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25211个阅读者,1759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33
示意图:挤起来一堆笑 肖像权归该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34
  “不认识。”钱好文说。
  归仙仁堆起的笑凝固:“不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你怎么知道他叫小黑?”
  “山人掐指一算,自然晓得。”
  “装什么诸葛亮,故弄玄虚,肯定认识。”归仙仁想,“那他为啥说不认识?肯定是想敲竹杠。”
  “姓钱的,你可别想借这事儿敲竹杠!”归予忽指着钱好文叫道,“给你一百钱,你让那小黑故意败给我爹。办不成,就别再当师爷!”
  钱好文心中大怒,他最讨厌别人叫他“姓钱的”,他傲然地阐明自己对钱的态度:“好文视金钱如粪土。”
  “原来你是想换东家!”归仙仁恍然大悟,“你看着那小黑厉害,想换东家。”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不过这小人说得很有道理。”钱好文想,“自己要说是,显得自己攀高枝,薄情寡义。得让他把自己辞了。
  “好文可没那么薄情寡义。”钱好文说,“只是好文以为,归大侠即便打不过那小黑,也不能做这种不光彩的事。归大侠堂堂正正与那小黑大战一场,即便败了,也是虽败犹荣。”
  “那荣有什么用?”归仙仁也急了眼。
  “归大侠总该有些志气。”钱好文见发展趋势不错,又加一句。
  “我就没志气,怎么了?”归仙仁气急败坏。
  “粪土之墙不可圬也。”钱好文轻蔑地说。
  看着归仙仁等人无知的眼睛,钱好文怕他们听不懂影响到自己这句话的效果,便又深入浅出地解释:
  “就你们这糠萝卜,再炒也成不了好菜。”说到此处,钱好文忽然想到,要让他们辞了自己,自己倒反是灰头土脸,忙补上一句,“好文不炒你们了!”
  这下他们终于懂了,归仙仁怒道:“你不炒老子——老夫,老夫还要炒你,炒你鱿鱼!”
  “知道为何叫炒鱿鱼?”钱好文提问。
  归仙仁张口结舌。
  “鹦鹉学舌。”钱好文又轻蔑地说,“鱿鱼一炒就卷,是说让卷铺盖卷儿滚蛋。好文为人身无长物——身无长物是谁的典故?看你就不知道——怎么能用‘炒鱿鱼’一词?白丁,没学问的。”
  座九庄义愤填膺道:“归大侠怎么没学问?归大侠文武双全。座螭,看这名就起得多有学问。”
  “呃,还有归予。”座九庄又补充道。
  “座螭?坐吃山空!”钱好文一语中的,说得座九庄不由呆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37
示意图:不由呆住 肖像权归该变色龙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38
  “归予,哼哼。自以为是归我,却不知‘予’就是‘给’,归了你还得给了别人。”
  座九庄本来正瞪着归仙仁,虽然还不好意思将愤怒表现出来。听到钱好文这么一解释,心中畅快不少。归仙仁不由呆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40
示意图:不由呆住 肖像权归该鱼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41
归予也不由呆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44
示意图:不由呆住 肖像权归该螃蟹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46
座螭一如既往地不疼不痒地看着。
  “爽!吾去也。”钱好文占尽上风,通体舒泰。
  “爽,啥爽?想说自己豪爽吧?还说别人没学问。”归仙仁讽刺道。
  “没学问的。‘酌贪泉而觉爽’,爽早有‘畅快’的意思,懂不?”
  说完拂袖准备去,却忽想起“彩彻区明”一句,便迎头看一看天,由于瑞利散射的作用,天空一片蔚蓝。钱好文联想了一下“天高任鸟飞”的名句,然后爽爽地发自肺腑地说了句:“今儿的区好蓝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49
示意图:区好蓝哪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49
  说完才潇洒地拂了袖而去,奔向灿烂的前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2 10:52
示意图:奔向灿烂的前方 肖像权归该小鸭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09:36
  ●005潇洒傻了

  潇洒的感觉还没挥发完,一些实际问题在钱好文脑海中慢慢浮现。自己去哪儿?找小黑。去哪儿找小黑?不知道。今晚上住哪儿?归家是回不去了,家又一时归不得,自然是住店。
  住店?
  住店可没钱啊。
  钱!
  钱好文一惊,忙摸身上,摸了半天,摸了三个小钱。
  归家还欠着自己两个月月钱呢,说好这次大挣一笔后就给自己的,还说看挣得多少再分给自己好些钱。自己刚才只顾走得潇洒,把这茬给忘了。
  找他们要去!
  钱好文转过身去。
  “好马不吃回头草。”
  钱好文转过身来。
  那钱本来就是自己该得的。
  钱好文转过身去。
  “好文视金钱如粪土。”
  钱好文转过身来。
  没钱都没地儿住。
  钱好文转过身去。
  “贫贱不能移。”坚决不能去求他们!
  钱好文转过身来,又向前走去。他决心已下,不可更改。
  该先要了钱,再和他们闹翻。钱好文还是有些后悔。

  钱好文一走,归仙仁便有些后悔了,不该这么快和钱好文闹翻。要是不闹翻,他不认识小黑,说不定也能出什么主意。这可好。
  想到这儿,归仙仁不由恨恨地瞪着归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09:39
示意图:恨恨地瞪着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09:40
“都是你,把那姓钱的气走了。”
  归予却不同意:“是你说炒他鱿鱼的。”
  归仙仁一想,也是。又一想,恢复脸上恨恨的表情:“那也是你先惹急了他的。”
  “惹急了他就惹急了他,那有什么。”
  “有什么?还指望他出个主意呢。现在好了,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归予有些惊诧。
  “那小黑来了,怎么办?”归仙仁恼恨地逼问。
  “他打你,你先趴下就行了呗。”归予很安心,现在没办法花钱收买小黑了。
  “……”归仙仁气白了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10:17
示意图:气白了脸。 肖像权归该雪橇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10:21
  座九庄也不来劝,只在一旁快意的看着。坐吃山空,怪不得座螭是这德行,都怨这姓归的起个这名,十有八九还是成心起的。
  “你不是也说你就没志气?”归予又接着说。
  “那是你爹的气话。”座九庄一听,忙来插话,“你爹一代大侠,怎么能没有志气?你爹一定会和那小黑血战到底。”
  座九庄仿佛看到了归仙仁正和小黑血战,血全在归仙仁的身上。座九庄心中很高兴,又觉得自己很聪明,因而更高兴。
  归仙仁更聪明,一下子便看破了座九庄的不良居心。不能让他看笑话,归仙仁反而冷静了下来。
  跟小黑打?那当然会让他看笑话。
  说自己就没志气,就不跟小黑打?那也会让他看笑话。
  怎么办?
  那小黑非要和自己打,自己打不过那小黑,没人认识那小黑,没法收买。
  自己难道就要落得和这座九庄一样的下场?
  这姓座的这么笨,自己这么聪明。
  反正不能和小黑打,这姓座是想坑自己。
  坑?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归仙仁高兴地笑出了声。
  座九庄归予座螭都惊奇地看着归仙仁。
  “老夫这身份,才不会与这无名之徒血战。老夫要靠智慧。座兄,这一点我要略胜愚兄一筹了。”归仙仁估计座九庄也弄不清“愚兄”是什么意思,干脆再沾个小便宜,以示对他想坑自己的惩罚。
  “那你想怎么打?”座九座有些失落,却又好奇。
  “我不战屈人之兵。”归仙仁高深莫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10:24
示意图:高深莫测 肖像权归该猫头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10:27
  “你到底怎么对付那小黑啊?”不出所料,他知道座九庄果然控制不住好奇心,必有这么一问。
  “对付那小黑,用对付野兽的方法就行了。”归仙仁好整以暇,“我给他挖坑,让他掉里面。”
  “脏坑净坑梅花坑。”座九庄两眼放光,有好戏看了。
  听到座九庄抢话,归仙仁心中不快,他想到的必须是座九庄想不到的才行,这样才能让他更佩服自己。
  “不。那太俗。我用的第一个坑,水坑。”
  “淹死他?”座九庄问。
  “我慈悲为怀,怎么能一下子淹死他?我是让他洗……”
  归仙仁想了想,没想起“洗心革面”这个成语,便又说:“我让他洗去他的罪恶。他如果再不知悔改,那他就会掉进第二个坑。”
  “那不跟脏坑差不多?还是弄点儿草木灰好,能迷他眼睛。”座九庄建议。
  “弄一堆屎啊尿啊的。”座螭难得开一回口,但这句话证明了他不仅知道吃。
  粗俗。归仙仁皱了皱眉。
  “唉,不用那么损,我慈悲为怀。坑里装水,乃是我让他洗……”
  归仙仁想了想,没想起“洗心革面”这个成语,便又说:“我让他洗去他的罪恶。他如果再不知悔改,那他就会掉进第二个坑。”
  归仙仁作一停顿,卖个关子,设个悬念。座九庄果然配合地急切追问:“第二个是啥坑?”
  “泥坑。”
  “为啥是泥坑?”
  归仙仁作一较长停顿,他脑子再飞快地搜索有关“泥”的成语典故:泥菩萨过江?好像不行,小黑又没保别人。出淤泥而不染?这成夸小黑了。烂泥扶不上墙?可别激励了小黑。泥牛入海?这词儿啥意思来着?雪泥……?后面是啥了?和尿泥?……
  “为啥啊?”座九庄又问。
  归仙仁知道再不说,装胸有成竹就装不像了,只得说:“让他弄一身泥。”
  “就这?”
  归仙仁听出了座九庄的失望,心中不由有些慌张。为了挽回影响,便忙说道:“第三个坑那才叫精彩……”
  “第三个叫啥坑?”
  “第三个坑嘛……”归仙仁飞快地想。“它的名字就叫作……”归仙仁说得很慢,又作一停顿。主观上是在想,客观上也起到了卖关子设悬念的作用。
  “叫啥?”座九庄还问。
  “水泥坑!”归仙仁被逼出这么一句。
  但他打开了灵感之门。
  “对,水泥坑!水坑泥坑水泥坑!”
  “水泥坑和泥坑不一样?”座九庄问。
  “当然不一样。这里面的水泥配方合理,稀稠恰当,而且非常非常深。只要一掉进去,再也不能自拔,越陷越深,万劫不复,永世不得翻身。”
  归仙仁说得心旷神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10:31
示意图:心旷神怡 肖像权归该松鼠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10:35
  座九庄听得毛骨悚然。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384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