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原创]浓情丽舍
772049个阅读者,108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3 18:22
梦在何方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4 16:36
  浓情丽舍第五部壹
  “拜托”穆汩汩几乎 不知道 说什么才好:“ 你对香港人了成见怎么那么深啊?

  ”
  “我觉得我最大的理想就是 ”我想 了想:“就 是把香港变成 宁乡的一个镇”
  “为什么?”穆汩汩问。
  “宁乡有三千多平方公里。”我说:“但是你知道,香港才一千平方公里”
  “什么逻辑?”穆汩汩几乎晕倒。


  “你想的我们不能同意。”大猴、明日花绮丽正在那里谈判,明日花绮丽挺嚣张

  的:“拜托,我们的合同已经谈 得很细了 ,五 百多个条款,每一个细节,谈

  的都已经很清楚了,为什么你一大早叫我过来,说是给我一个 礼物,就是让我们

  多出一百万?”
  “这个?”大猴一下子傻眼了。

  “大猴是给你这个礼物。” 我从我的包里拿了一个翠玉做的镯子:“ 我刚刚从

  酒店里拿过 来的”
  “ 刚刚从 酒店里拿过来?”明日花绮丽看了看, ,颜色还挺透的 ,挺好看

  的,便收了下来。

  “你又 拿几百块的 镯子骗人家说 是 两三万的。”大猴 把我拉一边。
  “这次是一千 多的”我说。?”
  “有什么区别吗?” 大猴说。
  “那你怎么办?”我问大猴。

  “我要告他们”大猴说。

  “你告他们 会影响我们公司 声誉的”我说。
  “噢”大猴气呼呼的说:“ 你就知道 和 女孩子到处 去玩,今天这个,明天那

  个的,一会儿这个,一会儿又那个的。 你就不想 想,你 就不管业务,靠我拓

  展 业务。你看看,这个合同,你管不管啊?”

  “可是你没有用我们公司的公章啊?”我说。
  “我不是公司的副总吗?”大猴说。

  “这是你的个人行为。”我 说。
  “是啊。”大猴说:“赚钱呢,你就 喜欢 沾光 ;一赔钱 呢,你就跑 得远远的

  ,你说说你,你还是兄弟吗?”

  “赔四五十万的合同,你怎么不自信 看看?”我问。
  “那日本字?”大猴气呼呼的说:“ 你认识吗?”
  “那日本AV,没有 翻译,你不是也 知道日本 女人做 爱在那里喊 什么吗?一

  会儿变正经了,人家日本字就不知道了?”
  “你能啊。”大猴说:“你不就读了几本书,念了十几年的日本文字吗?不就是

  写了十几首日本诗歌吗?”

  “你不是读了 好几届的泡妞培训班吗?”我几乎快疯了:“大猴,怎么,你搞不

  定那个 明日花绮丽吗?”

  “ 你让我和 她?”大猴说:“我怎么能搞定?”
  “那这五十万的损失怎么办?”我说。

  “不就五十万嘛。”大猴说:“我们好歹也是国际大 公司,这五十万,还算多吗

  ?是不是啊,五十万啊,就区区五十万”

  “你反正也没有用公司的公章。”我说:“和我什么关系,你大不了呢,就离开

  湘许,换个名字好了,反正呢,到派出所改个名字也就几千块钱的事情”
  “什么?”大猴气呼呼的说:“我要不和我爸爸商量,看你说的这个办法管用不

  管用”

  他给爸爸打了打大猴,大猴的爸爸 一听说儿子 的合同 ,一下子亏了五十万,一

  下子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下子头都昏过去了。

  “我爸爸马上就要从宁乡赶过来。”大猴气呼呼的说:“你去和他说吧'

  我过去的时候, 明日花绮丽 正在那里看那个 玉镯子呢,她看那个镯子,似乎

  又拿出了一个手机的手电筒,在那里照着 什么。尤其是她的 眼神,似乎很 惊讶

  的样子。

  “这个镯子?” 明日花绮丽说:“似乎不是缅甸玉”
  “和田玉啊。”我说。

  “你会日语?”明日花绮丽吃惊的看我:“你会日语?”
  “你是复读机吗?” 我问。
  “你会日语?” 明日花绮丽 又吃惊了,“ 你的 口音那么纯”
  “我去过日本。”我说。

  “你有日本朋友吗?”明日花绮丽问我。
  “有啊。”我说:“很多日本朋友”
  “很多日本朋友?” 明日花绮丽问。
  “对啊”我说:“ 武腾兰、吉泽明步、苍井空、松岛枫、神谷姬、小泽玛莉亚、

  高树玛丽 亚、山本梓、樱树露衣、濑户由衣、树麻里子、星野光、白石瞳、忧木

  瞳、白石日和、 相田桃、渹}舞、小林瞳、夕树舞子、美穗由纪、小室友里、黑

  木香、朝冈实岭、美里 真里、饭岛爱、北原梨奈、秋元友美、川合里美、细川百

  合子、麻生早苗、松阪季实子 、川岛和津实、小泽奈美、叶山丽子、金泽文子、

  凉木桃香、小泽圆、铃木麻奈美、白 鸟智香子、中谷香子、市川香织、蜷川香子

  、上杉美香子、吉田美香子、长谷香子、岬 崎香子、立花里子、上原多香子、石

  川施恩惠、大尺右香、南波杏川滨奈美、堤莎也加 、町田梨乃、二阶堂仁美、饭

  岛爱、饭田夏帆、饭冢友子、芳本叶月、冈崎结由、冈田 丽奈、高木萌美、高田

  礼子、高原流美、宫本真美、宫岛司、古都光、光月夜也、河村 亚季子、河井梨

  绪、黑崎扇菜、红月流奈、华歌恋、吉川萌、及川奈央、吉川真奈美、 吉崎纱南

  、吉野莎莉、今井明日香、今木翔子、金泽蓝子、进藤玲菜、井上可奈、久保 美

  希、酒井未希、臼井利奈、菊池丽香、菊池英里、菊池智子、橘真央、具志坚阳

  子、 可爱亚织沙、葵小夏、蓝山南、兰望美、里见奈奈子、里美奈奈子、里美由

  梨香、立花 丽华、立木爱、凉白舞、铃川玲理、铃江纹奈、铃木麻奈美、芦屋瞳

  、麻川美绪、麻生 叶子、美里霞、美崎凉香、美雪沙织、美月莲、明日香、木谷

  麻耶、奈奈见沙织、内藤 花苗、内田理沙、鲇川亚美、片濑亚纪、平山朝香、前

  原优树、前原佑子、溡娰ひ??井 理、青木琳、青木玲、青野诗织、青羽未来、青

  沼知朝、秋本玲子、秋菜里子、秋元优 奈、如月可怜、若林树里、若月树里、森

  下理音、纱月结花、杉浦清香、杉山亚来、山 下由美子、杉原凉子、上原留华、

  神城千佳、神崎麻衣、神崎麻子、矢吹丽、手束桃、 树本凉子、水城凛、水野朋

  美、水野茜、水越丽子、四季彩香寺田弥生、松浦梦、松浦 唯、松田千夏、松下

  爱来、松下可怜、松元静香、速水真保、藤彩香、藤代流花、藤崎 秋、藤森智子

  、天衣美津、田村麻衣、望月瞳、舞岛美织、午后野弥生、西泽友里、夏 美舞、

  相川未希、相户爱、相田由美、小仓杏、小川流果、筱宫知世、小栗杏菜、小森

  美王、小室优奈、小野由佳、筱原凉、小泽菜穗、小泽玛丽亚、筱冢真树子、星

  爱丽斯 、星崎瞳、星野绫香、星野洋子、星野真弥、徐若樱、雪乃小春、岩下美

  季、遥优衣、 野宫美忧、野原奈津美、叶月千穗、伊东美华、一色丽矢、一色鲇

  美、一条沙希、乙伊 沙也加、樱井沙也加、由树莉莉、有川真生、有吉奈生子、

  有森玲香、雨宫优衣、原千 寻、原史奈、原田春奈、远野麻耶、月野静玖、早纪

  麻未、早乙女舞、泽舞音、长濑爱 、长月亚美、真木亚里沙、真山润、中川珠代

  、中村理央、中根由真、中山美玖、中原 绫、仲井美帆、竹田树理、佐伯美奈、

  佐佐木、幸田梨纱、北原爱子、成膳任、戴文青 木、德永千奈美、笛木优子、福

  原爱、高见美香、高树玛丽亚、宫崎葵、观月雏乃、海 江田纯子、后藤理莎、后

  藤香南子、矶山沙耶香、矶山沙也加、吉冈美穗、吉泽瞳、加 纳则子、藤小雪、

  菅谷梨沙子、结城翼、井上和香、井上熏、酒井瑛里、久纱野水萌、 铃木爱理、

  玲木美生、泷泽乃南、美依旗由美、木下亚由美、前田知惠、前原爱、入江 纱绫

  、三尺真奈美、三宅尚子、森下千里、上原绫、石村舞波、矢田亚希子、市川由

  衣 、市井纱耶香、嗣永桃子、松岛菜菜子、松居彩、松元莉绪、樋口真未、细川

  直美、夏 烧雅、相乐纪子、小川熏、小林惠美、小野奈美、小泽真珠、星野亚希

  、须藤茉麻、亚 纪奈、岩田小百合、伊藤步、优香、友崎玲、中泽裕子、佐藤麻

  纱、安藤沙耶、奥山唯 子、白崎令于、柏木奈纯、板谷佑、滨田翔子、朝雾唯、

  川崎爱、大和抚子、大西由梨 香、岛田百合花、二宫优、绀野舞子、岗原厚子、

  高鸠阳子、古河由摩、谷田未央、河 合绫纯美、和久井辛、和希沙、黑田美礼、

  横仓里奈、后藤亚维梨、户田惠梨香、吉濑 美智子、加藤麻依、江纱绫、井上诗

  织、井上优香、井真理绘、堀井美月、莲沼民子、 柳明日、落合玲奈、牧濑奈美

  、木下亚由、奈良沙绪理、神代弓子、树梨沙、水谷利加 、松鸠永里奈、松山麻

  美、松屿初音、塔山直美、藤香南子、天使美树、天野理惠、田 崎由希、桐岛淳

  子、尾崎美果”


  “是吗?”明日花绮丽好笑。
  “一起吃个早餐吧。”我说。
  “吃什么?”明日花绮丽说。

  “烤乳猪。”我说。
  我带明 日花绮丽一起到 了 附近的一家咖啡屋。明日花绮丽看的时候,忽然觉得这家店铺似乎很熟悉,但是又很陌生的感觉。

  我点了几个菜 ,一个是玫瑰花语,一个是芍药烤乳猪;一个是花样年华,然后,点了几杯咖啡, 请明日花绮丽尝尝。


  明日花绮丽很喜欢这里的菜肴,味道很 清淡,几乎没有什么油腻,很 清和的味道。她尤其喜欢 那几个菜肴, 她很喜欢这里的花,是纯天然的。
  我不敢多吃, 就喝了点咖啡。

  “你为什么不吃?”明日花绮丽问。
  “我对花敏感。”我说。

  “噢。”明日花绮丽说:“你 怎么不谈这个 合同?”
  “我也不谈。”我说:“谈合同多伤感情啊,大家都是朋友”

  明日花绮丽 好奇的看看我,她指了指外面。

  大猴,大猴的爸爸一下子过来了。
  大猴的爸爸一下子就把那个 合同朝明日花绮丽 摔过来,我赶紧挡了挡,博士也过来了; 拦住了大猴的爸爸。

  “你这个 日本臭娘们。你这个日本 骗子,你这个日本娘们,你小日本没干什么好事,你为什么骗我儿子,你不想混了吗?”

  大猴的爸爸还要打,但是,我已经拦住了大猴,“ 叔叔是不是今天不怎么 舒服吧'

  “不舒服?”大猴父亲气炸了:“你这个日本骗子,你就知道和日本女人合伙来骗我儿子,你就知道看日本AV片,谁不知道你就是个日本骗子,你就喜欢日本女人,就喜欢日本女人,就和日本女人勾勾搭搭,就是个汉奸'

  他想也不想,甩给我四五个巴掌,就气呼呼的 走了。
  他打完我,还要打那个 明日花绮丽的时候,明日花绮丽已经过来,朝大猴爸爸伸过去。

  “你打啊。”明日花绮丽用 湖南话说:“你随便打,你打了以后呢,你看看你儿子会怎么样?”

  “怎么不打?”明日花绮丽说:“你不打我,我很拉住了没面子啊。求求你 ,叔叔,你打我几巴掌啊”

  我赶紧拦住明日花 绮丽, 大猴看我脸已经流血了, 我不怎么舒服,就赶紧 先拉他爸爸出去了。

  叶孤雪进来了, 给我 擦了擦。

  “先去医院吧。”明日花绮丽说。
  “好吧。”我说。

  明日花绮丽引我上了她的车,居然是辆现代。

  “你怎么不开日本车?”我问。
  “这是我前任干爹送的。”明日花绮丽说。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4 21:47
  浓情丽舍第五部贰
  “不好意思啊。”我们刚刚到湘许市第十九人民医院,凯蒂就过来了,还带了一些礼物,什么荔枝、桂圆什么的。
  “男人也吃桂圆吗?”明日花绮丽说。
  “他应该补补桂圆”凯蒂说。
  “是吗?”凯瑟说:“姐姐,算了,这事明显就是大猴的不对,他那么鲁莽就签了合同,就和鱼大江吵,现在他爸爸又不分青红皂白来打鱼大江,这不是流氓是什么?”
  “大江怎么样?”凯蒂看了看大夫,大夫看了看,我的脸已经肿了,而且肿得似乎还有点厉害。

  大夫做了简简单单的处理,明日花绮丽赶紧给我擦拭了一下。
  叶孤雪拉明日花绮丽到了一边,说了大猴鲁莽签合同的事情。

  “这个我真的做不了主。”明日花绮丽到我这边:“其实呢,这件事情呢,我觉得应该从两个方面看,这个合同,是仙姿化妆品公司在湘许的两位总经理的别墅,也是公司别墅,凯瑟的设计呢,很符合我们日本文化,也很符合这两套别墅的设计。其实呢,五百八十万的资金是少了些,但是也是大猴签过的合同啊,这个怎么能够改变呢?更何况,我们合同已经传到日本总公司啊,总公司的章都盖过了,你说能够怎么办?”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凯蒂问。
  “我觉得鱼大江是个好人。”明日花绮丽说:“事实上,也就是他说的,这个合同是大猴自己签的,只要他花几千块钱,改个名字,或许什么办法都有了”
  “这个?”凯蒂想了想:“就这个办法了吗?”
  “或许,”明日花绮丽说:“真的就这个办法了,如果到了3月1日这个工程还不开工的话,我想大猴,还有你们公司要承担很多麻烦的”
  “是吗?”凯蒂几乎晕倒了,“怎么办?”

  忽然,她接了个电话,一下子傻眼了。

  “怎么啦?”我问。
  “大猴捅了马蜂窝,现在在ICU(重症监护室)急救”凯蒂说。

  “什么?”叶孤雪也傻眼了。

  我们几个人一起到了附近的医院,大猴的父亲也在,凯蒂过去,问大猴到底怎么啦。
  大猴父亲说了说,说大猴向他解释,是他自己错签了合同,其实不怪鱼大江,怪就怪那个日本女人,大猴父亲呢,就怪我,说我就是和那个女的之前肯定认识。看不得他赚那么多钱,所以就故意陷害他儿子。
  大猴这个时候呢,就碰到了一个马蜂,大猴很是生气,就把马蜂给抓起来,一下子给踩死了。那边呢,又多了个马蜂窝,大猴觉得损失五十万很生气,就决定铲除马蜂窝,他将开水灌进马蜂窝,马蜂四处逃窜,死伤一片,蜂箱顿时空了下来,仅残存了10来只马蜂在附近盘桓。不料,大猴的举动引来了马蜂的“致命报复”。早上9点,一只马蜂冷不丁蜇了一下他脑袋顶靠前面的地方,他当时就觉得头皮发麻,脑袋好像没有了知觉,眼睛有点发红。
  见此情形,大猴想起了一种治疗蜂蜇的土方法——“摸脑壳”。他开着车子到了懂这种“技术”的人家。来回路程有将近半个小时。从那户人家出来,大猴就觉得身上发痒,全身开始发红,并且嘴巴也慢慢肿了起来。大猴父亲见了这情况,就赶紧送他到医院来了。

  “怎么办?”大猴父亲问我们。
  他刚刚打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和我说话。

  医生过来,通知大猴父亲付押金,一万。
  大猴父亲哪里有钱,还是看我。
  我不想搭理他。

  父亲也过来了,他挺大猴父亲打电话,就赶紧过来了,又看我脸肿了,问怎么回事。
  叶孤雪说了情况,说是大猴父亲打的。
  大猴父亲先告状,说是我勾结明日花绮丽,害他儿子。

  “害个屁?”父亲恼火死了:“这个日本女人我儿子就不认识,你儿子和她吃了两次饭,我倒是见到了,那几天我们全家都在宁乡,怎么会在湘许呢?还有,你儿子那个合同,我反对我两次,他打电话和我商量,我说不行,他说非要签,说能赚两百五十万,现在怎么办?”
  “我不管。”大猴父亲说:“对越我救过你一命,这次你要救我一命”
  “越战我还救过你呢。”父亲说。
  “我背你背了十八公里。”大猴父亲说。
  “要不是我帮你忙,你早死了。”父亲说:“不是我找到你,你还不知道死到哪个山头呢?”

  两个人吵了起来。

  凯蒂回来了,什么都不说,给了医生一万块。
  医生叫来警察,把我们几个人都赶到了外边。

  “到底怎么样?”博士也赶过来了。
  “不好说。”医生说:“马蜂学名叫做胡蜂。雌马蜂身上有一根有力的长螫针,在遇到攻击或不友善干扰时,会群起攻击,可以致人出现过敏反应和毒性反应,严重者可导致死亡。大猴招惹的这种马蜂呢,体长达到40毫米,是世界上最大的马蜂。这种马蜂栖息在有足球大的圆形蜂巢中,分工明确。金环马蜂脾气暴躁,攻击性极强。到了秋天,任何从它面前经过的昆虫它都会主动上前攻击。这种蜂毒性很强,一旦被蜇,需要立刻就医。所以在野外遇到他们最好不要去惹他们,以免受伤。”
  “什么?”凯蒂说:“大猴的脾气也太火爆了”
  “他们父子一个德行。”凯瑟说。

  “你说什么呢?”大猴父亲急红了眼。
  “我说什么了?”凯瑟说:“你儿子急急忙忙就签那个合同,急急忙忙就捅马蜂,你呢,急急忙忙就打你儿子的恩人,你们不是一个货色吗?”
  “你想找打?”大猴父亲还想伸手。
  “还钱。”凯蒂恶狠狠的伸出了手。

  他们几乎又争吵起来,医生过来了,问谁是病人家属。
  大猴父亲想过去,凯蒂过去,签了字。

  “什么也不看你就签字?”大猴父亲说。
  “大叔。”凯蒂说:“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怎么啦?”大猴父亲问,“你凭什么越俎代庖,替我签字?”
  “你自己安静安静吧”凯蒂说。

  “我为什么要安静?”大猴父亲问。
  “处理马蜂你们知道吗?”凯蒂几乎气昏了:“马蜂的蜂毒是碱性的,如果是轻度蜇伤,应该立即用弱酸性的肥皂水冲洗伤口。如果是中度蜇伤,应该用手挤压被蜇伤部位,挤出毒液,这样可以大大减少红肿和过敏反应;或立即用食醋、肥皂水等弱酸性液体洗敷被蜇处,伤口近心端结扎止血带,每隔15分钟放松一次,结扎时间不宜超过2小时。做了这些简单的处理后,最好尽快到医院接受专业的治疗,以免耽误最佳治疗时间。不过,一般情况下,马蜂也坚守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原则,只要不去破坏它的家,它一般也不会轻易出来蜇人。所以,如果市民家中有马蜂窝,不要去打扰它们,如果真的是不能和平共处,最好请专业的人士来处理,以防发生被蜇伤的意外事件。你们呢,偏偏逞什么能,偏偏自以为是,我真没见过你们这么自负的家伙”
  “那怎么啦?”大猴父亲还是很恼火。


  “要不?”明日花绮丽说:“我们解除合同吧。”
  “解除?”我、叶孤雪,还有凯蒂、凯瑟一下子呆住了。

  “为什么解除?”凯瑟问:“我那天才般的设计啊”
  “我知道。”明日花绮丽说:“最多就是我降职而已”
  “为什么?”我问。
  “和大猴签这个合同,为什么欺骗他,也是因为他自己。”明日花绮丽说:“下村海文是我们仙姿公司驻湖南办事处老总,大猴呢,一次和他在舞厅里跳舞遇到了,大猴呢,喝多了,就骂下村海文是日本鬼子,然后呢,下村海文叫了两个小姐,大猴还嘴贱,打了110。结果呢,110 来了,也没有管下村海文。后来呢,下村海文呢,就找了调查公司,调查了大猴的家庭,然后呢,知道了他就是你们公司的经理,然后呢,就派我出面,然后呢,就做了手脚。现在呢,下村海文已经回日本复命了,你们想想,这个烂摊子,不是留给了我?如果我撕毁合同,肯定要解职”
  “怪不得你也为难呢。”我说。
  “是啊。”明日花绮丽说:“大猴的生命垂危,我还故意为难他的话,确实有点过了”

  “日本女人,会有好良心?”大猴父亲还在那里吵。
  “大叔,你歇歇吧”凯蒂说。

  “要不这样。”我说:“合同我接了,怎么样?”
  “你接?”叶孤雪傻眼了:“你色迷心窍了吗?”
  “你敢接吗?”明日花绮丽说:“这个合同很完整,你们几乎做不了手脚,你们就是用一般的工人,也要赔几十万啊”
  “几十万?”我问。
  “至少二十几万。”明日花绮丽说。
  “我知道”我说:“但是我知道,你是个我值得交往的好朋友”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4 22:47
  浓情丽舍第五部叁
  “你疯了吗?”叶孤雪说:“这个合同,明显就是赔钱的合同,你还要签什么?”
  “就是。”凯蒂说:“你是不是脑子进水啦,人家明明就不要你赔钱啦,你为什么还要赔钱啊?”
  “我知道赔钱。”我说。

  “知道赔钱还干?”叶孤雪说:“你是不是想泡人家啊?”
  “我想起来了。”凯瑟说:“我听有人网络上好像说起过,说你想娶一个日本女人做老婆,是不是?”
  “你疯啦?”凯蒂说:“这个也说。”

  “你再好好考虑考虑”明日花绮丽说:“五百八十万,一分是不能多了,不过,我可以帮个忙,三月一号前,一次性把钱打到你的账户上,你不用担心会少收到一分钱,但是你做的工程达不到合同要求的话,你将损失很大”

  “这又有什么用?”叶孤雪说:“整个工程,我们损失至少三十万啊”
  “那应该怪大猴。”凯蒂说:“不是他得罪那么多人,不是他捅马蜂窝,哪里会这样啊”

  “要不先回去商量吧。”明日花绮丽说。
  她说的倒还是个招数,我、叶孤雪、凯蒂、凯瑟、明日花绮丽一起回到了浓情丽舍。

  父亲也懒得陪大猴了,凯蒂居然也回来了。
  “你怎么不陪大猴?”凯瑟问凯蒂。
  “他们那两个混蛋。”凯蒂气呼呼的说:“他们也太混蛋了”

  “你气什么?”凯瑟说:“现在这个摊子怎么办?”
  “我已经没有办法了。”明日花绮丽说。
  “是啊。”凯蒂说:“你如果解约,你也会被这家公司炒鱿鱼,就算你一次性把五百八十万打给鱼大江,但是他呢,他也跑不了”
  “对。”明日花绮丽说。

  我们说话时候,穆杉杉过来了。

  “干什么?”我问。
  “今天晚上九点。”穆杉杉说:“帮我对付我的同学,胡日仙”
  她牵了我的狗,那只鬼獒。

  我把那只大狗抱在怀里,几乎不知道怎么办了。

  “初九:潜龙,勿用。九二:见龙再田,利见大人。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 咎。九四:或跃在渊,无咎。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上九:亢龙有悔。用九:见群龙 无首,吉。彖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始终,六位时成,时 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

  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潜龙勿用,阳在下也。见龙再田,德施普也。终日乾 乾,反复道也。或跃在渊,进无咎也。飞龙在天,大人造也。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用 九,天德不可为首也。”明日花绮丽说。

  “什么意思?”凯蒂问。
  “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噬告,再三渎,渎则不告。利贞。彖曰:蒙,山下有险,险而止,蒙。蒙亨,以亨行时中也。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 应也。初噬告,以刚中也。再三渎,渎则不告,渎蒙也。蒙以养正,圣功也。象曰:山下出 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初六:发蒙,利用刑人,用说桎梏,以往吝。象曰:利用刑人, 以正法也。九二:包蒙吉;纳妇吉;子克家。象曰:子克家,刚柔接也。六三:勿用娶女;见金夫,不有躬,无攸利。象曰:勿用娶女,行不顺也。六四:困蒙,吝。象曰:困蒙之吝,独远实也。六五:童蒙,吉。象曰:童蒙之吉,顺以巽也。上九:击蒙;不利为寇,利御寇。象曰:利用御寇,上下顺也。”我说。

  “你什么意思?”凯蒂问。
  “师:贞,丈人,吉无咎。彖曰:师,众也,贞正也,能以众正,可以王矣。刚中而应,行险而顺,以此毒天下, 而民从之,吉又何咎矣。象曰:地中有水,师;君子以容民畜众。初六:师出以律,否臧凶。象曰:师出以律, 失律凶也。
  九二:在师中,吉无咎,王三锡命。象曰:在师中吉,承天宠也。王三锡命,怀万邦也。六三:师或舆尸,凶。象曰:师或舆尸,大无功也。六四:师左次,无咎。象曰:左次无咎,未失常也。六五:田有禽,利执言,无咎。长子帅师,弟子舆尸,贞凶。象曰:长子帅师,以中行也。弟子舆师,使不当也。上六:大君有命,开国承家,小人勿用。象曰:大君有命,以正功也。小人勿用,必乱邦也。”明日花绮丽说。

  “同人: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利君子贞。彖曰:同人,柔得位得中,而应乎乾,曰同人。同人曰,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乾 行也。文明以健,中正而应,君子正也。唯君子为能通天下之志。象曰:天与火,同人;君子以类族辨物。初九:同人于门,无咎。象曰:出门同人,又 谁咎也。六二:同人于宗,吝。象曰:同人于宗,吝道也。九三:伏戎于莽,升其高陵,三岁不兴。象曰:伏戎于莽,敌刚也。三岁不兴,安行 也。九四:乘其墉,弗克攻,吉。象曰:乘其墉,义弗克也,其吉,则困而反则也。九五:同人,先号啕而后笑。大师克相遇。象曰:同人之先,以中直也。大师相遇,言 相克也。上九:同人于郊,无悔。象曰:同人于郊,志未得也。”我说。

  “你们到底说什么?”凯蒂几乎疯了。
  “他们似乎在想办法解目前的困局?”爸爸倒是知道:“咸:亨,利贞,取女吉。彖曰:咸,感也。柔上而刚下,二气感应以相与,止而说,男下女,是以亨利贞,取女 吉也。天地感而万物化生,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观其所感,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象曰:山上有泽,咸;君子以虚受人。初六:咸其拇。象曰:咸其拇,志在外也。六二:咸其腓,凶,居吉。象曰:虽凶,居吉,顺不害也。九三:咸其股,执其随,往吝。象曰:咸其股,亦不处也。志在随人,所执下也。
  九四:贞吉悔亡,憧憧往来,朋从尔思。象曰:贞吉悔亡,未感害也。憧憧往来,未光 大也。九五:咸其脢,无悔。象曰:咸其脢,志末也。上六:咸其辅,颊,舌。象曰:咸其辅,颊,舌,滕口说也。”

  “小过:亨,利贞,可小事,不可大事。飞鸟遗之音,不宜上宜下,大吉。彖曰:小过,小者过而亨也。过以利贞,与时行也。柔得中,是以小事吉也。刚失位而 不中,是以不可大事也。有飞鸟之象焉,有飞鸟遗之音,不宜上宜下,大吉;上逆而下顺 也。象曰:山上有雷,小过;君子以行过乎恭,丧过乎哀,用过乎俭。
  初六:飞鸟以凶。象 曰:飞鸟以凶,不可如何也。六二:过其祖,遇其妣;不及其君,遇其臣;无咎。象曰:不及其君,臣不可过也。九三:弗过防之,从或戕之,凶。象曰:从或戕之,凶如何也。九四:无咎,弗过遇之。往厉必戒,勿用永贞。象曰:弗过遇之,位不当也。往厉必 戒,终不可长也。六五: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公弋取彼在穴。象曰:密云不雨,已上也。上六:弗遇过之,飞鸟离之,凶,是谓灾眚。象曰:弗遇过之,已亢也。 ”明日花绮丽说。

  我们说的时候,大猴父亲过来了,向我们伸了伸手。
  “什么意思?”父亲问。
  “人家要钱。”大猴父亲说:“一万不够。”
  “一万不够你问你儿子要啊?”凯蒂恼了:“我和大猴在一起,他天天没事惹事,天天就在那里吹牛,天天就逞能,天天就说自己多能多能,天天说自己多有钱多有钱。”
  “闺女。”大猴父亲居然一下子跪下了:“求求你,再借一万块”

  “给你。”凯蒂终于恼火透了,到附近银行取了两万,给了大猴父亲。

  大猴父亲急急忙忙接了钱,就飞一般不见了。
  “我看啊。”凯瑟说:“你和大猴分手算了,什么人嘛”
  “还不到时候”凯蒂说:“他会功夫,平时除了吹牛,别的也没有什么毛病。我现在这么大的公司,这么大的专柜,他又不会抽烟,就喝点酒,这算什么毛病啊”
  “姐。”凯瑟说:“他还会惹更大的篓子的”

  “我不觉得。”凯蒂说:“他还不会吃一堑长一智吗?”
  “你就等吧”凯瑟说。

  “你们都坐这里干什么?”穆杉杉问。
  我把大猴捅马蜂窝,现在急救的事情说了说。

  “那是大事。”穆杉杉说:“要不你晚上不来了?”

  “那怎么行?”我说:“你已经把狗还过来了,我说什么也要帮你这个忙”
  “为什么?”穆杉杉问。
  “我也不知道。”我说:“其实呢,你帮我解了我们家的围,我就已经很感激了。所以呢,现在就是一个小麻烦,我又为什么不对付她呢?”
  “人家胡日仙的智商是210,5岁就会五个国家语言,你怎么对付她?”凯蒂说:“你不知道吗?”
  “你怎么知道?”穆杉杉问。
  “《时代》杂志多次采访她,我不知道吗?”凯蒂说。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4 23:23
  浓情丽舍第五部肆
  “今天快疯了。”我说。
  “疯的还不止是你。”穆杉杉过来,“其实呢,你今晚来不来都没有什么,关键就是,我爸爸很希望你能来”
  “为什么?”我问。
  “胡日仙还带了她的几个天才般的妹妹,都是当年南京大专辩论赛的冠军,我们还有辩论环节,我们还有好几个体育比赛环节,怎么办?”
  “大猴也要出场?”我说:“就为了那么斗气?”
  “还有我们的祖坟。”穆杉杉说:“就是我们的一个好风水的坟头,我们要争夺一颗生长了一千年的柏树,这是我爸爸,还有胡日仙父亲都想争的坟头”

  “啊?”我几乎疯了。
  “怎么办?”明日花绮丽说:“鱼大江,你怎么办?”
  “我想请你帮忙。”我说。
  “帮什么忙?”明日花绮丽问。
  “你晚上也帮帮我的朋友,帮她夺下那个风水好的坟地”我说。

  “是吗?”明日花绮丽说:“我最喜欢有意思的故事,这就是我最喜欢的故事,还有,我最喜欢的就是,你居然敢什么困难都挑战”
  “不是我敢不敢挑战。”我说:“就是我不想认输”

  我们说话时候,博士过来了。

  “怎么回来了?” 我问。
  “医生对大猴进行了抗过敏和抗毒治疗。到下午3点,大猴慢慢恢复了意识,气色还不错。他感慨,真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没想到马蜂这么凶狠”博士说。
  “是吗?”我说:“那就好”
  “你们还去看大猴吗?”博士问。
  “只要他的病好了就好。”我说:“我们先去穆杉杉家吧,她那里估计乱成一锅粥了”

  “那我也去。”博士说。
  “行。”穆杉杉说:“你来吧”

  我们一起开车到了附近,一个很大的庄园,大得让人吃惊。那地方,估计有十几亩那么大,门口的大门呢,就是两棵大榕树。那大榕树呢,一棵就又一两亩。
  榕树后面呢,就是两块大石头,几乎有五六个人那么高,那石头上,写了几个对联。

  “穆杉杉,你会对吗?”一个穿长裙子的女孩子过来了,“一生与宰相无缘,始进时魏公误抑之,中岁时荆公力扼之,即论免役,温公亦深厌其言,贤奸虽殊,同怅君门违万里”
  “很简单。”我说:“到处有西湖作伴,通判时杭州得诗名,出守日颖州以政名,垂老投荒,惠州更寄情于佛,江山何幸,但经宦迹辙千秋。”

  “忆
  喜
  何意
  明曰夕
  欲会此姬
  将似藕玉臂
  勾于我臂弯里
  朗朗笑声前后嬉
  明眸善睐秋波频递
  眉目间万种风情齐集
  忽念昔她与我于亭边砌
  亦如此耳鬓斯磨调皮相戏
  明朝我将见新人却置她何地
  总觉着与她藕断丝连愁怨心系
  一心两用一意孤行脑袋饱受榨挤
  似我这般出色之人才她竟然说我痴
  痴呆又怎样难道还不是一切都为了你
  小姑娘弄不懂她要咋样我越揣摩越来气
  虽理解她始终忘不了他可那早是陈年黄历
  结果是免不了情难却总是离离合合哭哭啼啼
  大哥我年轻力壮天不怕地不怕竟弄不清这个理 ”女孩子又说。

  “这个更简单。”我说:“怀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凌云壮志
  并激发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之报国志气
  譬若此般杰出之人才哪里能说他痴
  可叹女孩不懂真情珍爱实在可惜
  春柳春花满画楼倩女何愁难觅
  莫待无花空折枝真爱别错失
  绥尽梅花无好意宜以为忌
  路傍身畔花不尽月有意
  或许某曰她忽生悔意
  始觉你的痴该珍惜
  想与你旧情重提
  可所有尽逝矣
  翌曰欲会伊
  一心一意
  忘了你
  告辞
  疾


  “谁说桃花轻薄?看灼灼其华,为多少佳人增色。滴清清玉露,羡万株艳蕾流霞。无何春去莫飞,终究鸾枝坠果。于是平仲设谋,东方窃窦,王母宴宾,刘郎题句。况核仁制药,能疗痼疾佐歧黄;条干充刀,可借印符驱厉鬼,准握天机珍丽质,也知季节让群芳。寄言秋菊冬梅,慎勿盲从徒毒友”胡日仙说。
  “我夸福地妖娆,眺青青之岭,添哪些琼阁浮云。有濯濯明湖,收十里嘉林入画。似新尘消宇净,因恩驾鹤凌空。难怪闻山揽胜,高举怡情,秦村访友,碑院挥毫。若清节复生,定唤渔夫回绝境;灵均再世,必歌今日过前朝。莫悲红雨落幽溪,又续风骚垂奕叶,方信凡夫俗子,不须羽化亦登仙”我说。

  “跨蹬起层楼,既言费文韦曾来,施谓吕绍先到此,楚书失考,竟莫喻仿自何朝?试梯山遥穷郢塞,觉斯处者个台隍,只有弥衡作赋,崔颢作诗,千秋宛在。迨后游踪宦迹,选胜凭临,极东连皖豫,西控荆襄,南枕长岳,北通中息,茫茫宇宙,胡往非过客遽户。悬屋角檐牙,听几番铜乌铁马,涌浦帆挂楫,玩一回雪浪云涛,出数十百丈之颠,高陵翼轸,巍巍岳岳,梁栋重新,挽倒峡狂澜,赖诸公力回气运。神仙浑是幻,又奚必肩头剑佩,丛里酒钱,岭际笛声,空中鹤影。”胡日仙说。
  “蟠峰撑杰阁,都说辛氏炉伊始,哪指鲍明远弗传,晋史缺疑,究未闻见从谁乎?由战垒仰慕皇初,想当年许多人物,但云屈子离骚,曩熊遗泽,万古常昭。其余劫霸图王,称威俄顷,任成灭黄弦,庄严广驾,共精组练,灵筑章华,落落豪雄,终归于苍烟夕照。惟方城汉水,犹记得周葛召棠,便大别晴川,亦依然尧天舜日,偕亿群伦以步,登耸云霄,荡荡平平,搀抢净扫,睹丰功伟烈,贺而今曲奏平。风月话无边,赏不尽郭外柳荫,亭前枣实,洲前草色,江上梅花。”我说。

  “你好厉害啊”胡日仙说。
  “这厉害什么?”我说:“你才厉害呢”

  “为什么?”胡日仙说。
  “你上过《时代》杂志”我说:“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
  “知道就好”胡日仙说。

  穆杉杉起身,拉我到了附近的一个小山坡,向我介绍了这个山庄,也就是胡家在湖南投资的山庄之一。这个山庄,有桃花园,有梨花园,也有很多精巧的设计,包括一些酒家,一些文化娱乐元素在里面,包括一些CS场面,还有酒吧,还有很多不错的展览,诸如盆景什么。

  “倒是很好玩啊”我说。
  “我就担心她出什么歪招”穆杉杉说。
  “是啊。”我说。
  “那怎么办?”穆杉杉问我。
  “我也不知道。”我说:“我,博士,还有明日花绮丽,你,凯蒂,凯瑟,叶孤雪,穆坤,能叫来的人都叫来了,还有我的狗,我的三只猫,还有很多很多人,还斗不过她们十几个人吗?”
  “她们来了二十几个。”穆杉杉说。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成功不居。夫唯不居,是以不去。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始;有名,万物母。常无,欲观其妙;常有,欲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不上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盗;不见可欲,使心不乱。圣人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知者不敢为,则无不治。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博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其上不皦,在下不昧。绳绳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忽恍。迎不见其首,随不见其后。执古之道,以语今之有。以知古始,是谓道已。古之善为士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夫唯不可识,故强为之容:豫若冬涉川,犹若畏四邻,俨若客,涣若冰将释,敦若朴,浑若浊,旷若谷。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安以动之?徐生。保此道者,不欲盈。夫唯不盈,能弊复成。绝学无忧。唯之与阿,相去几何?善之与恶,相去何若?人之所畏,不可不畏。忙□其未央!众人熙熙,若享太牢,若春登台。我魄未兆,若婴儿未孩。乘乘无所归!众人皆有余,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纯纯。俗人昭昭,我独若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淡若海,漂无所止。众人皆有已,我独顽似鄙。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善行,无辙迹;善言,无瑕谪;善计,不用筹策;善闭,无关键不可开;善结,无绳约不可解。是以圣人常善救人,而无弃人;常善救物,而无弃物。是谓袭明。善人,不善人之师;不善人,善人之资。不贵其师,不爱其资,虽知大迷,此谓要妙。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蹊。为天下蹊,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常得不忒,复归于无极。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谷。为天下谷,常得乃足,复归于朴。朴散为器,圣人用为官长。是以大制无割。”我说。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5 16:55
  浓情丽舍第五部伍
  “本来呢。”胡日仙过来了,看了看我们十几个人,“你们的队伍很强大啊。”
  “这怎么能算强大呢?”穆杉杉提醒她:“胡大小姐,我父亲也知道我们的实力

  和你们差距太大,所以呢,我们这次,不要 输太惨就行”
  “行。”胡日仙说:“就按我们上次说次,一个家族可以派出二十人的参数规模

  ,无论是本家族内的,还是 家族外的,然后呢,一个家族出十道题,对方必须符

  合这家的规则,然后呢,双方 比赛,如果我们打 成十比十平局的话呢,那么 我

  们就把山劈成两半,那棵一千多年的古柏树就砍成两半”
  “好。”穆杉杉说。

  “怎么比?”穆杉杉 又问。
  “我们先出题。” 胡日仙说:“我们先去KTV,比赛唱歌,看看哪方得的分比较

  高”
  “可以啊。”穆杉杉说:“不能去 你们家搞的KTV;我们怀疑你们作弊”
  “那去哪里?”胡日仙问。
  “就湘许随便一家吧。"穆杉杉说。


  穆杉杉和胡日仙吵架那会,我和 叶孤雪一起 核算了成本,酒吧装修花了十八万

  ,还有进货花了三万多,然后呢,就是招聘了六个女孩子做服务生,预支了一万

  的服装费。 她们来 我公司上班, 总不 能自己 买衣服吧,而酒吧呢,服务生

  不穿得靓丽点,那还叫酒吧呢,还有一些空调啊,还有一些酒店的开支啊,那几

  乎就是个天文数字。

  “二十四万。”叶孤雪 说。
  “那卖卡卖了多少?” 我问。
  “六万多。”叶孤雪说。

  “这么多?” 我一下子晕了。
  “多还是少?” 叶孤雪问。
  “不算多。”我说:“我们搞了那么长时间的 舞会,又搞了那么久的免费营销

  ,现在啤酒才卖六块,基本上可以说是 不赚什么钱了”
  “我知道饮料定的价钱太低了。”叶孤雪说:“可是小区门口的酒吧,啤酒也才

  十一块。我们呢,本身就是半地下室,还有呢,我们也不是临街的店铺,主要就

  是小区里的业主,更主要的呢,就是我们这里的酒吧, 虽然也是二十四小时营业

  ,但是我们的层高只有 三米一;她们的房子,层高是 三米七。”
  “我们的包房也有KTV 的功能啊”我说。
  “我也知道。'”叶孤雪说:“ 但是你也要知道,我们价格订低点呢,开始就是

  可能要亏损几个月;但是,你也要看长期的收益”

  “那个足疗馆呢?”我问叶孤雪。
  “你问 苏橘吧。” 叶孤雪 说:“我们已经 吵过架了'

  我打电话给苏橘,问她怎么回事。
  苏橘说是这样,她呢,带了技师;但是,她的技师, 也就是家乡的那些姐妹,对

  没有底薪的做法很反对,她们要求是 ,不能有上下铺,不能住在地下室,每日管

  三顿饭,每顿饭都要两荤两素,收入要五五提成。

  “换人吧?”我说.
  “为什么?”苏橘问。

  “我们这里又不是慈善机构, 我们是为了赚钱,哪里 说能由技师这么说了算?

  太能了吧,你告诉你的朋友, 我们提供的住宿暂时就是在 地下室, 管中饭和

  晚饭,盖浇饭,没有两荤两素。 缴纳住宿费和 伙食费呢,是四六开,免费提供

  食宿呢,是三七开,也可以三点二,六点八。此外,我们暂时不提供什么 电脑啊

  什么,我们就提供电视,还有 空调。还有规矩,就要按 附近最严的来制定。你

  可以让她们自己看看,看看我们现在订的规矩,到底严不严?”

  “可是我许诺给她们 月薪最低两千五啊。” 苏橘说。
  “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说:“如果你不愿意的 话,我现在就换人”

  我砰的一下把电话挂了,这才发现,穆杉杉已经开车带大家到了湘许的一 个新开

  的KTV。

  胡日仙要了最大的一个包房,能容纳五十人的那种。

  胡日仙先找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穿得很洋气,样子也很漂亮。
  那个女孩子唱了一首《我爱你中国》。我一听就傻眼了,这简直就是天才啊,唱

  得简直太好了,和彭丽媛相差无几。
  那个女孩的嗓子啊,简直就是太妙了,更靠可怕的是,那个女孩子唱的时候,还

  是很深情的那种,似乎这首歌,就是为她定身量做的一样。

  胡日仙带头为那个女歌星鼓掌,那个女孩子唱完,系统打分,是九十八。

  轮到穆杉杉了,穆杉杉不会唱歌,我们这一群人呢,也没有会唱歌的。

  穆坤看没有人出战,他只好自己先出战。

  他唱了首《国际歌》;那歌唱的啊,简直就是气势豪迈,更可怕的是,那歌啊,

  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啊,那歌曲啊,简直就是天才。最可怕的是,穆坤唱这

  首歌,声音奇大,估计有两百分贝。

  可惜的是,他的歌唱的虽然不错,但是电脑太重男轻女了,对于他唱的歌,不怎

  么认可,最后,他只得了七十五分。

  “这电脑是不是有问题?”穆杉杉急了。
  “电脑有什么问题?” 胡日仙说:“地方是 你们选的,连房间也是你们挑的,

  难道你们要重新买台电脑,再装上你们认可的程序吗?”

  “这也不必。” 穆杉杉说:“把隔壁的电脑换过来就是了'
  “行啊。” 胡日仙说:“那你找人换 好了”
  “是吗?”穆杉杉说:“算 我让你们好了”
  “你们输定了”胡日仙说。

  她叫的第二个人是个外国人,白皮肤 ,那个女孩个子很高,她唱的歌呢,很奇怪

  ,不知道是什么歌曲,也不知道是什么曲子,也不是英语和日语,唱的也很慢,

  居然唱了十分钟。

  她唱完以后,机器打分,一百分。

  “怎么这么高?”穆杉杉几乎晕了。
  “人家唱的好啊” 胡日仙说。
  “什么唱的好啊?”穆杉杉说:“ 分明就是作弊”
  “那里做弊了?胡日仙问。

  穆杉杉指了指我,让我上。
  “我不会唱歌。”我说。
  “不会唱歌?”穆杉杉说:“就知道勾引女孩子”

  穆杉杉又指了几个人,没有人肯上。

  “还是我来吧。”凯蒂刚刚 和大猴聊了 聊,不知道聊了什么,她倒是 很高兴。

  所以呢, 她上来了。

  她唱的是千年等一回;

  千年等一回 等一回啊...
  千年等一回 我无悔啊...
  是谁在耳边 说 爱我永不变
  只为这一句 HA A 断肠也无怨
  雨心碎 风流泪
  梦缠绵 情有缘呐
  na... na... na... na...
  西湖的水 我的泪
  我情愿和你化作一团火焰 HA A... HA A... HA A...
  千年等一回 等一回HA A...
  千年等一回 我无悔HA A...
  雨心碎 风流泪
  梦缠绵 情有缘呐
  na... na... na... na...
  西湖的水 我的泪
  我情愿和你化作一团火焰 HA A... HA A... HA A...
  千年等一回 等一回HA A...
  千年等一回 我无悔HA A...
  千年等一回 等一回HA A...
  HA HA HA HA HA

  她唱的真的不错,尤其是那几个啊,啊,啊。她唱的声音呢,虽然不是很高,但

  是呢,很有味道。所以呢,她唱完的时候,好多人都鼓掌。还有好几个人,不由

  自主的附和着她,一起唱了起来。
  她唱完,计算机给打分,分值是一百。


  “这次我亲自上”胡日仙似乎有点着急了。

  她唱了首也不知道是什么歌,似乎是粤语歌,但是也不完全是粤语,似乎是一种

  消失了很久的文字。她唱得很快,也很有味道,尤其是 那几首咏叹调,又有点意

  大利咏叹调的味道。

  她唱完,计算机打了九十五分。

  “你唱的是什么鸟语?”穆杉杉问。
  “客家话。”胡日仙说:“中国话都听不懂,你还是中国人吗?”


  “你?”穆杉杉几乎想动手了。

  穆坤拉住了她。

  “你去。”穆杉杉怒气冲冲的指了指博士。

  博士一下子傻眼了,他很少唱歌啊。
  “你就唱个马来西亚歌曲。”我小声对 他说。

  博士到了电脑前,众人都笑起来。

  博士也摇头晃脑,唱了个马来西亚儿歌。他唱的什么,我没听懂。 大家都没听懂

  ,都知道他唱的很难懂,但是大家呢,也不知道 他唱的是什么东西,但是他唱完

  了,大家还是鼓掌。

  计算机似乎是出了问题似的,又打了个一百分。

  “赢了。”穆杉杉激动起来。
  “第三局你们赢 了。”胡日仙说:“但是呢,我们总分还是比你们高,所以呢,

  你们还是输了”

  “三局两胜制,”穆杉杉 说:“我们赢了”

  “看看规则。”胡日仙拿给穆杉杉看。

  穆杉杉看了看,几乎气晕了。

  “你们这是欺骗。”穆杉杉说。

  “我们欺骗什么?” 胡日仙说:“就是算总分嘛”
  “排球比赛。”穆杉杉说:“都是三局两胜制”
  “我们是唱歌比赛。”胡日仙提醒穆杉杉,“你要知道,现在呢,我们是 在唱歌

  ,所以呢,规矩和判断胜利方式我们说了算,所以呢,就是我们胜利了”

  “我不承认”穆杉杉说。
  “你们只要承认你们 输了就可以了”胡日仙说。

  穆杉杉还要争,让穆坤挡住了。

  “你怎么不去争?”穆杉杉气呼呼的说。
  “争不过。”穆坤 说:“我们把音录下来,到我们比赛的时候,我们也可以任意

  制定比赛的获胜方式”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5 17:40
  浓情丽舍第五部陆
  胡日仙又宣布第二个题目,很简单,就是希腊语的考试试卷。题目不难,就是把

  一段希腊文字翻译成中文。

  “这种题目也可以出吗?”穆杉杉几乎晕倒。

  “这种题目算难的吗?”胡日仙说:“我们说了出的题目, 不能够违反法律,不

  能够侮辱他人,但是我们没有说,不能出 这种很难的题目啊。还有,这种题目本

  来也不算难的”
  “我们谁学 过希腊语啊?” 穆杉杉说。
  “那就对不起了”胡日仙说。


  一刻钟,胡日仙 派人把那段希腊文字翻译成了中文,她们又得了 一分。

  第三题目,是把土耳其语翻译成中文。

  第四题,是把尼泊尔语 翻译成中文。

  “不比了” 穆杉杉几乎晕倒了:“这是什么题目啊?”
  “ 只能 说明你太蠢了”胡日仙说:“中国是个开放的国家,是需要 懂世界各个

  国家的语言的。 像你这种人,就知道武夫,你还有什么能力啊?”

  穆杉杉几乎气得要打人,但是,穆坤又拦住了她。

  “下来该澳大利亚语了吧?”凯蒂忽然说。
  “澳大利亚用的是英语。”凯瑟说。
  “澳大利亚为什么用的 是英语?”凯蒂说。

  “澳大利亚原来是英国的殖民地。”凯瑟说:“1900年,全部六个殖民地的居民

  举行了一人一票的全民公决,用投票决定是否把六个殖民地统一成一个联邦国家

  ,投票结果是六个地方要统一,建立起一个单一的澳大利亚联邦。1901年1月1日

  ,六个殖民区统一成为联邦,澳大利亚联邦成立,同时通过第一部宪法。原来的

  六个殖民区遂成为联邦下属的六个州。1927年,首都迁往堪培拉。1931年,英国

  议会通过《威斯敏斯特法案》,使澳大利亚获得内政外交独立自主权,成为英联

  邦中的一个独立国家。澳大利亚名义上的国家元首是英王(或英女王),女王任

  命总督为其代表,但澳大利亚总督实际上不干预政府的运作。澳大利亚政府为联

  邦制,共有六个州及两个领地(北领地和首都领地),各州设有州长,负责州内

  事务。澳大利亚政府由众议院多数党或党派联盟组成,每届政府任期三年。内阁

  是政府的最高决策机关,现共有三十名部长。国家最高的行政领导人是总理。”

  “是吗?”凯蒂还是不信:“英国女王现在还是澳大利亚名义的国君?”
  凯瑟点点头。

  她们说的时候,胡日仙已经出了第五题。
  “又是翻译?”穆杉杉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不是。”胡日仙说:“但是比翻译更难,我们这道题目是做 麻省理工学院的高

  数题目”

  “什么?”穆杉杉 说:“题目是英语的?”
  “当然。” 胡日仙说:“是选择题目”

  “不公平”穆杉杉说。

  “标准答案在这里。”胡日仙给了穆杉杉一份:“ 你们是不是弃权啊?”
  “弃权。”穆杉杉怒气冲冲的说


  “谁说弃权了?”穆坤冲了上来,“我要掷硬币”
  “掷硬币也能赢吗?”胡日仙好笑。

  她派了一个人解题,穆杉杉 本来想推我上,但我看博士在,就让他去了。

  胡日仙的人 先做完,这个题目还真的有点难,一百道选择题目,但是那个人只

  做出了八十几道。
  博士在 半个小时 的限制时间呢,做了九十五道。最后五道 题目,他索性就蒙了

  。

  我们批改 胡日仙队伍选手的得分,那家伙还真可以,得了六十一分。

  胡日仙队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气得脸都绿了,她们把得分拿给我们看,我们

  看看,博士得八十一分。

  四比一,胡日仙领先。但是无论怎么样,我们也算是得了一分了。

  “他怎么那么厉害?”胡日仙问。

  “人家是博士。”穆杉杉说。
  “那就试试看吧。”胡日仙说。

  她带我们到了庄园,看看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这个时候再比赛,估计是没有

  时间了。
  胡日仙带我们到她的庄园休息,说明天再继续比。

  “这女的太恶心了。”穆杉杉到我的房间里,我正和叶孤雪算 酒吧的分成方式呢

  ,叶孤雪要 拿走这个月的生活费,要三千。

  “你们算什么?”穆杉杉问。

  “分钱呢。”我说:“我们酒吧卖会员卡卖了六十多张,卖了六万多”
  “不给我点干股?”穆杉杉问。
  “给你打一五折。”我说。
  “什么意思?”穆杉杉问。
  “人家八块的啤酒。”我说:“卖给你十二块”
  “你真无耻。”穆杉杉说:“你就这么对待你未婚妻?”

  “人家的未婚妻多了。”叶孤雪说:“你算是哪一个。”
  “你们想死不是。” 穆杉杉很是恼火,“一上来就搞了个一比四 ,天知道她们

  还会出什么鬼题目呢。”
  “人家肯定是想赢我们。”我说。

  “你一定要帮我。” 穆杉杉说。
  “为什么?”我问。

  “如果我赢不了” 穆杉杉说:“你就是我的性奴”
  “你还真敢玩啊?” 叶孤雪说。
  “当然。”穆杉杉怒气冲冲的走了。


  叶孤雪看我,我在那里看一首古诗:

  宫词(梨园子弟以下四十一首一作王珪诗)

  五云楼阁凤城间,花木长新日月闲。

  三十六宫连内苑,太平天子住昆山。

  会真广殿约宫墙,楼阁相扶倚太阳。

  净甃玉阶横水岸,御炉香气扑龙床。

  龙池九曲远相通,杨柳丝牵两岸风。

  长似江南好风景,画船来去碧波中。

  东内斜将紫禁通,龙池凤苑夹城中。

  晓钟声断严妆罢,院院纱窗海日红。

  殿名新立号重光,岛上亭台尽改张。

  但是一人行幸处,黄金阁子锁牙床。

  夹城门与内门通,朝罢巡游到苑中。

  每日日高祗候处,满堤红艳立春风。

  厨船进食簇时新,侍宴无非列近臣。

  日午殿头宣索鲙,隔花催唤打鱼人。

  立春日进内园花,红蕊轻轻嫩浅霞。

  跪到玉阶犹带露,一时宣赐与宫娃。

  三面宫城尽夹墙,苑中池水白茫茫。

  直从狮子门前入,旋见亭台绕岸傍。

  离宫别院绕宫城,金版轻敲合凤笙。

  夜夜月明花树底,傍池长有按歌声。

  御制新翻曲子成,六宫才唱未知名。

  尽将觱篥来抄谱,先按君王玉笛声。

  旋移红树斫新苔,宣使龙池更凿开。

  展得绿波宽似海,水心楼殿胜蓬莱。

  太虚高阁凌虚殿,背倚城墙面枕池。

  诸院各分娘子位,羊车到处不教知。

  修仪承宠住龙池,扫地焚香日午时。

  等候大家来院里,看教鹦鹉念新诗。

  才人出入每参随,笔砚将行绕曲池。

  能向彩笺书大字,忽防御制写新诗。

  六宫官职总新除,宫女安排入画图。

  二十四司分六局,御前频见错相呼。

  春风一面晓妆成,偷折花枝傍水行。

  却被内监遥觑见,故将红豆打黄莺。

  殿前排宴赏花开,宫女侵晨探几回。

  斜望花开遥举袖,传声宣唤近臣来。

  小球场近曲池头,宣唤勋臣试打球。

  先向画楼排御幄,管弦声动立浮油。

  供奉头筹不敢争,上棚等唤近臣名。

  内人酌酒才宣赐,马上齐呼万岁声。

  殿前宫女总纤腰,初学乘骑怯又娇。

  上得马来才欲走,几回抛鞚抱鞍桥。

  自教宫娥学打球,玉鞍初跨柳腰柔。

  上棚知是官家认,遍遍长赢第一筹。

  翔鸾阁外夕阳天,树影花光远接连。

  望见内家来往处,水门斜过罨楼船。

  内家追逐采莲时,惊起沙鸥两岸飞。

  兰棹把来齐拍水,并船相斗湿罗衣。

  新秋女伴各相逢,罨画船飞别浦中。

  旋折荷花伴歌舞,夕阳斜照满衣红。

  少年相逐采莲回,罗帽罗衫巧制裁。

  每到岸头长拍水,竞提纤手出船来。

  早春杨柳引长条,倚岸沿堤一面高。

  称与画船牵锦缆,暖风搓出彩丝绦。

  内家宣锡生辰宴,隔夜诸宫进御花。

  后殿未闻宫主入,东门先报下金车。

  端午生衣进御床,赭黄罗帕覆金箱。

  美人捧入南薰殿,玉腕斜封彩缕长。

  选进仙韶第一人,才胜罗绮不胜春。

  重教按舞桃花下,只踏残红作地裀。

  侍女争挥玉弹弓,金丸飞入乱花中。

  一时惊起流莺散,踏落残花满地红。

  七宝阑干白玉除,新开凉殿幸金舆。

  一沟泛碧流春水,四面琼钩搭绮疏。

  山楼彩凤栖寒月,宴殿金麟吐御香。

  蜀锦地衣呈队舞,教头先出拜君王。

  天外明河翻玉浪,楼西凉月涌金盆。

  香销甲乙床前帐,宫锁玲珑闭殿门。

  细风欹叶撼宫梧,早怯秋寒著绣繻。

  玉宇无人双燕去,一弯新月上金枢。

  夜寒金屋篆烟飞,灯烛分明在紫微。

  漏永禁宫三十六,燕回争踏月轮归。

  晓吹翩翩动翠旗,炉烟千叠瑞云飞。

  何人奏对偏移刻,御史天香隔绣衣。

  金井秋啼络纬声,出花宫漏报严更。

  不知谁是金銮直,玉宇沉沉夜气清。

  内庭秋燕玉池东,香散荷花水殿风。

  阿监采菱牵锦缆,月明犹在画船中。

  东宫花烛彩楼新,天上仙桥上锁春。

  偏出六宫歌舞奏,嫦娥初到月虚轮。

  纱幔薄垂金麦穗,帘钩纤挂玉葱条。

  楼西别起长春殿,香碧红泥透蜀椒。

  翠华香重玉炉添,双凤楼头晓日暹。

  扇掩红鸾金殿悄,一声清跸卷珠帘。

  金作蟠龙绣作麟,壶中楼阁禁中春。

  君王避暑来游幸,风月横秋气象新。

  清晓自倾花上露,冷侵宫殿玉蟾蜍。

  擘开五色销金纸,碧锁窗前学草书。

  翠钿贴靥轻如笑,玉凤雕钗袅欲飞。

  拂晓贺春皇帝阁,彩衣金胜近龙衣。

  琐声金彻阁门环,帘卷珍珠十二间。

  别殿春风呼万岁,中丞新押散朝班。

  鸡人报晓传三唱,玉井金床转辘轳。

  烟引御炉香绕殿,漏签初刻上铜壶。

  御按横金殿幄红,扇开云表露天容。

  太常奏备三千曲,乐府新调十二钟。

  宫女熏香进御衣,殿门开锁请金匙。

  朝阳初上黄金屋,禁夜春深昼漏迟。

  三月金明柳絮飞,岸花堤草弄春时。

  楼船百戏催宣赐,御辇今年不上池。

  内人稀见水秋千,争擘珠帘帐殿前。

  第一锦标谁夺得,右军输却小龙船。

  夜色楼台月数层,金猊烟穗绕觚棱。

  重廊屈折连三殿,密上真珠百宝灯。

  天门晏闭九重关,楼倚银河气象间。

  一点星球重绛阙,五云仙仗下蓬山。

  禁里春浓蝶自飞,御蚕眠处弄新丝。

  碧窗尽日教鹦鹉,念得君王数首诗。

  斗草深宫玉槛前,春蒲如箭荇如钱。

  不知红药阑干曲,日暮何人落翠钿。

  太液波清水殿凉,画船惊起宿鸳鸯。

  翠眉不及池边柳,取次飞花入建章。

  御座垂帘绣额单,冰山重叠贮金盘。

  玉清迢递无尘到,殿角东西五月寒。

  春心滴破花边漏,晓梦敲回禁里钟。

  十二楚山何处是,御楼曾见两三峰。

  博山夜宿沈香火,帐外时闻暖凤笙。

  理遍从头新上曲,殿前龙直未交更。

  春殿千官宴却归,上林莺舌报花时。

  宣徽旋进新裁曲,学士争吟应诏诗。

  钓线沈波漾彩舟,鱼争芳饵上龙钩。

  内人急捧金盘接,拨剌红鳞跃未休。

  蕙炷香销烛影残,御衣熏尽辄更阑。

  归来困顿眠红帐,一枕西风梦里寒。

  东宫降诞挺佳辰,少海星边拥瑞云。

  中尉传闻三日宴,翰林当撰洗儿文。

  酒库新修近水傍,泼醅初熟五云浆。

  殿前供御频宣索,追入花间一阵香。

  白藤花限白银花,閤子门当寝殿斜。

  近被宫中知了事,每来随驾使煎茶。

  西球场里打球回,御宴先于苑内开。

  宣索教坊诸伎乐,傍池催唤入船来。

  昭仪侍宴足精神,玉烛抽看记饮巡。

  倚赖识书为录事,灯前时复错瞒人。

  后宫阿监裹罗巾,出入经过苑囿频。

  承奉圣颜忧误失,就中长怕内夫人。

  管弦声急满龙池,宫女藏钩夜宴时。

  好是圣人亲捉得,便将浓墨扫双眉。

  密室红泥地火炉,内人冬日晚传呼。

  今宵驾幸池头宿,排比椒房得暖无。

  画船花舫总新妆,进入池心近岛傍。

  松柏楼窗楠木板,暖风吹过一团香。

  三清台近苑墙东,楼槛层层映水红。

  尽日绮罗人度曲,管弦声在半天中。

  安排诸院接行廊,外槛周回十里强。

  青锦地衣红绣毯,尽铺龙脑郁金香。

  安排竹栅与笆篱,养得新生鹁鸽儿。

  宣受内家专喂饲,花毛间看总皆知。

  年初十五最风流,新赐云鬟便上头。

  按罢霓裳归院里,画楼云阁总重修。

  金画香台出露盘,黄龙雕刻绕朱阑。

  焚修每遇三元节,天子亲簪白玉冠。

  六宫一例鸡冠子,新样交镌白玉花。

  欲试澹妆兼道服,面前宣与唾盂家。

  三月樱桃乍熟时,内人相引看红枝。

  回头索取黄金弹,绕树藏身打雀儿。

  小小宫娥到内园,未梳云鬓脸如莲。

  自从配与夫人后,不使寻花乱入船。

  锦城上起凝烟阁,拥殿遮楼一向高。

  认得圣颜遥望见,碧阑干映赭黄袍。

  水车踏水上宫城,寝殿檐头滴滴鸣。

  助得圣人高枕兴,夜凉长作远滩声。

  平头船子小龙床,多少神仙立御旁。

  旋刺篙竿令过岸,满池春水蘸红妆。

  苑东天子爱巡游,御岸花堤枕碧流。

  新教内人供射鸭,长将弓箭绕池头。

  罗衫玉带最风流,斜插银篦慢裹头。

  闲向殿前骑御马,挥鞭横过小红楼。

  沉香亭子傍池斜,夏日巡游歇翠华。

  帘畔玉盆盛净水,内人手里剖银瓜。

  薄罗衫子透肌肤,夏日初长板阁虚。

  独自凭阑无一事,水风凉处读文书。

  婕妤生长帝王家,常近龙颜逐翠华。

  杨柳岸长春日暮,傍池行困倚桃花。

  月头支给买花钱,满殿宫人近数千。

  遇著唱名多不语,含羞走过御床前。

  小雨霏微润绿苔,石楠红杏傍池开。

  一枝插向金瓶里,捧进君王玉殿来。

  锦鳞跃水出浮萍,荇草牵风翠带横。

  恰似金梭撺碧沼,好题幽恨写闺情。

  春天睡起晓妆成,随侍君王触处行。

  画得自家梳洗样,相凭女伴把来呈。

  舞头皆著画罗衣,唱得新翻御制词。

  每日内庭闻教队,乐声飞上到龙墀。

  春早寻花入内园,竞传宣旨欲黄昏。

  明朝驾幸游蚕市,暗使毡车就苑门。

  半夜摇船载内家,水门红蜡一行斜。

  圣人正在宫中饮,宣使池头旋折花。

  春日龙池小宴开,岸边亭子号流杯。

  沈檀刻作神仙女,对捧金尊水上来。

  梨园子弟簇池头,小乐携来候宴游。

  旋炙银笙先按拍,海棠花下合梁州。

  慢梳鬟髻著轻红,春早争求芍药丛。

  近日承恩移住处,夹城里面占新宫。

  别色官司御辇家,黄衫束带脸如花。

  深宫内院参承惯,常从金舆到日斜。

  日高房里学围棋,等候官家未出时。

  为赌金钱争路数,专忧女伴怪来迟。

  摴蒱冷澹学投壶,箭倚腰身约画图。

  尽对君王称妙手,一人来射一人输。

  慢揎红袖指纤纤,学钓池鱼傍水边。

  忍冷不禁还自去,钓竿常被别人牵。

  宣城院约池南岸,粉壁红窗画不成。

  总是一人行幸处,彻宵闻奏管弦声。

  丹霞亭浸池心冷,曲沼门含水脚清。

  傍岸鸳鸯皆著对,时时出向浅沙行。

  杨柳阴中引御沟,碧梧桐树拥朱楼。

  金陵城共滕王阁,画向丹青也合羞。

  晚来随驾上城游,行到东西百子楼。

  回望苑中花柳色,绿阴红艳满池头。

  牡丹移向苑中栽,尽是藩方进入来。

  未到末春缘地暖,数般颜色一时开。

  明朝腊日官家出,随驾先须点内人。

  回鹘衣装回鹘马,就中偏称小腰身。

  盘凤鞍鞯闪色妆,黄金压胯紫游缰。

  自从拣得真龙种,别置东头小马坊。

  翠辇每从城畔出,内人相次簇池隈。

  嫩荷花里摇船去,一阵香风逐水来。

  高烧红烛点银灯,秋晚花池景色澄。

  今夜圣人新殿宿,后宫相竞觅祇承。

  苑中排比宴秋宵,弦管挣摐各自调。

  日晚阁门传圣旨,明朝尽放紫宸朝。

  夜深饮散月初斜,无限宫嫔乱插花。

  近侍婕妤先过水,遥闻隔岸唤船家。

  宫娥小小艳红妆,唱得歌声绕画梁。

  缘是太妃新进入,座前颁赐小罗箱。

  池心小样钓鱼船,入玩偏宜向晚天。

  挂得彩帆教便放,急风吹过水门前。

  傍池居住有渔家,收网摇船到浅沙。

  预进活鱼供日料,满筐跳跃白银花。

  秋晚红妆傍水行,竞将衣袖扑蜻蜓。

  回头瞥见宫中唤,几度藏身入画屏。

  御沟春水碧于天,宫女寻花入内园。

  汗湿红妆行渐困,岸头相唤洗花钿。

  亭高百尺立春风,引得君王到此中。

  床上翠屏开六扇,折枝花绽牡丹红。

  内人承宠赐新房,红纸泥窗绕画廊。

  种得海柑才结子,乞求自送与君王。

  翡翠帘前日影斜,御沟春水浸成霞。

  侍臣向晚随天步,共看池头满树花。

  金碧阑干倚岸边,卷帘初听一声蝉。

  殿头日午摇纨扇,宫女争来玉座前。

  嫩荷香扑钓鱼亭,水面文鱼作队行。

  宫女齐来池畔看,傍帘呼唤勿高声。

  新翻酒令著词章,侍宴初闻忆却忙。

  宣使近臣传赐本,书家院里遍抄将。

  寒食清明小殿旁,彩楼双夹斗鸡场。

  内人对御分明看,先赌红罗被十床。

  寝殿门前晓色开,红泥药树间花栽。

  君王未起翠帘卷,又发宫人上直来。

  海棠花发盛春天,游赏无时引御筵。

  绕岸结成红锦帐,暖枝犹拂画楼船。

  日晚宫人外按回,自牵骢马出林隈。

  御前接得高叉手,射得山鸡喜进来。

  朱雀门高花外开,球场空阔净尘埃。

  预排白兔兼苍狗,等候君王按鹘来。

  会仙观内玉清坛,新点宫人作女冠。

  每度驾来羞不出,羽衣初著怕人看。

  老大初教学道人,鹿皮冠子澹黄裙。

  后宫歌舞今抛掷,每日焚香事老君。

  法云寺里中元节,又是官家诞降辰。

  满殿香花争供养,内园先占得铺陈。

  金章紫绶选高班,每每东头近圣颜。

  才艺足当恩宠别,只堪供奉一场闲。

  内人深夜学迷藏,遍绕花丛水岸傍。

  乘兴忽来仙洞里,大家寻觅一时忙。

  小院珠帘著地垂,院中排比不相知。

  羡他鹦鹉能言语,窗里偷教鸲鹆儿。

  岛树高低约浪痕,苑中斜日欲黄昏。

  树头木刻双飞鹤,荡起晴空映水门。

  大臣承宠赐新庄,栀子园东柳岸傍。

  今日圣恩亲幸到,板桥头是读书堂。

  树叶初成鸟护窠,石榴花里笑声多。

  众中遗却金钗子,拾得从他要赎么。

  小殿初成粉未干,贵妃姊妹自来看。

  为逢好日先移入,续向街西索牡丹。

  内人相续报花开,准拟君王便看来。

  逢著五弦琴绣袋,宜春院里按歌回。

  巡吹慢遍不相和,暗数看谁曲校多。

  明日梨花园里见,先须逐得内家歌。

  黄金合里盛红雪,重结香罗四出花。

  一一傍边书敕字,中官送与大臣家。

  宫人早起笑相呼,不识阶前扫地夫。

  乞与金钱争借问,外头还似此间无。

  小随阿姊学吹笙,见好君王赐与名。

  夜拂玉床朝把镜,黄金殿外不教行。

  日高殿里有香烟,万岁声长动九天。

  妃子院中初降诞,内人争乞洗儿钱。

  宫花不共外花同,正月长生一半红。

  供御樱桃看守别,直无鸦鹊到园中。

  殿前铺设两边楼,寒食宫人步打球。

  一半走来争跪拜,上棚先谢得头筹。

  大仪前日暖房来,嘱向朝阳乞药栽。

  敕赐一窠红踯躅,谢恩未了奏花开。

  御前新赐紫罗襦,步步金阶上软舆。

  宫局总来为喜乐,院中新拜内尚书。

  鹦鹉谁教转舌关,内人手里养来奸。

  语多更觉承恩泽,数对君王忆陇山。

  分朋闲坐赌樱桃,收却投壶玉腕劳。

  各把沈香双陆子,局中斗累阿谁高。

  禁寺红楼内里通,笙歌引驾夹城东。

  裹头宫监堂前立,手把牙鞘竹弹弓。

  舞来汗湿罗衣彻,楼上人扶下玉梯。

  归到院中重洗面,金花盆里泼银泥。

  宿妆残粉未明天,总立昭阳花树边。

  寒食内人长白打,库中先散与金钱。

  众中偏得君王笑,偷把金箱笔砚开。

  书破红蛮隔子上,旋推当直美人来。

  水中芹叶土中花,拾得还将避众家。

  总待别人般数尽,袖中拈出郁金芽。

  玉箫改调筝移柱,催换红罗绣舞筵。

  未戴柘枝花帽子,两行宫监在帘前。

  窗窗户户院相当,总有珠帘玳瑁床。

  虽道君王不来宿,帐中长是炷牙香。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5 19:22
  浓情丽舍第五部柒
  “估计你这辈子一定要当 穆杉杉的性奴了”叶孤雪忽然说。
  “怎么了?” 我问。
  “胡日仙出的题目。”叶孤雪说:“分明都是很难的,我们会什么啊,我们什么

  也不会。人家已经准备了好几年,就是要把那块墓地夺走,你说 说看,你有 什

  么招数?”
  “我也不知道啊。”我说:“她估计也就是开个玩笑吧。'
  ‘玩笑?”叶孤雪说:“ 我估计不是玩笑,你想啊,吴家 ,穆家,争的是什么

  ,是墓地啊。 墓地是什么,墓地是他们两大家族 是不是能够 屹立于乡亲们面

  前,是不是可以傲立于 世界民族之林的大事啊。 一块风水足够好的墓地,再加

  上,他们都有政府的背景,那几乎就是可以世代相传下去的。 这块墓地的争夺

  ,就 是他们家族能否在家族中将对方压倒的证据啊”

  “那怎么办?”我说。

  “要不?”叶孤雪说:“明天一大早我们就去登记”

  “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冷笑:“毛大海估计还在 觊觎你呢,然后呢,你就

  给我戴一顶又一顶绿帽子'

  “我 是那种人吗?”叶孤雪问。
  “我看你就是。” 我说。

  “你太无耻了。”叶孤雪 愤愤不平,先到另外一个房间先睡觉了。

  “去和她们打了打电话。” 苏橘过来了:“她们说别的都能答应,就是三七开的

  分成有点低,她们想三三,或者是三四'
  “就是她们拿三分之一,我拿三分之二,对不对?”我问。

  苏橘点点头。

  “那行啊。”我说:“我也有三条”
  “什么?”苏橘问。
  “每月出勤天数不得少于二十天,这是第一条;第二条,就是不能够和客人顶嘴

  ,哪怕是客人有点小动作,譬如搂搂抱抱,技师 也要克服,除非客人 欲行不轨

  ,我们要装监控;第三条,就是绝对不能在房间有 那种事情”

  “我们不开特服吗?”苏橘问。

  “什么是特服?”我问。
  “就是小姐”苏橘说。

  “算了。”我说。
  “什么也没有。”苏橘说:“我们怎么赚钱?”
  “我们有推油啊。”我说:“这个项目九十八, 还有 泰式”
  "打飞机呢?”苏橘问。
  “算了。”我所:“就 是泰式一些动作,已经足够暧昧了,你还搞那些,是不是

  想让我开了店啊?”

  “你定一个小时三十八。” 苏橘说:“还可以 免费洗浴, 提供饮料,我们还

  赚个屁啊”
  “三十八的技师提十五。”我说。

  苏橘算了算,如果一个技师一天做四个三十八的项目,基本上就是赚六十了,对

  于她来说,也算是 比较高的收入了。

  “那我呢?”苏橘问。
  “你也是技师。'”我说:“技师平均工资的一点五倍'

  “为什么?”苏橘问。

  “很简单啊。”我说:“如果你老是让技师 休息,休息,客人就是讲点荤笑话,

  技师就要扇巴掌的话,我的店还干不干?”

  “那你就牺牲技师吗?”苏橘问。
  “我可没这么说。”我说:“ 每个行业,都要 有点牺牲。我经常去那些场所,

  那里的技师,你就是偶尔摸摸,人家也没有说什么啊”

  “办不办卡?”苏橘问。
  “先冲五百送一百吧。”我说。

  苏橘气呼呼的先走了,那股眼神,似乎不是很满足的样子。

  一会儿,她打电话过来了,说她不干了,有十几个技师要去别的店。

  “那就算了。”我说。

  苏橘又过来,看我,我正在翻以前 QQ里的资料,在找 前年认识的一个按摩店里

  的技师,问她们的提成。她们说在那个店,老是克扣工资,客人都 是农民工,老
  是动手动脚的。

  我和她们说了说,说我开店了,四六开,吃住向公司交费。

  她们很快就答应了,不过,她们人多,有三十几个,都是 遵海的。
  我说行,你们过来吧,我们十四就开业了。

  “你又找了人了?” 苏橘问。
  我点点头。

  “她们已经走了”苏橘说:“有好几个人回洗浴中心了”

  “那就是了。”我说 :“你找的人呢,我早就看过了;有的就是从洗浴中心 过

  来的,那怎么行呢?”
  “你就开足浴,”苏橘说:“一个月赚的, 还不够一万呢”

  “不赔就可以了。”我说:“你想想呢,我们现在呢,主要是位置好,是 在市中

  心,最主要的,就是能够积累一些固定的客户源,固定的客户群。这是最主要的

  ,只要我们最艰难的时期过去了,然后呢,我们有了固定的优势,那么呢,我在

  这里,一个月就可以赚一万块钱,我也就满足了'

  “你也就这点出息了”苏橘气呼呼的说。
  “那你可以找别的店啊”我说。
  “到别的店,我还当不上店长呢。”苏橘倒还算有自知之明。


  翌日。


  早上六点,穆杉杉就一个一个房间,把我们给吵醒了。


  胡日仙呢,已经早 在那里 准备了。

  她这次出的是第六题,也是她觉得最难的,就 是翻译 希伯来语。。
  “你这题目也太损了?”穆杉杉终于忍耐不住了。

  “是中文翻译希伯来语。”穆杉杉说:“翻译的内容也不难,就是这段古诗”

  她拿了出来,居然是长恨歌。

  胡日仙 叫了个人翻译,那个人 半天翻译了十几个单词。

  “这也叫翻译?”穆杉杉几乎晕倒了。

  “她翻译了十几个单词,你们一个也 翻译不出来,我们就 赢了。”胡日仙说。

  “谁说我们没有翻译出来?”叶孤雪让胡日仙看了看我翻译的东西,一大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你们怎么翻译出来的?”胡日仙几乎晕倒了。

  “虽然我们翻出来的语法错误比你们多。”叶孤雪说:“但是呢,和你们只翻译了十几个单词相比,我们翻译出来 的 东西 ,比你们多得多,所以呢,我们 这局赢了,是不是?”

  “你们怎么翻译的?”胡日仙几乎晕倒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5 19:39
  浓情丽舍第五部捌
  “下面一道题目。”胡日仙说:“就是我们背诵了诗的上半段,你们必须背出诗

  的下半段”
  “不会是外星诗词吧?” 穆杉杉说。
  “很简单的。”胡日仙说:“我念了啊:”

  她还真念了, 第一首是:黑云把上面一切的光明都遮抹了;我们这些笼中的鸟叫

  着问你:“我的朋友,这是创世中的死的时间么?

  上帝把祝福从天上收回了么?”

  有的时候四月的突起的风息会把希望的远香吹上我们的

  心头,有的时候晨光会用它的金的符咒给我们牢狱的

  铁槛镀上黄金,也会将明朗世界的欢欣带到我们的笼

  里。



  我想了想,接了下半句:

  但是,看呵,那边的山峰完全是黑暗的,连那削开深暗

  的镰月也劈不出细微的裂痕。

  今天我们的锁链沉重地压在我们的脚上;天空里,连一

  霎能以构成喜乐幻觉的光明也没有留下。

  但是不要让我们的恐惧和忧愁折磨了你,我的朋友!

  不要来坐在我们的笼前和我们一同叫唤。

  你的翅膀没有被系住。

  你远远地离开我们飞出云外吧。

  从那里你在诗歌中给我们送来消息:

  “光明永远在照耀。太阳的灯并没有熄灭。”



  胡日仙接着出题目:我的心悠然地随着在远空下的莲花河①一同曲折流走。

  在她的对岸上伸展着沙滩,与世无关地,在它庄严的

  荒芜中目空一切。

  在这边护杂着竹子,芒果树,老榕;倾颓的茅舍;巨干

  的莲叶桐;池坡上的芥园;沟径边的甘蔗田;依恋着

  静寂时光的蓝靛园的断垣,一行行的木麻黄日夜地在

  废园中低语。

  宗室的人民们住近这分裂成“之”字形的崎岖的岸上,

  给他们的山羊开出一处小小的牧场;在旁边的高地

  上,市场仓库的波浪形的屋瓦,不住地向太阳瞪视。

  整个村庄颤抖地站着,畏惧这无情的河水。

  这条骄傲的河在古书上有她的名字;在她的血管里奔泛

  着恒河的圣流。

  她总是冷冷淡淡地。她没有承认而只是容忍了她的两旁

  的房地;她的威仪中反映着山岳庄严的沉默与海洋广

  阔的寂寥。

  有一次我找到她幽僻处的一个小岛的坡上系住了船,远

  离一切的俗务。



  我答了下来:

  如今我在青春将逝的日子里,我出走到这处平地上,灰

  黯没有树木,只剩有一个孤零的小点,那高起的绿阴

  之下的山达尔村。

  我有小古巴伊河②作我的芳邻。她有世家的门第。她的

  质朴的名字是和无数年代的山达村妇的喧笑杂谈混

  在一起的。

  在她和这村庄的亲近之中,土地和水并没有不睦的裂

  痕,她很容易地把此岸的言语传给彼岸。亚麻开花的

  田地和稻秧一样和她随便接触。

  当道路到了她水边忽然转折的时候,她大方地让行人跨

  过她的清彻潺潺的水流。

  她的谈吐是小家的谈吐,不是学者的语言。她的律调和

  土地和水是同宗的,她的流水对于大地上的黄绿的财

  富毫不怀妒。

  她在光明和阴影中穿掠的体态是苗条翩婉的,她拍着手

  轻轻跳跃。

  在雨天她的手脚就变野了,像村姑们喝醉了麻胡酒一

  样,但即使在她放纵的时候,她也从不冲破或是淹没

  了她的近岸;只在她嘻笑奔走的时候以她裙子戏弄的

  舞旋扫着岸边。

  在中秋她的水变清了,她的水流变瘦了,显露出水底沙

  粒的苍白的闪光。她的贫乏并没有使她羞愧,因为她

  的财富不是自大,她的贫困也不小气。

  在不同的心情中,他们带着自己的美德,就像一个女孩

  子有时珠围翠绕的舞蹈着,有时静坐着眼藏倦意,唇

  含情笑。





  胡日仙接着出:

  你曾从你无尽储藏的光明中借一大片给我眼

  睛;如今在一日之终你来把它收回,我的主

  人,我准知道我必须好好地利用我的欠负。

  但是为什么在我夜灯之前投下阴影?我在世上

  不过是来到你明光中的一个短期的客人,如果在这丰

  满的光中有些碎片留下的时候,让

  它们在你车辇最后的辙迹中不经意地撇下吧。



  我说:


  让我从尘埃中拾起散弃的光和影,一些有色的

  幻象的微光用来建造起我自己微小的世界,

  就是对你债负的残余,不值得好好地收集的




  胡日仙又出:

  在我痊愈的路上

  当我领受自然最早的友谊问候的时光,

  她在我眼前举起无边的最初惊奇的珍贵的礼物。

  丛树和蓝天浴在晨光之中

  虽是古老和已曾相识的

  向我呈现了在他们里面的创造的永在最初的时间



  我回答:

  我觉得我的今生

  是交织在许多变幻形象的降生之中

  像阳光是不同的光线组成的

  每一个形样在它的合一里

  是和无数看不见的形样掺杂着


  胡日仙又出:

  节日又一次地来到了,

  带着春天的丰富的祝贺

  诗人廊畔的花枝

  插满了一只新的生日的篮子。

  在一间紧闭的屋里我躲得远远地——

  今年,无用的是妙焰花的劝驾。

  我想唱出“春山”的调子,

  但是临近的别梦郁积在我的心头。

  我的生日,我晓得,


  我回答:

  不久就要融入不变的一天,

  在“时间”的无记号的连续中消失。

  这悲伤并不充满着花街阴影的温柔,

  记忆的痛苦不在森林的萧萧瑟瑟中发声。

  无情的欢乐将吹起这节日的笛子

  在路上,挥走离愁。




  “你为什么要到互联网上查询呢?”胡日仙 几乎气晕了。
  “你又没有规定不能够查?” 穆杉杉说。
  “就是。”叶孤雪说。
  “对啊。”凯蒂说。

  “你们太不遵守规则了吧?”胡日仙说。
  “你才不遵守规则呢。' ”穆杉杉说:“分明是三局两胜制,你非要计算总分,

  不是你先赖皮,我们不得不反击。但是呢,我们也没有违反你制定的规则,所以

  呢,你就不能 说我们赖皮”


  胡日仙气得说不出话来, 但是,他 还是暂时忍住了。

  现在,是四比三。

  胡日仙立即出了一道新题目,就是翻译一段她 提供的客家歌词。
  这谁会啊,谷歌翻译上也没有客家话,我们挺悲惨的,一下子,就五比三了。

  胡日仙索性流氓到底,第九题呢,也是翻译一段客家短篇小说。
  我们一下子晕了,又输了,六比三。


  胡日仙最后一套题目,是我们一起到洗浴中心,猜测她们家洗浴中心那几个女孩

  子是哪个省份的技师。

  “是一个省份吗?”我问。
  “是啊。”胡日仙说。

  “广西来宾县一带的”穆杉杉说。
  “你怎么知道?”胡日仙几乎晕倒了。

  “纯种马来人种的脑容量仅仅大于黑人,位于倒数第二此种马来人种的特征是身形

  矮小,繁殖能力强,脸型宽大,鼻部扁平,”穆杉杉说:“我在广西来宾那里办了一

  年案子,所以对那里的人很熟悉。”

  “啊?”胡日仙几乎疯了。

  “六比四。”穆杉杉狠狠瞪了我们一眼:“我们现在比分落后,如果我们输了,

  你就等着做我的性奴吧”
  “你还真打算强奸他啊?”叶孤雪问。
  “在中国,强奸男人又不犯法。”穆杉杉得意洋洋。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6 18:00
  浓情丽舍第五部玖
  “你现在在哪啊?”还在胡日仙山庄呢,二妹电话就打过来了。
  “怎么了?”我问。
  “我前夫来了。”二妹说:“他想见见你”
  “他想见我就见我了。”我说:“我也太廉价了吧?”
  “可是他毕竟是我的前夫?”二妹说。
  “你疯了吗?”我说:“你知道我为了赢他付出了多大代价吗?你知道吗?穆杉杉帮我的条件是,如果我不帮助她的话,我就必须和她结婚。你知道吗?她和我根本不合适,我是在以一辈子的幸福打赌,才赢的你前夫,才挽回我们家的面子,你居然就想和他和谈,你疯了吗?”
  “什么?”二妹说:“人家帮你,代价这么大?”
  “你以为呢?”我说:“你以后别办那没脑子的事情了,好吗?你自己想想,好不容易我们才在村里有了地位,你是不是脑白金吃多了吗?你简直是无可救药了”
  我砰的一下把电话挂了。

  “怎么了?”叶孤雪问我。
  “我妹妹居然要和她前夫复合。”我说。
  “她脑子没毛病吧?”叶孤雪说。

  我急于去厕所,让叶孤雪看着我的包。
  我到厕所的时候,忽然发觉有人跟踪我。我看了看,居然是穆杉杉。

  “你跟踪我干什么?”我问。
  “我们到底比赛什么项目?”穆杉杉说。
  “什么?”我几乎晕倒了:“你连题目都没想好?”
  “嗯。”穆杉杉点点头。
  “你是不是还希望自己输,然后我天天舔你的脚趾头啊?”我怒气冲冲的问。
  穆杉杉点点头。

  我狠狠瞪了她一眼,手机响了。
  爸爸打电话过来了,他说他带猴子,还有我的三只小猫,还有六只狗,我们一起过来了。
  “你疯了吗?”我问爸爸。
  “二妹的前夫也过来。”爸爸说。
  我几乎气晕了。

  “你二妹也要过来。”爸爸说。
  “什么?”我疯了。


  “怎么了?”爸爸问我。
  “没什么。”我说:“你们来吧,再带几头猪。”

  “为什么要带猪?”穆杉杉问。
  “我说气话你听不出来啊?”我说。

  我从厕所里出来,穆杉杉还在外面。
  “你守着我拉尿干什么?”我说。
  “我就是想看看。”穆杉杉说:“你给我出个招啊,一会儿我们比赛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说。
  穆杉杉气呼呼的走了。

  我、穆杉杉、胡日仙一起到山庄前,胡日仙让我们出题。
  “去浓情丽舍。”穆杉杉说。
  “那不行。”胡日仙说:“我们说过,比赛地点有百分之七十要定到我们山庄”
  “有这个限制吗?”穆杉杉问。
  胡日仙让她看看穆家、胡家当初定的比赛规则,说比赛必须是在某个山头和某个山头,这是他们两家两百年前定的规矩,也就是说,这个争坟头的比赛,两百年前就已经开始了。

  爸爸带猪、猴子、狗,猫过来了。
  “什么猪?”我问。
  爸爸得意的让我看了看,这是大猴爸爸打的野猪。
  “你们真搞来猪了?”我几乎晕倒了。
  “还要什么?”大猴爸爸说:“要狐狸,狼,还是豹子?”
  “先来两匹狼。”我说。
  “没问题。”大猴爸爸说。

  “我们比什么?”胡日仙问。
  “先比这个?”穆杉杉看了看我,“我们现在第一个比赛项目呢,就是比狗,我们斗狗。”
  “斗狗?”胡日仙说:“你们拿什么斗?就你们那个小比特犬吗?”
  “我们那个比特犬可是美国进口的”穆杉杉说。
  “是吗?”胡日仙说:“那就比吧”

  我们到了附近的一个空地,胡日仙让人牵出了她的狗,那个狗几乎比我那个比特犬几乎大了一倍,一看精神头,就比我们家的狗强了很多。就那个狗,比我们强了很多。我们那个狗,简直就是肯定输了。
  胡日仙笑了笑,“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了。”穆杉杉一边说,一边牵出了那只三百多斤的鬼獒。那只鬼獒的个头,几乎就比狮子稍微小点而已。
  “你们怎么这么耍赖?”胡日仙问。
  “我们是斗狗。”我说:“我只要牵出来狗就可以了,又没规定是什么狗?”

  “就是。”穆杉杉说:“就是比赛结果,你们来耍赖呢?唱歌分明是三局两胜,开始你们呢,居然要比赛打分。现在我们出题目了,规则也应该由我们来说。”
  “无耻”胡日仙说。
  “你才无耻呢。”我气呼呼的说:“生命中有你,日子便充满无限生机;一路上有你,还怕什么电闪雷击;只因为有你,快乐与满足时刻洋溢;如果没有你,那么好的猪食该喂谁去?
  全国人民你最牛,骑着板凳上月球;天下属你最能吹,喝酒用缸不用杯;从古到今你最能,出门逛街吓死人;你说这些不算啥,诺贝尔奖等你拿!我们都是文明人,不要随便骂人,更不能象泼妇一样,叉着腰,一嘴脏话。但是有些人不骂不行。怎么办?请看骂人的最高境界:骂人不带脏字。进化不完全的生命体,基因突变的外星人,”

  “你为什么骂人?”胡日仙问。
  “我为什么不骂你?”我说:“我说的你就是指你吗?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吧”
  “你等着。”胡日仙说:“你叫什么?”
  “我凭什么告诉你,就凭你,也配知道我的名字?”我故意气胡日仙。

  胡日仙还想说什么,她旁边一个人已经叫住了她。
  她气呼呼的瞪了我一下。

  两只狗开始比了。
  胡日仙的比特犬真够厉害了,那只狗啊,简直就是厉害,那狗啊,一下子就冲到了那个鬼獒面前,开始撕咬起来。
  鬼獒看我,我弄了几个手语动作。
  那只比特犬攻了很多次,鬼獒都躲开了,鬼獒就是厉害,还很善于躲藏,尤其是鬼獒反映的 敏捷程度,一看就不像那只大狗。比特犬攻击虽然厉害,但是比起藏獒呢,明显就是瞎扑闪。

  比特犬扑闪了好一阵,渐渐没有那么大力气了。
  鬼獒忽然猛地冲了起来,朝那比特犬咬了一口,那速度啊,简直就是闪电一般。鬼獒的速度也算狠的,一下子就咬住了那只比特犬的一条腿,那个比特犬一下子就骨头几乎折了,哀嚎起来。


  “怎么啦?”胡日仙几乎晕倒了。
  “你的狗输了。”穆杉杉说。
  “谁说我的狗输了?”胡日仙看了看,她的比特犬确实狗腿已经骨折了。

  “你们真够狠的”胡日仙说。
  “我们还狠?”我说:“我们够仁慈了,我只让藏獒咬你的狗腿子,又没咬你的狗头,咬你的狗头,要你的狗命”
  “你骂谁呢?”胡日仙问。
  “我骂人了?”我气呼呼的说:“我会骂人吗?”
  “你等着”胡日仙气呼呼的说。


  六比五。
  “第二项比赛。”穆杉杉说:“就是比赛赛马,我选一匹马,你选一匹马,然后呢,从这里跑到浓情丽舍,然后再从浓情丽舍跑回来”
  “浓情丽舍在哪里?”胡日仙问。
  穆杉杉把地图画给她。

  “你们纯粹是胡来。”胡日仙说。
  “我们怎么胡来了?”我说:“赛马多好啊,又是一种很好的比赛项目,同时呢,也是一个很好的锻炼身体的项目”
  “城市里可以跑马呢?”胡日仙说。
  “都市牧马”穆杉杉说。

  “行。”胡日仙说:“我让我弟弟胡森出战。”
  “我亲自出战。”穆杉杉说。

  穆杉杉骑上了自己早就准备的马,飞一般的飞了出去。
  胡日仙的马似乎比穆杉杉的低一些,跑的速度也不如穆杉杉的快。

  “他们的马比我们的好。”爸爸忽然说。
  “为什么?”我问。
  “国际上的好马,至少要养七八年。可是穆杉杉的马,也就是只养了三年。国际上的好马,不是以个头大小,而是以肌肉、蹄子,以及其他方法,只有这样,才能找到真正的好马。胡日仙的马,最少二百五十万,这是混血马,虽然不是最高的,但是耐力强。穆杉杉的马呢,耐力不好”
  “那为什么她的马就好呢?”我还是不明白。

  “刚刚我上厕所的时候。”爸爸说:“我看这个山庄的马,吃的是鸡蛋、奶粉、苹果、西瓜,但是穆杉杉的马呢,就是吃草。也就是说,穆杉杉的马呢,这个成本就不如人家的马,你不用看了,肯定不如人家的马。”

  “这和马没什么关系吧?”我说。
  “有关系。”爸爸说。
  “为什么?”我问。
  “你了解不了解马?”爸爸问。
  “不知道。”我说。
  “马的性情比较温顺;它从不主动地去攻击人类和其他动物。人之所以能驯服马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马的视力不好,马的两眼视线重叠的部分只有30度,看东西立体感很差,对人和物体容易产生错觉,所以人利用了马的这一弱点。马的耳部位于头的最高点,转动角度很大,这表明它的听觉十分发达;马的听觉是对视觉不良的一种补偿。用不着大声地叫喊。马的听觉比我们人类的听觉要强得多。过高的音量或音频对于马都是一种逆境刺激,使马感到很痛苦。它的嗅觉神经非常敏锐,马主要根据嗅觉信息识别主人、性别。在稍感危险时马会发出“响鼻”。马利用嗅觉摄取体内短缺的物质,群马很少出现营养不良症,也很少误食有毒的草;马喜欢甜味饲料,马往往拒食带酸味的食物,如果草受腐,马便拒绝进食。一匹公马带一些母马而组成小群体。多个小集体又组合成大群体。开始时公马会发生争斗,但一旦小群体固定后,又会相安无事。母马离群,公马会嘶叫并找回母马。马有很强的竞争心理。赛马就是利用了马的这种心理。也许有很多人不知道,在战争中,许多马并不是倒在枪林弹雨中,而是累死在战场上的。  马对反感的事物会做出几种反映;一是示威。这时马耳后背,目光炯炯,上脸收缩,高举颈项,点头吹气。二是愤怒的后踢。有时还会出现嘶咬对方的行为。 马有欲望和急燥的表情是站立不安,前肢刨地,有时是两前肢交替刨地。”爸爸说。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6 18:25
  浓情丽舍第五部拾
  “我知道。”我说:“最早的马叫始祖马,出现于五千七百万年前的北美洲,时值始新世。始祖马个头只有狗那么大,弓著背,四肢长著多个趾头(前脚三只趾头,后脚四个)。由始祖马分化出了林林总总的众多支系。有的支系越来越大,越来越擅长奔跑,也有的支系向着小型化发展。到中新世的时候以三趾马为代表的马类动物成了一类十分繁盛的动物群,是地层古生物中常见的化石动物,常常作为地质年代断定的重要依据。现代马的最直接祖先是出现于一千二百万年前晚中新世的恐马,而现代马则在四百万年前的上新世出现。北美洲一直是马和马类动物起源和演化中心。马从这里起源并向四周辐射。马通过冰川时期形成的白令陆桥扩散到欧亚大陆,在上新世进入非洲,成为非洲大陆动物群的重要一员。马也通过中美地峡向南美洲扩撒。最晚到大约两万年前,马在北美洲彻底灭绝,南美的马灭绝得更早。原因现在仍是谜。有人认为跟美洲印第安人过度捕猎有关。从此,在近五千六百多万年的时间里作为马的老巢的北美洲第一次没有了马的存在,一直到公元十六世纪西班牙人再一次把马带回了美洲。Discovery制作的一期关于马的节目里说道‘当印第安人第一次见到西班牙人带来的马的时候,感觉像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老朋友’。现代饲养的马是由欧洲野马驯化而来的。野生的马已经灭绝。现存的普氏野马不是家马的祖先。马的进化历程充满了艰难险阻。马科动物曾经是如此繁盛,前后进化出几十个属,到最后却只有一个属六七种残存至今。马的兴衰历程实际上是奇蹄动物的兴衰历程,奇蹄动物在现代普遍呈衰落的趋势。”
  “什么?”爸爸很生气:“马是由欧洲的野马驯化来的吗?”
  “是啊。”我说。
  “不可能。”爸爸说。

  “为什么?”我问。
  “那你说马为什么是欧洲人驯养的吗?”爸爸说。
  “我也不知道。”我说。
  “那不就是吗?”爸爸说。

  “先不说这个了。”我说。
  “有学习和记忆的能力。这种能力分为两大类;一是条件反射行为,二是后效行为。  反射行为是自动的,遇到一种刺激就会做出两种反映,而后效行为便是马的学习和记忆能力。马有很好的模仿能力,除科学的利用马自身的条件反射能力外,在马的学习和记忆上,要反复进行以及恰当的鼓励。 马属于好动的动物,它与食肉动物相反,休息和睡眠时间很短。成年马平均一昼夜睡眠约6小时左右。深睡只用2小时,多在破晓之前。马在深睡情况下才进入未知觉状态,其他时间的睡眠呈半知觉状态。吃饱后只要安静站立即进入睡眠。  马能在站立下睡眠并得到良好的休息。原因主要是支持大部分体重的前肢。一般公马和骟马主要是站立睡眠,母马和幼驹卧倒睡眠。  了解了马的习性,对于接触和掌握马是十分必要的。而马匹的外形鉴定是我们了解什么样的马适合于做什么样的工作必不可少的环节。
  各国学者对马的体质提出了不同的分类法。但比较通用的分类有这样几种:  湿润型马:这种马皮下组织发达,肌健、关节明显,肌肉比较松弛。这类马的性情多迟钝,不够灵活。挽马中较为多见。  干燥型马:这种马皮下组织不发达,关节、肌健的轮廓明显,皮肤较薄,被毛短细,性情活泼,动作敏捷,多见于轻型骑乘马。  细致型马:头小而清秀,骨量较轻,皮薄毛细;性情灵敏。  粗糙型马:头重、骨粗、皮厚,毛粗长,多见于草原上的马。  结实型马:头颈与躯干的结合匀称协调,躯干粗实,四肢骨量充分,全身结构紧凑。  事实上,很少见到单一体质类型的马。一般都是以某种类型为主的混合型。如:湿润粗糙型和湿润细致型等。干燥细致型多见于乘用马。而我国的蒙古马、哈萨克马多属粗糙结实型。伊犁马和三河马则多属于干燥结实型。马的气质是马对周围事物敏感性反应到它的精神上的表现,在养马学上称为马的悍威。由于马的神经活动类型不同,所以悍威的表现也不同。烈悍:神经活动属强而不平衡型。对外界刺激反应强烈,易兴奋暴燥,不易控制和管理。往往因性急而无益地消耗精力和能量,持久力差。这种马多见于轻型马中的公马。上悍:神经活动强而灵活,对外界反应敏感,但兴奋与抑制趋于平衡。这种马听指挥,能力强。中悍;神经活动稍迟钝,对外界刺激不敏感,易调教,工作性能好。较好的役马多为中悍。 下悍:神经活动以抑制为主,对外界刺激不敏感,性迟钝,工作不灵活,工作效率低。使役较重的地方品种和部分重挽马多有此表现”爸爸说。


  “你们说什么呢?”叶孤雪过来。
  “说马呢?”我说。
  “叔叔对马很了解的”叶孤雪说:“你这几天出去忙的时候,爸爸经常和我聊起马。”
  “你喊他爸爸?”我几乎晕倒了。
  “是啊。”爸爸说:“她现在是我的干女儿”
  “噢。”我几乎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们说什么呢?”我们聊的时候,穆杉杉气呼呼的过来:“叶孤雪,谁是你爸爸?”
  叶孤雪指了指我爸爸。
  “他是鱼大江的爸爸”穆杉杉说。
  “他就是我爸爸”叶孤雪说:“人家懂的多,又很平易近人,也是很善良的,是不是?”
  “你们还有闲心说这个。”穆杉杉气呼呼的说:“我那马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跑了一半的时候,我还在前面,胡日仙那个马,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跑的比我们跑的还快,简直就是骗子。到最后的时候,我气喘呼呼的跑回来 ,胡日仙的弟弟的马居然已经就在那里等我了”

  “她的马二百五十万”我说。
  “她就是二百五”穆杉杉说。

  “怎么样?”胡日仙过来了:“现在是五比七,我们呢,还大幅度领先,你们呢,已经开始 走下坡路了,就算是你们遥遥领先的赛马,也远远不如我们。我们的队伍呢,有美国的团队,也有俄罗斯的团队,我们呢,还有美国的智库,包括美国的兰德公司,包括德国的瑞思公司,包括英国的比萨公司,你们知道吗?”
  “你就为了这块地,花了几百万?”我终于明白了。
  “上千万。”胡日仙说。

  “噢。”穆杉杉几乎晕倒了:“我们哪里有那么多钱。”
  “所以呢。”胡日仙说:“你们最好还是认输吧”
  “为什么?”我问。
  “还有至少两个项目要在我们这里比,不至少三个,按照我们祖先制定的规则,必须有百分之七十五的比赛是在这两个山谷之间比,你们看,你们已经输了那么多,差距还离我们那么大,不如现在就认输,好不好?”
  “好啊。”我说:“你给我一百万。”
  “好啊。”胡日仙就要拿支票本。

  “我是说英镑。”我说。
  胡日仙气呼呼的瞪了我一眼,走了。

  “下来怎么办?”穆杉杉问我。
  “我怎么知道?”我说。
  “可是再有几分钟就要公布了啊”穆杉杉说。
  “要不延期?”我说。
  “可是我们这块墓地争吵已经两百年了,我们两大家族有协议,必须在这个月的正月十五前比赛结束,否则的话,这块墓地就属于胡家”

  “怎么样?”胡日仙问我:“比赛什么?”
  “比赛翻译”我说。

  “比赛什么?”胡日仙问。
  “把《长恨歌》翻译成越南语”我说。
  “有你这么不讲理的吗?”胡日仙说:“谁会越南语?”
  “我也不会。”我说:“但是我们家族有人会。”

  她几乎傻眼了。

  我拿出了长恨歌的版本,是: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谩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
  为感君王辗转思,遂教方士殷勤觅。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渺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飘举,犹似霓裳羽衣舞。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6 18:30
  浓情丽舍第五部拾壹
  “还有呢。”我接着说:“比赛时间,一分钟。”
  “什么?”胡日仙说。

  “时间到。”我接着说。
  胡日仙几乎疯了,看我,已经翻译好了:

  Han Huang màu nặng nghĩ đổ nước , năm Volver tìm kiếm không . Yang và phụ nữ bắt đầu một chặng đường dài , giữ trong màn che không biết .
  Vẻ đẹp tự nhiên rất khó để từ bỏ bản than mình , một khi được lựa chọn ở phía bên vua . Mỉm cười trăm phò sự sống , cung điện Cô gái không có màu sắc .
  Là đầu mùa xuan, nước suối nước nóng để rửa kem mịn . Shier dựng yếu kém Johnson , bắt đầu từ khi mới Cheng Enze .
  Hua Yan Jin bước lắc nông , dam bụt tài khoản ấm áp mùa xuan Đêm của nó . Đêm mùa xuan Hidaka quá ngắn, vua không Zaozhao .

  Cheng Huan Shi Yan không giải trí , mùa xuan từ mùa xuan đêm đêm đặc biệt . Thê thiếp nghìn người, trong một nhiều yêu quy .
  Jiao Shi Kanaya trang điểm vào ban đêm, ăn tối Yuk dừng lại mùa xuan say . Anh chị em là ra đất , nghèo ánh sức khỏe Portal.
  Đảo ngược xu hướng này tình yêu của cha mẹ , không tái sinh nam nữ tái sinh. Củng Lợi Qingyun cao vào Xianle thập mùi ở khắp mọi nơi .
  Bài hát nhạc dance chậm à loại ngưng tụ , không nhìn vào vị vua đầy đủ. Du Dương Pigu và trái đất , và shatter Bộ lông đầy màu sắc .

  Kokonoe Chengque sinh viên bồ hóng , Qian Cheng Wan Qi Tay Nam OK . Greenwood lắc chuyến đi của ông kết thúc phức tạp , phía tay của cửa hơn một trăm năm .
  Sáu binh sĩ không gửi bất kỳ thất vọng , reverberates Crescent trước khi con ngựa chết . Hoa -tin trên sàn không có thu nhập , Cuiqiao genistein ngọc Saotou .
  Lưu các vua sẽ giấu mặt đi, nhìn lại giai đoạn và dòng chảy của máu và nước mắt . Ai Cập vàng vô kỷ luật gió hoang vu, đám may chồng Ying Yu Teng jiange .
  Nga Mi ít người theo dòng , cờ mờ Hiiro mỏng . Tứ Xuyên Green River Bi Su-sơ , tình yêu Chúa ngày và đêm .

  Nhìn thấy mặt trăng cung điện màu sắc buồn, đêm mưa đau lòng nghe tiếng chuông . Gốc trở lại dài Yu , sự do dự này không thể đi .
  Mawei dưới đất , nhưng không chết tại Yuyan trống . Gu Jun Chenxiang làm Zhanyi , nhìn đông cổng ngựa tín hiệu được bình thường hóa .
  Chi Yuan vẫn đang quay trở lại , quá lỏng dam bụt Weiyang Liu . Liu Phù Dung như khuôn mặt , chẳng hạn như lông mày , làm thế nào không để xé mặt day chuyền này .
  Peach Blossom ngày mùa xuan , khi mùa thu Indus Yela . Trong Nam Nishinomiya hơn Akigusa , để lại tiền thưởng đầy đủ để không quét .

  Liyuan đệ tử tóc mới , Phòng tiêu Một Qing'e tù cũ . Xi Dian Ying bay lặng lẽ suy nghĩ , không chọn giấc ngủ đơn độc .
  Chuông trễ và trống đêm đầu , dành riêng Galaxia muốn ngày Shu . Trung Quốc Yuanyang watt kem nặng , ngọc bích , người chăn và cảm lạnh thông thường .
  Làm cuộc sống yo và cái chết sau nhiều năm linh hồn không bao giờ để rơi vào giấc ngủ . Linchiung linh mục Hongdu hành khách , có thể gay ra tam hồn chan thành .
  Vua đã được gỡ bỏ để suy nghĩ cảm giác , sau đó dạy Fangshi Yan Qin Mi . Ben Yu rỗng khí như điện, trời vào trái đất tìm kiếm thời gian.

  Dưới bầu trời xanh đối với người nghèo và cuộc sống của họ , hai lớn không được nhìn thấy . Biển Juventa với những ngọn núi , những ngọn núi giữa hư vô thanh tao.
  Tinh tế năm đám may gian hàng , trong đó có hơn cổ tích duyên dáng . Có một xương cá quá đúng , Xuefu liễu , có .
  Jinque West Wing gõ ngọc bích đóng cửa, lần lượt dạy Xiaoyu báo cáo đôi vào . Wen Tao Han hoàng đế để thực hiện, Jiuhua lều Menghun sợ hãi.
  Quần áo bóng đá đẩy lên gối lơ lửng hạt lá chiếu uốn khúc mở . Yunbin mới ngủ bán một phần, Corolla không phải là toàn bộ Xiatang đến .

  Tay áo của một chiếc áo choàng rung cổ tích nang gió , Yousi Soul of Hero. Yurong nước mắt cô đơn Langan , lê rửa sạch bởi mưa .
  Cảm xúc Ningdi cảm ơn các vị vua, một két an toàn cá nhan trong hai mỏng . Zhaoyang hoàn toàn yêu thương đền thờ , cung điện Bồng Lai trăng dài .
  Renhuan nhìn xuống phía sau, nhưng không Trường An nhìn thấy sương mù . Nhưng hình thể vật chất tình cảm , thiếc hợp kim kẹp tóc cũ sẽ gửi đi .
  Để lại một hợp nhất một kẹp tóc , kẹp tóc vàng phá vỡ kết hợp điểm thiếc . Nhưng dạy cho tim như vàng - thiếc Kennedy , trời đất sẽ đáp ứng .

  Gửi lại lời chia tay duyên dáng, lời tuyên thệ nhậm chức hai biết . Ngày 07 tháng 7 Cung điện Vĩnh Cửu Thanh niên, nửa đêm khi không có ai thì thầm .
  Muốn làm cho đôi uyên ương trong ngày, trong các cay cách với các chi nhánh . Mãi mãi và đôi khi làm , nỗi buồn là vĩnh cửu

  “你这是怎么翻译出来的?”胡日仙问。
  “我有翻译啊。”我说。

  “现在七比六。”穆杉杉说。
  “下一题目。”我说:“把离骚翻译成意大利语。”

  “意大利语?”胡日仙说:“哪个离骚的稿子?”
  “这个。”我念了念: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皇览揆余于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
  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
  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
  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导夫先路。

  昔三后之纯粹兮,固众芳之所在;
  杂申椒与菌桂兮,岂维纫夫蕙芷;
  彼尧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
  何桀纣之猖披兮,夫唯捷径以窘;
  惟夫党人之偷乐兮,路幽昧以险隘;
  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
  忽奔走以先后兮,及前王之踵武;
  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反信馋而齌[1]怒;
  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
  指九天以为正兮,夫唯灵修之故也;
  初既与余成言兮,后悔遁而有他;
  余既不难夫离别兮,伤灵修之数化。

  余既兹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
  畦留夷与揭车兮,杂度蘅与方芷;
  冀枝叶之峻茂兮,愿竢[2]时乎吾将刈;
  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
  众皆竞进以贪婪兮,凭不厌乎求索;
  羌内恕己以量人兮,各兴心而嫉妒;
  忽驰骛以追逐兮,非余心之所急;
  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苟余情其信姱[3]以练要兮,长顑[4]颔亦何伤;
  揽木根以结芷兮,贯薜荔之落蕊;
  矫菌桂以纫蕙兮,索胡绳之纚纚[5];
  謇吾法夫前修兮,非世俗之所服;
  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余虽好修姱以鞿[6]羁兮,謇朝谇而夕替;
  既替余以蕙纕兮,又申之以揽芷;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
  众女疾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
  固时俗之工巧兮,偭规矩而改错;
  背绳墨以追曲兮,竞周容以为度;
  忳[7]郁邑余挓[8]傺兮,吾独穷困乎此时也;
  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
  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
  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诟;
  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

  悔相道之不察兮,延伫乎吾将反;
  回朕车以复路兮,及行迷之未远;
  步余马于兰皋兮,驰椒丘且焉止息;
  进不入以离尤兮,退将复修吾初服;
  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
  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
  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
  芳与泽其杂糅兮,唯昭质其犹未亏;
  忽反顾以游目兮,将往观乎四荒;
  佩缤纷其繁饰兮,芳菲菲其弥章;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

  女媭[9]之婵媛兮,申申其詈予。
  曰:“鮌婞[10]直以亡身兮,终然夭乎羽之野;
  汝何博謇[11]而好修兮,纷独有此姱节;
  薋菉葹[12]以盈室兮,判独离而不服;
  众不可户说兮,孰云察余之中情;
  世并举而好朋兮,夫何茕独而不予听。”
  依前圣以节中兮,喟凭心而历兹;
  济沅湘以南征兮,就重华而陈词:
  “启《九辩》与《九歌》兮,夏康娱以自纵;
  不顾难[13]以图后兮,五子用乎家巷;
  羿淫游以佚畋兮,又好射夫封狐;
  固乱流其鲜终兮,浞又贪夫厥家;
  浇身被服强圉兮,纵欲而不忍;
  日康娱而自忘兮,厥首用夫颠陨;
  夏桀之常违兮,乃遂焉而逢殃;
  后辛之菹醢兮,殷宗用之不长;
  汤禹俨而祗敬兮,周论道而莫差;
  举贤才而授能兮,循绳墨而不颇;
  皇天无私阿兮,揽民德焉错辅;
  夫维圣哲以茂行兮,苟得用此下土;
  瞻前而顾后兮,相观民之计极;
  夫孰非义而可用兮,孰非善而可服;
  阽余身而危死兮,揽余初其犹未悔;
  不量凿而正枘兮,固前修以菹醢。”
  曾歔欷余郁邑兮,哀朕时之不当;
  揽茹蕙以掩涕兮,沾余襟之浪浪。

  跪敷衽以陈词兮,耿吾既得中正;
  驷玉虬以乘鹥[14]兮,溘埃风余上征;
  朝发轫于苍梧兮,夕余至乎县圃;
  欲少留此灵琐兮,日忽忽其将暮;
  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匆迫;
  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饮余马于咸池兮,总余辔乎扶桑;
  折若木以拂日兮,聊逍遥以相羊;
  前望舒使先驱兮,后飞廉使奔属;
  鸾皇为余先戒兮,雷师告余以未具;
  吾令凤鸟飞腾夕,继之以日夜;
  飘风屯其相离兮,帅云霓而来御;
  纷总总其离合兮,斑陆离其上下;
  吾令帝阍开关兮,倚阊阖而望予;
  时暧暧其将罢兮,结幽兰而延伫;
  世溷浊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

  朝吾将济于白水兮,登阆风而緤[15]马;
  忽反顾以流涕兮,哀高丘之无女;
  溘吾游此春宫兮,折琼枝以继佩;
  及荣华之未落兮,相下女之可诒;
  吾令丰隆乘云兮,求宓[16]妃之所在;
  解佩纕以结言兮,吾令蹇修以为理;
  纷总总其离合兮,忽纬繣[17]其难迁;
  夕归次于穷石兮,朝濯发乎洧盘;
  保厥美以骄傲兮,日康娱以淫游;
  虽信美而无礼兮,来违弃而改求;
  览相观于四极兮,周流乎天余乃下;
  望瑶台之偃蹇兮,见有娀之佚女;
  吾令鸩为媒兮,鸩告余以不好;
  雄鸠之鸣逝兮,余犹恶其佻巧;
  心犹豫而狐疑兮,欲自适而不可;
  凤皇既受诒兮,恐高辛之先我;
  欲远集而无所适兮,聊浮游以逍遥;
  及少康之未家兮,留有虞之二姚;
  理弱而媒拙兮,恐导言之不固;
  世溷浊而嫉贤兮,好蔽美而称恶;
  闺中既已邃远兮,哲王又不寤;
  怀朕情而不发兮,余焉能忍此终古。

  索藑[18]茅以筳篿[19]兮,命灵氛为余占之;
  曰:两美其必合兮,孰信修而慕之;
  思九州之博大兮,岂惟是其有女?
  曰:勉远逝而无狐疑兮,孰求美而释女[20]?
  何所独无芳草兮,尔何怀乎故宇;
  世幽昧以昡曜兮,孰云察余之善恶;
  民好恶其不同兮,惟此党人其独异;
  户服艾以盈要[21]兮,谓幽兰其不可佩;
  览察草木其犹未得兮,岂珵美之能当?
  苏粪壤以充帏兮,谓申椒其不芳。

  欲从灵氛之吉占兮,心犹豫而狐疑;
  巫咸将夕降兮,怀椒糈而要[22]之;
  百神翳其备降兮,九疑缤其并迎[23];
  皇剡剡其扬灵兮,告余以吉故;
  曰:勉升降以上下兮,求榘镬之所同;
  汤禹严而求合兮,挚咎繇而能调;
  苟中情其好[24]修兮,又何必用夫行媒;
  说[25]操筑于傅岩兮,武丁用而不疑;
  吕望之鼓刀兮,遭周文而得举;
  宁戚之讴歌兮,齐桓闻以该辅;
  及年岁之未晏兮,时亦犹其未央;
  恐鹈鴂[26]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
  何琼佩之偃蹇兮,众薆[27]然而蔽之;
  惟此党人之不谅兮,恐嫉妒而折之;
  时缤纷其变易兮,又何可以淹留;
  兰芷变而不芳兮,荃蕙化而为茅;
  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为此萧艾也;
  岂其有他故兮,莫好修之害也;
  余既以兰为可侍兮,羌无实而容长;
  委厥美以从俗兮,苟得列乎众芳;
  椒专佞以慢韬兮,樧[28]又欲充夫佩帏;
  既干[29]进而务入兮,又何芳之能祗;
  固时俗之流从兮,又孰能无变化;
  览椒兰其若兹兮,又况揭车与江离;
  惟兹佩之可贵兮,委厥美而历兹;
  芳菲菲而难亏兮,芬至今犹未沫;
  和调度以自娱兮,聊浮游而求女;
  及余饰之方壮兮,周流观乎上下。

  灵芬既告余以吉占兮,历吉日乎吾将行;
  折琼枝以为羞兮,精琼爢[30]以为粻[31];
  为余驾飞龙兮,杂瑶象以为车;
  何离心之可同兮,吾将远逝以自疏;
  邅[32]吾道夫昆仑兮,路修远以周流;
  扬云霓之晻蔼兮,鸣玉鸾之啾啾;
  朝发轫于天津兮,夕余至乎西极;
  凤皇翼其承旗兮,高翱翔之翼翼;
  乎吾行此流沙兮,遵赤水而容与;
  麾蛟龙使梁津兮,诏西皇使涉予;
  路修远以多艰兮,腾众车使径待[33];
  路不周以左转兮,指西海以为期;
  屯余车其千乘兮,齐玉轪[34]而并驰;
  驾八龙之蜿蜿兮,载云旗之委蛇[35];
  抑志而弭节兮,神高驰之邈邈[36];
  奏《九歌》而舞《韶》兮,聊假日以偷[37]乐;
  陟升皇之赫戏兮,忽临睨夫旧乡;
  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行。

  乱曰:已矣哉,
  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
  既莫足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6 18:37
  浓情丽舍第五部拾贰
  “我弟弟念的就是意大利语。”胡日仙不觉得难。
  “是吗?”我说:“我们比赛的时间是一分钟”

  “你玩什么?”胡日仙问。
  她问的时候,我的答案已经出来了,让她看了看:
  Il rifugio Imperatore Gao Yang Xi , ho Huangkao detto Bo Yong ;
  Chen Yu Meng angolo preso citare fortuna , ma Gengyin dinastie I ;
  Premier Yu Yu Huang Lan prima volta Xi , Chao Yu -chia nome stagno;
  Nome dicevo regolare Xi , la parola che ho detto Lingjun ;
  Fun I Come sia questa bellezza interiore , ma anche di ri- riparazione di energia ;
  Chih Hu Jiang Xi dal monarca , Orchidee cucire pensato Pei ;
  Se meno confuso io vengo, e non temo l'età ;
  Del Nord img Pi Mulan Xi , Xi Lan Su Chau Mang ;
  Luna e improvvisamente non è allagata Vieni primavera e in autunno la sua Prefazione ;
  Ma vegetazione sparsa Vieni , la paura della vecchiaia e della bellezza ;
  Non chiedere Xi Zhuang e abbandonato sporco , perché non cambiare quasi questo grado ?
  Venite a cavalcare destriero a galoppare a mi rivolgo primo marito strada .

  Dopo gli ultimi tre puri Xi, petali solidi bugie ;
  Pepe mescolato con batteri Gui Shen Xi , Qi Hui Chih -dimensionale marito cucire ;
  Lui è Kosuke Xi Yao e Shun , sia su strada Zundao derivata;
  Lui è sfrenato Xi Jie Zhou , Fu Wei scorciatoie per imbarazzo ;
  Tuttavia, il marito rubare musica partigiano Xi , Lu tranquilla ignorante per Xianai ;
  Come posso proprio il terrore calamità Xi , Huang Yu paura della sconfitta ;
  Arrivare ad avere improvvisamente correre , e l'ex re Zhong Wu ;
  Tra Tsuen essere consapevoli Amo fortuna , antitrust avidi e Ji [1 ] la rabbia ;
  Ho conoscenza solida della infestazione Jian Jian Xi , pazienza e non importa troppo ;
  Si riferisce ad i nove giorni che sono Xi , Fu Wei spiritualità è anche ;
  Sia presto e vengo in parole , rimpianto fuggire mentre lui ;
  Non solo il marito difficile separarsi Xi , il numero di infortuni devozionale .

  Ho solo Tepoztlan nove Wan Xi , e gli ettari di alberi LOH ;
  Solco Xi Yi di stare con i veicoli di ipoteca , vari gradi e Fang Chih -Heng ;
  Il fogliame Jun Ji Mao Xi , disposti Si [2 ] è quasi felicità falciare ;
  Anche se il suo appassire Yihe mai male , tristezza petali di Wuhu fallo ;
  Xi Zhongjie contesa con avidità , con gomme quasi quest ;
  All'interno Qiang Shu Xi se stesso per la quantità di persone , nel cuore del Xing geloso ;
  Venite a inseguire improvvisamente Chi avidi, non mi sono cuore ansioso ;
  Vieni lentamente avvicinando il suo vecchio timore di riparazione non sono stati stabiliti ;
  Mulan caduta verso bere rugiada giunti la sera pasto crisantemo Petali ;
  Gou Amo la sua lettera affascinante [3 ] per entrare pratica , lungo Kan [4 ] gola ferita Yihe ;
  Embrace Mugen Eker Chih Xi , il pumila coerente fuori del nucleo ;
  Da Ren Hui Gui Jiao batteri Xi , cavo Lisa di Hu Sheng [5 ] ;
  Jian Xi riparazione prima di Fife , servito da non- secolare;
  Venite presto questa settimana , anche se non del popolo , disposti a seguire sinistra di Peng è salato!

  Lungo sospiro per coprire le lacrime , la tristezza e la sussistenza di molte difficoltà ;
  Io però buono stato affascinante per Ji [ 6 ] affidatario Xi , Xi Jian verso insulto e supplenti ;
  Sia per vengo con LOH Zuxiang , ma anche di abbracciare la Chih Shen ;
  Anche io cuore la fortuna , anche se muoiono non ve ne pentirete ;
  Il Crescent figlie malattia io vengo, voci lamentano che in buona viziosa ;
  Quando solidi Artigianato Xi, regole Mian volgari e correzione ;
  Tornate Shengmo per recuperare le canzoni , in competizione Zhou Rong quel grado ;
  Dun [ 7 ] Yu Yi ho Zha [8 ] ostacolare Xi , Wudu quasi indigente al momento;
  Charlie è morto in esilio Ning Xi , non riesco a sopportare questo stato ;
  Uccello della preda non gruppo Xi , dal passato e, naturalmente ;
  Dove può Zhou Xi vinto il marito che modo diverso e con la pace e la tranquillità ;
  Soppressione del cuore Qu Zhi Xi , sopportazione particolare senso di vergogna e di gettare nella confusione ;
  Andiamo dritti volt innocente a morire , prima che il santo del solido spessore.

  Non osservato con rammarico Xi Road , che si estende quasi felicità Anti coda ;
  Indietro I Come veicoli al fine di ri- rotta , e fan della linea non è lontano ;
  Passo Gao Xi Lan Yu Ma Yu , Chi pepe Confucio e Yan cessare ;
  Niente di particolare da Xi Jin , ripasso mi ritirerò servizio precoce;
  Pensava sistema acqua di castagne olandese Yi Xi , insieme ibisco che costeggia ;
  Anche io non so Xi , GOU io amo loro Shun Fong ;
  Alto vengo Jiji corona , terra di lunga Yu Pei da ;
  Fang e Ze Xi suo ibridismo , solo Zhao qualità della sua perdita ancora sconosciuta ;
  Vieni a nuotare testa improvvisamente tornare indietro, andrà a giudicare quattro sterile ;
  Indossare i loro coloratissimi ornamenti Fan Xi , Fang Zhang Feifei sua indennità ;
  Venite a divertirvi e mezzi di sussistenza , Yudu buono stato di manutenzione , che spesso ;
  Anche se il corpo diventa ancora migliore soluzione I Come , Come posso punire cuore .

  Maschio Xu [ 9 ] di Chan Yuan Xi , Shen Shen sua maledizione I.
  Ha detto : "Gun verticale [ 10 ] Vieni dritto al corpo morto , il contingente finale degli uccelli selvatici quasi teneri ;
  Ruhe Bo Jian [11 ] E la buona riparazione Xi , specifico di questa affascinante Fun Festival ;
  Zi Lu desidera tra [12 ] per camera Ying Xi , separato dalla sentenza contro ;
  Xi ha detto che il pubblico non dovrebbe famiglie , la situazione di essere quello che ho osservato nuvola ;
  Xi Shi simultaneamente e buoni amici , marito e di non ascoltare qualsiasi indipendenza solitario . "
  In conformità con il paragrafo precedente , St. Vieni , sospiro con il cuore e calendario presente ;
  Nan Zheng Xi Yuan Ji Xiang , e essere ascoltato sulla ri Cina:
  " Kai " Nove dibattito " e " Nine Songs " Venite , Ciaccona dal divertimento alla verticale;
  Nonostante la difficile [13 ] per disegnare dopo Xi , cinque figli con quasi corsia ;
  Yi Yi Tin viziosa tour per Vieni , buon tiro marito chiusura volpe ;
  Turbolenza Solid Venite alla fine del suo fresco , Zhuo e ghiottone Jue casa ;
  Versare corpo forte principe Yu Xi abbigliamento , la lussuria e l'orso ;
  Giorno Kang Xi intrattenimento e da allora dimenticato, Jue primo meteorite Bretagna con il marito ;
  Xia Jie Xi spesso illegalmente , sono poi Yan e ogni calamità ;
  Dopo il Potamogeton trito Xi Xin , Yan Zong non molto utilizzato ;
  Tang Yu Yan e solo re Xi , Zhou On the Road e Mo poveri;
  Dare talento e la responsabilizzazione Vieni , seguire Shengmo non del tutto ;
  Un altruista cielo Xi , Yan Lan Minde sbagliato ausiliario;
  Fuweishengzhe a Shigeyuki Xi , GOU partire da questo suolo ;
  Dopo aver guardato davanti e Gu Xi , il concetto di interesse fase della Cina di estrema ;
  Fu Xi cosa malvagità sarà disponibile , cosa non buona e può essere servito ;
  Ho pericolosa cadavere pericolo mentre Xi , il cui inizio abbracciare Non ho mai rimpianto ;
  Nessuna quantità di scalpello e di un tenone Xi , riparazione anteriore solido positivo a Potamogeton tritare . "
  Zeng Xu Xi Yu Yuyi , tristezza quando ho improprio ;
  Wai Lan Ru per coprire le lacrime , Giacomo I d' onda dopo onda bavero .

  Vieni depositato ren inginocchiato in segno di sottomissione , Geng ho acquisito CKS ;
  Si Yu Qiu Yi a prendere [ 14 ] Vieni , Charlie Egitto prelievo sul vento I;
  La Corea del Nord ha cominciato sul serio a Cangwu Vieni la sera Yuzhi Hu County vivaio ;
  Per uscire da questo piccolo piccolo Xi Ling , Giorno huhu lo farà crepuscolo;
  Faccio Xi e Xi Mi Festival , speranza Yan Zi Montagna Montagna e forza frettoloso ;
  Lu Manman sua sommità , la felicità e la terra ;
  Io bevo salato cavallo piscina Dai, quasi sempre mi briglia Fuso ;
  Se il legno per sbattere fuori giorno venire a parlare di eliminare pecore felici ;
  Xi Wang Shu prima della Herald , dopo che il Ben genere Carduus ;
  Luan Xi Huang , come ho smesso, divisione Ray a riferire non possiedo ;
  Faccio fenice uccello librarsi sera , seguito da giorno e di notte ;
  Piaofeng Tun sua fase dalla fortuna , bello nube scura da Imperial ;
  Divertimento totale complessivo della sua frizione Xi , avvistato terra dal suo superiore e inferiore ;
  Faccio interruttore http Xi Imperatore , appoggiandosi porta del cielo e spero ;
  Caldo caldo quando colpirà Xi , orchidee nodi e coda di ritardo ;
  Xi Shi , indipendentemente dalla torbida e fangosa , un buon dell'America scudo e la gelosia .

  Vieni economia Whitewater verso la felicità , Gordon Levante e Ye [15 ] Ma;
  Improvvisamente tornare indietro al naso che cola , tristezza Takaoka c'è femmina ;
  Charlie I Come tour di questo erotico , Qiongzhi pieghevole di continuare Pei ;
  E la gloria quasi mai Xi , disponibile di Yi fase Housemaid ;
  Faccio una nuvola Xi Hong Leong , in cerca di Mi [16 ] in cui la principessa ;
  Xie Xi Yan Pei Zuxiang alla fine, ho pensato così Jian Li Xiu ;
  Fun aggregato totale del suo frizione Xi , improvvisamente Wei Hua [17 ] è difficile da spostare ;
  Xi Shi Xi normalizzata inferiore ai poveri , la Corea del Nord ha fatto quasi Zhuo Wei piastra fiume ;
  Bao Xi Jue America con orgoglio , la salute e la ricreazione di viziosa tour giapponese ;
  Anche se gli Stati Uniti e maleducato lettera Xi , e invece cercano di abbandonare ;
  Sfoglia fase concettuale a quadrupolo Xi , il flusso di Zhou quasi giorno mi era giù ;
  Yaotai di Yan Jian Wang Xi , Yi ha visto uno stato canto di donne ;
  Faccio veleno per la Xi media, divisioni veleno ho a male ;
  La morte colomba Ming Xiong Xi , ho ancora odia suo cattivo abile ;
  Vieni mente esitante e scettico , voglio adattiva e non può;
  Fenghuang ben accolto da Yi Xi , la paura di digossina è davanti a me ;
  Per far- ma niente di adatto venire a parlare con planctonici Felice ;
  Venite a Shaukang non è a casa , lasciando i due Yao Yu ;
  Li Zhuo Xi deboli e dei media , non temere l'introduzione di solidi ;
  Xi Shi Yin torbido geloso e fangosa , gli Stati Uniti e chiamare bene il male riparo ;
  Ora che la misteriosa appartamento in Xi Yuan , Zhewang senza http ;
  Vieni incinta Amo senza capelli , io possa essere in grado di questo Zhonggu Yan .

  Cerca Qiong [18 ] Mao mandrino Tuan [ 19] Xi , la vita come condivido l'atmosfera spirituale ;
  Ha detto : due l'America si adatta loro fortuna , che lettera di riparazione e Mu ;
  Vieni Kyushu ampio pensiero , è che hanno femminile Qiwei ?
  Dicendo : Vieni Mian c'è più senza sospetto , quale donna in cerca di bellezza e di rilascio [ 20 ] ?
  Quali sono soli senza erba Xi , Seoul ha Huaihu così yu ;
  Mondo appartato ignorante per Yao Xi Shi -hyun , quello che ho osservato il bene e il male nuvola ;
  Cina Venite a loro simpatie e antipatie diverse , a condizione che il suo unico differenze di parte ;
  Famiglie servite da Ai Ying A [ 21 ] Xi , che le orchidee non può indossare ;
  Sfoglia le forze di polizia non sono ancora stati finalizzati sua vegetazione Xi , Qi - Cheng bellezza può diventare ?
  Su Xi letame suolo per riempire tenda , che essa non si applica il pepe aromatico.

  Per il clima spirituale della chitarra dalla contabilità Xi , cuore esitante e scettico ;
  Venite la sera goccia salata , incinta pay ufficiale pepe , ma a [ 22 ] di ;
  Baishen ombreggiare la sua fortuna si alternano , e accogliere la sua Jiuyi Bean [ 23 ] ;
  Huang Yan Yan Yang Ling di fortuna , lo dico in Kirghizistan ;
  Dicendo : Vieni ascensore Mian o verso il basso , cercando di Ju stessa padella ;
  Tang Yu Yan per il bene della co- Xi , Zhi Yao e senso di colpa può essere trasferito ;
  Gou Zhong Qing sua buona [24 ] Xiu Xi , perché dovrebbe la linea di media con il marito ;
  Ha detto [ 25 ] operazione è stata costruita su Fu Xi Yan , Wu Ding con senza dubbio ;
  Drums coltello Lvwang Xi , Zhou è stato derivato ascensore ;
  La Acura Xi Ning Qi , Qi Huan Wen al secondario ;
  E l'età non sono Xi Yan , anche quando è ancora giovane ;
  Paura pellicano Gui [ 26 ] della prima Ming Xi , erbe che il marito non è aromatico;
  Ha Qiongpei di Yan Jian Xi , Chung Ai [ 27 ] tuttavia , riassumere ;
  A condizione che il non-partisan comprensione Xi , la paura della gelosia piega ;
  Divertimento quando diventa facile venire , come poteva rimanere allagata ;
  Lenz cambiamento senza Fang Xi , Tsuen Wai bene del Mao ;
  Quanti anni ha l'erba Xi , Xiao Ai finisce anche questo diritto;
  Venite dunque che lo hanno, Mo anche vittime di buono stato di manutenzione ;
  Posso servire sia da Xi Lan , Qiang e Yung nessuna vera lunga ;
  Commissione Jue l'America Vieni dal volgare , Gou era fuori quasi i petali ;
  Legge progettato per rallentare eloquente Tao Xi , Sha [ 28 ] Tu Yu carica tenda Fupei ;
  Sia a secco [29 ] e, quindi, lavora in Xi , come si può solo arile;
  Provengono da un solido quando ilk volgare , ma la pratica rende nessun cambiamento ;
  Se si desidera visualizzare il loro pepe Lan Xi , Jiang e le condizioni di auto da esporre ;
  Tuttavia, il prezioso Zipei Xi , la Commissione calendario bellezza dichiara Jue ;
  Perdita di Fifi e difficile Fang Xi , la Finlandia non è ancora stato finalizzato Mo ;
  Venite e la programmazione per il suo godimento , per il gusto di parlare femminile galleggianti ;
  E ho decorato la piazza Xi Zhuang , Zhou flusso a giudicare da cima a fondo .

  Ling Fen Ji rappresenta entrambe le divisioni da I a XI , Li Jiri quasi felicità OK ;
  Vieni via Qiongzhi che vergogna , raffinato Joan Mi [ 30] che il chow- chow [ 31 ] ;
  Venite come mi giro il drago , varie Yao come quella macchina ;
  La centrifuga può essere utilizzato con qualsiasi fortuna , felicità c'è più di auto- diradamento ;
  Zhan [ 32 ] Fu Dao Kunlun Vieni , strada riparazione flusso Far settimanale ;
  La nube scura Ni Ai Yang Xi , il Ming Yuluan twittato ;
  La Corea del Nord ha cominciato sul serio a Tianjin Xi , Xi Hu Yuzhi Occidente poli;
  Ala Fenghuang sua Chengqi Xi , l'ala alta quota ;
  Ho quasi trip questo sabbie mobili Xi , il rispetto del rosso e la tolleranza ;
  Venite a gioire drago il fascio di Tianjin , Huang Chao Sai coinvolti di fare ;
  Riparazione della strada è molto più difficile da Xi , Tang Chung auto finché il percorso [ 33 ] ;
  Strada per girare a sinistra cattiva sorte , si riferisce ad Ovest di tale periodo;
  Qian Cheng Xi Tun io guido , Qi Yu ha detto che il suo partito [ 34 ] mentre e Chi ;
  Guidare otto Drago meandri tortuosi Xi , nuvola bandiera di Weiyi set [ 35 ] ;
  Sezione Xi Zhi Mi soppressione mentre di Dio Miao Miao Gao Chi [ 36 ] ;
  Interpreta " Nine Songs" e danza " Shao " Venite , parlano vacanza a rubare [ 37 ] Yue ;
  Suona l'aumento Huang Zhi Xi , Pro cagnesco marito improvvisamente città vecchia ;
  Servo marito triste io MA Huai Xi , cura riccio ma nessuna azione .

  Caos , dicendo : andato, santa,
  Nessuno mi conosce Mo paese Xi , ma Egli Huaihu antica capitale ;
  Sufficiente per il governo degli Stati Uniti sia Lu Xi , Wu Jiang Peng , salato dalla home

  “你仔细看看?”胡日仙让她弟弟看看。
  “虽然翻译得语法错误很多。”胡日仙弟弟看了看:“但是呢,不能不说,他们翻译得还是对的啊”
  “一分钟?”胡日仙说。
  “一分钟?”胡日仙弟弟想了想:“是不是他们用谷歌翻译器啊?”
  “啊?”胡日仙想了想:“你们就用这个?就用谷歌翻译来糊弄我们?你们真的很卑鄙,无耻,肮脏,龌龊”
  “是吗?”穆杉杉说:“你更卑鄙,更无耻,更肮脏,更龌龊”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6 19:17
  浓情丽舍第五部拾叁
  “今天不比了。”胡日仙气呼呼的说。
  “现在是七比七。”穆杉杉说:“我们之间说过的,比赛呢,不能间隔超过三个小时”
  “剩下的六项比赛就到你们浓情丽舍比好了”胡日仙气呼呼的说。

  “我们先回去吧。”我说。
  穆杉杉的车不多,带不了我们那么多人,我打了电话,叫了辆大巴车,又叫了辆大巴车,这才把我们几个人一起回到了浓情丽舍。

  刚刚回浓情丽舍,苏橘就带了二十几个女孩子,堵住了门。
  大猴已经出院了,他现在气色好了点,但是心情不怎么好的样子。

  “你去哪里了?”大猴问凯蒂。
  “替你赎罪。”凯蒂气呼呼的说:“你那个亏损的合同,鱼大江已经替你接了,你那三十万的损失,他自己承担,还有,穆杉杉逼鱼大江和他结婚,我得去帮他,如果穆杉杉赢不了那个叫胡日仙的,他就必须和穆杉杉结婚”
  “胡日仙有什么厉害的?”大猴问。
  “胡家和穆家争夺一个风水很好的坟头,已经两百年了。”凯蒂说:“这是最后的决战。胡日仙的队伍呢,有美国的团队,也有俄罗斯的团队,我们呢,还有美国的智库,包括美国的兰德公司,包括德国的瑞思公司,包括英国的比萨公司,你知道吗?人家花了几千万,包括德国的公司,包括世界大的智囊机构,包括世界聪明人俱乐部,门萨集团,考试题目,包括意大利语、包括越南语,包括客家话,你知道不知道?”

  “这个?”大猴似乎明白点了,“可是,我又惹祸了。”
  “惹什么祸?”凯蒂问。
  “是这样。”大猴说:“我装修的一个工程,用了不怎么好的材料,就是里面的料子是假的,以为人家不介意,谁知道人家家里有个神经病爸爸,非要换门,说门的颜色不对,那个颜色不吉利,然后他们就找了个新的施工队,重新装门。我用的是纸皮,人家一看就看了出来,就告诉了人家。然后呢,那个人家的父亲就生气了,他就是律师,然后他就通知我,让我赔偿他两万五千块”
  “你真是二百五。”凯蒂不知道怎么说。

  “还有你。”苏橘的一个老乡过来:“你太过分了吧?为什么才给我们三七开?”
  “你歇会。”叶孤雪说:“有事明天说”

  “为什么明天说?”苏橘那个老乡说:“我们已经等你们一天了。”
  “我让你们等了吗?”我问。
  “让了。”苏橘那个老乡说:“你太无耻了,我们就是想五五开,这过分吗?”
  “过分。”我说。
  “为什么?”苏橘那个老乡说。

  “别人的店是五五开吗?”我问。
  “不是。”苏橘那个老乡说:“人家是四六开”
  “是吗?”我说:“你说的四六开始什么?是门市价,折后价,还是成本价?”
  “你少玩什么术语?”苏橘的老乡说:“我们就是一个月五千,一分钱不能少”
  “是吗?”我说:“那你们爱找谁找谁,对不起,我雇不起你们”
  “那也行。”苏橘的老乡说:“我们就天天在你的店门前挂横幅,让你的店就开不下去”
  “可以啊。”穆杉杉过来了:“你们挂吧,我是警察,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你们这是扰乱社会治安,要拘留十五天”
  “你就是恶警”苏橘那个老乡说。

  “你们挂吧。”穆杉杉说:“挂了呢,我就让警察来找你们。还有呢,说二十五个按摩女,勒索一个二十四岁的少年,非要人家一个月开五千,还说什么规则都由按摩女定,然后我再找些人,找你们每家门口,告诉你们村子里的人,说你们干了什么?
  你们想问我不知道你们家在哪里吗?告诉你们,我是警察,我想知道你们在哪里,就知道你们在哪里,信不信?”
  “你怎么知道?”苏橘的那个老乡问。
  “警察连这个都不知道,我还当什么警察啊?”穆杉杉气呼呼的说。
  “试试?”穆杉杉问。

  苏橘那个老乡还想哼什么,看我们一点也不搭理她们,她回去,又和那二十几个姑娘商量了一下,二十几个女孩气呼呼的一人朝苏橘吐了一口吐沫,气呼呼的走了。
  我们进屋,苏橘洗了脸,一下子扑我怀里,哭起来。

  “你哭什么?”我问。
  “我的老乡都不理我了。”苏橘说。
  “谁让你吹牛的?”我说。
  “我怎么吹牛了?”苏橘说:“我就是说你很有钱,然后呢,就是说你开这个足疗馆就是为了消遣而已,说你不赚钱,还贴钱,每个月薪水至少五千,说你是萨满,如此而已”
  “那你自己消化吧”我说。

  “你先歇会吧。”穆杉杉一下子把苏橘举了起来,送到了沙发上。
  “怎么办?”穆杉杉问我。
  “我怎么知道?”我说。
  “现在七比七?”穆杉杉说:“胡日仙的队伍呢,有美国的团队,也有俄罗斯的团队,我们呢,还有美国的智库,包括美国的兰德公司,包括德国的瑞思公司,包括英国的比萨公司,你知道吗?人家花了几千万,包括德国的公司,包括世界大的智囊机构,包括世界聪明人俱乐部,门萨集团,考试题目,包括意大利语、包括越南语,包括客家话,我们呢,能玩的伎俩都玩完了,怎么办啊?”

  “先下盘棋”爸爸说。
  “对。”大猴爸爸说:“来,大江,我们下盘棋。”
  “谁和你下啊?”我说:“猴叔叔,我们现在很麻烦,很麻烦,我们那个伎俩,让他们给识破了,我们根本就没有策略可使用了”
  “那怎么办?”穆杉杉问我。
  “我也不知道”我说。

  “先下棋吧。”大猴爸爸拿出了棋盘,我看了看,居然是国际象棋棋盘。
  “你会下吗?”大猴爸爸问我。
  “不会。”我说。
  “我告诉你规则吧。”大猴爸爸说:“国际象棋,又称欧洲象棋或西洋棋(港澳台地区多采用此说法),是一种二人对弈的战略棋盘游戏。国际象棋的棋盘由64个黑白相间的格子组成。黑白棋子各32个,多用木或塑胶制成,也有用石块制作;较为精美的石头、玻璃(水晶)或金属制棋子常用作装饰摆设。国际象棋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游戏之一,数以亿计的人们以各种方式下国际象棋。据现有史料记载,国际象棋的发展历史已将近2000年。关于它的起源,曾经有过多种不同的说法,诸如起源于中国、印度、锡兰、波斯、阿拉伯国家等等。目前世界上多数棋史学家认为国际象棋最早出现在印度。18世纪时,W.琼斯指出:古印度是国际象棋诞生的摇篮。大约公元2~4世纪时,印度有一种叫作“恰图兰加”(chaturanga)的棋戏,内有车、马、象、兵 4种棋子,象征着印度古代的军制。在当时流传的印度叙事史诗《摩诃婆罗多》中,有"四军将士已安排"的诗句。“四军”就是指军队分为车、象、马、兵 4个兵种。但作为今日国际象棋前身的这种“四方棋”,当时是由掷骰子的方法来进行的。游戏的目的也不是将死对方的王,而是吃掉对方全部棋子。 以梵语“恰图兰加”命名的“四方棋”在 6世纪时由印度传入波斯,由于语音上的讹误,古波斯人把“恰图兰加”误读为“恰特兰格”(chatrang)。“恰特兰格” 就被阿拉伯人改称为“沙特兰兹” (shatranj),以后这种 “沙特兰兹” 在中亚和阿拉伯国家广泛流传。10世纪前后,阿拉伯国家已经出现了许多闻名一时的棋手。世界名著《一千零一夜》中,就曾提及哈里发何鲁纳·拉施德的宫廷诗人里有一位著名棋手。公元 819年,在巴格达还举行过几个棋手的比赛。

  “叔叔,你不会读过大学吧?”我说。
  “我爸爸以前是地主”大猴说。
  “是我爸爸。”大猴爸爸说。
  “对。”大猴说:“我爷爷以前是地主,他就教了我爸爸下国际象棋”
  “国际象棋?”我说:“我们现在在和胡日仙生死决战”
  “对。”穆杉杉说:“就是我们输了呢,我就一辈子拿你撒气”
  “国际象棋的着法有过许多次变革。早先,王的走法虽一样,但据说是可以被吃掉的。关于王车易位的特权是从16世纪上半叶才开始有的,这是欧洲人的一项创造发明。皇后的名称、 性别和威力曾经有过多次奇妙的改变。在沙特拉兹时期,皇后这只棋子表示“律师”、“大臣”或“将军”。后来法国人把皇后一子的形式稍稍变了一下,成了现在这样的女性。过去,皇后并不是最强的棋子,它只能斜走1格,与中国象棋的士非常类似。双方的皇后只能在不同颜色的格子上斜走,因此不能相遇。皇后具有现在这样强大的威力,大约是在15世纪中叶以后。兵在过去只能前进1格,第1次走动时也一样,一直到16世纪初,兵的威力才提高到现在这样。兵到达第 8格,过去只能升变为皇后,不能升变成别的棋子。只有车和马的走法一直没有改变。至于国际象棋的棋盘,在13世纪以前是不分黑白格的。”大猴爸爸继续说。
  “天。”我几乎疯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6 20:01
  浓情丽舍第五部拾肆
  “先下吧”爸爸对我说。
  “下什么?”我看了看国际象棋。
  “想怎么下怎么下。”爸爸说。

  大猴爸爸先下了,我呢,看了看,实在看不懂,就随随便便先走了一步。


  “你怎么下啊?”穆杉杉问。
  “我也不知道。”我说:“一边上网,一边查走棋子的规则”
  “可是三个小时后。”穆杉杉说:“胡日仙就要过来了”
  “我们下六个题目,”我说:“能出的都出完了,还能出什么题目?”
  “比武术?”穆杉杉说。
  “未必。”我说:“她们团队呢,有十几个高大魁梧的外国人,包括西欧人,那些人的个子呢,很多人都比我们高半头”
  “那比什么?”穆杉杉说。
  “比高数?”我说。
  “博士人家已经知道了。”穆杉杉说:“人家人才济济,人家不会多叫人啊?你要知道,胡日仙认识的人,可是比我们的多得多”

  我们说的时候,胡日仙已经过来了,还带了三十几个人。
  “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我问。
  “我弟弟不是骑马到这里吗?”胡日仙说。
  “什么?”我几乎忘了。

  “你们怎么这么多人?”穆杉杉问。
  “我的队伍呢,有美国的团队,也有俄罗斯的团队,我们呢,还有美国的智库,包括美国的兰德公司,包括德国的瑞思公司,包括英国的比萨公司,你知道吗?人家花了几千万,包括德国的公司,包括世界大的智囊机构,包括世界聪明人俱乐部,门萨集团,考试题目,包括意大利语、包括越南语,包括客家话,”胡日仙说。

  “第十五项比赛。”穆杉杉想了想:“是比赛古诗词”
  “古诗词?”胡日仙说:“比什么?”
  “比作家的介绍。”穆杉杉说:“我们说一个作家,让你们介绍”
  “那不行。”胡日仙说:“你们说一个很生僻的,谁知道啊?”
  “那就不怨我们了”穆杉杉说。
  “这道题目不符合我们的比赛规则”胡日仙拿了比赛规则,“没有这种项目”

  穆杉杉看了看比赛规则,真的没有这项。
  “快说。”胡日仙说。
  “就比这个。”穆杉杉说:“比赛高数题目,看谁做的快”

  “你又比这个?”胡日仙说。
  “上次我们就赢了你们,这次肯定让你们输得更惨”穆杉杉说。

  她找了几道题目,就找了湖南大学的博士高数题目。
  胡日仙看了看,亲自做起来。

  博士也做了起来。

  一个小时。
  胡日仙的题目做出来了,她得了八十五分。
  博士的也是八十五分。

  胡日仙用了半个小时。
  博士用了四十分钟。

  “我们赢了”胡日仙说:“我们用的时间比你的短”
  “你们为什么那么快?”穆杉杉问。
  “我和我弟弟分开做的”胡日仙说。
  “什么?”穆杉杉说。

  “你们规定必须一个人答题了吗?”胡日仙也够流氓了。
  “没有。”穆杉杉气呼呼的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这样?”胡日仙说。
  “我们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胡日仙弟弟说。

  “下一题”我爸爸说:“比赛扔玉米。”
  “扔玉米?”胡日仙说。
  “看”爸爸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堆玉米:“这有两千个玉米,从东边的一堆,扔到那个二十米以外的玉米,一队一个人,看哪队的速度快。”
  “你这是什么题目?”胡日仙问。
  “就是这个题目”爸爸说。

  “我来。”胡日仙叫了个欧洲人,那人个子真高,估计有两米一。
  “我来。”爸爸说:“现在开始吧”
  “开始”胡日仙说。

  两个人开始弄了,那个欧洲人先扔玉米,他没有任何工具,就一个人,把衣服脱了,一次兜了二三十个玉米,用了半个多小时,把玉米搬了过去。
  论到爸爸了,他也不急,吹了个口哨,立即,那十几个猴子就跑过来了,猴子们排成了三队,传开玉米了,还有爸爸,他也拿了衣服,一次十几个玉米。

  论个人的速度,爸爸当然没有那个欧洲人快,但是爸爸又十几个猴子,不到十分钟,两千个玉米就搬了过去。

  “这算什么?”胡日仙说。
  “这不算比赛吗?”爸爸说:“你们两个人比赛,拿两个人欺负一个人,我们呢,就是一个老头子斗你一个欧洲白人?”
  “你们为什么让猴子参赛?”胡日仙说。
  “我们养猴子,猴子这是捍卫人类的正义”爸爸说。

  “八比八”穆杉杉兴奋的说。
  “什么?”胡日仙几乎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下次动物不能参加比赛了”胡日仙说。
  “为什么不可以?”穆杉杉说:“比赛规则是我们制定的。”

  “下一道题目。”爸爸说:“就是这两千个玉米,一个队一千个,看谁先剥完。一队三个人,开始”
  他说完,立即,爸爸,妈妈,还有那十几只猴子,大家立即开始剥起来。
  穆杉杉呢,她也冲了上去。

  “这算什么?”胡日仙问。
  “这算比赛啊。”爸爸说。

  胡日仙恼火透了,她看不知道怎么办了,也只好开始剥起来。
  胡日仙、胡日仙弟弟,还有那个欧洲大个子,他们三个人开始剥起来,胡日仙也着急了,又打了个电话,叫了个外国人,买了个剥玉米的机器。

  他们居然成功了,一下子就搞过来两个剥玉米的机器,那个外国人呢,刚刚好有个朋友,就住了浓情丽舍,他就是做机械的,居然还真有那个机器,胡日仙呢,就一万块钱一个,买了三个。他们三个人,就用剥玉米的机器,比我们快三十秒钟,剥完了。

  “九比八。”胡日仙得意洋洋的说。
  “什么?”穆杉杉几乎晕倒了。

  “现在我们已经落后了”穆杉杉气呼呼的说:“鱼大江,你要负责任”
  “我怎么负责任?”我也急了。

  “要不这样?”我想了想:“下一道题目呢,就是?”
  “就是什么?”胡日仙问。
  “就是比唱歌的分贝。”我说:“怎么样?”
  “这很简单啊”胡日仙说:“我就是高音冠军”
  “好啊”我说:“三局两胜,还有,比的是总分贝”

  “行。”胡日仙说。
  胡日仙先唱了首《你看蓝蓝的天》。
  她唱得很深情:
  你说我在梦里面梦见太多春天
  不知花开又花谢转眼又到秋天
  你说我的一双眼看不清谎言
  才会相信谁的心不会变
  其实我和你一样心中也有迷茫
  真假之间会受伤也曾放弃希望
  不管过去怎么样前面路还长
  只想你能再和我一起唱
  你看蓝蓝的天它并不遥远
  等我们伸出手感觉梦想的容颜
  你看蓝蓝的天它纯真一片
  经过多少风云变幻仍在眼前
  仍在眼前
  你看蓝蓝的天与心海相连
  天无边海无边一片蔚蓝的心愿
  你看蓝蓝的天有你的笑颜
  思念之间回首之间守着永远


  最后,电脑显示她的分贝数,是六十八。
  现在轮到我们了,大猴先唱。
  大猴唱的是夜夜夜夜。

  想问天你在那里
  我想问问我自己
  一开始我聪明 结束我聪明
  聪明的几乎的毁掉了我自己
  想问天问大地
  或著是迷信问问宿命
  放弃所有 抛下所有
  让我飘流在安静的夜夜空里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 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 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想问天问大地
  或著是迷信问问宿命
  放弃所有 抛下所有
  让我飘流在安静的夜夜空里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 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 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 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我不愿再放纵
  我不愿每天每夜每秒飘流
  也不愿再多问再多说再多求我的梦
  我不愿再放纵
  我不愿每天每夜每秒飘流
  也不愿 再多问再多说再多求

  大猴开始唱的分贝数还不是很高,穆杉杉听就直着急,爸爸扶住了穆杉杉,让她别急。
  大猴一只就是声音不怎么高,一只到“我不愿每天每夜每秒飘流”还不怎么高,胡日仙几乎快得意死了,我也着急了。到最后两句的时候,大猴忽然停滞了,大家呆滞的时候,大猴猛的来了句“我不愿每天每夜每秒飘流”;他的声音太尖了,那声音啊,几乎就是像鬼哭狼嚎似的。
  灯泡忽然砰的一下子碎了。
  分贝表测出来,是八十五。

  “什么?”胡日仙几乎不知道为什么。
  “你输了。”我说。
  “不是三局两胜吗?”胡日仙问。
  “不对。”我说:“比赛规则我们说了算,现在我们已经赢了你,所以呢,你们已经输了,九比九。”
  “你还可以更无耻吗?”胡日仙问。
  “可以啊。”我说:“第十九题目呢,我想了想,就是我们这个房间里有我养的宠物,就是一只蚂蚁,看谁先找到,比赛开始。”
  “这也叫题目?”胡日仙说。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6 20:22
  浓情丽舍第五部拾伍
  “我找到了。”二妹找了个蚂蚁,放在了一个盒子里,拿了出来。
  “这也算?”胡日仙问。
  我点点头。

  “这叫什么?”穆杉杉说:“这就叫主场优势,主场优势效应:认为运动队在主场比赛时取胜的几率要高于在客场比赛的取胜率。主场优势特征:1.对于主场的熟悉感,因为天天都在那里训练,怎么会不熟悉呢,可以高质量的完成每一个训练动作而不怯场。2.不必经历长时间的旅途颠簸劳碌。因为去每个客场之前都得搭专属车或包机去的,有时候距离很远,而主场迎战的球队可以得到充分的休息和锻炼,以逸待劳。3.主场那些属于自己城市粉丝的呐喊加油声应该是第一主要的了。试想一下,球队每进一个球,粉丝就会疯狂的为你呐喊,助威。那么你的斗志一定会相当的高昂,如果你是客队,可以经常听到一些嘘声。。心中不免会有些失落,导致竞技状态受影响。。4.受主场粉丝的压力,假如主队落后裁判的判罚会更倾向于偏袒主队。5.主场经常来一些重量级人物观战。6.主场的安保和医疗会比较到位,假如哪个粉丝扰乱主场气氛,安保会第一时间处理。假如主队球员受伤,会第一时间得到最好的医疗保障7.心理作用,如果在家门口拿到大赛冠军,那是何等的威风8.赛程的时间安排会倾向于主队,比如开场时间、天气啊,温度什么的

  “你们太无耻了”胡日仙说。
  “你不无耻吗?”穆杉杉说:“最后一道题目,对于你们来说是很有利的,就是现在是十比九,我们领先,最后一道题目呢,就是找到这个房间装修,是用的哪首诗词的意境”
  “什么房间?”胡日仙问。
  “就是这个房间啊。”我说:“这个房间的装修风格我设计的时候呢,我用的是李白的什么诗词?”
  “这是什么题目?”胡日仙说。
  “李白的古风。”我说:“这是我的装修方案,里面有古诗的诗词。”
  胡日仙看了看,几乎快疯了。

  “松柏本孤直。
  难为桃李颜。
  昭昭严子陵。
  垂钓沧波间。
  身将客星隐。
  心与浮云闲。
  长揖万乘君。
  还归富春山。
  清风洒六合。
  邈然不可攀。
  使我长叹息。
  冥栖岩石间。



  其十五

  燕昭延郭隗。
  遂筑黄金台。
  剧辛方赵至。
  邹衍复齐来。
  奈何青云士。
  弃我如尘埃。
  珠玉买歌笑。
  糟糠养贤才。
  方知黄鹤举。
  千里独徘徊。


  其二十一

  郢客吟白雪。
  遗响飞青天。
  徒劳歌此曲。
  举世谁为传。
  试为巴人唱。
  和者乃数千。
  吞声何足道。
  叹息空凄然。”胡日仙说。

  “你看啊。”我说:“我可没坑你,你看看,这几首古诗的意境,在我的房间里,是不是都得到了体现,你看看这些雕塑,你看看这些床单,还有这些蕾丝,丝绸,还有这些壁纸,是不是?”
  “你们很无耻。”胡日仙说。
  “你更无耻。”我说:“是不是?”

  “你真无耻。”胡日仙说:“能出这么无聊的题目”
  “这不是无聊的题目,这是历史、文化和现实的有机结合,这是中国文化,这是中国的精髓”我深情的说:“美丽的胡日仙小姐,你的队伍呢,有美国的团队,也有俄罗斯的团队,我们呢,还有美国的智库,包括美国的兰德公司,包括德国的瑞思公司,包括英国的比萨公司,你知道吗?人家花了几千万,包括德国的公司,包括世界大的智囊机构,包括世界聪明人俱乐部,门萨集团,考试题目,包括意大利语、包括越南语,包括客家话,但是你呢,你忽略了中国的文化,中国的汉语文化,中国的普通话文化,以及中国文人的兴趣,以及中国文人的气质,以及中国文人的现代化,你呢,就知道喝洋墨水,但是你这点洋墨水,也就是毛泽东同志说的,言必称希腊。
  许多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学者也是言必称希腊,对于自己的祖宗,则对不住,忘记了。认真地研究现状的空气是不浓厚的,认真地研究历史的空气也是不浓厚的。
  但是呢,你呢,就是一个虚伪的马克思主义者。可是你呢,你忘记了你的老祖宗。毛主席早在六十年前就已经知道你这些人的毛病,毛泽东同志早就说过:
  确实的,现在我们队伍中确有许多同志被这种作风带坏了。对于国内外、省内外、县内外、区内外的具体情况,不愿作系统的周密的调查和研究,仅仅根据一知半解,根据“想当然”,就在那里发号施令,这种主观主义的作风,不是还在许多同志中间存在着吗?
  对于自己的历史一点不懂,或懂得甚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特别重要的是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和鸦片战争以来的中国近百年史,真正懂得的很少。近百年的经济史,近百年的政治史,近百年的军事史,近百年的文化史,简直还没有人认真动手去研究。有些人对于自己的东西既无知识,于是剩下了希腊和外国故事,也是可怜得很,从外国故纸堆中零星地捡来的。
  几十年,很多留学生都犯过这种毛病。他们从欧美日本回来,只知生吞活剥地谈外因。他们起了留声机的作用,忘记了自己认识新鲜事物和创造新鲜事物的责任。这种毛病,也传染给了共产党。
  我们学的是马克思主义,但是我们中的许多人,他们学马克思主义的方法是直接违反马克思主义的。这就是说,违背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所谆谆告诫人们的一条基本原则:理论和实际统一。他们既然违背了这条原则,于是就自己造出了一条相反的原则:理论和实际分离。在学校的教育中,在在职干部的教育中,教哲学的不引导学生研究中国革命的逻辑,教经济学的不引导学生研究中国经济的特点,教政治学的不引导学生研究中国革命的策略,教军事学的不引导学生研究适合中国特点的战略和战术,诸如此类。其结果,谬种流传,误人不浅。在延安办学了,到富县就不能应用。经济学教授不能解释边币和法币,当然学生也不能解释。这样一来,就在许多学生中造成一种反常的心理,对中国问题反而无兴趣,对党的批示反而不重视,他们一心向往的,就从先生那里学来的据说是万古不变的教条。


  我还在那里说呢,胡日仙已经气呼呼的走了,穆杉杉呢,给了我一个合同,让我看。

  “这是什么?”我问。
  “是我们比赛的协议啊”穆杉杉说:“她已经签字了,我们之间的最终比分是十一比九,我们赢了,”
  “是吗?”我说:“你赢了,太好了”
  “不好。”穆杉杉说:“你不用嫁给我了”
  “是吗?”我高兴死了。
  “那你娶我好了。”穆杉杉说:“怎么样?”
  “不好。”我说。
  “是吗?”穆杉杉说:“你真是天才啊,我佩服你死了,用毛泽东来骂胡日仙”
  “她活该。”我说。
  “那我呢?”穆杉杉问。
  “你也应该改造你的学习”我说:“向全党提出系统地周密地研究周围环境的任务。依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方法,对敌友我三方的经济、财政、政治、军事、文化、党务各方面的动态进行详细的调查和研究的工作,然后引出应有的的和必要的结论。为此目的,就要引导同志们的眼光向着这种实际事物的调查和研究。就要使同志们懂得,共产党领导机关的基本任务,就在于了解情况和掌握政策两件大事,前一件事就是所谓认识世界,后一件事就是所谓改造世界。就要使同志们懂得,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夸夸其谈地乱说一顿和一二三四的现象罗列,都是无用的。例如关于宣传工作,如果不了解敌友我三方的宣传状况,我们就无法正确地决定我们的宣传政策。任何一个部门的工作,都必须先有情况的了解,然后才会有好的处理。在全党推行调查研究的计划,是转变党的作风的基础一环。对于近百年的中国史,应聚集人材,分工合作地去做,克服无组织的状态。应先作经济史、政治史、军事史、文化史几个部门的分析的研究,然后才有可能作综合的研究。对于在职干部的教育和干部学校的教育,应确立以研究中国革命实际问题为中心,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则为指导的方针,废除静止地孤立地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方法。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又应以《苏联共产党(布)历史简要读本》为中心的材料。《苏联共产党(布)历史简要读本》是一百年来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最高的综合和总结,是理论和实际结合的典型,在全世界还只有这一个完全的典型。我们看列宁、斯大林他们是如何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和苏联革命的具体实践互相结合又从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就可以知道我们在中国是应该如何地工作了。我们走过了许多弯路。但是错误常常是正确的先导。在如此生动丰富的中国革命环境和世界革命环境中,我们在学习问题上的这一改造,我相信一定会有好的结果。”

  “你有病”穆杉杉气呼呼的走了出去。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6 21:02
  浓情丽舍第五部拾陆
  “这简直就是混蛋。”苏橘气呼呼的说:“你真有才啊,穆杉杉已经疯癫了,在小区里没穿鞋子裸奔呢”
  “让她裸奔好了。”我说。
  “你让我怎么办?”苏橘说:“我怎么办?我爸爸刚刚给我打电话,说二十几个女孩子已经到家里了,说我干什么,让村里人都不搭理他了,他现在已经得罪村里三分之一的人了”
  “你们村就七十几个人?”我问。
  “对。”苏橘说:“我们村就是女儿村,我们村就二十五户人家,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村二十五户人家,全部都是女孩子”
  “那和我什么关系?”我说:“我也是刚刚才避免和一个女土匪结婚的厄运”

  “那我怎么办?”苏橘说。
  “我给你介绍一个有钱的男人好了。”我说。
  “那还差不多”苏橘说。
  “年龄呢?”我想了想:“也就是五六十岁,家里的钱呢,很多的,月薪呢,三千块吧,此外呢,住的呢,就是五六十年代的豪宅,地市级干部才有的”
  “别墅?”苏橘问:“一个月三千英镑?”
  “拜托?”我说:“你有没有常识啊,在五六十年代,地市级的干部,住宅也就是五六十平方米吧,他们住的呢,也都是红砖墙,不过,人家那个房子可是通了电话的啊,还有呢,那个房子,不用出物业费的。还有呢,人家一个月三千多呢,三千多,好多好多的哇喔。还有呢,人家五十五岁,你知道的,男人八十岁还可以生孩子,才五十五岁,很年轻的。你呢,这样的男人,想挑多少有多少。”

  “你去死。”苏橘狠狠咬了我一口:“要么,你给我一个交代,要么,你就去死”
  “你想怎么样?”我问。
  “我现在就可以砍死你。”苏橘居然真拿了匕首:“反正我已经得罪全村人了,要么你死,要么我们一起死”

  我想跑开,可是苏橘死死的揪住了我,这个家伙,力气还真大,我想拼命打她,可是根本打不过她。女人会按脚太狠了,她们就是农村妇女,挑水都能挑几百斤的,我和她扭打起来,可是怎么也打不过她。
  我们扭打了半天,我的衣服烂了,她的衣服呢,也几乎全烂了。乳房都露出来了,我们几乎全裸了。

  “女孩子,要不要自尊?”我气呼呼的问。
  “都快死了。”苏橘气呼呼的说:“还要什么自尊?”

  “你?”我更恼火了,“你不怕我非礼你?”
  “我自愿。”苏橘索性脱了衣服:“是不是让我喊爸爸?”
  “你怎么知道?”我问。
  “叶孤雪已经喊你爸爸叫爸爸了。”苏橘说:“我和她商量,说你看上谁,我们之间不能吃醋的”

  “你们无聊不?”我说。
  “是吗?”苏橘说:“你尽情非礼好了,最好呢,我尽快怀上你的孩子”

  “我的天。”我几乎疯了。
  “你怎么了?”苏橘问我。

  “那你怎么办?”我问苏橘。
  “要不这样。”苏橘想了想:“还是四六分成,但是呢,你要管吃喝管住”
  “四六是什么?”我说:“门市价吗?那我不是亏死了”
  “要不这样。”苏橘说:“你那个三十八的,她们就提十五,然后泰式八十八呢,她们提三十五,怎么样?”
  “那我怎么办?”我说。
  “那你看着办吧”苏橘说:“反正她们已经给我最后通牒了,这是她们能够接受的最低的提成,她们可以保证每个月上班二十五天,但是你必须管她们的吃和住”
  “她们的男朋友来了,我也要管吗?”我问。
  “这个倒没有”苏橘说。
  “那她们就只能喝粥了,还有盖浇饭”我说。
  “这个她们倒不在意”苏橘说:“她们年前在别的店干,工资也不到两千,不过人家就想跟你干”
  “我好欺负是不是?”我问。
  苏橘点点头。

  “行了。”我说:“我答应还不行。”
  “乖”苏橘吻了吻我:“我可以为她们献身”
  “省省吧你”我找了件衣服,“你以后最好离我远点,还有,所有的技术标准,都由我钉,她们上钟要带表,服务的时间,不能少一分钟”
  “可以。”苏橘说。
  我怒气冲冲的甩门出去。


  “怎么了?”博士看我,我一脸惆怅。
  “还不是那几个技师?”我说了刚刚的事情。

  “你行啊。”博士说:“人家女孩子主动泡你”
  “泡什么?”我说:“我喜欢的女人,人家不喜欢我。”
  “叶孤雪,还有那么多女孩子”博士说:“萧莉莉,还有呢,那个莫珍珍,还有,莫薛儿,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你还不满意”
  “凯蒂,凯瑟,她们就不喜欢我,包括麦麦”我说。
  “你不适合她们”博士说。

  “你倒是有品位啊”我说。
  “是吗?”博士说。
  “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我说。
  “你是担心什么?”博士问。
  “给她们提那么多,我还赚什么钱?”我说:“不亏就不错了”
  “是啊。”博士说:“还有那个装修合同,你几乎要赔三十几万啦”
  “就是啦”我说。

  我们说的时候,大猴进来了。
  “怎么了?”博士问。
  “凯蒂的一个妹妹刚刚失恋”大猴说:“我和凯蒂去安慰她了”
  “这不简单啊”我想了想:“让博士陪陪她”
  “对啊。”大猴想了想:“对,我现在就给凯蒂打电话”

  大猴真的给凯蒂打电话,说了博士。
  博士还以为那边不喜欢他呢,谁知道凯蒂一听是大猴,高兴死了,说只要不是鱼大江就好。

  “为什么这么讨厌我?”我问。
  “你身边那么多女人了。”大猴说:“凯蒂不知道啊”

  “是吗?”我说。
  “凯蒂说了”大猴说:“明天早上八点半,她和凯瑟,还有她表妹凯丝,让我们三兄弟,让鱼大江带个马子,一起去吃日本寿司,然后呢,一起去一家会所,凯丝想看看,她的未来男朋友的品位”
  “你们去好了。”我说:“我还要和叶孤雪,苏橘商量正月十五开业的事情呢”
  “为什么不去呢?”大猴说:“看看人家的会所,你呢,也可以商量商量我们的情况啊,对我们的定价什么,也很有好处啊”

  “对啊。”博士说:“我们三兄弟,你是刘备啊”
  “是吗?”我说:“我可不当刘备”
  “为什么?”大猴问。
  “我们又不是封建兄弟”我说。
  “得了。”大猴说:“你不去呢,别忘了,我们今天都帮你了”
  “行了”我说:“怕你们了”

  “就是”博士说:“我们三兄弟好久没有喝过酒了,要不,我们喝点”
  “好啊”大猴说:“我那里有上好的茅台”
  “我不会喝酒啊”我说。
  “为什么不喝?”大猴问。
  “喝酒有很多坏处啊”我说:“大量喝酒会造成以下的坏处。酒精会抑制延脑的呼吸中枢,造成呼吸停止,另外血糖下降也可能是致命因素。吸收不良徵候群引起各种维他命缺乏间接导致多种神经系统伤害。肝脏伤害:脂肪堆积在肝脏引起脂肪肝。胃溃疡:可引起胃出血而危及生命。神经系统伤害:譬如周边神经病变。大脑皮质萎缩:有报告显示部份慢性酒瘾者的大脑皮质有萎缩现象,也有部份病人有智力衰退的迹象。酗酒对家庭生活的影响 情绪易激动、乱发脾气、判断力控制不佳、易与人发生冲突、对外界刺激敏感、有高犯罪率。配偶与子女常成为暴力行为发泄攻击的对象。精神恍惚,影响工作效率。亲友疏离,使酗酒者心理承担更大的挫折与压力,而更加自暴自弃恶性循环。 医师指出,酒精虽可短暂地麻醉自己,暂时逃避眼前困境,但长期饮酒会导致忧郁症等精神疾病,也易造成营养不良,有害身心健康。 ”
  “难道你永远不和我喝酒吗?”大猴问。
  我点点头。

  “如果你未来的丈人非要你喝酒呢?”大猴问。
  “那我也不喝”我说。
  “如果你老婆说你不喝酒就和你离婚呢?”大猴问。
  “那我也不喝”我说。

  “如果我把刀子放在你脖子上呢?”大猴问。
  “那我也不喝”我说。


  大猴几乎没有办法了。博士过来了,拿了酒过来,给我一碗,我一口喝了个干干净净。

  “你为什么喝酒?”大猴气呼呼的问。
  “这是米酒。”博士给他一碗:“我们两个人最喜欢喝的就是这个”
  “天?”大猴气疯了:“我最讨厌你们这种文人了。米酒也算酒吗?”
  “算啊。”我说。

  “你们什么逻辑?”大猴气呼呼的说。
  “日常逻辑,兄弟逻辑”我说。
  “行了。”大猴说:“鱼大江,你也该结婚了,你看看你,你也二十四了,周围那么多女孩子,对你都很痴情,你可以随便挑一个了”
  “我不想”我说。
  “其实苏苏薛就很好”博士说:“那天她还来我们浓情丽舍呢,她说这些天,她妈妈一直在催婚,她又相亲了,可是她呢,还是觉得你好”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6 21:34
  浓情丽舍第五部拾柒
  “你们为什么催我结婚呢?”我问他们。
  “你表哥才二十五,可是他女儿已经读小学了。”大猴说。
  “是啊。”我说。
  “你想想”博士说:“如果你还不结婚,你们家人,包括你爸爸、你妈妈,你二妹,你三妹,该多着急啊”
  “结婚就那么好吗?”我说:“我二妹急急忙忙的结了婚了,结果怎么样,我二妹夫就那么无耻”

  “他好像还没走。”博士说。
  他说时候,二妹夫出来了。

  “你怎么来了?”我不喜欢他。
  “我是来送喜帖的”二妹夫说:“我打算结婚了,女方是上海一个大学的。”
  “是吗?”我说。
  “我希望你,你们一家人能来。”前二妹夫说:“我们李家和你们鱼家有过过节,这个过节是我造成的,我向你说对不起。但是我请你们无论如何,出席我和李萌萌的婚礼,我想你会祝福我们的”
  “对不起,我不会”我说。
  “为什么?”前二妹夫问。
  “不用问为什么。”我说:“你送完了吗?送完了可以走了”
  “我还想请你帮个忙。”前二妹夫说:“我们的厂房出问题了,轴承厂有大事,因为质量问题,人家来退货,向我们索赔几十万。你是湖南大学毕业的,也是个高材生。我想你应该认识湖南大学机械系的教授,是不是可以请他们帮帮忙”
  “你们厂里的技术员呢?”我问。
  “他就是个二愣子,”前二妹夫说。
  “对不起。”我说:“过了十五再说吧,你也看了,我这里两个店要开张,很麻烦的”
  “那行。”前二妹夫说。

  他先出去了,二妹也出来了。

  “干什么?”我问。
  “爸爸的意思。”二妹说:“其实也可以帮帮他”
  “帮他?”我说:“你疯了吗?现在我这里已经乱成一团了”
  “我知道。”二妹说:“可是爸爸说,冤家以解不宜结,现在的情况,你就是和他家彻底闹翻,对我们有什么好处?我们已经赢了他,他的面子也损失完了。现在呢,他是真遇到困难了,他的厂子就要倒了,麻烦很大,我们呢,也可以帮帮他”

  “你等他再赚几百万,然后再我们一击啊?”我说。
  “他毕竟是女儿的父亲啊”二妹说。
  “你回去吧”我说。

  “行。”二妹看了看我,我一脸怒气未消。

  “大江。”博士说:“你知道一个故事吗?”
  “什么?”我问。
  “在靠近边塞的人中,有一位精通术数的人。他家的马自己跑到胡人那里去了,大家都来安慰他。这个老人说:“这怎么就知道不是一件好事呢?”过了几个月,他家的马带领着胡人的骏马回来了,大家都祝贺他。这个老人说:“这怎么就知道不是一个祸患呢?”家里多了良马,他的儿子喜欢骑马,有一次从马上摔下来折断了大腿,大家都安慰他,这个老人又说:“这怎么就知道不是一件好事呢?”过了一年,胡人大举侵入边塞,壮年男子都拿起弓箭参战,靠近边塞的人绝大部分都因战争而死去,唯独他的儿子因为腿摔断了的缘故免于征战,父子得以保全性命。”博士说。

  “你什么意思?”我问。

  “塞翁失马”的故事在民间流传了千百年。它告诉我们,无论遇到福还是祸,要调整自己的心态,要超越时间和空间去观察问题,要考虑到事物有可能出现的极端变化。这样,无论福事变祸事,还是祸事变福事,都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 比喻一时虽然受到损失,也许反而因此能得到好处。也指坏事在一定条件下可变为好事。事物的福和祸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互相转化,要以辩证的态度去看待。”博士说:“现在呢,有可能你不需要你前二妹夫,但是,你想过没有,你就一辈子不求人吗?难道你就不需要他的帮助吗?你想想,或许,你前二妹夫,真的未必就是要抛弃你二妹,就算他十恶不赦,还有你们村的那十几个工人呢?”

  “以后再说吧。”我说:“怎么也要给他一点教训”
  “对。”大猴说:“鱼大江这么轻易就原谅他的前二妹夫,那个男的,就会误以为鱼大江是很好欺骗的,他装一下穷,哭泣一下,就可以换来鱼家的原谅。那他以后,就会越来越猖獗。你想啊,现在你也不知道他就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吗?你想过没有,就是帮他们,鱼大江也必须让他们知道,也必须让那些工人知道,是鱼大江救了他们,而不是鱼大江的前二妹夫,也必须让村里人知道,鱼大江认识的人多,也必须让很多人知道,鱼大江有实力,所以呢,就是帮那个家伙,我们也必须让他自己清醒的知道,我们是很厉害的”
  “你说的也有道理”博士说。

  我们商议的时候,凯蒂过来了。
  “你怎么还不睡?”大猴问。
  “怎么能睡觉啊?”凯蒂说:“你爸爸崔我结婚了,问我什么时候和你结婚呢?”
  “你不愿意?”大猴说。
  “我说行啊”凯蒂说:“大猴,你看怎么样,我们要不五一结婚。”

  “五一?”大猴几乎晕倒了:“为什么五一呢?”
  “你的烂摊子让人家鱼大江给你补,你那个窟窿那么大,人家一下子就损失三十几万,我觉得挺过意不去的,我想回老家给他找点技校的工人,我们老家有个技校,我表妹就在家乡开装修公司,我让她找点便宜的工人,她家在邵阳,那里的人工成本低点,这样的话呢,我们就可以让鱼大江少受点损失”
  “然后呢?”大猴问。
  “等他这两套别墅装修完了,”凯蒂说:“我们就结婚”
  “噢”大猴说。
  “你不愿意?”凯蒂说。
  “没有不愿意。,”大猴说:“你是不是说不和我爸爸住在一起?”
  “没有啊。”凯蒂说:“我的房子挺大的,我说你爸爸妈妈都和我们住在一起,不过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我们结婚以后呢,住我现在的房子”
  “不行。”大猴说。
  “为什么不可以?”凯蒂说:“难道你现在的经济实力,能够买一个两三百平方米的房子吗?”
  “你为什么让我住你的房子?”大猴问。
  “因为我爸爸也催我结婚了啊”凯蒂说:“他呢,马上就要从日本回来了,他听说你的条件,看了看你的照片,高兴死了,非要我嫁给你不可”
  “不会吧?”大猴几乎晕倒了。

  “怎么不可以?”凯蒂说:“嫌我比你大吗?”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大猴说:“我爸爸一定是疯了,才让我和你结婚的,我们天天吵,天天吵,他呢,一直很好色,我担心你们两个人给我戴绿帽子”
  “你就那么担心你爸爸?”凯蒂几乎疯了。

  “对啊。”大猴说:“你妈妈会不会要彩礼?”
  “她最多也就要两三万而已。”凯蒂说:“我给你好了”
  “噢。”大猴说:“这还差不多”

  “就是我有点小要求。”凯蒂说。
  “什么?”大猴问。
  “第一呢。”凯蒂说:“我和你的钱呢,由我来保管,你的钱呢,也放在我这里,由我来统一进货,投资;这是第一;第二呢,你不能再和凯瑟暧昧,不能再出去跳舞。第三呢,你不能再在所有的征婚网站上征婚。第四呢,我们都不能参加什么宴会什么的,第五呢,你不能参加什么歌唱比赛呢,第六呢,就是你不能再穿过于性感的衣服。第七呢,你不能喝鱼大江的女朋友泡在一起。第八呢,你不能再和我的女朋友泡在一起。第九呢,我和你,都不能和异性暧昧,尤其是你。第十呢,就是你不能玩电脑”
  “我不答应。”大猴说。

  “为什么?”凯蒂问。
  “我一条也不答应。”大猴说。
  “我会天天给你做好吃的”凯蒂说。
  “我不稀罕”大猴说:“我一年赚几百万,可是你的房子,不过五十几万而已”
  “你一年赚几百万?”凯蒂好笑:“做梦吧,你一个月有的时候赚三四十万不错,可是你想过没有,你一个月赔一百万,就甩给人家,你可真都伟大的”

  “那是失误。”大猴说。
  “那你为什么不敢自己承担?”凯蒂问:“为什么给鱼大江呢?”
  “人家鱼大江品德高尚。”大猴说。
  “人家是看你被马蜂蛰了,快死了”凯蒂说:“你怎么这么没良心?要不这样,你赚的钱呢,还是你自己拿,但是你忙完工地,要准时回家”
  “那也不行。”大猴说:“我喜欢跳舞”
  “是吗?”凯蒂说:“那你就跳一辈子吧”

  她气呼呼的走了,理也不理大猴。

  大猴呢,赶紧出去追了。

  “他们怎么了?”博士问我。
  “我怎么知道?”我说:“大猴和凯蒂,也不知道谁追的谁?凯蒂看上去,还是一个不错的女人,大猴呢,确实也比我招女孩子喜欢”
  “大猴也想超过你。”博士说:“包括绯闻女友”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6 22:09
  浓情丽舍第五部拾捌
  “我们哪里是过节啊”我想了想:“我们分明是打仗”
  “是啊。”博士说:“我们都已经长大了,烦恼的事情越来越多了。你想啊,我们现在一事无成,我们现在充满了忧愁,你呢,欠了二百五十万的账,又接了大猴那个赔三十万的项目,我呢,离婚,现在又是被女孩子奚落一次又一次”

  他打开电脑,放了几首歌,一首是《明明白白我的心》,一首是《梦醒时分》,一首是《夜夜夜夜》。这也是他最爱的歌曲。
  “你在看什么?”他问。
  “看新闻。”我说:“湖南邵阳农村的一个老农民,自己历经三个月,终于研制出了一个电动汽车”
  “汽车?”博士也吓晕了:“不是吧?”

  他过来看了看,还真是的,一个老农民自己开着和三轮车差不多大小的电动汽车,那汽车,还有个标志,是志愿军的军旗。
  “他叫什么?”博士问。
  “叫胡高”我说。
  “胡搞?”博士吃惊了。
  “胡子的胡,高度的高”我说。

  “哎。”博士想了想:“你说我要不要见那个凯丝?”
  “为什么不见?”我说:“就是见个美女”
  “美女多了”博士指了指我的文件夹,里面有我这几年下载的,几万张美眉的图片。

  “你也经常看?”我问。
  博士点点头。
  “真是的”我说:“我觉得你看看那几个有典型意义的女孩子,别的女孩子都不用看了”
  “什么?”博士问。
  “武腾兰、吉泽明步、苍井空、松岛枫、神谷姬、小泽玛莉亚、高树玛丽 亚、山本梓、樱树露衣、濑户由衣、树麻里子、星野光、白石瞳、忧木瞳、白石日和、 相田桃、渹}舞、小林瞳、夕树舞子、美穗由纪、小室友里、黑木香、朝冈实岭、美里 真里、饭岛爱、北原梨奈、秋元友美、川合里美、细川百合子、麻生早苗、松阪季实子 、川岛和津实、小泽奈美、叶山丽子、金泽文子、凉木桃香、小泽圆、铃木麻奈美、白 鸟智香子、中谷香子”我说。


  “苍井空不好看”博士说。
  “武藤兰呢?”我问。
  “她除了骚,还有什么?”博士说。
  “小泽玛莉亚呢?”我问。
  “个子太低 ,名字太长,不好记。”博士说:“也有点胖,总之呢,她也没有什么气质,真不明白你们这些人,中国女人都死光了吗?为什么喜欢看日本女人?”
  “那你呢?”我问。
  “我就只搜集中国女人拍的三级片。”博士还真的有,“你看,中国东北女人,她们个子好多都有一米七以上,就是还有西南的,个子也很高,很多野狼说,东莞的女孩子都比日本的好看得多”

  他让我看了看他的电脑,还真的,有一百多G的中国女人的片子,还斗是毛片。
  “怎么啦?”博士问我。
  “我要疯了。”我说。

  “你怎么疯了?”大猴进来。
  “怎么了?”博士问大猴。
  “凯蒂说如果我不想和她结婚的话,就别玩她。她现在已经二十五岁了,实在是耽误不起了。她本来是看不起我的,但是她呢,年龄已经很大了,此外呢,她觉得自己再等的话,也就更不值钱了。但是她呢,还可以给我一次机会,如果我有点责任心的话,就给我两个机会。”大猴说。

  “她的要求不过分。”博士说。
  “我现在要找个农村的,”大猴说:“比她乖一百倍”
  “是啊。”博士说:“哪个女人会比她更性感,更有味道,更能够让你有浪漫和罗曼蒂克的感觉呢?更何况,人家也有几百万的身价”
  “几百万?”大猴说:“你听她吹吧,她的那个破专柜,一个月就赚七八千而已。就是靠鱼大江的晚宴,赚的多了点。此外呢,她这几个月,商场装修,生意一直不怎么样。你以为她那么稀罕我,是为什么啊,我赚的钱一个月是她的十几倍,这还不说,她以前的男朋友,足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多。她是个黑木耳”
  “什么意思?”博士不明白。
  “你有了那么多毛片你还不知道?”大猴说:“她那个地方是松的,做了不知道多少次缩阴手术了”

  “你不想娶她?”博士问。
  “对。”大猴说:“她以前还当过一个有钱男人的情妇,那个男人,现在又迷上萧雨了,她才找的我”

  “原来是这样啊”我终于知道了。
  “所以。”大猴说:“我宁可娶苏橘,也不会娶这个浪荡的女人”
  “那你甩掉她好了”我说。
  “是啊。”大猴说:“但是我爸爸很喜欢她,说她为了我,为了我,她一出手就是三万”
  “是啊。”我说。
  “那三万是她前两天借我的”大猴说:“借我五万,说是进货。还是我的钱,要不然她怎么碰巧有五万呢”

  “那怎么办?”我问。
  “我也不知道。”大猴说:“有的时候,男人会觉得,自己多了不起,自己玩了多少女人,可是到最后,男人才知道,女人和你上床,都是有目的的,你知道吗?女人在玩弄男人方面,总是比男人强的。磁性动物,这是她们的优势。我们男人呢,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可是到最后,你可能都不知道,女人是怎么耍弄你的”

  “那怎么办?”博士问。
  “我觉得凯瑟还好点。”大猴说:“凯蒂根本就不是什么好女人”
  “对。”我说:“她提了十个要求”
  “我和你的钱呢,由我来保管,你的钱呢,也放在我这里,由我来统一进货,投资;这是第一;第二呢,你不能再和凯瑟暧昧,不能再出去跳舞。第三呢,你不能再在所有的征婚网站上征婚。第四呢,我们都不能参加什么宴会什么的,第五呢,你不能参加什么歌唱比赛呢,第六呢,就是你不能再穿过于性感的衣服。第七呢,你不能喝鱼大江的女朋友泡在一起。第八呢,你不能再和我的女朋友泡在一起。第九呢,我和你,都不能和异性暧昧,尤其是你。第十呢,就是你不能玩电脑”博士学凯蒂说话。

  “你觉得过分吗?”大猴问我。
  “有点过分。”我说。
  “对啊。”大猴说:“所以我现在矛盾,就是该不该和她分手,自从她知道她当过别人的情妇以后呢,我一直就想和她分手。要不然,你们以为她那一百八十平方米的房子怎么买的,她那一百多万怎么来的?我现在也有七八十万啊,我赚的钱也不少啊,你知道吗?”
  “你还要赔三四十万。”博士说:“鱼大江帮你顶了”

  “其实赔也就赔十几万吧”我说:“装修设计费本来是五万,现在都不算了,凯瑟的设计几乎就是天才般的设计。还有一些材料呢,我看了看,也可能可以用质量低点的取代,合同虽然很严谨,但是,还是有一点点的空子可以钻,所以呢,我的损失呢,也就是十万左右,如果做的好呢,再做点手脚,也就是赔个六七万吧,无论怎么说,大猴,你呢,也长个教训,我呢,也和你做了六年的徒弟,做为拜师的钱吧”

  “你这么好?”大猴说。
  我点点头。

  “是啊。”博士说:“鱼大江肯这次帮你,也是因为你被马蜂蛰了,所以才愿意承担这十万块的损失”
  “我知道。”大猴说:“兄弟,够意思”

  “这是最后一次了”我提醒他。
  大猴点点头。

  “你干什么?”博士看他拨电话。
  “我给凯瑟打电话。”大猴说:“我约她跳舞去”
  “你还真能玩啊?”我几乎疯了:“她们住在一起”
  “谁让我那么迷人呢?”大猴说。

  “你不能打。”我们几个人几乎被人喊住了,那个人的声音,几乎要吃了我们。
  是大猴父亲。

  “人家有什么不好?”大猴父亲恶狠狠的说:“你不娶人家?”
  “她的那个破专柜,一个月就赚七八千而已。就是靠鱼大江的晚宴,赚的多了点。此外呢,她这几个月,商场装修,生意一直不怎么样。你以为她那么稀罕我,是为什么啊,我赚的钱一个月是她的十几倍,这还不说,她以前的男朋友,足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多。她是个黑木耳”
  大猴说。

  “你娶媳妇,媳妇一年赚十几万,还不叫别的异性,还不好?”大猴父亲说。
  “她还有十条。”大猴说:“我和你的钱呢,由我来保管,你的钱呢,也放在我这里,由我来统一进货,投资;这是第一;第二呢,你不能再和凯瑟暧昧,不能再出去跳舞。第三呢,你不能再在所有的征婚网站上征婚。第四呢,我们都不能参加什么宴会什么的,第五呢,你不能参加什么歌唱比赛呢,第六呢,就是你不能再穿过于性感的衣服。第七呢,你不能喝鱼大江的女朋友泡在一起。第八呢,你不能再和我的女朋友泡在一起。第九呢,我和你,都不能和异性暧昧,尤其是你。第十呢,就是你不能玩电脑”大猴学凯蒂说话。

  “人家不是不要你的钱了?”大猴父亲说。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6 22:40
  浓情丽舍第五部拾玖
  “如果是一只不下蛋的母鸡呢?”大猴说。
  “母鸡不下蛋,可能是营养不良,或者是光照不充足,应该给一些营养不但量丰富而且要均衡的饲料投喂,而且还要充足的光照。不少于五小时。”大猴父亲说。
  “她有可能不会生孩子。”大猴说。
  “为什么?”大猴父亲说。
  “中华医学会计生委第六届委员会近日发布数据称,我国目前每年约有800万女性接受人流手术,远远高于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其中20-29岁年轻女性人流数占全部人流的62%。人流带来的危害也非常严重:继发性不孕不育患者中88.2%有人工流产史;重复流产4次导致的不孕发生率高达92%。20年前,我国育龄人群中的不孕不育率仅为3%,处于全世界较低水平。而如今,全国平均每8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面临生育方面的困难,不孕不育率攀升到12.5%~15%,接近发达国家15%~20%的比率。据今年1月底召开的2004中国不孕不育高峰论坛公布的《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显示,我国不孕不育者以25岁至30岁人数最多,呈年轻化趋势。”大猴说。
  “她又流产史吗?”大猴爸爸问。
  “我找调查公司调查过了”大猴说:“她有五次的人工流产史”
  “你怎么知道?”大猴爸爸问。
  “她商场的一个竞争对手说的”大猴说:“有人叫她公共汽车”
  “噢”大猴父亲长长的叹了口气。

  “你说谁呢?”我们几个人在那里叹气时候,凯蒂忽然进来了,狠狠扇了大猴一个巴掌。
  “你怎么没走?”大猴几乎晕倒了。
  “我为什么要走?”凯蒂气呼呼的说:“让你来恶心啊?让你来嘲讽我啊?你刚刚和我吵什么,说我接前任男朋友电话,你还想勾凯瑟,你就清白了?我有什么情夫,我是受了他的欺骗,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有家庭,我根本就不知道”


  “还有你”凯蒂恶狠狠的对我说:“姓鱼的,你交了多少女朋友,你有多少女朋友,你一晚上约会三个女孩子,你用便宜东西糊弄女孩子,你就喜欢欺骗,就喜欢炫耀你会日语,你有多少房子?你教会了大猴多少骗女孩子的伎俩,你那一套套的理论,就是你,是你害大猴非要什么处女,你那什么一个男人要找一百个女人才不亏,要女人吃醋感情才能长久,你还有博客那么多泡妞伎俩,你无耻”
  “你和大猴的事情,关我什么事?”我火了。
  “她的事情,”博士提醒我:“你的博客里,你的小说里,都有男人如何鉴别女人,包括成熟女人,还有女人如何欺骗男人的伎俩,都在你的小说里有展现,所以呢,大猴都学会了”
  “那是他上了泡妞学习班”我说。
  “你是他的入门老师。”凯蒂狠狠的揪住了我,“你给我出来”

  “你疯了。”我哪里知道,凯蒂居然也是从农村出来的。力气那么大,居然一下子就把我从屋子里拖到了院子里,拖到了小山下面。
  “你干什么?”我气呼呼的说:“你和大猴的事情,你找我干什么?”
  “干什么?”凯蒂说:“姓鱼的,你交了多少女朋友,你有多少女朋友,你一晚上约会三个女孩子,你用便宜东西糊弄女孩子,你就喜欢欺骗,就喜欢炫耀你会日语,你有多少房子?你教会了大猴多少骗女孩子的伎俩,你那一套套的理论,就是你,是你害大猴非要什么处女,你那什么一个男人要找一百个女人才不亏,要女人吃醋感情才能长久,你还有博客那么多泡妞伎俩,你无耻”


  “苏橘又回来了,是你干的吧?” 我忽然想起什么。
  凯蒂点点头。
  “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好,为了帮我挽回损失,实际就是找机会找我的茬,是不是啊?”我说。
  “对。”凯蒂说:“不是你,大猴怎么会变那么聪明,怎么知道找调查公司,怎么知道调查我的底细。怎么知道怎么缩阴手术,他就是个农民工,就是个包工头,哪里知道那么多,就是你,什么都知道,那么懂女人,又是卖女人内衣,又和那么多女人上过床,就是因为你知道的东西太多,才害了大猴知道我的所有底细,现在,我不但不能掌握他的经济大权,就算我和他结婚,他也会到处逛妓院,到处找别的女人,可是我呢,我还要忍受,我呢,我还要维持这个家”
  “人家不要你了”我说:“就怪你自己。”

  “是吗?”凯蒂说:“要不要我也写个小说,把你的历史传播于世啊”
  “不用你写”我说:“我也会写”
  “是吗?”凯蒂说:“你就不怕我在网络上造言论,让你五六十万投资的酒吧和你的洗脚城没有生意啊。”

  “你怎么办?”我问。
  “那还不好办?”凯蒂冷笑:“我说你的酒吧卖淫,警察查几次”
  “我找穆杉杉”我说。
  “人家也急着和你结婚呢。”凯蒂冷笑:“你就求她,人家就等着**呢,人家都说得那么直白了,你还能跑得了吗?”

  “你可真无耻啊”我说。
  “我无耻。”凯蒂冷笑:“咱俩也不知道谁无耻?想知道我为什么认识你吗?你是不是和一个叫玫瑰仙子的女人上过床?”
  “是啊。”我想起来了:“她们家的床单,还有被子,还有壁纸,都是玫瑰的。我们做爱的时候,她还让我喝了玫瑰花茶”
  “她是我妈妈。”凯蒂说:“我在她电脑上看到了你的图片,还有你们之间做爱的视频。我妈妈今年四十二,你们是在她三十八岁生日时候做的爱,鱼大江,你不知道吧,你居然和我妈妈做爱”
  “什么?”我几乎疯了。
  “我原来也觉得你也就是个人。”凯蒂说:“也就是衣冠楚楚,那么让我的妈妈想你,我爸爸呢,也不知道我妈妈出了轨,我妈妈呢,一直也隐瞒了这些。那些视频呢,她最后也删除了,但是那个男人,那个小男生,我算是知道了。后来呢,我就找了个情人,也就是我的第一个情人,就是那个骗我的男人。我被他骗了之后,确实找了很多男人。我是经历了很多男人,就是大猴说的,一个连,一个篮球场都装不下,可我也是受骗的。我那里能和你比呢,是不是和你上床的女朋友,尤其是阿姨啊,一个足球场也装不下呢?是不是你还更自信,我会和你上床呢?是不是呢?你是不是想和我母亲一起玩双飞呢?鱼大江,你真无耻,无耻到我想杀了你。
  我也想好了,大猴是我最后一个男人,我要好好和这个男人走到老,毕竟,他是那样的勇猛,毕竟,他也算有本事,毕竟,他也送我玫瑰,他为我跳舞,他为我包下了整个包子铺,整个包子铺就我们两个人吃包子。毕竟,他给我那么多那么多的惊喜,包括我让他尊称我为女王,他都答应了。他情愿做我的奴隶, 情愿我用鞭子抽他。可是他呢,一点埋怨都没有。知道吗?大猴给我做的杜鹃花环,大猴给我做的爱情便当。大猴给我弄的木雕,大猴给我做的楠木雕,他把我塑造成观音,塑造成雅典娜。他说我就是他的女神,就是他的唯一,就是他的女神。
  知道吗?我很爱他,我已经被他迷惑了。虽然,后来我知道,这都是你的小说里的情节,他模仿而已,可是为什么,他追到了我之后,又看了你的小说,又学会了调查我的过去,还有那个什么女人流产四次,就一定会不孕呢?为什么?为什么又是博士,破了医院的计算机密码,知道我流产五次。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鱼大江,你这个无耻的男人,你就用你的逻辑,用你所谓的英俊,你就喜欢欲擒故纵,喜欢所谓的三十六计,然后呢,就用你的浪漫,追求你所谓的理想,追求你想追的女人,然后你呢,你就在报复女人,是不是?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大猴还学你的招,包括找我周围的人,洞悉我的一切,从我的衣服,还有 我是手纹,调查我的爱好。然后呢,大猴就知道我的性格,把我了解得死死的,然后呢,我就被他迷惑了。后来,也就是今天,我才彻底的知道,大猴已经知道我的一切一切,我才彻底的知道,大猴呢,他心里,最崇拜的人还是你,还有你的一套一套的理论,包括你对什么中国房地产的了解,包括你对付女人的理论,你可真能。
  鱼大江,你信不信,今天我不恨大猴,我就想打你,可是后来我想,为什么要打你,打你有什么意思,你太会说自己无辜了。你那么好看,一看就是个秀才,没有什么本事,连胡日仙这样的国际大佬,最后还是输在你手里。
  你爸爸,也是个聪明的无赖,你们父子两人,都是无赖,无耻”




----------------------------------------------
麓山派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7585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