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7-10 20:33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7-8 08:46 发表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7-1 21:10 发表
  这个短篇写后16年才发表。
  期间,不断地做出修改,才有了今天这个样式。


  我的短篇都是改出来和,而不是“写”出来的。
  我一直记得一位外国小说家说过的一名言:短篇小说就像酝酒那样,酒酝得越久就越香,但所不同的是,酒不能去掀动,而短篇小说要不时地拿出来掀动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7-12 09:35
  我一直以为,在小说家族里,短篇小说其实比中篇、长篇都难写。
  当然,我指的是比较好的、优秀的短篇小说。而不是那些很烂的短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7-22 09:12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7-12 09:35 发表
  我一直以为,在小说家族里,短篇小说其实比中篇、长篇都难写。
  当然,我指的是比较好的、优秀的短篇小说。而不是那些很烂的短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7-27 09:30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7-10 20:33 发表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7-8 08:46 发表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7-1 21:10 发表
  这个短篇写后16年才发表。
  期间,不断地做出修改,才有了今天这个样式。


  我的短篇都是改出来和,而不是“写”出来的。
  我一直记得一位外国小说家说过的一名言:短篇小说就像酝酒那样,酒酝得越久就越香,但所不同的是,酒不能去掀动,而短篇小说要不时地拿出来掀动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8-4 17:25
  已故的著名作家聂绀弩对短篇小说评述过一句话:
  讲好故事,写得一手简洁的、优美的、极富艺术感染力的文字是小说家的基本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8-11 10:33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8-4 17:25 发表
  已故的著名作家聂绀弩对短篇小说评述过一句话:
  讲好故事,写得一手简洁的、优美的、极富艺术感染力的文字是小说家的基本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8-20 18:13
  乡土特色始终是我所追求的文学风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9-3 18:39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8-20 18:13 发表
  乡土特色始终是我所追求的文学风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9-30 17:58
  此文快一个月没更新了,现更新一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12-10 10:41
  已故的著名作家聂绀弩对短篇小说评述过一句话:
  讲好故事,写得一手简洁的、优美的、极富艺术感染力的文字是小说家的基本功。
  
而这句话对于写小说的人,是非常有用的。我在多年前看到,一直默记于心,受益匪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7-7 10:09
  沉入海底半年多了,今天让它浮出水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7-18 08:27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5-7-7 10:09 发表
  沉入海底半年多了,今天让它浮出水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7-21 19:25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12-10 10:41 发表
  已故的著名作家聂绀弩对短篇小说评述过一句话:
  讲好故事,写得一手简洁的、优美的、极富艺术感染力的文字是小说家的基本功。

  而这句话对于写小说的人,是非常有用的。我在多年前看到,一直默记于心,受益匪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7-23 12:39
  
  s本来我已不想对本作再做更新了,但近日有闽南那一带的读者和文友给我发来短信,说那儿有作者用散文的形式写了一篇作品,发在某地小报上,他们看了说很像我这篇《原始林》中的这一段。我从他们随信来的那个作者文字看了一下,是有点像,但整体还应属于“模仿”,我就不把他当抄袭了。但我给作者去了电话:下回就不允许这样“模仿”了,再发现那我就会以“抄袭”论处了。作者诺诺,我也就诺诺了。因此,我就特地把该作再更新,并把以下这段文字列出来,当个贴子,把时间锁定在这儿,以此存照,作为一个小小的依据放在这里。

  原来,东溪林是在那座被石村人叫作“鹅角髻”山峰的背后。我们住的村子是在鹅角髻的西边,而我们花去了一个多小时却走到了鹅角髻的东边。鹅角髻山峰海拔一千四百多米,在青佛县的地图上能找到它,在本县算是一座有名的山峰了。按照鹅角髻主峰来划分,我住的石村只是鹅角髻山一个小村子,属于鹅角髻山的范围有三乡十六个村子。这三乡十六个村就像棋子一样散落在鹅角髻山峰的周围。大自然的衍生,人类的繁衍,赋予了每座有名的山峰都有这样神奇和雄俊的魅力!鹅角髻山也不例外。据说它的山名是因为山峰形状像鹅头而得名。又有一说是,它的山峰常有从远方大海成群结队飞来的白鹭在那儿环绕翱翔,而远古的人不懂白鹭为何物,也不懂它叫何名,便以农人饲养的白鹅来称呼这飞翔于天空的远方来客,把这种吉祥之鸟的白鹭叫为鹅来命名鹅角髻山了。

  我们实际上是行走在鹅角髻山海拔一千米左右的山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却是一派高原风光。头顶触手可及的蓝天蔚蓝得碧绿,一小座一小座匍匐在鹅角髻主峰之下的群山缓缓飘动着白云,苍葱翠绿,尽收眼底。空气鲜净得透着清甜,夹着夏日的山风直扑肺腑,令人惬意。这天虽然没能看见山峰上有飞翔的白鹭,但那白得耀眼的山鸽子,不时从山腰、路旁、草丛和树木“扑”地一声,飞奔而出,飞过我和香子的头顶或身边或脚下的林木和草丛,再钻进或站立在树杈枝头上,虎视眈眈望着我们这两个侵进了它们领地的不速之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8-21 07:45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5-7-23 12:39 发表

  s本来我已不想对本作再做更新了,但近日有闽南那一带的读者和文友给我发来短信,说那儿有作者用散文的形式写了一篇作品,发在某地小报上,他们看了说很像我这篇《原始林》中的这一段。我从他们随信来的那个作者文字看了一下,是有点像,但整体还应属于“模仿”,我就不把他当抄袭了。但我给作者去了电话:下回就不允许这样“模仿”了,再发现那我就会以“抄袭”论处了。作者诺诺,我也就诺诺了。因此,我就特地把该作再更新,并把以下这段文字列出来,当个贴子,把时间锁定在这儿,以此存照,作为一个小小的依据放在这里。

  原来,东溪林是在那座被石村人叫作“鹅角髻”山峰的背后。我们住的村子是在鹅角髻的西边,而我们花去了一个多小时却走到了鹅角髻的东边。鹅角髻山峰海拔一千四百多米,在青佛县的地图上能找到它,在本县算是一座有名的山峰了。按照鹅角髻主峰来划分,我住的石村只是鹅角髻山一个小村子,属于鹅角髻山的范围有三乡十六个村子。这三乡十六个村就像棋子一样散落在鹅角髻山峰的周围。大自然的衍生,人类的繁衍,赋予了每座有名的山峰都有这样神奇和雄俊的魅力!鹅角髻山也不例外。据说它的山名是因为山峰形状像鹅头而得名。又有一说是,它的山峰常有从远方大海成群结队飞来的白鹭在那儿环绕翱翔,而远古的人不懂白鹭为何物,也不懂它叫何名,便以农人饲养的白鹅来称呼这飞翔于天空的远方来客,把这种吉祥之鸟的白鹭叫为鹅来命名鹅角髻山了。

  我们实际上是行走在鹅角髻山海拔一千米左右的山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却是一派高原风光。头顶触手可及的蓝天蔚蓝得碧绿,一小座一小座匍匐在鹅角髻主峰之下的群山缓缓飘动着白云,苍葱翠绿,尽收眼底。空气鲜净得透着清甜,夹着夏日的山风直扑肺腑,令人惬意。这天虽然没能看见山峰上有飞翔的白鹭,但那白得耀眼的山鸽子,不时从山腰、路旁、草丛和树木“扑”地一声,飞奔而出,飞过我和香子的头顶或身边或脚下的林木和草丛,再钻进或站立在树杈枝头上,虎视眈眈望着我们这两个侵进了它们领地的不速之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8-26 16:56
  s本来我已不想对本作再做更新了,但近日有闽南那一带的读者和文友给我发来短信,说那儿有作者用散文的形式写了一篇作品,发在某地小报上,他们看了说很像我这篇《原始林》中的这一段。我从他们随信来的那个作者文字看了一下,是有点像,但整体还应属于“模仿”,我就不把他当抄袭了。但我给作者去了电话:下回就不允许这样“模仿”了,再发现那我就会以“抄袭”论处了。作者诺诺,我也就诺诺了。因此,我就特地把该作再更新,并把以下这段文字列出来,当个贴子,把时间锁定在这儿,以此存照,作为一个小小的依据放在这里。

  原来,东溪林是在那座被石村人叫作“鹅角髻”山峰的背后。我们住的村子是在鹅角髻的西边,而我们花去了一个多小时却走到了鹅角髻的东边。鹅角髻山峰海拔一千四百多米,在青佛县的地图上能找到它,在本县算是一座有名的山峰了。按照鹅角髻主峰来划分,我住的石村只是鹅角髻山一个小村子,属于鹅角髻山的范围有三乡十六个村子。这三乡十六个村就像棋子一样散落在鹅角髻山峰的周围。大自然的衍生,人类的繁衍,赋予了每座有名的山峰都有这样神奇和雄俊的魅力!鹅角髻山也不例外。据说它的山名是因为山峰形状像鹅头而得名。又有一说是,它的山峰常有从远方大海成群结队飞来的白鹭在那儿环绕翱翔,而远古的人不懂白鹭为何物,也不懂它叫何名,便以农人饲养的白鹅来称呼这飞翔于天空的远方来客,把这种吉祥之鸟的白鹭叫为鹅来命名鹅角髻山了。

  我们实际上是行走在鹅角髻山海拔一千米左右的山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却是一派高原风光。头顶触手可及的蓝天蔚蓝得碧绿,一小座一小座匍匐在鹅角髻主峰之下的群山缓缓飘动着白云,苍葱翠绿,尽收眼底。空气鲜净得透着清甜,夹着夏日的山风直扑肺腑,令人惬意。这天虽然没能看见山峰上有飞翔的白鹭,但那白得耀眼的山鸽子,不时从山腰、路旁、草丛和树木“扑”地一声,飞奔而出,飞过我和香子的头顶或身边或脚下的林木和草丛,再钻进或站立在树杈枝头上,虎视眈眈望着我们这两个侵进了它们领地的不速之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9-2 23:28
  
原帖由 candyy 于 2013-11-6 10:04 发表
  过后,我才从香子的母亲口中了解到,这个要来接担子的林双茂,就是香子的未婚夫。他们是“换亲”的婚姻。因为香子的大哥玉生追了林银菊很久,林家一直不同意。直到玉生应征入伍,香子家去说亲,林家父亲说,银菊可以嫁给你,但我家劳力少,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把你家香子许给我家的儿子林双茂。香子的父亲出于无奈,只好同意这个换亲的条件。然后双双订下了亲。香子哥成就了他梦寐以求的美好婚姻,放心地去了部队。但情窦初开的香子究竟对这个林双茂的未婚夫有没有感情,那就不知道了。香子的母亲却是朦胧地知道,香子对这门婚事并不太满意,不是他不英俊,也不是他不好,更不是嫌弃他。不管怎么说,人家还是个知识分子,代着课呢!你香子斗大的字不识一个!但情感方面的事并不能用这些来衡量。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9-17 12:50
  好文共欣赏,大赞!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0-16 10:04
  
原帖由 JerrySM 于 2015-9-17 12:50 发表
  好文共欣赏,大赞!
  

  谢谢关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0-16 16:19
一群纯情的青年男女,
在广阔天地中显得无足轻重。
他们用稚嫩的肩膀,
扛起了沉重的历史责任。
在改造世界的同时,
他们小心翼翼地播种了爱情。
爱情在那个时代,
在许多时候都是禁区。
禁区中的初恋,
往往更刻骨铭心。
初恋如初绽的春蕾,
初恋是青春的萌动。
如果没有开花,
那将铭记一生。




----------------------------------------------
韵雅而姿秀,缘于形与神的完美结合。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788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