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25212个阅读者,1759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10:39
示意图:毛骨悚然 肖像权归该猩猩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10:39

  “现在就挖。”归仙仁很有动力。动力来源一,小黑给他造成的很大的,化压力为动力。动力来源二,他想看自己的梦想变成现实——小黑掉进坑里再也出不来,证明了他的想法是多么聪明。
  在归仙仁的大力督导下,在座九庄的密切关注下,不一会儿,院子里就热闹起来,归府的家丁挖坑的挖坑,运土的运土,干得热火朝天。
  干哪干哪……
  地上出现了坑。
  干哪干哪……
  天上下起了雨。
  “下雨了~~”家丁们心里很高兴,忙都收拾工具。
  “哎——谁让你们收了,接着挖,接着挖。”归仙仁吩咐。
  “下雨了,那黑家伙会来?”归予不屑地说。
  归仙仁怒视归予。座螭说:“快该吃晚饭了。”
  座九庄听了,觉得说得有理,也说:“那小黑不会来了。他不趁着你累和你打,也一定不会偷袭。”
  归仙仁听了,觉得言之有理,点头同意。家丁们看得真切,虽然没有归仙仁的大力督导,大家收拾东西的积极性更高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看着天上滴下的雨,钱好文不由垂头丧气。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10:41
示意图:看着天上滴下的雨,不由垂头丧气 肖像权归该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10:43
  阳光灿烂的前方没了,只有一片苍茫。本来他已安慰好了自己。今天晚上他要以地为席,以天为被,好好领略一番与天地合一的境界。不想连这都不能了。
  “何其衰也!”钱好文狠狠地说了句。
  但现实问题迫切需要解决,这小地方偏僻,也没建什么长亭短亭,没地方避雨。钱好文忙转身向镇上跑去。
  镇上门倒不少,却没有一扇向钱好文敞开。好在这地方常常下雨,屋檐伸得长。钱好文跑进一条小巷,躲在一处屋檐下。
  暂时无淋雨之忧,钱好文的心安定下来。他将身上雨水掸净,又将脸上雨水擦了,喘了口气。肚子里有些饿,钱好文拿出怀中留着的半张饼,吃了起来。他忽然觉得心酸。
  “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钱好文忙用颜回事迹来激励自己。
  颜回在陋巷,那也是在陋巷中的房子里。也比自己强。
  “衰!”钱好文狠狠地说。
  明天或许更衰,三文钱已经用完,明天连吃的都没了。
  想到这儿,钱好文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饼,犹豫一番,重又揣到怀中。衣服湿了,身上冷。他只有瑟缩着,看着屋檐外面的蒙蒙雨雾,心中一片苍茫。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雨声中传来了脚步声。钱好文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夜幕下,雨雾中,隐约有个身影,正向这边走来。那身影越来越清晰,渐渐看出他头戴斗笠身穿蓑衣,接着又看到那人竟然用黑布蒙着脸。
  钱好文不由一阵紧张,瑟缩变成了哆嗦。这人要来抢劫?是劫自己吗?
  那蒙面人的确是向他走来。
  钱好文更紧张。自己身无长物,他来劫什么?半张饼?
  还没想妥当,紧张消失了,多了几分诧异,因为那人离得更近了。
  钱好文哆嗦又变成了瑟缩,继而挺直了身子,用脚尖把地上的一些小石子拢到一处。那人走到他对面站住。钱好文也不说话,只看着那人。
  那人见钱好文不说话,愣了一愣,说:“归仙仁在自己院子里挖了三个坑,准备让小黑掉里面。”
  那人嗓子嘶哑,好像得了咽炎。钱好文还不说话。
  那人又愣了愣,问:“你不去给小黑说?”
  “我为何要给小黑说?”
  “你不是准备……”那人忽捂住蒙面黑布上嘴的位置,咽炎好像也突然好了。
  “你应该这么说。”钱好文说,“你先说‘你可知道那归仙仁归大侠吗’,那么我可能会说‘知道’。你再说‘这归大侠真不是东西’……”
  那人眼中流露出快活的表情。
  “我再问‘为何如此说’。”钱好文接着说,“你再说‘他不敢光明正大和那小黑比武,准备用陷阱这种下三滥手段,真不是东西’。这样你才像一个路过的闲人,而不像是座九庄了。”
  那人眼中露出极为惊讶的表情:“你怎么知道是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10:55
示意图:极为惊讶 肖像权归该变色龙。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10:55
  钱好文轻蔑地一笑。他看座九庄的这点儿心思,就像大诗人李白看儿歌。“山人掐指一算,自然知晓。”
  座九庄这会儿来不及佩服,只慌张道:“你可不要对别人说。”说着在怀里摸了摸,摸出一串钱,递给钱好文。“我身上就带着这点儿钱,都给你。”
  钱好文傲然道:“富贵不能淫。”
  座九庄听懂了“富贵”这个词,又看钱好文的神态,猜着他说的意思是不要这钱,自己当然不信,就把钱放在地上,说:“反正我给你了,你可别说。”
  说完转身要走,转到八十七度时,又转过身来说:“我给你说归仙仁想让小黑掉坑里又怎么了?”
  钱好文轻哼一声:“你告诉我此事,乃是想让我告诉小黑,小黑就不会掉到坑里面,而且还会痛打那归仙仁。你败于小黑之手,在归仙仁面前自然觉得丢脸。要是归仙仁也败了,你自然在他面前找回了颜面。就是以后传到江湖上,两个人丢脸总比一个人丢脸要好。”
  座九庄心中暗叫厉害,心想这钱还是要给了这姓钱的,嘴里说:“原来你这么知道是我啊。”
  “你没说话我就知道了。你看这里有几块儿石子?”
  座九庄一查,九个。一联想,不由大惊失色:“你怎么知道是我?”
  “山人掐指一算,便已知晓。”钱好文说。
  熟人,蒙面也没用,猪头。钱好文想。他不知道,后来好多编剧导演也和座九庄认识一样或装着一样。
  座九庄此时心中只剩下了佩服,心甘情愿地转身走了。又回头说:“你可别给别人说。”
  钱好文点一点头。
  座九庄回过头去接着走,走了几步又回头说:“你可给小黑说。”
  钱好文心中一笑,又点一点头。
  “你说话可算话。”
  “好文一诺千金。”
  座九庄这才放心地离去。
  “哎,你的钱。廉者不受嗟来之食!”钱好文冲着座九庄的背影叫。
  “我反正不要了。”座九庄头也不回走了。
  钱好文看着座九庄的背影消失在雨雾中,又低头看看地上的钱。“其实他也没嗟。自己要不捡别人也会捡去。”钱好文想,但这个说服力不足。
  “说不定还让坏人捡去做坏事呢。”钱好文又想,但这只是说不定,他只得轻叹口气。
  钱好文看着钱仔细思索。“不义之财,人人得而用之。”此理甚直,钱好文顿觉气壮,冷哼一声,将钱捡了起来,揣在怀中。
  先去找个地儿住。钱好文想。这时晚来的名言浮现在他的心头——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若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天晴了,太阳将地晒得干绷绷。
  归家的家丁又开始挖坑。在归仙仁的大力督导下,在座九庄的密切关注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10:58
示意图:密切关注 肖像权归该山魈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3 10:59
  家丁甲在挖坑,说:“还不如那天干呢。地湿,好挖。哪个傻瓜那天先跑了?”
  家丁乙在担水,说:“就是,挖个坑雨就自己下进去了,也不用担水了。哪个傻瓜那天先跑了?”
  家丁丙在和泥,说:“可不,溅到身上泥点子雨一淋就净了。哪个傻瓜那天先跑了?”
  家丁丁在往外运土,心想:“要下着雨,就成运泥了。那泥担着可比土沉,路也滑。谁让你们这些傻瓜跟着跑了。”

  阳光明媚,钱好文在镇上找小黑。
  一个人一个人从钱好文面前经过……
  “过尽千人皆不是。”钱好文心中叹道。他有些焦急,要找不到小黑,自己应该去做什么?
  正焦急时,只见对面来了一群年青女子,粉白黛绿,衣裾轻飏,燕语莺啼,笑语盈盈而来。看着那些自远而近的少艾,钱好文焦急的情绪得到极大缓解。
  “非礼勿视。”孔圣人的话忽在耳边想起。
  钱好文连忙低下头,心中愧疚。
  “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孟亚圣这么说过。
  钱好文原谅了自己。就是嘛,这是人的本性。
  “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始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慊。”《大学》里这么说。
  就是,不要欺骗自己,这样才叫诚。
  钱好文心安理得地抬起头来,继续欣赏。
  “哎呀!”钱好文暗叫一声。
  欲知钱好文为啥“哎呀”,且听下回分解。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5 19:28
  ●006钱与黑

  粉面不知何处去,眼前只见一黑脸。
  钱好文猝不及防,吓了一跳,却又一喜,那拥有黑脸之人正是小黑。
  钱好文本想迎上,看小黑正向他这边走来,想了一想,姑且忍住。等到小黑从他身边经过时,钱好文方道:“小黑留步。”
  小黑闻言,扭头看着钱好文,却仍在走。
  钱好文一愣,忙又通俗地叫:“你站住。”
  小黑听了,果然站住,看着钱好文。钱好文走上前道:“小黑,你还能认得我?”
  小黑点点头,说:“认得。干啥?”
  钱好文摸摸囊中,还剩的几个小钱,便道:“街上不是说话之——说话的地方,我请你吃饭。”
  “行。”小黑答应得爽快。
  “请。”钱好文将手一伸客气道。
  “你没说去哪儿,我怎么走?”小黑说。
  “哎——”钱好文在心中叹了口气,又想,“对这种不知礼之人讲礼,真是浪费。只好不对他客气。”
  “那好,跟着我走吧。”钱好文说着,迈步走去,小黑跟上。钱好文一边走一边看街边店铺招牌,想找个适合的吃饭所在。小黑也跟着看。
  “大富酒庄。”
  “里边酒菜肯定贵,自己只是小穷。”钱好文想。“这名字起得太俗。”钱好文对小黑说,走了过去。
  “美味酒肆。”
  “俗,到处都是。”钱好文继续走了过去。
  “吃小文人。”
  钱好文吓了一跳,光天化日下竟敢吃人,而且标明要吃小文人!
  “女子人皮货。”身后小黑忽然念道。
  钱好文肉皮一紧,吓得忙回头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5 20:37
示意图:忙回头看 肖像权归该猫头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5 20:38
原来招牌上写的是“好人皮货”四个字。只是那“好”字那“女”“子”二字写得像是古代某种女人或现代某些女星的衣襟,分得极开。钱好文心中暗笑,又回头看看“吃小文人”那块匾,还是不明白。再看一看店中,原来是卖各色小吃,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匾写反了,竟成了从右往左读。
  “人文小吃。‘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名字起得不错,不俗。”钱好文对小黑说。
  “只是自己还没名扬四海,好像只算得个小文人,进这店可不吉利。”钱好文心中却想。
  “只是居然写反,可见是附庸风雅。”钱好文摇一摇头叹息说,然后接着前行。
  又一块招牌——“饥得啃”。
  或者是“啃得饥”。
  “这名起得好。”钱好文鉴赏道,“正念倒念均可。如果是‘饥得啃’,显出有兼爱的胸怀,‘饥者得食,寒者其衣。’一‘啃’字,将饥者之形象写得淋漓尽致。如果是‘啃得饥’,则说明店中所售味道极佳,让人越吃越饥。”
  店主闻言喜夸道:“客官好文采。”
  钱好文摇手道:“小露一手,那里那里。”
  小黑嘿嘿一笑:“壁虎猜拳。”
  钱好文一愣,不懂小黑为什么这么说。店主问道:“来几个?”
  钱好文道:“来四个瓜。”
  “好嘞!”店主说着,摆出四个。二人开吃。钱好文一个还没吃完,小黑已经把另三个都吃了,还评价说:“这烤地瓜好吃,甜。”
  钱好文被震住了,嘴含烤地瓜皮,愕然看着小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6 11:06
示意图:愕然看着 肖像权归该考拉。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6 11:09
小黑问:“这半个你不吃了?”
  钱好文不好意思说还吃,看小黑伸过手来,只得将半个红薯递过去。那小黑吃得非常有感染力,看得钱好文觉得肚子饿得难受。不过看小黑吃得轻松,想想自己囊中剩的钱已经不多了,他也不敢冒险再买,便付了帐,转身离了“饥得啃”或“啃得饥”,小黑也跟了过来。
  “你不爱吃什么?”钱好文装作随意地问。
  “不爱吃虫子。”小黑说。
  钱好文一听,愁上心头,看来只能再多忍会儿了。先说正事儿吧,吃人家嘴短,他吃了红薯,也不好拒绝自己。
  “你想不想让自己名扬江湖?”钱好文问。
  “不想。”小黑说。
  钱好文不由一愣:“你不是想打遍江湖无敌手?”
  “是啊。”
  “那你不是想出名?”
  “不是。是想让俺师父出名。”
  钱好文看着小黑,难以置信。“好吧。不管怎么说,你想打遍江湖,我可以帮你。”
  “不用,俺自己打就行了。俩打一个,不光彩。再说你那瘦样儿,也不像个打架的。”小黑说。
  “不是这意思。是说……”钱好文忽然眼前一亮,喜上眉梢。炸金蝉,虫子!
  钱好文健步上前。“来四串。”钱好文急切地说,径直把钱给了。
  卖炸金蝉的接了钱,将两串放入盘中,递了过来,钱好文伸手拿一串来吃,小黑也伸手拿一串来吃。
  钱好文正待说话,小黑一口已吃了半串。“香。”小黑说。
  “这是虫子,蝉,蝉龟,知了猴儿。”钱好文忙说。
  “知了猴儿?”小黑想了想,“倒没什么用,不过好吃。”
  说完一张口,又是半串。钱好文有心忙将另外两串抢到手中,只是拉不下那脸,只得拼命加快吃的速度。但他的努力是徒劳的,吃完第一串时,小黑正在吃刚拿起的第三串。
  只看着小黑吃,还不如自己吃同时看着小黑吃。钱好文有些后悔。虽然他的心已经被饿得慌,但还是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快说正事。
  “刚才说到哪儿了?”钱好文一时想不起来,就问小黑。
  “说这是知了猴儿。”
  “再往前呢?”
  “说你瘦,不像个打架的。”小黑又看看钱好文,“你像猴儿。”
  钱好文很气愤,正要发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6 11:14
示意图:很气愤,正要发作 肖像权归该狗和该松鼠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6 11:15
  “我像知了猴儿。”小黑说。
  钱好文不知该如何发作,看看小黑圆硕身材,比得恰当。只得撇开这两个比喻不谈,只说:“我岂是帮你打架之人?你可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不知道。”
  “你可知道我怎么知道你叫小黑?”
  “不知道。啊,知道了。”小黑忽然叫道。
  钱好文心中一紧。他怎么可能知道?
  “你是算命的。”小黑说。
  钱好文微微一愣,才明白他是回答第一个问题,这才放下心来,却又觉得气苦,自己竟成了算命的。“我不是算命的。”钱好文先强调下,又说,“你是刚入江湖。”
  小黑笑着说:“你算得真准。”
  真是启而不发,榆木疙瘩。钱好文很是无奈。先不与他一般计较,说正事儿要紧。
  “你还不知江湖险恶,正需要我。”钱好文说。
  “有啥险恶?”
  “哼哼。你想怎么与归仙仁比武?”钱好文问。
  “就去他家比呗。”
  “你进去便会掉陷阱里。”
  “啊?你怎么知道?”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6 11:17
示意图:你怎么知道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6 11:18
  “山人我掐指一——”钱好文忙警觉地打住,险些又成了算命先生。
  “我是谁?不信到时你自己看,他在院内挖了三个坑。你胜了归仙仁后再来找我。”钱好文说完,潇洒拂袖离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6 11:19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007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7 11:13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7 11:16
  ●007坑人啊

  归家大院。
  归仙仁坐在厅中,心中充满恐惧与期待。
  期待的是,小黑来了掉进坑里,被自己揍了一顿。
  恐惧的是,小黑来了没掉进坑里,把自己揍了一顿。
  座九庄陪着坐在厅里,心中只有期待。
  小黑要掉进坑里,自己可以揍他一顿。
  小黑要没掉进坑里,小黑把归仙仁揍了一顿。
  这两种情况他都很期待。当然,他更期待后一种。
  归予也被迫陪坐在厅中,心中只有烦恼。老头子非得留下座九庄壮胆,多吃了多少顿饭啊。
  座螭也陪坐在厅中,心中啥都没有,手中拎个鸭脖子,嘴里嚼着鸭脖子的肉。
  归府家丁也在厅外准备好了。
  终于,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归仙仁与座九庄一同激动。
  门被推开,一人冲了进来。众人一看,却不是小黑。原来来的这人乃是粉丝看客。他一边快步向前走一边说:“唉呀呀,差点儿错过去。亏得有个姓郝的好心人告诉我。归大侠,你的每一场比武我都看……”
  “喀嚓。”陷阱口的伪装发出声音。
  “咚!”粉丝看客的身体与水一齐发出声音。
  众人不由愣住。还没反应过来,只见那粉丝看客竟湿淋淋地从坑中爬出,又向前走。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105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