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0-26 11:05
  
原帖由 韵雅姿秀 于 2015-10-16 16:19 发表
  一群纯情的青年男女,
  在广阔天地中显得无足轻重。
  他们用稚嫩的肩膀,
  扛起了沉重的历史责任。
  在改造世界的同时,
  他们小心翼翼地播种了爱情。
  爱情在那个时代,
  在许多时候都是禁区。
  禁区中的初恋,
  往往更刻骨铭心。
  初恋如初绽的春蕾,
  初恋是青春的萌动。
  如果没有开花,
  那将铭记一生。


  好诗。好在道出了拙作的意境,并且很准确。凡是诗文,有的放矢就是好东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8 09:57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5-10-26 11:05 发表
  
原帖由 韵雅姿秀 于 2015-10-16 16:19 发表
  一群纯情的青年男女,
  在广阔天地中显得无足轻重。
  他们用稚嫩的肩膀,
  扛起了沉重的历史责任。
  在改造世界的同时,
  他们小心翼翼地播种了爱情。
  爱情在那个时代,
  在许多时候都是禁区。
  禁区中的初恋,
  往往更刻骨铭心。
  初恋如初绽的春蕾,
  初恋是青春的萌动。
  如果没有开花,
  那将铭记一生。


  好诗。好在道出了拙作的意境,并且很准确。凡是诗文,有的放矢就是好东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2-25 11:10
  好的传奇通俗读物,仍能受读者欢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5 10:12
  前段时间本作忽然不见了,也许网络程序出现了问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2 10:28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6-1-25 10:12 发表
  前段时间本作忽然不见了,也许网络程序出现了问题?

  现代电子通讯确实方便了我们的生活,但也给我们现代人带来诸多烦恼。
  本文就是以原始生态来描模少有现代气息的生活。
  说实话,我还念那段生活虽然贫苦,但精神却很快乐的生活。
  起码,它无忧无虑可以尽情舒展你心中的情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4 09:47
  更新一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5-25 12:05
  其实,这篇小说标题《原始林》,是有双重含义的,即以那片原始林为一个背景,
  再是那个时代那个乡村人们几近原始状态的生活,重要的还是在后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9-12 09:07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7-1 21:10 发表
  这个短篇写后16年才发表。
  期间,不断地做出修改,才有了今天这个样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26 11:08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6-5-25 12:05 发表
  其实,这篇小说标题《原始林》,是有双重含义的,即以那片原始林为一个背景,
  再是那个时代那个乡村人们几近原始状态的生活,重要的还是在后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5-19 16:26
  现代电子通讯确实方便了我们的生活,但也给我们现代人带来诸多烦恼。
  本文就是以原始生态来描模少有现代气息的生活。
  说实话,我还念那段生活虽然贫苦,但精神却很快乐的生活。
  起码,它无忧无虑可以尽情舒展你心中的情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6-5 15:30
写一些时代进步的、正能量的,给人以鼓舞的作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6-13 16:33
 我的短篇都是改出来和,而不是“写”出来的。
  我一直记得一位外国小说家说过的一名言:短篇小说就像酝酒那样,酒酝得越久就越香,但所不同的是,酒不能去掀动,而短篇小说要不时地拿出来掀动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1-28 09:13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7-8 08:46 发表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7-1 21:10 发表
  这个短篇写后16年才发表。
  期间,不断地做出修改,才有了今天这个样式。


  我的短篇都是改出来和,而不是“写”出来的。
  我一直记得一位外国小说家说过的一名言:短篇小说就像酝酒那样,酒酝得越久就越香,但所不同的是,酒不能去掀动,而短篇小说要不时地拿出来掀动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27 08:52
  作者简介:午菲;另有南子、麓山客等笔名。生于福建厦门,现寓居湖南长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当过知青、工人、医生。曾就读于复旦大学作家班。已在《人民文学》《文学界》《青春》《文学报》《湖南文学》《安徽文学》《福建文学》《羊城晚报》《福建日报》《创作》《今古传奇》《厦门文学》《长沙晚报》《厦门日报》等50余家报刊杂志发表小说百余篇;著有长篇小说《木阁楼情人》和《六点红情殇》,中篇小说选《三蛇沉浮记》和短篇小说集《在山那边》等多部小说专著。有小说作品被选刊选载,小小说《美餐》被选入大学教材;作品曾获青春文学奖和全国、省、市多种文学征文奖并入选多种文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11 10:02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7-8 08:46 发表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7-1 21:10 发表
  这个短篇写后16年才发表。
  期间,不断地做出修改,才有了今天这个样式。


  我的短篇都是改出来和,而不是“写”出来的。
  我一直记得一位外国小说家说过的一名言:短篇小说就像酝酒那样,酒酝得越久就越香,但所不同的是,酒不能去掀动,而短篇小说要不时地拿出来掀动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4 08:57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5-7-23 12:39 发表

  s本来我已不想对本作再做更新了,但近日有闽南那一带的读者和文友给我发来短信,说那儿有作者用散文的形式写了一篇作品,发在某地小报上,他们看了说很像我这篇《原始林》中的这一段。我从他们随信来的那个作者文字看了一下,是有点像,但整体还应属于“模仿”,我就不把他当抄袭了。但我给作者去了电话:下回就不允许这样“模仿”了,再发现那我就会以“抄袭”论处了。作者诺诺,我也就诺诺了。因此,我就特地把该作再更新,并把以下这段文字列出来,当个贴子,把时间锁定在这儿,以此存照,作为一个小小的依据放在这里。

  原来,东溪林是在那座被石村人叫作“鹅角髻”山峰的背后。我们住的村子是在鹅角髻的西边,而我们花去了一个多小时却走到了鹅角髻的东边。鹅角髻山峰海拔一千四百多米,在青佛县的地图上能找到它,在本县算是一座有名的山峰了。按照鹅角髻主峰来划分,我住的石村只是鹅角髻山一个小村子,属于鹅角髻山的范围有三乡十六个村子。这三乡十六个村就像棋子一样散落在鹅角髻山峰的周围。大自然的衍生,人类的繁衍,赋予了每座有名的山峰都有这样神奇和雄俊的魅力!鹅角髻山也不例外。据说它的山名是因为山峰形状像鹅头而得名。又有一说是,它的山峰常有从远方大海成群结队飞来的白鹭在那儿环绕翱翔,而远古的人不懂白鹭为何物,也不懂它叫何名,便以农人饲养的白鹅来称呼这飞翔于天空的远方来客,把这种吉祥之鸟的白鹭叫为鹅来命名鹅角髻山了。

  我们实际上是行走在鹅角髻山海拔一千米左右的山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却是一派高原风光。头顶触手可及的蓝天蔚蓝得碧绿,一小座一小座匍匐在鹅角髻主峰之下的群山缓缓飘动着白云,苍葱翠绿,尽收眼底。空气鲜净得透着清甜,夹着夏日的山风直扑肺腑,令人惬意。这天虽然没能看见山峰上有飞翔的白鹭,但那白得耀眼的山鸽子,不时从山腰、路旁、草丛和树木“扑”地一声,飞奔而出,飞过我和香子的头顶或身边或脚下的林木和草丛,再钻进或站立在树杈枝头上,虎视眈眈望着我们这两个侵进了它们领地的不速之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6 09:53
  s本来我已不想对本作再做更新了,但近日有闽南那一带的读者和文友给我发来短信,说那儿有作者用散文的形式写了一篇作品,发在某地小报上,他们看了说很像我这篇《原始林》中的这一段。我从他们随信来的那个作者文字看了一下,是有点像,但整体还应属于“模仿”,我就不把他当抄袭了。但我给作者去了电话:下回就不允许这样“模仿”了,再发现那我就会以“抄袭”论处了。作者诺诺,我也就诺诺了。因此,我就特地把该作再更新,并把以下这段文字列出来,当个贴子,把时间锁定在这儿,以此存照,作为一个小小的依据放在这里。

  原来,东溪林是在那座被石村人叫作“鹅角髻”山峰的背后。我们住的村子是在鹅角髻的西边,而我们花去了一个多小时却走到了鹅角髻的东边。鹅角髻山峰海拔一千四百多米,在青佛县的地图上能找到它,在本县算是一座有名的山峰了。按照鹅角髻主峰来划分,我住的石村只是鹅角髻山一个小村子,属于鹅角髻山的范围有三乡十六个村子。这三乡十六个村就像棋子一样散落在鹅角髻山峰的周围。大自然的衍生,人类的繁衍,赋予了每座有名的山峰都有这样神奇和雄俊的魅力!鹅角髻山也不例外。据说它的山名是因为山峰形状像鹅头而得名。又有一说是,它的山峰常有从远方大海成群结队飞来的白鹭在那儿环绕翱翔,而远古的人不懂白鹭为何物,也不懂它叫何名,便以农人饲养的白鹅来称呼这飞翔于天空的远方来客,把这种吉祥之鸟的白鹭叫为鹅来命名鹅角髻山了。

  我们实际上是行走在鹅角髻山海拔一千米左右的山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却是一派高原风光。头顶触手可及的蓝天蔚蓝得碧绿,一小座一小座匍匐在鹅角髻主峰之下的群山缓缓飘动着白云,苍葱翠绿,尽收眼底。空气鲜净得透着清甜,夹着夏日的山风直扑肺腑,令人惬意。这天虽然没能看见山峰上有飞翔的白鹭,但那白得耀眼的山鸽子,不时从山腰、路旁、草丛和树木“扑”地一声,飞奔而出,飞过我和香子的头顶或身边或脚下的林木和草丛,再钻进或站立在树杈枝头上,虎视眈眈望着我们这两个侵进了它们领地的不速之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2-18 12:24
  谢谢关注!祝元宵节快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3-29 18:11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6-2-22 10:28 发表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6-1-25 10:12 发表
  前段时间本作忽然不见了,也许网络程序出现了问题?

  现代电子通讯确实方便了我们的生活,但也给我们现代人带来诸多烦恼。
  本文就是以原始生态来描模少有现代气息的生活。
  说实话,我还念那段生活虽然贫苦,但精神却很快乐的生活。
  起码,它无忧无虑可以尽情舒展你心中的情怀。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243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