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4-5-5 11:15

史上最妙拆迁法:安乡政府乘人癌症晚期强行毁人家园(转载)



班点水马 发表在 常德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0-1.html


史上最妙拆迁法:安乡政府乘人癌症晚期强行毁人家园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图一:身患癌症的曾安文与妻子,站在被推倒了的房屋废墟上)

安乡不安宁,都是修路惹得祸

安乡,多么美好的名字。它本应是湖南常德的安宁之乡,鱼米之乡,自然与人类相融合的和谐之乡。

但随着2009年开始的安乡大道的建设,大道周围的百姓就再也无法安眠。白天好好的一栋房子,第二天希望的曙光一现,便成了一堆废墟。难道老天真会变魔法?

站在一片废墟之上的曾安文先生,心情沉重地告诉我们:去年12月份,这儿还是三间红砖房,也是我们的住房,可是第二天,就成了一堆碎砖头,当时物品全在外面,风吹雨淋。若不是当时在安乡老家的妹妹阻止,后面的几栋破房子也就被铲车夷为平地了。现在回来,我们都没地方住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谁这么大胆,在这个法治社会里还强抢民宅?

原来都是修路惹得祸。此次安乡大道修建涉及的拆迁工作,当地政府真是智慧无穷,妙招连连,让百姓叹为观止、防不胜防。

妙招一:癌症晚期搞强拆,时机真是妙!

[img]http://w27.myzcm.com/2014/03/%E7%8F%AD%E7%82%B9%E6%B0%B4%E9%A9%AC%2f140505-2.jpg[img]
(图二:曾安文家门口的巨大公益广告牌)

曾安文先生家处三叉路口处,旁边是安乡县劳动与社会保障局。家门口就是这样的一幅巨牌:"凝聚群众力量,建设四个安乡",以前,曾先生看到这样一个标语时,对安乡县政府都溶着浓浓的信任之情,相信自己及乡民在县政府这种群众思想的领导下,一定能够脱贫致富。可是,这半年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着实寒心。

2009年开始,县政府开始规划他家周围的地块,欲建一条安乡大道。从2009年至今,大道由当初的40多米,拓宽到80多米,再到120多米,政策的不断变化,曾先生一家至今才知晓。但是,不管是修路政策亦或是廉租房政策,也不论修路范围是如何的扩大,曾先生家的宅基地都不属于政府征收土地的范畴。

2011年8月份,曾先生被查出癌症晚期,正在长沙医院接受治疗。2013年12月31日,他突然接到来自老家妹妹的电话,说自己房子被拆迁队强行拆除了。这一消息传来,对于他而言,真是五雷轰顶。

家没了!他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要拆自己的房子?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自己的房子属于拆迁范围;也从来没有人和他就房子的事情进行协商过。但是,他的家虽然破旧,但地理位置又实在太好了,想必安乡县政府早就对这块地垂涎三尺了。

据妹妹描述,当时房子拆迁是在12月31日早晨8点进行的,他家后面房子建筑都还在,唯独他家的就被推倒了。他妻子在丈夫做康复治疗期间,赶紧回老家进行查探。多方打听,当时政府给她们的一个答复是政府要建廉租房,已在网上告知要求他限期腾地,否则强制执行。

建廉租房?让他想不明白的是,政府要建廉租房,为何单单只收自己一家的房子?而且还不曾和自己协商,甚至还趁着自己癌症远在长沙住院治疗期间自作主张先斩后奏,告知自己房子必须被强拆?而即便在2014年4月24日发布的公告上,也没有详细说明拆迁的理由。

我们曾经看到过一些钉子户在强拆期间,有的做出跳楼的举动,有的拿出汽油往身上浇,通过自焚来抗拒暴力强拆。但是,安乡县政府趁人治疗癌症期间,在人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下搞强拆,这可是我们第一次听说。我们只能说,安乡县政府的强拆之法,实在是妙!妙!妙!

[img]http://w27.myzcm.com/2014/03/%E7%8F%AD%E7%82%B9%E6%B0%B4%E9%A9%AC%2f140505-3.jpg[img]

(图三:安乡县人民法院要求曾安文一家强制拆迁的公告)
妙招二:杀鸡儆猴的"和谐拆迁"

2014年4月25日,安乡县电视台播出了一则新闻,30多辆车队对子龙村一个农户家庭实行包围之势,进行拆迁。当时报道的状况是:村民签字,拆迁组进行和谐拆迁。

而针对这一新闻,在子龙村群众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他们纷纷爆料,说当时的情形是该农户的哥哥早就知道政府有这样一个举措,也事先通知过这一农户。该农户本来并不愿意拆迁,但被这样强大的拆迁阵势给吓住了,迫于淫威,在补偿款又多加了几万元的情况下,便签字同意。

30多人的豪华拆迁队伍,终于拿下了和谐拆迁的噱头。但是,世上终归没有不透风的墙,又一则案例则再现了安乡拆迁组对百姓的铁血政策。

安乡县深柳镇保堤社区02022号郭先文,做小本生意经营。2012年2月份,他被安乡县法院下达行政裁决书,要求其限期挪地,否则房屋予以强制拆除。但是,郭先文表示,此前房屋并未纳入修建安乡大道的征地范围内,后来,东扩圈地后,他家才属于拆迁范围。并且,郭先文就安置补偿金与对方一直未能达成协议。

2012年5月份,闹得轰轰扬扬的安乡县便衣警察放枪抓人的事例,正是针对郭先文的妻子:当时,郭先文家的两位员工出面替他妻子说了些许公道话,并将其妻子从便衣警察手中抢了回来。

此后,在当年的5月19日、7月19日,郭先文的两位员工陆续均被警察以"妨碍执行公务"的罪名逮捕拘留了近半年,直到2012年年底,为了过年,郭先文及其被抓员工被迫承认罪名,安乡县人民检察院遂决定下达不起诉决定书。

而据郭先文透露,在拆迁后长达11个月的时间里,他不敢外出。用了各种手段,只为逼迫郭先文签字。郭先文先后上访三次,在上访的过程中,又被人进行了人身攻击。

有苦无处诉说,却又不能烂在肚子里,这让郭先文一家痛苦不堪。

妙招三:拆迁两度被骗 气不过喝农药

安乡大道的修建,本是致富为民的大好事,然而,在大道周围却上演了一场场悲剧。

邹霞,系安乡大道85号拆迁户户主胡东贵之妻。2011年11月份,政府拆迁组确定胡东贵的宅基地在拆迁范围内,但是,在接到通知后,夫妻俩并不同意。拆迁人员当即表示:"不服从即强拆",弄得邹霞一家人心惶惶。

2011年11月22日,拆迁人员将在长沙务工的胡东贵唤回老家,并单独与其谈话,谎称邹霞已同意签字,老实本分的胡东贵不明就里地签下了协议。而事实,邹霞对于补偿标准是极不满意,坚决不同意签字。当时,胡东贵的儿女都已成家,在进行分房安置指标时,并没有告知其要进行办理分房手续。

2012年10月22日,在邹霞一家人据理力争下,拆迁人员终答应他们只拆掉楼房,留下另一栋平房作为他们维持生活之用,楼房内的家具放置在福利院养老院房子内。

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步,善良本分的胡东贵一家并没有迎来好的结局。一天,拆迁组以吃晚饭为由,将胡东贵全家骗走,并且在强拆当晚,将胡东贵软禁在宾馆内,数人看守。趁着夜色,将原本协商好的保留平房的协议最终撕毁,指挥挖土机将楼房、平房均夷为平地。而所有的家具也均放在在福利养老院的露天广场里,现无一完好。

胡东贵两度被骗,第二天清晨,他看着一生心血被摧毁殆尽,愤恨难当,自愧无言面见家人,于是买来农药,在拆迁现场含恨一饮而尽。好在发现及时,全力抢救捡回了一条性命,可也就此落下了后遗症,原本6000元每月的建筑工的工作,因为此事丧失了基本的劳动能力而无法再胜任。

也因为安乡大道这一惠民之路,让胡东贵一家的人生之路自此改道。两年来,邹霞不断上访,县信访局、市信访局、省信访局均拜访过,可是迟迟没有回应。最近一次于今年3月份在北京中央信访局的上访得到了市、省信访局的回复,但至今有关部门仍是推诿,没有动静。邹霞表示,维权路将走到底。

妙招四:"圈地运动"步步为营 低成本

[img]http://w27.myzcm.com/2014/03/%E7%8F%AD%E7%82%B9%E6%B0%B4%E9%A9%AC%2f140505-4.jpg[img]

(图四:安乡大道项目的配套"安置房"远景,这条县级大道,可真是阔!)

"政府为了公共事业,修安乡大道,我们都愿意配合政府的工作,积极腾出了土地。但是,关键是征来的土地做的是商业用途,征地又不按市场水平给予我们应得的补助,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失了土地,叫我们怎么生活?"安乡县深柳镇子龙庵村十七组的农民告诉我们。

针对政府一步步拓宽大道,眼看着自己赖以为生的耕地一点点被蚕食,百姓们有苦无处说。

安乡大道是80-90年代初规划好的二环路,2009年政府批文正式下来,全长7688米,初设计是42米,后逐步拓展到80米,到最后是120米。正是因为设计的不断变化,村民们腾出的地皮也越来越多。由当初公示的600多亩,现发展到几千亩。

安乡版"圈地运动" 廉租房变成商品房?

如今,安乡大道已建成,宽80米。据当地百姓介绍,安乡大道建成后,县政府对百姓而言并没有就此停手,以安乡大道的名目,又再次向百姓征收耕地,"拆迁队员说是要建廉租房"。
先期征收的地盘已建成一部分安置房。当时政府承诺的是,建造廉租房供贫困农户居住。而后开发商建成后大部分都成了用以买卖的"安置房"。而临街的安置房,如今设有24间门面。根据乡民们介绍,这门面当时有人出60万一间,但是开发商并不愿意出售,而后面的"安置房"都已经作为商品房兜售出去了。

[img]http://w27.myzcm.com/2014/03/%E7%8F%AD%E7%82%B9%E6%B0%B4%E9%A9%AC%2f140505-5.jpg[img]

(图五:"安置房"旁的政府承诺广告牌)

问题也正出在于此。耕地是农民的命根子,乡民们为了集体利益,让出宝贵的耕地用来支持国家的道路基本设施建设,希望大道的建设能给本村的经济带来实质性的发展。子龙村十七组大部分村民反映,当时在征地时并不知道土地的具体用途,而在要拆迁时举行的听证会上,听证的村民们多数并不同意,可是听证会也就此通过。

而后,对被征地的村民实行安置补偿时,当时,按照2010年批转下来的耕地补偿标准是31854元每亩,居民住宅用地是450元/平米,根据户口再外加一个购房指标,毛胚房给予村民的一个价格是900元-1200元不等。

有村民表示,自家的房子是100多平米的三层小洋楼,拆迁后的补偿计算下来,也就7万左右。而自己精装修的房子起码也值十几万,可这样一来,自己将地便宜送出去了,还得额外花500-700元/平米进行购买比原住处还小的毛胚房子,装修还需要自掏腰包。

这让世代为农民的人无法接受,收入原本就是依靠土地,半辈子积攒下的钱建成了房子,而今被推了,并无多余的积蓄。很多乡民则表示,拆迁让自己赔了土地赔了房,更是难以承担分下来的购房费用。

如此一来,被征地农民的权益减少了。而开发商却口袋囊鼓。借助安乡大道的名义,征收道路两旁的土地,其真的属于公共事业范畴么?实际上以公共事业建设为由,变廉租房为商品房,从农民手中低价购进、高价卖出,确实妙.

转载自四月论坛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599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