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31187个阅读者,176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0 11:22
示意图:你还知道这话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3 15:48
  “我师父老说孔子的话。”小黑嘿嘿一笑,说着便往酒楼里进。
  “你有钱吗?”钱好文来不及纠正小黑他师父的错误,忙问。
  “我有块银子。”小黑并不停步,进了酒楼。
  钱好文有些疑心,看这小黑的穿着,不像是有银子的人。不过,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能说出“来而不往非礼也”的人。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姑妄信之。
  想到这里,钱好文也就进去。有酒楼小二迎上来道:“客官楼上请。”小黑径直上楼,钱好文先向水牌处看了看,才跟上去。到了楼上,钱好文拣个僻静处坐下,小黑在对面坐了。小二上来问道:“二位客官,要些什么酒菜?”
  点得贵了吧?怕小黑钱不够。点得便宜了吧?显得身分太低。钱好文便点了两个中等价格的菜。小黑也随便点了两个,要了壶酒。小二退下,小黑看着钱好文,等他说话。
  钱好文说:“‘来而不往非礼也’可不是孔子所说,此句本出于《礼记·曲礼上》——‘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你师父说错了。”
  小黑说:“你真是好为人师。”
  钱好文不由恼道:“你怎么这么说?”
  小黑诧异:“我这是夸你啊,说你喜欢教别人,着什么急。”
  钱好文哭笑不得:“‘好为人师’说的是那些不谦虚、不知求教而只喜欢教人的人,《孟子·离娄上》都说,‘人之患在好为人师’。这怎么能是夸人的词?”
  “我师父就这么说自己。”
  “那是你师父水平不行。”
  “你水平咋样儿?”
  “我的水平……”钱好文得意的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3 15:49
示意图:得意的说 肖像权归该羊驼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本帖最后由 anyangjiazi 于 2014-6-23 15:51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3 15:52
●009小二好凑趣

  “半瓶醋。”小二说着将半瓶醋放到桌上。
“谁要醋了?”钱好文恼怒地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3 15:53
示意图:恼怒 肖像权归该蓝灰蚋鹩雌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3 15:55
  “哎呀,错了。抱歉抱歉,是别的桌上的。”小二忙道歉。
  “我们的菜快些上!”钱好文借此发泄怒气。
  “好嘞。”小二离去。
  “嗯————”钱好文长长地出口恶气,接着说,“我这是诲人不倦。”
  嘴上说着,钱好文心里却觉得有些虚。他虽不认为自己不谦虚、不知求教,但他常在教别人时获得极大的快感,而且这快感是来源于自身的优越感,而不是对被教者的提高感到欣慰。
  “知道了,毁人不倦,毁了一个又一个不疲倦。”小黑说。
  “什么‘毁’,是‘诲’,读去声!”
  “啥叫去声?”
  钱好文心中又是生气又是放心。生气的是,小黑水平太差,和他说话费力。放心的是,小黑水平太差,和他说话用错了词他也听不出来,不用提心吊胆。这样容易让他佩服自己,也容易蒙他。小黑武功本来就高,他要真是文才再比自己好,那自己在他眼中就更算不得什么了。
  如此一比较,放心占的比重更大,钱好文便继续诲人不倦:“去声,你比如说,‘去’,就是去声。你说的那个‘毁’,是上声。上声,你比如说……”
  “‘上’,就是上声。”
  “对对对。”
  “好多人都说我聪明。”小黑笑着说,“这‘上’字怎么写?”
  钱好文听小黑说自己聪明,心中暗笑,又下定决心让小黑知道自己才更聪明。听到小黑虚心求教,心灵获得极大满足,看看刚才放半瓶醋的地方,留了一圈醋水印,便用手沾着写出这个“上”字。
“这不是‘上床’的‘上’?”小黑惊问。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3 15:58
示意图:惊问 肖像权归该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3 15:59
  钱好文听到“上床”一词不由产生一定联想,却又忙判定小黑是思无邪。“是‘上学’的‘上’。这个字有两个读音,一读上声,一读去声。”
  “‘上床’‘上学’的‘上’都是去声。”小黑聪明地说。
  钱好文赞许地微笑点头。
  “‘床上’的‘上’也是去声。”
  钱好文赞许地微笑点头。
  “‘上床上上学’都是去声。”
  钱好文点头,没有赞许微笑,有的是一丝惊诧,“上床上上学”,亏他想得出来。
  “那这个字啥时候读shǎng。”
  “只有在读‘上声’的时候读shǎng。”
  “‘上床上上学学上声’,哎,这里面就有shǎng了。”
  “是。”钱好文只得承认。
  “哎,好玩儿。哎——这个‘好’字跟‘上’字差不多,也可以读上声,也可以读去声。这个东西好玩儿,俺好玩儿。俺好玩儿好玩儿的。哎,好玩儿。”
  小黑浓厚的学习兴趣让钱好文无言以对。
  “为人好师,这么夸你不错吧?”小黑又突发奇想。
  “不错。”钱好文感觉满意,“只是没这个词。不说这个了,咱们且说正事。我会帮你打遍江湖,得天下第一。”
  “你为啥帮我?”
  好多好多理由,钱好文斟酌着挑了个:“呃——我古道热肠。”
  “算你肠子。”小二说着,将一盘猪大肠放到桌上。
  “这是猪肠子,你怎么说算我肠子?”钱好文大怒。
  “就是,他鼓捣热肠子,这肠子都凉了。”小黑帮腔。
  “没呀。这是客官你点的,蒜泥肠子。”小二委屈地说。
  钱好文一想就是,一看还是,但余怒未歇:“怎么读的?‘泥’是阳平,‘你’是上声,这都能读成一样!”
小二听得一头雾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3 16:01
示意图:一头雾水 肖像权归该蜻蜓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3 16:03
一边连说“抱歉”一边忙退去了。小黑又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啥叫‘阳平’?读起来和‘阳’一样还是和‘平’一样?”
  钱好文忙打住:“这些以后再说,先说正事儿。我要帮你,是因为我古道热肠。‘古道热肠’,‘古道’,意思是上古时代的风俗习惯,告别淳朴,是说我厚道,不是鼓捣。‘热肠’,就是热心肠。懂了吧?”
  “懂了。三月桃花——”
  三月桃花?是什么典故?桃花运?有心问小黑,拉不下脸面。欲待不问,又不知小黑说的是好话还是赖话。正犹豫时,听得小黑接着说:“谢了。”
  钱好文愣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三月桃花,是该谢了。哦,这个谢了是个双关。妙,但不能说出来。免得显得自己不如小黑,不好再和他谈条件。得挫他的锐气。
  “你说话怎么大喘气?”钱好文别有用心地说。
  “歇后语就得歇一会儿后再语啊。你没听说过歇后语?”小黑解释,又问。
  “我怎么能没听过歇后语?”钱好文边说边在脑子里飞快地搜索,说着说着想起来些痕迹。“歇后语嘛,唐代就有郑五歇后体了。郑五知道是谁吗?”
  小黑摇头。
  “就是郑綮,做相国的那个。咳,就是那个说‘诗思在灞桥雪中驴子上’的那个郑綮,行五,所以叫郑五。他写的诗语多俳谐,多俳谐,用你的话说,就是好玩儿……”钱好文占了上风,看着小黑只剩下听的份儿,心里充满胜利的喜悦,说得更是深入浅出。
  “说说他的诗呗。”小黑央求。
  “那好,听着。”那郑綮的诗并不出名,好像存世的也少,钱好文拼命去想,倒也想起几句。
  “日照四山雪,老僧门未开。”
  “这也不好玩儿啊?”小黑不解。
  钱好文也觉得不好玩,他又想起来一句:“‘唯有两行公廨泪,一时洒向渡头风。’‘公廨’意思就是‘官署’,把自己的泪说成是官署的泪,好玩儿吧?”
钱好文心虚,他自己都觉得索然无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3 16:04
示意图:觉得索然无味。 肖像权归该老虎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本帖最后由 anyangjiazi 于 2014-6-23 16:06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3 16:08
  “不好玩儿。”小黑说话直,直得像棍子,戳得钱好文生疼。
  “他也没歇了后再说什么啊。”小黑又说。
  小黑言之有理,钱好文只好说:“那你听这首诗。这首诗——好像——大概——也许——不是郑綮写的,不过很有意思。每一句都省了一个字……”
  钱好文看看小黑,小黑正充满期待地看着他。
  “第一句好像是‘面什么什么什么什么’,第二句似乎有个‘门’字,第三句大概有个‘达’字……”
  钱好文努力去想,但那诗句恰如隐隐青山,迢迢绿水,只是看不真切。
  “打他面门?”小黑来助一臂之力。
  “哎呀,别说话。”小黑这么一打岔,那些诗句正如将要上钩的鱼受了惊,一甩尾巴,再也不知去向。钱好文拼力去想,却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不知道就别说了。”小黑同情地说。
  钱好文把同情理解成了嘲讽,只得给自己砌台阶下,讪讪地说:“我怎么能不知道?我腹有万卷书。哎,万卷,书太多了。你想想,把一万卷书扔你面前,让你找其中一首诗,你好找出来?”
  小黑摇头表示否定。
  “这就是了。哎,刚才我说的‘腹有万卷书’可也是一句诗。宋代李流谦《送张时择从杨茂州之招》诗中说:‘家无两钱锥。腹有万卷书。’”
  “那跟你差不多,他没有两钱,你只有一钱。”小黑说。
  这句正话说到钱好文心里,他暗叹口气,这两句诗就像是写自己,但他还是纠正道:“两钱锥可不是两文钱,意思是锥子。汉代刘向 《说苑?杂言》有言:‘斧,此至利也,然以之补履,曾不如两钱之锥。’是说斧子补鞋不如锥子。”
  “哦——知道了。”小黑恍然大悟。
   “刘向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各种事物各有自己的长处短处,用得趁手才行。”钱好文思维延伸。
  “就像用我打架,用你背书。”小黑继续延伸。
  “不错,你武功好,我文才好,我二人在一块儿,定可天下无敌。”钱好文激动地说,大好前景在他面前朦胧展现。
“你觉得我文才如何?”钱好文还有些忐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3 16:09
示意图:有些忐忑 肖像权归该袋貂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3 16:11
“上鞋不用锥子——”小黑说。
  钱好文听不懂,但这回有了经验,想着或许又是歇后语,便等歇后的语。
  “真好。”小黑补充完毕。
  钱好文放了心,想了想没想明白。因为知道了小黑对自己评价如此之高,自尊心也再没那么容易受伤,便问道:“上鞋不用锥子怎么是真好?不用锥子,那鞋能做结实?”
  小黑嘿嘿笑道:“不用锥子用针呗,针好得很,能当锥子用。”
  “哦——”钱好文恍然大悟,“是这样啊,上鞋不用锥子——真(针)好,两个zhēn不是一个字,只是谐音,谐音双关,有意思。”
  “其实可以改作‘上鞋不用两钱锥’,不好,文白夹杂,不够纯粹。‘纳履不须两钱锥’,如何?”钱好文问小黑。
  “酸。”小黑说。
  钱好文一听,大为不平,正想反驳,小黑叫道:“小二,这是啥菜?咋着恁酸?”
  小二忙跑过来,看了一看说:“抱歉抱歉,小的刚才报菜名得罪了客官,这回就没敢报。这道菜就是客官点的‘翠花酸菜’,酸菜自然会酸。”
  小黑说“是是,是我点的。啥是‘翠花’啊?”
  小二解释说:“这‘翠’是说这红翠生菜,这‘花’说的是黄花菜。这红翠生菜腌制过后就是这么酸。客官要不喜欢吃。就吃那‘花’吧,‘花’是黄花菜。”
  小黑笑道:“这就是‘翠花’啊。为啥不叫红花也不叫黄花,非叫翠花?”
  “红花黄花都常说,不稀罕。绿色的花谁见过啊,大家觉得稀罕,就会点这道菜来看看。”小二解释。
  “哦。”小黑听了很高兴。
  “上当了还高兴。”钱好文想,“这倒也好,以后上自己的……呃,自己当然不会让他上当了,连便宜都不会占。得把自己有多重要讲清楚。”
  “我可不是只有文采。”钱好文说。
  “知道,你还会算命。”小黑说。
钱好文有些头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3 16:14
示意图:有些头疼 肖像权归该猕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3 16:16
说几遍了自己不是算命的,这小黑——真是孺子不可教也。钱好文只得把这茬先放一边,说:“我的本事可不止这些。”
  “还有啥?”
  钱好文正等着小黑问,当下侃侃而谈:“你可知道归仙仁和座九庄交手一次能赚多少钱?”
  “交手还能赚钱?”小黑惊奇地问。
  “那是自然。你知道能赚多少?”
  “不知道。能赚多少?”
  钱好文本等着小黑说出个数目,看小黑那见识,当然说不多。他说出来后,自己再对那个数目表示不屑。没想到小黑直接问,他便也改变策略说:“只要是看二人交手的,最少要掏二十文钱。那些在前面的,要掏四十文。那些卖米线的,更是要掏到八十文。那天来的人数你也见到了,卖米线的都有十几个,你算算多少钱?”
  “哎呀!”小黑惊讶地说,“那可能赚不少钱。”
  钱好文一笑,又用对比手法加强效果:“你和人交手能挣多少钱?”
  “白打。”
  “明白我的本事了吧?”
  “知道了,怪不得你叫文好钱,果然好弄钱。”
  “我叫钱好文!”钱好文急忙纠正,“我怎么能叫好钱?”
  “叫钱好钱就像绕口令了。”小黑表示同意。
  “不是因为这。我视金钱如粪土,怎么能叫好钱?小人才喻于利。我名好文,此名既是父母重望,也是好文志向……”
  “啥叫重望?”钱好文正说得激昂,小黑忽然问。
  “‘重望’的意思就是殷切的希望。”钱好文解释,“就像让你打遍江湖、成了天下第一,便是你师父对你的重望。”
  “知道了。哎,你那‘好文’也能读成‘好文’,是不是你爹妈想让你好文然后能写出来好文。”
  小黑思维的活跃联想的丰富令钱好文惊讶又无语,过了一会儿,钱好文才缓过劲儿来,说:“名字可不能读两个音,就像写‘长笛一声人倚楼’的赵倚楼赵嘏,就只能读作‘骨’。要是读作‘假’,赵jiǎ,听着像话?”
  “哈哈哈哈。”小黑笑起来,“听着像‘造假’。”
  钱好文见小黑同意自己观点,心中得意。
  “他为啥又叫赵倚楼?”
  “就是因为他写的那句诗——长笛一声人倚楼’——写得精妙。所以大诗人杜牧送他一个雅号为‘赵倚楼’。雅号,就是美称,就是……”钱好文有了经验,不等小黑发问,便先讲解。
  “知道了,就是江湖中的人送绰号。”小黑说。
  “……”
  钱好文这时发现,他和小黑说着说着正事就会岔到斜路上去,而且斜路的尽头是自己无语,都怨小黑总问问题。得说正事儿,自己要注意,不能又让小黑打岔。
  “不说这些。你要知道,他们二人交手之事,全是我一人策划。”
  “策划?策划不是干坏事儿?”小黑求知欲很是旺盛。
  “呃——不是,策划就是谋划。元稹《奉和权相公行次临阙驿》一诗中就有,‘将军遥策画,师氏密訏谟’。这里面‘策划’的‘划’写作‘画画’的‘画’,两个词意思一样。”
  “写着不一样意思还能一样?”
  “当然,有好多词都是如此。像喝采,有写带三撇的‘彩’,有写不带三撇的‘采’。又像‘工夫’,有写带力的‘功夫’,也有写不带力的‘工夫’。不过这只是在说时间的时候写那个才都行。要是写‘你功夫很厉害’时,只能写有力的‘功夫’。”
  “就是,功夫需要力气,所以就该带‘力’。”
  “呃——”这一点钱好文倒没研究过。
  “‘没工夫练功夫’,‘没功夫练功夫’,第一个‘工夫’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第二个‘功夫’只能写成带力的。哎,要写成都带力的,‘没功夫练功夫’,就更好玩儿了。没功夫练功夫,有功夫再练。没功夫练功夫,有功夫的就不用练了。”
钱好文看着小黑发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3 16:17
示意图:发呆 肖像权归该猫头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4 11:21
  他想起了孔子的一句话——“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这小黑看来是真值得“复”,孺子可教。
  “为啥会写得不一样?”小黑又追问。
  “呃——有些字意思差不多,所以不同的人写时,就会选不同的字去写。”
  “知道了。就像八招拳,就有米氏八招拳,曹氏八招拳,打起来也不一样。”
  “做菜也是这样。像这道‘辣子鸡丁’,各家放的作料也不一样。当然,我们这里做得最好吃。二位请尝。”小二将菜送上,不失时机地做广告。
  二人就尝,钱好文一边吃一边想:“不是说正事吗?怎么又扯到了菜上?小二说菜不一样,小黑说拳不一样,自己说字不一样。怎么说到字不一样的?对,是小黑问‘策划’这词是不是坏词。都怨小黑好问,再问就不给他讲。自己对他说不是坏词就完了,怎么又说了那么多?”
  “好为人师”,钱好文忍不住想起这四个字。不是好为人师,自己是看小黑孺子可教。钱好文在心中对自己说。不过也得忍住,以后慢慢教育他不迟,先说正事儿。
  “好吃。”小黑正说。
  “归仙仁与座九庄的交手的时间地点安排、前期宣传、场地布置、如何收钱等等全部是我一手操办……”钱好文强调自己的重要性。
  “那你能分不少钱吧?”小黑问。
  哪壶不开提那壶,钱好文心中悲伤愤怒。想说谎话,“君子诚之为贵”;想不说谎吧,又怕小黑学归仙仁,只给他一点儿钱。
  “你怎么不在那归仙仁那儿了。”小黑又问。
  “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4 11:25
示意图:哼 肖像权归该哈士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4 11:27
  钱好文如释重负,又发泄下心中的愤怒,“那归仙仁是个小人,他以为我……”
  说到这里,钱好文忽然打住,不能说归仙仁以为自己要换东家,一显得自己那啥,二小黑听了可能会得意。“他以为我和你认识,想让我给你钱,让你故意败给他。这等小人,我自然不会再帮他。他要给你钱你会不会故意败给他?”
  “不会,我要打遍江湖,成天下第一。”
  “嗯,你武功要远胜归仙仁和座九庄。有我帮助,你定可在江湖中赢得重望。”
  “赢得殷切的希望?啥意思?”
  “呃——这里的‘重望’是很高的声望,咳,就是你名气很大。”
  “一个词有两个意思啊。”
  “这更是常见。比如‘难兄难弟’,既可说两兄弟都很好,也可说两兄弟都……”钱好文忽然警觉起来,自己又在好为——诲人不倦了。
  “先不说这个了。依你武功,……”
  “也可说两兄弟啥?”小黑追问。
  好吧,苏洵说过,“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给他讲完吧。下次再不举例了。
  “本来这个词是说兄弟俩都不错。东汉有个叫陈寔的人,德高望重……”
  “不是重望?咋又成望重了?”
  “这是两个词。望重是说声望很高。”
  “重望是很高的声望,望重就是声望很高。”小黑主动复习。
  “有意思,一个词翻过来就是另一个词。”小黑思维延伸。
  钱好文又想起“高山”“山高”之类,但他告诫自己,不举例。
  “是。接着说这陈寔。陈寔有六个儿子,其中老大陈元方与老三陈季方……”
  给小黑讲讲伯仲叔季是老大老二老三老四,“元”和“伯”一样也是指老大?不,不能展开。
  “最有名望。后来有一天,陈元方的儿子陈群和陈季方的儿子陈忠争论谁的父亲才学高品德好,争论半天,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跑到爷爷陈寔那儿,要他做评判。陈寔就说:‘元方难为兄,季方难为弟。’意思是说陈元方卓尔不群,他人难做他的哥哥;陈季方也俊异出众,他人难做他的弟弟。后人就以“难兄难弟”说兄弟两人才德俱佳,难分高下。后来估计有人说反话,所以这个词也用来说两兄弟都很差。还有,有人把这‘难’字读作去声,就成了一块儿患难的兄弟了。像元代张可久的《折桂令?湖上饮别》一曲中就有——‘难兄难弟俱白髮相逢异乡。无风无雨未黄花不似重阳’。 好了,说完了,不说这个了。”钱好文赶忙截住。
  “你武功远胜那二人,以后肯定会比他们挣钱更多。等有了钱……”钱好文忙着说,唯恐小黑又问什么问题。一忙之下,很快说到关键地方。但说到这里,他不由停住。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钱好文用这两句在心中鼓励自己。
  “有钱同花。”小黑说。
  钱好文心中激动,没想到小黑这么干脆,分自己这么多。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小黑接着说。
  钱好文听着像拜把子,怕小黑接下来会要求喝血酒。他有些紧张,都准备对小黑讲歃血为盟中的歃血不止是喝,含于口中涂于口旁都行。小黑却没有提议,而且还是照样喝没放血的酒。
  钱好文放下心来,心中又觉得自己沾了光,不好意思。“以后你只管和别人交手,其他都不用你操心。”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6272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