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07496个阅读者,172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5 09:56
拎着乔热淖下来。
  店中江湖内的条条大汉哎哟哎哟挣扎站起。小黑问他们:“服不服?”
  “服!”英雄所见略同。
  小黑对钱好文说:“还是以力服人管用。”
  钱好文不想承认,但事实更有说服力。他低声对小黑说:“你叫他们以后别打架了。”
  小黑说:“他们现在说不打了,咱看不见了还会再打。小孩儿都会这一手,咱管不了。”
  “你得让他们心里有阴影才行,让他们都怕干坏事。不能只口服,还得心服。”钱好文面授机宜。
  小黑就问天王老子:“你口服还是心服?”
  “口服。”天王老子说话不经大脑。
  “梆!”
  “心服心服。”这一下打得天王老子心里真有了阴影。
  出店后他先去找郎中,郎中给他弄了两副药:“这药外敷,这药口服。”
  天王老子扑通跪下:“不敢不敢,心服心服。”
  当然,出店前他还得排队。报名,打钩,交罚款,没收管制兵器,打扫卫生,劈柴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5 09:57
示意图:打扫卫生 肖像权归该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5 09:57
  汉子们一条一条地走后,店里变得安静,而且干净。坏得不能再修的桌凳都劈成了柴火,整整齐齐地堆在灶边。掉在地上的酒肉菜都收拾起来,喂了后院养的猪。
  猪吃得喜洋洋,喝得醉醺醺,可高兴了。
  掌柜的发愁:“这么多兵器咋办?柜台后都放不下了。”
  伙计说:“送给这位大侠呗。”
  “俺不用兵器。”小黑说。
  “你不会使兵器?”伙计问。
  “他啥都会使,十八般——呃——二十般兵器样样精通。”钱好文隆重介绍。
  “二十般?”
  “还有铲杖钉钯。”
  “嚯!沙和尚猪八戒用的啊。”伙计惊叹。
  “沙僧用的是降魔宝杖。”钱好文纠正。
  “差不多差不多。”伙计说。
  后来降魔宝杖就弄得跟铲杖差不多了。
  “那就一样挑一件呗。这儿倒有柄铲杖,要钉钯不行我去打家具的老铁那儿看看。”
  “那拿着多累。”小黑说。
  “那就挑一样。”
  “不用。俺拿啥都能用。”
  “客官不是进来的时候拿着根棍子?”掌柜的说。
  “是啊。哎,棍儿呢?”小黑找不着棍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5 09:58
示意图:找不着 肖像权归该鸳鸯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9 16:32
  “是不是一根破棍儿,头儿都裂了?”伙计问。
  “是啊。”
  “哎呀坏了,给劈了当柴火了。那棍儿是不是降龙木做的?”伙计联想。
  “不是。就是根破棍儿。”
  “那就好办了。咱们这儿有棍没?让客官挑。”掌柜的说。
  “有,镔铁棍,熟铜棍,木头棍……”
  “有金箍棒没?”小黑问。
  “没。”伙计不好意思。
  “是根棍儿就行。”小黑好将就。
  “把棍儿都拿出来让大侠挑。”掌柜的忙弥补。
  “都在阁楼上呢。”伙计说。
  伙计就拿梯子爬到阁楼上,消失了踪影,却用声音证明了自己的存在:
  “哎呀!”
  叮铃当啷一阵响,好多棍棒从天降。
  等在下面的掌柜小黑钱好文忙躲得远远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9 16:33
示意图:躲得远远的 肖像权归三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0 16:31
  棍棒雨下完,掌柜的生气地问伙计:“怎么回事儿?”
  “踩棍上摔了。”伙计在上面说,“哎呀!”
  又摔了。
  “骨碌碌碌碌,00(注:不是零零,是二分休止符),咚当咚当咚当咚……”
  最后一根棍子从天而降,掉到地上,发出与众不同的声响。
  “咋还有一根?摔死我了。”伙计抱怨。
  “这根儿咋这声?”小黑过去捡那根棍儿看,“这头是空心儿的哎。”
  要不能“咚当咚当咚当咚”?
   “要不能吹?当然得是空心儿的。”伙计顾不得抱怨。
  “能吹?”小黑大感兴趣。
  “要不叫哨棒?一吹就像龙吟虎啸,能吓狼,能叫别人来帮忙,能当拄杖,能挑起行李,用处多多。”伙计顾不得抱怨,是因为要展示自己才学。
  “‘哨棒’的‘哨’应该是‘巡哨’的意思,并不是能吹的哨。”钱好文推测。
  “是空的,要不武松一棒打在树上能把哨棒打断了?”
  “实心的也能打断吧。”钱好文有点拿不准。
  “能打断。”小黑说。
  “你看看,也能打折吧?根本就没一端是空的。”钱好文有了底气。
  “这不都有了?”伙计说。
  “那也是后人以讹传讹,弄假成真了。”钱好文说。
  “管他真的假的,能用就行了。”小黑打断二人的争执,“俺来吹吹。”
  “呼呼呼。”
  “像鸟叫。”伙计说。
  “呼呼呼还像鸟叫?”钱好文讥讽。
  “得练。”小黑说,“那俺就拿这个,好玩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0 16:32
示意图:那俺就拿这个 肖像权归该黑熊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0 16:33
  “那剩下的咋办?”掌柜的发愁。
  “给那老铁打钉耙卖呗。”小黑建议。
  “很好很好,‘偃武修文;归马于华山之阳;放牛于桃林之野’。”钱好文赞许。
  后来所有兵器都打成了钉耙,钉耙不愧是二十般兵器的终极。
  哨棒幸免,被小黑拿走了。小黑一边走,一边练吹,一直吹不响。钱好文一边走,一边不时欠起屁股。
  “咋了?”小黑问。
  “摔死我了。”钱好文说,“摔得我屁股到现在还疼。”
  “从阿乖身上摔下的那回?”
  “是。什么阿乖?停那么猛,也不想想会不会把我甩下来。”
  “阿乖是蠢驴呗。”
  “嗯昂嗯昂嗯昂。”阿乖高兴地叫。
  “哼,什么阿乖?以后叫它阿呆!”
  “阿呆,阿乖,呆,乖,差不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0 16:35
示意图:呆,乖 肖像权归该鸭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19 10:52
●085.1武术大奖赛

  钱好文改骑着阿呆往前走,走到一条街上时,只见街边墙上贴着一张公告,上面写着五个大字——武术大奖赛。
  “武术大奖赛!”小黑高兴地说,重音放在“武术”两个字上。
  “武术大奖赛!”钱好文高兴地说,重音放在“大奖”两个字上。
  “走,去参加。”钱好文提议,小黑当然答应,两人就去报名。报名的地方是个大院子,门口有个人没精打采地坐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19 10:53
示意图:没精打采地坐着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19 10:54
钱黑二人走到那人面前,那人眼皮都没抬说:“十文钱。”
  这么便宜!钱好文心中暗喜,忙掏了十文钱递过去。
  “每个人十文钱。”那人拿了钱,说得更明确。
  “只他报名参加,我不参加。”钱好文忙说明。
  “报名?这是看比武的票钱。”
  钱好文心中一沉,不知道报名要花多少钱。他做好了思想准备,问那人:“报名要多少钱?”
  “不要钱。”那人说。
  “不要钱!”钱好文又暗喜,“那我给他报个名,太行山黑……”
  “哪个门派推荐的?”不等钱好文说完,那人就问。
  “哪个门派推荐?没,我们没门派推荐。”
  “那不能参加。”
  “那……他就是他门派的掌门。”钱好文情急之下想出这么一招。
  “什么派?”
  “豪放派。”钱好文挪用。
  那人拿出本来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19 10:54
示意图:拿出本来查 肖像权归该熊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19 10:55
查完说:“不行,得是指定门派的才能参加。”
  “他武功可好啊,打……”
  “武功好没用,不傍个指定门派还想参加?”那人不屑地说。
  “咋傍?”钱好文虚心请教。
  “或者有人,或者有钱,或者……男的就没其他招了。”
  人没有,钱有点儿。“需要多少钱?”钱好文问。
  “怎么着不得几百两银子?”
  “几百两?”钱好文震惊。
  “你有几百两也不一定能花出去。”那人补充。
  别说没有几百两了。钱好文发了愁:“那……这怎么办?”
  “好办,外甥打灯笼——照舅(照旧)。谁当了第一就跟谁打,就行了。”
  比武是行了,拿大奖不行了。
  “再拿十文钱。”那人催。
  “算了,你自己进去看吧。”钱好文对小黑说。
  “那就再拿五文。”那人忙降价。
  “你怎么乱要钱?”钱好文生气地质问那人。
  “没,没乱要钱。像我这帮着干活的有赠票,能带我小姨子之类的进去。我便宜卖给你。”
  钱好文觉得没占便宜。“我要带你大爷去的赠票。”
  “行。”给钱就是大爷,那人爽快地答应。
  钱好文这才觉得占了便宜,掏五文钱买下。
  到了比武日,二人来到场内,场内一通乱哄哄。一通乱哄哄后,上来一个人,手里面拿张长长的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19 10:56
示意图:手里面拿张长长的纸 肖像权归二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1 09:55
大家看见,都不再乱,都看着台上。
  “这人兵器是纸?”小黑惊奇。
  “他是主持连波,那是他要读的话。”旁边一人说。
  “哦。读的啥话?”小黑又问。
  “废话。”
  只见台上连波清了清嗓子,开始照着那张纸读:“今日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在这美好的季节,我们迎来了……”
  果然是废话。钱好文佩服旁边那人,就问:“不知阁下高姓大名?”
  “我叫威博。”那人说。
  听完了废话,比赛正式开始。先上来一个人,乃是名门推荐选手,手持双环,练了一趟名门环,然后立在台上。
  “谁跟他打啊?”小黑伸长脖子找。
  “那坐太师椅的二十个都给他打。”威博往前一指。只见台下最前面摆一排太师椅,上面坐了一群老头子。
  “谁先打?”小黑又问。
  “一块儿打。”威博说。
  “一块儿打?”钱好文惊讶,“这公平吗?”
  “不一块儿打更不公平。”威博说,“不一块儿打就能乱改了。”
  正说着,只见那二十个老头子都举起了牌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1 09:56
示意图:举起了牌子 肖像权归该群狐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1 09:57
上面写着“十分好”“八分好”“七分好”等字。
  “打分啊。”钱好文明白了,“谁分高谁赢?”
  “对。”
  “这些是啥人啊?”
  “选送各派的掌门。”威博指着其中一个开始介绍,“他是名门派的掌门。”
  “他是名门的掌门。”其中一个老头子也说,“他给他们名门的人打的分太高了,得去掉。”
  “这说话的是谁啊?”小黑问。
  “他是大派的掌门。”威博说。
  “好好。”连波同意。
  接着上来个光头,一报名号是大派选送的选手。那选手把头向四周顶来顶去,演练了一套“大派头”。下面坐的人又打分,大派掌门打得最高,也被去掉。
  比比比比到最后,连波宣布结果:“大派头第一,名门环第二。”
  “这不公平!”没宣布完,名门掌门站起来抗议,“我门的先上场,吃亏了。”
  “怎么不公平?”大派掌门反驳,“你们先上场,先下手为强,先声夺人……”
  “我们最后一个出场,才吃亏。”
  “你那是压轴。我们这才吃亏,不前不后,啥都不占。”
  二十个老头子吵吵成一团。
  “别吵吵了,都跟俺比比。”小黑站起来说。
  老头子都愣住,一时间不再吵吵。小黑上了台,台上的选手也正发愣。小黑先揪住那个练名门环的说:“咱俩先比。”
  练名门环的还没反应过来,傻站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1 09:58
示意图:傻站着 肖像权归该熊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896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