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心驰神往话梅溪
21370个阅读者,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4-5-9 20:45

心驰神往话梅溪



潇湘无极 发表在 永州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3-1.html


  □邓文

  大学同学骆正军教授来访,一壶清茶,说到了梅溪,说到了他在为康熙永州府志作注释时遇到的困惑,触动了我内心的梅溪情结。骆教授鼓励我将我所了解的零陵梅溪,写一篇小文章,以避免越来越无人知晓此事。我欣然从命。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爱梅的传统,岁寒三友松竹梅,梅在其中;花中四君子梅兰竹菊,梅排第一。有梅有溪之处,自然都可以叫梅溪,所以,叫梅溪的地方,就多了去了。据我所知,光是零陵就有三个梅溪:邮亭圩的梅溪、水口山的梅溪和梳子铺的梅溪。

  邮亭圩镇的梅溪,解放后以公社和乡的名称存在过,明清时期曾叫梅子洲。水口山的梅溪现在已经没有几人知道了,它存在于水口山镇还叫隆庆里时的历史记忆之中。梳子铺的梅溪现在也没有几人知道了,可它在明清时期是声名鹊起过的,当时又叫梅溪洞。

  值得一提的是,解放后,零陵几经分离,先是分离出了双牌县,后又分离出去冷水滩区,可三个梅溪一直留存在零陵。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梳子铺的梅溪之所以声名鹊起,也是因为一条龙。这条龙是当时零陵的“陶渊明”——隐士,姓田名龙。康熙零陵县志卷九乡贤第二十九页这样记载:“田龙,字汝霖,号云先,风姿清雅,少游燕赵吴越间,丹青甲于一时。性和蔼,人求辄应,小涂大抹,咸争实焉,入潇湘者必以见公称快。晚博一官,即隐于梅溪,居家不计有无,惟放情泉石,拥书自娱而已,……人皆爱敬之。”

  康熙零陵县志卷二十五艺文第四十三页记录了杨森的诗,诗名《秋日游梅溪访云翁先生遂以侑觞》,诗曰:“梅溪老人今隐者,当年振藻侯门下。世事高飞沧海尘,薄宦捐入塞翁马。……积厚流光良有以,儿孙衮衮称才雄。我来永州寡所识,纳交直欲求名德。与翁令子成金兰,不见叔度那可得?丹枫乌桕篱菊黄,斑衣彩袖归称觞。于今始至梅溪上,与翁一拜登翁堂。”

  时人都尊称田龙为云翁和梅溪先生。

  梅溪先生受人敬重,梅溪先生的四个儿子也都了不起。长子田山云,尽管英年早逝,但他善琴书,诗也写得好。康熙零陵县志收有他的诗四首:《梅溪春涨》、《梅溪山庄即事》、《夜坐梅溪草亭》和《梅溪得石可为砚诗以记之》。

  次子田山玉,更是当时的名人,他参与纂修了康熙七年的零陵县志和康熙九年的永州府志,永州府志收录他《弄月轩赞》和《芝山》等诗。

  三子田山荆、四子田山凤,也都“尤有文誉,俱食饩于庠”。

  梅溪先生和梅溪之子的名声,引来了一个个有身份有地位的朋友:梅溪之友,留下了一篇篇名垂青史的梅溪之文。

  陈正谊写《梅溪洞铭》并序。

  张雯为梅溪作诗:“圃中有新亭,梅花开无数。花下清泉流,峰顶纤月吐。月照花自明,花与月俱素。”

  王元弼记梅溪洞:“旧有田龙爱其幽,携家隐此。田有记,盖洞之得名自田始。四时花木不乏,春天更觉怡人。予游之者两度,因系以诗风,拂花容,改幽情,与洞俱。”

  蒋本厚写《梅溪洞记》:“予每候先生徘徊水石草木间,则流连不忍去。尝虚谓先生云:山深而黝,水折而秀,石古而瘦,以是为先生寿,先生亦笑曰然。”

  易三接在《梅溪小隐序》高度赞美:“于是知梅溪之名非云先不章,而云先之隐又藉梅溪以成之也。夫云先隐君子也,是又为善藏之两岩矣。”

  钱邦芑《己酉秋寓零陵访梅溪田云先隐居赋赠》:“零陵山水虽幽异,人杰地灵亦非易,愚溪固以柳子传,浯溪亦因次山贵。愚溪深处有梅溪,胜迹千年自韬晦。一日忽遇异人来,田公搜讨心力费。”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正本清源,梅溪因梅而得名,因梅而得到高人雅士的称颂,梅溪的梅到底高雅和美丽到什么程度了呢:“日暮雪来,满溪梅开,梅香袭笔,勒之悬崖”;雪地上的梅,美得令人心动!美得让人发狂!

  “数里探梅野兴频”、“梅花无数锁云根”、“墙边又放数花枝”说的是梅花之多。“已有推窗先赏人”、“怪杀寒梅知画意”、“纸空梅影任缤纷”,说的是赏梅之方便,同时也说梅在赏人,人梅共赏,人梅合一,这是一种怎样的人生境界啊!

  张雯的诗极力推崇梅溪的梅花之多之盛:“圃中有新亭,梅花开无数”,不同的是,视角从野外转向了自家的花园。“花下清泉流,峰顶纤月吐。月照花自明,花与月俱素。境寂心更空,万事非所慕”几句,在将视角移到野外的同时,点明时间,更重要的是突出了赏梅的心境。

  梳子铺的梅溪如此美丽,如此打动名人雅士的心弦,可明清时没有公路和汽车,怎样才能到达这美丽的地方,一睹梅溪的芳容呢?山人自有妙计!请看蒋本厚在永州府志中的说道:“出西门渡潇水,为愚溪;沿溪而入十五里,为竹塘;又十五里,为下潴桥;又十五里,为练江桥;再深入不到二里,为田云先先生所居,是为梅溪。梅溪之名,旧不载郡志,先生偶避兵于斯,乐而安之,遂卜居焉。”

  田山玉记:练江桥“桥下镌古梅溪洞四字”。

  再请看光绪修民国补的零陵县志:“愚溪源有三:一戴花山,一太古源,一小桃源。各流一里余至喇吧山合,西流三里至梅溪洞。梅溪水会茨头江水入之。这是水路。”

  据我所知,也亲自走过,从零陵城区到梳子铺的梅溪,有一条石板路,也叫大路、官道。明清时期,相当于现在的高速公路。从零陵城区出发,经柳子街、离八里、石山脚、马投江、排龙山、沈家铺、梳子铺,再南行两三里,就到达梅溪了。

  如果要享受现代交通的方便,对不起,绕道:经黄田铺、双牌铺、摩车铺,到东湘桥东转,过斑竹塘、凤凰山、水市桥即现梳子铺乡政府所在地、梳子铺村,上行到梅溪。

  只是,现在的梅溪已经更名为双井了。

  蒋本厚道出了双井这个新名字的来由:梅溪“尽山皆石,尽石皆奇,如云簇峰,如水触波。上有隙地,先生架木为庵。下有泉石名双井,渊深不可测,溢而流于溪以溉诸田亩。”

  这里,下有泉石名双井,就是梅溪改名为双井的依据。

  为了突出梅溪的美丽,诗人用比较的方法向世人推崇梅溪:陈正谊将梅溪和愚溪相比:“愚溪之名垂八百纪,今有梅溪与之相比,其流则一,其观不同。孰优孰劣,请问河东。……愚溪多幽,梅溪多光,幽者多思,光者多狂,各有所得”。

  易三接在《梅溪小隐序》中则将梅溪和朝阳岩、淡岩进行比较:“山水而有名,则山水不隐矣;山水有名而善藏其名,则山水隐矣。吾永山水之有名者,其朝阳岩淡山岩乎?朝阳岩在城西盈盈一水间,淡山岩去城南二十五里,……永之西南距城四五十里而近有山焉,山下出泉,是为梅溪。梅溪旁皆石貌,古而奇。矗然一壁起,干烟宵而阏雨雷浯溪,田云先卜筑于此。客有来访者,揽其山水之致,咸赠之以诗文,而梅溪之名始著。”

  钱邦芑在《己酉秋寓零陵访梅溪田云先隐居赋赠》中则将梅溪和愚溪、浯溪进行比较:“零陵山水虽幽异,人杰地灵亦非易,愚溪固以柳子传,浯溪亦因次山贵。愚溪深处有梅溪,胜迹千年自韬晦。……今日梅溪访深隐,一窟云山小洞天。”

  感谢馆藏在美国哈佛大学的零陵县志,感谢这部康熙修嘉庆重修的零陵县志,给我家乡梳子铺的梅溪留下了这么美好的记忆!也感谢收藏在日本的光绪修民国补的零陵县志和康熙永州府志,补充和完善了这些美好的记忆!

  梳子铺的梅溪,故乡的梅溪,我想化用凤凰传奇的歌唱来赞美你:有你在的那个家乡,总让我心驰神往,一路有你的歌唱,我就不怕岁月漫长。有你在的那个家乡,总让我心驰神往,插上云彩的翅膀,就能找到梦想天堂,自由飞翔!
  




----------------------------------------------
我的新浪微博,欢迎围观。
http://t.sina.com.cn/guanchayusikao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10 10:45
有这样的好地方,一定去看看。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中国电力计量专家

回复时间:2014-5-10 13:43
关注民生!




----------------------------------------------
知足常乐.文中元帅BLOG

欢迎来华声湖南论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8-28 09:49
帮忙寻找零陵梳子铺乡(孝悌乡)双井梅溪田龙后裔
我祖第一世(田余端),第二世(田广富)大明朝景泰年间从江西南昌新建迁至永州祁阳开基,第三世(田永隆),第四世(田瑶),第五世(田首),第六世(田龍、字云先)顺治年间从祁阳迁至零陵梳子铺乡双井梅溪隐居,第七世(田山雲、田山玉、田山荆、田山凤),八世(田霈、田䨒;、田霦、田霞、田霙、田露、田雱、田雰),第九世(田嘉秉、田嘉穗、田嘉种、田嘉稔、田嘉稺、田嘉乐、田嘉荣、田嘉祥),
第九世(田嘉秉、田嘉穗、田嘉种)清朝雍正年间从零陵梳子铺乡双井迁至宁远中和镇磨刀江鸟仔屋墙,后来九世田嘉穗迁至宁远县九薿山羊子岭,第十世田藿(田嘉秉的儿子)从宁远中和镇磨刀江鸟仔屋墙迁至宁远中和镇八角塘(八阁堂)。现宁远田氏都是第七世田山云后裔。第七世田山玉参与编写康熙年间《永州州记》《零陵县志》,第七世(田山荆、田山凤)也是当时名人。现在宁远繁衍第十九世,想寻找祁阳第八世田䨒后裔,零陵第七世(田山玉、田山荆、田山凤)的后裔,请加我QQ:495526106,电话1817148665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8-28 09:55

原帖由 潇湘无极 于 2014-5-9 20:45 发表
  □邓文

  大学同学骆正军教授来访,一壶清茶,说到了梅溪,说到了他在为康熙永州府志作注释时遇到的困惑,触动了我内心的梅溪情结。骆教授鼓励我将我所了解的零陵梅溪,写一篇小文章,以避免越来越无人知晓此事。我欣然从命。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爱梅的传统,岁寒三友松竹梅,梅在其中;花中四君子梅兰竹菊,梅排第一。有梅有溪之处,自然都可以叫梅溪,所以,叫梅溪的地方,就多了去了。据我所知,光是零陵就有三个梅溪:邮亭圩的梅溪、水口山的梅溪和梳子铺的梅溪。

  邮亭圩镇的梅溪,解放后以公社和乡的名称存在过,明清时期曾叫梅子洲。水口山的梅溪现在已经没有几人知道了,它存在于水口山镇还叫隆庆里时的历史记忆之中。梳子铺的梅溪现在也没有几人知道了,可它在明清时期是声名鹊起过的,当时又叫梅溪洞。

  值得一提的是,解放后,零陵几经分离,先是分离出了双牌县,后又分离出去冷水滩区,可三个梅溪一直留存在零陵。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梳子铺的梅溪之所以声名鹊起,也是因为一条龙。这条龙是当时零陵的“陶渊明”——隐士,姓田名龙。康熙零陵县志卷九乡贤第二十九页这样记载:“田龙,字汝霖,号云先,风姿清雅,少游燕赵吴越间,丹青甲于一时。性和蔼,人求辄应,小涂大抹,咸争实焉,入潇湘者必以见公称快。晚博一官,即隐于梅溪,居家不计有无,惟放情泉石,拥书自娱而已,……人皆爱敬之。”

  康熙零陵县志卷二十五艺文第四十三页记录了杨森的诗,诗名《秋日游梅溪访云翁先生遂以侑觞》,诗曰:“梅溪老人今隐者,当年振藻侯门下。世事高飞沧海尘,薄宦捐入塞翁马。……积厚流光良有以,儿孙衮衮称才雄。我来永州寡所识,纳交直欲求名德。与翁令子成金兰,不见叔度那可得?丹枫乌桕篱菊黄,斑衣彩袖归称觞。于今始至梅溪上,与翁一拜登翁堂。”

  时人都尊称田龙为云翁和梅溪先生。

  梅溪先生受人敬重,梅溪先生的四个儿子也都了不起。长子田山云,尽管英年早逝,但他善琴书,诗也写得好。康熙零陵县志收有他的诗四首:《梅溪春涨》、《梅溪山庄即事》、《夜坐梅溪草亭》和《梅溪得石可为砚诗以记之》。

  次子田山玉,更是当时的名人,他参与纂修了康熙七年的零陵县志和康熙九年的永州府志,永州府志收录他《弄月轩赞》和《芝山》等诗。

  三子田山荆、四子田山凤,也都“尤有文誉,俱食饩于庠”。

  梅溪先生和梅溪之子的名声,引来了一个个有身份有地位的朋友:梅溪之友,留下了一篇篇名垂青史的梅溪之文。

  陈正谊写《梅溪洞铭》并序。

  张雯为梅溪作诗:“圃中有新亭,梅花开无数。花下清泉流,峰顶纤月吐。月照花自明,花与月俱素。”

  王元弼记梅溪洞:“旧有田龙爱其幽,携家隐此。田有记,盖洞之得名自田始。四时花木不乏,春天更觉怡人。予游之者两度,因系以诗风,拂花容,改幽情,与洞俱。”

  蒋本厚写《梅溪洞记》:“予每候先生徘徊水石草木间,则流连不忍去。尝虚谓先生云:山深而黝,水折而秀,石古而瘦,以是为先生寿,先生亦笑曰然。”

  易三接在《梅溪小隐序》高度赞美:“于是知梅溪之名非云先不章,而云先之隐又藉梅溪以成之也。夫云先隐君子也,是又为善藏之两岩矣。”

  钱邦芑《己酉秋寓零陵访梅溪田云先隐居赋赠》:“零陵山水虽幽异,人杰地灵亦非易,愚溪固以柳子传,浯溪亦因次山贵。愚溪深处有梅溪,胜迹千年自韬晦。一日忽遇异人来,田公搜讨心力费。”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正本清源,梅溪因梅而得名,因梅而得到高人雅士的称颂,梅溪的梅到底高雅和美丽到什么程度了呢:“日暮雪来,满溪梅开,梅香袭笔,勒之悬崖”;雪地上的梅,美得令人心动!美得让人发狂!

  “数里探梅野兴频”、“梅花无数锁云根”、“墙边又放数花枝”说的是梅花之多。“已有推窗先赏人”、“怪杀寒梅知画意”、“纸空梅影任缤纷”,说的是赏梅之方便,同时也说梅在赏人,人梅共赏,人梅合一,这是一种怎样的人生境界啊!

  张雯的诗极力推崇梅溪的梅花之多之盛:“圃中有新亭,梅花开无数”,不同的是,视角从野外转向了自家的花园。“花下清泉流,峰顶纤月吐。月照花自明,花与月俱素。境寂心更空,万事非所慕”几句,在将视角移到野外的同时,点明时间,更重要的是突出了赏梅的心境。

  梳子铺的梅溪如此美丽,如此打动名人雅士的心弦,可明清时没有公路和汽车,怎样才能到达这美丽的地方,一睹梅溪的芳容呢?山人自有妙计!请看蒋本厚在永州府志中的说道:“出西门渡潇水,为愚溪;沿溪而入十五里,为竹塘;又十五里,为下潴桥;又十五里,为练江桥;再深入不到二里,为田云先先生所居,是为梅溪。梅溪之名,旧不载郡志,先生偶避兵于斯,乐而安之,遂卜居焉。”

  田山玉记:练江桥“桥下镌古梅溪洞四字”。

  再请看光绪修民国补的零陵县志:“愚溪源有三:一戴花山,一太古源,一小桃源。各流一里余至喇吧山合,西流三里至梅溪洞。梅溪水会茨头江水入之。这是水路。”

  据我所知,也亲自走过,从零陵城区到梳子铺的梅溪,有一条石板路,也叫大路、官道。明清时期,相当于现在的高速公路。从零陵城区出发,经柳子街、离八里、石山脚、马投江、排龙山、沈家铺、梳子铺,再南行两三里,就到达梅溪了。

  如果要享受现代交通的方便,对不起,绕道:经黄田铺、双牌铺、摩车铺,到东湘桥东转,过斑竹塘、凤凰山、水市桥即现梳子铺乡政府所在地、梳子铺村,上行到梅溪。

  只是,现在的梅溪已经更名为双井了。

  蒋本厚道出了双井这个新名字的来由:梅溪“尽山皆石,尽石皆奇,如云簇峰,如水触波。上有隙地,先生架木为庵。下有泉石名双井,渊深不可测,溢而流于溪以溉诸田亩。”

  这里,下有泉石名双井,就是梅溪改名为双井的依据。

  为了突出梅溪的美丽,诗人用比较的方法向世人推崇梅溪:陈正谊将梅溪和愚溪相比:“愚溪之名垂八百纪,今有梅溪与之相比,其流则一,其观不同。孰优孰劣,请问河东。……愚溪多幽,梅溪多光,幽者多思,光者多狂,各有所得”。

  易三接在《梅溪小隐序》中则将梅溪和朝阳岩、淡岩进行比较:“山水而有名,则山水不隐矣;山水有名而善藏其名,则山水隐矣。吾永山水之有名者,其朝阳岩淡山岩乎?朝阳岩在城西盈盈一水间,淡山岩去城南二十五里,……永之西南距城四五十里而近有山焉,山下出泉,是为梅溪。梅溪旁皆石貌,古而奇。矗然一壁起,干烟宵而阏雨雷浯溪,田云先卜筑于此。客有来访者,揽其山水之致,咸赠之以诗文,而梅溪之名始著。”

  钱邦芑在《己酉秋寓零陵访梅溪田云先隐居赋赠》中则将梅溪和愚溪、浯溪进行比较:“零陵山水虽幽异,人杰地灵亦非易,愚溪固以柳子传,浯溪亦因次山贵。愚溪深处有梅溪,胜迹千年自韬晦。……今日梅溪访深隐,一窟云山小洞天。”

  感谢馆藏在美国哈佛大学的零陵县志,感谢这部康熙修嘉庆重修的零陵县志,给我家乡梳子铺的梅溪留下了这么美好的记忆!也感谢收藏在日本的光绪修民国补的零陵县志和康熙永州府志,补充和完善了这些美好的记忆!

  梳子铺的梅溪,故乡的梅溪,我想化用凤凰传奇的歌唱来赞美你:有你在的那个家乡,总让我心驰神往,一路有你的歌唱,我就不怕岁月漫长。有你在的那个家乡,总让我心驰神往,插上云彩的翅膀,就能找到梦想天堂,自由飞翔!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8-28 10:04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5430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