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69610个阅读者,22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 20:04
  
  第51章:这场官司没有谁输谁赢



  郑其扬为肖家打赢了这场官司,前后耗时半年,也耗尽了郑其扬的心血和心力。官司打得有声有色,且也达到了预期的目的:邱忠海和杜天庆两条人命都保住了。邱忠海终于获得重罪轻判;而杜天庆则无罪释放,成为自由人。官司不算是赢在理上,而是赢在钱上面。对死者凸眼辉那一方也不存在输与赢。原因很简单,一代枭雄的凸眼辉已经身亡,界内格许姓人家树倒猢狲散,官司输与赢对他们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重要的是能让死者亲属多拿一些钱,这才是最重要。这点,肖家已经做到了。界内格人也没什么话可说,因此也不想在官司上再追究什么。因为斯人也好,匪徒也好,都已逝去。活人还要生活下去,界内格和肖山村是邻乡社邦,是隔壁亲家,出门低头不见抬头见。人家肖山村人已经理欠理赔了,何必在官司上究追猛打,人总要给一条生路吧,没必要把乡邻社邦关系搞得那么僵,以后村民还要婚姻嫁娶哩。
  打完官司那一天,已经搞得精疲力竭的郑其扬从市中级法院审判庭,驱车回到青佛城林家天口大楼。郑其扬首先想到的是给白首鸿打去电话,约白首鸿出来见面。郑其扬没忘记半年前对白首鸿的承诺:本官司打赢打完了,他要在和妻子林文容的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接到电话的白首鸿即赶到天口大楼与郑其扬见面。
  还是三楼那个大会客厅。
  郑其扬还是坐在半年前第一回见到白首鸿的那张大沙发对面的位置上。不过,今天钢化玻璃茶几上摆的不是轩尼诗琥珀色酒,而是一对国产的五粮液白酒。仍然是没有炒菜肴,茶几上仍然现摆着许多零杂、干货食品作为下酒料。
  白首鸿落座后,郑其扬给白首鸿斟上一杯酒,自己也倒满一杯,说:“辛苦你和你的同学袁伸了,这半年来你们为这场官司尽心尽力,这场官司终于打完了,并且如期所愿打赢。我们现在可以庆贺一下了,来!我们干一杯!”
  “好!干!”白首鸿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郑其扬也一饮而尽。把空酒杯高扬在空中晃了几晃。接着,继续倒酒。连干三杯后,郑其扬说:“你把我和林文容的离婚协议书记带来了吗?”白首鸿说,“接到你的电话指示,我当然带来了。”“那好!你拿出来,我现在就签字。”
  “你这个人还挺君子的。”白首鸿随即掏出那份已在他公文包里躺了半年的林文容签过字的离婚协议书。说句实话,半年前,当郑其扬看到这份在白首鸿手上的离婚协议书后,他就再也不想去见林文容了。郑其扬已在心里琢磨过,这份在白首鸿手上的离婚协议书其背后蕴藏的是怎么一回事。郑其扬在心里也想过:一个已经心归别人的女人,正如他现在已经心归另外一个女人的道理是相同的,是不值得再去留恋纠缠的了。他也知道,只要自己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这个叫林文容——曾经是和他同床共寝十多年的妻子的女人,就归属于眼前这个比她还年轻八岁的男人白首鸿了。郑其扬不想也没那份心情去想去追问他们俩是如何看上对方的?是何时看上对方的?又怎么会想到俩人最后要结合在一起?不过,通过这场捆绑式的打官司,郑其扬总算领教了“后生可畏”这四个字的份量和含义。郑其扬在心底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白首鸿不仅优异于他,还优异已其父白如钢。白如钢追林文容追了大半辈子,都未能追上林文容,而白首鸿——郑其扬给他算了算时间,还不到两年时间,就把林文容追到手,并收入囊中。白首鸿不愧是研究生,法学硕士学历的高智商人物。哪像他只有高中学历,还是那个半耕半读时代的高中生。白首鸿这么年轻就已是副科级干部了,而他自己呢?奋斗了大半辈子,也只是个副科级干部,而且是一辈子都呆在最低层的乡镇干部。自己为肖家人打这场官司还要有求于他。显然,自己不管是从年龄、职务、地位,还是社交,社会活动能力,都无法与白首鸿相比拟。自己这种老态横秋的劣势、颓势,被淘汰正是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使然,郑其扬在心里默认了自己在婚姻上的失败。
  郑其扬把目光落在这份协议书上,尽力想从林文容那熟悉的手书签字笔迹上,去寻找出十七年前那个朴实的女知青影像,或者从某个痕迹或角落,构起对她的某些生活片段的回忆。然而,都没有!有的也是那种残缺、稍踪即逝的碎片,甚至连碎片都那样模糊不清。这也许就像人们所说的,感情已走到了尽头,已无处去寻觅对方的倩影吧!
  郑其扬终于掏出笔,在一式两份的离婚协议书上签上了:“同意协议离婚,郑其扬,1998年11月17日”他从略略伤感中回到现实中来面对眼前的白首鸿,把离婚协议书分开,自己留下一张,退给白首鸿一张,说,“请你转告林文容,我会按协议书上标明的,每年会一次性汇给我女儿郑玉萍的生活费用的。同时,我祝她重新组成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找一个有能量的男人,不要再找一个像我这般不中用,跟着我受穷受苦大半辈子的男人!”
  “我会把你的祝愿和美意转告她的。”白首鸿收起那张协议书放进他的挎包里。
  “我还希望你能善待我的女儿。”郑其扬终于说出这句本不该说但又不得不说的话。白首鸿见郑其扬这句话实际上已经戳破了他和林文容之间的那层窗户纸,白首鸿想,已到这个时候了他再也无需对郑其扬隐瞒和遮遮掩掩什么了。白首鸿索性回答说,“我会的!我会像你那样疼爱玉萍去关爱她的!”
  “我现在唯一的牵挂只有我女儿了。你现在当面应诺我,我就放宽心了。但我依然会时刻来关注我女儿的生活、学习,以至以后的工作。这是血缘关系注定的,是没有办法改变的,请你能理解一个做父亲此时的心情。”
  “我能理解。”白首鸿接着说,“玉萍现还小,正处在读书年龄,心理承受力还很小。我也是考虑到她的承受能力,为了不影响她的生活和学习,才让你和林文容采用这种最简捷、最不影响小孩身心健康的协议离婚的形式。我也希望你不要责怪我,能理解我。”
  “我知道你的良苦用心,是为我女儿好。”郑其扬坦实相告,“我也是基于女儿这个原因,我才不想再回那个家和我女儿见面,我更不想让女儿见到我而伤害到她的身心。”
  说到这里,郑其扬喉底有些咽塞。白首鸿见状,拿过酒杯倒满一杯酒对他说:“我们再干最后这一杯。等下,我单位还要开一个会,我喝下这杯酒,我就得走!”
  “那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郑其扬再次举起酒杯和这位即将成为林文容的丈夫的男人碰了一杯,一昂脖,一长杯的酒便倒下肚去。白首鸿干完杯,也是一杯见底。这是个精灵的男人。白首鸿知道自己帮郑其扬打完这场官司,自己在郑其扬这里已经完全失去了使用价值了,郑其扬采用打官司与离婚协议捆绑式的相互制约来让他为其打官司卖命,现在官司打完了,郑其扬已在离婚协议书签上字,该是他脱身、从郑其扬视线里消失的时候了。毕竟自己是横刀夺爱。通过这场捆绑式打了半年的官司,白首鸿也领略了郑其扬有其独特和厉害的地方。譬如,郑其扬性格柔中有刚,刚柔相济,有才华却又深藏不露。另外,郑其扬为人正直,守信义,讲义气。这也是他暗中所佩服的优点。难怪有这么多人在郑其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都会站出来助他一臂之力。包括他白首鸿自己不也是被郑其扬的化敌为友所利用,心甘诚服被他绑架为其服务打了半年官司。更令白首鸿震惊的是,郑其扬的背后居然有全青佛县第一富人林日寸作为靠山。现在他清楚,只要郑其扬甘愿屈身俯首为林日寸服务,郑其扬完全可以在青佛县呼风唤雨,喊水凝冻。从这一点来说,郑其扬仍然是个不可侵犯和小觑的人物。白首鸿感到自己是遇上了对手了,只是这个对手对他采取宽容怀柔的策略,没有对他使力,放他一马而已罢了。白首鸿对郑其扬的弯躬有度还是十分惧服的,最少对他有一种威慑力。白首鸿自然想尽早离开这里。于是,没再多说什么,起身离席。
  这次,郑其扬没有起身送他。郑其扬为什么要送他呢?世界上还有比送他一个女人更大的礼物吗?
  果不出郑其扬所料。一个月后,白首鸿和林文容登记结婚。据说,双方父母都对白首鸿和林文容的“少郎配”婚事不满意。特别是白家父母气得几乎要流鼻血。因此,他们的婚事没在青佛县城举行,俩人选择在那年的年底去上海和杭州转一圈的旅行结婚。


  (未完·待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3 09:49
  第51章:情殇的六点红在喜剧色彩下落幕


  在目睹了这一切社会现实和生活变故的郑其扬回到桃阳镇后,突然作出一个惊人的决定:向县组织部递交了“停薪留职”的申请报告。
  半个月后,县组织部批准了他的申请报告。
  郑其扬很快离开了他为之工作近二十年的工作岗位。
  离职后,郑其扬并没有离开桃阳镇。这时郑其扬已经公开住进了肖曼凤的家里,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又瞠目结舌的惊人举动。
  没多久,郑其扬去了天口铁矿,和林日寸做了一次长谈。
  郑其扬搬去了半年来为邱忠海和杜天庆打官司的开支账本,让林日寸一一过目。林日寸为这场讼案共支付的现金是九十七万余元。这账务还不包括林日寸自愿为肖春兰先期还请凸眼辉那一百一十二万元的借款欠债。也就是说,林日寸在这场官司中总共垫付了二百多万元。郑其扬把送给上至袁伸之父的省高检副检察长、省高院、市中院正副院长,下至青佛县公安局正副局长,刑侦大队正副大队长,以及桃阳镇派出所李所长、警员的贿赂款一一列出清单。在那长长的清单上对这些人有的是送十万,有的是八万,有的是送五万,最少的也送了三万的现金。如果再加上邱家父亲邱东营送出的好烟好酒,土特产品,那就不止这个数目了。林日寸瞅着那列出一长串清单的官员名称、送款时间、地点、数目,心里不觉发出“这个社会怎么会变得这样黑”的感叹,心里一阵阵怅然。不过,林日寸为郑其扬明明白白花钱,清清楚楚记账,却赞佩有加,感慨万千。林日寸当面表示:“你已辞去政府公职了,干脆到我矿上来,我让你当矿务公司的财会总监。我矿上实在太需要一位像你这样能粗细账清清楚楚,条理分明的监管人员。”
  郑其扬没有接受,婉言谢拒了,他说,“我辞去公职,目的是想干一点自己想干的营生。”
  “什么营生?”林日寸关切地问。
  “我想在双阳村开一个酿红酒的酒厂。”郑其扬说,“这是个特产优势的产业。可惜,千百年来,没人来对其开发,没人来这里设立过酒厂,使这个特产产业资源白白浪费了。我早就想过要开发和利用这个产业,以前是没有机会,现在机会来了。我决定办个酿酒厂。算来算去,就是资金不足。所以我倒是希望你先借我六十万元作为运作资金。待我办成酒厂,日后有了营利,我会按银行利息,连本带利一分不少还你。”
  “喔,你想办红酒酿造厂,这很好!”林日寸说,“君子不夺人志向。我不能强行要求你到我矿务公司来工作。你要借的运作资金,有!前日,肖春兰已还给我七十万元,这七十万元是我为她先垫付凸眼辉的二十一位小矿主的一部分欠款。我不收,但肖春兰扔下钱就坐车走了,我只好收下。现在七十万元一分不动还躺在保险柜里。待会儿我叫我妻子时雅璐把钱拿给你。”
  “那我先谢谢你了。”郑其扬脸上露出喜色,“我一样会开个借据给你。”
  “我们都是这么好的朋友了,你就别跟我这么认真了。”这个亿万富翁说的是心里话,七十万元在平民百姓已是天文数字,但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个零头钱。郑其扬说,“好朋友归好朋友,借钱归借钱,这是两码事。朋友道上与金钱道上的规矩还是要经纬分明。”他说,“我写了借据给你,用起钱来才心安理得,以后还你钱你也收得心安理得。”
  “好!好!我知道你郑其扬历来都是这么一清二楚。要不是你这样正经正道,当时要是应诺土匪辉造假账单,让矿上这些贪小便宜的小矿主少交矿产资源税,说不定就不会发生后来这一连串事,说不定你的恩人杨浩达就不会因此受牵连,时雅璐也不会被人捉奸,当然也就没有我今天和时雅露的好事;说不定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离职出来要自己办酒厂。”
  “说是这样说。”郑其扬并不避讳杨浩达和时雅璐的话题,真的,就是因为自己做人太够坚持办事原则,才使杨浩达和时雅露因他而受到了牵连。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但这是事实存在。好在这一切都像过眼云烟过去了。郑其扬沉默了一会儿,为了缓解一下情绪,对林日寸笑了笑幽默地说,“当然,如果不是杨浩达被捉奸出局,成为平头百姓,你也得不到现在这个既年轻优雅,又是大学生有文化的时雅璐做你新任的妻子。”
  “你说的也对。”林日寸呵呵地憨笑,“这么说,我还真的要感谢你,是你的坚持做人办事原则,才反送给我一个难得的女人啦。”
  “应该能这么说。”郑其扬也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当即写了一张向林日寸借款七十万元的借据。之后,林日寸转头朝楼内大声喊道:“小时,小时,你在哪呀?你来看看,是谁来看你了。”矿务处后楼即传来时雅璐甜甜的回应声:“来了,来了!我知道是我的恩人郑其扬来了,我正想跟他见见面呢!”话音落后,郑其扬就听见一脚一板“杜、杜、杜”的皮鞋声。这声音对郑其扬来说倒是很熟悉。以前在杨浩达办公室时,郑其扬所听到的时雅璐就是这种“走狐步”的走路声。
  随之,时雅露优雅而潇洒的狐步身影便出现在他面前了。
  俩人再一次在这里相遇。不过,今昔已发生了质的变化,前次她付给郑其扬七十万元时,时雅璐的身份还是这里办公室的小白领,现在小白领已变成这里的新主人、老板娘和掌门人了。时雅璐还是戴着那副金丝眼镜,深度近视的镜片像啤酒瓶底那样显示出一个个圆圈。镜片后面那双眼睛依然细眯着,但神彩很好,透着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快意样子。她跃了过来,嗓门拉着很亮地说:“郑大主任,刚才老林说你打电话要来,我还以为老林是在哄我呢!”
  “哪会哄你?这不来了吗?”林日寸指着郑其扬说,“你近日总是念叨,郑其扬辞职了,今后的生活将怎么办?人家现在不用你念叨,见你来了!”
  “我这是心灵感应。”时雅璐嗓音依然亮堂,“不是我不时念叨,他哪能来的这么快呢!”笑着对郑其扬说,“你最近耳朵一定闹痒痒的吧!”
  “我耳朵天天都在闹痒痒。”郑其扬打趣回答着站起身和时雅璐握手。接着,把自己为什么会辞职,准备自己办酒厂的原因向时雅璐做了介绍。
  “天无绝人之路。”这个内心同样百孔千疮,伤痕累累的时雅璐听完郑其扬的叙述,以自己经历过来的同样感受,发自肺腑说了“天无绝人之路”这句俗话。
  在一旁听着的林日寸,插口说,“都过去了,就别在去提它们了。”然后叫时雅璐去开保险柜,把肖春兰还来的七十万元转拿给郑其扬。
  郑其扬接过那沉甸甸的一大袋子钱,向林日寸问道:“在肖春兰这笔揽储贷款上,你一来一去还是为肖春兰损失了五十多万元,你会后悔吗?”
  “我一点都不后悔。我还真谢她。这钱看似损失了,但我损失得高兴。我从此得到了安宁。因为,我再也不必担心有一个时刻会来找我麻烦的土匪——凸眼辉了。一个人,特别是像我这样从一个用板车拉矿石到现在有大产业的人,能过上平静、安宁、和睦的日子,这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再说,凸眼辉被打死荒坡野岭之后,我就答应过肖春兰要捐助她。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钱我用的光彩。”又说,“以后,你自己开办酒厂赚了钱,这七十万元你直接还去肖春兰那儿。现在我只给你们当个借款的中间人。”林日寸说出了心里话。因为他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郑其扬听了深受感动。
  “凸眼辉生前开给小矿主的那些借据,现在都归回到肖春兰手中了吗?”郑其扬问道。
  “何止是归回肖春兰手中,我们都当面销毁了。”林日寸介绍说,”要销毁借据那天,我还通知界内格许姓的村头人物,凸眼辉的该亲族人,还有派出所姓李的所长,桃阳村的罗冬勤都来矿上,当着几个方面的人都在场,叫肖春兰把所有的借据全部在路口烧了——因为那是死去的人生前开的借据,无论如何都要放火烧掉。我们从事矿山产业的人,天天在矿山里挖矿石,最忌讳的就是没有还清死人生前的欠债、钱财和实物。因为这些东西不吉利,怕死人来索债,怕矿山会出事。”
  “我明白了。”郑其扬心情掠过一丝阴郁,用沉重的语气说,“我们以后就不再提这个令大家都感晦气的事了。我祝你在新年一九九九年走好运,发大财!”
  “我们也祝你明年开办酒厂,马到成功,赚大钱!”林曰寸代表时雅璐向郑其扬祝贺。
  新年后不久,郑其扬将肖曼凤那座老平房彻底推倒。
  这次,肖曼凤反过来借住到对面已经装修好的肖春兰那栋新楼里。肖春兰把二楼整层借给肖春兰和郑其扬使用,作为去年春天肖曼凤把房子借给她用的一种报答。
  入夜时分,二楼常常传出肖曼凤那要爽不要命的尖厉叫床声。那叫床声是很纯粹的,只属于男女行乐才会有的尖叫。赶夜路经过的人听见常常驻足细听。村人更是找着乐暗地议论说:听到肖曼凤的尖叫声,犹如母猴在深山里的尖叫,听得人整个身体都会跟着她的尖叫声不由自主地颤抖,还让人感到连肖春兰那坚固的新石楼都在震动,像五级地震那样的震动。这种说法是否真实,是否夸张,谁也无法去进一步深究。不过村人都在传说郑其扬床上功夫肯定好厉害,绝对是个很会整女人的猛男。要不,以前怎么没听过肖曼凤和前夫在一起的叫床声?村里的男人对郑其扬好羡慕,而女人们更是妒忌这个断弦重续的肖曼凤,得了这个懂风情,晓床事的男人来整夜整夜地整她,那真是女人一件最快乐、最令人羡慕的事。
  郑其扬请来的建房建筑队还是去年给肖春兰建石楼的那个建筑队。楼房设计师,请的也是那个脸上有一颗黑痣的李工程师。不过,李工程师今年所设计的楼房格式与去年截然不同。他今年设计的不是住楼,而是临公路的店铺。店铺是以酒店经营的铺面来设计:前排是一溜一百七十平米的沿路门面;后面原来延伸下来的一座小山岗被推土机整座铲除,硬是在后院又推出一个三百多平米,可用来做酒厂酿酒的场地和厂房。李工程师说,这座厂、店两用的乡间店铺是普通的钢筑水泥结构,建筑计划用款近五十万元,
  土地平整完毕,要奠基那一天,肖曼凤娘家传来喜讯,肖曼宁生下一个七斤二两的男婴。尽管男婴的父亲是在监狱里服刑,邱家和肖家父母都喜极而泣,给即将要奠基开工的酒厂带来了吉祥。
  邱家父母在肖家看完大孙子,都到肖曼凤的奠基地向郑其扬和肖曼凤道喜祝贺。林日寸这天外出没能来。他委派时雅璐作为天口铁矿的代表,送来五万元的贺金。时雅璐一身珠光宝器,满脸笑容,很有富贵态。
  罗冬勤自然不能缺席,他也包了一个不小的红包,递给肖曼凤,那黑脸上溢满恭敬和虔诚。
  肖曼美和杜天庆携着手来参加姐姐这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奠基礼。据传,自从杜天庆释放那天起,肖曼美约了罗冬勤在当晚做了最后一次爱。之后,俩人面对面下跪对天发誓:从此俩人斩断情丝,以后只做一般的朋友来往。杜天庆继续为罗冬勤运送铁矿石,也许都经历了那场血与泪的劫难,彼此相处和合作反而比以前更加融洽,像一对亲兄弟那样对待对方。
  奠基仪式由肖春兰主持。陶家父亲和亲属在宾客的祝贺声中放鞭炮,挂彩旗,家里杀猪、宰羊、炒菜、炖鱼、开红酒缸,开酒席宴请各路来客。肖春兰少去了向男人抛媚眼的风情,然而,依然扭着杨柳般的小蛮腰,不时穿棱在大家的宴席之间。

  九个月后,厂房和店铺建好。郑其扬作为酒厂掌柜,开始正式收购双阳村的大糯米,为秋后开缸酿造红米酒做好原料储备。
  郑其扬一边收购,一边鼓励双阳村人在明年开春要大种特种传统的高杆红米稻谷。郑其扬拍着胸脯保证,会以高出市场普通米价三倍来收购双阳红米,他准备运往外地大城市去卖。
  郑其扬还建议,在双阳村所有不能种水稻的旱地里种上红心红薯,他准备一边酿红酒,一边开办一个红薯干的加工厂。要请闽西连城专门制作红薯干的大师傅来加工红薯干,然后向全国各地销售。因此,这一年秋收,双阳村的红心红薯没有一家舍得吃,他们要把红薯都保留下来做种子,准备来年在所有闲杂农田和旱地都种上红薯,给郑其扬烘制红薯干。村人们都很信任郑其扬。因为他原来镇上办公室主任的特殊身份,对村民更有其号召力,又都知道他是矿业大老板林曰寸的好朋友,他们不是兄弟但胜过兄弟,知道郑其扬有很雄厚的资金做保证。跟着他干,绝对不会吃亏。人们对郑其扬的承诺坚信不疑,都称他不是村长却胜过村长。
  受肖山村半崖溶洞所产的红色水晶鱼的启发,郑其扬去肖山村号召村民在溶洞泉渠所及之处的溪涧、河流、水田、池塘,进行人工饲养这种独特的、只产于肖山村的红色水晶鱼。为了把红色水晶鱼产业搞好,郑其扬特地去省水产研究院请来水产专家。水产专家在半崖溶洞进行长达二个月的科学考察,初步鉴定肖山红色水晶鱼是一种从未见过的鱼种,在《辞海》、《辞源》等国家生物学辞书中都还没有这种鱼类的记载,是一种珍稀和罕见的鱼种。初步估计是远古鲫鱼的变种和亚种,但经过千百年来生长在溶洞里退化,受溶洞的铁矿岩层多种矿物质的影响而形成这种全身红透的水晶鱼,是肖山村所独有的鱼种,它们吃溶洞的铁锈,饮来自天口铁矿溶洞深处的矿岩水,身上有三十多种矿物质,所以人吃下去,男人根茎会超常活跃,一天不知不觉可勃起数十次;而女子吃了,有补阴养血之功效精力非凡,床事也好,下田干活也好,身上都有使不完的劲。老专家经过研究还作出结论,这种红色水晶鱼十分珍贵很有开发经济价值,并且完全可以人工繁养,但所用之水必须是来自半崖溶洞的泉水。郑其扬决定出资让肖山人在肖山村建一个养殖场,并向肖山村人承诺,所养的红色水晶鱼他全部收购,他准备在肖春兰的青壳石楼开办一家大酒店,挂上天口奇珍异产:红色水晶鱼,为该酒店的主打食品。这家大酒店要集矿业、旅游,过路车辆和客人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肖春兰自动请缨,她要当大酒店的店长,要在她这栋双阳村最高、最豪华、最显眼的石楼上,每晚点上红灯,招徕过客和所有过往的大小车辆的司机。经过那场劫难,肖春兰肯定不会再干开“鸡窝”的行当,也会熄灭原先准备在石楼里开赌场,放高利贷的钱庄了。肖春兰只办纯粹的酒店,但要好,要上档次,要高消费,要让矿上那些有钱的主儿吃好喝好。偶尔请几个还不开瓢的小女孩来为他们按按摩,活动活动筋骨。这不成问题!肖春兰明白:健康的男人们都好这一口,只能顺着男人们的这种花心,生意才能兴隆,顾客夜夜爆棚。郑其扬同意肖春兰这个计划。
  不久,肖山村一家专门收购黑脐红菇的店面正式在肖山村与天口铁矿交汇路口挂牌。负责人是罗冬勤,以后肖山村黑脐红菇,罗冬勤收购后,再由这家挂牌收购店进行深加工,精包装,然后专营专卖。
  接着,肖山村另一家“红榧木家具厂”相继开张。这家家具厂专门选用肖山村自然生态林里的红榧木做原料,用手工加工现代都市流行的贵重家具,向全国各大城市出售。开办的业主是郑其扬,而实际管理的则是肖曼美。

  第二年春天,经过一个冬天的红糯米酒厂已开始酿出红酒。从瓷厂专门定做的红瓷罐运抵肖曼凤的新楼厂房。瓷罐上烧印的商标和包装盒上都标注着“六点红”糯米红酒。“六点红”三字,是出自平民书家郑其扬的手笔,字体用的是郑其扬最拿手的行书,端正飘逸、潇洒风流、又古朴苍劲,古香古色。
  接着,对面肖春兰石楼“六点红”大酒店开张。其专营的“红色水晶鱼”特色菜有烧磨菇的,有煨黑脐红菇的,有炖薯仔的,招徕来来往往的大车小车,连桃阳镇外面的乡镇都慕名“红色水晶鱼”来到这个天口铁矿下、县际公路旁的双阳“六点红大酒店”。虽是在山村,但现在的人们都喜欢这种农家乐的乡村酒店,就像肖春兰事先预计的那样生意兴隆。肖春兰和陶飞来夫妇望着石楼大埕总是停着一辆辆车而喜笑颜开。而更喜笑颜开的是肖山村和双阳村的村民。肖山村养的、捕的红色水晶鱼,还有螺蛳、胡子鲶、红鲤、鲢鱼都可卖给“六点红大酒店”。红色水晶鱼每斤卖三百元,还供不应求,经常断货,这就只能用其他鱼类来“滥芋充数”,这就让肖春兰常常和顾客说好话:下回再来,保管正牌货供你食用,让你的男根像铁棍一样粗壮、硬实。这几天先忍一忍,省得你媳妇经受不起,让你媳妇稍息几天!而双阳村的糯米、红米、红酒,都由郑其扬的酒厂包销,村民们的钱袋子开始鼓起来,连红薯这种原是粗俗货,养牲畜的货,现在都是成几倍的卖钱,那钱袋子想不鼓都难!
  有了足够的红薯作原料。年底,红心红薯食品厂正式在双阳村挂牌。那商号和商标仍然是由郑其扬亲自命名的“六点红”系列产品所属的一宗特产。红薯干加工师傅是从连城聘请来的,做出来的产品和连城红薯干一模一样,故销往北京、上海、广州等省会城市和青佛县各地,产品供不应求,郑其扬只能申请“有限公司”加于限制。各商家因此对郑其扬很有意见,说他是畅销了,故意吊经销商的胃口。郑其扬因此大呼冤枉。
  郑其扬就担任这黑脐红菇、糯米红酒、水晶红鱼、双阳高杆红米、红心红薯干、红榧家具厂这六大带“红”字出头产品的总经理。
  人们经过好年多的时间,到新世纪的2003年才真正理解“六点红”系列产品的涵义。然而在郑其扬的心里“六点红”不单单是六种特产物品,“六点红”还暗含着六个女人的经历、遭遇和命运。哪六个女人呢?我们已经在前面故事里向您叙述过了,相信读者诸君已经明白!





  
  

[本帖最后由 午菲 于 2014-6-3 22:24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4 10:29
  

  《六点红情殇》后记



  本作是我已经出版的长篇小说《木阁楼情人》的姐妹篇。
  《木阁楼情人》由作家出版社于2009年9月出版。出版至今三年过去,反响不错,现在北京、上海等地书店和网上还在热卖,说明该作自有其可取之处。有看过拙作的读者,文学友人给我来过书信和电话,认为《木阁楼情人》是一部很独特的长篇小说。他们说,该书你可以蒙去作者的名字——也就是说,读者不必去寻问该作者是名家还是无名小辈写的,你只要去翻动一下书页,再阅读一小段文字,你就会想把它读下去。
  由于居住在长沙的方便,我常会去长沙定王台书市上走动。时下一些文学书籍,有的甚至是名家的书籍,出版多年仍然在书架上蒙尘。书商为了不使这些无人问津的书占去书架位置,只能将它们打三折、打二折来清架出门。即使这样,这些蒙尘多年的书籍仍然是无人问津。此景此情,看了真让人唏嘘伤心。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作者写一本书,尤其是一部小说作品,最起码的一点,是要让读者看得进去,看得下去。如果你连这最起码的一点都做不到,你的小说没有任何吸引力,读者不掏钱买你的书,写出的书不放在书架上蒙尘,难道还有其它的办法?读者是上帝,读者也是检验好书和孬书最好的上帝。
  而作为《木阁楼情人》一书的作者,能看到有人喜欢拙作,我自然感到很欣慰。
  基于这个原因,我又写了这部《六点红情殇》,并决定在近期将其出版,以飨读者的厚爱。
  作为后记,本不该谈及以上这段话。然而,如以上所述,《六点红情殇》是前作的姐妹篇,我看似赘述,但又不得不说。
  《六点红情殇》一书,依然保持了《木阁楼情人》的写作风格。不管是故事叙述,人物生活场景,还是小说地域风貌,风土人情,包括小说文本语言,都力求保持与《木阁楼情人》相一致。可以说,都力求延续《木阁楼情人》其成功之处。《六点红情殇》仍然以《木阁楼情人》那作者所虚构、虚拟的小镇、古集、乡镇为故事背景。所不同的是,《木阁楼情人》是以小镇的古集、老街、木阁楼为中心,而《六点红情场》则是以小镇的两个僻野山村来展示小说的人物和故事。
  《木阁楼情人》是以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之间的情感纠葛来描摹完成小说的叙述文本,而《六点红情殇》则是以六个女人与六个男人之间相互缠绕又相互交差的情感纠葛来开展和揭示所要叙述和表达的小说内容。
  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小说对男女情爱场面,床头戏场景,两性性爱方面,依然采用原生态的笔调与笔触进行勾勒和描述。这种对男女两性原生态的勾勒和描述,也许有人会认为他们是淫荡的、肮脏的、不堪入目的,难登大雅之堂的。然而,有个生物学家在和我做过一次有趣的交谈时,向我描述了他看到的一次有趣的画面:他在欣赏一朵开得十分娇艳的玫瑰花时,观察到一对雌雄的黄蜂(注意:不是蜜蜂),在玫瑰花瓣里,在玫瑰花露里进行两性交欢。它们一边峰尾相连,一边还沾着花露或花蜜翼动着作出欢快、酣畅淋漓的动作。生物学家说,这时他的注意力已不在那朵含苞怒放的玫瑰花,而是全神贯注于这对懂得美感、懂得生活、懂得生物本能和本性挥洒自如的有趣的黄蜂身上。他问我:你说这时是那朵美丽的玫瑰花吸引人,还是那对黄峰更吸引人,是玫瑰花高贵,还是那对黄峰高贵,或者是他这个观察、欣赏者高贵或下贱?这是个哲学命题,我一时无言以对。生物学家见我语塞他笑了。
  这大抵就是我对原生态描摹人的本性的性爱画面的一个回答,相信读者储君自有其见仁见智的不同见解。所谓的原生态是花与自然、黄峰与花蕾、花露、花瓣的欢香,交融于一体,别无旁贷,自由自在,不因人为的惊扰和添加,以其优美的舞姿在绽放的花之朵上尽情欢歌。
  面对这个画面,你道貌岸然也好,你暗自欣赏也好,你赤裸裸与之同欢共舞也好,它都存在于天地、你我之间,它不会因为你我的喜好,欣赏或鞭挞而不复存在,因为这个画面是属于大自然的,因此,它也是永恒的!
  《六点红情殇》比之《木阁楼情人》人物更多、社会关系更复杂,所要表现的题旨也更多义。该作不是单线条的,而是多重和多线条交糅一起。通过众多和不同性格的人物来表现小说所要达到的意义和主题。小说语言趋于质朴,更多的是白描,少加粉饰,对人物也不加许多繁琐的交代和刻划,因为,它像上面所叙,该作不是针对某一主角人物,而是由多组人物来形成小说一个整体画面。
  本作初稿于2010年9月至2011年2月。耗时半年。其间,作者身体欠佳,出外休养一段时间,于2011年9月回到长沙,接着就进入二稿的修改。二稿改毕于2012年9月,10月送交出版社。在此,特别感谢九州出版社对本书出版给予的大力支持和高度关注!感谢责任编辑在编审过程中所付出的辛劳!正是由于出版社、编辑老师们和文友们的鼎力支持和全力襄助,才使拙作得以顺利与读者见面。


  作者:午菲

  2012年10月18日记于湖南长沙


  (全文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6 10:31
  前后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把拙作贴完。
  全文有39万字,希望读者和网友能像喜欢《木阁楼情人》来喜欢这部姊妹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7 10:20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6-6 10:31 发表
  前后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把拙作贴完。
  全文有39万字,希望读者和网友能像喜欢《木阁楼情人》来喜欢这部姊妹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9 08:49
  本作发表后又发现有十多家网络进行转载,适当时候将给予公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1 08:27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6-9 08:49 发表
  本作发表后又发现有十多家网络进行转载,适当时候将给予公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08:30
  一个作者写一本书,尤其是一部小说作品,最起码的一点,是要让读者看得进去,看得下去。
  如果你连这最起码的一点都做不到,说明你的小说没有任何吸引力,那你就不是写小说这块料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5 11:14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6-13 08:30 发表
  一个作者写一本书,尤其是一部小说作品,最起码的一点,是要让读者看得进去,看得下去。
  如果你连这最起码的一点都做不到,说明你的小说没有任何吸引力,那你就不是写小说这块料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8 22:08
  对不起大家了,本月看世界杯未能及时更新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0 14:52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6-18 22:08 发表
  对不起大家了,本月看世界杯未能及时更新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2 10:19
  随着世界杯的时差,我们也要跟着时差倒转:凌晨看世界杯,白天睡大觉。
  周而复转,这是让人心潮澎湃的一个月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5 09:17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6-22 10:19 发表
  随着世界杯的时差,我们也要跟着时差倒转:凌晨看世界杯,白天睡大觉。
  周而复转,这是让人心潮澎湃的一个月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6 09:47
  《六点红情殇》一书虽然有大量的情色描写,
  但绝不是情色小说,而是一部集社会、风情、风俗画卷等诸多方而的小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7 16:54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6-26 09:47 发表
  《六点红情殇》一书虽然有大量的情色描写,
  但绝不是情色小说,而是一部集社会、风情、风俗画卷等诸多方而的小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30 09:40
  小说的地域性叙述始终是我所追求的。
  一个作者如果没有自己追求和独特风格是难于想象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7-3 07:31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6-30 09:40 发表
  小说的地域性叙述始终是我所追求的。
  一个作者如果没有自己追求和独特风格是难于想象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7-4 09:35
  
原帖由 午菲 于 2014-6-13 08:30 发表
  一个作者写一本书,尤其是一部小说作品,最起码的一点,是要让读者看得进去,看得下去。
  如果你连这最起码的一点都做不到,说明你的小说没有任何吸引力,那你就不是写小说这块料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7-7 09:04
  好的小说是独特性的、不可复制的。除非他人或抄袭或剽窃了你的作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7-10 08:12
  今天是个很可让我愉快的日子:
  《六点红情殇》的姊妹篇《木阁楼情人》,
  发在光阴故事/小说版一年半,网友和读者点击量越过10万大关。
  在此再次感谢网友、读者、编者的厚爱和关注!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918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