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25476个阅读者,1759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8:22
  第三人出场,是个女的。穿的衣服像是借来的,上身太小了,露着肚脐眼。
  “好!”下面一片叫好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8:23
示意图:下面一片叫好声 肖像权归群鹅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8:27
  那女的堆好三十二块鸡心,练一套钩心脚。练到出汗时,一脚踩下,三十二颗小心脏都碎了。
  冷场,无人喝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8:27
示意图:冷场,无人喝彩 肖像权归群鹅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3 16:35
  第四个上来的就是摆宝柘。他摞好十根石条,练一套吼甩手。练到酣处,一声大吼,一手拍在石条上,石条断了九根。
  最后上来个人。
  “咋还有个人?”小黑惊奇地问。
  “他是宣布结果的。姓节名沐祖。”知情者说。
  节沐组进行评论,宣布结果:“四平掌表现中规中矩;八稳拳表现没有瑕疵;钩心脚古灵精怪,她避开了自己的短处,武功直指鸡心;摆宝柘可惜了,虽然勇于挑战自己,追求十全十美,结果没有完成,可惜了,被淘汰。”
  摆宝柘怒甩手而走。
  “你们这不公平!”钱好文起身抗议,“你让他们几个来打那些石条,看能打断几根?”
  节沐祖解释:“每个人长处不一样,有擅长劈砖的,又擅长碎瓦的。谁能什么都能做啊?”
  “俺能。”小黑上去,一拳打断四块断砖,一掌拍碎八块碎瓦,一脚把三十二颗破碎的心踩成泥,一手把十根石条全都拍断。
  “不行不行,他没报名。”练四平掌的忙叫。
  “他不能争冠军侯。”练八稳拳的也忙叫。
  “俺不要这啥,俺要打遍江湖,当天下第一。你们来跟俺比比。”小黑说。
  “不跟我争啊,太好了。”练四平掌的高兴,“那就不用比了。”
  “对对。”练八稳拳的也说。
  “俺要当天下第一,不比咋行?”小黑提出问题。
  “只要你不跟我争冠军侯,我认输都行。”练八稳拳的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3 16:36
示意图:我认输 肖像权归该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3 16:37
  “我认输就行了。”练四平掌的也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3 16:38
示意图:我认输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3 16:38
  “我也认输。”练钩心脚的女的也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3 16:39
示意图:我也认输 肖像权归该兔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3 16:40
  “那写名打钩。”小黑见不用跟女的比,很高兴,要过《江湖武林一书录尽武林江湖一书尽录》让三人写名打钩,三人愉快合作。
  钱好文还为摆宝柘打抱不平,质问节沐祖:“你没话说了吧?”
  “那都是他们自己选的,怨不得别人。”节沐祖还有话说。
  “摆宝柘也是自己选的?”钱好文问。
  “对啊,非要选十根,不信你们去问他。”节沐祖问心无愧地说。
  钱好文将信将疑,对小黑说:“走,我们去问问他。”
  两人就去找摆宝柘,摆宝柘仍忿忿不平。小黑劝他:“别生气了,俺刚才打断十根石条了,反正你也当不了天下第一。”
  摆宝柘惊讶地看着小黑。
  “那仨人都认输了,你要认输,就签名打钩。”小黑一指书上说。
  摆宝柘看到书上刚签的人名,又看看钱好文,钱好文点点头:“他真打断十根了,你真当不了天下第一。”
  摆宝柘签名打钩,但还是忿忿不平地说:“那我也能当中国好拳脚的第一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4 15:20
示意图:忿忿不平 肖像权归该斑马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1 09:28
  钱好文想起来来的目的,问他:“你选的十根石条?”
  “是。”摆宝柘承认。
  “你原来打断过十根没?”钱好文问。
  “没。”
  “那你为啥选十根啊?你选九根就能赢了,可惜啊。”钱好文惋惜。
  “唉,你不知道。”摆宝柘叹口气说,“我也是没办法啊。我要是夺得第一就得加入他们灿星镖局,但我和华宇镖局有合约在先,没法加入他们灿星镖局。他们灿星镖局就出了这么一个主意,说这样我还退出得体面些。”
  “这样啊。”钱好文才明白,不由感慨,“说是只看拳脚,看来……”
  正说着,就听得台前节沐祖大声宣布:“中国好拳脚冠军侯是……”
  “耍猴儿了——”外面有人大声叫道,接着就是热闹的锣鼓响起。
  “看耍猴儿吧。”小黑大感兴趣。
  “刚看过一次。”钱好文不由说。
  “上回看?早了吧?”小黑奇怪。
  “呃,好吧。”
  钱好文和小黑看完中国好拳脚和耍猴儿,继续前行。这一天正向前行,只见前面出现一条大江。这大江水面广阔,钱好文看着就发愁:“这可怎么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1 09:29
示意图:看着就发愁:“这可怎么过?” 肖像权归该猞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1 09:30
  小黑不愁:“有山就有路,有河就有渡。”
  钱好文抬杠:“有桥就不用渡。”
  这儿没渡也没桥。二人只好沿着江走。走了好远,才看见有一家店。钱好文问店家:“这江怎么能过去?”
  店家说:“对岸有船家。”
  钱好文就准备走。店家说:“你们住这儿吧。”
  钱好文说:“时间还早,我们过江。”
  “你们过不去。”店家说。
  “你不是说有船家?”
  “有是有。那船家是一父一子。儿子可能这两天出门去了,老船家耳背眼花,这边隔着江叫不应。你看,我这店里住的这么多人,都是过不去江的。”
  钱好文不死心,说:“我们去试试。”
  “去试吧,那边就是渡口。”店家一指。
  渡口离店不远,二人就到渡口那去试。俩人轮番叫,合一块儿叫,把野鸭子惊得一阵阵地飞。两人喊累了,野鸭子也飞累了,江对面还是没动静。
  “俺要是会那狮子吼就好了。”小黑说。
  钱好文点点头,感慨:“那时候觉得那没用,没想到这会儿用上了。公孙龙在赵国的时候,对弟子说:‘没有才能的人,我公孙龙不会和他交往。’有个穿粗布衣服拿绳索当衣带的访客求见,说:‘我善于呼喊。’公孙龙回头问弟子:‘我门下原来有善于呼喊的人吗?’弟子回答说:‘没有。’公孙龙说:‘给他弟子的身份吧!’几天后,公孙龙前去游说燕王。来到河边,但是渡船在河的另一边。公孙龙就让善于呼喊的人呼叫渡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1 09:31
示意图:呼叫渡船 肖像权归该喜鹊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2 15:30
一叫渡船就过来了。所以说,圣人处世,也不能拒绝有一技之长的人啊。”
  “不过那个卖肉的不会跟着来,他老婆也不会来。”小黑说。
  “那倒是。算了,回去住店去吧。”
  店里住的什么人都有,晚上一堆人在店中喝酒聊天,人声唧唧呱呱,弄得钱好文心中烦乱。夜深人静,钱好文还睡不着,忽想起《春江花月夜》一诗,不知道白天所见的大江,在月下又是怎样一番场景。钱好文独自起身,披衣出去。
  江边并无花,只有片片芦苇,在夜风中轻轻摇晃,发出沙沙的声响。江水汩汩远去,声音让夜更加静谧。月影倒映江中,随波浮沉,一如在人世中浮沉的自己。种种往昔涌上钱好文心头,郁结不去。
  “春江夜月影浮沉。”
  钱好文不由吟道。
  “这一句写得很好啊!”钱好文忽惊喜地一拍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2 15:32
示意图:惊喜地一拍手 肖像权归该水獭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2 15:32
“景中寓情,以月喻人。妙极。再想三句,写首精彩绝句。”
  想写绝句,写了一句,绝了,再写不出来。想找刚才的感觉,也找不到了,只剩志向了。钱好文叹一口气,退而求其次:“得一佳句,也不错了。”说完又吟哦欣赏一番,方才回店睡觉。
  第二天清晨,住店客人都来到楼下吃早饭,一人忽大声宣布:“各位安静,各位安静。昨夜不才弄得一首好诗。”
  众人都安静下来。钱好文没想到在此居然能寻得一位诗友,很有些惊喜,只不知这人诗才如何。那人开口只吟了一句,就令钱好文大惊失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2 15:33
示意图:大惊失色 肖像权归二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451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