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24802个阅读者,1759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9 19:39
示意图:花枝 肖像权归该花枝鼠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9 19:40
钱好文乘驴走在最后细细欣赏——
  何其乐哉!
  对面走过来的人也在欣赏——一个小媳妇又一个小媳妇又一个小媳妇又一个小媳妇又一个小媳妇又一个小媳妇又一个小媳妇又一个小媳妇又一个小媳妇又一个小媳妇又一个小媳妇又一个小媳妇又一个小媳妇又一个小媳妇又一个小媳妇又一个小媳妇忽然一个书生!一愣,哈哈哈哈——
  何其乐哉!
  他们的快乐胜过了钱好文的快乐,钱好文恼火又尴尬,从驴上下来,跟着阿乖一起走。
  “你咋不骑了?”
  “呃,下来走走,安步以当车。呃,你也骑会儿吧。”这么说显得自己关心小黑。
  “那俺骑骑玩玩儿。”小黑就骑上去。
  效果好极了。
  对面的人欣赏过来——含春粉面含春粉面含春粉面含春粉面含春粉面含春粉面含春粉面含春粉面含春粉面含春粉面含春粉面含春粉面含春粉面含春粉面含春粉面含春粉面黑脸!
  “哎哟娘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9 19:41
示意图:哎哟娘唉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6 09:15
  “哈哈哈哈。”小黑大笑。
  何其乐哉!
  忽听后面一阵马蹄声响,一辆宝马香车从驴队旁经过。那宝马香车上下都是宝,内外透着香,那些小媳妇都羡慕地看着。钱好文不由想起马致元的两句曲来:“看东风桃李争春。宝马香车陌上尘。”
  春风指过,车帘荡起。钱好文就见车中有位丽服佳人,正在掩面轻泣。钱好文再次浮想联翩:“梨花一枝春带雨。”“佳人何故重感伤。”
  宝马香车渐渐走远,带走钱好文无限思绪。
  到了浮靓城,钱好文告别众驴友,前去寻访富小蜜。
  “富小蜜富小姐家住何处?”钱好文问路人癸。
  “你们是从外地来的?”
  “是啊。”
  “太好了,我是她家人,太太早等着了。”
  太太?怎么又是结过婚的?钱好文心里失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6 09:16
示意图:失望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6 09:17
  外地来的,等着呢。想来慕名而来的还不少呢。钱好文又有了渴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6 09:18
示意图:渴望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6 09:19
  “你是她家什么人?”钱好文问。
  “我是她家家人啊。”
  “那你是他叔?他舅?”钱好文只好把问答题改成选择题。
  “都不是,我是她家家人。”
  “家人?哦,仆人啊。”
  “我们这儿叫家人。”
  家人领钱黑二人来到一处宅院,门庭冷落鞍马马稀,没什么慕名而来的人。钱好文失望。
  稀不等于没有,有一辆,而且是宝马香车,而且就是路上所见的宝马香车。钱好文又有了新的渴望。
  家人将二人引入客厅落坐,进去禀报。钱好文焦急等待。
  过了一会儿,只听鸾佩声响,进来一位夫人。只见她戴金银珠宝——头戴黄金钗,发插白银篦,耳垂珍珠坠,项套八宝圈;穿绫罗绸缎——上穿新绫袄,下着新罗裙,外罩新绸褂,足蹬新缎鞋。
  钱好文却失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6 09:19
示意图:失望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6 09:20
衣是新衣,人是旧人。
  这儿的旧人并不是故人,而是旧的人。
  这富小蜜虽风韵犹存,却已是徐娘半老。神色黯淡,眼袋浮肿。
  “奴家有礼了。”富小蜜先见礼。
  钱好文忙还礼。听她自称奴家,心里很是受用。不由觉得这富小蜜虽已是徐娘半老,但仍是风韵犹存。神色黯淡,眼袋浮肿,想是哭得太多的缘故。钱好文顿生怜惜之情。
  “多谢二位。”落坐后,富小蜜就先道谢。
  “为何谢我二人?”钱好文诧异。
  “二位不是捎信来的?”
  “不是啊。”
  “这个仆人,信口胡说。”失望如暮色一般蒙上富小蜜的脸。
  “那你们是来……”富小蜜问。
  “找你比武。”小黑说。
  “比武?奴家从不比武,太粗鲁了。”
  “那你练武干啥?打人?”小黑推测。
  “哎呀,比武假打就够粗鲁的了,还真打。武艺是一种才艺,我练的是剑器,就是那个孙大娘练的剑器。”
  “孙大娘?哪个孙大娘?”钱好文不解。
  “俺村也有个姓孙的大娘。”小黑插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6 09:21
示意图:插嘴 肖像权归该刀嘴蜂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1 09:43
  “什么村的?奴家说的可不是哪个村的,她可是大城市的,还应邀到宫庭表演。有首诗还写她:‘昔有佳人孙大娘。’”
  “公。”钱好文明白了,小声提示。
  “母,是女的,孙大娘还不是女的?”
  “公孙大娘。”钱好文只得用正常音量纠正,“‘昔有佳人公孙氏’,是公孙大娘。”
  “哦。”富小蜜被纠正,也不气恼,有涵养。钱好文心中暗赞。
  “下面一句是什么了?”富小蜜记不清了。
  “一舞剑器动四方。”钱好文被佳人请教,又展示了才学,心里可美。
  “昔有佳人孙大娘,一舞剑器动四方。这不才押韵?”小黑问。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方昂押韵。”钱好文再展示。
  “对对,动四方,所以练剑器能让奴家更动人,让奴家更优雅,也让奴家显得别有风味。要真是比武,就得练一身疙瘩肉,那可就难看死了。”
  “那你能练好武?”小黑问。
  “练得好不如嫁得好。”
  “你不跟俺比俺跟你比,俺得打遍江湖呢。”
  “奴家早就不练了,还什么江湖不江湖的。”
  “咋不练了?”
  “嫁了还练什么?”
  “她已经退出江湖了。不用比了。”钱好文也说。
  比武不要紧,钱好文还惦记着富小蜜哭的事儿,他就问:“夫人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儿?”
  富小蜜一下露出警惕的神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1 09:44
示意图:露出警惕的神色 肖像权归该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1 09:44
“你为什么这么问?”
  “尊夫可是做生意的吧?”钱好文问。
  “你怎么知道?”
  “他会算命。”小黑插嘴。
  “不是,别胡说。”钱好文忙说。
  “‘审堂下之阴,而知日月之行,阴阳之变;见瓶水之冰,而知天下之寒,鱼鳖之藏也。尝一脔肉,而知一镬之味,一鼎之调。’君子‘见微以知萌,见端以知末’,算不得什么。”钱好文把圣人改成了君子,“你的家人一听说我们是外地人,就以为是捎信的,而且说等了很久,可见尊夫出去已有些时日。以尊府富裕程度来看,可见尊夫不是做官就是做生意。到外地做官一般时日较长,居处稳定,多带家眷。那么尊夫应当是做生意的。”
  富小蜜叹一口气。
  猜中了。钱好文不由想起了琵琶女,心中顿生“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
  “尊夫许久不归,当不是生意忙吧?”钱好文不由又想起了被抛弃的霍小玉。
  “不是,哦,是,他生意很忙,前月刚去江口买茶去了。”
  “夫人有事就说,他可是位侠客,远胜《霍小玉传》中的黄衫豪客。”钱好文一指小黑。要是富小蜜丈夫真如李益那样负心,自己要仗义叫小黑出手。
  “我没事。”富小蜜神情闪烁。
  “夫人不必相瞒了,你在车上哭时我已经看见了。”
  富小蜜愕然,忽然爆发:“我哭又怎么了?想看我的笑话?我哭,我哭我有宝马香车,总比在驴背上笑强!”
  钱好文愕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1 09:45
示意图:愕然 肖像权归该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1 09:45
失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1 10:09
示意图:失望 肖像权归该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 09:36
厌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 09:37
示意图:厌恶 肖像权归该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 09:37
蔑视,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793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