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6119个阅读者,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4-5-19 15:53

张家界市人大代表彭万平权力为何这么大?[求助]



牛二 发表在 张家界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7-1.html


5月8日,居住在张家界市永定区沙堤乡沙田村龚家院子组的杨良臣和亲人满怀信心来到永定劳动仲裁委,却接到永定区劳动仲裁委员会的通知,张家界市东门大药房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市人大代表彭万平已于5月7日口头提出行政复议,而实际并未到相关部门去递交资料,他们在钻空子、找借口拖延时间,从而被迫案件停止,因而,爱妻戴秋红因工死亡的劳动仲裁不知要拖到什么时候才有结果。而5月8日,已是爱妻戴秋红死亡后的第六十八天了。

听到这个消息,杨良臣心如刀绞。张家界市东门大药房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市人大代表彭万平的狂言再一次响彻在耳畔:你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我是市人大代表,我要人有人,要钱有钱,看谁拖死谁!杨良臣觉得天地好窄好窄,愧对九泉之下的爱妻和身在株洲已患精神病的岳母,再一次有了追随妻子而去的念头……一方是市人大代表,有着27家分店200多名员工的大药房老总,一方是靠给药房打工圆着小康梦的普通老百姓,就是因为工亡的巨额补偿,一场有关道德与良知、责任和义务的人性考验在全国上下如火如荼开展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今天,格外引人注目,格外发人深思!

戴秋红之死,工亡认定为何一波三折
戴秋红,1979年10月25日生于株洲市炎陵县石洲乡太源村,2001年,与来株洲打工的桑植县四方溪乡斋公坪村白马山组青年杨良臣相识并相恋,2003年12月28日,二人结为夫妻。世上的爱情就是这样奇妙。戴秋红本已考取医科大学,但因家庭困难放弃了机会,杨良臣为了挣学费上山砍树把膝盖筋砍断昏死过去,一次偶然的思想交谈,相同的艰辛求学经历,让同在一栋楼打工的两个年轻人找到了生命相依相偎的话题,点燃了两人共同送弟弟妹妹读好书的中国梦。

2003年12月26日,当杨良臣把生活在大城市并考上医科大学却因家庭困难没去上学的戴秋红带回自己的家乡,准备于28日举办婚礼时,村里人轰动了。白马山不通路,不通水,不通电话,漂亮好看的城市大姑娘戴秋红跟着杨良臣,翻山越岭4个小时来到斋公坪,无怨无悔地嫁给他,是不是吃错药了?

戴秋红没有吃错药,她看上了杨良臣的老实善良。从2003年12月28日嫁给杨良臣到2014年2月20日死在东门大药房月亮湾分店的班长岗位上,已有11个年头。11个年头,夫妻俩挣钱攒钱,在永定区沙堤乡沙田村购买了一块地皮,又借钱16万元修起了楼房。夫妻俩把在大山界上住了一辈子的父母接下山和自己住在一起,让父母也过上了城市生活。夫妻俩之所以举债修房安家在城郊,就是想让父母安度晚年,人生不留遗憾,就是想让8岁的儿子杨涛和6岁的女儿杨佳露有一个好的求学环境,考上好的大学,圆他们亲想圆而未圆的大学梦。

为了送儿女读好书,杨良臣进了沙堤乡一家砖厂勤扒苦做,月收入5000元。戴秋红则于2013年5月进入张家界东门大药房有限公司月亮湾分店上班,缴纳1000元的试用期押金后,经过三个月的试用,被录用为东门大药房正式员工,一月可拿2000多元的工资。夫妻俩一起每月可挣7000元,感觉生活有了奔头,16万元的债务仿佛也不那么沉重了。戴秋红是一个懂得知恩感恩的人,她发自内心感谢东门大药房给她一个就业圆梦的机会,她把大药房当成自己的家,把大药房的老板员工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她勤恳努力地工作着,仅半年时间,便因肯学肯干、工作负责而被东门大药房提升为月亮湾分店的班长。

东门大药房上班实行两班倒制度,早班时间为早上7点30分到下午2点30分,晚班时间为下午2点30分到晚上9点30分。2014年2月20日,是戴秋红上晚班的时间。象平常一样,上班前,她与在砖厂打工的丈夫约好,晚上10点来接她回家。杨良臣没有想到这一别竟成为永别,从此阴阳两隔,天各一方。当天晚上8点25分左右,一位顾客来月亮湾药店买香丹清,戴秋红发现店里没有这种药,责任心强的她马上打电话到大庸桥分店询问有没有这种药,得到肯定答复后,戴秋红马上跑了10分钟的路来到大庸桥分店拿药,拿到药后,怕客人久等,又急忙向月亮湾分店方向跑回去,刚跑出大庸桥药店6米,戴秋红突然晕倒在地,手中紧紧握着刚拿到的药品。周围做生意的人看见后,迅速告知大庸桥药店的员工,员工出门一看,吓慌了,马上拨打了110,20分钟后110赶到现场,发现戴秋红已经死亡。110从戴秋红身上找到手机,拨通了杨良臣的电话,得知他骑摩托车来,怕影响他路上的安全行车,便只告诉他说戴秋红出了点事,已送往仁康医院。等杨良臣赶到仁康医院,医院告诉杨良臣,戴秋红已死亡。这时离戴秋红下班还有半个小时。

戴秋红在为顾客拿药的途中去世的消息迅速被告知给大庸桥办事处、大庸桥派出所、司法所、永定区人事局及东门大药房的法人代表彭万平,彭万平带着妻子、东门大药房的经理、月亮湾分店的店长一行4人来到现场处理善后事宜。

彭万平来到现场,当即表态这个事不是工亡。司法所庹所长认为是工亡,并参照机关法律条文,依法依规算出了83.4万元赔偿金,可彭万平就是不同意,事情陷入了僵局。大庸桥办事处郑部长、司法所庹所长看时间已是凌晨1点多,就说:“今天已经很晚,这事人命关天,一下处理不好,明天请权威部门人社局过来决定。”彭万平当即同意:如果权威部门人社局认定是工伤,就按工亡的标准赔。

2月21日上午9点,大庸桥办事处郑部长、司法所庹所长把戴秋红的家属代表和东门大药房法人代表彭万平及相关管理人员召集到大庸桥社区办公地点,主持调解,区人社局韩功志副局长应邀来到这里,他在协调会上宣读相关法律条文,针对死亡情况,认定为工亡,当即表态:“如果企业缴纳保险,由人社局赔偿,如果没缴纳保险,由企业负责赔偿。”并当场根据戴秋红死亡年龄、家庭情况、工资等依据,算出应赔偿81万元,同时,要求双方本着真诚合作的态度,以死者亲属一方从81万元往下降,大药店一方从60万元往上升的方式协商,经办事处郑部长、司法所庹所长反复协调,双方达成70万元包干的口头协定,并约定22日到社区签协议。

可到了22日,死者家属如约去大庸桥办事处签协议时,却只见到东门大药房聘请的律师,法人代表彭万平拒绝见面。一个巴掌拍不响,司法所庹所长、办事处郑部长主动上门找到彭万平做诚恳的思想工作,彭万平不为所动,长达三个小时过去了,彭万平依然是拒绝一切协商的态度,庹所长、郑部长两人不得不通知死者亲属,调解没有结果。

摆尸闹药房,平民百姓的尊严在市人大代表的眼里如此低贱
东门大药房月亮湾分店正式员工戴秋红死了。对家属来说,家里少了一个顶梁柱,可谓雪上加霜。对东门大药房来说,店里少了一个踏实负责的基层管理骨干,可谓大厦缺了一块砖。凭良心说,这是双方都不愿发生的事。可是事情发生后,双方怎么做,做了什么,可以验证一个人的人品和操守。

亲属们得知孝顺懂事的戴秋红死后,一个个悲痛欲绝。戴秋红的母亲得知女儿去世,日夜躲着做了脑肿瘤手术的丈夫哭泣,嘴里念念有词,悲伤过度,竟导致精神失常。戴秋红的公公、婆婆身患多种疾病,闻讯后,一下病倒在床,茶饭不思,想到戴秋红一死,欠下的16万元债不知何时还得清,真想一走了之,替家里减轻负担。戴秋红的小姑杨凤芝得知彭万平拒绝协商,心绪难平,走在看望死者的路上,被摩托车碰翻在地,两条腿粉碎性骨折,至今瘫痪在床。更让人难受的是戴秋红8岁的儿子和6岁的女儿,去给母亲磕头时,却被旁边的岩石砸倒了,石头压在两个孩子的头上,造成两个孩子头部重伤……

彭万平没有考虑到自己的麻木不仁发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已把戴秋红的家庭逼上了家破人亡的境地。

2月22日中午12点,彭万平拒绝一切协商的消息传到戴秋红的亲属那里,大家悲伤万分,在无法可想的情况下,采取了平民老百姓最走投无路的办法,抬着戴秋红的遗体送往东门大药房月亮湾分店摆放讨说法,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争取合法权益。

戴秋红的遗体摆放在东门大药房月亮湾分店,一下在市内群众中激起了千层浪。永定区委、区人民政府高度重视,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谷剑英、区政府办主任、区政法委副书记汤敬友、区公安分局政委李建中、区人社局韩功志副局长、大桥办事处郑部长、司法所杨所长来到现场,参加副区长刘三阳主持的协调会。彭万平也许是仗着自己是市人大代表,是优秀企业家,为政府纳过税,做过贡献,竟视众多领导人及民愤于不顾,公然拒绝出席会议,只派一个律师和两个工作人员出面,而这被派来的三个人又当场申明没有彭总的批示,他们不做任何表态。副区长刘三阳亲自给彭万平打电话,责令其拿出10万元安葬费,并当即安排人社局韩功志副局长上班后马上给死者工亡鉴定。谷剑英书记在会上表态:“下周一(24日)召开专门协调会,法院、人社局等职能部门为死者走司法程序开绿灯。”各位领导的表态让死者亲属感受到了共产党的温暖,感受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伟大,死者亲属听从安排,将遗体运回家中安葬。

可彭万平在迫于政府压力的情况下拿出10万元安葬费后,再也不肯出面了。东门大药房聘请的律师王真平与法人代表彭万平一起参加了4月2日的调解会,了解到要赔偿70万元,悄悄征求现场的彭万平的意见后,当起了东门大药房的“新闻发言人”,郑重宣布:此案不是工亡,彭总出于人道主义愿意补偿10万元用于安葬。

难道一个平民百姓的性命在彭万平眼里,只值10万元吗?难道戴秋红到大庸桥分店拿药倒在大街上,走出了月亮湾药店,所以不属于工作岗位的范围吗?难道,彭万平认为戴秋红的死就是因为回家料理家务,照顾公婆和两个孩子,以及修房子劳累过度而导致猝死,恰好死在药店而不应追根问底吗?诡辩说了千遍也是诡辩,事实不说一句也胜于雄辩。每一个公民心中有杆良心的秤。

三问良知,谁损害了市人大代表的神圣形象
一件事情发生后,迟迟得不到解决,我们要反思,要拷问。“2.20”事件过去近三个月了,依然一直拖而未决,死者亲属四处奔波而未果,引发我们深深地思考,我们产生了三个拷问。
一问人大代表的良知哪里去了。人大代表,代表人民行使神圣的监督法律的权力,可在市人大代表彭万平眼中,这个身份却成为他坐享其利的平台。

当戴秋红的亲属一次次奔波在永定区人民政府、永定区政法委、区人社局、区司法所等单位,得到的是市人大代表彭万平尽其所能一路的阻挠。死者亲属打电话责问彭万平为什么这么做,彭万平在电话里鄙夷地说:“你不看看你是谁,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有的是时间,拖也要拖死你!”我们不知道彭万平说出这句话时,是否还记得自己是市人大代表,是否还记得人大代表的神圣职责。也许他是记得的,但他记得的可能是人大代表这个平台给予他的一些便利,用来对付戴秋红平凡的无通天之功的亲属,对付这些无权无地位的普通老百姓。

他不知道这样做,早已损害了人大代表的形象,辜负了党和政府对他的信任,还有人民群众一张张选票饱含的期望。

二问优秀企业家的社会担当哪里去了。前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说过:企业家要有社会担当。彭万平是优秀企业家,在他的领导下,东门大药房在全市有了27家分店,为大家提供了很多就业岗位,为国家创造了数万元的税收,于是党和政府授予他优秀企业家的称号。可彭万平忘了一个优秀企业家在大是大非面前的社会担当。优秀企业家是一杆社会的旗帜,一旦员工出了事,他理应问寒问暖,主动解决,而不是把乱子丢给政府,丢给社会,丢给群众。他不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会给员工带来什么样的感受。得民心者得天下,懂职工冷暖者才会得到职工更兢兢业业的忠诚。身为一名优秀企业家,面对70万元的巨额补偿,彭万平舍不得了,因而迷失了方向,他不惜动用自己所有的平台和权力,只为不付出这笔本该付出的补偿。70万元的补偿,让他陷入道德审判的怪圈,他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件唇亡齿寒的事情,无数员工看着他呢。

三问一名社会主义国家公民的良知哪里去了。不可否认,彭万平的确是一位有所作为的公民。历史证明,一个团队的领头人,贫弱落后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道德滑坡,伦理丧失。
“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是我们国家倡导每一位公民遵守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道德规范。戴秋红在自己所属的企业所属的岗位去世,因而产生的70万元的补偿,考验着这个社会、考验着一个企业法人代表。彭万平不思员工的敬业精神如何让人感动,不思自己如何做一个诚信的市人大代表,不思如何展示一位优秀企业家的友善,不思怎样体现一位普通公民的家国情怀,而是觉得这钱拿得太心痛,太不舍得,太不应该,太不值得。

他可能忘记了,他的成功,是党和国家,是社会和人民给予的,党和国家、社会和人民给他提供了一个成长成才的平台,才使他拥有了今天的产业和辉煌和荣誉。可他因何面对利益时就拿来,面对责任时就逃避呢?他难道真的忘记了,权利和责任是共存的。

为了不拿出这笔补偿,彭万平一而再、再而三地利用手中的平台逃避责任,他是以为时间拖久了,死者亲属疲累了,他就不用拿这笔钱了的。他不知道,时间拖得越久,麻烦越大。他不知道戴秋红的丈夫杨良臣一次次带着一双儿女徘徊在澧水河边的伤心绝望,他听不到戴秋红公公、婆婆病倒在床上诉说着“我拖累了媳妇”的声音,他看不到戴秋红的母亲精神失常四处游走的恍惚,他正在用自己的权力而产生的平台给社会、给政府、给国家添乱,让死者亲属悲伤中再添痛苦。他的心中只有市人大代表的神圣权利,而舍弃了市人大代表的神圣义务,只有优秀企业家的利益享受,而丢掉了优秀企业家的社会担当。

谁给了他市人大代表的权力?谁选他当上了优秀企业家?他忘了是人民,是组织,是社会,是国家。他把人大代表的形象损害了,他把优秀企业家的形象损害了,他把党和人民对他的信任损害了。他正在为自己打造一个多米诺骨牌效应,可怕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本帖助威记录

lucky8588 +1
你的帖子可以上新闻联播了
2014-05-21 14:30:04
总计:魅力1点 助威1查看所有助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19 15:5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死者戴秋红生前和她的母亲在一起,如今母亲已精神失常)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中国电力计量专家

回复时间:2014-5-20 13:48
关注民生!!




----------------------------------------------
知足常乐.文中元帅BLOG

欢迎来华声湖南论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 23:18
死者安息!
各级政府部门已经高度重视,相信一定在法律许可范围内,到公平公正的处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2-25 09:40
我叫杨良臣,系戴秋红的丈夫,2014年2月20日晚,我的妻子戴秋红即张家界市东门大药房月亮湾分店职工,在东门大药房分店工作期间死亡,事后,我和我的家属与东门大药房法人代表因各种原因未能就后续处理一事达成一致。相关部门曾多次协调无果,双方 因此产生诸多误会与不愉快。2014年5月,曾有社会不明人士不知其内情,在网络上发表《对张家界市人大代表、东门大药房法人代表彭万平的拷问》一文,对张家界市东门大药房及彭万平先生的声誉遭成一定损害,此事件曾引起张家界市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影响极大。
2015年12月底,双方在张家界市政府、市人大以及永定区政府、区仲裁委的协调下,在张家界市人大、永定区仲裁委组织的协调中,双方冰释前嫌,就善后事宜达成一致,东门大药房愿意一次性支付我妻子救助补偿款67万元。2016年1月17日东门大药房已支付60万元,余款在2016年2月付清。在整个事件中,东门大药房法人、市人大代表彭万平先生自始至终配合相关部门工作,与我和我的亲属妥善处理相关事宜,充分说明了彭万平先生是一个有良知、敢担当的企业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4 15:32
  不明情况人事能把事情写的这么详细?死者丈夫只是很普通的农民不会电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阿弥陀佛!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3524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