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07632个阅读者,172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 09:39
抬脚,走人,牵驴,走人驴。
  走在路上,钱好文独自气哼哼:“哼,哼!”
  “你气啥?”小黑问。
  “我气那富小蜜,我本来是好心帮她,她却,她却……”钱好文想引用,却想不出来。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小黑替他说。
  痛快!钱好文仿佛看见富小蜜变成了狼狗。不过这太恶毒了。“君子要温柔敦厚。”钱好文说,他又把富小蜜变成了狮子狗,心中觉得痛快了些,但总有个地方觉得别别扭扭。
  “好心当成了驴肝肺。”小黑说了个温柔敦厚的。
  阿乖听到说自己,高兴得“嗯昂嗯昂”叫。
  阿乖一叫,钱好文想起来了,那富小蜜嘲笑自己骑驴。
  “哼!”
  “咋还气呢?”
  “那富小蜜还说练武是项才艺,她这种人有什么才?公孙大娘都能说成孙大娘,知道错了还不脸红,脸皮真够厚的。她这种人也懂艺?艺得是一生的事业,付出心血才行,她却只把艺看成是化妆品。像她这武艺肯定也练不好。”
  “她是想嫁得好。”
  “嫁得好?她嫁得好吗?她又不像艾简,嫁的是如意郎君。你没见她在车里哭吗?那是他丈夫一直不回来,他丈夫在外面还不知道……”
  内容少儿不宜,钱好文避开。
  “她顶多就是一宠物,一狮子狗。”钱好文忿忿。
  “富人妻,墙上皮,掉了一层再和泥。”小黑说。
  “对对对。”太形象了,钱好文强烈赞同,“她顶多就是泥。她嫁的是钱。”
  “她嫁的也姓钱?”
  “不是,她是只要有钱——财就嫁,哪怕那人长得像只猪、笨得像头驴。”
  “嗯昂嗯昂嗯昂。”阿乖高兴地叫。
  “还说武艺让她风味独特,再独特也是男人的一盘菜,吃腻了,放凉了,就倒了。还武艺让她优雅,比武粗鲁,她这是粗俗,眼里只有钱——财!她肯定看着钱财说:‘我的眼里只有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 09:39
示意图:我的眼里只有你 肖像权归该马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 09:40
  “她丈夫叫钱财?”
  “哼哼,也不好说。一开口就是‘奴家’‘奴家’的,她就是钱财的奴,男人的奴。她还学什么剑器,她还用学?她就够贱气!”
  钱好文仿佛看到公孙大娘手执剑器怒视他,连忙补充:“她学剑器是对公孙大娘的侮辱。”
  公孙大娘隐去。
  “你管她呢。她自己都说了,宁愿在宝马车里哭泣,也不愿在驴背上微笑。”
  钱好文一听火又上来了:“哼,她有钱有什么了不起啊,还嘲笑我?”
  “呵呵,她伤你心了?”
  “我又不爱她。她都那么老了,我还能爱她?她伤我什么心?”
  “自尊心。”
  钱好文一时安静下来。她把公孙大娘说成孙大娘,自己先前原谅,后来讥讽。知道错了不气恼,前面觉得她有涵养,后来觉得她脸皮厚。自己反应这么激烈,就是因为她伤了自己的自尊心。
  “伤我自尊心?可笑。”钱好文不由自主地维护,“宝马?神马都不行!神马都是浮云,别说宝马了。富贵于我如富云——呃,浮云,谁没有钱过啊?寒山有诗云:‘东家一老婆,富来三五年。昔日贫于我,今笑我无钱,渠笑我在后,我笑渠在前。相笑傥不止,东边复西边。’她就是老婆。”
  “她又成你老婆了?”
  “不是不是,这诗里的‘老婆’是‘老太婆’的意思。她就是那个老太婆,穷了被人笑,富了笑别人,有意思吗?”
  “没意思。”
  “这就对了嘛。”说到此处,钱好文已跳出红尘之外,心中逍遥,又重新感觉到春风骀荡,杨柳飘摇。
  何其乐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4 16:14
  ●083警示牌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一纨绔子弟骑一高头大马飞驰而过。钱好文心理再次失衡,他不由又想起唐人王梵志的诗——“他人骑大马,我独跨驴子”。
  后两句是“回顾担柴汉,心下较些子”。钱好文就回头去看,却看不到什么担柴汉,心中也没法得到些子安慰。
  “哼!纨绔子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4 16:15
示意图:哼! 肖像权归该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4 16:15
  鄙夷也没用,眼睁睁地看着那高头大马飞驰而去,消失在不远的前方。
  “啊——”一声惨叫。
  钱好文到不远的前方一看,原来是个急转弯儿,不到近前看不出来。急转弯儿边是陡峭的河岸,下面一条大河波浪宽。河中那个纨绔子弟正在奋力游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4 16:16
示意图:奋力游泳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6 16:08
逆流而上,不让河水把自己冲下去。身后那匹高头大马站在河水中,纳闷地看着他。
  钱好文先痛快。叫他骑马,还骑那么快,趾高气扬,掉进去了吧?你骑驴能有这事儿?
  后来又紧张。哎呀,他可别淹死了。
  然后又可笑。一条大河波浪宽,水却不深,才没过那马腿。
  亏得小黑没记清。
  “玩裤子的弟,河不深,站起来就行了。”小黑先提醒了。
  玩裤子的弟听了,站起来,看了看下面,才淹到腰那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6 16:09
示意图:才淹到腰那儿 肖像权归该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7 16:26
看看后面,马还在。看看两边,河岸陡峭,爬不上去,就骑上马,改走水路了。
  钱好文的不快一扫而光,心情豁然开朗。
  “纨绔子弟,不是玩裤子的弟。‘纨’的意思是细绢,‘纨绔’的意思是细绢做的裤子。‘纨绔子弟’的意思是官僚、地主等有钱有势人家成天吃喝玩乐、不务正业的子弟,不是好话,不能当面说他是纨绔子弟。”这会儿可以纠正小黑了。
  “不能当面说,只能背后说?”
  “呃——”这不成了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了?
  “他不一定是不务正业的子弟,也可能只是穿了纨绔而已。”自己也穿过山寨纨绔弟子裤嘛。
  “那你刚才可说他纨绔子弟?”
  “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7 16:29
示意图:呃—— 肖像权归该蜻蜓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9 09:48
我说的是表面意思。比方说‘昙花一现’,意思是说美好的事物或景象出现了一下,很快就消失。但我看到一朵昙花,开很短时间就谢了,我说昙花一现,表面意思,也可以嘛。”
  “哦,明白了。你的看法就是‘书生之见’。”
  “那可不行,书生之见是说读书人不切实际或不合时宜的见解的,我的见解那可是正确的。”
  “表面意思,也可以嘛。”
  “……”
  “好吧,表面意思不可以。”钱好文投降。
  “有些话不能当面说,即使现实就是这样,明白吧?”钱好文觉得这么说很在理嘛。
  “对。”小黑同意,“就像我不能当面说你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
  一阵马蹄声响,打破了钱好文的尴尬。又有好戏看了,钱好文就去看,一看之下改了主意,钱好文大喊:“停下!停下。”
  马上那人忙勒缰绳,那马又往前冲了十几步,才停了下来,原来马上那人是位驿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9 09:48
示意图:驿使 肖像权归该蜗牛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16 08:53
  “什么事?”那驿使问。
  “你看看。”钱好文一指前面。
  “哎呀。”驿使后怕,“多谢多谢。要没先生提醒,我就掉进这河里了,公函信件也就都湿了。”
  钱好文很欣慰。
  谢过钱好文,那驿使又上马急驰而去。小黑要走,钱好文说:“等等,这儿太危险,得写个牌子,提醒骑马的人注意。”
  “行。”小黑同意。
  “得砍棵树,劈成木片,再把木片钉在一处,只好用木头来削钉子了。钉好后竖在这儿,我再写上提醒的话。”
  “不用。”小黑说,“这儿有个牌子。”
  原来草丛里就有个牌子。小黑上前把牌子扶起,重找个地方栽到路边。
  “上面有字,把字描描就行了。”小黑说。
  钱好文上前一看,牌子上的字已不清楚,不过还能看清是“急弯危险”四个大字。钱好文哼一声:“这牌子写得没点儿文采,翻过来用背面,我重写个。”
  小黑就把牌子翻过来。钱好文弄好笔墨,提笔凝思片刻,“唰唰唰”写好——
  “你要再纵情驰骋,那么你将投入大河的怀抱。”
  “怎么样?又含蓄又有诗意,又突出了这个地方的特点。”钱好文问。
  “不错。”
  “不忙走,咱们看看效果。”钱好文还想等人夸奖。
  两个人就坐在路边看效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16 08:54
示意图:两个人就坐在路边看效果 肖像权归二白頰長臂猿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16 08:54
  等了一大会儿,终于等到一骑飞驰而来,马上那人眼神好,嗓门大,离老远就开始大声念:“‘你要再纵情驰骋,那么你将投入大河的怀抱。’啥意思啊?啊——我明白了!”
  “咚。”
  又一个人改走了水路。那大嗓门在水路上嗷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16 08:55
示意图:那大嗓门在水路上嗷嗷 肖像权归该虎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16 08:56
“谁写的这路牌?这不坑人嘛这!”
  钱好文抬头欣赏湛蓝的天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16 09:04
示意图:抬头欣赏湛蓝的天空 肖像权归该驼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27 16:06
  “还用原来的吧。”小黑说。
  “试试。”钱好文说。
  小黑把路牌翻过来,钱好文把字描黑,心中不甘,又坐那儿看效果。过了一会儿,又一骑疾驰而来。看到路牌,马上那人忙勒缰绳减速,轻跑拐弯,又飞奔而去。
  “行。”小黑说,“走吧。”
  钱好文只得承认现实,骑驴走。这么一耽搁,都快到中午了。钱好文肚子饿了,前面又看不到饭店。钱好文问小黑:“让驴跑快点儿吧?”小黑说:“行。”钱好文把杆抬起,阿乖停下。钱好文加挂了个萝卜,往驴眼前一放,阿乖就飞奔起来。
  “哎呀,跟骑马差不多。”钱好文很满意。
  “真不赖。”小黑跟在旁边跑着评价。
  不多时就看到一个饭店,又不多时已跑到饭店门口。钱好文眼疾手快,将杆一抬,阿乖一个急刹,钱好文向前翻腾一周落地接屁股墩儿。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172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