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605431个阅读者,159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2 11:18
看客丙不屑得都不不屑一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2 11:18
示意图:不屑得都不不屑一笑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肖像权归该蜥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2 11:20
只轻哼一声,接着说:“阿仁与阿庄年轻时交手我便看过,你来我往,招招精彩,能打两个时辰。别看现在一直不打,这才是顶尖高手较量,一招就定胜负,比的是定力。可得盯紧了看,上回我看时,打了个哈欠,二人便交完手了,啥也没看着。”
  看客丙一面吃一面说,话与嘴里香味一同飘出。米线看客受话影响,忙看台上。看客甲受香味影响,看看客丙碗中食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2 11:20
看碗中食物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肖像权归该猫该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2 11:20
不由奇怪问道:“这是你买的?”
  “自己带的,省钱。”
  看客甲深受启发,痛下决心,以后要牢记教训,一定不犯今天这样的错误。接着又好奇问道:“你这米线怎么这么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2 11:21
示意图:好奇
肖像权归该鹳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3 18:08
  “什么米线?粉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3 18:09
示意图:粉丝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6 09:05
广告之后,请看下一回——肚子的心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6 09:05
广告: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9 14:35
  ●002肚子的心声
  黑鸦鸦一片人后,放有两张桌子。桌后坐了二位少爷,一薀烷仙仁之子归予,一是座九庄之子座螭。
  座螭问归予:“那卖米线的收他们多少?”
  归予边吃米线边说:“每人五十钱。”
  座螭不信:“能这么少?你可别侵吞。”
  归予辩解道:“那卖米线的能挣多少?也只得收他这么少。你都说我傻,我怎么能想出这招?”
  座螭跷着二郎腿,晃着手里的五香卤狗腿,歪嘴支起半边鼻翼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9 14:36
示意图:跷着二郎腿 歪嘴支起半边鼻翼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肖像权归该猩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9 14:37
“如今世道,傻子也学精了。”说完又打量打量归予,接着道:“说自己傻的,都精得不能行。你以为我傻啊?都出一样的力,凭什么你家拿六,我家就拿四?”
  归予得意地道:“这主意是我家想出来的,当然要拿六。”
  “是我想的是我想的!”归予身后的一读书人在心中无声呐喊。
  “这就叫劳心者……”归予一皱眉头,片刻在小小的脑海里遨游完毕,却只找到这三字,便转身问身后读书人道:“钱好文,那叫什么?”
  “白丁,偏这类人钱多。”钱好文心中恨恨地骂道,口上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归予转过身去哈哈一笑,对座螭道:“听见没,孔圣人都这么说。”
  “是孟亚圣,是孟亚圣!”钱好文本想喊出口,却仍只在心中喊。钱好文觉得羞愧,他觉得自己愧对孔圣人。
  “吾爱孔圣人,但吾更爱孔方兄。”一句话忽在钱好文心中闪过,他觉得这句应当流传千古,却又觉得羞愧。颜回陶渊明等人的高大形象在他眼前闪现。
  “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自己有碗米线就行。这归予抠的,连碗米线也不给自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9 14:37
示意图:不给自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肖像权归该狐猴和该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9 14:38
  “他们才爱孔方兄,自己可没这么俗。我视金钱如粪土,粪土!”钱好文盯着归予正吃的米线,又重复了下“粪土”一词。他不由又看看上面的对联,自己本来写的是“千年等得古今一战,半日观尽南北两风”,这归予却说半日收钱不多,定要改为“一日”,自己说上下联中不能重字,归予不答应。
  “劳心者治人?劳心者也得治于捞钱者!”钱好文愤愤地想。他又有些担心,怕别人指出他这对联的毛病。仔细听了一会儿,并没有人说此联不对。钱好文心中石头方才放下。
  “他们这种人懂什么?”钱好文骄傲地想,心中十分得意。
  想罢,他又仔细听一会儿,却也没听到赞扬,心中不免失望。
  “他们这种人懂什么!”钱好文又轻蔑地想,心中稍觉安慰。
  台上:
  “累死了,犬子还不收场。”归仙仁说,嘴却没动。
  “你也练成腹语了?”座九庄嘴也没动,脸很惊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9 14:39
脸很惊诧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肖像权归该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30 16:24
  “是啊,不难练,比练什么功容易多了。”归仙仁抿嘴微笑。
  “奶奶的,这俩小子。叫他们练功也不练功,到现在还啃老子。”座九庄有些恼怒。
  “唉,算了。咱们原来拼死拼活地挣钱,不就是想让孩子别像咱们一样吃苦,过上好生活。”归仙仁叹一口气。
  “这倒也是,我家那王八羔子也这么说。”
  归仙仁心里暗笑,不由想起当年二人见面时的情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30 16:26
示意图:想起当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肖像权归该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 23:27
  “你孩儿多大了?”年青的座九庄问。
  “犬子两岁了。”年青的归仙仁说。
  “犬子?你真客气。”年青的座九庄说。
  “令郎多大了?”年青的归仙仁问。
  “令狼?不敢不敢,你家孩儿称犬,俺孩儿哪儿能称狼?俺家那王八羔子才俩月。”年青的座九庄说。
  年青的归仙仁心中大笑。
  “你这么有文才,给俺孩儿起个名吧。”年青的座九庄说。
  “呃——就叫座螭吧。‘螭’就是一个‘虫子’的‘虫’加一个‘离开’的‘离开’,意思是‘龙’。”年青的归仙仁说。
  “那叫座龙不得了?”年青的座九庄说。
  “那显得太平常了。就这‘螭’字,没多少人认得,一看就特别有文才。”
  “就是。座螭,好,念着也觉得很上口。”年青的座九庄点点头。
  “能不上口吗?坐吃山空。”年青的归仙仁心中想,“看咱儿子的名,归予,‘予’就是‘我’的意思,归我,多好。用予字还显得有文才。”
  自己好聪明啊。年青的归仙仁只恨不能对年青的座九庄明说。
  此时已老的归仙仁心里坏笑,肚里说道:“我这回练好腹语,是想给你个惊喜。这样咱俩就不用干站着了,能聊聊天。他们也看不出来。”
  座九庄笑逐颜开:“不错不错,要是弄二桶小酒喝着,再来四斤猪头肉,那才叫过瘾。”
  归仙仁唾液分泌加快。
  座九庄又说:“回去叫你那钱师爷想想,下回能不能让咱俩坐着打?”
  “钱师爷?”归仙仁有些纳闷,“我师爷不姓钱,姓金。”
  “我说的是钱好文。”座九庄说,“出主意的不也叫师爷?你不是说咱俩这么打就是他想的?又省劲儿,又显得咱俩有气派,多好。”
  “呃——”归仙仁想了想,自己想不出坐着还怎么打。不过想想坐着打倒更惬意,就说:“好吧,让他想想。那姓钱的,也有些主意。这破地方没啥名,叫他一说,一代宗师巅峰对决。也觉得不同凡响。”
  “你们这些文人就是行,狗屎都能说得长出花来。”座九庄说,“只是这山没啥名。”
  “那也得靠我把关。”归仙仁先作重要补充说明,然后才说,“那些名山如今进去官府还收钱。这儿的风景也不错。”
  座九庄说听了,配合地抬头看风景。
  看到太阳,座九庄说:“都中午了。该吃饭了。”
  看到山峰,座九庄说:“这山像根粗油条。”
  两个人肚子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本属自己的声音:“咕噜噜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 23:27
  台下:
  “粗油条。”钱好文抬头看着那座山峰,想道。他的肚子也发出很俗的“咕咕”声。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763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