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695354个阅读者,171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1 15:26
  茫茫天地间,人就像小蚂蚁。
  茫茫人海间,一个人就像小蚂蚁。
  不可一世的安禄山,三个人就把他干掉了。
  太危险。
  “全世界要除了我啥都没有就好了。”伙计遐想。
  “那你吃啥?”他爹老掌柜问。
  “就是,还是吃鸡蛋吧。”伙计从理想回到现实,“人这一辈子跟世界比起来,就短得不能行了。活长活短都差不多,不吃白不吃。”
  就是,不吃白不吃。钱好文想。不过这会儿想吃,也没了。“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是“蛋熟堪吃直须吃,莫待无蛋空磨齿”。
  “不看白不看。”伙计又说,吃着看。
  钱好文就抓紧时间看。镜子里的影子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了两个:一个在底下立着,一个在上面晃来晃去。
  “哎?人哪去了?”分明是小黑的声音。
  “在这儿呢。”钱好文手拿判官笔头顶铁盆站起来,站起来后就先看包裹,包裹还在,只是洒了些菜汁。钱好文放了心。再一看,站着的果然是小黑,钱好文更放了心,摘了铁盆,放下判官笔。再看上面晃来晃去的身影,原来是乔热淖。坐的那根柱子不知道被怎么着弄断了,倒在地上。亏得有安全带,乔热淖没掉下来,只是吊起来,在房梁上晃来晃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1 15:27
示意图:吊起来 肖像权归该仓鼠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2 15:25
看见钱好文看,乔热淖忙喊:“救我救我,放我下来!”
  伙计故意逗他:“事不关己,管他干啥?”
  乔热淖听了,叹一口气,口占一诗:
  “事不关己,
  高高挂起。
  城门失火,
  殃及池鱼。”
  钱好文也叹口气:“唉,不要只看热闹就行了,想管也管不了。”
  小黑笑:“那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说完蹦上去,摘了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2 15:26
示意图:蹦上去,摘了钩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5 09:56
拎着乔热淖下来。
  店中江湖内的条条大汉哎哟哎哟挣扎站起。小黑问他们:“服不服?”
  “服!”英雄所见略同。
  小黑对钱好文说:“还是以力服人管用。”
  钱好文不想承认,但事实更有说服力。他低声对小黑说:“你叫他们以后别打架了。”
  小黑说:“他们现在说不打了,咱看不见了还会再打。小孩儿都会这一手,咱管不了。”
  “你得让他们心里有阴影才行,让他们都怕干坏事。不能只口服,还得心服。”钱好文面授机宜。
  小黑就问天王老子:“你口服还是心服?”
  “口服。”天王老子说话不经大脑。
  “梆!”
  “心服心服。”这一下打得天王老子心里真有了阴影。
  出店后他先去找郎中,郎中给他弄了两副药:“这药外敷,这药口服。”
  天王老子扑通跪下:“不敢不敢,心服心服。”
  当然,出店前他还得排队。报名,打钩,交罚款,没收管制兵器,打扫卫生,劈柴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5 09:57
示意图:打扫卫生 肖像权归该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5 09:57
  汉子们一条一条地走后,店里变得安静,而且干净。坏得不能再修的桌凳都劈成了柴火,整整齐齐地堆在灶边。掉在地上的酒肉菜都收拾起来,喂了后院养的猪。
  猪吃得喜洋洋,喝得醉醺醺,可高兴了。
  掌柜的发愁:“这么多兵器咋办?柜台后都放不下了。”
  伙计说:“送给这位大侠呗。”
  “俺不用兵器。”小黑说。
  “你不会使兵器?”伙计问。
  “他啥都会使,十八般——呃——二十般兵器样样精通。”钱好文隆重介绍。
  “二十般?”
  “还有铲杖钉钯。”
  “嚯!沙和尚猪八戒用的啊。”伙计惊叹。
  “沙僧用的是降魔宝杖。”钱好文纠正。
  “差不多差不多。”伙计说。
  后来降魔宝杖就弄得跟铲杖差不多了。
  “那就一样挑一件呗。这儿倒有柄铲杖,要钉钯不行我去打家具的老铁那儿看看。”
  “那拿着多累。”小黑说。
  “那就挑一样。”
  “不用。俺拿啥都能用。”
  “客官不是进来的时候拿着根棍子?”掌柜的说。
  “是啊。哎,棍儿呢?”小黑找不着棍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5 09:58
示意图:找不着 肖像权归该鸳鸯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9 16:32
  “是不是一根破棍儿,头儿都裂了?”伙计问。
  “是啊。”
  “哎呀坏了,给劈了当柴火了。那棍儿是不是降龙木做的?”伙计联想。
  “不是。就是根破棍儿。”
  “那就好办了。咱们这儿有棍没?让客官挑。”掌柜的说。
  “有,镔铁棍,熟铜棍,木头棍……”
  “有金箍棒没?”小黑问。
  “没。”伙计不好意思。
  “是根棍儿就行。”小黑好将就。
  “把棍儿都拿出来让大侠挑。”掌柜的忙弥补。
  “都在阁楼上呢。”伙计说。
  伙计就拿梯子爬到阁楼上,消失了踪影,却用声音证明了自己的存在:
  “哎呀!”
  叮铃当啷一阵响,好多棍棒从天降。
  等在下面的掌柜小黑钱好文忙躲得远远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9 16:33
示意图:躲得远远的 肖像权归三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0 16:31
  棍棒雨下完,掌柜的生气地问伙计:“怎么回事儿?”
  “踩棍上摔了。”伙计在上面说,“哎呀!”
  又摔了。
  “骨碌碌碌碌,00(注:不是零零,是二分休止符),咚当咚当咚当咚……”
  最后一根棍子从天而降,掉到地上,发出与众不同的声响。
  “咋还有一根?摔死我了。”伙计抱怨。
  “这根儿咋这声?”小黑过去捡那根棍儿看,“这头是空心儿的哎。”
  要不能“咚当咚当咚当咚”?
   “要不能吹?当然得是空心儿的。”伙计顾不得抱怨。
  “能吹?”小黑大感兴趣。
  “要不叫哨棒?一吹就像龙吟虎啸,能吓狼,能叫别人来帮忙,能当拄杖,能挑起行李,用处多多。”伙计顾不得抱怨,是因为要展示自己才学。
  “‘哨棒’的‘哨’应该是‘巡哨’的意思,并不是能吹的哨。”钱好文推测。
  “是空的,要不武松一棒打在树上能把哨棒打断了?”
  “实心的也能打断吧。”钱好文有点拿不准。
  “能打断。”小黑说。
  “你看看,也能打折吧?根本就没一端是空的。”钱好文有了底气。
  “这不都有了?”伙计说。
  “那也是后人以讹传讹,弄假成真了。”钱好文说。
  “管他真的假的,能用就行了。”小黑打断二人的争执,“俺来吹吹。”
  “呼呼呼。”
  “像鸟叫。”伙计说。
  “呼呼呼还像鸟叫?”钱好文讥讽。
  “得练。”小黑说,“那俺就拿这个,好玩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0 16:32
示意图:那俺就拿这个 肖像权归该黑熊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0 16:33
  “那剩下的咋办?”掌柜的发愁。
  “给那老铁打钉耙卖呗。”小黑建议。
  “很好很好,‘偃武修文;归马于华山之阳;放牛于桃林之野’。”钱好文赞许。
  后来所有兵器都打成了钉耙,钉耙不愧是二十般兵器的终极。
  哨棒幸免,被小黑拿走了。小黑一边走,一边练吹,一直吹不响。钱好文一边走,一边不时欠起屁股。
  “咋了?”小黑问。
  “摔死我了。”钱好文说,“摔得我屁股到现在还疼。”
  “从阿乖身上摔下的那回?”
  “是。什么阿乖?停那么猛,也不想想会不会把我甩下来。”
  “阿乖是蠢驴呗。”
  “嗯昂嗯昂嗯昂。”阿乖高兴地叫。
  “哼,什么阿乖?以后叫它阿呆!”
  “阿呆,阿乖,呆,乖,差不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0 16:35
示意图:呆,乖 肖像权归该鸭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524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