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699142个阅读者,171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7 11:19
示意图:湿淋淋地从坑中爬出 肖像权归该蜥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7 11:20
  “归大侠,我姓铁名敢。我是你的……”
  “喀嚓。”
  “噗!”
  众人目瞪口呆。
  但那铁敢——即粉丝看客,又从坑中顽强爬出,像个会活动的泥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7 11:22
示意图:泥塑 肖像权归该狮子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7 15:27
继续前行。
  “归大侠,你是我最后的希望,你可不要……”
  “喀嚓。”
  “囧!”
  众人看着第三个坑坑口,静静等待。等啊等啊,也不见铁甘再次爬上。归仙仁放了心,兴致勃勃地说:“去看看。”
  大家一同来到水泥坑边,低头欣赏。只见里面水泥已波澜不惊,上面飘着铁敢的帽子。归仙仁说:“看看,怎么样?一掉进去,再也不能自拔,越陷越深,万劫不复,永世不得翻身!”
  “果然厉害。”座九庄由衷地说。
  “说呢,我挖了那么深的坑呢。”家丁甲说。
  “那是,我担了那么多的水呢。”家丁乙说
  “可不,我和的那么多的泥呢。关键是我和得不稀不稠,正正好。”家丁丙说。
  “我运了那么多的土呢。我要不往外运土……”家丁丁不知道该怎么说。
  “嗯——嗯?”归仙仁把“嗯”拉个长音然后挑上表示很有深意的疑问。
  家丁丁好惶恐,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家丁乙和家丁丙幸灾乐祸地看着家丁丁。家丁甲理解力强,说:“当然,主要是咱主人想的计策高,管咱们管得好。”
  “那是。”
  “可不。”
  这一说法得到大家口头的广泛赞同。
  “这坑里扔个帽子干啥?”
  “这是刚才那个人戴的帽子啊。你没见?”
  “没见。”
  “没见?你刚才干什么去了?”归仙仁接过话头,批评这个溜号之人,一边回过头来,准备加上眼神的威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7 15:29
示意图:批评 肖像权归二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8 09:16
  “小黑!”归仙仁大惊失色,急忙一拽身边座九庄胳膊,准备趁势立起。座九庄毫无防备,被拽得一个踉跄。刚才欣赏时,因为二人地位高,当然都站在坑边,看得最方便,当然,掉得也最方便。二人立脚不住,先后掉下去。好在座九庄毕竟是一代宗师,反应灵敏,一把拽住归予脚脖子,归予也一下子被捞到坑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8 09:23
示意图:坑中 肖像权归该象。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8 09:45
归予不好好练武,反应迟钝,想捞座螭身上任何一个部位时,手已经低于坑口。亏得一只黑手伸入,抓住了他的手脖子。
  那黑手是小黑的。小黑弯腰站在坑边,黑手抓着归予手脖子,座九庄抓着归予脚脖子,归仙仁拽着座九庄胳膊肘子。
  座螭拎着鸭脖子,见机不可失,从背后飞身一腿,要把小黑踢下去。
  小黑蹲下问:“里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8 09:51
示意图:蹲下 肖像权归该猴儿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9 10:36
  座螭从小黑身上飞过,落入坑中。
  “囧!”
  小黑看了看,重新问:“里面有两个人了吧?”
  归仙仁忙道:“你不是要和我交手?先把我拽上去,要不就没法交手了。”他感觉很恐怖。一掉进去,再也不能自拔,越陷越深,万劫不复,永世不得翻身!
  小黑说:“把里面那俩捞出来再说。”
  说完就把这一串人往下放。归仙仁竭力做着引体向上,座九庄不知道掉进去的是座螭,也做引体向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9 10:40
示意图:引体向上 肖像权归该群蜥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9 10:47
但都不管用,二人的脚和腿还是先后慢慢浸入到水泥中。忽然归仙仁叫起来:“别拽别拽!”小黑听得见,往上拔了拔,感觉又重了,就站起来往后走,那一串人都被拽出了水泥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9 11:15
示意图:一串 肖像权归三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9 11:18
只见有一个干净的归予、一个半截干净的座九庄和一个半截干净的归仙仁,另外还有两个泥塑,分不清哪个是座螭哪个是铁敢。一个泥塑开始向外“呸呸”地吐泥水,早已躲到安全距离外的众家丁一致认为这人就是先掉进去的铁敢。但这种看法很快被证明是错误的,因为另一个泥塑忽然惊喜地大叫:“归大侠,刚才我抱的竟然是归大侠的粗腿。不枉此生,三生有幸。”
  众人还在疑惑,那人脸上的水泥由于脸部肌肉剧烈运动很快散开流下,的的确确就是铁敢。大家还没来得及细想为啥座螭倒吃了那么多水泥,小黑已对归仙仁说:“打吧。”
  归仙仁这会儿智力已经恢复了正常,他飞快地判断眼前的形势。自己刚才虽然费力不少,但是小黑把这么多人拽上来,消耗的体力应该更多。想到此处,归仙仁下定了决心,他赶快站到了小黑的对面,点了点头。
  “归——”
  归仙仁一边大声说,一边把双手伸出去又收回,象征归来。
  “派——”
  收回来的双手又向前伸出,表示“派出”的意思。
  “气——”
  双手分向两侧划出圆弧,彰显了出天地万物莫不由气组成,而这气正冲盈地汇入归仙仁双掌之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9 11:30
示意图:这气正冲盈地汇入双掌之中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9 14:35
  “梆!”
  归仙仁向后倒下,再起来时左眼变成了乌眼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9 16:42
示意图:左眼变成了乌眼青 肖像权归该狮子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9 16:44


  归仙仁重头再来。
  “归——”
  “派——”
  “气——”
  “梆!”
  归仙仁像只熊猫,躺倒在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9 16:46
示意图:像只熊猫,躺倒在地 肖像权归该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9 16:48
  “起不来了。”座九庄想。
  “不起来了。”归仙仁想。
  小黑等了片刻,看归仙仁还躺着,就把目光转向座九庄。
  “打过了打过了!”座九庄忙提醒。
  小黑问:“这儿有觉得能打过我的没?”
  “没打过的都没了。”归予忙补充。
  一些联想丰富的家丁想到自己还没被小黑打过,悄悄地躲得更远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477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