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14355个阅读者,173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5 09:29
示意图:惊愕地看 肖像权归该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5 09:30
又满怀希望地看向归仙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5 09:31
示意图:满怀希望地看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5 09:32
  归仙仁无助地看着钱好文。
  钱好文正好看见归仙仁看他,躲之不及,只好去看黑汉。
  黑汉看着归仙仁走去,一边问:“你是不是也是宗师?”
  “你说呢?”归仙仁反问,心里暗自赞赏自己,这么问叫别人听着挺有宗师风范,还可让那黑汉误以为自己不是。
  “不知道。”黑汉说,又问,“你是不是?”
  归仙仁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回答,看客甲叫道:“他是,他是。”
  归仙仁愤怒地瞪那看客甲,看客甲吓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5 09:33
示意图:愤怒地瞪那看客甲,看客甲吓歪。 肖像权归猫该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5 09:33
归仙仁还不及想如何抓到整治那看客甲,黑汉已走到近前说:“打吧。”
  说完一拳向归仙仁打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5 09:34
示意图:一拳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5 09:36
归仙仁功夫不曾生疏,“噌”地一下向后跃开,口中大喝一声:
  “钱好文!”
  钱好文忙叫道:“英雄住手。”
  黑汉并不停手,又是一拳。
  “黑英雄住手!”钱好文又大喊。
  黑汉停下手来,一脚踢去。
  “小黑别动!”钱好文情急生智。
  黑汉果然不动,回头看了看钱好文,道:“你是谁?你认识俺,俺咋不认识你?”
  钱好文并不理他,只道:“那啥,你这样胜之不武。”
  “不五?啥不五?”小黑将脚收回。
  “到处都是白丁,非逼得我这阳春白雪说下里巴人。”钱好文心中哼一句,只得采用通俗的语言说:“就是你胜了人家也不能让人家服气。”
  “为啥?”黑大汉质问。
  “这两大高手已在此处对峙——呃,对战了好几个时辰,早已精疲力尽……”
  忍了一时,想想这一句黑大汉理解不理解都无关大局,便接着道:“此便如诸葛武侯所言‘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
  句子太长了,钱好文忙喘口气,又道:“……”
  “咋着才服气?”黑大汉道。
  钱好文被他话一堵,思路暂时中断,愣了一愣,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5 09:38
示意图:愣了一愣 肖像权归该虾虎鱼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5 09:39
方道:“不如择日再比。”
  “就是改天再比。”归仙仁忙加注释。
  “那啥时候比,你说。”黑大汉道。
  “三天,不,十天后,十天后。”归仙仁忙道。
  “好。”黑大汉转身去了。
  “好看好看。”“这座九庄怎么就这点儿能耐?”“没听那谁说,座大侠和归大侠都打没劲儿了?”“没见他们打呀。”“站那儿就是打。别看站着没动,他们的元神都跑出来打呢。”“元神?我咋个没见?”“那你能看见?”“吹吧你,啥都不是,是那黑汉子太厉害了。座九庄才出了四招,就四招。”“不知道这黑汉子哪来的。”“就是,这黑汉子打归仙仁不知道卖票不?”
  “唉——咋个都走了?归仙仁和座九庄还没打呢。中间加的这场我们可没让加,加了也白加。咋个都走了?这不骗人吗?这不骗钱吗?二十钱呢,抢劫呀!有没人管啊?”看客甲愤愤不平地嚷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5 09:40
示意图:不平地嚷嚷 肖像权归该驼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5 09:45
 ●004代沟与阶级斗争

  看客甲忘了归仙仁瞪他一眼,归仙仁也忘了找看客甲算账,他现在心里只想着怎样化解这场危机。回到家中,只见座九庄已坐在厅里。归仙仁走到厅中,挥手让跟着的人退下。座九庄起身相迎,陪笑道:“我看你忙,就先回来了。”
  归仙仁心中颇觉优越,大度地一挥手说:“没事没事。坐,坐。”
  二人在桌子两边坐下,归仙仁伸过去头低声问:“那不速之客的武功怎么样?”
  “不啥?”座九庄问?
  “不速,‘迅速’的‘速’。”归仙仁很乐意教他,目的不是普及知识而是享受那份优越感。
  “他可不不速。”座九庄道,“出手快得很,根本来不及挡。你也不行。”
  归仙仁觉得座九庄说的是实话,但心中还是不快。郁闷一时,忽然怒道:“少爷呢?”
  底下人忙跑进厅回道:“少爷和座少爷还在查钱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5 09:47
示意图:查钱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9 11:11
  归仙仁一听大怒,喝令底下人:“叫他过来!”座九庄也忙道:“叫座螭也过来!”底下人答应一声跑了,归仙仁余怒未平,对座九庄恨恨说道:“你说说这小子,全不管他老子如何!”
  “都这样都这样,你消消气。”座九庄说。想到自己偷偷跑回来,也没顾上看座螭管自己没。可能是不知道自己去哪儿了,座九庄在心里安慰自己。
  过了一会儿,归予与座螭走了进来。归予兴高采烈道:“赚了不少呢。老爹,你和那黑家伙打的时候咱们再卖票吧,卖得再贵点儿,好像那些人很想看呢,还能大赚一笔。”
  归仙仁眼看着座九庄,手指冲着归予点点点点点,嘴里说:“你看看你看看……”又转过脸对归予吼道:“只知道钱,你就不管你老子死活?”
  座九庄忙看下厅外的人,只见不少人都朝厅中探头探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10
示意图:探头探脑 肖像权归该群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11
心中愉快,便乐得显示自己的仁厚与周密,轻轻拉下归仙仁道:“小声些,别认别人听见了。”
  归仙仁一听,心中一惊,急忙向外看去,厅外的人忙都装着若无其事。“亏得没人听到。”归仙仁在心中欺骗安慰自己。
  座螭自先坐下,不疼不痒地看着。归予也想去坐,归仙仁怒瞪他一眼道:“站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26
示意图:怒瞪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28
  归予听了,一时也不敢坐,又觉得在座螭面前太丢面子,便轻蔑地笑一声表示不屑。座九庄忙小声对归予说:“大侄子,你爹可打不过那个黑大汉呀。”
  归仙仁听座九庄说得直接,心中几分恼怒;又觉这话座九庄说比自己说要好,心中又几分感激。归予不信,对归仙仁说:“你不是总说,咱们家的家传武功多厉害多厉害吗?”
  归仙仁一时语塞,忽然灵感来了,便道:“当然是厉害。只是为父如今老了,江湖人言,‘拳怕少壮’,很有道理。你要是好好练武,今天早用咱家传武功打翻那黑汉子了。都是你,愧对祖宗。”归仙仁觉得自己说得好有说服力,气壮不少。
  可惜归予并不惭愧,只说:“那黑家伙才不管你老不老,他都会找你打。反正也是打,赚了钱,打了也不白打。”
  “你就不怕把你老爹打坏?”归仙仁愤怒地质问,然后又忙补上更为实际的理由,“打坏了还得花不少医药费。”
  “没事。我看今天那黑家伙把座老伯打趴了,就停手了。他跟你打时,你先趴下就行了,胳膊腿儿都伤不着。”归予胸有成竹。座九庄闻言有些尴尬。
  “脸,祖宗的脸丢了。”归仙仁指着自己的脸,低声吼道。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29
示意图:指着自己的脸 肖像权归该山魈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30
  “丢脸又不是丢钱。”归予说。
  归仙仁又落下风,心中愤怒,只想骂归予败家子,只是在座九庄面前不好骂得。又见归予站着,居高临下,气得喝道:“你坐下!”
  归予便坐下,却又轻笑一声表示胜利。归仙仁无可奈何,一肚子气犹如烧滚的开水,上下翻腾,终于化成恶狠狠的一句:“用大价钱收买小黑。”
  “你疯了?”归予惊得从椅子上蹦起来。
  归仙仁看到归予表情,一腔愤怒终于找到出口,他痛快且恶毒地又把出口扒得更大。
  “对,不惜一切代价。”
  “这,这……”归予一脸惊慌。这还是自己的老子吗?这可怎么办,对,找钱师爷想法儿。钱师爷?哈哈。
  “钱师爷认识小黑,让他去说说不就得了。”归予忙说。
  “唉,这倒是。”归仙仁想。“去去去,去叫钱师爷。”归仙仁忙吩咐道。归予见自己老子归来,这才长出口气。座九庄正看得过瘾,见这么着便结束,不免有些失望。
  过了一会儿,钱好文来到厅中。座九庄忙问:“钱师爷,下回能不能让我俩坐着打?”
  “当然可以。”钱好文思路敏捷,“归座之战,归坐,本来就是回到座位上。”
  “好好好。”座九庄高兴。
  这小黑不打发走还有下回吗?归仙仁心中鄙夷座九庄目光短浅,脸上挤起来一堆笑问钱好文:“钱师爷,你认识那小黑吧?”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764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