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40016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05-9-23 09:41

请伸出您的双手,拯救花季少年



helpmysonpls 发表在 爱心日志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00-1.html


不管与你的路有多苦,擦干眼泪告诉自己不准哭。——摘自那英歌曲《不管有多苦》

姜行:花季少年,决不向命运低头

湖北黄石八卦嘴东贝居民小区内十楼的某个窗口,一个光头少年经常扒在窗台上俯瞰不远处的中学。他就是身患淋巴癌的15岁少年姜行,在家治疗的日子里,他经常静静地看着校园内同龄人嬉戏、学习,聆听着课间的铃声。化疗、激素使他的头发尽落,身体虚胖,尽管不能和同龄学子们一起上学了,但他的脑海里,永远无法抹去校园的记忆,课堂上朗朗读书声和窗外悄然生长的榕树。决不能向命运低头,在姜行的心里,癌症只是一个顽固的敌人,自己一定会战胜它的。他坚信。

病魔缠上少年身
自2004年3月底起,姜行就再也没有机会踏进校园了。春暖花开的2月底,刚过完14岁生日的姜行在放学回家的途中,感觉到腮边有两个硬块,回家就找到妈妈,“会不会是肿瘤?”姜行开玩笑地对妈妈说,因为前不久,三伯被查出得了恶性肿瘤。“别瞎说!这么小,正在长身体,哪会呢?!”妈妈嗔怪道。但在妈妈心底,还是闪过一丝阴云,而姜行却笑着跑开了,心底依旧阳光灿烂。
姜行是黄石市第16中学210班的学生。两年前,他在一千多名考生中以第18名的优异成绩从郊区一所普通小学考入市重点初中16中学的。在老师眼中,姜行是学习刻苦、关心集体的好学生;在同学眼中,他是成绩优秀、乐于助人的好同学;在邻里乡亲眼中,他是灵巧聪慧、活泼开朗的乖孩子。姜行在小学五年级时,参加由省教育厅、宣传部、科协举办的首届21世纪“我爱科学”征文大赛,获得优秀奖。进入16中第一年,他就加入共青团,并担任班级团委委员,当年就被评为优秀团员,他多次在学校举办的英语、物理、语文的比赛中获奖。在去医院检查前,姜行被学校选为参加全省物理竞赛的三名选手之一。在紧张的准备竞赛阶段,不是姜行上课,就是妈妈加班,一直没有时间带他上医院去看看。姜行腮边的肿块在不知不觉中由小米粒大小,长到有黄豆大,并且还在增大。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也是各种病菌猖狂发病的时期。3月初,姜行终于在父母的陪同到市肿瘤医院进行穿刺检查,结果出乎意料,不是腮腺炎,更不是扁桃体炎。因为,穿刺后的第三天,不仅腮边的肿块突然增大,腋下、大腿内侧都长出了如乒乓球大小的肿块。肿瘤医院医生说,看来这个病很严重,建议马上到武汉协和医院检查。在父母的陪同下,姜行踏上驶向武汉的列车,没想到,姜行的命运在这一刻转了个弯,就此走上了漫长抗癌路。望着车窗外莺飞草长,繁花遍野,姜行禁不住深吸口气,不料油菜花香让他打了一个喷嚏。
武汉协和医院是湖北省著名的肿瘤医院。在这里姜行被确诊为非霍奇金淋巴瘤(T淋母型),即淋巴癌,这是一种严重的淋巴血液病。姜行父母面对这个结论,如五雷轰顶,天旋地转。上天有时真的很不公平。姜行的三伯于2003年8月诊断为直肠癌晚期,姜行的表姐夫于9月份突然身患疾病医治无效去世,这样不幸怎么全集中到一家啊!姜行父母第一直觉告诉他们,不能将这个残酷的结果告诉年仅14岁的姜行,这对青春少年打击该多大呀!但聪明的姜行觉察出了什么,父母对他说:“你没什么大病。”姜行不信:“那为什么来肿瘤医院呢?为什么病房住的都是癌症病人呢??”父母无言以对。姜行认真地说:“告诉我病情,我还能够积极配合治疗啊!”父母知道,姜行是个坚强而又有点任性的孩子,自己的儿子能够承诺他说的话。于是,厚厚的病历,摆放在姜行的面前,尽管,此时的姜行还看不懂这些复杂的化验单,但白血病他知道,淋巴癌他知道。他还知道了等待他的将是漫长的治疗,漫长的病痛。父母安慰他,情况还不是很严重,先进行三个阶段化疗,可以缓解癌细胞的扩散,说不定还能治好。姜行笑了,尽管有些苦涩和无奈。
在协和医院的27天,是姜行人生最痛苦的27天。骨穿、腰穿、化疗,理疗,各种检测、治疗轮翻在年仅15岁姜行身上进行着。小小的姜行第一次感受到睁开眼睛还需要力气,第一次感受到坐起来,需要几块肌肉发挥作用,第一感受到想下床需要看清楚鞋的位置,要不然就会跌倒。有一段时间,姜行连续高烧7天7夜,在迷糊中,他本能呼喊着妈妈的名字,本能抓住妈妈的手,本能的泪水尽湿衣衫。清醒后,他每天只能吃水果,却因感染胃肠道发炎,拉肚子一天20多次。“真想一死了之!”姜行至今心有余悸,当时真的是无法忍受病痛的折磨。但,年少的他,对青春,对未来的渴望,又让他一次又一次挺了过来。学校的老师同学来看他,父母单位的同事来看他,社会各界的好心人也都来看他。姜行感受到人间美好真情,当学校的老师看他时,他第一句话就问:“老师,上次考试的成绩怎么样!物理竞赛我好想参加呀!”老师笑着说:“在缺课这么多的情况下,你依旧考得很好!”听到老师的夸奖,他仿佛忘记了疼痛,高兴地笑了。同学们送给姜行一本书——《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从这本书里,姜行看到了他坚持方向。
我的偶象是邓小平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是美国作家海伦*凯勒写的,她一岁半就聋、哑、盲了,但凭着坚强的毅力,执著精神,成为通晓五国语言的作家。每每读到书中激扬的文字,姜行就想:“和她相比,我这点疼算什么呢?!”
和许多同龄人一样,姜行也有自己的偶像,也有自己佩服的人。他说:“我最佩服的名人是周恩来、宋庆龄、邓小平,其中邓小平是我的偶像。”在住院治疗期间,他没事就看书,他特别喜欢看名人传记。《一代天骄——邓小平成长历程》是姜行的枕边书,“邓小平从不向命运低头。70多岁了还每天工作8个多小时,站着作报告,还挤出时间锻炼身体,死后将眼角膜捐出来……这些都是我佩服的。”谈到邓小平,姜行总是有点激动,“他是军事家、政治家、改革家,三落三起证明了他传奇一生。”姜行的手按在膝关节上,有点因激动而颤抖。“周恩来也是让我佩服的,联合国都为他降半旗致哀。他和邓小平一个把骨灰洒向大海,一个洒到长城内外!”
不向命运低头,不向病魔妥协。任性是大多数独生子都具有的性格,正面的引导,偶像的效应,使小姜行的任性在面对病魔时占据了上锋。腰穿手术是一项十分痛苦的手术,就是在腰椎上钻个洞,提取脊髓里的脑积液,检查癌细胞是否浸入大脑,医院考虑到病人的痛苦,允许家人守候在身边,而姜行坚持不让父母在身边陪着,他任性十足:“我说了不让你们陪就不让你们陪,我不需要,我自己能挺住的!”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姜行是怕家人看到手术过程会难过。在进手术室时,他总会对医护人员说:“叔叔、阿姨,你们大胆做,我不怕的。”不论是在武汉协和医院还是在北京中科院肿瘤医院,不论是病友还是医护人员,没有不说姜行坚强的。每次手术前,他都反过来安慰家人和医护人员,说:“我没事,不治肯定好不了,治了说不定就会好的。”
病友向他讨教坚强的方法,小姜行总有种成就感,他说:坚持就是胜利!在面临病痛的折磨的时候,我就想,病痛就是一个敌人,你不能向他屈服,病高一尺,我高一丈,你怕一分,病痛就强一分,所以,每次,我都自己对自己说,坚持住,痛过了一切都会好的,再痛也不会比死更可怕,最痛的永远是下一次。让姜行最自豪的是:至今,他没有用一次止痛药。有一次,在试用一种新的治疗药物时,当天晚上,药物发挥作用了,将他神经都扯得仿佛要崩断了一般,他在床上痛得不停翻滚,但没有吭一声,嘴唇咬出了血,枕头也咬破了,姜行心里在较劲:你痛吧,痛得再猛烈些吧,相信总会有过去的时候。他说:“如果每次痛都哼哼唧唧的,家人难过不说,也解决不了问题,不如让自己一个人承受。”
当同学们在父母面前撒娇无忧无虑享受快乐时,姜行却不是在住院就是在住院的路上,幼小的年纪,巨大的打击,他过早品味人生的悲欢,生死的离别。他在北京住院期间的一位同房病友也很年轻,只有27岁,他年幼时失去了父亲,是母亲一手将他带大,直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不久前准备结婚了,在婚检时查出患了白血病,不得不将婚期推迟,变卖房屋,到医院进行了自体骨髓移植,他身体恢复情况非常好,医生同意办理出院手续,这让一家人由喜到悲,又由悲到喜。没想到当天晚上,这位病友病情突然恶化,高烧不退,抢救了十天后,还是离开的人世。而这种事情,在姜行身边几乎每天都在上演。姜行沉默了,那些离去病友的今天,或许就是自己的明天。怎么办?是生存还是死亡,是快乐还是悲伤,少年姜行不得不面对这残酷现实。

我的外号叫“教授”
面对淋巴癌的折磨,面对随时可能降临的死亡,姜行没有选择软弱,退缩,打击与痛苦,使他更加成熟与坚强。他积极主动配合治疗,甚至自己钻研起中西医来。他的床头桌上,放着各种医学书籍,姜行的祖父曾是名老中医,也算中医世家了,到了姜行的父亲这代,因处在文化大革命期,结果没有一个继承祖上的医术,只留了些医书,其中有泛着黄色的《中医学概论》,线装本的《中医方剂学》和《老中医医例医论》。姜行说:“生死轮回,没想到祖上的医书到我这代还派上了用场。” 若在一年半前,叫姜行看这种枯燥无味的医书,他断然不会的,现在,他为了战胜疾病,捧起厚厚的医学书认真读起来,他拿出在学校学习的精神,凡涉及到肿瘤有关的信息,他都认真做笔记,随着他对淋巴癌的了解,他越来越相信自己的病是可以治愈的。尽管,他身边的病友一个接一个离开了人世,但姜行仍没有放弃努力:“决不能自己打败自己,要和病魔赛跑。”
在北京中科院肿瘤医院治疗期间,姜行有幸接触到全国最好的肿瘤教授、专家,他边配合治疗,边学习医学知识,五个月下来,病情稳定了,自己的医学知识大有长进,以至于回到黄石后,每次到市肿瘤医院看病时,医护人员、病友们都亲切称他“教授”。姜行也乐于大家这么叫他,他笑道:“我就差个医生执照了,我希望,能运用自己的知识,让更多患者少走弯路,正确认识肿瘤癌症,不要被吓倒。”一次,一个实习医生不知如何回答一位患者关于肿瘤发病原理时,姜行主动站出来,详细向患者解释了肿瘤的成因,发展过程,治疗注意事项等。对于癌症的治疗方法,姜行更是了解,他说:“各种治疗方法在我身上全都用过了。”因此,他的话最具权威。在市肿瘤医院,他是最小的患者,也是知道得最多的患者,而且,只要他在病区里,就从来不缺少欢笑。
姜行为什么要保持快乐,为什么要把快乐带给每一个病友,因为他对生死感悟得深!平常人做一次骨穿、腰穿都要在生死线上徘徊一次,而对于做过“七次腰穿,九次骨穿”的姜行来说,不知在生死线上走过多少来回了。姜行曾深有感触地说:“人的承受力比自己想象得要大得多,但生命力的也比想象的要脆弱得多。”住院期间的各种治疗手段齐上阵,常常让姜行几天不能下床,不能吃东西,可谓死去活来,他就在想:人的承受力怎么就这么强呀,这在过去想都不敢想的痛苦啊!记得儿时,手指划破了,就惊慌失措,找妈妈哭诉,现在,骨头打穿了,还能够忍受,姜行为自己过去的大惊小怪而好笑!一次,看到身边一位病友因为手术后,一次无意的伤口感染而丧失免疫力,从而迅速离开人世,姜行感到生命那么脆弱,原来一点小小的细菌就可以致人于死地! 看破生死,笑对人生,少年姜行感悟了,生命仿佛开启了另一扇窗:活着,就要快乐!快乐就必须活着!这就不难理解,为何每次手术,他都能够快乐面对,只要能动,他就找病友聊天,就学习。因为,快乐了,生命就有了色彩。怀着快乐的心情面对病友,面对世界,世界由此变得不再灰暗,姜行喜欢看电视,手术后,躺在床上的日子,是电视和书陪他度过的,他能说出一大串电视节目的名字:幸运52,开心辞典,百家讲坛,人与自然,探索发现……。他说:“我最喜欢的主持人是王小丫,因为她总那么开心,又总是那么充满着智慧。等我病好了,我一定要争取上开心辞典,我里面好多题都会答的。”
打开另一扇窗,姜行的世界在病魔面前显得有了阳光。重拾起信心,就如在小学五年级前,他还是一个内向,自卑的男生,后来老师让他当班级纪律委员,正是这个学生干部的经历,使他在以后的学习中充满了自信。现在,姜行看透了生死之窗,一切又是新的开始。集邮、下国际象棋、学初中课程……所有的爱好,让他在病中有了一份寄托。他想,现在不学习,等病好了,就赶不上同学了。后来有一阵子进行化疗,眼睛不能长久看书,记忆力也不行了,他就练毛笔字,听英语。虽然从不出门,姜行也关心天下事,最近中美贸易摩擦,他也有自己的观点。当然,作为少年,关心流行音乐、星秀场也是少不了,每天,他都要父亲带份报纸回来看看。在抗癌的道路上,姜行一步步走向成熟,他更懂得了生命的珍贵,人间的真情,他不再任性,不再争执,不再以自我为中心,他希望和所有人都有着快乐的时光,有着真诚的交流,每次和病友们聊天时,大家对这个年龄不大,懂得不少的少年人刮目相看,在生死两重天的病区,姜行用青春少年的激情为病区洒进了一片阳光。
我愿意成为一名社会志愿者
姜行的家庭是典型的工人家庭,父母在同一单位,靠工薪生活,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因病魔的突然降临,打破了家里的宁静,改变了一家人的生活。为了给姜行治病,父母耗尽了全部积蓄,甚至将唯一的住房也抵押了出去,前期治疗就花去了十万多元。当地新闻媒体,教育局、父母的企业,发动大家捐款,在全社会的关爱下,姜行的治疗才坚持到今天。姜行深深知道,没有社会的关注,他将不能走远。他说,每天我都要经历感动,如果我能活着,我愿意成为一名社会志愿者,回报社会的关爱。
让姜行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是:他们从北京治疗回来第二天,一对从不相识的中年夫妇通过媒体找到他家,拿出500元,塞到姜行父母手里,说:“我知道,姜行现在最需要钱的!”在交谈中,姜行知道,这对中年夫妇12岁的女儿也是因患和姜行一样的病刚刚去世的。看到姜行的情况,他们马上赶过来,希望为姜行提供一些帮助,走时还将一些治疗方法告诉了姜行家人。姜行无法忘记那对中年夫妇悲切的神情和那种视自己为亲人的举动,他可以理解中年夫妇失去女儿的切肤之痛。多么可敬的叔叔阿姨啊,他们把自己这么大的痛苦忍受着,赶来告诉我,这该是怎样的一种情怀呀!
让姜行感动不仅仅是这些,在姜行眼里,那些身上插着管子,挂着吊瓶,因化疗而秃成光头的病友,他们是最美的人。在北京治疗期间,一位病友是博士生导师,48岁的年纪,因患胰腺癌到了晚期,每天靠输液维持生命,但他仍积极面对生活,他经常鼓励姜行:“癌细胞只能存活五年,只要我们坚持过去了,病就好了。”没想到在一个凌晨,他却因呼吸衰竭,悄然逝去。在病友之间,没有名利的得失,没有荣辱的左右,大家都在生死线上徘徊,每天,都有人离开人世,每天都有人在痛苦地挣扎,面对着生死,姜行承受着一个少年不曾承受的压力,但他每天也在感受病友的关怀,他说:病区是让人最痛苦的地方,病友却是最美的一群。病友们在一起时,亲同一家人,不论哪个病友送的水果、食品,全体病友一起分享;在治疗期间,人的食欲都有不好的时候,有时家人劝都不行,病友来劝还能吃点。因为大家都在以自己的感受相互交流,更能获得对方的理解;有什么治疗消息,大家都相互转告,相似的病情,相似求医的经历,使病友们都有共同的语言,很多细小的细节病友们都会说出来,比如哪儿价格更低,乘车更方便。姜行现在试用的治疗药就是一位病友打电话来告诉的信息。
在长达半年的住院期间,不论是在黄石、还是武汉,还是北京,姜行都感受到浓浓地病友之情,病友的相互鼓励,更增添了姜行活下去的勇气和自信。姜行说:“为了治我的病,父母操碎了心,社会好心人也给我这么多的帮助,我不坚强地活着,对不起所有关心我的人啊!”少年姜行,经过病痛的磨砺,更加明白活着的意义。姜行在病情好一些的情况下,总是努力帮助别人,一位老人因患膀胱癌,每天寻死觅活不配合治疗,姜行对老人说:“爷爷一家三代,多幸福啊,小孙子还希望和爷爷一起玩呢!你配合把病治好,就可以多几年看着孙子读书呀!”有次,看到一位得子宫癌的中年妇女每天悲戚戚的,得知是因为在儿子读高二,自己活不久就伤心。姜行就劝她:“你快乐地面对病痛,给儿子做个榜样,相信儿子会更放心的,你这样悲伤,反倒影响他读书呀!”至今,姜行还和几位病友保持电话联系。所有病友都喜欢和姜行在一起,都说:“别看你年龄小,还很会做思想工作的。”走到哪儿,姜行总说:“我们为什么不快乐点呢?来治疗的人都渴望健康,而保持良好心态,心情愉快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要寻找快乐啊!”
前不久,姜行在和几位病友联系时,有一位已经去世了,有一位正在医院抢救,还有一位迟迟联系不上,姜行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不进行骨髓移植的话,然而,40万元的移植费用象座大山压在他们全家的心头。他知道,父母为此四处奔波,他知道,社会的关注毕竟有限,需要求助的人还有很多。他知道,自己能做的唯一就是坚持,象邓小平爷爷一样,不能向命运低头。

二○○五年六月十三日
联系电话:0714—6220593 13972771505 13197013160
联系人: 母亲饶清 父亲姜菊园
账号:4675602-0188-0100843 黄石中国银行铁山支行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9-28 14:01
坚强的孩子




----------------------------------------------

会有很多人走进你的生活,参与你的生活,但真正走进你的生命的,影响你的生命的却总是寥寥无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9-30 16:12
谢谢您的关注!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715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