒气。

  当时我还不以为然,机修经理执意要抽根烟镇定下,不得已,我陪他出去,到厂外面抽烟,才听他给我讲了事情的完整经过...



  我们这个厂在基建的时候,机修经理就到任了。当时我们这些办公室人员还在其它地方办公,没在工厂里。

  外资企业特别注意安全生产的工作,而且化工厂,在设计的时候都将防火列为重中之重,所以,机修部门就是从配合建筑单位铺设防火管线开始的。

  据说在刨地埋管的时候,有一辆大翻斗车往厂外拉工程土,一个小工在大卡车副驾位置押车出厂,卡车拐弯的时候这个小工不知什么原因被甩了出来,当时就摔死了。死在厂内哦。小工死的那天晚上,这个小工住的集装箱(建设单位一般都是使用集装箱做临时宿舍的)没人敢住进去,只有小工的一个同乡觉得俩人一起出来打工,死者又跟自己没仇没冤的,就没在意,只有他自己住进了这个集装箱。

  第二天,死者的同乡没有活着从集装箱里出来。据机修经理讲,他当时在场,第二个死的小工死状很恐怖,两只手把胸前的衣服都撕烂了,那是冬天啊!

  后来,公司的中方老总就跟这些知情的人通报了,务必封锁消息,不能把建设时死过人的事情传出去,否则谁传出去的就开除谁!

  所以,就连我这样的元老级人物对此也一无所知。

  据机修经理讲,自从从死过两个人以后,整个工厂只要出问题,都是跟水有关的问题。因为这俩孩子都是埋管时死的吗!

  据说,后来,就是第一年5月份所有经理屋子被水淹之后。公司暗中请了一个大师给看,大师说,这个厂子有冤魂,必须放炮一小时,还必须在死过人和出过水的地方放炮仗。那个时候公司已经进了很多化工原料了,平时进厂连火种都得登记存放在门卫,怎么可能放炮呢?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公司委托了建筑单位,在午夜12点的时候把公司所有值班员工(其实就剩五六个保安了)都撤出,由建筑商放的炮仗,并且放完炮立刻清理所有痕迹。所以我们这些办公室人员都不知道公司里曾经放过炮的事实。

  据机修经理讲,那次放炮以后,还真的保持了半年没再出过什么事故,就是跟水有关的事故。

  我是那种特好奇的人,缠着机修经理给我讲后来又出什么事了。等等我接着给大家8哦!

  我上面讲的可都是事实,我自己经历过的事情哦!大家不要当我说故事啊!

  



  半年后,消防部门通知检查消防设施(我们是消防重点单位,基本每隔一两个月就要检查所有消防设施),在测试的时候,发现危险品仓库的烟感器不工作,机修部门加班查找线路问题,找承包商保修(当时是保修2年),承包商也找不出问题。一直忙活了一夜,据他们讲,当时在“一堆炸药”上点了两包烟,几个人冲着烟感器吹烟,都没报警,没反应。后来,还是承包商的一个老家伙说的:“算了算了,不干了,等天亮再试吧。”大家就找地方吃早餐去了,吃过早餐也不过早上6点多,天是亮了,工人们还没上班,还是那几个人去测烟感,没想到,这第一口烟报警器就工作了。
  等应付过了检查之后,每天天一黑,工厂人都走没了,所有报警器一块儿报警,搞得值班的保安不得不关闭报警器,白天又一切正常,找来了承包商查不出任何毛病。因为我们厂的报警器跟消防队是有连线的,这边报警器一亮,不用报警电话,消防队就赶过来了。所以,这种情况持续3天以后,消防队的头儿找我们中方老总谈话了。
  不管怎么说吧,那次还是承包商掉来的队伍,是消防队出的主意:午夜12点,用两个童男子(就是小打工仔啊)穿一身儿红衣服放了一个小时的炮仗。

  机修经理的原话:“妈的,什么也没修,消防系统好了!”

  这些事都是我亲身经历的啊。就为这我跟机修经理都离职了。当然那是后话。

  我俩可都是月薪5位数的工资啊,吓得离职了!



  


  那次以后,又好了半年。

  还是一次消防常规检查,发现公司消防水压不够标准,当时考虑就是管线内有堵塞的地方造成水压偏低。因为不可能从新刨地检查,所以机修部门分段查了所有的消防管线,压力都没问题。最后查到市政管线了。

  说到这儿我有必要帮大家描述一下,就是说可以想象成市政管线先经水塔在工厂外面围了一圈儿,管子肯定比工厂内的管子要粗得多,然后通过一两个截门引入厂内消防管线,就是说市政管线水压一定要比厂内管线水压高的多,水往低处流嘛!

  当检查不出毛病的时候,最后一个办法就是断掉市政管线全面核查厂内管线,需要往厂内管线打压测试。

  机修经理告诉我,就在断掉市政管线的同时,又一个灵异现象发生了:厂内管线还没有打压呢,压力就急剧上升甚至连最后一个连接厂内和市政的截门都无法关闭,厂内管线里的水反倒往市政线里流!!!就是说,水往高处流了!!!

  按机修经理的话说“当时我就毛了!妈的放一次炮就管半年啊!”好在还在保修期内,再找承包商如上次一样炮制,放炮!

  解决问题!

  因为知道这个事情的只有机修,承包商和中方老总,所以消息一直封锁得特别严。工厂里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

  那之后,中方的老总也害怕了,又找了一个先生帮忙看。

  先生说厂里怨气太重,后来先生给了几个符,镇在了老总屋里,据说那间屋里。妈的,我说老总从来不在自己办公室办公呢!

  

  再后来就好了一年,然后这次漏水是被我赶上了。
  所以机修经理给我讲了这么一通故事。

  那天真的听得我是大夏天一身冷汗哦。当时讲完了,我也觉得森森的,但是说实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知道了,也就继续保守着工厂这个秘密。

  据说这次没管线漏水以后,我们厂从香港请了一个大师。后来在楼道里窗户拉手上栓着一个大概有半个烟盒大小的三角黑布包,用红绳子手缝的,等腰三角形,在定点那引出一根红绳子栓在窗户拉手上。

  当然我看见了知道那个布包肯定是给不干净的东西的,所以我连碰都不碰,后来过了大概两周,那个布包被做卫生的阿姨给拆开了,里面是几十粒大米还有一张黄纸条大概5厘米宽20厘米长,上面用红笔画的符。

  反正那以后不久机修经理就辞职了。

  我呢,又工作了三年才离职,关键是到了后期经常要加班,我实在是不能忍受晚上一个人在那个办公室里...

  那天我们抽了一包烟才回到厂里。机修经理离职以后我也没再听说还有什么灵异事件。不过难保事情即使有,也不会让我们这些人知道。
  太他妈吓人了。

  这真的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哦。如果你们一定当鬼故事看我也没意见。

  我就是觉得这些事应该记录下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5-22 09:11
  本来我妈手下的一个阿姨,这两年她老公事业很好,她过年前就辞职回家了.过年时候她老公买了新车,带她和儿子回老家过年.在高速上被撞了,她老公一点事都没有,她和她儿子都是轻伤,医院都不用去那种.
  可见撞得并不算厉害.可是她老公当时居然直接下车说去查看车被撞的情况.高速上不能下车这是常识,即使要下车查看也要先靠边,也是常识.而且她老公是个律师!!!这种怎么可能不知道.结果,就在她老公开车下去的一瞬间,她都没来得及喊一声,她老公就被飞驰而来的车撞了,当场死亡....就在老婆孩子面前...
  我妈跟我说的时候,就说是命中注定.

  




----------------------------------------------
有时候觉得开心得可以飞上天,可是青春晃过了一个身,天空渐渐好暗淡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351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