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646453个阅读者,25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19 10:46
  作者简介:午菲;另有南子、麓山客等笔名。生于福建厦门,现寓居湖南长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当过知青、工人、医生。曾就读于复旦大学作家班。已在《人民文学》《文学界》《青春》《文学报》《湖南文学》《安徽文学》《福建文学》《羊城晚报》《福建日报》《创作》《今古传奇》《厦门文学》《长沙晚报》《厦门日报》等50余家报刊杂志发表小说百余篇;著有长篇小说《木阁楼情人》和《六点红情殇》,中篇小说选《三蛇沉浮记》和短篇小说集《在山那边》等多部小说专著。有小说作品被选刊选载,小小说《美餐》被选入大学教材;作品曾获青春文学奖和全国、省、市多种文学征文奖并入选多种文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3 08:57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8-4-19 10:46 发表
  作者简介:午菲;另有南子、麓山客等笔名。生于福建厦门,现寓居湖南长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当过知青、工人、医生。曾就读于复旦大学作家班。已在《人民文学》《文学界》《青春》《文学报》《湖南文学》《安徽文学》《福建文学》《羊城晚报》《福建日报》《创作》《今古传奇》《厦门文学》《长沙晚报》《厦门日报》等50余家报刊杂志发表小说百余篇;著有长篇小说《木阁楼情人》和《六点红情殇》,中篇小说选《三蛇沉浮记》和短篇小说集《在山那边》等多部小说专著。有小说作品被选刊选载,小小说《美餐》被选入大学教材;作品曾获青春文学奖和全国、省、市多种文学征文奖并入选多种文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3 11:44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7-6-27 09:54 发表
  本作与《木阁楼情人》为姐妹篇。
  请读者注意一点,这两部小说绝不是色情小说。
  它们所要表达的,已超出色情和爱情小说的范畴,
  更不是用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它们所要表现的题旨与内涵。
  一切的布白,都由读者见仁见智去填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8 12:43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6-13 08:30 发表
  一个作者写一本书,尤其是一部小说作品,最起码的一点,是要让读者看得进去,看得下去。
  如果你连这最起码的一点都做不到,说明你的小说没有任何吸引力,那你就不是写小说这块料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4 00:34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8-31 08:33 发表
  《六点红情殇》在华声再度发表后,截至今日止,亦有18家网络网站或刊载或转载了本作。
  这些网络网站,都未经我授权。在适当时候本作者照样给予公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16:10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6-4 10:29 发表


  《六点红情殇》后记



  本作是我已经出版的长篇小说《木阁楼情人》的姐妹篇。
  《木阁楼情人》由作家出版社于2009年9月出版。出版至今三年过去,反响不错,现在北京、上海等地书店和网上还在热卖,说明该作自有其可取之处。有看过拙作的读者,文学友人给我来过书信和电话,认为《木阁楼情人》是一部很独特的长篇小说。他们说,该书你可以蒙去作者的名字——也就是说,读者不必去寻问该作者是名家还是无名小辈写的,你只要去翻动一下书页,再阅读一小段文字,你就会想把它读下去。
  由于居住在长沙的方便,我常会去长沙定王台书市上走动。时下一些文学书籍,有的甚至是名家的书籍,出版多年仍然在书架上蒙尘。书商为了不使这些无人问津的书占去书架位置,只能将它们打三折、打二折来清架出门。即使这样,这些蒙尘多年的书籍仍然是无人问津。此景此情,看了真让人唏嘘伤心。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作者写一本书,尤其是一部小说作品,最起码的一点,是要让读者看得进去,看得下去。如果你连这最起码的一点都做不到,你的小说没有任何吸引力,读者不掏钱买你的书,写出的书不放在书架上蒙尘,难道还有其它的办法?读者是上帝,读者也是检验好书和孬书最好的上帝。
  而作为《木阁楼情人》一书的作者,能看到有人喜欢拙作,我自然感到很欣慰。
  基于这个原因,我又写了这部《六点红情殇》,并决定在近期将其出版,以飨读者的厚爱。
  作为后记,本不该谈及以上这段话。然而,如以上所述,《六点红情殇》是前作的姐妹篇,我看似赘述,但又不得不说。
  《六点红情殇》一书,依然保持了《木阁楼情人》的写作风格。不管是故事叙述,人物生活场景,还是小说地域风貌,风土人情,包括小说文本语言,都力求保持与《木阁楼情人》相一致。可以说,都力求延续《木阁楼情人》其成功之处。《六点红情殇》仍然以《木阁楼情人》那作者所虚构、虚拟的小镇、古集、乡镇为故事背景。所不同的是,《木阁楼情人》是以小镇的古集、老街、木阁楼为中心,而《六点红情场》则是以小镇的两个僻野山村来展示小说的人物和故事。
  《木阁楼情人》是以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之间的情感纠葛来描摹完成小说的叙述文本,而《六点红情殇》则是以六个女人与六个男人之间相互缠绕又相互交差的情感纠葛来开展和揭示所要叙述和表达的小说内容。
  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小说对男女情爱场面,床头戏场景,两性性爱方面,依然采用原生态的笔调与笔触进行勾勒和描述。这种对男女两性原生态的勾勒和描述,也许有人会认为他们是淫荡的、肮脏的、不堪入目的,难登大雅之堂的。然而,有个生物学家在和我做过一次有趣的交谈时,向我描述了他看到的一次有趣的画面:他在欣赏一朵开得十分娇艳的玫瑰花时,观察到一对雌雄的黄蜂(注意:不是蜜蜂),在玫瑰花瓣里,在玫瑰花露里进行两性交欢。它们一边峰尾相连,一边还沾着花露或花蜜翼动着作出欢快、酣畅淋漓的动作。生物学家说,这时他的注意力已不在那朵含苞怒放的玫瑰花,而是全神贯注于这对懂得美感、懂得生活、懂得生物本能和本性挥洒自如的有趣的黄蜂身上。他问我:你说这时是那朵美丽的玫瑰花吸引人,还是那对黄峰更吸引人,是玫瑰花高贵,还是那对黄峰高贵,或者是他这个观察、欣赏者高贵或下贱?这是个哲学命题,我一时无言以对。生物学家见我语塞他笑了。
  这大抵就是我对原生态描摹人的本性的性爱画面的一个回答,相信读者储君自有其见仁见智的不同见解。所谓的原生态是花与自然、黄峰与花蕾、花露、花瓣的欢香,交融于一体,别无旁贷,自由自在,不因人为的惊扰和添加,以其优美的舞姿在绽放的花之朵上尽情欢歌。
  面对这个画面,你道貌岸然也好,你暗自欣赏也好,你赤裸裸与之同欢共舞也好,它都存在于天地、你我之间,它不会因为你我的喜好,欣赏或鞭挞而不复存在,因为这个画面是属于大自然的,因此,它也是永恒的!
  《六点红情殇》比之《木阁楼情人》人物更多、社会关系更复杂,所要表现的题旨也更多义。该作不是单线条的,而是多重和多线条交糅一起。通过众多和不同性格的人物来表现小说所要达到的意义和主题。小说语言趋于质朴,更多的是白描,少加粉饰,对人物也不加许多繁琐的交代和刻划,因为,它像上面所叙,该作不是针对某一主角人物,而是由多组人物来形成小说一个整体画面。
  本作初稿于2010年9月至2011年2月。耗时半年。其间,作者身体欠佳,出外休养一段时间,于2011年9月回到长沙,接着就进入二稿的修改。二稿改毕于2012年9月,10月送交出版社。在此,特别感谢九州出版社对本书出版给予的大力支持和高度关注!感谢责任编辑在编审过程中所付出的辛劳!正是由于出版社、编辑老师们和文友们的鼎力支持和全力襄助,才使拙作得以顺利与读者见面。


  作者:午菲

  2012年10月18日记于湖南长沙


  (全文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23 15:41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9-2 09:57 发表
  这部长篇拙稿以后的影响力不会低于《木阁楼情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11 10:04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9-2 09:57 发表
  这部长篇拙稿以后的影响力不会低于《木阁楼情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4 08:59
  作者简介:午菲;另有南子、麓山客等笔名。生于福建厦门,现寓居湖南长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当过知青、工人、医生。曾就读于复旦大学作家班。已在《人民文学》《文学界》《青春》《文学报》《湖南文学》《安徽文学》《福建文学》《羊城晚报》《福建日报》《创作》《今古传奇》《厦门文学》《长沙晚报》《厦门日报》等50余家报刊杂志发表小说百余篇;著有长篇小说《木阁楼情人》和《六点红情殇》,中篇小说选《三蛇沉浮记》和短篇小说集《在山那边》等多部小说专著。有小说作品被选刊选载,小说《美餐》被选入大学教材;作品曾获青春文学奖和全国、省、市多种文学征文奖并入选多种文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3 08:52
  
  《六点红情殇》后记



  本作是我已经出版的长篇小说《木阁楼情人》的姐妹篇。
  《木阁楼情人》由作家出版社于2009年9月出版。出版至今三年过去,反响不错,现在北京、上海等地书店和网上还在热卖,说明该作自有其可取之处。有看过拙作的读者,文学友人给我来过书信和电话,认为《木阁楼情人》是一部很独特的长篇小说。他们说,该书你可以蒙去作者的名字——也就是说,读者不必去寻问该作者是名家还是无名小辈写的,你只要去翻动一下书页,再阅读一小段文字,你就会想把它读下去。
  由于居住在长沙的方便,我常会去长沙定王台书市上走动。时下一些文学书籍,有的甚至是名家的书籍,出版多年仍然在书架上蒙尘。书商为了不使这些无人问津的书占去书架位置,只能将它们打三折、打二折来清架出门。即使这样,这些蒙尘多年的书籍仍然是无人问津。此景此情,看了真让人唏嘘伤心。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作者写一本书,尤其是一部小说作品,最起码的一点,是要让读者看得进去,看得下去。如果你连这最起码的一点都做不到,你的小说没有任何吸引力,读者不掏钱买你的书,写出的书不放在书架上蒙尘,难道还有其它的办法?读者是上帝,读者也是检验好书和孬书最好的上帝。
  而作为《木阁楼情人》一书的作者,能看到有人喜欢拙作,我自然感到很欣慰。
  基于这个原因,我又写了这部《六点红情殇》,并决定在近期将其出版,以飨读者的厚爱。
  作为后记,本不该谈及以上这段话。然而,如以上所述,《六点红情殇》是前作的姐妹篇,我看似赘述,但又不得不说。
  《六点红情殇》一书,依然保持了《木阁楼情人》的写作风格。不管是故事叙述,人物生活场景,还是小说地域风貌,风土人情,包括小说文本语言,都力求保持与《木阁楼情人》相一致。可以说,都力求延续《木阁楼情人》其成功之处。《六点红情殇》仍然以《木阁楼情人》那作者所虚构、虚拟的小镇、古集、乡镇为故事背景。所不同的是,《木阁楼情人》是以小镇的古集、老街、木阁楼为中心,而《六点红情场》则是以小镇的两个僻野山村来展示小说的人物和故事。
  《木阁楼情人》是以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之间的情感纠葛来描摹完成小说的叙述文本,而《六点红情殇》则是以六个女人与六个男人之间相互缠绕又相互交差的情感纠葛来开展和揭示所要叙述和表达的小说内容。
  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小说对男女情爱场面,床头戏场景,两性性爱方面,依然采用原生态的笔调与笔触进行勾勒和描述。这种对男女两性原生态的勾勒和描述,也许有人会认为他们是淫荡的、肮脏的、不堪入目的,难登大雅之堂的。然而,有个生物学家在和我做过一次有趣的交谈时,向我描述了他看到的一次有趣的画面:他在欣赏一朵开得十分娇艳的玫瑰花时,观察到一对雌雄的黄蜂(注意:不是蜜蜂),在玫瑰花瓣里,在玫瑰花露里进行两性交欢。它们一边峰尾相连,一边还沾着花露或花蜜翼动着作出欢快、酣畅淋漓的动作。生物学家说,这时他的注意力已不在那朵含苞怒放的玫瑰花,而是全神贯注于这对懂得美感、懂得生活、懂得生物本能和本性挥洒自如的有趣的黄蜂身上。他问我:你说这时是那朵美丽的玫瑰花吸引人,还是那对黄峰更吸引人,是玫瑰花高贵,还是那对黄峰高贵,或者是他这个观察、欣赏者高贵或下贱?这是个哲学命题,我一时无言以对。生物学家见我语塞他笑了。
  这大抵就是我对原生态描摹人的本性的性爱画面的一个回答,相信读者储君自有其见仁见智的不同见解。所谓的原生态是花与自然、黄峰与花蕾、花露、花瓣的欢香,交融于一体,别无旁贷,自由自在,不因人为的惊扰和添加,以其优美的舞姿在绽放的花之朵上尽情欢歌。
  面对这个画面,你道貌岸然也好,你暗自欣赏也好,你赤裸裸与之同欢共舞也好,它都存在于天地、你我之间,它不会因为你我的喜好,欣赏或鞭挞而不复存在,因为这个画面是属于大自然的,因此,它也是永恒的!
  《六点红情殇》比之《木阁楼情人》人物更多、社会关系更复杂,所要表现的题旨也更多义。该作不是单线条的,而是多重和多线条交糅一起。通过众多和不同性格的人物来表现小说所要达到的意义和主题。小说语言趋于质朴,更多的是白描,少加粉饰,对人物也不加许多繁琐的交代和刻划,因为,它像上面所叙,该作不是针对某一主角人物,而是由多组人物来形成小说一个整体画面。
  本作初稿于2010年9月至2011年2月。耗时半年。其间,作者身体欠佳,出外休养一段时间,于2011年9月回到长沙,接着就进入二稿的修改。二稿改毕于2012年9月,10月送交出版社。在此,特别感谢九州出版社对本书出版给予的大力支持和高度关注!感谢责任编辑在编审过程中所付出的辛劳!正是由于出版社、编辑老师们和文友们的鼎力支持和全力襄助,才使拙作得以顺利与读者见面。


  作者:午菲

  2012年10月18日记于湖南长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23 08:56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8-9-3 08:52 发表
  
  《六点红情殇》后记



  本作是我已经出版的长篇小说《木阁楼情人》的姐妹篇。
  《木阁楼情人》由作家出版社于2009年9月出版。出版至今三年过去,反响不错,现在北京、上海等地书店和网上还在热卖,说明该作自有其可取之处。有看过拙作的读者,文学友人给我来过书信和电话,认为《木阁楼情人》是一部很独特的长篇小说。他们说,该书你可以蒙去作者的名字——也就是说,读者不必去寻问该作者是名家还是无名小辈写的,你只要去翻动一下书页,再阅读一小段文字,你就会想把它读下去。
  由于居住在长沙的方便,我常会去长沙定王台书市上走动。时下一些文学书籍,有的甚至是名家的书籍,出版多年仍然在书架上蒙尘。书商为了不使这些无人问津的书占去书架位置,只能将它们打三折、打二折来清架出门。即使这样,这些蒙尘多年的书籍仍然是无人问津。此景此情,看了真让人唏嘘伤心。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作者写一本书,尤其是一部小说作品,最起码的一点,是要让读者看得进去,看得下去。如果你连这最起码的一点都做不到,你的小说没有任何吸引力,读者不掏钱买你的书,写出的书不放在书架上蒙尘,难道还有其它的办法?读者是上帝,读者也是检验好书和孬书最好的上帝。
  而作为《木阁楼情人》一书的作者,能看到有人喜欢拙作,我自然感到很欣慰。
  基于这个原因,我又写了这部《六点红情殇》,并决定在近期将其出版,以飨读者的厚爱。
  作为后记,本不该谈及以上这段话。然而,如以上所述,《六点红情殇》是前作的姐妹篇,我看似赘述,但又不得不说。
  《六点红情殇》一书,依然保持了《木阁楼情人》的写作风格。不管是故事叙述,人物生活场景,还是小说地域风貌,风土人情,包括小说文本语言,都力求保持与《木阁楼情人》相一致。可以说,都力求延续《木阁楼情人》其成功之处。《六点红情殇》仍然以《木阁楼情人》那作者所虚构、虚拟的小镇、古集、乡镇为故事背景。所不同的是,《木阁楼情人》是以小镇的古集、老街、木阁楼为中心,而《六点红情场》则是以小镇的两个僻野山村来展示小说的人物和故事。
  《木阁楼情人》是以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之间的情感纠葛来描摹完成小说的叙述文本,而《六点红情殇》则是以六个女人与六个男人之间相互缠绕又相互交差的情感纠葛来开展和揭示所要叙述和表达的小说内容。
  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小说对男女情爱场面,床头戏场景,两性性爱方面,依然采用原生态的笔调与笔触进行勾勒和描述。这种对男女两性原生态的勾勒和描述,也许有人会认为他们是淫荡的、肮脏的、不堪入目的,难登大雅之堂的。然而,有个生物学家在和我做过一次有趣的交谈时,向我描述了他看到的一次有趣的画面:他在欣赏一朵开得十分娇艳的玫瑰花时,观察到一对雌雄的黄蜂(注意:不是蜜蜂),在玫瑰花瓣里,在玫瑰花露里进行两性交欢。它们一边峰尾相连,一边还沾着花露或花蜜翼动着作出欢快、酣畅淋漓的动作。生物学家说,这时他的注意力已不在那朵含苞怒放的玫瑰花,而是全神贯注于这对懂得美感、懂得生活、懂得生物本能和本性挥洒自如的有趣的黄蜂身上。他问我:你说这时是那朵美丽的玫瑰花吸引人,还是那对黄峰更吸引人,是玫瑰花高贵,还是那对黄峰高贵,或者是他这个观察、欣赏者高贵或下贱?这是个哲学命题,我一时无言以对。生物学家见我语塞他笑了。
  这大抵就是我对原生态描摹人的本性的性爱画面的一个回答,相信读者储君自有其见仁见智的不同见解。所谓的原生态是花与自然、黄峰与花蕾、花露、花瓣的欢香,交融于一体,别无旁贷,自由自在,不因人为的惊扰和添加,以其优美的舞姿在绽放的花之朵上尽情欢歌。
  面对这个画面,你道貌岸然也好,你暗自欣赏也好,你赤裸裸与之同欢共舞也好,它都存在于天地、你我之间,它不会因为你我的喜好,欣赏或鞭挞而不复存在,因为这个画面是属于大自然的,因此,它也是永恒的!
  《六点红情殇》比之《木阁楼情人》人物更多、社会关系更复杂,所要表现的题旨也更多义。该作不是单线条的,而是多重和多线条交糅一起。通过众多和不同性格的人物来表现小说所要达到的意义和主题。小说语言趋于质朴,更多的是白描,少加粉饰,对人物也不加许多繁琐的交代和刻划,因为,它像上面所叙,该作不是针对某一主角人物,而是由多组人物来形成小说一个整体画面。
  本作初稿于2010年9月至2011年2月。耗时半年。其间,作者身体欠佳,出外休养一段时间,于2011年9月回到长沙,接着就进入二稿的修改。二稿改毕于2012年9月,10月送交出版社。在此,特别感谢九州出版社对本书出版给予的大力支持和高度关注!感谢责任编辑在编审过程中所付出的辛劳!正是由于出版社、编辑老师们和文友们的鼎力支持和全力襄助,才使拙作得以顺利与读者见面。


  作者:午菲

  2012年10月18日记于湖南长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28 19:33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8-6 08:51 发表
  “言情小说”只是现在编报人和文学评论者给予的一种缥缈的说法,并无真正的文学归类定义。
  小说之言情,或情色的描述,只是小说家的一种配料,
  就像食物的调味品,像味精之类使食物更美味更好吃,让食者更有胃口。
  我的《六点红情殇》里情色的描述就属于这一类。这部长篇真正要表现的是在2008年之前的社会现实场景,特别是那个时期在政法、司法、公安、基层政界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这在我的小说后半部分有更充分的披露和体现。
  我以为一个小说家要有敢于面对社会现实和生活现实的勇气。因为是人民养育了作家,作家要对得起养育你的人民。你手下的笔没有理由不去表现人民群众所关切的、深恶痛绝的社会丑陋现象,不能一味地去歌功颂德和歌舞升平。

  [本帖最后由 午菲 于 2014-8-6 08:53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2 10:14
“言情小说”只是现在编报人和文学评论者给予的一种缥缈的说法,并无真正的文学归类定义。
  小说之言情,或情色的描述,只是小说家的一种配料,
  就像食物的调味品,像味精之类使食物更美味更好吃,让食者更有胃口。
  我的《六点红情殇》里情色的描述就属于这一类。这部长篇真正要表现的是在2008年之前的社会现实场景,特别是那个时期在政法、司法、公安、基层政界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这在我的小说后半部分有更充分的披露和体现。
  我以为一个小说家要有敢于面对社会现实和生活现实的勇气。因为是人民养育了作家,作家要对得起养育你的人民。你手下的笔没有理由不去表现人民群众所关切的、深恶痛绝的社会丑陋现象,不能一味地去歌功颂德和歌舞升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9 16:09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8-10-22 10:14 发表
“言情小说”只是现在编报人和文学评论者给予的一种缥缈的说法,并无真正的文学归类定义。
  小说之言情,或情色的描述,只是小说家的一种配料,
  就像食物的调味品,像味精之类使食物更美味更好吃,让食者更有胃口。
  我的《六点红情殇》里情色的描述就属于这一类。这部长篇真正要表现的是在2008年之前的社会现实场景,特别是那个时期在政法、司法、公安、基层政界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这在我的小说后半部分有更充分的披露和体现。
  我以为一个小说家要有敢于面对社会现实和生活现实的勇气。因为是人民养育了作家,作家要对得起养育你的人民。你手下的笔没有理由不去表现人民群众所关切的、深恶痛绝的社会丑陋现象,不能一味地去歌功颂德和歌舞升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3 10:00
  作者简介:午菲;另有南子、麓山客等笔名。生于福建厦门,现寓居湖南长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当过知青、工人、医生。曾就读于复旦大学作家班。已在《人民文学》《文学界》《青春》《文学报》《湖南文学》《安徽文学》《福建文学》《羊城晚报》《福建日报》《创作》《今古传奇》《厦门文学》《长沙晚报》《厦门日报》等50余家报刊杂志发表小说百余篇;著有长篇小说《木阁楼情人》和《六点红情殇》,中篇小说选《三蛇沉浮记》和短篇小说集《在山那边》等多部小说专著。有小说作品被选刊选载,小小说《美餐》被选入大学教材;作品曾获青春文学奖和全国、省、市多种文学征文奖并入选多种文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3 10:43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8-11-9 16:09 发表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8-10-22 10:14 发表
  “言情小说”只是现在编报人和文学评论者给予的一种缥缈的说法,并无真正的文学归类定义。
  小说之言情,或情色的描述,只是小说家的一种配料,
  就像食物的调味品,像味精之类使食物更美味更好吃,让食者更有胃口。
  我的《六点红情殇》里情色的描述就属于这一类。这部长篇真正要表现的是在2008年之前的社会现实场景,特别是那个时期在政法、司法、公安、基层政界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这在我的小说后半部分有更充分的披露和体现。
  我以为一个小说家要有敢于面对社会现实和生活现实的勇气。因为是人民养育了作家,作家要对得起养育你的人民。你手下的笔没有理由不去表现人民群众所关切的、深恶痛绝的社会丑陋现象,不能一味地去歌功颂德和歌舞升平。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7298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